banner
1 月 10, 2021
101 Views

第三位,王剎,驕陽城城主,人皇之境,一萬一千歲!

Written by
banner

第四位,劍魔,劍府府主,人皇之境,一萬歲!

第五位,玄軒,玄天劍冢,人皇之境,一萬四千歲!

第六位,尋首,尋寶族長老,人皇之境,一萬五千歲!

第七位,天逐月,天工族長,人皇之境,兩萬歲!

第八位,星戰,刀宮宮主,人皇之境,一萬八千歲!

第九位,彎月,槍穀穀主,人皇之境,一萬四千歲!

第十位,波久,遁世仙宮宮主,人皇之境,一萬七千歲!

第十一位,王洲第一戰王,真皇境巔峰,六千歲!

第十二位……

第六十六位,王大頭,白玉村村民,真皇初階!年歲不明!

一道道信息的出現,使得傲宇內心震動非凡,前十位竟然全是人皇之境!而且人皇宮佔據了兩位,天邪聖地一位,遁世仙宮一位,隱世勢力竟然佔據了六位!

怪不得隱世勢力強過大陸勢力,單憑這人皇境的差距,就能看的出來,同時的,這等信息,也讓登入天驕榜的眾多強者震撼!

「皇州竟然有兩位人皇境?那個驕陽城主是怎麼回事?從來沒聽說過呀!」

「天邪聖地的一個小小山主竟然會是人皇境?隱藏的竟然這般深?絕對的大隱患!」

「隱世勢力竟然這麼多的人皇之境,此番人傑榜之戰,大陸該何去何從?倒不如暫求聯合?」

「那十位之外的五十六位人傑,該怎麼辦?人皇境之下皆螻蟻,隨意一人,只手便可滅了他們!這人傑榜難道是在開玩笑?」

「我們如何打得過那十位人皇之境?就算是第十一位的戰王,堂堂真皇巔峰強者,在人家眼裡也就是個屁啊!」

「不管了!這一切都是那傲宇的錯!若不是他殺了那麼多的天驕,使得人傑榜出現,又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的強者?按理來說應該晚一些才是!畢竟要給人們提升實力的時間啊!」

「對!殺了傲宇!他身懷無數至寶,又是開啟青龍禁地的鑰匙!只要將他的人頭送給柳家,青龍禁地一開,我等從其中獲得好處,豈不就鯉魚躍龍門,何須懼怕人皇之境?」

無數的想法出現在每個人傑榜人傑的心中,使得矛頭皆是對準了傲宇!

而此刻的傲宇同樣內心震撼非凡,萬萬沒想到這人傑榜,竟然如此可怕,前十位的竟然全是人皇之境,而剩餘的五十六位人傑,竟然最弱的都是真皇初階!

可惜的是傲宇以及玉玲瓏等人,根本沒有踏入天驕榜的資格!這突如其來的大變,使得傲宇內心沉重萬分!

「難怪,難怪,難怪隱世傳人不出,大陸天驕不鬥,原來是在爭取時間!是在剋制這等情況的出現!若是再晚一些,以自身勢力突破到皇者之境,再依靠神秘強者的饋贈,最差也能達到真皇境吧?可現在卻是……」傲宇眉頭緊緊皺起。

當即二話不說,急速的對夏初璇低聲說道:「你且速速回到夏家!」

說完便是一把抱住了玉玲瓏的腰身,撕裂虛空便是慌不擇路的奔逃而去!

夏初璇眸中滿是擔憂之色,這一想法出現,頓時讓她眉頭皺了皺,又有些釋然的笑了笑道:「我何須這般在意他?師傅說過,他乃是大氣運之人,縱然十位人皇要殺了他又如何?」

虛空之中,傲宇抱著玉玲瓏急速穿行,眉頭緊鎖始終不舒,這一刻,萬萬沒想到,會變化的如此之大!竟是自己將自己逼向了絕路!

人皇之境不可敵!真皇之境不可敵!皇者高階可一戰!可人傑榜最弱的都是真皇之境啊!

再說,自身沒有登入人傑榜,那些敵對的勢力,可以毫無顧忌的派出任何境界的強者前來刺殺,縱然是尊者出現,傲宇都不會覺得奇怪!

但自己只不過是剛剛藉助神秘強者的饋贈,突破到皇者初階,縱然戰力可戰皇者高階,也絕對不是真皇的對手,然而那無數的敵對勢力中,又會有多少真皇之境?

生死境八重之後乃是皇者之境、真皇之境、人皇之境,每個境界分為初中高三個小境界,這其中的每個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天地。

而傲宇現在不過是皇者初階,又豈能跨越一個大境界對付真皇?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你怕了嗎?」玉玲瓏耳邊低語,撫摸著掌心的開天斧,依偎在傲宇的懷中,神色竟然沒有半分恐懼!就連一絲波動都是沒有!

傲宇見狀不由得咧嘴難看的笑了笑道:「怕?自然會怕,我怕無法完成大事之前身死,我怕父親永遠不見天日受盡折磨,我怕母親之事無法查清,我怕身邊之人無故因為慘死,我怕的太多了!所以!我不能死!」

玉玲瓏嬌軀輕顫,美眸滿是閃爍的看著傲宇,柔聲說道:「這其中,可曾有我?」

「哈哈哈!自然有!」傲宇聞言大笑一聲,不由得膽子大了起來,竟是伸手拍在了玉玲瓏的香臀之上。

啪!

「討厭!」玉玲瓏嬌嗔一聲,出奇的沒有任何不悅和反抗,竟然和以往完全不同。

這使得傲宇渾身一個激靈,險些沒從虛空之中摔落出去,但不可否認的卻是,傲宇經過這般調笑后,心中不由得輕鬆了一些。

「看來,唯有先行斬殺一位人傑,登入人傑榜!才有成大事的希望了!」傲宇眼底冷光一閃而過。

不錯,人傑榜六十六位,最弱的則是真皇之境,只有將其斬殺,縱然自身境界不到真皇之境,也可踏入人傑榜!

只有踏入了人傑榜,才會受到神秘強者的護佑,才可以肆無忌憚的進軍人皇宮!

「可有目標?」玉玲瓏眸中泛起冷色。

傲宇思索一番,按理來說,自然要先將最後一位戰敗或者斬殺,但那王大頭的名字甚為熟悉,之前在天驕榜上也曾見過。

這才過了多久?這王大頭竟然直接突破到了真皇境,更可怕的卻是連神秘強者都無法道出他的實際年齡!人傑榜上的信息,竟然是年歲不明!


這不由得傲宇不震驚,但此番人傑榜將人傑都報出了家門,才是讓傲宇恍然大悟。

那王大頭竟然是白玉村之人,那豈不是就說……他就是曾經那個救下自己的青年?

傲宇不由得笑了起來,輕聲喃喃道:「白玉村那條白玉河之因?」

依稀記得自己在那王大頭的家中住了一日,想起王大頭那憨厚老實的樣子,暗道真是福分非凡啊,竟然從一個普通人,瞬間成了真皇強者!

世事果然多變!縱然是一個看起來普通不起眼的人,竟然會是一個無人可不的人傑之模!

… 「那便去尋那第六十五位的龍霸天吧!」傲宇輕聲笑道,既然最後一位的王大頭是舊識,那唯有另選目標了.

玉玲瓏聞言眼前一亮,不知是想起了什麼,連忙閉眼投入魂海,旋即便是猛然睜開,驚訝道:「玉琨前日所發訊息,便是在這卧龍谷!」

「可是皇城以西三百里的卧龍谷?龍霸天所在之地?」傲宇心頭一跳,驚喜的同時又有些疑惑。

擎天劍宗的周氏一脈,怎的和龍霸天聚集一處?古硯人在皇城絕對不錯,但想必雙方定然有了聯合,饒是如此的話,龍霸天和古硯……?

「不錯,正是那皇州的一處禁忌之地,卧龍谷!當時玉琨發來消息,我也甚為不解,那卧龍谷連當今人皇都不敢進入,周家殘黨竟敢進去?而且還安然無事?」玉玲瓏疑惑不已。

傲宇聞言沉默良久,思索一番后才嘆道:「人傑榜第六十五位,龍霸天,卧龍谷龍徒,真皇初階,年僅二十五!」


「這麼說等話,那卧龍谷難道真的有龍的存在?」玉玲瓏瞪大了美眸,俏臉寫滿了對神秘的好奇。

「龍徒,可以是人姓,也可以說是那神秘的龍,不管是也好,不是也罷,去看便知!」傲宇輕輕點頭,對龍的存在,已經沒有之前那般好奇了,畢竟自身的空間戒指中,還藏著一座黃龍斷魂陣呢!


那黃龍,可是貨真價實的龍,而那九天玄龍,也是真到可怕的龍啊!

約莫過了幾個時辰,傲宇便帶著玉玲瓏自虛空穿透而出,望了望方向,剛好離那卧龍谷不足百里!

遠遠望去,清晰可見那蜿蜒如龍身的山脈,而在這山脈之間,便是那皇州聞名的禁忌之地,卧龍谷!

「可是有妙計進入?」玉玲瓏舒展了下嬌軀,捂著嘴打了個哈欠,彷彿對卧龍谷之行,完全不在意。

傲宇見狀甚為驚訝,之前在南城區,縱然是強敵環繞,也不見玉玲瓏有半分波瀾,就是之後沒有登入人傑榜,也是不見她有何變化,現在即將進入這卧龍谷,竟然還是這般平靜淡然。

既然玉玲瓏不說,傲宇也不會去追問,淡淡的搖搖頭道:「沒有,直接打進去便是。」

「啊?打進去?」玉玲瓏這次到是臉色一變,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傲宇,彷彿在看著一個傻子一般。

打進去?你當那是菜市場嗎?那是小販吵架聚集的地方嗎?

傲宇這才是笑了出來,之前還真有些被玉玲瓏的平靜給嚇到了,於是輕聲說道:「我這裡有六枚通靈級皇丹,可助我們雙雙突破到皇者巔峰之境!」

「啊!真的假的?快拿出來讓姐姐看看!」玉玲瓏再次震驚,這次的臉色可就有些驚人的可怕了,只差沒有上前撕搜身子了,不過看那樣子也是快了。

傲宇見此哪敢怠慢,連忙翻手取出了六枚金色的丹丸,那丹丸出現后便自主的要脫離掌控,但卻是被傲宇取出的一個白色小瓶子鎮壓。

這白色小瓶子,正是那罪惡城主承裝丹藥之用,其中有著罪惡城主的氣息,自然能夠鎮壓丹丸。

玉玲瓏一看便小嘴大張,露出那雪白的牙齒和紅嫩的香舌,身子微微俯下,將她胸前那兩團飽滿,展露的嬌艷欲滴。


傲宇頓時看的氣血翻滾,內心沸騰不已,強力的阻止的自己不去看,但眼睛還是情不自禁的落在那道雪白的溝痕之間。

「咳咳,快快服用吧,不然玉琨可就危險了!」傲宇也知現在不是打鬧的時候,於是費勁的轉過了頭去,將其中三枚丹丸遞給了玉玲瓏。

玉玲瓏握著那丹丸,早已呆愣住了,完全沒有看見傲宇的舉動,待得傲宇開口,才是清醒過來,抬頭看著傲宇,驚呼道:「果然是通靈級皇丹,這可是絕世之丹,你從何弄來的?」

「咳咳咳,玲瓏姐,能不能將那遮上一遮……」傲宇鼻息粗重不已,抬手指著那彷彿要跳出來的飽滿。

「咯咯咯咯……」玉玲瓏低頭一看,才是看見了那雪白的飽滿,抬起玉手輕輕一抓,硬是慢吞吞的將其給按回了衣襟,tian了tian紅唇,嬌聲道:「宇弟弟……快說嘛……」

傲宇聞聽此等酥軟之聲,當即渾身一個激靈,彷彿打了雞血一般,雙目隱隱有血絲閃過,一股衝動的慾望自心底升騰而起。

正所謂嘗過鮮的男人,都會對第二次有著本能的渴望,傲宇自然也不例外,上次和夏初璇之事,那完全是神智不清,但也能感覺到一些,這次有著玉玲瓏的有意誘惑,恨不得馬上衝上去,將她繩之以法!

可就當傲宇忍不住就要動作之時,玉玲瓏卻是收斂了臉色,一臉嚴肅的說道:「快快服用吧,還是正事要緊!」

說完便是直接將丹丸吞服到了口中,竟然是連丹藥來此何處都不計較了,臨煉化吸收之前,竟還不望瞄了傲宇下身那話兒一眼,不知道看到了什麼,張開紅唇笑了笑,便是閉目煉化丹藥去了。

可憐的傲宇只覺得下-體膨脹,低頭一看,果然是鼓起了帳篷,再想想玉玲瓏之前的樣子,暗道果然是被耍了,不由得拍了拍下-體那帳篷,搖頭嘆息道:「不爭氣的東西!」

同樣服下了三枚丹丸,當情緒漸漸平緩后,才是開始了煉化,傲宇可沒有玉玲瓏那等定力,可是足足平緩了半個時辰才進入修鍊狀態。

卧龍谷。

在蜿蜒的山脈之間,若從高空低頭望去,只能看見一條長長彎彎的縫隙,若是隻身走在其中,則又是一番空曠的天地,不過此時,卧龍谷之中,卻滿是黑氣紅光繚繞不散。

「如何了?那升魔丹煉製多少了?」一位約莫二十五六的青年,此刻正坐在一團黑氣之上浮浮沉沉,垂著眼皮望著下方的幾十位強者。

那幾十位強者眉宇之間都有些相似,老年中年青年皆有,就連女眷都是有三四位,樣貌都可稱得上是閉月羞花,不過此時的幾十人,皆是面色有些難看不已。

「回龍大人,一枚升魔丹需要一千精壯男子之血,可近日來從皇城送來的待殺精壯男子,卻是不過三萬餘,升魔丹也只煉製出了三十二顆,還遠遠達不到大人的百顆標準。」為首的年邁老者回道,看其氣息內斂卻渾厚不已,定然是個高手無疑,可如今卻因為煉製丹丸,弄的人不人鬼不鬼,彷彿一個人干一般瘦弱。

而這幾十人,正是周家的殘餘族人,為首的正是周家老祖周道亂,堂堂人尊強者!身後的周道玄則也達到了真皇巔峰!其餘的族人,最強的也有一位人尊強者和數位真皇,其餘皆是皇者和生死境!

就連那三四個女眷,都是生死境八重強者,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周道亂的丹藥所致,可見一位四星丹師的厲害珍貴之處!

「三十二顆?加上之前的,才是將近一半之數,還是不夠!!!」龍大人沉喝一聲,閉目皺眉沉默不言。

周道亂等人連忙低頭,暗自對視一眼,最後才是開口小聲說道:「龍大人,不如將這附近的城池血洗?這樣一來,只需一座城池,便可達到百顆升魔丹!甚至幾百顆!」

「放肆!本座堂堂龍徒,豈能幹那傷天害理之事?此事免談!還是等那古硯大世子的消息吧,讓他儘快送滿人數!」龍大**喝一聲,語氣森然狠辣,但臉色卻是緩和了過來,嘴角甚至掛著微笑,莫名的看了周道亂一眼,便隨著那黑氣團浮浮沉沉的離開了。

待得龍大人消失后,周道玄才是長長的舒了口氣,不由得很恨低聲罵道:「狗屁的龍徒?何須裝的如此正義凜然?你是不能去干那事,可我們能啊!媽的!想想就憋氣!」

「唉!想我們周家昔日如何的風光,縱然失去了擎天劍宗這等光環,以我們的境界實力,也足以在大陸上混個風聲鵲起,誰又能想到,如今竟然被一個小小的真皇初階擺弄!真他媽的晦氣啊!」另一位周家人尊強者長吁短嘆連連。

周道亂聞言同樣嘆息不已,但還是無奈的苦笑道:「何止是被這自以為是的龍大人驅使?那古硯不也是區區皇者之境嗎?唉!還是儘快去附近的城池,將其血洗鍊丹吧!」


「這……如今已有五十枚,若想達到一百顆升魔丹,還需五萬人之性命,必須是精壯男子,我們想要得到這些,必須要屠戮一座城池,可造下如此大的殺孽,日後境界突破可就……」周家另一位人尊眉宇之間滿是掙扎和無奈。

「我又何嘗不知?但我們現今的性命全在他人之手,如今人傑榜出世,這龍大人身在榜之中,我們不敢動他,而那古硯又是人皇宮大世子,若人皇動手,我們絕無活路,如今也只能順從他們,保留性命,待得來日殺了那傲宇以報大仇!」周道亂嘆息道。

「對!殺了那該死的傲宇,若不是他,我們豈能被戰王打的族人過半?若不是計劃失敗,擎天劍宗豈會為了擺脫罪名,將我們往死里追殺?」周家一位族人怒吼道。

同樣的,其餘周家族人皆是神色憤恨充滿殺意,這些日子以來,所受的苦難太多了,先是被追殺到皇州,又被古硯威逼到此,現在又被這龍大人脅迫煉製丹藥,如今還要去造下幾十萬人性命的殺孽!

一座城池最少也有幾十萬,可現在卻是要去屠戮一城,這等殺孽,日後突破境界,不知道會降下什麼天劫!也許會當即化為飛灰也不一定。

「如今也只有苟且偷生,以求報仇雪恨了吧!」周家人同是這般無奈的嘆息著。

… 卧龍谷外百里,一處較為隱蔽的山脈間,傲宇與玉玲瓏相對而坐,各自氣息皆是暴增,只用了短短几個時辰,便成功的從皇者初階,踏入了皇者巔峰之境。

到了這一境界,再進一步便是那真皇之境,傲宇如今的戰力可謂是遠遠超越了皇者巔峰,若非境界不到真皇,只怕現在無需去找那龍霸天,也一樣踏入人傑榜。

皇者巔峰,以轉血皇術可提升兩個小境界,亦是直接可對戰真皇中階!

而真皇之境每個小境界,則會提升二十倍戰力,比之皇者多了十倍,玄天劍、玄天九劍、玄天拳甲共能提升六倍,魄境中期則是五倍!

十一倍的外來戰力提升,雖然不足真皇一個小境界,但也能在對戰高自身一個小境界的強者,而做到來去自如。

這些還是在鴻蒙紫氣以外的戰力,鴻蒙紫氣本身就凌駕在任何力量之上,也就是說,在動用轉血皇術達到真皇中階后,還可以再次提升兩個小境界。

鴻蒙紫氣無疑可讓傲宇直接以皇者巔峰,對戰人皇初階!

傲宇眉宇之間充滿了自信,對自身的戰力詳細的判斷一番后,對此行尋找龍霸天一戰,到是輕鬆了許多。

可對戰人皇初階,這可是質的超越,要知道現今登入人傑榜的十位人皇,其中前三位的乃是人皇巔峰,后七位,則都是人皇中階、初階不等。

這樣一來,傲宇的戰力,無疑可以輕鬆踏入前十之列!

之前那突如其來的鬱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則是強大的自信和對戰的渴望。

「宇弟弟的天資果然非我可比,姐姐現在竟然看不透你了。」玉玲瓏柳眉彎起,說著謙虛的話,語氣卻充滿了揶揄。

傲宇見狀不由得眯著眼睛笑了起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神秘莫測的說道:「玲瓏姐也是強大的可怕,若不是此番突破,我到是一直蒙在鼓裡了,嘖嘖,如今的玲瓏姐,即使對戰真皇巔峰都不在話下吧?」

的確,這次的突破,使得傲宇看清了玉玲瓏的真實戰力,這一看之下,內心當即震撼不已。

如今玉玲瓏同樣突破到皇者巔峰,但戰力卻直逼真皇巔峰,這可是跨越了一個大境界的對敵,比之自己,也是只差了一籌!

同樣的,傲宇一直不知道玉玲瓏的大道為何,仔細想想,她這強悍的戰力,定然與她的大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果然,玉玲瓏紅唇輕啟,嬌笑道:「宇弟弟可說錯了哦,並不是可以對戰真皇巔峰,而是可輕鬆戰敗任何真皇巔峰!縱然是人皇境初階,我也可以在其手中來去自如!」

嘶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