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16 Views

據記錄,光是這一百多年來住戶們接觸到的天災就有5個,對應的分別是90~94天級別的恐怖!

Written by
banner

這些天災都記錄在了第100層上的牆壁上。

其中就有在恐怖世界殺死王旭的無面女孩,無面女孩象徵的是噩夢!

死在無面女孩手裏的都是在見到它的第一眼陷入噩夢,然後在夢境裏悄無聲息地死去。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剩下的四個天災分別是90天級別的“紅眼”,象徵的是寂滅;91天級別的“蠕腦”,象徵的是傳染;92天級別的“死神”,象徵的是厄運;93天級別的“法老王”,象徵的是腐朽。

據此100層裏有人推測:天災應該有11個,分別對應第90~第100天級別的恐怖。

天災之所以被稱爲天災,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它們的破壞力驚人。

住戶們經歷最多的就是“蠕腦”了,它可是屠滅了一座城市,把城市裏的所有居民都變成了無腦傀儡!

剩下的紅眼,死神,法老王也是有着“赫赫戰功”,死在它們手裏的人類不計其數。

對抗它們與其他的恐怖,便是住戶們的使命! 坐在同一張桌子的還有十幾人,或男或女,或年輕,或成熟,聽到男人的話語後都緊鎖着眉頭,一言不發。

“金,你在這裏待的最久,說說感覺如何吧?”一個比較年輕的眼鏡男子搖搖腦袋,把目光放到了中年男人身上。

“感覺?”中年男人輕輕閉了一下眼,然後緩緩睜開,接着開口,“應該是混亂吧,兩方互有較量,雙方應該都滲入了一些勢力。”

一個金髮女孩忽然開口:“恐怖一方堅持不住了?”

中年男人沒有回答,另一個人便搶先開口:“莉絲,不要小看任何一方勢力,即使是我們,不也有許多後手嗎……”

中年男人揮手阻止了那人繼續開口,站起身子走到了窗外,看着三五成羣的其他住戶眼神中露出一抹隱晦神色。

“好了,事情結束了,我們下去看看吧!”陳天信轉身看了一眼身旁衆人。

“我回去休息。”許川撂下一句就回到了屋子裏。

王旭想要上前看看卻被陳天信輕輕拉了一下,“也許他有點接受不了,給他一個人靜靜吧!”

許川回到屋子第一件事便是找出藏於自己牀頭的匕首。

雪亮的刀光暗示匕首經常被打磨,渴望着新鮮的血液。

把匕首往腰間一別,許川穿上一件外套就離開了屋子,目標正是陸離所處的71層。

也許陸離跟隨了樓層住戶們下去了,也許他跟着其他住戶躲在房間聊天。

不管怎麼說,許川想要試試,萬一陸離真的是隻有一個人呢。

“嗯?東西忘拿了嗎?”陸離剛剛躺下,便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穿起拖鞋嘟噥一句就跑了過去。

下意識地從貓眼看了一眼門外,嚇得陸離連忙鬆開了握住門把的手。

“你要幹什麼!”陸離神經繃緊,剛剛許川聽到腳步聲,裝作家裏沒人顯得太慫了,反正有門保護,倒不如大聲質問。

許川盯着貓眼,冷冷說道:“開門!”

恩怨都清楚,許川不想廢話。

畢竟心中有愧,陸離心裏有些慌張,“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再說你自己也活得好好的,剛剛百樓遭遇了這麼一場災難,再也禁不起折騰,我希望你能放下心中的怨恨,是我做的不對,對不住了!”

陸離裝出誠意模樣,又以大局爲重爲藉口,想要與許川和解。

許川心中冷笑一聲,手開始用力地拍打着大門。

“你也知道現在百樓情況不樂觀,但我真要弄你,估計上面也壓不住我,畢竟我在恐怖世界度過的天數比你多多了。”

許川這話不假,能活過90天的住戶大多都在91天“死去”了,像許川這樣活到92天的少之又少,在如今的百樓顯得愈發珍貴。

這也是爲什麼陳天信選擇不大去幹涉許川的原因之一。

反看陸離,不過在恐怖世界活了12天而已,雖然有着三年住齡,但上面肯定知道他自私自利的惡習。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權衡利弊,上面更願意相信許川的措辭,只要許川說出自己弄死了葉梓光這種真正的老住戶,上面的怒火很可能會要了自己的命。

是的,陸離開始慌了,而慌張的人總是喜歡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想。

“許川這時來找我難道是想要以此威脅,對了,一定是這樣,嗯,我要先把他穩住,晾他也不敢殺我。”

陸離想漏了一點,先前可是他讓許川身患石人蠱,兩人可是有着生死大仇;同時他也想錯了一點,許川真敢殺人,甚至許川有一定把握全身而退。

大門“咔嚓”一聲開了,許川緊了緊身上的衣服便踏了進去。

“坐吧。”陸離聲音有些疲倦,看了許川一眼就轉過身子,想要爲其倒茶。

出乎他的意料,自己轉身不到兩秒,一把匕首插入了自己的身子,接着拔出,再刺,拔出,再刺……

“他怎麼敢!”這是陸離閉眼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看着被自己捅了十幾個窟窿的陸離,許川居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還在顫抖着的右手把匕首隨地一扔便迅速離開了……

當天傍晚,陸離的死亡驚動了高層們,這是他們幾十年來第一次出現在不是層長的住戶們面前。

雖然有所準備,但住戶們還是被高層們的氣勢驚住了。

“原來真的有人活過七年,而且不止一位……”

這次高層派出解決問題的有三人,分別是:黃祁山,莉絲以及洛宇珏。

“殺人兇手應該很明顯了吧?爲什麼山叔你不直接說出來呢?”說話的是洛宇珏。

“稍微瞭解過死者身前發生的事基本上都能推測出是許川,不過……我們爲什麼要說出來呢?”黃祁山看着洛宇珏笑了一下。

莉絲也開口補充一句:“71層的那幾個人自然知道兇手是許川,可是你知道他們爲何不敢說出來,而是製造輿論,甚至不惜驚動我們嗎?”

洛宇珏想了一下,有些不確定地開口:“是力量太弱小的緣故嗎?”

“54層的陳天信可是住了5年半了,極有可能成爲我們中的一員,而許川也有着不小的潛力,比只有一個住了四年不到的71層層長以及名聲不好的陸離強太多了。”

“可上面不是說了讓我們公平辦事嗎?這樣偏袒會不會影響百樓的風氣?”

“自然是有影響的。”黃祁山笑了一下,“所以現在我們去54層處理許川以示懲罰啊!”

洛宇珏知道黃祁山話裏有話,也不多說,乖乖看着就行了。

“難道這些住了幾十年的老住戶每天都在靠着搞陰謀過日子嗎?”洛宇珏心裏吐槽道。

似乎知道有人來訪,54層的所有人都到齊了,此時正坐在客廳看着黃祁山三人。

“不請我們坐坐嗎?或許要討論很久呢!”莉絲笑着說道,絲毫沒有因沒有座位而生氣。

陳天信看了三人一眼,往茶几上丟出了一張卡片,然後說道:“坐坐,不必了,東西就在這裏,拿了就離開吧!”

“這是?”黃祁山拿起卡片,臉上露出一絲不解。 “這是?”黃祁山拿起卡片,看着上面“借書證”三個大字楞楞出奇,“信物?”

莉絲搶過卡片雙指夾住,嘴中吐露出一絲不在意:“如果是低於80天級別的恐怖,這個信物對於我們毫無意義,你也知道……”

陳天信打了個響指,輕笑一句:“你可知你手中拿的是天災嗎?”

莉絲似乎沒有反應過來,依然把弄着手中的卡片,黃祁山臉色卻是猛的一變,直接將卡片奪過,緊緊攥在手裏。

“天災?什麼實力?”

“94天,無面女孩,代表的應該是噩夢,當然,以上只是推測,反正你們有的是驗證方法,怎麼樣?這件東西能換他一命吧!”陳天信指了指許川。

黃祁山把卡片仔細收好,深深看了許川一眼,“如果信物真的像你說的那樣,自然可以。”

話音剛落,三人立即退出了屋子。

信物有利也有弊,對於現有住戶來說,94天級別的恐怖足以滅隊,但利用第一百層的特性,住戶完全能避免信物的弊端。

住戶住齡即將達到七年時,進行最後一次恐怖場景使用信物,不僅能大大降低難度,還能在通過恐怖場景後躲進一百層躲避該恐怖的召喚。

一個強大的信物,理論上能造就一位新的七年住戶!

這也是莉絲一開始問信物等級的緣由了。

自從上次恐怖場景回來,許川就與陳天信探討過如何復仇,王旭當時便把信物遞給了許川。

也許是陳天信不捨得信物,不允許許川去復仇,不過現在許川先斬後奏,陳天信也沒有辦法,只好將卡片交了出去。

人都是有私心的,作爲層長的陳天信也不例外,在見到王旭信物的時候便有了將其佔有的想法,不過現在信物交了出去,念頭也就斷了。

黃祁山三人馬不停蹄地趕回了第一百層,組織了一次半個小時的緊急會議,終於確定了卡片的等級。

“94天的恐怖——詭泣,對應的的確是噩夢,陳天信所說的無面女孩應該是詭泣的形態。卡片的強大毋庸置疑,完全能爲我們創造出一位新成員……”

金在上方滔滔不絕地講着,卻被一個人忽然打斷。

“好了,卡片的確強大,但71層那邊的確需要一個解釋,我想我……”

金似乎有些不滿,揮揮手打斷了那人的話,“懲罰你來定吧,不要太出格就行了。”

那人聽了這話,點點頭就離開了會議室。

金看着遠去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狠厲,“老東西,剛剛出山就想樹立威信嗎?百樓樓長的位置可不是威信就能得到的呢!”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

第二天,高層對於許川的裁決由各位層長相互轉告給了旗下住戶。

“因上一次許川與陸離的勾心鬥角,間接害死了許川同伴葉梓光,對此許川懷恨在心,在昨日與陸離的理論中言辭過於激烈,產生了衝突,最後許川失手將陸離殺死,這次事件……經過一整夜的討論,高層決定:剝奪許川在百樓的自由權,同時列入危險名單……”

發佈者自然是金口中的老東西——史渙。

自由權被剝奪,意味着許川在百樓除了54層哪也不能去,而危險名單,則是史渙臨時創建的一個稱號,大抵是爲了在恐怖場景讓其他住戶小心這類人員。

這個裁決對於許川來說已經是相當嚴重了,尤其是第二條,許川很有可能在恐怖場景被其他住戶孤立而死去。

陳天信臉色陰沉地讀完了對許川的裁決後,王旭終於爆發了。

“他孃的這是什麼鬼!高層收了好處就是這樣辦事的嗎!”

馬歐也是漲紅了臉,大聲罵道:“這樣對許哥太不公平了!”

……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場面極其激烈。

對於54層的其他住戶來說,許川就是家人,現在他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自然是羣情激憤。

作爲當事人的許川卻是一言不發,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金,史渙的做法未免太過了吧,這個懲罰對許川來說過於殘忍。”莉絲走到金的身邊耳語了一番。

金舒展了一下身子,在房間裏走了幾步,最後看向了窗戶之外。

“我們的目的從來不是百樓,現在的局勢過於混亂,我不大想插手百樓的事。至於史渙,讓他去吧!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若是他真有能力,這位置讓給他又何妨!”

莉絲看着眼前的人慾言又止。

眼前之人便是第一位發現百樓第一百層的住戶,在他的身上,藏着太多的祕密了。

百樓樓長,肩負着難以估量的責任。

71層,史渙正坐在客廳內親切地慰問着71層層長。

“關於陸離的死高層一致感到惋惜,但你也知道,54層層長的能力比你大的多,高層本來決定放寬懲罰的,儘管我盡力爭取,也只能爭取到這一步。”史渙的聲音有些悲傷,又像是爲自己的能力不足而愧疚。

“可以啦,陸離這孩子雖然有些小心機,但也不至如此,上面想壓我也是沒有辦法,幸好有您的幫助,以後有什麼需要的,招呼一聲我們71層就行了。”

71層層長的話很讓史渙滿意,對陸離惋惜幾句後就離開了。

“層長……”

“好了,史渙想要拉攏我還是看得出來的。”

“可您……”

“百樓變咯,上面想要下來,苦的只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只有先站隊積蓄實力才能在未來有立足之地,希望史渙不要讓我們失望吧!”

71層層長說完這番話像是老了許多,嘆了口氣就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未來幾天裏,史渙拜訪了不少的樓層,當然,這些樓層都很弱小。

史渙深知自己的能力,強的樓層根本不會鳥自己,只有拉攏弱小樓層纔有機會向強大樓層施壓。

“金,希望你不要太快下來,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讓你刮目相看的。”

只要掌握了其他樓層,新出現的七年住戶加入自己,纔有實力與金分庭抗禮。

未來的最終決戰,也只有七年住戶才能參加。 “這次恐怖場景的成員有三個現在還沒來,應該是史渙那方的人了。”54層聚集了兩位陌生人,他們正是這次許川的新隊友。

一位是29層的關兆新,另一位是37層的方化康。

剛剛說話之人正是關兆新,許川連同兩人坐在一起,討論着這次的恐怖場景。

陳天信在幾天前進入了一個恐怖場景,現在還沒回來,這兩人是張勁謙找來的,他們所在的樓層和54層有不小的交情。

“史渙那方的住戶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最多不與我們一起行動,我們得小心的是恐怖。”

方化康臉色嚴肅,這關乎着三人的生死。

因爲兩個世界的相互碰撞,恐怖場景也發生了不小變化,恐怖們愈發強大,襲擊的次數,方式也和之前大不相同。

雖說恐怖們強大不少,但住戶一方也多了相應的保護。

恐怖場景的逃離方式不再那麼迷茫,只要接觸到與逃生有關的物品,住戶腦海中便會產生一個小提示,可謂大大降低了恐怖場景的難度。

換句話說,住戶們與恐怖間的較量更加激烈了,不少活着回來的住戶都反應在恐怖場景休息時間和安全地點少了不少。

加之許川幾人沒多少經驗,很可能在不經意間丟掉性命。

“畢竟是61天級別的恐怖場景,相信剛進去的那段時間那三人不會和我們翻臉,我們得好好利用這次機會探查。記住,要隨時小心周圍異常的事!”

話語至此,也沒了繼續的必要,兩人先後告別,回到了自己的樓層調整心態。

許川自裁決後沉默了許多,最近的事幾乎改變了他。

葉梓光的死,陸離的陷害,自己的復仇,上層的裁決,其他住戶的隔閡……

各種負面情緒影響着許川。

從未如此被動的他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活下去!

只有活着,纔有機會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一夜無話,許川如約而至。而世界柱下,方化康,關兆新兩人早已等候多時。

因爲碰撞,世界柱上多出了幾條細微的裂痕,但高聳入雲的它依舊給了三人極大的壓力。

三人互視一眼,同時擦掉了世界柱上屬於自己的名字,下一秒,三人便消失於世界柱下。

遠處的百樓第一百層上,金正望着世界柱發呆。

而其他的樓層中,幾位面目猙獰的住戶邁入了屬於“自己”的房間。

花了一點時間適應,許川開始打量着四周的環境。

這是一片草地,草地外的橡膠跑道和主席臺勾起了許川曾經的回憶——那時的自己,可是很喜歡在綠茵場上和隊友們揮灑汗水呢!

這是一間學校的操場,也是此行的起點。

關兆新和方化康在許川幾十米外,不到半分鐘三人就走到了一起,警戒着四周隨時可能發生的狀況。

“嘿!”一個高大的身影衝着三人招呼,三人在聽到這人的呼喊後腦子裏多出了一些信息。

許川所在的班級已畢業六年,班上的成員也都找到了合適的工作,前幾天在班長的提議下,在本地的同學們都選擇了回校看看,聚聚,聯絡聯絡老同學間的感情。

剛剛衝三人大喊的就是班長了。

班長名爲蘇志,體型魁梧,愛好打球,和同是校隊的關兆新是好朋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