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27 Views

天天說道:“我早就感覺到你身邊有危險的氣息了,只是沒有跟你說而已。就算是我跟你說了,你也不能怎麼樣啊,是不是。我覺得吧,想要知道你身上的祕密,還是來這裏會比較好。這個金蠶教的掌門那你還有用處啊。那就說明你暫時一段時間還是安全的。她把你帶到這裏來,一方面是爲了觀察你,一方面也是爲了不讓其他人搗亂。所以咯。還是在這裏待一段時間吧。”

Written by
banner

確實,天天說的很有道理,我也是這麼想的。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這個金蠶教教主對我沒有一點的敵意,反而變相的跟我有說有笑,一點都不像是要虐待我的樣子。再說之前我就有想要來金蠶教看看了,現在倒也不失爲是一個機會。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聽到了我心聲的天天摸着頭說道:“沒有沒有,誇獎啦。”

看着可愛的天天,我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 我的鋼琴有詐 “天天,你到底幾歲啦。總是看着你一副小孩子的樣子,心裏卻總是記着你幾千歲的事實,真的好可怕。 重生學霸,在線修仙 而且你本身又這麼萌。”

用現在流行的一個四字詞語來形容天天。那就是“天山童姥”。不過這都好像是用來形容女的的,男的什麼,我還真的是從來沒有見過。要是真有像天天這樣逆生長的男人,唉,那該有多吃香啊。

我只看到天天很可愛的在掰着手指算。

“太多了我也記不清楚了,反正就兩千多歲吧。”其實天天說這句話可是有私心的,其實兩千多什麼的,根本就是少說了好多,但是爲了不在我面前表現得年紀十分大的樣子。沒辦法只好這樣啦。

不過兩千多什麼的,顯然也還是帶給我很大的衝擊力。眼前這個非常可愛的小正太竟然已經兩千多歲了?!天吶,這個世界真可怕,兩千多歲就算是劍魂,也不應該是這樣的一張臉啊。

突然覺得我已經好老了……

不帶這樣打擊的啊!

“你會不會一直保持現在的樣子啊。”對這件事情好好奇,如果他一直就這樣逆生長下去的話,難道會變成小嬰兒,然後消失?

天天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應該不會,我現在變小隻是因爲我法力變弱了而已,等法力回去的時候,我也就不會繼續變小了。但是具體會保持在哪一個階段,那不就不知道了。” 兩個人直接在警局會客室的沙發上睡了,一直到警局正常上班,兩個人才被驚醒。

警局的化驗室內,一個身穿白大褂的警察正在仔細的看著庄哲送來的小墜子。

「這個東西有極強的放射性,人不能長期接觸,否則會產生強烈的幻覺。」他沉聲說道。

說完之後他馬上將剩下的小墜子隔離放置,他自己也馬上去洗手。

「你們都碰了這些東西?我建議你們馬上徹底洗個澡!」

庄哲點了點頭。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真的是隕石?」他問道。

「不是隕石!這是人造的金屬,不過很奇怪……這樣的金屬我從來沒見過,具體的東西我必須要經過化驗以後才能答覆你,不過這個東西的硬度不是很高,輻射性卻是很大,大概就是為了這種輻射而製造出來的吧!」化驗室的人回答。

庄哲想了想,還是被樂天拖走了。

「先洗澡去!萬一被輻射侵襲可不是鬧著玩的。」樂天提醒道

庄哲只好點了點頭,兩個人就進去了警局的集體浴室,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人……

兩個人仔細的洗了個澡,蘇紫影屁顛屁顛的找來了,看到樂天就忙不迭的問起了進展。

「沒有任何進展?」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那個上高中的學生也沒有找到!」他說道。

「莫名失蹤?」蘇紫影驚訝的問。

「她是自己的離開的學校,但是離開學校之後去了哪……目前還不知道!」樂天吐了口氣。

對方有和自己手段差不多的高手,在這樣的干擾下,自己的手段大部分對方都有所戒備,這就是最麻煩的地方。

庄哲過來了,他也是一副沒有辦法的樣子。

「庄隊……下一步要怎麼做?」蘇紫影好奇的問了一句。

「你問他?現在除了等,沒有任何辦法,現在只有寄希技術部的人員查找還會不會有其他的線索了……」樂天挑了挑眉。

庄哲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合著昨晚你們一夜什麼都沒找到啊?」蘇紫影無語了。

一個內勤的警察過來了,他看了看庄哲就低聲的說了幾句。

「行!我知道了。」庄哲點點頭。

內勤離開了。

庄哲站起身。

「劉瀟的父母來了,要不要一起過去看看?」

樂天點點頭。

警局會客室,一對中年男女面色焦急的坐在裡面。

「關於你們的女兒……你們有什麼想說的嗎?」庄哲看著他們。

「警察同志,我們就想知道我們的女兒到底是怎麼了?」中年男人焦急地詢問。

庄哲點了點頭。

「你們的女兒昨晚私自離開了學校!」他說道。

「私自?這怎麼可能?小瀟可是一個非常乖巧的孩子啊。」當媽的馬上反駁。

「可是根據我們的調查,還有劉瀟同學的證言,證明劉瀟和學校外面的某個人關係很好,那個人還給劉瀟買了價值幾萬的手機手錶……」庄哲慢慢的說道。

這一對中年男女齊齊的愣住了。

「在你們的眼裡,劉瀟有沒有出現過異常?」樂天問。

「沒有吧……」

當爸的猶豫了一下回答。

「孩子只有周末才回家半天,平時都是待在學校,這個我們還真的是不太清楚。」當媽的倒是說了句實話。

「那……劉瀟平時的喜好是什麼?」樂天繼續問。

「這孩子……平時喜歡練書法!不過高中的課業太重,她去練的也不是太多了。」孩子的媽媽回答。

「練書法的地方在哪?」庄哲詢問。

女人給了庄哲一個地址。

「我們警方會全力的搜尋您女兒的下落,如果你們回去得到任何信息,請馬上和我們聯繫。」庄哲站起身。

「警察同志……我們的孩子不會有什麼危險吧?」當媽的緊張地問。

「這個不太好說,不過劉瀟是自己離開的學校,理論上……她遇到危險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庄哲安慰了一句。

送走了這一對男女,樂天看著庄哲。

「看不出來……你這個人說謊的本事還是蠻高的。」樂天問道。

「那你能讓我怎麼辦?告訴他們,他們的女兒極有可能被壞人控制了,有可能被搶劫強姦甚至撕票?」庄哲瞪著樂天。

樂天沒說話。

蘇紫影一直在旁邊看著。

「我覺得……孩子的爸爸好像不太緊張的樣子?」她突然說道。

樂天和庄哲齊齊的看著蘇紫影。

「幹嘛這麼看著我?這只是我的直覺……我看到那個男人的眼神非常的平靜,雖然話裡帶著急切的,但是有點作秀的意思。」蘇紫影嘟囔著回答。

庄哲馬上站起身就離開了。

樂天則是繼續看著自己手上的時間表,這裡面還掩藏了什麼?

時間不長,庄哲就回來了,他搖搖頭。

「那個男人外面有女人了……劉瀟的失蹤對他來說正好是一個好的離婚借口!」他淡淡的說道。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庄哲。

她的電話突然響了,蘇紫影奇怪的接起了電話。

「喂?」她問道。

「您好,這裡是東海市警局……」電話里傳出一個很正式的聲音。

蘇紫影愣了一下。

「你是技術部的小高?我是蘇紫影啊?你打我電話做什麼?」她奇怪的問。

「啊?紫影?哦……我都忙的暈頭了,沒有仔細地看你的名字。」技術部的小高抱歉的回答。

「你找我有事?」蘇紫影奇怪的問。

「你生日不是明天嗎?」小高詢問。

蘇紫影愣了一下。

掛上了電話,她看了看樂天。

「姐夫……我的生日也是明天啊。」她說道。

樂天馬上抬起頭。

「幾點?」他問。

「我不知道,那個要問我媽。」蘇紫影搖搖頭。

「趕緊打電話。」樂天催促。

蘇紫影去打電話了。

「老莊……不太對勁啊!對方為什麼可以知道這些人的生日?是不是戶籍系統出了問題?」樂天突然想起了什麼。

庄哲看了看樂天,馬上拿出電話打了出去。

「技術部!馬上查一下戶籍系統是不是出了漏洞!」他吩咐。 唔,果然還是更喜歡現在這個樣子的天天啊。也不知道天天長大之後是什麼樣子的,但其實我更想看他變成老頭的樣子啊,畢竟這樣子才符合他的年齡嘛。

然後我心理也平衡一點。

我被安排在一個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的房間裏,總之不是柴房就對了,因爲柴房與之相比,實在是沒有辦法相提並論。一直以爲像我這樣被抓過來的人待遇都不怎麼樣,畢竟電視劇裏都是這麼演的,看多了也就都當做是真的了吧。

“天天。你說我來這裏,是來做什麼的?”看着活潑可愛的天天,我也就沒有心情特別糟糕了。其實不是我自己自願來。然後就一點都不擔心害怕了,但現在有天天的陪伴,我就覺得好多了。

“做什麼,當然是來享清福的啦。我剛纔都聽到那個什麼金蠶教的掌門跟外面的人吩咐好了,要好吃好喝的對待你,不然的話就有他好看的。嘿嘿,完全的少奶奶派頭啊。”天天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雖然人家都兩千多歲了。但是我依舊還是覺得有一種很萌的感覺。

“你連少奶奶都知道是什麼啊。”真是震驚了,我以爲像這樣兩千多年前的老古董,會什麼都不知道的不願意去接受新的東西和事物,沒有想到他倒是還接受得挺快的。

天天點點頭,搖頭晃腦的說道:“這我怎麼會不知道呢,像我這樣的跟得上時代步伐的老頭子,已經不多了呢。”真的好萌啊!一個小孩子用一種大人的方式說話,還自稱爲什麼“老頭子”,真的是太可愛了!

我想有一個問題,我還是不得不好好問問了。“你能變成像我一樣的人麼?”

顯然被我這個問題難住的天天搔了搔腦袋,回答道:“這個我是真的不太清楚,不過說不定真的是可以變成人的啊。其實我也挺想變成人的,然後可以和你們一樣吃飯睡覺看電視什麼的,我覺得很有意思啊。真的好羨慕你們。”

哎呀,真的好喜歡天天!要是真的變成人了,是我兒子該有多好!

“天天,要是你真的變成人了,能做我兒子麼。”我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說出這麼奇葩的話啊!明明已經知道人家多少歲了。我卻還想着讓人家做我的兒子什麼的,我到底是怎麼跨越這兩千多年的鴻溝的!

我剛想把說過的話給撤回去,但是好像有些來不及。

“沒問題啊。”

天哪。天天剛纔說了什麼,是不是我快要失聰,所以出現的幻覺?!心理年齡都已經是兩千多歲的劍魂。竟然答應做一個不過才二十多歲小姑娘的兒子?果然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喂。

“我認真的。”

嗚……我真的要淚奔了,我竟然這麼快就喜當娘了!還是一個這麼可愛的兩千多歲的小孩啊!

我剛想說一些什麼“奧斯卡獲獎感言”之類的話,卻被門外的聲音打斷了:“你在裏面能不能安靜一點。”

一個在外面看門的竟然這麼多廢話!

“你有本事再說我一句試試看呀,到時候我告訴你們掌門,看她怎麼收拾你。”我的話顯然就是一顆重磅炸彈,在他的身上炸響。 步步驚情,總裁太霸道 這傻瓜肯定以爲我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是一個被關起來的人呢,沒想到原來我什麼都知道。這下他不能耀武揚威了,不然要被收拾的就是他。唉。這突如其來的感受,真是爽爆了。

不過要不是天天告訴我,我倒還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說不定剛纔就被他這一句話給嚇倒了。只可惜是時運不佳,有天天這號人物在我身邊,想騙我,沒門。

我看着天天,手指指着門說道:“看見沒有,這就是我力量的強大之處。一句話就搞定了人家。”在這種可以裝逼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客氣,反正就是能裝使勁裝,不能裝也要儘量裝。

然我慢慢作死一會兒。

天天倒是很識相的沒有揭穿我的裝逼。

百無聊賴之中,我等來了三個人,據他們所說,他們是金蠶族的三位長老。看起來倒也不像是在說話的樣子。至少外面看門的那個對他們三個人畢恭畢敬,生怕得罪了的樣子。而且三個人的樣子也很威嚴,年紀也很大。一看就像是長老。就算是神棍什麼的,裝成這個樣子也是很厲害了。

“你就是秦瑤?”大長老問道。

“嗯對,我就是。”我不過剛回答完,三個人就不知道爲什麼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像是在討論什麼問題似的。

二長老說道:“你身上有劍魂,這件事情你知道的吧。”

不是吧。不過就看了我一眼就知道了?還是不要承認比較好吧,但是人家都知道了,看起來也不像是猜的。我要是不說出來的話就不是很作了嘛。這樣不好不好,還是大方一點承認,看看他們想做些什麼吧。

“對啊,我身上就是有劍魂,這跟你們有什麼關係。”對於我的出言不遜,三位長老顯然並沒有很在意,而是繼續無視我,三人開始討論起來。

“看來金寧說得沒有錯啊,這姑娘身上確實有劍魂。但是這樣做是不是不太好。”

“這有什麼不好的,這東西還不是人人都想得到,我們不得到。也會有別人去爭奪。”

“大長老說的有道理,就算我們不奪,也會有其他勢力想着爭奪。機會都已經在我們的手上了,爲什麼不先下手爲強。再說了,不過就是這個,就算沒有了它,她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的,你猶猶豫豫的做什麼。”

“這……既然你們兩個都這樣說,那我暫且就同意吧。雖然不是很好……”

我就一直站在那裏看三個人鬼鬼祟祟的說些什麼,但就是聽不出來,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用了什麼奇奇怪怪的,就像金蠶族掌門用的那種東西,所以我才聽不見。

管他這麼多,反正我在這裏乖乖住着不就好了,到時候怎麼樣,走一步算一步唄。 時間不長,反饋就出來了。

「庄隊!戶籍系統的確是出了漏洞,我們檢查之後發現有人在戶籍系統留了後門!也就是說……如果對方願意,他可以隨意查看我們的戶籍系統!」技術部的人回復。

「能不能查到對方的蹤跡?」庄哲問。

「正在查……不過難度極大,對方是高手!」技術部的回答不是太確定。

蘇紫影回來了。

「我的出生時間是傍晚的五點五十八分!」她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正好在時間內……

技術部那邊也傳來的消息,沒有查到對方蹤跡,對方使用了戶籍系統以後,就徹底的抹除了自己的痕迹,甚至沒有再次進入過戶籍系統。

「紫影……今天之內你跟在我身邊!哪裡都不許去。」樂天謹慎地說道。

雖然蘇紫影被作為目標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樂天也不得不防備著一些。

蘇紫影點點頭,這個意劉瀟思是不是自己可以光明正查的查這個案子了?

「老莊……我們去那個練書法的地方看一看吧?」樂天問。

庄哲點點頭。

這個劉瀟說起來算是給他們留下最多線索的一個人了,其他人都是悄無聲息的失蹤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劉瀟練書法的地方居然在一個小公園,這裡有不少老頭手裡拿著巨大的毛筆在地上的方格裡面寫字。

用的是水……

庄哲馬上上前打聽了一番。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哦……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一個老頭點了點頭。

「沒錯!您有什麼東西可以提供給我們的嗎?」庄哲問。

「這個小姑娘來的次數不是太多,但是最近幾次每次都有一個男人陪著她,那個男人看起來不是什麼好東西……」這個老頭仔細地回憶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