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10 Views

寒風風一吹,就像飄在冰面上,飛着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距離太遠,看不清楚那些女子長的什麼樣,仙子都應超塵脫俗。

轎子是一頂八寶琉璃轎,轎頂八彩琉璃求,四個飛檐向下,飛檐頂端立着翩翩欲飛的鳳。

轎聲蓋了厚重的白布,白布外面垂落一層的珍珠。

在這裏嫉妒惡劣的環境,如此一頂奢華到極致的轎子,可想,裏面的人身份有多貴重。

君凌說:“此人修爲靈力很強,但很邪惡,比魔皇還邪。比魔皇低了一層境界。”

“他們好像各不相干。”

“對,本質上是這樣,但一擔新的人出現,他們會打破僵局,我們落下來,兩方人馬也各懷鬼胎。”

“那現在怎麼辦?”馨馨問君凌。

君凌說:“先靜觀其變。”

嘩啦啦,擡轎的兩名女子將珍珠屏簾打開,從裏面走出一個滿頭銀髮,垂落到腳踝的男子。

穿着白衣長衫,腰間束白色玉腰帶,腰上垂一塊白色放心玉佩。

面容玉如,薄脣如水,抿着清笑,一雙陰柔的白色琉璃目,在君凌和馨馨身上徘徊。

他聲音很輕:“聽聞,有貴客到訪,有失遠迎。”

君凌:“客氣……逼不得已落入此境,還望各位海涵。”

情入膏肓 “這位是?”

“內人,我的妻子……”

“哦,好像懷孕了呢。”

“是!”

“凡人在這裏可呆不長。”

君凌眉頭微蹙,對他的話非常不喜:“我們會出去的。”

“哈,果然有志氣,每一個落到阿鼻地獄的人,都會這麼說,但是十年,百年,千年,還是一樣,沒辦法出去,我真不想打擊這位兄臺的自信,不過千年來,沒有人能打破。”

“兄臺不是一個人,這拖家帶口的,本神想,兄臺還是好好把身邊人安置妥當了,讓孩子順利出生爲好,您的妻子,恐怕情況不太妙。”

“不如上我們仙洞把您的妻子安頓好吧。”

君凌皺眉,並沒有接下他的話,而是看着不遠處的魔域中人。

馨馨知道他有所顧慮,問:“怎麼了?他們是不是有什麼圖謀。”

君凌搖了搖頭:“說不清楚,他修爲太高,我不及他,讀不出他的心,不過此人眼神漂浮不定,心思絕不純正。”

“那……”馨馨看了看魔域衆人。

“不急。”

那名叫魔皇的,站出來,爽朗的笑着:“元顥,此前落入下來魔族的,自然歸順本皇管,落下仙族的,也會歸順你,但鬼修和一個懷孕的凡人,你這公然搶人,就不對了吧。”

元顥輕笑道:“哦,本神有何不對,聽魔皇高見?”

“這位鬼修,年紀輕輕,在冥域地位絕不低,不如聽一聽他的意見,如何?”

魔皇剛說完,元顥便直接拉攏,開出豐厚優越的條件。

“兄臺,你的妻子凡人體質,在這極難生存,入我仙族,有洗髓丹洗去她凡人胎骨肉體,適合修煉,在給聚氣丹藥服用,她便能開始聚齊靈氣修仙,在冰域,只有修煉成仙,才能永久的存活下去。”

魔皇身邊的老者,靠近魔皇小聲的說:“皇,這裏沒有靈草和靈火,根本無法修煉仙丹,他們爲了拉攏鬼子,真是耗費心機,發費巨大。”

“鬼子雖強,可爲什麼要這麼做。”

“這個鬼之子不簡單,阿鼻地獄和冥界十八層地獄同曲異弓,如果鬼之子有能力將阿鼻地獄鏈接冥域十八層地獄,或者,將阿鼻地獄用鬼力強行改成十八層地獄,他就能出去。”

“可是,阿鼻地獄是天界之物,這可能嗎?”

“可不可能,只要有一絲機會,元顥不會放棄,我們更不應放棄。或者,真能帶我們出去也說不定。要知道,十八層地獄的刀山火海,根本傷不了他。”

“皇,您說的有道理,但我們要如何拉攏?我們沒有仙丹啊。”

向日葵花園之樹果之戀 “靜觀其變,這人不蠢。”

君凌聽見元顥提出的條件,微微皺眉。

他其實和父親一樣,都不希望自己另一半修仙。

倒不是希望她們沒有上進心,而是修仙一路太過兇險,一旦修習,沒有回頭路。

要麼修行途中元魂自爆而死,要麼九死一生修仙成功。

他希望馨馨保持凡人狀態,順其自然,不會強迫她。

馨馨糾結眉心,看君凌:“你希望我修仙嗎?”

君凌笑了笑:“我希望你順其自然,修仙兇險,不喜歡你涉險。”

“可是,我要是老了,你會嫌棄我的。”

“那我跟你一起變老,我們都是糟老頭子,老太太,你就不會這樣想了。”

“我要是死了呢?”

“等你輪迴轉世,我會跟你再談戀愛,生孩子啊。”

馨馨兇道:“那我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只能跟你一個人談戀愛?”

君凌橫眉道:“嗯哼,你還想跟幾個人談?有了我,你還能看的上別的男人?”

“這樣太折騰人了。”

“好了,先把你這一世過好吧,你這一世都還沒整明白呢。” 小兩口鬥嘴時,魔皇把大刀扛在肩上,上前一步,爽朗大笑。

“元顥,你爲了增強自己的勢力,無所不用其極,這種拉攏的都說得出口,洗髓丹,聚氣丹,你有嗎?拿得出來,不要哄騙二人了,還有個未出世的孩子,就用洗髓丹,也不怕孩子掉了。”

馨馨看着魔皇,問君凌:“他說的可是真的?”

“不一定,但懷孕吞下洗髓丹一定會有風險,關於修仙還是罷了。”

對孩子有風險的,馨馨不會碰。

當下決定:“我不會讓孩子有半分風險的,孩子就是我的命。”

君凌收攏她吹得東倒西歪的帽子:“冷嗎?先上車,把車點燃,冰凍太長時間車子無法發動。”

“但是車上的油,還能燒多久,這裏冰天雪地的,恐怕沒有燃料。”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有跟你一樣的百寶袋,裏面有足夠的燃油,要是覺得冷,打開空調暖氣。”

“好。”

馨馨上車之後,發動車子。

車一發動,發出震動聲,讓左右兩邊的仙族和魔族,駭然全數手拿武器,注視着那像房子的黑色怪獸,防禦着。

冰川地滑,車輪這樣的地方開,很容易打滑。

君凌手心幻化出一條粗大的黑鐵鏈子,圍到車子四個輪子,交叉圍繞一圈。防止開車時,冰山打滑顯現。

魔界權杖長老,眯着渾濁老眼防備的看越野車:“皇,那是何種怪物?”^%

“不知,好像沒有生命力,像個房子能住人,一旦動起來,卻有動力十足,比魔域的雲野黑象力氣更大。”

雲野黑象是魔域一種專門做苦力的大象,壽命極長,惡略環境下也能養活,只吃劣質下三等青草。

體積龐大,魔域每家每戶都會養一隻。

類似凡間古時的耕牛,駝重物,耕田犁地,拉車……

仙族那方,元顥看越野車,眸色深邃,雙目滲透入車內。^

他關押在阿鼻地獄兩千多年,從未見過如此黑色大物,由內到外全身玄鐵打造,吃的卻不是草,由內燃燒產生的動力。

非常的怪異。

他身後幾個仙族人,也在議論。

有人說是車,造型跟古時的馬車很像。

也有人說遠古兇獸混天,黑色有利爪,嘴扁二長,四足滾圓。

君凌兩邊看了看,最後問魔域那方說:“請問,最近有何洞府,能供我和妻子歇息常住的?”

魔皇爽朗大笑:“這位小兄弟,你問對人了,魔域建造的魔之域,能抵禦風寒和潮溼,適合凡人居住,小兄弟信得過,隨我們過去看看。”

君凌問:“在哪裏?”

“一百里地外。”

君凌皺了皺眉,轉頭看車內馨馨把圍巾和帽子拖了,衝鋒服也鬆開,應該不冷了。

他手心幻化出鬼氣,鬼氣隨寒風迅速飛,十多秒之後,似窺見一冰川下面的溶洞。

洞裏面很多魔域女人和小孩,圍着獸皮,皮膚黝黑,在冰河上面鑿洞,從洞裏撈出魚,洞內還生了火堆,她們靠吃烤魚爲生。

當下,君凌收回手中鬼氣,看向魔皇說:“好,我帶妻隨你去,有勞了。”

“小兄弟客氣。”

元顥聽見,試圖勸說君凌,他微笑說:“小兄弟,你可要三思而後行,魔畢竟是魔,天生劣性難改,你細皮嫩肉的小妻子可要當心了。魔物最喜歡吃小孩子的心。”

君凌皺眉看他,手中幻化出長劍。

他很不高興元顥的話。

魔皇怒斥道:“元顥,閉嘴,你挑撥什麼?想打一場?”

元顥單手背後,丹鳳眼陰陰的笑。

“別動不動就說打一場,即便你境界比我高一些,真的打鬥,我未必會輸給你。好了,這位兄臺廢話不多說,你要想來仙族隨時到一百里外的仙宮找我,我們隨時歡迎你的加入,如果你研究出去的門路,需要我仙族,儘管開口,我們一定會鼎力相助。”

君凌額首,算是允下來。

元顥見到,卻也沒強求,轉身入轎,四位婀娜多姿的仙子,擡轎離開冰川。

背後幾十人跟隨其後。

車窗打開,馨馨在窗口上冒出一個頭問:“真去魔域?”

“嗯,魔域溶洞住的前面有冰河,河裏有魚,有吃的,短時間內不會餓死。”

“嗯。”

君凌走到魔皇面前,稱謝道:“多謝。”

“客氣,那隻獸能動嗎?”

回頭看駕駛室上的馨馨,微笑道。“可以,勞煩請帶路吧。”

他回到車上,將車開出去。

冰川很滑,加了鐵鏈還要考驗車技,君凌在駕駛室開車,馨馨坐旁邊,跟上魔域一株的人。

大家對這個笨重的傢伙充滿好奇,馨馨熱心,叫長老上來坐,坐在後座。

長老對汽車充滿好奇,半推半就下,笑眯眯的坐上來。

接着是魔皇和一個十二歲的孩子。

一百公里,開的挺慢,有危險的地方,用鬼氣漂過去,到達魔族居住的溶洞。

當年被捆在阿鼻地獄時,有很多魔域的老弱病殘,還有一些沒修魔。惡劣情況下,冰川地獄的兩萬人到現在兩千多人。

兩千人,老人幾乎死絕了,熬不過太冷的天氣。

剩下都是壯年,女人和小孩。小孩子很瘦很可憐。

一生下下老必須修魔,否者會被凍死。但並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修魔,修煉需要天賦和靈氣,加上修魔衝破境界危險。

優勝劣汰下,存活下來的人多。

修魔能令年齡增長,有極大的弊端,就是女人不易懷孕。

千年下來,只剩下到現在的兩千人,人口銳減到十分之一。

這時老長老在車上和馨馨閒聊時說的,馨馨告訴他們,這不是怪獸,叫車子,跟古時的馬車一樣,只不過,吃的不是草,而是燃油。

到魔域後,魔域婦女和孩子都圍過來看熱鬧,滿車上下的爬,君凌鎖好門窗,不讓他們翻進去。

他們被安排在溶洞內一個房間裏,房間是用石頭雕徹隔開。

房間正中心燒火,取暖。

沒有木材,燒的東西像從深山處挖出來的白蠟,跟汽油一樣,一點就燃,是一種助燃物。

有女人給他們送來一條魚,讓馨馨吃下,她像知道馨馨懷孕了。

魚放下,就着離開了。 這裏環境並不是很好,哪怕燒火卻並不覺得溫暖,畢竟氣溫太低,相比其他地方,這裏沒有呼嘯的寒風罷。

君凌將地上的魚撿起,遞到馨馨面前,沒有碗筷,魚都是放在冰上的,是剛撈出來,尾巴還在抖動。

想起福袋裏有燒烤架,還有油鹽辣椒,馨馨拿出架上。

君凌接過燒烤架,說:“我來……”

馨馨把架子交給他,自己鋪睡袋和毛毯。

房間不大,鋪着獸皮,她睡不太習慣。

剛鋪好牀,坐車一起來的十二歲小男孩,在門口微笑,露出潔白的牙齒,說:“貴客,皇有請你過去一躺,商議事情。”

馨馨停下手裏的活計,看君凌說:“你過去吧,快去快回。”

“你家皇在何處?”

“不遠,距離洞裏大概二十個房間那,走幾步就到了。”

馨馨把他手上的魚架拿過來:“你快去吧。”

“好,你在這裏等我。”

馨馨翻魚,君凌走後,十二歲的小少年都不走了,對馨馨烤魚充滿了興趣,蹲在火堆旁邊好奇的問。

“姐姐,你烤魚爲什麼還要剖開兩半呢?我們烤直接烤整隻。”

君凌在她鋪牀時,不知道怎麼處理了魚內臟,放在旁邊用小碗裝。

馨馨回答他:“剖成兩半是更好的入味,快熟,在魚上劃一道道的線,是爲了讓佐料浸透整個魚身。”

馨馨擡頭看小男孩一眼問:“你叫什麼名字。”

“音加!”

“音加?像少數名字的名字。”

“姐姐什麼叫少數民族?我們這裏只有一個族,是魔族。”^

馨馨邊烤邊翻,火燒烤魚油花冒出來滋滋的響,飄出道烤魚香。

問他:“你今年多大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