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9, 2021
60 Views

「哦?」無天微微一愣,道:「趙青竹怎麼會和他對上。」

Written by
banner

「屬下不知!」

「呵呵,有趣。趙青竹不在他的青宮好好獃著,跑去招惹山中天做什麼。難道他不知道,他的青宮此刻正在遭受著夢無痕的攻擊嗎?」

「主人,洪繼空不敵山中天,已戰死。」

中年男人顯然對超出他行為範圍的事情不關心,接著木然地說道:「山中天擊殺了洪繼空后,正帶著大長老舞空來地滅宗…」

「來地滅宗?」無天又是一愣,「什麼時候的事?」

「已經來了。」

中年男人說完,起身側頭。

無天也在此刻翹首,當他見到地滅宗大門方向的兩道身影時,沒好氣地吼道:「人都到了你才來報…」

「他們速度太快,幾乎是與屬下同時趕到的。」

「呃,看來神引得改改了,就這辦事效率,會死人的。」

無天眨巴了一下眼睛,對地宗大門前出現的兩道身影視而不見,對神引的修改到是留了心。

出現在地滅宗大門外的,自然正是山中天與指天教大長老舞空。

看著站在演武場中間的無天,山中天眼神微微一緊。

強者之間,不需要太多的言語或是動作,便能知道他的強大與否。無天雖然站在那演武場上,但給山中天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

「又一個小世界擁有者!」

山中天眉頭眉頭皺了一下,難道如今的北斗大陸,小世界已經泛濫成災了?

「比趙青竹還要強…」大長老也一針見血地道出了無天的實力。

兩人一言一句間跨步走進大門,然後在無天對面十丈外停下。

「貴客啊,」

無天在兩人停下后,笑眯眯向前一步,道:「想不到小小地滅宗,居然引來了指天教的兩大人物,哈哈,這是本人的榮幸,還是地滅宗的存在波及到了你們的利益?」

山中天展顏一笑,淡淡道:「你是地滅宗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宗主?」

「不錯,正是在下。」

無天笑容依舊,接著說道:「山中天,指天教教主,萬年前神魔教教主的戰魂繼承者?」

無天本是隨口的一說,卻是讓山中天心頭一震。

見山中天不說話,無天將臉上的笑容收起,沉聲道:「你殺了我的人也就罷了,還不遠萬里從開陽國趕到地滅宗,難道你還想興師問罪不成?」

「星雲宗宗主洪繼空乃是我朋友,」

山中天也在此刻面色陰沉得可怕,接著冷冷地說道:「但是,我殺掉的,不再是以前的洪繼空,而是一具行屍走肉。」

「控制他的應該是魂引吧…」

「你…」無天沒想到山中天居然是為此而來,微微一愣下,他下意識地提高了警惕。

「如果我猜得不錯,你來自通天道。」

山中天眼神變得凌厲了些,手中的細長長劍更是在此刻緩緩出鞘,浩瀚無匹的威壓隨著長劍緩緩出鞘而瘋狂地向無天席捲而去。

這下輪到無天震驚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派出洪繼空去尋找指天教會引出這樣這個強大的存在,強大對於他來說不夠威脅,真正讓他震驚的,還是山中天居然從洪繼空身上的魂引猜出他來自通天道。

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他在這個北斗大陸建立一個龐大宗門一統武道世界的野心怕是要夭折了。

想到這裡,他漸漸裂開嘴,露出潔白的牙齒,磅礴的氣勢瞬間膨脹,森冷無比地說道:「你知道得太多了…」

兩大絕世強者間的戰鬥一觸即發,北斗大陸武道世界未來的格局,也將因為兩人的這一次碰撞而徹底改變。

整個地滅宗上空在此刻被烏雲遮擋,無聲翻滾而來的烏雲彷如在預示著一場狂風暴雨即將來臨。

大荒出口處,簫吟風帶領著天誅一分舵的兄弟先天工的二分舵一步衝出來。

濃煙滾滾的後方,天工狼狽地大叫道,「簫吟風,你丫使詐,不算…」

「哈哈,跟在本少爺後面吃灰塵去吧。」

已經衝出大荒的簫吟風得意的笑道,在神魔墓地歷練的這段時間,他們經歷了各種生死劫難,每個人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但這並不是讓他驕傲的地方,而是他帶進來的兄弟們,一個不少,全部跟著他衝出了大荒。

看著跟在身後的兄弟們,簫吟風更加意氣風發,大聲吼道:「兄弟們,最後的衝刺,誰先到青宮,誰就是副舵主…」

「吼…」

三百餘一分舵的兄弟齊聲大吼,然後帶起漫天的灰塵直奔青竹鎮。

大荒出口離青竹鎮並不遠,以他們的速度,只需一盞茶的時間。但此刻的簫吟風等人都是歸心似箭,恨不得馬上回到青宮見到趙青竹。

於是,一盞茶的時間被他們縮短成為半盞茶的時間。

緊隨其後的天工顯然還不服氣,帶著前土匪山的兄弟亡命地追趕。

一行幾百人,浩浩蕩蕩地穿過大荒,以驚人的速度衝進了青竹鎮。

「我們回來啦…」

最衝進青竹鎮的簫吟風大聲地喊著,身後的三百餘兄弟也跟著齊聲大吼,「大哥,我們回來啦…」

洪亮的聲音響徹青竹鎮,久久回蕩於上空,卻是沒有一個人出來相迎。

青宮方向,更是時不時傳出一道震撼的撞擊聲,即便是剛剛跨進青竹鎮的簫吟風,也感覺到了這猛烈撞擊下的地面在顫抖。

「不好,青宮出事了…」

簫吟風瞳孔一緊,而後一言不發地閃電掠去。

「哈哈,我先…」

簫吟風剛剛掠出,天工便從他頭上閃過,先他一步撲向青宮。 青宮中,大重九與黃玉俘重傷倒地,禪心與百小小更是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花妃與孫芊芊兩女保護著墨硯。徐孟廷等一干修為不高的傢伙根本連夢無痕身都近不了便被震飛出去。

此刻與夢無痕戰鬥的,只有楚懷柔。

但是楚懷柔已是強弩之末,被夢無痕吸掉了九台蓮的力量后,她的自信被全部摧毀。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倒在地上的大重九雙眼不再如以前那般空洞無神,被夢無痕最強一擊擊落在地的他,那空白的腦海里破天荒地出現了久違的熟悉的畫面。這個熟悉的畫面,自然便是保護著墨硯的孫芊芊與花妃,以及正在與夢無痕戰鬥的楚懷柔。

不過,這個熟悉的畫面只是在他腦海里一閃便消失無蹤,再次看向花妃等人時,所有人都變得陌生。

黃玉俘雙眼在此刻同樣不再空洞無神,但因為右腿被夢無痕擊斷,他想站起來戰鬥也是不可能。

環視了四周一圈后,有熟悉的人,身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出現了一絲茫然。

嘭…

一道震撼的撞擊聲將他拉回現實,接著便是直直砸向他的楚懷柔。

見狀,黃玉俘瞳孔一緊,強忍住大腿的劇痛單腳站起,順勢一把將楚懷柔抱住。但楚懷柔砸過來的衝擊力太大,只能單腳支撐的他剛剛抱住楚懷柔便砰然倒下,而後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楚懷柔也在此刻湧出一口鮮血,不過,她在聽到黃玉俘的慘叫后,不禁愣了愣,隨即驚喜地叫道:「胖子,你有知覺了?」

「懷柔姐小心…」

一直站在墨硯身前的孫芊芊突然驚叫出聲,楚懷柔趕緊收回心神。但她還是晚了,在她砸落的同時,夢無痕如鬼魅般緊貼而過來,在孫芊芊的驚叫聲中,他那無情的拳頭已閃電擊下。

楚懷柔避無可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無情的拳頭在她視線里無限放大。

眼看楚懷柔即將葬身在無情的拳頭下,將她接住的黃玉俘突然閃電翻身將她護在身下。

嘭——

剛猛無比的拳頭應聲砸在黃玉俘後背,強橫的衝擊力擊得他一口鮮血如箭一般噴出,但他還是保持著保護楚懷柔的姿勢,硬生生將這一拳全部接下。

夢無痕可不會手下留情,見有人急著送死,他自然樂意,無情的拳頭再次高舉,而後悍然揮下。

「不…」

看著那閃電揮下的拳頭,被黃玉俘保護著的楚懷柔驚得叫出聲來,冷若冰霜的她氣質不在。

唰…

一道可怕的劍氣毫無徵兆地當空綻放,而後如洪水一般傾瀉而下。

目標,夢無痕!

夢無痕怎麼也不會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殺出這樣一道可怕的劍氣,微微一愣下,他快速地收拳爆退出去。

劍氣可不比拳腳攻擊,他若是在此刻逞能,那傾瀉而下的劍氣必定斬斷他的拳頭。

夢無痕收拳爆退出去的同時,高空兩道身影一閃而下。

為首的,赫然正是簫吟風。

「趕到了…」

從天而降的簫吟風環視了四周一圈,暗自在心底鬆了一口氣后,目光第一時間看向夢無痕。

「大師兄…」


緊隨簫吟風落下的天工也在此刻將視線看向夢無痕,當他見到夢無痕面容時,身子微微一抖,顫聲道:「怎麼是你?」

此刻的夢無痕怎麼可能會認識天工,見有人壞了他的好事,那空洞無神的眸子掃了簫吟風與天工一眼后,猛地躬身彈出。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

天工見夢無痕一言不發地殺出,大罵的同時先簫吟風一步迎上,並急急地說道:「簫兄,你先帶他們離…」

嘭…

天工話音還沒落下,一道震撼人心的悶響便驟然傳出,接著,完全沒搞懂情況的簫吟風便感覺眼前一花,剛剛衝出的天工隨之從他身邊飛過。

看著從身邊飛過狠狠地砸在一間廂房上的天工,簫吟風眨巴了一下雙眼,激動地喝道:「我靠,這麼猛…」


激動歸激動,僅僅是看了一眼砸出去的天工,他便毫不猶豫地拔劍轉身,劍氣再一次當空綻放。


唰唰唰…

轉身快速地斬出三劍后,已經完全具備實戰經驗的簫吟風縱身來到高空。

與此同時,三道呼嘯而出的劍氣分三個方向直奔夢無痕。

噗噗噗…

夢無痕雙手護住前胸,正面用身體接下三道劍氣。

劍氣掃過,鮮血飛濺,但夢無痕卻是彷如沒事一般,雙目大睜的同時,閃電騰空,正面撲向簫吟風。

「不會吧…」

見夢無痕居然在承受了自己三道劍氣的攻擊下還能如此勇猛,簫吟風兩眼一瞪,不敢再與夢無痕正面相迎,側身便閃到一邊。

簫吟風剛剛閃開,被砸出去的天工便一閃而出,手提一把從神魔墓地遠古戰場上獲得的巨斧狠狠地劈向夢無痕。

「嘭!」

斧頭斬落,一拳狂暴的能量向四周擴散,夢無痕更是被強大的衝擊波震得反彈回去。

「哈哈,第一次這麼喜歡這把斧頭。」

側身閃到一邊的簫吟風見夢無痕被天工擊飛出去,豎起大拇指,道:「總算是有點天誅二分舵舵主的樣子了。」

天工沒有說話,雖然他不知道大師兄身上發生了什麼,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不是去聽,而是去迎戰。

利用斧頭的強橫將夢無痕擊飛出去后,天工緊貼上去,斧頭再次高舉過頭,隨即力劈而下。

轟隆隆…

斧頭攜帶的可怕力量咆哮如遠古惡龍般撕裂虛空,捲起一地風雲,以驚人的速度掃向剛剛站穩的夢無痕。

夢無痕並非是無敵的存在,在打敗了大重九等人後,他就算吸收了青雲門十七名長老的功力,也到了體力的極限。若不是此刻處於神引控制下,他怕是早就精疲力竭倒下了。

現在殺出一個精力充沛,戰鬥力恐怖的天工,外加一個身法輕靈的簫吟風,他終於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

面對咆哮而來的可怕斧力,夢無痕破天荒的第一次沒有以硬對硬,縱身便躍到高空,大手一伸一抓間,一把散落在地上的長劍橫空出現在他手中。

長劍剛到他手中,馬上傳出一道悅耳的劍吟。

接著,一道驚天劍氣當空綻放,耀眼的光芒更是在頃刻間籠罩整個青宮。

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簫吟風怎麼可能會給他這個機會,就在他劍氣綻放的同時,簫吟風眼神一緊,雙手握劍,而後狠狠插下。

「太極,劍崩…」

轟…

虛空應聲炸開,無匹的劍意伴隨著劍氣的綻放宛如星河一般洶湧而出,在高空拉出一條長長的弧線,瞬間撞向夢無痕…

劍意與劍氣合二為一,撞向夢無痕的當頭,簫吟風突然大喝道:「殺豬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