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62 Views

我心裏一沉,“不可能,道教的人才不會帶走她們的!無冤無仇,道教的人怎麼可能!你騙我!”

Written by
banner

周文王一聽連忙說,“哎呀!你看我都這個樣子了,我可不可能騙你嘛!我承認,我一開始看到她們被帶走的時候,是知道你們不曉得,所以故意拿話來炸你們,想讓你們怕我……可現在我沒有必要繼續騙你們,不然,你能讓我活着離開嘛?”

周文王的話好像說的有些道理,可是我實在不明白,我道教的人,爲什麼會帶走雯雯和馬瑩瑩。

(本章完) 進門卻發現外公臉色的難看的坐在一邊,娘親失魂的坐在床邊哭喊著……

「娘親,你怎麼了?」墨贏走到夏凌雪身邊擔心的問道。

「唔唔,贏兒,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啊,這麼多年我無名無份跟著他,好不容易盼到成親的一天,他竟然為了一個丫鬟如此對我啊啊啊啊,為什麼啊……」夏凌雪看到自己的兒子,哭的更加慘烈了。

墨贏一頭霧水的看著哭倒在自己懷裡的夏凌雪,記憶中這好像是夏凌雪第一次如此狼狽,讓墨贏都有些回不過神來,但是心智已然成熟的墨贏,也猜到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外公,到底怎麼回事?」墨贏看著自己的外公問道。

東華山莊的莊主,看著夏凌雪的樣子,最後輕嘆一聲無奈的說道:「今天本來是你爹娘成親的大喜日子,卻沒有會變成這樣,剛才在前廳,他們行完大禮準備送你娘親會洞房時,外面出現了一個光幕,裡面是你娘親和……」

對方沒有隱瞞墨贏,把事情的經過如實說了一遍,墨贏雖然不到二十歲,但是從小就天資聰穎,又有墨紫陽的細心教導,早在三年前就開始處理聖子府的事情了,所以不是一般的小孩子……

墨贏聞言眼神危險的一眯,他爹娘的事情他最了解,說他娘親偷吃他可能會信,但是說他爹爹絕對不可能,畢竟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的爹爹墨紫陽不愛娘親,而是愛著另一個女人,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爹爹早就把娘親趕出聖子府了……

但是他並不恨自己的父親墨紫陽,因為墨紫陽一開始就把自己的心事都對墨贏坦白了,他不想兒子誤會自己,也不想欺騙兒子,因此,縱然墨贏心疼夏凌雪,卻也歷劫自己的爹爹,不恨不責怪……

一直以來墨贏也努力維繫著夏凌雪和墨紫陽的關係,他雖然歷劫墨紫陽,但是夏凌雪畢竟是他的親生娘親,他更加知道夏凌雪有多愛墨紫陽,墨贏也希望有朝一日他們一家三口和和睦睦的永遠在一起……

所以,出關后看到聖子府一派喜氣洋洋,他心裡比任何人都開心,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墨贏看著哭的狼狽的夏凌雪,有些心疼的說道:「娘親,你先別哭了,兒子有話要說,你能聽完兒子說的話再哭嗎?」

「贏兒唔唔,娘親心疼啊……」夏凌雪難受的說道。

「娘親,其實你和爹是被人陷害了!」墨贏一針見血的說道。

「什麼?贏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夏凌雪聞言抬起哭花的一張臉,看著墨贏震驚的問道。

「娘親,我問你,你真的跟陽一在一起過嗎?」墨贏看著夏凌雪直接的問道。

「我沒有,陽一是你爹的暗衛頭領,是你得最信任的人之一,我怎麼可能啊……」夏凌雪急忙說道,她確實跟聖子府裡面的護衛有染過,但是卻不是墨紫陽的暗衛頭領陽一,她又不是傻子…… 周文王立即說,“你們道教之間的恩恩怨怨,我可不清楚,但是你們說到做到,可別爲難我,我自然是不會再找你們麻煩了,你請你們讓我離開吧!”

見我們並未言語,周文王立即朝着樹林裏竄了進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陸心回頭看了我一眼,“你還愣着幹什麼,去弄清楚誰帶你徒弟和媳婦!”

我愣了愣,這陸心突然這樣子幫我,我還一時之間有些適應不了。

陸心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彷彿包含了很多負責的情緒,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一個人的眼神裏,竟然可以藏着那麼多的情緒,我愣了愣,顯然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了。

陸心轉身帶着枉生門的教徒紛紛離開,我和江離二人面面相覷。

“師父……這魔軍的事情?”我問。

шωш✿ ttκá n✿ ¢O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魔軍的事情,周文王不過是能率領一小兵力而已,他背後的人究竟在策劃什麼,只怕真的和三界的事情有關係。”

福二娃立即說,“他們想要陰長生復活的方式,率先搶你們一步先復活陰長生,然後改變陰長生的體質,爲他們所用,這樣他們就可以統治這個世界了,他們攻打酆都城,是想招兵買馬,讓衆人知道他們的實力。”

福二娃參與過這裏面的事情,自然是清楚的很,只是現在的福二娃,氣勢洶洶,對於魔軍和周文王,只怕是勢不兩立了。

福二娃繼續說,“陰長生復活的下半卷,你們要嗎?”

我和江離愣了愣,都有些覺得不可思議,這福二娃忽然這麼直截了當的給我們,我們反而還覺得適應不了。

福二娃繼續說,“其實這件事,本來就是陰差陽錯,之前我在黑市經常走動,有個蜥蜴人,喜歡到處找東西,然後拿回來賣,不過它是個死腦經,對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都不清楚,只曉得能賣錢就是了,後來他跟我一路喝酒,喝的醉醺醺的時候,把一個卷軸給了我,我當時一看,竟然是和陰長生有關係,就花錢買了,不過那蜥蜴人覺得這個東西沒啥用,就說送給我。”

我愣了愣,這事情也有些無奈了,大家都在找的東西,原來就是在一個不識貨的人手裏,難怪這周文王勢必要找到福二娃,還要讓他幫忙,東西是從自己家裏賣出去的,歸根到底,還是怪黑市的人沒眼力。

福二娃立即對我們說,“跟我來吧。”

我和江離面面相覷,覺得福二娃應該不會騙我們,就乾脆跟着他走了過去。

一路上,福二

娃帶着我們來到了墓室,而且是之前青龍坐鎮,守護周王妃的墓室。

福二娃告訴我們,“我曉得這個東西帶在我自己的身上,肯定不安全,所以就找了這裏藏起來,陰司的人也絕對不會想到,我會把東西放在他們自己家的墓室裏。”

我好奇的問了句,“你爲什麼要幫我們?”

福二娃呵呵一笑,“我可沒想過幫你們,我只不過是在幫我自己罷了,那些人騙我,利用我,呵呵,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你們是唯一可以替我出這口惡氣的人。”

福二娃繼續說,“我福二娃混成現在這個樣子,說到底是我咎由自取,可我不想看着那些人繼續放肆下去了,只有陰長生的復活,才能阻止這一切!”

約莫走了十來分鐘後,福二娃從一個地窟窿裏挖出來了一個泛黃的卷軸,上面還用了一根繩子繫着,然後遞給了江離,“就是這個。”

江離沉穩的看着卷軸,小心翼翼的扯開繩子,然後將卷軸打開來看了看,我也好奇的把臉湊了過去,打望着卷軸上的東西,竟然是一個地圖一樣的東西。

江離看了一眼,立即說,“這是鬼谷子的真跡,看來鬼谷子果然知道陰長生的一線生機究竟是什麼。”

我愣了愣,好奇的問了句,“你是說這亂七八糟的地圖,是鬼谷子先生畫的?”

江離嗯了一聲,然後伸手指着其中一個位置說,“這裏面應該有關於陰長生一線生機。”

我疑惑的看着福二娃,“你不是說這是逆陰陽下半部分的殘卷嗎?”

江離立即對我說,“瞭解逆陰陽的都是知道上半卷的,可下半卷,只有鬼谷子知道,那是他親手繪製的,肯定錯不了。”

我愣了愣,看着這個地圖,一想到是鬼谷子親手畫的,難免有些激動。

福二娃立即說,“五里村的事情,我再也不想管,也不想參與其中。”

我好奇的看着福二娃,“你想去哪裏?”

福二娃低頭思考了一會,“一個沒有人任何知道的地方。”

後來我也的確不知道福二娃究竟去了哪裏,總之我是再也沒有見到過他。

而我鬱悶的是,爲什麼道教的人會帶走雯雯和塗靈,這是讓我最想不明白的,如果周文王沒有騙我的話,那就說明道教有人衝着我陳蕭來的,帶走的可都是我的人。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如果是道教的人帶走了她們,村子裏肯定有其他人看見了的,問問情況,想找到他們並不難。”

我和江離回到五里村,因爲這些所謂復活的人,被江離當場拆穿了以後,村民們對我們的態度也有了明顯的改觀,我們回到村子裏的時候,那些冒充的人都紛紛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村子,除了老婦人的女兒,被老婦人強制性留了下來,老婦人是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閨女,不願意失去她。

既然是老婦人的決定,我們也不好說什麼。

當時提親的時候,有些村民沒來,我和江離就問了幾戶人家,其中王家的爺爺告訴我們,“的確有一羣道士來過這裏,不過當時平大夫家裏熱鬧的很,估計沒人注意到。”

“他們帶走了兩個女孩嗎?”我問。

王家爺爺皺了皺眉頭,“對,是有兩個小姑娘,那兩個小姑娘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捆着的,發不出聲來,也動彈不得。”

江離陰沉着臉問了句,“那些道士穿的衣服是怎樣的?”

王爺爺仔細想了想,“穿的是道士的衣服吧,不過他們中間有個瞎子,看上去歲數和我差不多,應該是他們那羣人帶頭的吧!”

老瞎子?

又是他!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老瞎子不是道士,怎麼可能和道士在一起!”我忍不住的嘀咕。

江離的臉色也顯然很是難堪,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老瞎子能出面,必然是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他既然帶走雯雯和馬瑩瑩,就是想要牽制我們。”

老瞎子總是神出鬼沒,之前還搶走了盒子,那本來是可以滅了周武王的東西,而因爲那件事以後,老瞎子就忽然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

現在突然出現,定是沒好事。

我心裏很是着急的看着江離,“師父,那我們該怎麼辦?”

江離低頭思考了一會,然後告訴我,“老瞎子不是壞人,馬瑩瑩和雯雯不會有事,我們先去找到陰長生的一線生機,再回來找老瞎子。”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江離分析的有道理。

只是看着那地圖的座標,應該是貴州附近,距離我們這裏也不算遠,只是貴州那裏基本上深山老林,想要車子進去,怕是不容易,而且地勢陡峭,很是危險。

江離看着地圖,說了句,“莫非……陰長生就在那裏?”

“啥?師父,你爲什麼說陰長生就在那裏?這陰長生不是還沒復活嘛!”我突然有些迷茫,陰長生的事情本來就複雜的很,牽涉了太多的人,一時半會,我都沒弄清楚究竟要怎麼復活陰長生,現在江離卻突然說,陰長生就在那裏!

(本章完) 「沒錯,既然你和陽一在一起過,那麼那些話也根本不是你說的!你再想想爹爹,他連你都很少碰,怎麼可能去碰你身邊的丫鬟!而且,之前我記得,你根本很少讓晚雪留在聖子府裡面的,一直以來晚雪都在外面幫你做事,你忽然間聯繫不上她的話,很有可能她已經出事了……」墨贏看著夏凌雪繼續說道。

被墨贏這麼一說,夏凌雪冷靜下來仔細回想剛才看到的畫面,確實裡面的人是自己和陽一,可是沒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沒有做過了!所以,這一切都是別人設計了他們,故意在他們成親之後,弄出這麼難堪的事情,對方明顯就是針對她和墨紫陽而來的……

如果只是針對墨紫陽自己,沒有必要連墨紫陽跟晚雪的畫面也放出來,所以對方要對付的人不只是她還有墨紫陽……

「贏兒說的沒錯,所以對方真正想要對付的,其實就是我和你爹,才會故意選在我們成親之日,當眾讓我們難堪!真是好惡毒的心思啊……」夏凌雪回神怒道。

「沒錯,我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娘親應該收拾一下自己,去跟爹爹商量一下,說不定能知道到底是誰做的!」墨贏看到夏凌雪恢復冷靜,終於鬆了一口氣的說道。

「娘親知道了,我這就去梳洗一下,去跟你爹道歉,剛才是我被刺激的沖昏了頭腦了……」夏凌雪想到自己剛才的愚蠢行為,有些無奈的說道。

「娘親去吧,兒子在這等你,等會兒陪你一起去……」墨贏笑著說道。

「好……」夏凌雪說道。

很快,夏凌雪梳洗完畢,依舊換了一身紅色的衣裙,畢竟今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然後跟著兒子,一起去書房找了墨紫陽,只是當看到墨紫陽已經換下喜袍,穿著一身紫衣的時候,夏凌雪還是忍不住眼底閃過失望……

墨紫陽剛吩咐完手下的事情,想去找夏凌雪,沒有想到剛出書房的們,走了沒幾步,就在院子裡面遇到了夏凌雪和兒子墨贏……

「贏兒?你出關了?」墨紫陽的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爹爹,我剛才出關的,沒有想到你和娘親成親會出事!」墨贏看著墨紫陽說道。

「你都知道了!」墨紫陽道。

「嗯,外公都跟我說了,你別怪娘親,她也是一時衝動,外公已經回去讓人查了,我帶娘親來找爹爹,商量一下看看你能不能想到對方的目的和身份……」墨贏看著墨紫陽說道。

墨紫陽聞言看著自己兒子滿意的點點頭,不得不說雖然夏凌雪不中用,但是卻給他生了一個好兒子,墨贏像極了年少的自己……

「坐吧……」墨紫陽直接走到一邊,在院子裡面的座椅邊坐下道。

這裡本來就是墨紫陽辦公的地方,所以墨紫陽在這裡說話很放心,沒有他的命令,除了夏凌雪和墨贏,誰都不敢私自進來的……

墨贏扶著夏凌雪走過去坐下來, 江離嗯了一聲,一臉冷靜的看着我說,“去了你就知道了。”

江離這樣說的有些神祕,這讓我更加的好奇。陰長生的事情不僅僅對江離很重要,對我而言也一樣重要,就好像在冥冥之中,已經認定了一樣。

我和江離先從五里村出來,來到最近的縣城找了個可以離開這裏的巴士,從巴士開到了城裏,因爲天色已經太晚了,要想從城裏發車去貴州,已經沒了班次,必須要等明天排隊來買。

我很好奇爲什麼不用道法,江離卻告訴我,道法不是拿來方便我們做事的,而是出手相救,且不影響其他人的情況下,纔可以用。

重慶城倒是一座讓我懷着極其複雜情感的地方,我們村子離重慶不遠,而我真正來到重慶,也是因爲之前幫雯雯的病,可是如今雯雯卻冷如冰山的女子,絲毫看不見她的疼痛,江離說,那是因爲她的妖力再不斷增長,所謂的疼痛對她而言,已經沒了太多感覺了。

我和江離在期間找了個小賓館住下,因爲省錢,住宿的設施就不用言論,但是相對於比我們在村子裏可好的多了,那個時候的我,見識沒那麼多,就這麼一個小旅館,我都覺得來到了五星級的酒店一樣,激動的很。

城裏的旅館,和縣裏的就是不一樣。

江離告訴我,城裏不比農村,農村裏的那些髒東西好處理,城裏的可就不一樣了,這也是江離不喜歡城裏的原因,喜歡住在偏僻的山間小林。

我嗯了一聲,收拾了一下,就去浴室裏衝個澡,也是因爲太累了,忘了拿毛巾進去,就只好扯着嗓子,“師父,師父,你那裏是不是有毛巾,老婦人送咱們的那條,你給我拿過來一下吧!”

江離臉色很是陰沉,拿着毛巾遞給了我,然後看了我一眼說,“你倒是長大了,是個大人了。”

我嘿嘿的笑了笑,“我早不是娃兒了!”

江離看了我一眼說,“行了,趕緊把衣服穿好,睡覺了。”

我看了一眼江離,“師父,你不進來洗澡嗎?”

江離陰沉着臉看着我,“首先你要出來,我才能進去洗吧?”

我哦了一聲,三下兩下的把衣服穿好,趕緊從浴室裏走了出來,江離拿着換洗的衣服走了進去,我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江離赫然停下腳步,一臉陰沉的看着我,“你要繼續看嗎?”

我嘿嘿的笑了笑,趕緊爬到了牀上。

其實我是想看看江離的肩膀,到底怎麼樣了,估摸着江離和我一樣,他並不想讓我看見他的傷疤怕我擔心。

可是那天譴擊中江離,他本是不死不傷的人卻也受了傷,我十分擔心這東西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雖然平日裏我也問過江離這個問題,江離卻總是毫不在意的樣子告訴我,一點也沒事,還說這些不是事情,讓我不要放在心上。

江離越是這麼說,我就越是好奇,他的傷究竟怎樣了。

不過躺在牀上,加上

一直在趕路,身體疲倦的厲害,還沒等江離洗完出來,我就已經呼呼大睡了。

到了夜裏,我總覺得腳板心癢癢的,起先我並沒在意,就繼續蒙着被子呼呼大睡,可是睡到半途,我又被撓醒了,我氣急敗壞的把被子掀開,忽然看到一個身影從屋子外面走了出去,我心裏一沉,趕緊穿上衣服跟着那東西身後跑了去。

剛下樓的時候,我又想起了江離對我說的話,城裏的東西和村子裏的東西不一樣,叫我不要多管閒事。

我本來想着放棄了,乾脆回去睡覺吧,這時候那個身影突然又出現在我的面前,是個漂亮的美女,眼神忽閃的看着我,突然抿嘴一笑,又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我心裏一沉,心裏想着倒是看看這城裏的東西究竟有啥不一樣的。

我乾脆跟着她的身後跑了出去,這東西的速度極快,三下兩下,就竄進了一個巷道里,從巷道里走了進去,竟然來到一個紅燈酒綠的地方,還特別的吵人,我耳朵聽着那些嘈雜的聲音,很是受不了,此時那個女孩停了下來,背對着我。

我心裏很是好奇,這東西陰氣這麼重,我再仔細一想,江離以前是跟我說過,市裏的陰邪之物,比農村的更爲猖獗,因爲陰司不涉足巡查,導致更加可怕。

在農村人少的地方陰氣重,可是再城市卻相反,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有不乾淨的東西,比如城市裏最常見的地方,酒吧,是成年人圍在一起喝酒娛樂的地方,可是每天在酒吧死的人卻不計其數,而且聚集的不乾淨的東西是整個城市裏最多的。

每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酒吧巷子這些地方,就總有陰氣籠罩,好多人在從酒吧出來的路上,就被東西給盯上了,還有酒吧的廁所,很多女人都在廁所裏產子,弄的廁所陰氣極重,經常出事情。

整個陰司日夜遊神也就只有兩個人,酆都城雖屬渝可是遠離城市,他們肯定不願意走遠路,交接班的時候避免麻煩,所以,總是在農村鎮子這種比較小的地方,路途不夠長,滿足他們的交接班,長期以來,城市裏的陰氣過重,難以根除,日夜遊神就乾脆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這也是江離覺得,城市裏的比農村更難弄的原因。

總裁哥哥太邪惡 江離說過,城裏的東西和村子裏的不一樣,城裏那些不乾淨的東西,有些還看不見,摸不着。

後來江離告訴我,城市裏的東西,因爲隨着時間的變遷,演化出了不同的狀態,有根本看不見的,也有看得見的,但是他們更加聰明,更加狡猾,城裏的道士也不少,很多人經常請道士作法,這些東西也慢慢學會了應變能力,所以相比農村裏的孤魂野鬼,這些東西難對付多了。

名門婚寵之全能影后 我看着那個女人,她始終背對着我,不肯轉身,是故意引我過去嗎?

我乾脆上前走了一步,那女人竟然突然朝着一個酒吧裏走了進去,進去的時候眼神忽然看向了我,似乎揚起了一絲笑容。

我愣了愣,我連忙跟着她走了進去,

剛一踏進去,就有不少詫異的眼光看着我,“這是什麼玩意?穿個破爛衣服,玩角色扮演嗎?”

“一看就是窮酸樣,還出來泡吧。”

如果豪門不快樂 時不時有聲音從我耳邊傳了出來,我倒也不理會,而是跟着裏面走了進去,那女人忽然朝着拐角處走了進去,我擡頭一看,是廁所。

我趕緊跟了過去,剛走到廁所門口,一股重力就將我拉了過來,那女人直接撲在我懷裏說,“我害怕,你會傷害我嗎?”

我心裏一沉,我趕緊推開她,“拉拉扯扯做什麼,你有什麼冤情大可以說出來!”

那女人微微一愣,不禁笑了笑,“沒人愛我,心裏難受,每到晚上夜深人靜,就十分難熬,不如,你陪陪我?”

之前遇到那個畫皮鬼,也是這副德行,我自然不會被騙,一臉嚴肅的看着她問了句,“你死了多久?”

那女人臉色一沉,極其不爽的看着我說,“說什麼胡話呢!出來玩,不過是尋個開心,你看不上我,說着這些咒我的話,什麼意思啊!”

我愣了愣,這女人明顯陰氣重的很,我質疑的問她,“那你爲什麼能到我住的地方來?”

那女人得意的笑了笑,“那個小破屋?所有門的鑰匙我都有,我想去哪家都可以啊!這是我的名片。”話音一落,她遞了一張紙給我,上面竟然有一張少女照片,寫着亂七八糟的話,然後就是電話。

我愣了愣,那女人笑了笑,“喲,不會是個純情男吧?怎麼?還沒被開發過呀?這樣,你給我五百塊,我教你!”

我心裏一沉,原來這東西不是害人的,是來騙錢的,只是她陰氣那麼重,就算不是鬼,應該也是將死之人,所以身上才散發了這樣陰邪之氣。

可是這陰邪之氣和鬼怪身上的完全吻合,可看着這個女孩雖然濃妝豔抹的,可是應該是個活人。

難道是我弄錯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看見她的身後跟了一個小娃娃,那娃娃臉色發紫,看上去很是嚇人,一看就是化生子,但是怨氣極重,顯然這陰氣是從它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只不過它一直躲在這女人的背後。

我愣了愣,“這是你的孩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