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99 Views

這清風苑除了他前年放在這漿洗的兩套衣裳外,難道還有其他東西?

Written by
banner

樁媽媽蹙眉在腦海中尋思着……

金子看完紙片上的寥寥數語,心卻不平靜了。

讓自己幫忙驗屍?

丫的,就憑當天在西湖邊的那一幕,他便篤定自己會驗屍?就如此信任自己?

金子心頭癢癢,沒當法醫的日子真是讓她閒得慌,心中空落落的,毫無着力感,現在有任務,她當然想去。只不過怎麼聽着這傢伙的語氣,感覺有些倨傲呀?

最後那句話,是生怕自己不答應幫忙,還特意提醒自己當初許下的:欠君一人情!

這是要自己不得推脫,要自己還人情麼?

怎麼聽着讓人覺得不爽……

金子不由翻了一下白眼,冷哼了一聲……

“娘子,阿郎如何說的?”樁媽媽見金子面色不喜,不由擔心問道。

金子隨即輕笑了一聲,也不知道這傲慢的傢伙是如何假借自家哥哥的名義混進府中的,現在還唬得樁媽媽一愣一愣的。

“樁媽媽,你讓外頭的小哥兒進來!”金子吩咐道。

“誒!”樁媽媽應了一聲,旋即往院外走去。

野天垂着頭跟在樁媽媽身後進入清風苑,遠遠便看到了沐浴在日光下嬌俏的倩影,只覺得眼前一陣恍惚,這纔是恢復了女兒裝的三娘子麼?

竟是這樣好看?

“野天小哥,許久不見!”金子含笑道。

野天忙垂眸,靦腆一笑,恭敬道:“兒冒昧打攪,還望娘子恕罪!”

“呵,在下雖爲女子,但也是個信守承諾之人,上次承情相送,自是記在心頭。今日郎君提醒在下關於人情一事,本娘子自不會推脫,只是還了之後,也便兩清了!”金子淡淡笑道。

野天自是聽出了金子言語中的不悅的,他並不知道郎君通過紙片對三娘子說了些什麼,只不過想起自家郎君的性格,倒也可以想象一些措辭了。

野天躬身施禮,極禮貌地笑道:“如此,兒替郎君謝過娘子!”

金子從藤椅上站起來,眸光落在野天身上,不緊不慢的說道:“稍等片刻,畢竟是出遠門,要做些安排!”

“兒曉得!” 盛世嬌寵:不良王妃撩又甜 女保鏢在韓國 野天輕輕說道:“娘子去安排吧,兒在此等候!”

拉着樁媽媽和笑笑一起進了房間,楠木門緊緊閉着。

樁媽媽聽了金子決定後,驚得張大嘴,一時反應不過來。

“娘子,你要隨那位小哥去州府,是阿郎的意思?他接娘子去作甚?”

“媽媽莫擔心,四娘不也是去了州府玩麼?許是我這位阿兄終於良心發現,想起我這個親妹子來了!”金子信口胡謅道。

野天小哥笑笑是認識的,她剛剛心頭便有一大串的問題要問,卻被金子瞪着,只好憋着。

“笑笑,幫我把之前的那套圓領窄袖長袍找出來!”金子吩咐道。

笑笑知道娘子要的是哪一套,這次,又是要女扮男裝了……

“娘子,你要隨那小哥去,也得跟老爺知會一聲吧,沒得讓他擔心……”樁媽媽一邊幫金子綰青絲,一邊喋喋勸道。

“爹爹這陣子忙,估計不會到清風苑來,我留個字吧,但估計在他來探我之前,我和笑笑便回來了!”金子應道。

見金子已經打定主意,樁媽媽心中雖然隱隱擔憂,又覺得難得阿郎想親近自己的妹妹,自己也不敢阻着,攔着,壞了事兒!

收拾停當後,金子囑咐樁媽媽好生照顧自己,便攜着笑笑施施然走出房門。 「那裡來的醜八怪啊?趕緊給老子滾出去,真是的,長得這麼丑還敢出門,簡直找死!」墨九狸等人對面站著幾個大漢,諷刺的看著墨九狸幾人說道。

「大哥,你看後面那個穿黑色衣服的小白臉長的不錯,不如大哥收了吧!」這時有人指著墨九狸身邊的楊子威建議道。

墨九狸聞言唇角微微一勾,看著對方沒有說話!

為首的大漢兩米多高,一身橫肉一直顫動著,一看就是獸族化形的!

大漢聽了身邊人的建議視線看向臉色鐵青的楊子威,挑了挑眉頭說道:「嗯,確實長的不錯,看起來實力也不低,應該能折騰幾次的!」

「你,過來!」對方指著楊子威說道,那語氣跟喚自己養的小狗似的。

楊子威早就被對方剛才那句小白臉氣的臉都黑了,現在對方還敢這樣對著他喊過去,簡直找死!

但是楊子威還是看了眼墨九狸,想看看墨九狸會說什麼!

喜盈門 嗯……墨九狸也沒有人讓楊子威失望,看向對面的大漢笑了笑的說道:「這位大哥,是看上我的手下了嗎?不如我把他送給你,你讓我們進城如何?」

楊子威……

「哈哈哈,你這個醜八怪腦子倒是機靈,可以,既然這樣你們幾個醜八怪就進去吧!」大漢聞言先是一愣,隨即笑著說道。

「小白臉,這位大哥交給你了,好好伺候著,我們先走了!」墨九狸對著楊子威眨了眨眼睛故意的說道。

然後帶著火瀾三人越過大漢進城了!

楊子威看著墨九狸四個人真的丟下自己進城了,心裡無語至極,雖然他明白這是墨九狸交給自己處理的麻煩,但是這個女人要不要如此氣人?小白臉?他生平最討厭靠女人生活的男人,又怎麼可能是小白臉?

但是現在楊子威知道自己是墨九狸的僕人,不能對墨九狸如何,可是不代表他不能對別人如何?比如面前這些即將成為死人的人,比如面前這些喊自己小白臉,還企圖玷污自己的人,全部都該死……

大漢無視了楊子威的冰冷眼神,壓根沒把楊子威放在眼裡,對自己的實力那是相當的有信心的,甚至已經想了要如何讓楊子威伺候自己了……

可惜啊,想象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

雖然大漢等人都是強悍的獸族化形,但是在楊子威面前還是太菜了,楊子威連毒藥都沒用,身影一閃的瞬間,大漢和身邊的幾個人紛紛被楊子威的攻擊,粉碎了身體,化為漫天血霧飄散在城門口……

使得一些原本沒多在意的人,瞬間驚呆了!

從楊子威飛升而起,到他再次落地,也不過就用了一盞茶的時間都不到啊,可是眼前的大漢和幾個手下,卻從此徹底消失在天地間了……

楊子威身上連一滴血都沒染上,強,真的是太強了!

這是不遠處火瀾,白書,墨鳳三人心中同時浮現的想法……

唯獨墨九狸表情淡淡的沒什麼情緒!

「主子,解決完了!」楊子威來到墨九狸身邊說道。 野天見金子和笑笑已經換了裝束出來,忙迎了上去。

金子依然是那日的素衣白袍,看上去雋逸清秀,如沐春風。

“娘子已經準備好了麼?”野天低聲問道。

“嗯!”金子點頭,昂首走在前頭,剛跨出清風苑的大門,腳下頓了頓,回首看着笑笑和野天,吩咐道:“在外喚我郎君!”

二人相視一眼,含笑應好。

金府二門外,金昊欽有些不耐煩的呼了一口氣,擡手撩起一側的窗簾,看了看天色,蹙眉道:“逸雪,這時辰再不走,便有些晚了,夜路難行!”

辰逸雪調整了一下姿勢,掩飾內心隱隱泛起的焦慮。

其實他也不確定金瓔珞是否會答應自己的請求,也不明白自己爲何非得要請她相助。州府並非沒有經驗嫺熟的仵作,說不定等他們抵達之時,關於死因的結果都已經出來了。

辰逸雪幾不可聞的輕嘆一聲,剛想說再稍等片刻,便見棕漆木門吱呀打開了,從府內閃出三個身影來。

金昊欽聞聲探首,看着徐徐朝馬車而來的三人,只覺得有些錯愕。

他怎麼不知道自己府中竟還住有外男?

是誰家的親戚?

逸雪怎會認識他?

金昊欽眼中流瀉出來的錯愕,驚詫,不解等表情一一被辰逸雪盡收眼底。

難道自己猜錯了?她並不是昊欽的親妹妹?只是寄宿在金府的某個親戚?

這當哥哥的,斷然沒有不認識自己妹子的道理!

“郎君,金郎君來了!”野天在外稟報道。

辰逸雪伸手卷起竹簾,朝馬車邊站着的長身玉立的翩翩少年微微頷首,笑道:“多謝金郎君給在下幾分薄面,願助在下一臂之力!”

“好說!辰郎君客氣了,您既提起人情一事,在下自是不好推脫!”金子含笑迎上那雙如星辰般熠熠生輝的黑眸。

這語氣透着的一股子疏離,辰逸雪微微有些失落。

金子瞟了一眼古樸的馬車,這個車廂寬敞,再添上一兩個人也無妨,只不過彼此之間的空間感就會有些逼仄,長途跋涉的話,定然會讓人拘謹不適。

辰逸雪顯然理解金子的想法,再加上她是女兒身,跟男子同坐一車,本就有些不便。

金昊欽的面容掩在竹簾後,此刻他正眯着眸子隔着簾幕打量着馬車下被喚作金郎君的俏公子,神情微怔,猶如入定。

“昊欽,這是你家,還得有勞你安排多一輛馬車給小金郎君!”辰逸雪說道。

金昊欽恍然回過神來,探着身子,掀開竹簾跳下馬車。

高大的身影遮在金子主僕面前,笑笑擡眸,認出了眼前之人,頓時露出喜色,喚道:“阿郎,真的是你!”

金子帶着一絲譏諷看金昊欽,許是感受到那道不屑的目光,金昊欽往後退了一步,迎上了那雙琥珀色的眸子。

是她!

府中除了她,還能有誰擁有如此獨特的眸子?

剛剛便覺得熟悉,只是他一直不敢確定,他呆兒的妹妹,如今竟出落得這般模樣?等等,她剛剛說話的樣子……

怎麼可能?

誰能告訴自己,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金昊欽還在神遊天外,這一刻的震撼讓他的心潮久久不能平息,一張俊逸的面容迅速地切換着各種各樣的表情。

金子黛眉一挑,對這個哥哥,她沒有好感。

“到底走不走?”金子淡淡問道。

笑笑見娘子語氣不善,便乾笑着對金昊欽說道:“娘子聽說是阿郎相邀,便匆匆趕來相見,阿郎你……";

話音未及說完,便聽金子冷冷打斷道:“笑笑,你多言了!”

笑笑訕訕的閉上嘴巴,將剩下的話盡數嚥進肚子裏。

金昊欽現在完全的確認了,這不是自己眼花,眼前這個氣度不凡女扮男裝之人,竟是自己十餘年來不曾過問半分的親妹妹---金瓔珞!

雖然此中還有很多尚不明白的地方,比如逸雪是如何認識三孃的,比如三娘是如何恢復的?又是如何開口能言的?但現在還有更緊急的事情需要處理,金昊欽決定,等事情解決後,再好好地查清楚。

他回眸看了辰逸雪一眼,那傢伙嘴角含笑,竟有看戲的意味。

暗自冷哼一聲,隨後,便返回府中讓何田再一次安排了馬車和車伕。

這樣來回折騰,竟是兩個時辰過去了。

當兩駕馬車出了城門時,已經是黃昏時分。

金子和笑笑主僕乘坐金府的馬車,跟在辰逸雪的馬車後面。

金昊欽依然和辰逸雪共坐一個車廂。

此刻,車廂內的氣氛有些火藥味。

當然,只是某個人在單方面的散發着火藥味罷了。

“你和瓔珞是如何相識的?”金昊欽冷冷問道。

辰逸雪懶懶的看了他一眼,幽幽一笑:“西湖!”

“西湖?你們是偶遇還是……”

辰逸雪翻了一下白眼,“請不要將你腦中那些不良想象扣在我們頭上!”

“我這還沒說呢,你怎不打自招了?”金昊欽沒好氣的嗔道。

“因爲我瞭解你!”辰逸雪脣角一勾,續道:“西湖男屍案,金大人懸賞尋的那名年輕郎君,便是令妹!你現在該懂了我這麼做的理由吧?”

金昊欽震驚得半晌沒有言語,只是隔着車廂的窗簾看後面不甚清楚的馬車。

辰逸雪側躺着身子,纖長的手託在腦後,看着金昊欽低低嗤笑:“看你剛纔那副吃癟樣,真是舒服。你這個當兄長的,真的夠盡職!”

挖苦吧?諷刺吧?

可金昊欽卻沒有絲毫可以反駁的餘地,他豈止不盡職?

默然閉上眼睛,心中想着千百個爲自己開脫的理由,但卻發現每一個都很牽強!

母親的離開,真的全然是妹妹的責任麼?

以前小,自己不懂事這般認爲,可現在若自己還這般想,便是愚昧得可以了。

後面的車廂內,金子慵懶地躺在軟榻上,身下鋪着厚實的墊子,一點也不覺得顛簸。這跟市集上的馬車,還真是兩個檔次呀。

笑笑正在泡着茶,車廂中頓時茶香四溢。

“娘子,喝口茶潤潤嗓子吧!”笑笑怯生生的將茶杯奉到金子面前。

金子知道剛剛自己的態度興許嚇到了這丫頭,看着她此刻討好又小心的樣子,心頓時柔軟了起來,不過是個小孩子呢。

“好!”金子接過茶杯,送到脣邊抿了一口,讚道:“笑笑茶藝見長!”

笑笑得了讚許,臉上的緊張神色早已拋到九霄雲外,眯着彎彎的眼睛道:“謝娘子誇獎!娘子喜歡就多喝一些,若餓了,奴婢還帶着茶點呢!” 「乾的漂亮,我們走吧……」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楊子威十分無語又十分無奈,卻也沒多說什麼,跟著墨九狸等人一起進城了,墨九狸等人前面進城,他們在城門口發生的事情,也跟風的速度一般的傳入城內……

很快,天壽城許多實力,都知道今天天壽城來了五個人,為首的是一個長相醜陋的女子,帶著三個同樣長相醜陋的男人,還帶著一個身穿黑衣長相俊美,實力恐怖的手下……

消息被傳出了很多版本,甚至最後都傳到了城主府,說是墨九狸待人來奪取天壽城的!

騙愛成婚 如果墨九狸知道這些人傳聞的如此眾多,不知道會說什麼啊!

果然,傳聞很可怕啊!

幾個人直接來到一家名為天壽客棧的地方走了進去,小二熱情的給定了房間,墨九狸等人也點了菜,在靠窗的位置找了張桌子坐下來,誰知道墨九狸剛坐下……

就有人要來挑戰楊子威了,來者是一個身材同樣魁梧的大漢,皮膚黝黑黝黑的,比之前被楊子威殺了的大漢,還要壯上一些!看容貌也沒發現這人和剛才的大漢有什麼相似的,不像是兄弟……

但是對方這架勢來勢洶洶的,直奔楊子威而來,盯著楊子威問道:「就是你想殺了城門口的廢物?」

「是!」楊子威不太想理會的說道。

「很好,你不錯,現在我要挑戰你,你可敢應戰?」大漢瞪著楊子威問道。

楊子威聞言看了眼大漢沒說話,他可不喜歡打架,如果之前不是對方惹怒自己,他才懶得動手!

「你為什麼要挑戰我的手下?」墨九狸有些興趣的看著大漢問道。

「他的你的手下?那你怎麼這麼弱?」大漢聞言看了眼墨九狸,十分嫌棄的問道。

墨九狸……

「我弱不弱就不用你管了,倒是你為何非要挑戰我的手下?沒有我的命令,他是不會跟你打的!」墨九狸似笑非笑的看著大漢說道。

「為什麼?」大漢不解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因為我的手下都很忙啊,總不能誰來挑釁都應吧,那樣多沒面子的!」墨九狸笑著說道。

「你放心好了,只要你的手下能贏我,絕對有面子,哪怕你們長得丑,出去也沒有人敢招惹你們的!當然了,也有可能你們太弱了,被我殺死……」大漢信心十足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殺了我們?你想太多了,可是你到底是誰?為何非要挑釁他?」墨九狸耐著性子再次問道。

「我是城主府的管家的乾兒子的舅舅的弟弟,我叫鐵山,聽聞今天我們天壽城來了高手想奪城,所以我才來會會你們的!」鐵山看著墨九狸說道。

「奪城?我們可沒想奪城,我們只是路過天壽城,想去一趟煉丹盟罷了!」墨九狸聞言無語的看著鐵山說道,什麼時候他們是來奪城的了,真的是扯淡。

「不管你們是不是來奪城的,他很強,我都要挑戰他!」鐵山看著楊子威執著的說道。 黃昏時分,西山頭上最後的一縷晚霞將仙居府隴上一層淡淡的粉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