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67 Views

這一日,秦穆然,劉嘯,蘇青竹,狐狸都坐在會議室里,秦穆然坐在一旁,抽著煙,每個人的面前都有一份關於龍鱗這段日子整合出來的資料。

Written by
banner

「然哥,你看看,這是咱們龍鱗目前的狀況!」

劉嘯看著秦穆然說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彈了彈指尖的煙灰,便是翻越手中的資料。

龍鱗的這份資料可謂是做的很是詳細,並且採用了科學的管理手段,幫主統領副幫主,副幫主又分別管理一群上位大哥,上位大哥再管理小弟,以此類推,形成嚴密的管理制度。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責任制。

從之前發生的事情,再到曹宇的事件,給了秦穆然和劉嘯一個警惕,那就是,龍鱗必須要防患於未然。

現在龍鱗不過剛剛起步,還容易控制,可是一旦龍鱗做大,成為三幫以後,實力和勢力只會越來越大,到時候,一個小小的事情都能夠置龍鱗於死地。

「然哥,刑堂那邊,我重新將幫規修改了一下,一些事情的處罰也加重了,雖然發布下去的時候,一些老人有些意見,但是我給他們都解釋過了,他們都表示贊同!亂世當用重典,龍鱗起步階段,必須要用嚴苛的幫規管控著這些人,要不然,龍鱗和其他的幫派有什麼不一樣?」

狐狸認真地說道。

「狐狸哥,辛苦你了!」

秦穆然點點頭,對於他的話表示贊同。

「這都是我該做的!我們都想讓龍鱗更好!只是,不敢相信,我們真的做到了!真的成為了能夠和青幫洪門齊肩的幫派!」

狐狸說到這裡就有些激動,如今的龍鱗是當初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只是沒有想到,在秦穆然的幫助下,他們真的做到了!

「不!現在的龍鱗遠遠還不夠!」

秦穆然搖了搖頭。

在劉嘯和狐狸的眼中,青幫和洪門在中海那是頂天的存在了,但是越是仔細的研究青幫和洪門,越是能夠發現一件事。

能夠存在百年以上的地下勢力,那豈是一般的勢力能夠比肩的?

先不說青幫和洪門在中海的勢力了,就如今洪門的勢力已經不僅僅局限於中海了,以中海為中心,向著整個夏國發展,甚至,海外的洪門都辦的如火如荼!

洪門的幫眾之多,那是難以想象的!

就是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就不是現在的龍鱗能夠比的上的。

「那個,青竹,等過段時間,我請個人過來幫你,我要你在龍鱗里挑選50個精銳,組成我們龍鱗的情報小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今,我們龍鱗的情報搜集體系還不夠完善,時效性也不強,我希望我們能夠有自己安全可靠的渠道!」

秦穆然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的事情說道。

「好!」

蘇青竹沒有說話,只是點頭答應。

在場的眾人聽到秦穆然竟然將這麼一個任務交給蘇青竹以後,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豐富了起來。

自從上次紀凌風來了那麼一出以後,幾乎龍鱗私下裡,他們幾個關係不錯的都知道,蘇青竹和秦穆然有那麼一腿,畢竟紀大少和秦穆然的關係那就差穿同一個褲襠了。從他的嘴裡說出來的能夠不是真的嗎?

原本眾人還有些懷疑兩人的關係,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是真的。

讓蘇青竹組建龍鱗的情報小組,這可是龍鱗的命脈啊!除了非常信任的人,怎麼可能會將這麼重要的組織交到她的手中。

其實,若是秦穆然知道現在眾人的想法的話,恐怕會氣的直接昏厥過去。

他還就真的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而是覺得,情報這件事,一定要一個心細的人去管理。

劉嘯是龍鱗的掌舵人,以後肯定會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忙碌,交給他,估計就沒有什麼時間去管理了。

狐狸現在已經掌管了刑堂,再掌管情報組這不是給他施加壓力嘛!他好不容易進入了宗師之境,修鍊是不能落下的。

至於陳龍,他還是有些莽撞的,不太適合。

所以在場的眾人也就剩下蘇青竹了。

蘇青竹對於秦穆然給予自己的任務也沒有什麼意見。

就在他們繼續討論著龍鱗的事情的時候,突然,秦穆然的手機響了一聲,赫然是個簡訊。

當秦穆然拿起手機,打開簡訊看的時候,屏幕上出現的四個數字,讓秦穆然整個人唰的一聲,直接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身上控制不住的殺氣驟然爆發而出,整個會議室里的溫度下降了好多!

「0920!」

只有四個數字,但是卻讓秦穆然失控,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然哥,你怎麼了?」

足足安靜了一兩分鐘,劉嘯才心裡有些忐忑地看著秦穆然試探地問道。

「嘯哥,龍鱗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有急事,離開中海,馬上就走!我老婆的安全,你們務必要保護好!」

秦穆然吩咐了一聲以後,劉嘯還沒有反應過來呢,秦穆然已經奪門而出!

「然哥這是怎麼了?」

劉嘯看著周圍的人問道。

「不知道,不過剛才然哥說要離開中海,看來是發生什麼大事了!」狐狸知道秦穆然一慣穩重,能夠讓他這麼失態的事情沒有幾個,尤其是連他最為關心的陸傾城都是匆匆囑咐了一句,便是離開,可見失態的緊急。

秦穆然奪門而出,便是開著汽車,向著中海機場飛了過去。

半路上他打了電話給紀凌風,讓他給自己訂了最快一班的航班飛往京城!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穆然的心裡很是焦急,可是如今在中海,再焦急也只能夠等到飛機落地的時候! 有時候,已經註定了的事情,哪怕是做得再好,那它也是已經註定了的,就比如說,張文,他就是跑得再快,那他。

果然,有四條大蟒蛇突然就向張文衝了過來,雖然離張文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但此時張文卻不知道該往哪裏跑。

一時,張文感覺到,這種情況讓自己很不舒服,有力氣,沒處使,張文可以說是,被大蟒蛇困死在了那裏。

李肅、陳婷、劉美熙、李依依、謝玲一行人現在走在去尋找其他任務參與者的路上,由於已經有三個任務參與者死了,所以,接下來李肅一行人只要找到周勇和張文二人就行了。

但李肅一邊走着走着,突然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爲走了這麼久,卻一直都沒有遇到大蟒蛇,這個現象說明很不正常,那麼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接下來可能會很危險。

只見劉美熙和李依依還有謝玲三人,紛紛的向李肅走去,注意,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們三人的眼睛通通都看着李肅,而李肅也看到了劉美熙三人正向自己走來。

所以,當她們都走近李肅的時候,李肅竟然把雙手捂在自己的胸前,也就是電視裏,男的要去非禮女生的情景,只不過,這情景在李肅這裏,怎麼感覺有點怪怪的。

劉美熙、李依依和謝玲三人,齊齊的向李肅看去,然後,李肅看到有這麼多美女同時看着自己,於是,李肅的臉又開始紅了,等之後,劉美熙和李依依還有謝玲三人走到李肅的身前時,李肅的臉已經變成了一個紅蘋果。

在這種危險緊張的情況下,劉美熙三人倒也沒有太在意李肅突然臉這麼紅,隨後,她們要問的,想問的,還是向李肅認真的問道,其實這樣也好,李肅臉皮薄,和女生也很少說話,這樣倒也避免了一些尷尬。

此時看到,自己當時是那個樣子,李肅他的心裏有點,不知道是什麼感受,反正就是,尷尬、害羞、無奈、糾結。

張文還在儘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只可惜,他再怎樣奔跑,也跑不過他身後的大蟒蛇。

最後,張文在又跑了一分鐘之後,大蟒蛇追上了他,大蟒蛇追上他之後,沒有多餘的語言,也沒有多餘的動作,大蟒蛇直接就是一口,一口活生生的把張文吞了下去。

任務參與者再次死掉一個,從最開始的十人,變成了六人,而周勇也可以說是,半隻腳踏進了棺材。

而此時的周勇,也確實是挺慘的,在之前的時候,周勇一直在向下滾去,但誰知下面有一處地方,有一塊很大的石頭,周勇就這樣在滾動中,不知不覺的撞上了那塊大石頭。

最後,也就是現在,搞得路上流了很多的血,而周勇此時也已經是神志不清了,情況十分危險。

●тt kΛn●c o

這一下,周勇是必死無疑了,隨後,只見大蟒蛇慢慢的向周勇的頭部爬去,等大蟒蛇爬到周勇頭部的時候,大蟒蛇伸出它那分叉的舌頭在周勇的腦袋上添了添血,接着大蟒蛇猛地一口。

大蟒蛇猛地一口,這一口直接就把周勇的整顆腦袋咬了下來,隨後大蟒蛇立刻把周勇的腦袋吞到了肚子裏去。

隨後,它又伸出了舌頭,然後遊走在周勇的上半身,由於沒有了腦袋,周勇脖子處噴出了大量的鮮血,這讓大蟒蛇更加的興奮,所以,它纔不捨得離開。

要說起來,大蟒蛇還真的是,是恐怖,那麼大的一條,也不知道魔王它是從哪來找來的,不過,現在是說這個的。

隨即,似乎是感覺不到這裏還有食物,所以,大蟒蛇悄悄的爬走了,應該是去尋找其它的食物去了。

現在是越到後面,就越危險,從最開始的十個人,已經變成了只有一半了,也就是五人。

之前剛剛聽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依依、劉美熙還有三人,腦海裏想的不是隻有十分鐘了,而是,這最後的十分鐘裏,自己一定會死,肯定會有很多的大蟒蛇一起來追自己,然後把自己吃掉。

似乎是爲了驗證她們三人想的沒錯,在大家身後三十米處的位置,真的出現了很多條超大的大蟒蛇。

應該是所有的大蟒蛇,都取消了限制,這最後的十分鐘裏,對它們而言,就是最後寶貴的時間了。

不過,就算是沒有這麼遠,其他的人也不可能走回去幫忙謝玲,因爲大家跑都來不及,還會想着去救人嗎。

可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或者一、兩個人,他是有點特殊的,李肅就是其中的一個。

“一分鐘後,立刻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也不知道是搞什麼,一個任務纔剛剛完,馬上接下來就又是另一個任務了,這讓李肅他,覺得有點刺激,沒想到以前自己,那時候是不知道會不會死。

一條李肅從來沒有來過的大街,站在街上,剛開始李肅有點不知所措,最後明白了,自己應該先去找到那個叫做小雯的女孩子,然後跟在她附近,當然,找到機會的話,最好告訴她一天後的情況。

不得不說,魔王有時候,真的很坑,你好歹也多給一點線索啊,這樣找起來,搞不好一天過去了,還沒有找到小雯這個女孩子,那不是也太扯蛋了吧。

看到那個男人最終被火燒得化成了一地的油,李肅知道,那個男人他是應該得到報應了,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生前做多了壞事,最後肯定沒有好下場,果然,他是沒有好下場。

李肅最後再看了一眼那一地的油,可想而知,在死之前,那個男人到底經歷了什麼,那撕心裂肺般的慘叫聲,無不是在提醒着李肅,他現在很痛苦,但卻沒有人來救他。

如果他真是這麼想的話,那他爲什麼不想想,那個叫小雯的小女孩,在受到傷害的時候,心裏有沒有想過,有人來救她,捫心自問,你傷害別人的時候,你心裏是什麼想法。

現在你自己受到傷害了,你卻想要別人來救你,早知現在,又何必當初,算了,你也得到應有的報應了。 開到機場,秦穆然很快便是取票,然後坐著紀凌風安排的專機飛向了京城。

中海飛向京城並沒有多久,不過是一會兒工夫,便是到達了京城。

秦穆然剛剛到達,便是伸手打了個車,向著龍盤山,炎黃特種部隊的秘密基地趕了過去。

「0920」雖然只有四個數字,但是秦穆然卻是知道這其中蘊藏的巨大含義。

0920是炎黃特種部隊成立的日子,同時更是炎黃特種部隊的番號,為了保險起見,炎黃特種部隊的人都知道,只有在情況萬分火急的時候才能夠發送0920,這代表著所有炎黃的人都要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不顧一切地向著炎黃集合!

0920,這四個數字,發送到了秦穆然的手機中,他便是知道出事了!

計程車停在龍盤山腳下便是不能夠上去了,這裡是軍事禁區,沒有允許,擅自闖入的話,那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秦穆然付了車錢,當即便是以最快地速度向著山上奔了過去。

「嗖!嗖!嗖!」

秦穆然的速度快到了極致,這才多久的時間,他已經來到了炎黃的秘密基地門口。

「隊長!」

看到秦穆然出現在門口,守衛在這裡的軍人立刻對著秦穆然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嗯!龍女和劍神呢!」

秦穆然看著兩人問道。

「他們都在會議室。」

兩人回到。

「好!」

說著秦穆然便是踏入其中,向著會議室走了過去。

會議室里,龍天正,龍女,韋武以及龍天賜都出現在了這裡。

一個個臉色難看,眉頭深鎖,氣氛很是壓抑。

「哐當!」

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緊接著秦穆然的身影出現在了會議室裡面。

看到秦穆然出現在這裡,龍天正和龍天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意外的神色。

「東皇,你怎麼回來了?」

龍天正有些意外地問道。

「老龍,你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穆然不想多說什麼,他只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劍神,是你?」龍天正看向一旁的韋武,瞬間想到了些什麼。

「對不起首長,我覺得這件事,不能夠瞞著老大,畢竟他現在是炎黃的隊長!」

韋武尷尬地說道。

秦穆然手機中的0920就是韋武發給他的。

「好吧!既然你知道這件事了,就讓你知道吧!本來想讓你好好在中海過日子的,畢竟才將青竹幫剷除沒多久,你也夠忙的!」

龍天正嘆了口氣,道。

「老龍,我知道你的心意,我沒事,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穆然走進來,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坐在一旁的龍天賜。

龍天賜出現在炎黃,難道說跟龍之守護有關係?

可是什麼事情,還有龍之守護和炎黃兩個夏國最為強悍的組織解決不了的呢?

「是這樣的,前段時間,炎黃接受了一個任務,在苗疆附近,但是他們去了卻失去了聯繫,沒有了任何的蹤跡。當我們再次派人過去調查的時候,發現,這件事,似乎和苗疆那邊的古武者有關係,所以,龍之守護也出動了。可是龍之守護的人,也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龍天正簡單地敘述了下事情的前因後果,秦穆然聽著,眉頭微微一皺,形成川字。

「苗疆?」

秦穆然心中一緊。

他的記憶之中,上次遇到跟苗疆有關的,第一個是救段念念的時候,另外一個就是分屍殺人案!

秦穆然還記得,那人臨死前說的苗疆聖女不會放過自己之類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跟苗疆對上了!

「嗯!怎麼?你知道?」

龍天賜知道秦穆然對於古武界的知識那就是個小白,所以知道他了解苗疆以後,也有些好奇。

「嗯!有過交集!還有仇!」

秦穆然苦笑一聲道。

「你小子,還真的是破軍命格,到哪裡都不太平,天生就是個戰鬥的主!」

龍天賜聽到秦穆然和苗疆也有過節以後,露出了笑容。

「這一次,我們是要和龍之守護合作的,但是現在你回來了,那就交給你去負責了!因為你不僅是炎黃的隊長,同樣也是古武者,沒有人比你更合適了!」

龍天賜看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好!這件事,交給我,我一定查出來!不過,能不能先讓食堂給我下碗面吃!我一路坐飛機,打車趕了過來,什麼都沒吃呢!」

秦穆然原本很嚴肅地看著龍天正說話,突然話鋒一轉,讓龍天正都有些不太適應。

「額…….」

龍天正一時語塞。

「哈哈哈!」

秦穆然的出現,讓原本緊張的氛圍頓時舒緩了很多。

雖然他們都知道苗疆的麻煩,可是秦穆然這員大將願意出戰,對他們來說就是個好消息。

苗疆雖然實力不弱,但是現在的秦穆然那可是天驕榜上排名第一的天驕,人人都說他才暗勁初期,但是龍天賜看來,秦穆然的實力讓他都有些看不透!

「警衛員!」

龍天正朝著會議室門外大喊了一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