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6 Views

「主人,寶寶要出去!」這時小書的聲音傳到了墨九狸的耳中。

Written by
banner

墨九狸一愣,隨即神識看向空間中,寶寶不知道何時研究完毒藥跑了出來,此刻正兩眼放光的看著外面的帝溟寒……

一看寶貝那閃亮閃亮的眼神,墨九狸頭上就一群的烏鴉飛過,她怎麼覺得自家寶寶越是長大越是好色了呢?這一點絕對不是遺傳了她的……

「寶寶,你要出來做什麼?」墨九狸在心裡問道。

「娘親,那個男人好熟悉!我們是不是見過啊?」墨寶寶好奇的問道。

哪怕自己在空間中,都覺得那個男人好熟悉呢!可是她不記得見過這個戴面具的叔叔啊,可是為什麼那麼熟悉呢……

所以,她才想要出去看看,她想看看那個叔叔面具下的臉,究竟長得什麼樣子的……

墨九狸聞言,心裡卻是一驚!自己對這個危險的男人,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覺,現在連空間裡面的寶寶,也覺得他熟悉。難道他是……

可是,這可能嗎?墨九狸再次打量著坐在對面的帝溟寒,她不的不承認這個男人即便帶著面具,即便是那麼隨意慵懶的坐在那裡,也能輕易的吸引別人的目光……

彷彿只要他在那裡,所有的光芒便會自然的匯聚在他的身上,讓他成為矚目的焦點……

PS;謝謝寶貝夢嶼千尋打賞《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100書幣! 帝溟寒任由墨九狸打量自己,神識則是隱晦的悄然散開,搜索著周圍的每一寸地方,他之前在空中,分明感受到那一抹自己的氣息,怎麼可能忽然不見了呢……

而且,他也發現了,這裡三個老者的實力,已經都突破了神級很久了,按理說這個境界應該早就飛升到上面大陸了。可是這幾人卻依然留在這裡。據他所知,凌天大陸上沒有飛升,卻能安然留在這裡的人,只有風雲國墨家的四個老祖了……

那麼,這三人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除此之外,還有那個男子,他身上的氣息非常的奇怪,哪怕是他也只能看出他不是純種的人類,卻看不出他的本體是什麼……

而他身邊的女子分明年齡稍微大了些,天賦也是一般,可是她的實力卻不俗,這根本就不合常理。難道是他太久沒有出來行走了?什麼時候這凌天大陸上,出現了這麼多能人了……

又是什麼事情,讓不問世事的墨家老祖,三人都同時現身呢?

最特別的就是此刻打量自己的女人,容貌傾城絕色,實力非凡,身上的氣質更是獨特,而且還讓他覺得熟悉,這一點他怎麼想都想不通……

看起來他要在這裡多逗留幾日了呢……

「寶寶,你又沒有見過他,為什麼覺得他熟悉?」墨九狸在心裡疑惑的問道。

「娘親,我也不清楚,就是覺得他好熟悉哦!心裡怪怪的……」寶寶摸著自己的心口說道。

墨九狸聞言沉默了……

當年,墨九琪給原主下的媚葯,太過強烈。等她發現的時候,幾乎已經被藥效控制了理智,根本就沒有看到那個解藥的樣子,唯一留下的便是一件有聖器級別的男子長袍。那件長袍也早就被她學煉器的時候給熔煉了。說白了,除了寶寶之外,她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尋找當年那個男人……

墨九狸心裡在猶豫該不該讓寶寶出來,她相信,只要讓寶寶出來,憑藉寶寶那跟自己只有五分像的小臉,如果這個男人是五年的解藥,看到寶寶一定會驚訝……

如果不是的話,那麼就絕對不回太過震驚。可是,萬一這個男人真的是寶寶的親爹,被他看到寶寶,會不會跟自己算五年前的帳呢?

咳咳,畢竟五年前,那個男人似乎是因為受傷,還是別的原因昏迷著,而自己卻……

這男人實力莫測,墨九狸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找死的好!何況她也沒有確定對方的身份,即便他是寶寶的親爹,也要等她確定身份再說……

墨家的三個老祖也在暗地裡打量著帝溟寒,這個男人看起來比墨丫頭身邊的男子,實力還要深不可測。三個老頭兒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深深的憂桑了。為毛他們只是閉關了幾十年,外面的世界就變的這麼危險了啊!這些年輕人一個個的實力,怎麼都變得這麼恐怖了,這讓他們幾個老傢伙感覺好丟臉的說,覺得自己那麼多年都白活了……

帝溟寒仔細的感知了周圍每一個地方,將整個將軍府來來回回的檢查了好幾遍,最終確定之前的氣息確實不存在了……

眼神這才看向了對面的墨九狸,見她低頭沉思似乎在想些什麼,帝溟寒饒有興味的直直的盯著她看了起來……

他那肆無忌憚,毫不避諱的炙熱眼神,饒是墨九狸想無視也有些難……

「閣下休息夠了?」

「嗯,還行吧!」帝溟寒帶著笑意的聲音響起。

「如果休息夠了,就請離開,我們將軍府可不是客棧!」墨九狸直接下逐客令說道。

「我知道這裡不是客棧,但是……」

「寒,你在嗎?寒你在裡面嗎?」帝溟寒的話還沒說完,外面便傳來了李詩韻的聲音。

墨九狸早在李詩韻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因為有雪封的結界在,她才沒有擔心……

這會兒聽到李詩韻的喊聲,有些看好戲的,看向坐在對面,老神在在的帝溟寒。誰知帝溟寒也一副好奇的眼神看向墨九狸……

墨九狸從他的眼神中,分明看到他似乎在問:「外面的人是誰?她在喊誰?」

墨九狸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這丫的是故意的還是白痴?他叫帝溟寒,外面的女人喊著寒,不是叫他是叫誰啊?

「她在叫你嗎?」不等墨九狸說話,帝溟寒率先開口疑惑的問道。

林月和雪封,還有三個墨家老祖都齊齊抽了抽嘴角。這男人真的不是故意的么?他們都聽的出來人家是在喊他好嗎……

「呵呵,不是叫我!大概是那姑娘家養的豬跑丟了,所以出來找豬的吧!」墨九狸聞言,不怒反笑的隨意說道,讓你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其實,墨九狸還真冤枉了帝溟寒。對於李詩韻從頭到尾,帝溟寒都沒有留意一眼,至於一路上李詩韻跟著他的事情,那是因為他本來也沒什麼事,所以就騎著自己的仙鶴慢慢回去,而他周圍的一切,都被他自動屏蔽了,因此,他根本就不知道有個女人跟在自己身邊……

全當李詩韻是路人而已!可憐李家小姐自作多情的以為他沒有拒絕,就是允許她跟著了……

而這會兒在將軍府,他沒有屏蔽周圍的一切,自然便聽到了李詩韻的聲音,他也是真的不知道這是在叫他……

於是聽到墨九狸這麼說的時候,帝溟寒直覺的那裡似乎不對,可又說不出是那裡不對。所以,他聰明的直接選擇了沉默,反正不是叫他的就行了……

誰知他的想法剛落下,就聽到李詩韻再次喊道:「寒,你在裡面嗎?帝溟寒你在嗎?」

墨九狸聞聲,默默的給李詩韻點了32個贊。這姑娘挺給力的,這一次她倒是看看對面這一隻還怎麼裝下去……

帝溟寒聽的也是一愣,什麼時候自己的名字,變得這麼大眾化了?隨便一個人都能喊出自己的名字來了?這讓他的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身上的氣息也不由得變了變……

別人沒感覺到,墨九狸卻是敏銳的感受到了……

PS;每天更新時間在早上7;00. 李詩韻瞪著面前的結界,心裡也是懊惱的不行。她也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慢了帝溟寒一步下來而已,竟然被擋在這該死的結界外面……

她敢斷定這結界是帝溟寒布下的,定然是裡面有什麼重要的人和事,才讓他布下結界的。因為,她確信在凌天大陸上,只有帝溟寒才有本事布下結界……

因為一直跟著師父學習煉器的原因,結界對於李詩韻來說並不陌生,在煉器工會總會,就有好幾個地方設有結界……

她的師父曾經告訴過她,在凌天大陸上能夠隨手布下結界的人,只有帝溟寒而已,其餘再也沒有見過了……

因此,李詩韻才認定了這結界是出自帝溟寒的手,只好不顧形象的在外面直接喊了起來……

就在帝溟寒剛想讓花護法出來,把外面那個吵鬧的女人丟去為魔獸的時候,墨九狸示意雪封撤掉了結界,李詩韻便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李詩韻眼前的景物忽然一變,仔細一看大廳裡面有好幾個人,其中帝溟寒就慵懶的坐在一邊,李詩韻見狀一喜,身影一晃就到了帝溟寒的身邊……

誰知還未靠近,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逼退了,直接在離他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好在他下手不重,不然這會兒李詩韻估計會很慘的……

「寒,你怎麼了?」李詩韻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子才沒有出醜,看著帝溟寒完美的下吧疑惑的問道。

這一路上她都跟在他身後,他並沒有排斥她啊!現在這是為什麼呢?

「你是誰?」帝溟寒語氣不好的問道,對於自己的名字,無緣無故被一些阿貓阿狗知道的事情,心裡非常的不爽……

「寒……你不認得我?我是詩韻啊!我是煉器工會總會,副會長的弟子李詩韻,曾經……」

「不認識!你找我有事?」不等李詩韻說完,帝溟寒就冷聲打斷問道。

「我……我們不是要一起回南風城的嗎?」李詩韻咬著下唇委屈的看著帝溟寒說道,那摸樣看的墨九狸都覺得有點胃疼了,果然是演技派的啊。

「哦?一起?你確定是在跟我說的?」聞言,帝溟寒不但無視人家楚楚可憐的樣子,眼睛危險的一眯問道。

「我……是我一直跟在你後面!」李詩韻被帝溟寒看的心中一驚,她沒有忘記師父說的話,不敢輕易招惹他,只能改口說道……

低垂著頭,掩蓋了她眼底一閃而過的不甘心……

墨九狸看的有些無趣,覺得這姑娘還是有些不夠霸氣,竟然被這男人一個冷眼就嚇住了,真是沒意思……

「娘親,我想看看那個叔叔的樣子可以嗎?」墨寶寶在空間中,有些期待的問道。

墨九狸原本想要拒絕的話,在感覺到寶寶那萬分期待的語氣,瞬間又心軟了。 冷梟的甜甜妻 心裡盤算著摘下那個男人的面具有幾分的勝算……

「雪封,你有幾分把握摘下他的面具?」墨九狸猶豫了下在心裡問道。

「一半的把握!」雪封回道。其實他也是不確定的。這個男人出現后,就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有一種被對方看穿的的感覺。他可以確定這個男人很強,比他在這裡遇到的任何一個人都強……

聽到雪封只有一半的把握,墨九狸也有些驚訝。沒有想這人居然這麼強大,估計雪封說的一半把握,還是在沒有意外的情況下,萬一這男人有什麼別的本事,幾乎就是不可能摘下他面具的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便放棄用強的辦法……

眼神一轉,落到了一邊楚楚可憐的李詩韻身上,靈光一閃,唇角露出一抹笑意,看著帝溟寒有些故意的說道:「兩位既然沒事就請離開吧!」

「我不認識她……」

「好,我們……」

聞言,帝溟寒和李詩韻幾乎同時說道,只是說出的話卻是完全不同的。

李詩韻臉色有些難看的看向帝溟寒,卻發現他眼睛正專註的看著墨九狸。頓時,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

李詩韻這才轉身看向說話的墨九狸,開始進來她並沒有仔細看其他人,一顆心,一雙眼都放在了帝溟寒身上。因為,在她看來,別人都沒有資格引起她的注意……

可是,在發現帝溟寒這樣看著一個女人的時候,一股危機感油然而生。特別是在看到墨九狸那張傾城傾國的容顏時,李詩韻的心裡更加的憤怒了……

她就說帝溟寒怎麼會忽然對她的態度改變了!原來是因為這裡有一個狐狸精,該死的,這個女人究竟是誰?竟然長得比她還美!一看就是專門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一抹殺意從她眼底一閃而過,雖然極快卻還是被墨九狸察覺到了。墨九狸心中冷笑,最好你不要讓我失望哦……

李詩韻在發現墨九狸的實力看不透,身上又沒有什麼玄氣波動后,便多了幾分鄙視,有些高傲的看著墨九狸說道:「你是誰?我們能來你府上,可是你們的榮幸,你憑什麼趕我們走?」

「榮幸你妹。這裡是將軍府,不是客棧!」 重生:嫡女翻身記 墨九狸諷刺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我看你是找……」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直接打斷了李詩韻的話。

林月輕輕的拍了拍手掌不爽的說道:「找死的是你才對!誰准你這麼跟我家主子說話的!不知死活……」

李詩韻捂著火辣辣的半邊臉,憤怒的瞪著墨九狸身邊的林月,一雙眼睛都要冒火了……

「啊……你敢打我?找死……」說著李詩韻抽出腰間的軟鞭,對著林月就甩了出去……

兩個女人一白一籃兩道身影,頓時便都斗在了一起,李詩韻是火屬性的玄氣,手裡的軟鞭也是近乎於半神器的品階。墨九狸暗暗感嘆,果然是煉器工會的人,武器等級非常高……

此刻,李詩韻心裡憤怒的要命!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在煉器工會她的師父是副會長,向來別人都是把她當成公主般寵著,因為師父只有她一個弟子的關係,所有人對她更是巴結的要命,從來都沒有人敢對她說一句重話……

可是,這個女人身邊的女人算什麼?不但長得美艷,還敢出手打她,真以為她李詩韻是吃素的么?

PS;謝謝寶貝a九歌打賞《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100書幣! 越想越是生氣的李詩韻,出手毫不留情,顯然是想要了林月的性命的!可是,有一種差距是無法彌補的,那就是實力的差距……

李詩韻的武器等級再高,想殺林月的決心再大,都彌補不了她的實力,低了林月不是那麼一點點的事實。因為大部分時間她都以煉器為主,縱然李詩韻的天賦不錯,現在也不過是紫玄初級而已,而林月卻是紫玄巔峰的實力……

根本都不需要使用武器,不過十個回合不到,李詩韻就被狼狽的打暈在地上,而且身上幾乎是完好的,林月所有的攻擊都打在了李詩韻的臉上,一張俏臉腫的跟豬頭似的,特別是那張原本看著還挺誘人的小嘴,此刻腫的跟掛著兩根香腸差不多……

墨家老四和墨塵落安頓好墨辰風后,剛回到大廳,就看到這麼火辣的一幕,忍不住都抽了抽嘴角,看著林月的眼神都變了變……

為毛九狸身邊的人,看著都俊美如仙,動手起來都辣么的彪悍呢!真是太可怕了……

倒是一邊的帝溟寒看的津津有味,特別是看到被林月打成豬頭似的李詩韻,心情變的美麗了不少,誰讓這個女人隨便喊自己的名字呢!不得不說帝少好自戀有木有……

「內嗎號果粉,子道哇似水摸?哈,她嗎起伏哇……」李詩韻口齒含糊不清的看著帝溟寒哭訴道。

奈何她說出來的話,根本就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帝溟寒更是連個眼角都沒有給她……

他的眼神,一直落在一邊看好戲的墨九狸身上,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自己要找的人,似乎跟眼前的女人有關係……

可是,他已經仔細查探過,這個女人身上並沒有自己的氣息。可是,他又偏偏覺得她熟悉……

墨九狸無視帝溟寒探究的目光,心裡正在盤算著,如何打發走這個危險的男人,不管怎麼樣?她現在還沒做好跟寶寶親爹相見的準備……

從自己和寶寶對這個男人,莫名的熟悉感來看,墨九狸已經百分之九十確定,這個男人就是五年前的解藥了……

看到他一直盯著自己的眼神,也許他也有所懷疑了吧。所以,她必須在對方察覺到什麼之前,趕緊把人給打發了……

就在墨九狸琢磨該如何是好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小書的驚呼聲:「主人,寶寶毒發了……」

墨九狸聞言臉色一白,神識一探便發現空間中的寶寶,不知道何時昏倒在地上,小臉漲紅。墨九狸的心臟一縮,看了眼大廳里的眾人,權衡利弊之下,在心裡對雪封道:「雪封,你留下跟解決這裡的事情,順便跟幾個老頭兒和小舅舅解釋一下!」

「月月,跟我回空間!」

「是,主子!」林月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說道。

帝溟寒敏銳的察覺到墨九狸身上氣息的變化,正好奇發生什麼事情時,就看到墨九狸左右拿出一個黑色的圓盤,右手一把抓住林月的手,對著帝溟寒微微一笑的說道:「不好意思,本姑娘有事,先行離開了……」

話落,不等眾人反映過來,直接捏碎了手裡的圓盤。隨即一道白色的光芒閃過,再看墨九狸和林月的身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而在墨九狸剛才站著的地方,出現了幾個黑色的碎片……

一切都發生在瞬間,別說墨家老祖幾人了,除了雪封之外,就連帝溟寒也是震驚的看著那些碎片……

竟然是單向的傳送陣盤,這東西估計整個凌天大陸也只有他認得吧!這根本就不是凌天大陸該有的東西,這個女人怎麼會有?

再看向一邊泰然自若的雪封,帝溟寒的眼神微微一眯問道:「她們去了那裡?」

「九狸說了,把這裡不相關的人都趕走!」面對帝溟寒的質問,雪封酷酷的給他無視了,對著正在發獃的四個墨家老祖和墨塵落說道。

聞言,回過神來的四個老頭兒,看到雪封沒有離開,也就微微放心了。知道墨九狸應該沒事,不然雪封也不會這麼淡定了……

只是,讓他們趕走這個紅衣男子,他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這時,帝溟寒手上的戒指忽然有紅色的光芒閃了閃。帝溟寒輕輕一扶手上的戒指,隨即看了一眼眾人,身影一晃消失不見了……

「告訴她,我會再來的!」帝溟寒的聲音遠遠的飄然傳來。

雪封的眼神閃了閃,卻沒有說什麼,其餘幾人更不會說什麼了……

「這個女人怎麼辦?」墨塵落看著地上瞪著一雙縫眼,瞪著他們的李詩韻問道。

「我來吧……」

雪封說著衣袖用力一揮,李詩韻便如同一道優美的弧線般,飄出了將軍府的大廳,飄出了將軍府的門外,向著不知名的方向遠遠的飄去,至於她會落到那裡,就無從得知了……

看著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就飄走的李詩韻,墨塵落在心裡默默的為她點上了三炷香,希望這姑娘能一路飄回家……

將軍府上空,接到好友的緊急求救訊息,正準備離開的帝溟寒,忽然心口一疼,一股熟悉的氣息從將軍府襲來。他的腳步猛然一頓,剛要飛下去的時候,那氣息又忽然的消失了……

帝溟寒俊逸的臉龐瞬間沉了下來,正準備下去弄個清楚的時候,戒指上的光芒再次閃了閃,他伸手拿出一塊傳音石,用手一抹,裡面便傳來一聲驚呼:「寒,救命啊……」

接著傳音石就暗了下去,帝溟寒捏著手裡暗淡的傳音石,看著下面的將軍府,猶豫再三收起傳音石,喚出的仙鶴騎在上面,翩然離去……

「該死的凌峰!你最好祈禱這不是你的惡作劇!不然,我絕對會讓你後悔莫及的!」帝溟寒一邊不甘的離去,一邊在心裡恨恨的暗道。

遠在十萬八千里之外一處森林中,正在跟一隻神獸生死搏鬥的紫衣男子,後背忽然一陣冷風吹過,讓他忍不住打了個顫。看著對面的大傢伙,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麼就這麼點背啊!自己不過是幫那傢伙找個靈果,累了在樹上打個盹而已,至於這麼玩他么?巔峰神獸!尼瑪,這是要玩死他么……

PS;謝謝寶貝a九歌打賞《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100書幣!。加油哦,么么噠、 南風國西部的落日山脈深處,帝溟寒趕到的時候,剛好看到好友凌峰一身狼狽的躺在地上,對面一隻同樣滿身傷痕的毒蜥蜴趴在不遠處。顯然這一人一獸已經都到了兩敗俱傷的地步了……

此刻,毒蜥蜴的情況微微好一些,雖然身上被紫衣男子打的也是慘不忍睹,好在它本身就是巔峰神獸,皮糙肉厚的。如果不是紫衣男子實力變態,一個人類早就成為它的食物了……

這會兒紫衣男子的臉色黑紫,顯然是已經中毒了,如果不是靠著強悍的實力,估計真的早就成為蜥蜴口中餐了……

帝溟寒遠遠的就看到,毒蜥蜴勉強撐起身子,張開大嘴,對著地上陷入了昏迷的好友就撲了過去……

千鈞一髮之際,他直接一道黑色的玄氣打了過去,正中毒蜥蜴的腦袋。頓時,巨大的毒蜥蜴腦袋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吞噬掉了,然後是身體,足足有幾百斤的巨大蜥蜴,不過瞬間就化成了一灘血水……

帝溟寒走到近處,嫌棄的看了眼自己的好友,又看了看一邊那灘血水,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忘記取蜥蜴的精血給這傢伙解毒了,剛才情急之下他就直接出手了……

現在這個大傢伙死的不能再死了,他又不是煉丹師,地上這傢伙的毒該怎麼辦?想到這裡帝溟寒有些頭疼了……

「花護法,帶上他回去!」再次嫌棄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好友,帝溟寒冷冷的吐出一句話,轉身離開……

他剛離開,一身白衣的花阡羽花護法便應聲出現,看著地上衣衫破爛,狼狽不堪,因為中毒過深,幾乎快掛了的紫衣男子,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如果不是他知道這人是自家主子的好友,他都快要以為這是主子的仇人了。主子大老遠的跑來這裡,怎麼連顆丹藥也不先給他服下啊!主子啊,你真的不是來看凌公子送死的么……

花護法一邊囧囧的在心裡想著,一邊拿出幾顆丹藥給地上的紫衣男子服下,然後直接帶著他離開了……

三日後

南風國,南風城寒園一間典雅的廂房中,傳來數聲慘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臉啊……救命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