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8, 2021
45 Views

可是此刻,他只覺得心痛。

Written by
banner

不知道此時此刻,孩子是不是也受到了屍蠱的波及,會不會跟她的娘親一樣,正痛不欲生。

他不是一個好夫君,更不是一個好父親啊,不能替她們受苦。

「九叔叔,聽我說,救孩子,若是我死的,就把我的肚子割開,一定要把孩子拿出來。。。。。。。」

七七現在靈力慢慢衰退,根本沒法跟孩子交流,但是她能感覺到孩子此刻在肚子里異常的煩躁。

她的肚皮都快被孩子給撐破了,這小傢伙,該不是在裡面也受傷了吧?

七七擔憂不已,摸到小傢伙的手腳,就想著能不能通過肚子拿出孩子。

「七七,你胡說什麼呢?」

沐北冥忽然呵了一句,他理解七七的想法,現在孩子的情況,似乎就要從七七的肚皮上,像小雞破殼一般出來。


可是,肚子剖開拿出孩子,這匪夷所思,而且,他絕對無法動手的。

「九叔叔,我不能讓你失去我,還失去孩子,有孩子陪伴著你,我才放心。。。。。」

七七緊緊的攥著沐北冥的手,似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

沐北冥搖頭,直說不可,卻無能為力。

「吱吱吱。。。。。。」

銀寶忽然出現了,它也是一臉焦急,看著七七痛苦的模樣,也是痛不欲生。


怎麼辦、怎麼辦?

銀寶感覺頭痛欲裂,著急的原地直轉圈圈,連毛都豎起來了。

這時,七七卻忽然痛的叫喊出生,接著,她的身下,竟是鮮紅一片。

「七七。。。。。。」

沐北冥看著那鮮紅,幾乎要昏厥。

吱吱吱。。。。。

七七好像要生了呀。

銀寶在森林裡是見過其他動物生產的,一看到這血,也是一陣亂叫。

或許是血跡的氣味飄散,竟是一些飛蟲之類的忽然聚集而來,圍著七七打轉。

不過奇怪的是,這些飛蟲並沒有飛到血跡的地方,而是在他們上空打轉。

銀寶吱吱叫了幾聲,抬頭,看著那些飛蟲,有些不可思議。

然後它又忽然低頭,猛然看向了七七的肚子。

似乎有一種力量在召喚著它,銀寶一剎那也安靜了下來,那股力量神聖而又神秘,讓它忍不住想要靠近。

忽然安靜的銀寶倒是讓沐北冥有了些許的反應,他這才抬頭,眸子微愣。

此刻的銀寶眼中帶著光亮,那是一種嚮往的渴望的光芒,坐在那裡,沒了焦急,一動不動的盯著七七看。

這神態這眼神,像極了聆聽七七吹奏樂曲的時候,帶著一絲的陶醉神往。 林鋒感受藏經樓的動靜,發現已經有人取得成果,推演出以八卦諸天大道藏為根基,融入其自身道法領悟的全新法訣。

汪林臉上也露出幾分笑容:「我猜是二師兄。」之前便是朱易做出易子八卦道藏集注,對於道法理解,非常精深,而且這種理論性的東西,朱易也確實更加擅長。

師徒二人進了藏經樓,來到一層書庫中心處,就見蕭焱、朱易師兄弟幾個背對背坐成一圈,各自面對書架。

在他們面前的書架上,各有一本虛影模樣的道法典籍在不斷凝聚,虛影都已經非常清晰,距離徹底轉化為實體,只差一步之遙。

這其中,果然是朱易面前的道法典籍已經徹底凝結為實體,化作一卷古書模樣,靜靜擺放在書架上。

感受到林鋒和汪林的到來,閉目存神的朱易睜開雙眼,站起身來,向著林鋒一禮:「弟子參見師父。」

然後他轉身看向汪林,目光微微一閃:「恭喜三師弟厚積薄發,一舉踏入金丹境界。」

汪林點了點頭:「二師兄客氣了。」

靈幽劫 :「師父,這是弟子參悟揣摩出的《八卦衍聖金章》,請師父斧正指點。」

林鋒接過古書,也不翻開,神識一掃,將書中內容瀏覽一遍后,微微點頭:「不錯,很好。」

朱易編著推演道法,有很強的條理性和脈絡延伸,從內容上來看,八卦衍聖金章,就是建立在易子八卦道藏集注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道法,兩者一脈相承。

但從道理意境上來說,八卦衍聖金章又不完全是易子八卦道藏集注的升級與發展,而是在延伸基礎上,融入了朱易自己對於天地道理的理解感悟。

林鋒可以很清楚的從中讀出朱易在北風海所作的那篇華美文章的影子。

八卦衍聖金章中融入了朱易對於人道大勢的理解。繼往開來,推陳出新,不斷前行,勢不可擋。

其中自有一股不斷超越。人人成聖的宏願理想,恢宏意志。

林鋒心中思索道:「那篇文章現在只有開頭兩個段落,如果小易能將整篇文章完成,那他對於天地自然大道意境的理解,就非常精深了,但即便如此,這部八卦衍聖金章也已經非常不凡。」

可以想見,在一眾二代弟子於練氣期修練易子八卦道藏集注后,到了築基期時分別修行不同的法門,選擇八卦衍聖金章。將最為省力,最為順暢。

朱易信奉的道理是君子自強不息,他倒是不會想著特意給他門下弟子鋪好道路,讓他們修行起來事半功倍,一帆風順。但易子八卦道藏集注和八卦衍聖金章之間一脈相承的關係,無形中就會讓修練者順遂許多。

事實上,其他宗門的道法典籍傳承,也是相同的情況,循序漸進。

林鋒沉吟了片刻后,徐徐說道:「小易,你作的道法是極好的。不過,你在挑選弟子時,要慎重。」

朱易明白林鋒的意思,連連點頭:「弟子明白,定不會教出一群蕭規曹隨,墨守成規。匠氣十足的弟子。」

「弟子在八卦衍聖金章中其實就已經融入了這樣的道理意境,修道是要不斷超越,方得大道,能理解這一重意思,方才能真正領悟道法真諦。」

朱易說道:「這是我為築基期弟子傳法準備的道法。日後待他們晉陞金丹期之後,想來他們對此理解會更加深刻,更加透徹。」

林鋒滿意的點點頭,轉頭看向蕭焱幾人,然後就見蕭焱和小不點二人面前書架上的道法典籍幾乎在同一時間化為實體。

兩人睜開眼來,見到林鋒,同時笑道:「師父,幸不辱命。」

然後他們也看到了一旁站著的汪林,同時笑了起來,蕭焱笑道:「三師弟,恭喜恭喜!」

小不點也笑嘻嘻的說道:「三師兄,恭喜你苦盡甘來,一飛衝天。」

對於他的打趣,汪林也不生氣,搖頭笑道:「我才剛剛起步罷了,小師弟莫要取笑我。」

林鋒笑道:「都參悟出了什麼道法,給為師看看吧。」蕭焱、小不點二人同時點頭:「正要請師父閱覽。」

「唔,不出所料。」林鋒接過二人的道法,只是瞅一眼封皮上的書名,心中就已經大概有數了。

蕭焱的道法名為《焚天訣》,闡述了天地之間火焰之力的演化與奧妙。

或許是因為修練真火力量的緣故,蕭焱的道法看上去同林鋒本門的八卦諸天大道藏不太沾邊,相距甚遠,完全像是他自己參悟幾大真火后的道法領悟。

但事實上,林鋒神識一掃,就知道蕭焱的這門道法,其實根子上仍然在於八卦諸天大道藏。

就如同蕭焱晉陞金丹中期時的景象一樣。


朱易和小不點渡過陰火之劫,晉陞金丹中期后,都是從周天自然中抽取八種靈氣,化為八卦物象。

唯有蕭焱晉陞金丹中期,是引動滔天烈火,熊熊燃燒,那不是因為他只能從自然環境中抽取火系靈氣一種,而是他將其他靈氣也全部引燃了,化為烈火的燃料。

蕭焱參悟八卦諸天大道藏,在領悟其中基礎精髓后,漸漸走上了專精的路線,專心潛修火焰造化之道,其他諸多道理意境,都只做參考兼顧。

在蕭焱最初修練八卦諸天大道藏時,他和朱易一樣,對於諸天造化真意都有領悟,不同於朱易的化生,那時的蕭焱主要領悟的是破滅之意,並以此自創出獨屬於他的第一個法術神通,八卦崩解。

不過在日後的修練中,蕭焱對於道法的領悟,漸漸有了其他的發展。

當然,這和他修練太陽真火和幽冥邪煌等真火之力也有一定關係,肯定會有所影響,但更主要的因素,還是出於個人性格與愛好。

所以,真要說起來。蕭焱的焚天訣,比朱易的八卦衍聖金章,同根本的八卦諸天大道藏聯繫更加緊密。

可以算是八卦諸天大道藏的一個大分支,將烈火道理意境進行單獨而詳盡的闡述。

在這個問題上。小不點的道法類型與之相似,但又不盡相同。

小不點將其自悟的道法命名為《風雷真解》,也是融入了他自身對於八卦諸天大道藏和各種天地大道的理解感悟。

萌學園之破曉之戰 ,小不點並沒有將風、雷兩種力量意境獨立分開,在他的風雷真解中,風雷之力是共存互生的,相對而又統一的存在。

這是小不點在八卦造化的基礎上,關於兩極力量對立的思考與領悟,並將之融入到自己的道法之中。

隨著對於兩極化生,八卦造化力量意境領悟越發深刻。就可以超脫兩極之上,向著更高層面邁進。

小不點最新自創的玄黃四字訣,便由此得來。

林鋒看過兩人創立的道法,滿意點頭:「不錯,都是用了心的。」

相對於金丹期的蕭焱三人。還是築基期修為的岳紅炎與楊清速度就要慢了許多,正如楊清所言,他們二人入門稍晚,參悟八卦諸天大道藏的時間也相對有限。

但即便如此,兩人面前的書架上都已經有一道書卷虛影,正在不斷凝結成實質。

這說明他們已經踏上正軌,有了自己的思路。現在是處在一個不斷梳理總結,並加以完善的過程中。

「師父,那弟子也開始了。」汪林說著,也打算走到一座書架前坐下,但卻被林鋒攔住了。

林鋒笑道:「小林子你先不忙,等紅炎和小清子創建道法完畢之後。為師還有另一件要緊事情需要你們參與,等忙完了那件事情,你再來創建道法。」

汪林有些意外,點了點頭:「是,師父。」他將目光瞄向蕭焱三人。帶有詢問的意思。

蕭焱、朱易和小不點三個,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露茫然,一起向著汪林微微搖頭,示意他們也不知道林鋒所言的「另一件要緊事情」是指什麼。

師兄弟四人面面相覷,目光中都露出好奇神色,安靜下來,靜靜等待。

岳紅炎和楊清幾乎在同一時間完成道法的創建,岳紅炎修為境界更高,而楊清悟性更高,兩人面前的書架上,兩部道法同時凝結為實體,化作兩卷典籍。

他們睜開眼來,先一齊向林鋒行禮,接著齊齊一驚,顯然都發現了汪林的突破,連忙道賀。

林鋒神識掃過二人的道法典籍,果不其然,也都是他們各自修道路上的心血結晶,雖然還顯得有些稚拙,但都有各自奧妙。

岳紅炎的道法名為《虛空正法》,她和蕭焱一樣,專心走一條路線,道法內容主要都是揣摩諸天空間變幻之道。

此前,岳紅炎對於空間奧秘的領悟,不同於小不點「宇」字訣的鎮壓掌控,岳紅炎對於空間道理意境的理解主要都是破壞性的。

但今天從她的虛空正法中,林鋒可以看到她隱約間又有進步,對於空間奧秘領悟更深,同時也更多面,更複雜。

楊清將自創的道法交給林鋒,林鋒看了他一眼,楊清有些不好意思:「簡陋的很。」

林鋒神識一掃,臉上露出笑容:「已經很不錯了,小清子,看來你這些日子沒白費,經過這次沉澱梳理,你凝立丹鼎的時機已經成熟了。」

事實上,在林鋒的角度看來,不僅僅是岳紅炎和楊清,便是朱易三人的道法,也還有許多疏漏之處,這和他們自身當前修為境界有關。

林鋒相信在日後,他們都會不斷完善各自道法,使之最終趨於盡善盡美。


到了那時候,玄門天宗門下,就是隨便一門分支道法,放到外面,也足以頂得上諸大勢力的鎮山之寶,根本真傳密典。

「好了,都跟為師來。」林鋒笑著,帶著一眾弟子出了藏經樓,站在玉京山頂,林鋒雙手捏起法訣,然後猛然一合。

「轟」的一聲,整座玉京山都震動了一下。 再抬頭,沐北冥更是驚異了,他們的上空,密密麻麻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竟是聚集了那麼多的飛蟲,但是有太陽照射的地方自覺的空了出來。

這場景其實並不能讓他震驚,畢竟以前跟著七七見識了太多,早已見怪不怪。

此時驚訝,是因為,他很確定七七並沒有釋放靈力,也沒有吹奏樂曲。

他一直以為七七是森林的精靈,不管大獸還是小獸,都特別的親近她。

難不成,這些都是來跟七七告別的嗎?

沐北冥不自主的想到這個,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越來越多的小獸聚集,不僅有了飛蟲,還有很多其他沒去戰場的食草獸。

它們跟以前七七控獸的時候一樣,一圈圈的安靜的蹲坐在那裡,眼神充滿神往。

本來傷心欲絕的沐北冥猛然想到了什麼,再次看了看它們的眼神,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若是它們來跟七七告別的,為何是這種眼神?不應該是悲痛的嗎?

沐北冥覺得不對勁,而此時,七七似乎也平復了下來, 我的美女老總

沐北冥不明所以,慌忙叫醒了銀寶。

「銀寶,怎麼回事?」

雖然他聽不懂銀寶的話,但是他覺得銀寶應該知道什麼。

銀寶猛然叫醒,也是一個激靈,不可思議的看了看七七的肚子。

吱吱吱。。。。。。

不知道,不過,七七應該快要生了,現在得給她接生啊。

銀寶一通亂叫,指著七七的肚子比劃了幾下,沐北冥立馬明白了。


他自然不會接生,但是先前請了穩婆,為了以防萬一,他倒是詢問過很多細節的問題。

而且,七七明顯見紅要生了,此刻也就他一個人在身邊。

沐北冥不多想,可是,現在給孩子準備的東西,還有接生的東西什麼都沒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