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348 Views

冷冷的按著長劍,中年人猙獰邪笑:「小子,你的力量還真充足。我剛才說過了,這裡沒有力量,想要恢復,只能靠殺死別人。你,就是我的補品,嘎嘎……」

Written by
banner

說話間,對方的長劍竟然刺穿了唐宋的防護,再次往唐宋的胸口刺去。

眼見著就要刺中,中年人雙眸閃過幾分狠辣。可就在此時,唐宋雙眸寒光一閃,三叉出現在胸前恰到好處擋住對方的長劍。與此同時,右手裡出現墨俠,迅猛的撕裂空間,刺穿了中年人的心臟。

呼呼……

創世之力快速將中年人包裹起來,強行提取他的力量。中年人驚駭的想要後退,可體內力量瞬間失控,讓他動彈不得。

兩眼瞪大的看著唐宋,中年人驚恐大叫:「你,你是創世神……」

咻!

話沒說完,唐宋的墨俠已經劃開,強勢撕裂了他的心臟。中年人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巴,體內的力量瘋狂洶湧而出,全部朝著唐宋席捲而去。

也就一轉眼,唐宋將涌動的創世之力收回,順帶著將中年人的力量也給吞噬了。

握著墨俠往後退,看著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中年人,唐宋面色有些發白,後背可真是涼颼颼的。

被對方刺中心臟,得虧他的身體特殊,要不然真是死路一條。

媽的,真沒想到對方看起來溫文爾雅,竟然會下黑手,太大意了。

創世之力包裹住心臟,快速修復著損傷。好一會,唐宋才沒感覺疼痛,不由得吐了口氣。

好奇怪,在這個世界似乎只要殺死敵人,就能自主吸收對方的力量。而且,他的創世之力在這裡極為霸道,根本不給對方任何反抗的餘地。

只是,吸收對方的力量之後,他也沒提升多少創世之力,也就心臟損傷得到修補,力量沒損失而已……

看著地上的中年人,唐宋可真是一臉的后怕。蹲下來在中年人身上摸索,很快唐宋從他的懷裡摸出了一塊白色玉佩。

奇怪,跟從聖尊那裡得到的白色玉佩一模一樣,難道也是是明華界高手留下的信物?

沒有細想,唐宋繼續摸索。除此之外,居然沒有其他東西,特么這丫連天丹的一點線索都沒有?

呼呼!

沒等細想,遠處傳來氣息。唐宋收起白色玉佩,快速閃身離開…… 跟着鉉衣的兩男一女聽到他的吩咐之後,立馬按照他的說法向兩邊散開,同時他們四個都再次提快了速度,及時向我們這邊發起進攻,又是想要拉開身後追着的陳柏他們。

“你三個趕緊逃,別讓他們追上了。”秦筱筱驚慌之色着急的喊道,他們也在鉉衣他們後面緊追不捨。

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我們三個逃又能逃到哪裏去,而且劉宇的修爲沒有恢復,我和李慕顏要考慮到他,所以逃的話,不太實際。我看着衝來的鉉衣他們,然後心裏一沉,做出了決定。

“師姐,你趕緊帶着師兄躲遠一點,他們的目標是我,肯定不會管你倆的。”我一臉認真,轉頭對身旁的李慕顏說。

李慕顏愣住了,皺着眉頭有些生氣,說不可能,他和劉宇怎麼可能扔下我不管,我們一起出手對抗的話,應該能勉強撐到陳柏他們趕過來。

我搖了搖頭,問她難道忘了現在劉宇的狀況,讓劉宇繼續跟着我倆待在這裏,只會讓他變得更危險。“師姐,你就聽我的,趕緊帶着師兄躲開吧。”我堅持說道。

“師弟,我沒事,你倆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劉宇在我背後回道。“師妹你不要聽他的。”

李慕顏感到十分爲難,一方面是真的擔心劉宇的安危,另一方面也不想扔下我不管,她此時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糾結,想要做出艱難的抉擇。

鉉衣他們的目標是我,我不能拉上李慕顏和劉宇陪我一起冒險,於是準備直接衝出去迎向鉉衣他們,等着他們來這裏攻擊我,還不如我主動出擊迎上去。

“師姐,難道你和師兄忘了我剛剛的表現了嗎?就連天羽閣的護法林申都被我給擊殺了,撐到師父他們過來也不是什麼難事,你就聽我的趕緊帶着師兄躲遠一點,不用擔心我。”說完,我直接閃身衝了出去。

我衝了出去沒有絲毫的猶豫,李慕顏和劉宇根本就來不及阻攔我,身後傳來兩人的驚呼聲。“師弟……”

除了他倆追在鉉衣他們後面的陳柏他們,也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一臉驚愕。特別是秦筱筱,除了驚愕之外,還有慢慢的擔憂和着急。

“不要啊,別衝動!”

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衝向了鉉衣他們,鉉衣他們幾個先是一愣,然後露出興奮和輕蔑的笑容。“來得正好,也不用我們繼續多浪費時間衝過去了。”鉉衣語氣冰冷,沙啞的說道。

“哼,想抓我沒那麼容易,小心你們變得和那邊的林申一樣,變成一具冰涼的屍體。”我沒有絲毫的驚慌,我做出這個舉動的時候早已做好了心裏準備,而且我不想再選擇逃避。

“小子,少在那邊狂妄,有鉉衣護法在,諒你有多大本事都沒用。”

“沒錯,你就是來送死的。”

那三個跟着鉉衣的人臉色大怒,開口罵道,臉上帶着濃濃的怒意。

我沒有理會他們,瞬間飛速運轉自己體內的內力,同時溝通上金蠶蠱,讓它再把力量借給我。

“小子,你可想清楚了,那個叫鉉衣的傢伙可是很厲害的角色,搞不好真的會被他們給抓住。”金蠶蠱語氣有些凝重,提醒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金蠶蠱用這樣的語氣對我說話,說明它他在我體內也真切的感應到了鉉衣修爲的可怕。

我笑了笑,心裏一暖,知道它這是擔心我才這麼說的,我很開心。金蠶蠱在我體內待了這麼久,我兩可以說是朝夕相處,互相早就已經把對方當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沒事,我自有分寸,更何況,我是真的有信心。”我在腦海中迴應道。

“好,我喜歡,就是幹不要慫,我的力量你要多少就用多少,讓他們知道你也不是好惹的主。”金蠶蠱變得激動起來,興奮喊道,然後我就感應到了它傳給我的力量,我身上開始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金光。

金光現,背羽出,我現在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整個人都爆發出一股強盛的氣息。背上的金色小翅膀一扇動,我大吼一聲,吼聲洪亮,宛如鐘鳴,全身上下的氣勢都變得不一樣了。

鉉衣他們也被我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給嚇了一跳,臉上露出詫異之色。“怎麼可能?他的實力又有所提升了!”鉉衣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說道。

他第一次見我的時候,金蠶蠱還沒破繭,所以他並不清楚我使用了金蠶蠱力量的情況,這麼吃驚也是再所難免的。

其實,不僅是鉉衣他們,就連陳柏他們都覺得震驚,從他們幾個的表情上就能看得出來,估計他們也沒想到我自身的力量再加上金蠶蠱的力量會這麼強,根本不是我往日的修爲能比的。

翅膀扇動的一瞬間,我就化作一束金光飛速衝向了鉉衣他們。鉉衣眼中露出凝重之色,然後再次對那三個人吩咐道:“擺成菱形方陣,準備出手迎接李啓明的攻勢,千萬別大意了。”

“是!”兩男一女異口同聲應道。

接着,就按照鉉衣說的,他們形成了一個菱形方陣。鉉衣衝在最前面,那兩個男的在稍後面一點的地方,分別向兩邊散開,而那個女的則是退到了最後面,與最前面的鉉衣形成一條直線。

等他們擺出了菱形方陣之後,我能感覺得到在他們身外,護着一層看不見的氣狀防護結界。

“吃我一招!”鉉衣面具下的雙眼一凝,掏出一張黃符,快速唸完咒語之後,把黃符拋向了我。

黃符飛出,燃燒了起來,化作一個火焰骷髏頭迎向我。火焰骷髏頭的攻擊威力不小,我沒打算正面接下,背上的翅膀猛的一扇,身子往左側,輕鬆的就避開了火焰骷髏頭,我繼續化作一道金光往前進攻。

他們四個都大吃一驚,想不到鉉衣的術法竟然被我輕易的躲過了。看着他們臉上的驚愕,我嘴角上揚,露出自信的笑容。眼神一凝,已經鎖定了第一個襲擊的目標。

那就是天羽閣的護法:鉉衣! 無邊無際的山林里,唐宋一邊往前飄飛一邊看著手中兩塊白色玉佩。這已經是進入到天空之境的第三天,他沒再碰到任何人,這世界真不是一般的大。

要知道,他現在一個呼吸就可以跳躍好幾千米,可現在飛了三天愣是看不到一個人,讓他都有點懷疑人生了。

更納悶的是,兩塊一模一樣的白色玉佩到底什麼意思,他也沒看明白。從兩個不同的天主手中得到的玉佩竟然是一樣,難道說那個中年人跟聖尊同出一門?

咻!

正想著,遠處忽然襲來一道寒光,唐宋快速閃身躲避。緊隨其後,一個男子出現在對面,手握長劍的對著他劈砍。

嗡……

轟!

巨大的劍芒劈砍在唐宋的防護罩上,強大的衝擊力讓唐宋不自主往下落,周圍山林順勢翻騰,層層飛散而出。

眉頭緊鎖的看著對面的青衣男子,唐宋沉聲大喊:「我與閣下無仇,為何要殺我?」

青衣男子冷哼:「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否則我會吃了你。」

靠,這都什麼鬼,無冤無仇的上來就要吃人?

雙眸寒光一閃,唐宋加大防護掙開對方的劍芒,然後迅猛的飛撲過去。對面的青衣男子實力很不錯,也跟著衝過來。

轟!

兩人的能量對碰,周遭山林如同巨大的浪花一般層層疊疊的蔓延開。青衣男子沒有絲毫退卻,冷冷的繼續壓迫著唐宋,唐宋也神色緊繃的抵抗著。

對抗了一會,青衣男子顯然是擔心損耗太大,忽然又撤掉攻擊,快速往後倒飛離開。唐宋冷哼一聲,飛身追上去。

剛往前沒多遠,下方翻騰的廢墟忽然襲來一股涼意,唐宋立即停下來,墨俠順勢甩出。

嘭!

下方廢墟冒出一道劍芒,差點就刺中唐宋的防護。好在墨俠及時出現,形成劍氣震開對方的劍芒。

很快廢墟下方冒出另一個黑衣男子,對面消失的青衣男子又回來了。兩人略帶詫異的看著空中的唐宋,很快又同時攻擊。

真特么憋屈,都不認識,上來就要殺,要不要臉了!

唐宋心頭一橫,收起墨俠,快速跳過空間出現在黑衣男子對面,掌印順勢轟出。看到金色掌印,黑衣男子大驚,卻也只能硬著頭皮抵抗。

啪……

能量再次碰撞,強大的能量罡風潰散,黑衣男子被轟得倒飛出去。

沒有絲毫停留,唐宋又快速閃身躲避,青衣男子已經攻過來了。創世之力洶湧,閃身就跟對方對碰。

呲呲……

力量互相泯滅,唐宋的創世之力強勢的往前侵襲,身體也跟著往前壓迫。青衣男子端是驚駭,不停的往後倒飛,同時將防護放到最大。

轟!

很快唐宋將對方的防護給按到地上,砸出一個深坑。青衣男子隔著防護都被轟得吐血,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

牢牢壓迫著對方,唐宋森冷道:「我跟你們無冤無仇,為什麼要殺我?」

青衣男子竭盡全力抵抗著壓迫,吃力的沉聲道:「在這裡,從來都不需要認識,這裡只有殺戮。你,你不是天主,你是創世神!」

唐宋雙眸凜然,創世之力繼續迸發,將對方的防護罩給籠罩起來。創世之力一點一點的蠶食對方的防護罩,青衣男子臉色漸漸發白,頗為驚恐的大叫:「放過我,我將白靈給你。」

說話間,他的體內飄出一塊白玉,跟唐宋手中的兩塊一模一樣。

唐宋皺著眉頭將白玉吸過來,隨後才往後翻騰。那青衣男子嚇得臉色發青,依舊保持著防護大口大口喘息,兩眼儘是驚恐。

回頭看了一眼遠處那個白衣男子,正帶傷跑掉呢。唐宋沒有理會他,漂浮在五十米開外,翻轉著說中的白玉,沉聲問道:「這白靈,有何用?」

「額,你不知道?」青衣男子愣住了,隨後慌忙解釋,「白靈是這裡所有天主都有的,白靈內蘊含進入這個世界后的所有記憶,尤其是關於天丹……你,你真是創世神?」

唐宋沒有回答,繼續打量著白靈:「怎麼用?」

青衣男子眼珠子轉動,張嘴剛要說話,唐宋猛地抬起頭,雙眸順勢迸發出兩道金光。青衣男子一驚,立即大叫:「直接捏碎就好!」

唐宋沒有急著捏碎,收回天眼打量著對方:「你似乎對我的身份很驚訝,為什麼?」

「因為,這麼多年來從未見過有創世神。」青衣男子不敢隱瞞,「他們都說,創世神是無法進入,只有天主才可以進入這裡。天丹,是只有天主才能找到的。你身為創世神,應該是沒辦法進入這裡才對。」

原來如此,難怪先前那個中年人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就連聖尊也是不可思議。

想了想,唐宋將白靈扔過去:「我跟你無冤無仇,不想殺你,你走吧。」

青衣男子接過白玉,卻是一臉的錯愕:「你,你不要白靈?只要聚集多數人的白靈,就可以知道天丹到底在哪,你……」

唐宋不屑撇嘴:「我有的是辦法,不需要這麼噁心的手段。」說罷,唐宋轉身飛掠離開。

青衣男子錯愕的看著,許久都沒反應過來。竟然有人不需要白靈……

確認青衣男子沒追上來,唐宋立即減慢速度,將兩塊白靈拿出來。沉了口氣,右手將一塊白靈捏碎。

呼!

一股意識立即洶湧進入腦海,隨後唐宋便多了一段記憶。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不過這記憶很短暫,而且都是一些零碎的片段拼湊而成。

不是聖尊的記憶,也不是那個被殺死的中年人。記憶的主人來過天空之境,也確實查到了一些關於天丹的線索。

消化了記憶,唐宋又將中年人的白靈捏碎。很快又得到了一部分記憶,可讓他奇怪的是,兩個人的記憶沒有任何重疊,得到的線索也沒有任何重疊,好像是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那邊說天丹在地底下,這邊說天丹在天上,特么到底哪個說得對?

不過兩人的記憶都有一個共同點,殺戮。這個世界其實到處充斥著殺戮,都是來自於外來的天主。為了得到對方的白靈,這裡的人幾乎都是見人就殺。 甜愛鮮妻:帝少別太猛 因為天主實力差距不是很大,再加上這個世界沒有能量,只有殺死彼此才能得到力量補充,所以殺起來更是兇狠,招招致命…… 我的速度極快,好似一道金光,全身都包裹在金光之中,我橫飛而去,把內力都集中在自己的右手手掌上,然後猛的一掌轟向鉉衣。鉉衣不愧是天羽閣的護法,在我速度如此之快的情況下,竟然還是看出了我的攻擊,也一掌轟了過來。

就這樣,我和他帶着可怕力量的雙掌轟到了一起,頓時一股可怕的力量爆發出來,轟的一聲,砸了開來。我兩身上的地面炸裂開來,掌力的餘波往四周散去,激起一層塵埃。

因爲掌力的緣故,我倆都往身後退開了一段距離,不過因爲鉉衣還有那堵看不見的氣牆保護着,情況比我稍好一點,很快就穩住了身形。我在他之後也穩住了身形,只覺得掌心一陣火辣辣的,我的力道不小,鉉衣的掌力也不弱。

我想,他現在也沒比我好到哪裏去,因爲此時他們因爲我和剛剛鉉衣交手的那一擊,停在了原地,而鉉衣眼中的凝重之色變得更加沉重了。

“看來不能再在繼續放任着你不管了,繼續這樣下去,你會變成一個棘手的存在。”鉉衣語氣凝重,聲音沙啞,冷冷說道。

這時候,那三個天羽閣的人也急了,說道:“鉉護法,讓我們三個也一起對付他。”

“等等都留在原地先別動,保持好菱形方陣。”鉉衣大聲喊道,那三個人沒敢再動,都留在了原地。

在他們說話的期間,我繼續動身發動進攻,不過這次我繞過了鉉衣,轉而攻向了左側邊的男人。我化作一道金光,瞬間就出現在了那個男人的面前,然後一拳砸到他的臉上。

那男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出手了,他的臉上已經露出了驚慌之色,不過身體根本就已經做不出其他的反應。我包裹着金光的拳頭重重的往他的臉上砸去,但我拳上的大部分力量已經被那個看不見的氣牆給抵消了大半。

等我的拳頭砸到他的臉上時,威力已經減少了一半。但這一拳還是把那個男人打得飛了出去,嘴裏發出一聲慘叫,滿臉是血的砸到了地上。

男人被我打飛出去,他們這個所謂的菱形方陣也就亂了,護着他們的那堵無形氣牆也消散了。

另外一邊的一個男人和最後面的那個女人都驚呼了一聲,臉上除了震驚之外,更多的是浮現出了慌張。

“糟了!”鉉衣大呼道,回身向我這邊看來。

我趁勝追擊繼續化作金色光速衝向最後面的那個女人,看樣子,這女人是他們當中之前受傷最重的,應該也是最弱的一個,我打算第一個就先解決掉她。

鉉衣已經發現了我的意圖,想要開口提醒,但已經來不及了,我的速度太快了。

在我接近那個女人的時候,女人已經驚慌失措,看樣子已經在想着如何躲避我的攻擊了。人的心中只要出現了恐懼,那麼就會變得極其脆弱,失去鬥志。

這是絕佳的只會,我毫不猶豫的就一揮手,擊出了一道金印。金印飛去,砰的一聲,女人身前出現一道白煙,鉉衣出現在了她的身前。鉉衣用追擊那類似於瞬間移動的術法趕來,幫那女人擋住了我的金印攻擊。

不知道鉉衣用了什麼手段,他揚手輕輕一揮,我轟出去的金印竟然就如煙一般的消散了,而且他和那個女人一點事也沒有。

“你休想得逞。”鉉衣語氣中帶着怒意,沙啞又冰冷的說道,看着我的目光也帶着可怕的神色。

我現在跟他硬碰硬肯定沒有好處,所以把目標化成了左側的那個男人。背上翅膀一扇,又化作一束金光衝了過去,不過這個男人比另外兩個人都還要冷靜一些。

在我衝向他的第一時間,他就意識到了,慌忙咬破手指,拿出黃符在地上狠狠的拍了一下。“屍棺,出!”

頓時,一副棺材從地裏面冒了出來,擋在了他的前面。我一拳轟開了那副棺材,裏面有一具穿着戰甲的乾屍,看來這男人是養屍一派的人。乾屍一看就是古時身爲戰士的屍體,沒想到竟然被他找到練成了乾屍,任由他操控。

棺材被我一拳轟得四碎的同時,棺材裏的乾屍也睜開了發紅的眼睛,張嘴吐了一口薰臭的屍氣,然後飛身朝我撲了上來。

我也反應極快,一腳踹在了那具乾屍的胸口上,乾屍直接被我一腳給踹退了回去,砸到了地上,不過很快就又從地上直挺挺的站了起來,繼續朝我撲來。

乾屍撲向我的同時,我身後砰的一聲,鉉衣的聲音傳來。“這下可抓住你了。”

我心裏一陣,暗叫一聲不好,光是注意這具乾屍,沒留意鉉衣,他使用他那類似瞬間移動的詭異術法出現在了我身後。我腦子裏雖然很慌,但是身體已經自己做出了反應。

背上的翅膀在這時,猛的一扇,我化作一束金光躲開了乾屍和鉉衣的夾擊。鉉衣眼神一凝,目光盯着我,冷冷說道:“別想逃!”他似乎又準備用那個詭異的移動術法。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陳柏他們也已經追上來了,陳柏和冰窟窿同時攻向了鉉衣,想要阻止他施法。而秦筱筱則是往我這追來,見到她我停了下來。

冰窟窿揮着斬鬼刀一刀砍了下去,不過他倆還是沒能阻止鉉衣,砰的一聲鉉衣化作一陣白煙,在他倆跟前消失了。又砰的一聲,化作一道白煙出現在了那個天羽閣的女人身旁。

因爲秦筱筱現在已經在我旁邊,鉉衣也沒有強行移動過來,而是退到了天羽閣的女人身邊。

那乾屍怒吼着想要攻擊陳柏和冰窟窿,陳柏一皺眉,手上飛速的掐着指決,沒一會手掌中央飛出一跳紅色光繩,把那具乾屍給綁住了。

“我看是你們這次都別想逃!”陳柏沉着臉,冷冷盯着鉉衣說道,目光凌厲。 無邊無際的山林內,唐宋沒有再飛行,而是坐在一塊石頭上,望著延綿不斷的山林,思緒飄散。

昨天捏碎了那兩塊白靈之後,唐宋就感覺不太對。線索完全不同,他們為什麼說只要整合大部分人的白靈就能知道天丹在哪?

如果真這麼簡單,為什麼大家不團結起來?

轉念唐宋又想,也許天丹只有一個,所有人都想得到,於是彼此猜疑防備,自然就不可能有合作。再加上這個世界沒有能量,殺死對方帶來很多好處,自然而然就形成殺戮世界了。

沒等多想,神念一動,唐宋趕忙往前飛梭而去。很快前方出現三個人,見到唐宋之後,三人也都警惕的停下來。

飄飛在空中,唐宋略帶驚訝的打量著三人。這還是頭一次見到三人組,不是說這個世界充滿殺戮,互相之間沒有任何信任嗎?

「閣下要搶白靈?」對面一個中年人沉聲問道。

唐宋回了神,微微搖頭:「沒有,幾位不要誤會,我剛到這裡,對這裡的一切都不太熟悉。不知幾位是要去哪?」

三人皺眉的對望一眼,中年人沉聲道:「去東邊,據說那邊有人得到了某種寶物,可以探查天丹的下落。如今已經很多人趕過去,閣下也要去?」

唐宋喜上眉梢,趕忙拱手:「那多謝三位。三位放心,我可以發誓,絕不會出手傷人。當然,我也不希望三位先出手。」

說得相當直白,三人端是驚愕。掃了一眼,中年人點著頭:「如今搶奪白靈已經沒什麼用,還是先去看看吧。哎,現如今人人自危,都在互相殘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