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8, 2021
61 Views

忽然,前方傳來“沙沙”的摩擦聲,陌寒塵方纔猛然停下,似有所覺,手一揮,所有人整齊劃一的一齊停下,他目光中露出謹慎之色,說道:“等一下,有一隻血甲蟲正在靠近,先回到樓梯那邊埋伏,各自準備,以防萬一,速度掩藏!”

Written by
banner

【算了,想想還是充實點好,女神和板磚的故事就留到後面幾章吧】 樓道邊緣陷入一片窒息般的死寂,寒風吹過,埋伏在轉角處的幾個女子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除了魏林、夏北樓、範曉瑩等個別人滿臉冷峻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陣狂跳,噤若寒蟬。

過了片刻,那“沙沙”的摩擦聲越來越近,不久,一隻體型臃腫,渾身上下紅光閃閃的怪物從轉角躥了出來,它的身軀明顯比蒼凜蠅大了一圈,背上還佈滿了一根根鋒利的倒刺,六肢極爲粗壯,比豬腿還要粗!

看着這隻怪物,陌寒塵的呼吸微微急促起來。

儘管這在衆人耳裏依然只是普通的呼吸,只有陌寒塵自己知道眼前這貨是什麼等級的兇獸。

和他之前在秋康高校外的地下水道里遭遇的那隻變異德魯伊,這隻吸血紅蚊纔是真正的吸血鼻祖!

若說一頭普通的(一級巔峯的血甲蟲)只是讓陌寒塵認真,眼前這隻吸血紅蚊已經足以讓陌寒塵調動百分之百的精神和注意力。

因爲這是一頭剛剛進化不久的二級吸血紅蚊王!

它的戰鬥力比一般的同類都要強上三分,可想而知。不過它身上的各種素材卻也比同類更加珍貴,尤其是它的晶核,絕對是二級低階晶核的精品!

陌寒塵估計自己只要服用了它,就可以再度增進一倍的力量和十幾縷純粹的精神力。

這種吸血紅蚊前身只是一隻小的不能再小的蚊子。

現在八月的天,怎麼可能會沒有蚊子。

也是如此,在如此突兀的看到和血甲蟲一樣散發草藥味的吸血紅蚊,並且還是一個王。陌寒塵纔會如此淡定。

“小心應對,它不是血甲蟲。是吸血紅蚊的王族。弱點是額前上三寸位置,注意點。——遠攻開始準備,近戰動手!”

一道微不可察的低“喝”聲,陌寒塵朝所有人發起了進攻的命令,隨即,操控着楊婷瑤,陌寒塵與其連成夾擊模式,猛然從拐角怒射而出,林瀾手中在同一時間,沒有絲毫猶豫的釋放出數道雙冰刃。


然後是四周衆人,手持消防斧當場就朝吸血紅蚊的頭上拍去!


“吱——”

吸血紅蚊發現被人襲擊,憤怒地發出一聲恐嚇,可哪裏還來得及,陌寒塵等人又如何會顧及它。

身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身血衣的楊婷瑤,手中的唐刀早已衝到它面前,就像打棒球一樣,刀身狠狠拍打在它的腦門上,將它沉重的擊在地下。

隨後是陌寒塵的補刀,然後是林瀾的冰刃。

“啵”地一聲,伴隨着衝擊力。撞到牆壁上,而後結了一層冰徹底凍結!

這時候,衆人已經趕上來。

其中攻擊最鋒利的不是楊婷瑤,而是樑婉卿。

因爲那把解刨刀,又或者楊婷瑤之前使的刀術讓樑婉卿有了什麼啓發。

總之,樑婉卿現在拿着手中的這把解刨刀看起來是極爲的順手。而且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她渾身散發的絕對是赤果果的劍氣。

一劍又一劍,配合衆人的利斧和之前炮灰們得到的新型武器,冰刃被劇烈的力量破碎開了。

只是與想象中的冰塊與怪物徹底崩碎的場景並未出現。

令衆人震驚的是其內的吸血紅蚊開始怒吼連連,竟然還沒有死。

當然重創是免不了的。


但很明顯,它暴怒了!

只見它的兩隻小圓眼睛一瞪,隨着重創處‘噗嗤’的流着巨量的血液,猛然身體一伏,尖銳如槍的嗜血長角快若奔雷,氣勢洶洶地朝那個力氣最大的黃臉男範佳辰撞去!

“不愧是王族的吸血紅蚊……速度比普通的快了三成!”

陌寒塵靜靜的看着那個黃臉男被迫狼狽地打了個滾,險之又險地躲避開來,眼眸深處對此人微微讚許。

之前倒是忽略了此人,前世也沒怎麼注意。

不過,這人上輩子應是未從辱過他,如果心性不錯的話,可收爲己用。

心思剎那間,流傳千遍。

聽到安梓夢忽的一聲尖叫,陌寒塵也再度出動了。

憑藉極其靈動的身軀,陌寒塵每次都是一擊必退。吸血紅蚊自然是不依不饒,三秒鐘之內就朝陌寒塵發動了幾次暴擊,或用角頂,或用身軀撞,或用前肢切割,殺傷力極爲恐怖,牆上、地板上的大理石都被它弄成了齏粉!

四周衆人紛紛腦門留下一絲冷汗。

他們爲此都明白這怪物的殺傷力,其中特別的樑婉卿看向陌寒塵的目光有些不同。她沒想到這個男子這麼厲害,她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就連那個騷擾自己的女子都在此時躲開了。

那麼,如果……有他保護的話,是不是就不用擔心……今晚?

而在樑婉卿有些臉紅的思索着某些少兒不宜的東西時。場面上,不少人的眼神微微有些變化。

陌寒塵這些攻擊顯然都是朝着他們不知道的其餘要害而去,並且每一次攻擊都是在吸血紅蚊攻向其他人之前。

也就是說,他在拉仇恨!

“……TM的……吃屎去吧……”

眼看着陌寒塵和魏林等一些近戰對手就要被逼到樓梯死角,退無可退的時候,終於傳來那個黃臉男憨厚又傻氣的聲音,卻見這廝一股腦子地抱着不知從哪個宿舍取出來的重型鐵櫃,爆裂衝來,狠狠砸向吸血紅蚊的頭上。

如果是一般人,捱了這五六倍常人的鐵器力量砸在身上,早就over了。

傷筋斷骨三十天,也是最好的選擇。

無奈眼前的這頭吸血紅蚊王族身硬如鐵,比普通的同類還要硬了許多,即使是在陌寒塵說的要害之處,那鐵櫃砸在它頭上竟然只是凹陷了一小片白痕,僅僅是受了輕微地撞傷而已!

幸運的是,這一擊也算成功地吸引了吸血紅蚊的注意,稍微讓它遲緩了一下對陌寒塵等人緊追不捨的攻擊節奏,陌寒塵捉緊機會,從死角里溜了出來!

微微喘氣,現在在衆人當中他的力量最爲強大,算下來起碼是黃臉男的三倍力量。

爲此,他的每一次攻擊都必須經過深思熟慮。

否則,都會引導衆人走向絕境!

“幹得不錯!不過這隻吸血紅蚊王已經不是你們可以抵抗的了。現在我先與之纏鬥,王思雨你找機會利用無限延伸,隔空朝它的下身四肢交界處攻擊!其餘力量型異能者隨時給它最後一擊,至於剩餘人先別急着出手!都在一旁給我阻隔它逃跑!”

陌寒塵調整了一下呼吸,全面吸引吸血紅蚊的仇恨,在稍顯擁擠的樓道拐角處與吸血紅蚊展開周旋,儘管場地稍顯狹小,對陌寒塵閃避不利,但對吸血紅蚊更是不利,它幾乎發揮不出衝鋒的速度優勢,只能進行短距離的騰挪。

小隊裏的炮灰們在樓梯中間忐忑不安地看着,寸頭男子心中更是一陣狂跳,完全震驚於吸血紅蚊那恐怖的氣勢和破壞力,什麼北極熊、東北虎、美洲豹之類的大型野獸簡直弱爆了!給這隻吸血紅蚊提鞋都不配!

而更讓衆人驚訝的是,陌寒塵的閃避技巧更是精湛無比,簡直就像未卜先知一樣,能完美地預判吸血紅蚊的下一次攻擊,每每都會在無比兇險的攻擊下堪堪躲開。

好幾次衆人都以爲陌寒塵必死無疑,偏偏他卻不可思議地在吸血紅蚊的攻擊縫隙下閃電飛掠,奇蹟般活了下來,甚至還有餘力反手一擊,在它的甲殼上留下道道傷痕。

當然,也是這種時候——尋常人和精英的區別在這時顯現的非常明顯。

夏北樓等人可以很清晰的觀察到陌寒塵的腿腳來回錯步,其中的頻率可是已經高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這樣一來,不說力量,就是在速度上,幾人也已經不是陌寒塵的對手。

“唉!”就在衆人心中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時。

衆人圍剿的吸血紅蚊,它的四肢間出現一把憑空出現的鏟子…… 看着那隻吸血紅蚊四肢間出現的鏟子,陌寒塵心思活絡,已經明瞭,是那個會隱形的範曉瑩。

只是,陌寒塵心中卻沒有任何欣喜。

剛剛那幾下攻擊,他明白這隻吸血紅蚊沒有那麼容易被偷襲。

“吱!”

果然,範曉瑩那一鏟落在吸血紅蚊的四肢時,還是出了一絲漏子。

那隻吸血紅蚊發出一聲怪叫,一根長角陡然變長,朝着右側劃去。

很明顯,吸血紅蚊已經發現了有人偷襲它,並且精準的找到了範曉瑩的位置。

“啊!”一聲嬌痛聲,範曉瑩那柔軟的嬌軀徹底暴漏了出來。

這一切都在陌寒塵眼前,陌寒塵很清晰的看見範曉瑩眼底的驚愕和恐慌。

她想要逃跑,可惜她的身體跟不上意識,動作稍微慢了一丁點,馬上便被吸血紅蚊的長角在大腿邊緣開了一道口子,雖然不深,卻也流了不少血。

“啊,小心!”

炮灰中的安梓夢看得心亂如麻,又是後怕又是慶幸,她其實是一個很天真、很單純的女孩,

她真心爲正在戰鬥的人感到擔憂,此時看到範曉瑩受傷,也是生怕她再次出現什麼意外,同時心裏面對陌寒塵的評價再一次拔高。

其他的人也是看得心臟都跳到嗓子眼,若是換了他們,怕是一個照面就被吸血紅蚊秒殺了!

陌寒塵並沒有急着上去,去救下範曉瑩。他知道有王思雨在,她是不可能有事。

所以此時,陌寒塵真正要做的是尋找時機,一個令吸血紅蚊陷入死地的時機。

“來了!”

看着吸血紅蚊轉身的剎那,陌寒塵明白自己的機會到了。

眼底鋒芒一閃,腳下用力。

陌寒塵一躍而起,壓到吸血紅蚊的身上,伸出手拼命地反折着吸血紅蚊的長角,大幅度地將它的身體控制住,迫使它的速度、力量什麼的完全發揮不出來,只能劇烈地掙扎着。

“給、給我定……定住,我只能控制……七、八秒……”

陌寒塵使出渾身的力氣,憋住一口氣。被吸血紅蚊壓着打了那麼久,心裏面早已蓄滿了怒火,他大喝一聲:“動手!”

而後狠狠地將手中的開路斧插在吸血紅蚊王受損不堪的額前腦皮裏,與此同時,聽到陌寒塵的喝聲,衆人自然不敢怠慢。

楊婷瑤受到陌寒塵的命令也立馬持刀跑了過來,嬌柔的身體此時卻猶如魔魅,攜帶着無與倫比的衝力,高高舉起她手中的唐刀武器,聲勢十足地劈在吸血紅蚊的腦袋上!

“梆!”

一連幾聲的金屬碰撞的悶響,可真心不是開玩笑,鋒利無比的唐刀加上沉重超常的重勢砸得吸血紅蚊的腦袋都凹陷了一小半!

它的一隻眼睛,硬生生被這股駭人的刀勢和重勢從眼眶裏擠爆了出去,可見它受到的打擊有多麼沉重!

隨後是帶着怨氣滿滿的範曉瑩,以及等候多時的以樑婉卿和魏林爲首的幾位力量型異能者。

這次,陌寒塵可是爭取了足足近八秒鐘的時間。

有了之前的經歷,衆人包括樑婉卿瘋狂的朝着吸血紅蚊劈砍而去!

陌寒塵的開路斧也終於伴隨着楊婷瑤的重擊和衆人的攻擊成功突破了吸血紅蚊那厚厚的脂肪組織,直搗黃龍。

“林瀾,凍結這裏!”眼眸深底閃過一絲喜色,陌寒塵忽然擡頭望着林瀾,大聲喊道。

“來了!”似乎早有準備的林瀾,看着被陌寒塵貫穿的怪物腦皮,狠狠釋放了數道雙冰刃。

瞬間,林瀾的幾道冰刃徹底侵蝕了它的**,寒冷的氣息瞬間讓它的腦組織完全結冰!


吸血紅蚊身軀劇烈地震動了一下,而後就再也動彈不得,渾身僵死。

“呼……這頭怪物,還真是夠折騰人的。”

小心的看着那隻怪物沒了動靜。陸星然才顫巍巍的發出所有人的心聲。

陌寒塵拔出了開路斧,微微喘息着,他雖然感覺這頭已經進化的吸血紅蚊王戰鬥力驚人,卻也沒想到如此厲害。怕是足足抵得上五頭血甲蟲了,如果沒有林瀾的冰刃,以及衆人的聯合幫助實在沒什麼機會重創它。

“它再怎麼折騰人,也不是你的對手啊。”

王思雨緩了緩剛剛因爲延伸玉臂,救下範曉瑩的痠麻。

與此。眼眸微微帶着一絲別樣的情感。

擡起頭,看向渾身充滿冷酷之色的陌寒塵。綻放出一個與她普通的臉十分違和的笑容。

“不用這麼說,你們的表現都不賴……”注意到王思雨的微妙表情,陌寒塵表情僵硬了一瞬間,再度化作淡然,只是心中的陰冷時時注視着王思雨的動靜,如果不是知道上輩子的事情,他大概真都會被這個笑容搪塞過去,看不清這個女人真正的面目。

“呵呵……我根本沒幫上忙,反倒是你的傷……”看着陌寒塵,陸星然有些不好意思道。

“沒什麼大礙,不影響行動……”

陌寒塵看着自己之前不小心同樣被劃破的大腿,淡淡地迴應道,像這種程度的傷口他早已習慣。

一躍而下,隨便進了一個宿舍,撕扯下牀單,假裝包紮住傷口。

接下來,在衆人的眼中,陌寒塵絲毫不在意的將手伸入吸血紅蚊的腦部,掏出一塊血紅色的晶核。

與之前的晶核不同的是,這枚晶核足足有鵪鶉蛋那麼大,看起來像是雞血石,散發着血色般的紅光,陌寒塵將它握在手心裏,能明顯地感覺到一股奇異的熱力。

“不愧是一塊二級低階的王級晶核,蘊含了這麼豐富的力量……”想着,陌寒塵卻將這枚晶核遞給了楊婷瑤。

雖然計劃中,他打算吃了的。

可是,一路上對於楊婷瑤以及之前的那道氣波,陌寒塵心中的好奇已經到了頂峯。

他開始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楊婷瑤晉級二級喪屍的場面。

看向豔羨的衆人和陸星然,面無表情道:“這隻吸血紅蚊的眼珠子有提高視力的作用,效力大概在十米左右。錘子,你和墓長生最適合。其餘的,它的血液可以可以讓你們皮膚受損恢復一~二倍。”

“呃……這可以嗎……”聽到陌寒塵的話,錘子愣了愣。看到衆人望向他的眼神,有些窘迫,打算拒絕,這種情況下,他不認爲自己立下什麼功勞。

“我說可以……就可以。你無需不好意思。讓你吃,自然有我的意圖。墓長生不是已經吃了嗎?你還在糾結什麼。”陌寒塵的語氣微微透露着一絲不容違抗。

但直到最後一句話,震醒所有人。

衆人聞聲望向已經走至角落,剛剛把那枚掉落在地的眼睛吞下去的墓長生。

聽到陌寒塵說他,墓長生回過頭。看向衆人嘿嘿一笑,乾瘦嚴謹的他,此時卻透着一股傻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