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9 Views

“阿彌陀佛!”

Written by
banner

“天下間,何人是我對手?”

玄空仰頭向蒼穹,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說話間,他猛地一把揪住黑三額頭的牛角,如同拖死狗一般,踏着月色一步步的走向秦羿。

轟!

玄空把黑三與玄智不屑的扔在了秦羿的跟前!

“孽畜,看清楚了嗎?這就是你的主子!”

“他現在就像一隻狗一樣,坐在我的面前,我讓他生,他便生,我要他死,他便死!”

玄空仰天狂笑,猛地一腳跺在了黑三臉上,踩進了沙土之中,碾的綠血飛濺!

黑三這會兒已經再無反抗之力,兇狠的巨眼中,滿是不甘,數次想要奮起抗爭,奈何都是徒勞無功。

“玄空,既然大局已定,要殺要剮請便,休想折辱我等。”

玄智盤腿坐在地上,冷笑道。

“你這頭蠢禿驢!”

“我若就這麼殺了你,豈不是太便宜你了。”

“我要你看着,我怎麼砸碎這狂徒的腦袋,讓你體會下絕望的滋味!”

玄空喪心病狂的大笑了起來。

“都說秦侯得天意相助,貴爲江東人主,洪福齊天,無人能比!”

“貧僧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各位,自今夜起世上再無秦侯!”

“你們的神,爲本佛所隕滅!”

“默哀吧!”

玄空洪聲如雷,穿透在安南谷的每一個角落!

衆人盡皆沉默無言!

他們心目中的神,難道就這麼敗了嗎?

“哈哈!”

玄空猙獰大笑,猛地舉起了金剛杵,照着秦羿的頭上狠狠砸了下去! 金光驟起,法杵就像是佛祖的審判,在每個人的惶恐之中,砸向了秦羿的頭顱。

那一刻,每個人的心都揪了起來。

他們不敢相信,這位縱橫江東的天縱之才就這麼隕落了。

然而,奇蹟似乎不會再眷顧這位少年王者。

“不!”

“不!”

“秦侯是不會敗的,秦侯是不會敗的!”

黑三緊咬牙關,眼中血流之流,牙縫中蹦出堅決的聲音。

他的腦海中不斷浮現着少年英俊、睿智的面孔,那雙死神一般的眸子,無數次的告訴過他。

這是一個絕不會敗的神!

“神,神會隕落嗎?”

碧玉臉色煞白,眼中流露出絕望之意,緊緊的握着段晨風的手,喃喃問道。

“我,我不知道。”

段晨風默默的低下了頭,聲音沒有絲毫的底氣。

轟!

雷霆一擊,灌注了不下十萬斤氣力的金剛杵重重的砸在了秦羿的天靈上!

便是孫猴子的銅頭鐵腦,怕也得砸個稀巴爛了。

玄空相信秦侯斷是絕無生路!

鏗!

無盡的金光潰散!

在那一瞬間,每個人的雙眼爲金芒所奪,天地像是失去了顏色,月光爲之遁去,四周一片黑暗。

秦侯真的死了嗎?

每個人的心頭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此刻唯一知道答案的人便是玄空!

當他那一杵打在秦羿頭上的時候,就像是砸在世上最堅硬的金鐵之上,佛門至寶金剛杵竟是應聲而斷。

這是怎麼了?

必死局,難道又有天意阻隔?

玄空不甘!

金光退散!

每個人同時像大鵝一般抻長了脖子,目瞪口呆的望着場中發生的一切。

玄空面如死灰,金剛杵斷成了兩截,破碎的虎口,鮮血狂涌,沿着他的指尖滴落在秦羿的面前。

而原本必死無疑的秦侯,卻是安然無恙,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這是怎麼回事?”

“還能是怎麼回事,肯定是佛祖保佑,天公相助啊!”

“久聞秦侯乃是天意化身,今日一看果然是不假。”

回過神來的衆人,一片譁然,不少人驚其爲天人,趕緊跪地相拜。

“侯爺!”

“我就知道,你是不敗的,你是不敗的呀!”

黑三與玄智互相望了一眼,兩人竟是嗚咽大哭了起來。

“偷雞不成蝕把米!”

“天意使然,玄空當滅!”

人羣中,司馬青嘴角浮現出一絲鄙夷的笑意,搖了搖頭,拿出了紙筆,準備爲今晚的這出大戲做最後的收尾。

秦羿做夢也沒想到,玄空是一錯再錯,一助再助!

他本正在衝擊築基中期,渾身爲強橫的靈氣注滿,正差最後一口氣衝破境壁,苦苦無門!

不料玄空在此當頭,運足了神通,一杵砸下,其中蘊含的佛法靈氣就像是最後一根長矛,終於刺穿了境壁,助他度入了築基中期。

一旦進入築基中期,秦羿丹田與經脈的容量擴大了至少三倍!

剛剛容納了舍利子的全部靈氣,達到了築基中期圓滿境界!

此時他的修爲相當於一個罡煉後期圓滿巔峯大宗師!

當然由於修真的神祕之處,以及築基深厚的底子,秦侯雖然等同於巔峯大宗師,但他擁有的底子卻是神煉初期高僧留下的靈氣,遠比號稱是神煉之下無敵手的玄空,要精深、純正得多。

是該到了大開殺戒的時候了!

秦羿緩緩睜開雙眼,一股無形的殺意,籠罩了整個山谷。

“怎,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了?”

玄空明顯感覺到了秦羿那無邊無際的至尊殺氣,在這股殺意麪前,他感覺自己就像一顆渺小的塵埃。

“嗖!”

秦羿化作一道白光,人如閃電,掠向玄空。

沒有任何的虛招,純屬真氣壓縮,實力一擊!

玄空閃避不及,咬牙硬扛。

兩人雙掌一合,玄空頓時只覺如遭共工一怒,吐血橫飛。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他本與玄智、黑三激戰就損耗了大半的罡氣,此刻,面前大圓滿以逸待勞的秦羿,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

“玄空,你身披佛皮,卻陰險毒辣,今日佛也不容你!”

“佛火燒天!”

秦羿單掌向天,如來法身再現,雙掌夾着火焰,自虛空印了下來。

“啊!”

玄空此刻心志全散,哪有鬥志,轉身就逃。

他一路逃竄,秦羿佛掌直追,一記記佛掌印了一路,炸得沙坑無數,惡浪滔天,仿如世界末日一般。

其實,這也是秦羿在試招,並未想一擊必殺。

就像是貓抓老鼠一般,難得有這麼個夠得上資格的獵物,他怎麼能不好好檢驗下築基中期的殺招呢?

“媽的!”

“佛祖佑賊不佑我!”

玄空破口大罵,脫掉袈裟,朝半空的如來法相一扔,袈裟頓時如蔓布遮天,遮住了佛掌,藉機已然躍到了河流對面,想要藏入山林而逃!

“嗯,有點意思,居然是一件道器!”

秦羿哂然一笑!

“小白!”

秦羿大喝一聲,白色的幽冥寶馬自人羣中嘶鳴而出,秦羿凌空落入馬背,白馬如離弦的箭,嗖的,踏水而飛。

轟!

雷動功第十動!

天雷無敵!

秦羿右拳紫雷閃爍,虛空一拳砸向了對面的山體!

轟隆!

雷拳隔着百丈遠,砸在了山體之上。

對面山崖一塊上萬噸的巨石,應聲而落,如同一面大盾橫在了玄空的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神通百丈!”

“是,是神煉武尊的境界!”

“蒼天,侯爺已然成爲了武尊!”

河灘之上,看熱鬧的衆人無不驚愕。

他們這輩子也想不到還能見到傳說中神通達百丈的神煉武尊!

“侯爺,果真是一日千里,不過與真正的神煉高手,相差仍是巨大。”

“罡煉巔峯大宗師,頂級可發二十萬斤神力,如玄空這等,已是難得。”

“秦侯這一擊,約莫十五萬斤氣力,全力之下大概可有三十萬斤的神力!”

“一重境界一重天,一入神煉,哪怕初期可得一山之力,力顯爲山,重達五十萬斤!”

“未顯山,力道不足五十萬斤,由此可見仍是巔峯大宗師,不過是勝在修煉之法,遠勝常人罷了。”

“哎,在武道界尚不足以稱王,至於與崑崙的真正高手相比,仍是遠遠不足啊!”

人羣中,司馬青撫須輕笑,那雙看透世道人心的雙眼,很快就把秦羿斷了個一清二楚。 秦羿在測試了突破築基中期實力後,心中對自己也有了個底!

玄空爲山石所阻,慌不擇路,運足神通,一拳砸碎石屏,縱身飛躍。

他要逃!

逃到南面,那裏還留有他的最後一張王牌,十八銅人陣與八百羅漢大陣!

羅漢大陣,天下無人能敵,便是秦侯若要強闖,也只有困死的份。

今天也要花光他的一百億 秦羿冷然一笑!

縱馬而上!

四周圍觀之人,亦是紛紛施展身法,急速尾隨,想要目睹這最後一戰!

靳少的祕密愛妻 安南谷口南邊!

十八個渾身澆築銅汁,刀槍不入,手提精鐵大棍的武僧早已架好了大陣,領頭的僧人見玄空惶恐而來,連忙問道:“方丈,出什麼事了?”

“別問,後面有惡賊追我,佈陣,佈陣!”玄空吐了口血,壓下了一路狂奔,心頭的氣息翻騰,吩咐道。

同時,他又中氣十足的衝大營喝道:“羅漢大陣,速起!”

只要有大陣,天下便無人可撼!

白馬轉瞬即至!

少年傲立於馬上,雙手攏在身後,披風在月下呼呼作響,那黑髮下的瞳子散發着妖異的寒芒!

隨行之人,亦全部雲集到了南谷。

嚓!

十八銅人大陣巍然而立,蹲、站、拱、爬,各種姿勢,氣勢洶洶的橫在白馬之前。

大陣之後,是八百僧衆按照南林寺千年陣法排列武陣!

哈哈!

玄空從懷裏摸出一顆雞蛋大小的丹藥一口吞下,壓制住內外傷,同時氣力恢復圓滿!

但見凌空一旋,飛身落在衆武僧搭的人牆蒲團之上。

“秦賊,你可識得此二陣?”

玄空盤腿而坐,擡手大笑問道,位居陣中,他再次恢復了高手豪氣。

暗月孤寂 哈!

僧衆同時大喝。

頓時如羣雷作響,谷中大震,好不威風!

“莫不是名震天下的十八銅人陣與八百羅漢大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