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8, 2021
98 Views

若是被常寧知道,他自己決戰的招式,竟然被許辰當做感悟學習的機會,他肯定要被氣得吐出一口血來。

Written by
banner

足足等到氣流將軟鞭團團包裹住了,最後變成一條碩大的蟒蛇,在空中狂舞起來。蟒蛇仰天而嘯,然後俯身朝許辰沖了過來,與此同時,蟒蛇身上的鱗片隨著不斷的衝擊動作,翩翩直立了起來。

而若是靠近細看,便能發現,那些豎起來的鱗片,竟然全都是由點點元氣組成。這些內元凌厲無比的切割著周圍的空氣,將蟒蛇周圍的空氣都切割成一點點的細碎模樣。

這樣的招式,若是切割到人體身上,可以想象,那種後果是多麼的恐怖。 而圍觀的人群,此刻也再也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這,這難道就是常寧的武脈神通,果然不俗,至少時候地品中等級的,太厲害了。」

「完了,這下許辰就算是再厲害也完蛋了,武脈神通一出,他絕對沒有抵擋的機會了。」

「武脈神通,簡直太厲害了。要是我也能晉陞武靈,煉成武脈神通,那該多好啊!」

…………

這常寧的武脈神通快速襲來,許辰卻一副充耳不聞的模樣,反而是微微閉上了眼睛,仔細的感受著空氣中的那股內元的波動,試圖去探尋其中的奧妙與規律。


所謂武脈神通,是武者從武師境界晉陞到武靈境界之時,徹底淬鍊武脈之後,領悟的屬於本身的特殊武技神通。

由於這種武脈神通是一個人的本能,與後天的修為和境界都沒有關係,只與自身的血脈有關。因此每一名強者覺醒的武脈神通,也是各不相同。而且不一定是實力越強,武脈神通就越強。

相反,很多強者覺醒的武脈神通也會很弱。相反一些不起眼的武者,可能覺醒出等級不俗的武脈神通,最後反而憑此趕上他人的修鍊步伐,甚至是成為一代強者。

武脈神通的等級和常用的天材地寶分級相同,從低到高分為凡品、地品、天品甚至是傳聞中的聖品。而每一品又細分為為初、中、高三等。

不過相比於一般的武技而言,同樣等級的武脈神通。因為是由自身血脈蘊育產生,與本身十分契合。因此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比同級別的普通武技要強不少。

因此,常寧的這份武脈神通,地品中等左右,威力卻能和一些天品中等的武技相提並論了,等級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如此威力的攻勢朝許辰襲來,眼看那細碎破裂的空氣就要將許辰給吞沒了,但就在最後時刻,許辰終於睜開了雙眼,猛然盯向眼前的巨大攪動蟒蛇。

然後,他動了。淡淡的,沒有多大的動作,雙手輕輕舞動,一團火焰從他手中浮現出來。

火焰舞動,飄揚而出,化為一層紅色的幕布,迎向了那巨大的銀色蟒蛇,將它團團包裹在其中。

「這種雕蟲小技,就想破開我的武脈神通,痴心幻想。」常寧冷哼一聲。

蟒蛇細碎的鱗片頓時劃開空氣,變得更加的凌厲了,朝許辰的火焰切割而去。

「去死吧!」常寧猙獰的叫喊道。

但就在那蟒蛇與火焰觸碰的時刻,讓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那看似普通的火焰,竟然在觸碰到蟒蛇的瞬間,就將其燃燒起來,一點點的吞噬。

無論是內元形成的鱗片,還是軟鞭的本體,碰到這火焰之後,都只有一條歸路,那就是不斷的被腐蝕吞噬,沒有任何的反抗機會。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常寧這下終於慌了,手忙腳亂的控制著蟒蛇擺脫火焰的襲擊。

但無論他如何舉動,按火焰好似附骨之疽一般,根本甩脫不得。

「你,你這到底是什麼火焰?」看著空中不斷變小的蟒蛇,和不斷散落的灰燼。常寧似乎一臉的絕望,低聲問道。

許辰淡淡的控制著最後一道火光,將那蟒蛇吞噬殆盡,然後淡淡道:「這不是火焰,這是赤焰真意。」

「什麼,赤焰真意!你竟然領悟了赤焰真意,難怪我的蟒蛇怎麼都撲滅不了它。真沒想到,你還有這麼一招。」常寧低著頭,語氣沉緩的說道,似乎已經接受了自己失敗的定局。

而此刻,許辰的赤焰真意,也逐漸熄滅了起來。

「沒想到,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常寧低聲嘀咕著,似乎還對剛才的失敗耿耿於懷。

嘀咕了幾句,他突然抬起頭來,臉上露出了笑容,彷彿又恢復了比試剛開始之時的那種表情,朝許辰走去,同時伸出了右手,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還有這麼一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許辰微微皺眉,似乎有些不大理解這個常寧的思維,但是既然對方示好了,他也就伸出了右手,握了過去。

但就在雙方的手即將握住的時候,常寧的嘴角突然扯了起來,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怪聲厲喝道:「不過,我還是要殺了你。」

「呼!」

剎那間,常寧動作猛然加快,右手之中出現一道光芒,兇狠的的朝許辰的左胸刺了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不禁讓圍觀的人們大吃一驚,捂著嘴巴驚呼了出來。他們根本想不到赫赫有名的天才常寧,竟然是這種人,他竟然會使出這種偷襲的把戲。

而李柏修,此刻瞳孔緊縮,一道光芒在手中成型,朝常寧攻去。但他的光芒剛剛成型,身旁不遠處,謝淵也動了,一道流光閃耀,化為一堵盾牌,將李柏修的流光攻勢擋了下來。

「謝淵,你——」李柏修溫和的臉頰罕見的變得暴怒無比,「許辰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絕對會讓你們錦華書院付出代價的。」

事已至此,謝淵就算心中有些擔憂,但也不能收手了,只能一邊阻撓著李柏修的出手,一邊打著哈哈,說道:「李兄這話是什麼意思,比試切磋,講究的就是一個公平,外人插手,似乎不大好吧。」

但此刻,場下卻是發出一聲驚訝的疾呼聲。

二人連忙轉過身去,就看到常寧手中的光芒刺到了許辰的左胸之處,卻無法突入,根本就刺不進去。

「怎麼會?」這下,常寧也是為之一驚。

而許辰,剛才還淡淡的臉頰此刻完全陰沉了下來,他沒想到這常寧竟然如此陰險,要不是自己穿著聞觀雲送給自己的青雲軟甲,說不定這一下還真會重傷而亡。

「滾開!」許辰怒喝一聲,手中的光芒開始流轉,一股強烈的氣勁狠狠的朝常寧撞了上去。

常寧頓時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而許辰也緊隨著常寧飛出的身形,快速的躍了上去,手中點點紅色的火焰開始在升騰跳躍。

看到這一幕,謝淵頓時急了,急忙朝場地中央奔過去,同時大喊道:「住手,快住手。」

一旁,李柏修見狀,頓時冷哼一聲,手臂一招,產生一股吸力,將謝淵的身形拉了回來,冷聲道:「謝兄,比試切磋,你這樣插手好像不大公平吧。」

謝淵著急無比,但根本無法突破李柏修,只能接急切的大喊道:「你不能傷他,快住手,不能!」

「不能,哼!」許辰豈會聽他的話,手中流光越發的旺盛,最後彈射出來,落到了常寧的身上。

那小小的火焰,看似普通,但當它落到常寧身上的時候,頓時讓常寧的臉頰扭曲了起來,發出一聲聲極其痛苦的慘叫聲。

而後,火焰以極快的速度,順著常寧的身體蔓延開來了,飛快的吞噬著他的雙腿,然後一路往上,很快常寧就只剩下半截身子了。

謝淵見狀,急切無比,高喊道:「我們認輸,快住手,快!」與此同時,他感受到數道氣息在快速的朝這邊掠了過來。

許辰頓時眉頭一皺,淡淡的朝謝淵看了看,朝後面退了幾步,走到了李柏修的身邊。


至於李柏修,此刻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那些氣息,護在了許辰的身前。

謝淵顧不得和二人多說什麼,快速朝還在慘叫的常寧沖了過去。只是等他衝到常寧面前的時候,常寧的半截身子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堆灰燼。甚至連肚子也被炙烤掉了大半。

謝淵連忙想辦法為常寧撲火,但是卻毫無辦法,這火焰根本無法撲滅,無論是水系內元,還是各種寒冰符篆,竟然全都被火焰吞噬。根本沒有任何的效果。

而就在這功夫期間,常寧早已經失去了最後的一口氣,整個身子完全變成了一堆灰燼。

「許辰,你——」謝淵轉身過來,看向許辰的目光冰冷無比。

不過,不等他說完,李柏修身子一抖,武王級的氣息爆發出來,朗聲道:「今天的事情,各位都親眼看見了,比試場合,死傷各安天命。這話還是謝淵你自己說的,難道現在又不認賬了。」

「你——」謝淵氣急,但又不能反駁李柏修的話語,只能瞪著眼睛道,「就算如此,但許辰這下手也未免太狠了。我們已經認輸了,何必要他性命。」

「下手狠!真是笑話!」許辰站出來,大笑道,「我還以為堂堂錦華書院的教習,會是什麼品性高潔之士,原來也只不過是個自私自利,顛倒黑白的無賴而已。」

「剛才常寧偷襲我,要我性命的時候,為何不見我們的謝教習出面指責常寧下手太重。反而是我剛剛一開始反擊,你便跳了出來,大肆指責。如此偏袒,也未免太過明目張胆了。」許辰朗聲大笑著說道。

話語清朗,傳遍了整個花園,不少人頓時沉默了。雖然事實如此,但他們其中的大部分人可是影妃可以請來對付許辰的,此刻自然不會附和贊同許辰的話語。

謝淵無言以對,乾脆耍起無賴來了:「不管如何,你殺了你錦華書院的人,今日難道不給一些交代,就想這麼離開嗎?」

隨著謝淵的話語,黑暗之中,四個身影閃了出來,分別封住了許辰和李柏修離開的四個方向。 看著沖了出來的幾人,李柏修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抹冷笑,對謝淵道:「你確定要動手。」

謝淵看著李柏修,然後指著許辰,說道:「他殺了常寧,必須要有一個交代。你要是將他留下的話,李兄我自然是不會為難的。」

「哼,交代!」李柏修冷笑一聲,隨即渾身的氣勢陡然爆發,剎那間,一股龐大的氣息將周圍的空間全都籠罩在了其中,「那就動手吧。」

謝淵臉色頓時為之一變,嚴肅了起來。對於李柏修的真實實力,他並不清楚,只是知道他進入了初等武王境界。現在趕來的四人,其中有一位初等武王和三位高等武靈,再加上自己高等武靈的修為,他有足夠的信心留下李柏修。

「呼!」

隨著李柏修的動手,那四道黑影也動了,快速的朝中心位置的李柏修和許辰逼近,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化作一道道無形的氣浪,不斷的碰撞翻湧,朝中心的李柏修和許辰壓迫而去。

「都滾開!」李柏修大喝一聲,身上竟然爆發出一層肉眼可見的白色光芒,光芒不斷擴展,將他自己和許辰包裹在其中,形成一個圓形的直筒,將外面的黑影攻擊隔絕開來。

「轟,轟!」

氣勁轟擊在那圓筒之上,發出一聲聲猛烈的聲響,強勁的氣浪波及,讓周圍那些圍觀的人,一個個心驚擔顫,紛紛逃竄,躲藏了起來。


「李兄,現在把人留下,我們還可以停手,讓你單獨離開。」謝淵在外面喊道。

倒不是他真的好心如此,而是李柏修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的預期。面對一名初等武王和四名高等武靈的圍攻,李柏修短時間之內,竟然絲毫沒有落敗的跡象。

反而是在護住許辰的同時,還遊刃有餘的發出一道道攻勢,倒是讓謝淵他們不得不防。

李柏修酣戰的時候,許辰不知自己如何插手。而就在此時,一道細微的聲音傳入了自己的耳朵。

「你還有沒有什麼底牌,最好能護住你自己趕緊離開,我撐不了多久了。」

許辰為之一愣,隨即抬頭看向了此刻還一臉笑意,似乎沒有多大壓力的李柏修。這才明白,李柏修只是在硬抗著而已,畢竟他進入武王境界時間還短,面對這麼多高手的圍攻,還要護住許辰,已經十分吃力了。

想到此處,許辰心中不禁一暖,感到一股熱流涌動。然後運轉內元,傳聲入耳,對李柏修說了些什麼。

李柏修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繼續抵抗著謝淵他們的攻擊。

謝淵他們也是不斷的在攻擊,隨著不斷的攻勢,他們也逐漸感受得到,李柏修似乎逐漸處於下風了。

只是考慮到李柏修得身份和實力,他們並不想以死相搏,因此一直只是控制著他們,不然他帶許辰離開。

就在謝淵剛剛打定主意,準備消磨時間,一點一點的將李柏修消耗完畢。

此刻,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清鳴,一隻大鳥從夜色之中俯衝而來。

這鳥鳴之聲好似信號一般,李柏修瞬間激發內元,轟然加大攻勢。對手一時間猝不及防,竟然被李柏修震開了位置,連連退後了幾步,攻勢也暫時減緩了起來。

而就在此刻,許辰猛然跳了起來,身上出現一層火紅的光芒,光芒化作一隻巨大的火鳳,騰空而起。與此同時,天空中的火鳥也扇動翅膀,與許辰的巨大火鳳相互交融,朝謝淵撲了過去。

謝淵哪裡料得到會來這麼一下,面對那騰騰而來的熱浪,根本猝不及防,慌忙之下,身上的衣服都瞬間變烤焦了,慌忙運轉內元抵抗這股熱浪的攻勢。

其他四人,雖然沒有受到火鳳的直接攻擊,但也在火鳳的攻勢範圍之內,難免受到熱浪的波及,動作也隨之變形遲緩了起來。

李柏修頓時抓住這個機會,抓住許辰的衣領,猛然朝空隙處沖了過去。

李柏修剛才和許辰商量好了,刻意留了一手,此刻全力爆發之下,謝淵他們猝不及防,哪裡還有機會阻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二人的身影快速的在夜色之中消失,同時,那隻奇怪的火鳥,也騰空而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媽的,讓他們給跑了。」謝淵忿忿道,然後轉身朝常寧死亡的位置看了看,低聲道,「這傢伙,死了還要給我惹麻煩。這下,我回書院怎麼給院長交待。」

李柏修帶著許辰並沒有狂奔多久,便逐漸慢了下來。畢竟他剛才支撐那麼久,內元的消耗已經十分巨大了,此刻全力爆發之下,卻也實在是支撐不了多久了。

好在二人已經遠離了那處花園,然後互相攙扶著,步入密林之中,然後辨認方向,朝聖皇武府的方向走了過去。

許辰和李柏修並沒有急著趕路,一路行走一路休息,直到天亮時分,這才回到了聖皇武府的內院之中。

看到二人回來的聞觀雲,也馬上將二人叫了過去,詢問一下關於昨夜宴會的事情。

二人將昨夜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和聞觀雲說了一遍。聞觀雲得知錦華書院竟然如此囂張,不禁大怒,起身道:「你們好好休息,這件事情,交給為師就行了。」

隨後聞觀雲便走出了房間,嘴裡還憤憤不斷的說道:「萬江那老傢伙太過分了,這次的事情,我絕對要找他要個交代。」

接下來的幾天里,許辰便待在武府中好好的休養了起來。除了見見柳舒雨周海和杜靈這些朋友之外,也就沒有其他的活動了。

雖然許辰沒有刻意打聽,但接下來幾天,外面的各種消息還是傳入了他的耳中。

也許是錦華書院和影妃那邊刻意的緣故,許辰那一夜宴席的事情並沒有怎麼流傳出去。只是隨著一些在場觀眾的傳聞,逐漸傳播開來。

當然,傳言口口相傳,自然是將事情傳得匪夷所思,面目各異了。在外面眾人聽來,和許辰怒斬三妖將,鏖戰妖王一樣,僅僅是個可笑的傳言而已。

而令更多人感興趣的則是,聖皇武府內院大執事,聞觀雲大師,竟然怒火沖沖沖的直接衝到了錦華書院之中,找錦華書院的院長,萬劍書生,萬江當面理論。

場面鬧得有些不快,似乎頗為緊張。最後還是明武大帝親自出面勸說了一二,雙方這才平息了下來。只是矛盾既然結下了,那也就沒有迴轉的機會了。

許辰修養幾日之後,身體便恢復到了最佳狀態。這次的回歸,原本只是聞觀雲想要他回來處理一些勇武侯的事情,順便冷卻一下外面的各種傳言,然後再出去闖蕩遊歷的。

畢竟距離聖皇武府內院選拔的時間也僅僅只剩下不到一年了,許辰必須不斷的歷練與進步,這才能在聖皇武府乃至武國之中脫穎而出。最終能夠解救自己的父親。

但是現在,卻因為那一場宴席的緣故,導致錦華書院和許辰的仇怨不斷,再加上他當時斬殺的黑風虎,也得罪了黑虎寨這種不要命的悍匪,卻也是麻煩。因此此時再單獨出去遊歷,卻是有些危險了。

許辰便老老實實的在內院之中待了下來,又恢復了以前每日修鍊的日子。經過這一個月的苦練,許辰也算是徹徹底底在中等武師境界穩定了下來。

不過,隨後他也遇到了問題。那便是他的修鍊速度,似乎到了一個瓶頸,進展起來卻是有些緩慢了。

先前大半年的時間,許辰直接從高等武徒晉陞到中等武師,速度可謂是飛快。但現在,要想從中等武師晉陞到高等武師,卻沒那麼容易了。

畢竟之前許辰的晉陞,多多少少和外界的奇遇和因素有著各種的關係,境界不算太穩定。而現在,一味的待在武府之中苦修,進展實在是緩慢。就算他偶爾到黑風澗之中尋找實戰刺激,卻也沒有多少效果。

畢竟那裡的水準,對於現在的許辰來說,已經不夠看了。

這樣下去,許辰就有些坐不住了,這一日準備了一番,然後朝聞觀雲的房間走了過去。他準備向師父提出外出遊歷的事情。

雖然現在這種情況下,對他許辰虎視眈眈的人可不少。但也必須經歷各種危險與風雨,他才能真正的成長起來。

許辰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敲響了師父的房門:「師父,弟子許辰,有事想要和您善良。」

「進來吧!」聞觀雲的聲音響了起來。

許辰走近房間,對聞觀雲行禮之後,然後端坐在了師父對面。微微沉吟了一會兒,許辰開口了:「師父,我這次來找您,是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答應。」

不等許辰開口說出,聞觀雲便笑了笑,輕輕說道:「你是想外出繼續歷練吧。」

「師父,你知道,那——」

「你這一個月的修鍊,我都看在眼裡。繼續待在武府之中,你的進步不會很大。」聞觀雲緩緩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