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8, 2021
26 Views

而她與頤秋意、鍾瑜白之間說是私怨,不過是當年妖魔還沒這麼弱的時候,幾十上百年前,打過幾次架而已,張言勝不喜歡時翠珍,是因為她曾經是他的師姐,偏偏生性涼薄,心中只有她的妹妹,再無他人,明明有能力,卻對旁人見死不救。

Written by
banner

妖魔之間,其實也不是那麼和諧的,如果不是被正道打擊得生存艱難,未必會如現在這般平靜吧?

不管外面的緋聞和炒作運作得怎樣如火如荼,陸寧拍戲的進程並沒有滯后,《六月桃花》一直拍到了八月末,陸遠的戲也已經結束了,兩人在上海碰了頭,一塊兒去看了顧怡和暫時交給她養的雙胞胎兄弟。

還沒享上半天安寧,於梅燕那裡就來消息了,鍾瑜白幾乎是風風火火地找到了他們。

「看來那部電影你們沒時間拍了!幸好我還沒和對方具體簽約。」

「怎麼回事?」陸寧抬頭看他。

「過幾天你們的第一張專輯就要發售了,自然有一輪宣傳,星寰娛樂聽說我們有演唱會的計劃,於梅燕親自來找我,她有個新計劃你們看看,從十月開始,將舉行『王子的舞會』亞洲巡迴演唱會,地點定在內地三場,北京、上海、廣州,然後是香港一場台灣一場,首爾一場,東京一場,另外還有泰國和馬來西亞場,恐怕年底之前,你們都不會有時間拍戲了。」鍾瑜白將詳細的計劃表遞給他們。

他這個經紀人十分稱職,這份計劃表不僅僅是詳細,還備註了簡單的時間地點情況,讓人一目了然。

「參加亞洲巡迴演唱會的主打就是你們兩人,星寰將和我們聯合主辦,還有鬍子淳、魏倫和韓躍原班人馬,你們五位男主演的特別演唱會,估計消息一放出去就夠吸引眼球。」

顧怡有些驚嘆地看過來,「是啊,最近阿遠和阿寧好像非常紅,電視上到處都在放。」不管是《王子的秘密花園》這部電視劇還是鋪天蓋地的廣告,都說明他們已經紅了。

作為偶像劇,放在暑期檔重播並不意外,哪怕是重播,這部劇的收視率仍然很高,就可見它紅的程度了。

「所以,現在你們不僅僅要準備新專輯的宣傳,還要開始列『王子的舞會』亞洲巡迴演唱會的曲目了。」鍾瑜白直接看向陸寧。

列曲目這種事,讓陸遠來那是根本不靠譜的。

九月一日,陸寧陸遠的第一張專輯《初戀》開始發售,比起第一張單曲只有三首歌的單薄,這張專輯無論是製作還是曲目都堪稱精良,之前發售的單曲照理是賣不出很高的銷量的,在內地這塊地方,尤其盜版橫行,但他們進行了三場簽售,又趁著選秀的熱度,在粉絲掃碟的熱情下,居然也賣出了將近五十萬張的銷量,這就純粹是粉絲的力量了。

專輯和單曲有所不同,在發售的前一天,鍾瑜白在博客上貼出了官網的地址,將三首MV都率先在D.A.的官網發布。

三首全部在倫敦拍攝的MV風格卻截然不同,主打曲《初戀》延續了單曲溫暖清新的風格,十分符合兩個人的年紀,而MV里濃濃的英倫風情更是別有韻味,倫敦四月的陽光融合成了MV里溫馨的暖色調。

另外兩個MV,一首是充滿魔幻色彩的英倫搖滾《Moonlight》,不同於重搖滾的激烈,這首迷幻的中速搖滾相當優美動聽,畫面內容……咳咳,被認為是投資最大的這首MV,實際上投資為零,幾乎就是那天七八分鐘的畫面剪輯而成,再加上一些陸寧和陸遠在古堡里的短畫面,就構成了這樣一個特別的MV。

最後一首是關於成長的勵志曲,歌曲名是《父親》,短短几分鐘里,似乎記載了時光匆匆荏苒青春,那對雙胞胎小男孩用了黑色的假髮,作為陸寧陸遠幼時的形象出現,MV里有一雙有力的手,有寬闊的肩膀,有幼時嬉戲時候的溫柔陪伴,只是沒有出現面容。這個角色由高大健壯的熊明明友情客串……

由於第二天專輯才開始發售,陸寧陸遠的粉絲們針對這三個MV在網路上展開了熱烈的討論,在綠葵論壇上,已經有了陸寧陸遠新專輯的專貼。

人紅是非多,在綠葵上評論的網民到底不像選秀時候那樣一邊倒的喜歡了,尤其很多粉絲很喜歡在論壇上刷陸寧陸遠的存在感,難免會有一些黑粉,其實像他們這樣爆紅的明星,往往會出現兩種極端,喜歡的極其喜歡,討厭的不留餘力地去黑。

在三個MV里,評價最高的反而是《父親》,這首MV的畫面質樸到簡單,微黃的色調帶著懷舊的氣息,歌詞和曲子都很簡單,聽上兩遍就可以哼出來,基本沒受到什麼抨擊,至於《初戀》和《Moonlight》就沒那麼好運了,尤其是《Moonlight》,陸寧自己看到那些評論的時候都笑傻了。

327樓,側面的容顏:這個MV也太無語了吧,這翅膀,還有上面那根線是不是鋼絲?真以為自己在拍大片啊。

328樓,豳:呵呵,太好笑了,看到那個吸血鬼的肚子沒有,這血漿弄得太假了哈哈哈

329樓,碎花鉛筆褲:樓上的,不是鋼絲吧,這個MV後期做得算不錯了

330樓,極致暴力:說句實話吧,我就是做特效後期的,這個MV的特效做得真不怎麼樣,道具什麼的估計不是用的最好的,後期倒是還不錯,鋼絲啊什麼之類的處理得挺乾淨的,還有就是狼人的化妝,有點太粗糙了

……


……

陸寧笑到揉肚子,人家倫敦的狼人們看到這條評論不知道有何看法,化妝太粗糙哈哈哈哈,捶地,人家是真實的狼人變身啊,被評價成太粗糙……

最搞笑的是還有一條評論:

871樓,傾城萬眾矚目:吸血鬼的演員不能好好找嗎?不說都像陸遠一樣,找幾個帥哥不難吧,倫敦那麼多美男模特,中間那個吸血鬼大叔是來搞笑的嗎?

真是笑得肚子疼,要是被那位吸血鬼看到了,估計氣得臉色都會發青哈哈。

而在這個樓里有個ID很醒目,「阿綠」,陸寧微微挑起眉,他知道那天那個修真者少女就叫阿綠,仔細看了看這個「阿綠」的發言,他又覺得肯定是同名,畢竟這個名字又不特別,因為這個阿綠一看就是他們的死忠腦殘粉,在網上和他們的黑唇槍舌戰呢。

不管是褒是貶,話題度是有了,而這時,《藍天下的幸福》已經開播了,《風劍離傳奇》在九月中旬上檔,他們在這時候發專輯,正是合適的時候,因為《初戀》這張專輯里收錄了《王子的秘密花園》中的三首歌,還有《藍天下的幸福》的片尾曲,這首片尾的演唱資格還是鍾瑜白運作下才到他們手裡的,《風劍離傳奇》里也有一首插曲是他們演唱。


九月一日,《初戀》這張專輯全面鋪開,猶如旋風一樣刮過整個東南亞的銷售排行榜,如果說之前陸寧陸遠這對兄弟只是爆紅,這回,是大紅了。

而大紅同時也表現在他們的計劃表變得越來越滿越來越滿,宣傳工作中的簽售和上節目自然不必說,還有各種雜誌、廣告的邀約紛至沓來,國內的知名雜誌都向他們發出了邀請,讓陸寧感到意外的是,日韓也有雜誌對他們發出了邀請函,甚至還有一檔日本節目通過電話和鍾瑜白聯繫過,詢問他們兩人能不能上一趟日本的節目。

剛好巧的是,《黑鯊》這部電影要在日韓上線了,劇組要去日韓宣傳,陳達又一次向鍾瑜白提出了讓陸寧陸遠加入宣傳的計劃,這一次,鍾瑜白沒有立刻拒絕。

「要去嗎?」陸遠打了個哈欠說,以他這樣變態的身體,在最近的工作強度下,都稍有點睏倦了。

鍾瑜白卻依然精神奕奕,他推了推平光眼鏡,修長的手指劃過計劃表,「去,怎麼不去,日本人韓國人的錢,不賺白不賺,剛好,有些帳也可以算一算。」

陸寧:「……」

直覺告訴他,這傢伙不知道又在算計誰,只能說不管是誰,被這隻黑心兔子盯上的請自求多福……

作者有話要說:看完網民們的評論

受傷的吸血鬼表示不服,我是真的被那個兇殘的女人胸口穿了個洞的啊嚶嚶

狼人們表示不服,還有比他們更真實的「化妝」嗎,他們就是真的,粗糙你妹啊!

吸血鬼大叔表示不服,吸血鬼是一個種族,不帶年齡長相歧視的┭┮﹏┭┮

謝謝無敵、八畝魚塘、綠蘿的貓、冰蝶、泫汶、冒泡的豆豆、14408143、獨佔欲、初樺的地雷,愛你們,╭(╯3╰)╮ 既然定下來了國外的宣傳,那他們就要開始準備。

日韓的音樂文化和中國是不同的,他們的歌手宣傳期時,會有各種各樣的音樂節目來給歌手用現場LIVE來打歌,可以十分可觀地刺激銷售。

《初戀》這張專輯剛一發售就穩居日韓的專輯海外區第一位,不得不說是借了《王子的秘密花園》的東風,這部劇在日韓都大紅,徹徹底底地拉動了兩人的人氣。

宣傳《黑鯊》的工作定下來之後,鍾瑜白又給他們接了日韓的幾檔節目邀請和雜誌拍攝。

先去的是日本,日本這個國家很奇怪,它有自己獨特的娛樂氛圍,在娛樂圈這塊上,不僅封閉,而且排外,比起韓國熱衷於輸出,日本的明星和明星文化更喜歡自娛自樂。

但也有例外的時候,諸如幾年後洶湧向日本傾銷的韓流。

日本的追星族也很特別,比年輕女孩子更瘋狂的是三四十歲的家庭主婦,在這個國家女人結婚之後多半是不工作的,丈夫承擔整個家庭的生計,作為全職太太的女人們空閑時候,比小姑娘更容易找明星來作為精神寄託,而喜歡個把明星對於丈夫而言也比較放心,因為妻子就算是追星,也不可能和明星真的發生什麼。

有閑有錢,就是日本追星族中極大的一部分主婦粉,而且她們往往長情得很,還捨得花錢。

「王子」的風潮在日本颳起的時候,就已經凝聚了這麼一批粉絲,正是她們將《初戀》的銷量迅速刷了上去。

他們忙得快要飛起來了,卻偏偏還有意外發生。

「你來做什麼!」鍾瑜白如臨大敵,陸寧恍惚覺得他渾身的毛都炸起來了,但是他現在是人形,沒有毛才對……

陸遠也是防備姿態,陸寧看向眼前的人,第一次不用陸遠提醒,他就知道面前這人是修真者。

因為他穿廣袖長襟的飄逸道袍,藍白的漸變色,衣襟上綉著精緻繁複的雲紋,甚至連頭髮都很長,整整齊齊地束在瑩白的玉冠中,偏生整個人又長得冷峻出眾,這乍一眼在陽台上看到他,沐浴著月光的模樣簡直飄飄欲仙,再道骨仙風不過了。


陸寧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哪裡不對,後來看著窗外的高樓大廈,忽然就恍然了,現在是現代啊,這位以為自己是搞COSPLAY么?!

「小白啊,好久不見。」

陸寧:「……」

陸遠:「……」

陸寧瞥了一眼一臉震驚的陸遠,可見他估計也不認識這位裝束「奇怪」的高人。

「你不是在閉關么,怎麼會現在就出來!」鍾瑜白顯然是認識的,而且對他防備得很。

陸寧卻隱約有些猜到了,為什麼一開始的鐘瑜白和後來反差這麼大,明明第一次見的時候這傢伙宅成那樣,而且顯而易見的膽小,現在他猜想或許這位不是害怕所有的修真者,而是有特定對象的。

他害怕對頭找上門,所以才會那樣?而知道對頭閉關去了,他的膽子立刻肥了。

……果然,兔子還是兔子……

「唉……」悠長的一聲嘆息,來人微微一笑,就是陸寧都有種目眩神迷的感覺,這傢伙長得著實不錯。

但下一個瞬間,陸遠就堵到他前面去了。

陸寧:「……」

「前陣子修真界動蕩,恐怕你們都得到消息了吧,所以才避出國。」

「是又怎樣。」見他沒有動手的意思,鍾瑜白卻始終不敢放鬆警惕,他清楚這個人有多厲害。

「鬧得動靜太大,我當然閉不了關了,非但閉不了關,還只得東奔西走狼狽逃竄。」說完,又是一聲嘆息。

陸寧心說,就你這副衣冠精緻從頭到腳一塵不染的模樣,請問哪裡狼狽?

鍾瑜白卻冷笑,「別開玩笑了,你程蒼朮身為紫宸老道最疼愛的孫子,本身又是昭華劍門的首席弟子,誰敢動你!」

「我祖父於七個月前隕落了。」這個叫程蒼朮的俊美道士淡淡說,「你定然想知道修真界動蕩的原因吧,不是其他,就是因為這個而已。」

一時,連鍾瑜白都有些震驚了,然後才忽然一笑,「死得好!」

「嗯,隕落的時候還算平靜,祖父的壽元本就將近,原以為還能撐上幾年,可惜舊傷沉珂,到底容不得他再拖了。」程蒼朮的口吻無比平靜,「只是我也沒想到會亂成這樣子,原來他們對我昭華劍門,對我有那麼多的詭譎心思,都只是被我祖父強行壓著而已。」

紫宸老道可不是普通的修真者,鍾瑜白叫他紫宸老道,事實上修真界都要尊稱他一句紫宸真人,他修的是劍,修為境界不是最高,卻無疑是內地修真界中的第一高手,在他的劍下,那幾個老傢伙也要退讓三分。

程蒼朮是紫宸嫡親的孫子,學的也是一脈相承的劍術,在修真界許多道統失了真傳的現在,紫宸的劍術絕對是一等一的功法,要鍾瑜白說,他挺理解這些人迫害程蒼朮的,他們絕對不想再要第二個紫宸了。

紫宸這人性格不大好,就跟茅坑裡的石頭似的,又臭又硬,天生護短根本不講道理,許多定下來的規矩,他偏偏就不遵守。

……譬如當年修真界三令五申不許在凡人面前露了蹤跡,紫宸可不管,有他護著,程蒼朮當年追殺鍾瑜白的時候那叫一個囂張,將鍾瑜白追得那叫一個上天無門,所以鍾瑜白一句死得好,說的挺真心的。

以鍾瑜白看,他和程蒼朮是有大仇的,現在這人大喇喇地出現在自己面前是怎麼回事?

「小白啊,當年追殺你的可不止是我,我還放過你好幾次呢,倒是心明劍派的范之賢,南宮家的老頭子,羅家的羅老二,丹清閣的沖雲和你的仇恨更深吧?有句話叫,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現在難道不是朋友嗎?」

看著程蒼朮伸出的那隻瑩白如玉的手掌,鍾瑜白的臉色有點發青。

陸寧則是在驚嘆,鍾瑜白的仇人還真多啊。

與表面的道骨仙風相比,程蒼朮這人簡直是狗皮膏藥,甩都甩不脫的那種,換上了尋常衣服,仍然是說不出的溫潤如玉,偏偏為人與表象截然相反,直到他們上了去日本的飛機,這位還妥妥跟著他們,鍾瑜白一直低氣壓中,顯然很忌憚程蒼朮的本事,如果打得過他,也不至於當初被他追得猶如喪家之犬,十來年不敢出門了。因為他的這種情緒,弄得黃碧戰戰兢兢的收拾東西都不定心,熊明明第一次看到程蒼朮的時候簡直就像是見了鬼,比鍾瑜白還要誇張。

倒是程蒼朮笑著同他打招呼,「哎呀明明,好久不見。」

熊明明黑著臉,忍了又忍才沒說好久不見你妹!上次相見還想抓他剝了虎皮來鍋紅燒虎肉虎骨燉個湯什麼的好不好!

反而是陸寧和陸遠見程蒼朮沒有敵意,就徹底甩開了負擔,他們現在這麼忙,哪有時間想這麼多!

在內地這塊地方,是陸遠這樣標準的陽光俊美更受歡迎,在日韓,反倒是陸寧這樣陰鬱的深沉氣質更吸引粉絲,她們稱這為「冷郁的性感」,於是,在日本的機場,粉絲大聲叫著他名字的時候,陸寧都有些驚訝。

《王子的秘密花園》熱播,使得國內陸遠的人氣大漲,在日韓,卻是出演男二的陸寧人氣稍高一籌。

「你們看,我還是很有用的。」程蒼朮用一口流利的日語和對方交涉之後說,「人家派的翻譯絕對沒有我有用。」

好吧,陸寧只會英語,陸遠也是,鍾瑜白……他算年齡的話已經是老古董,倒是會幾國語言,可是做口譯還是不行的,作為合格的黑客,他擅長的是文字翻譯,連各類專業用語都熟悉得很,口譯卻要差勁很多。

反正陸寧覺得很不科學,長得道骨仙風古意十足的劍修,居然精通N國語言,這不科學啊!

彷彿看出了他的疑惑,程蒼朮解釋說,「當年祖父讓我出門歷練,我在許多國家都住過一段時間,我們修士的記憶力很好,學這些語言也只是順手。」

……差點忘了,哪怕這位看著才二十齣頭,事實上也是同鍾瑜白差不多年紀的老古董。

第一晚《黑鯊》整個劇組的宣傳人員都被安排在東京一家四星級酒店休息,哪怕包下了整個樓層,卻依然有粉絲在附近轉悠,宣傳人員中不僅有陸寧陸遠這樣的當紅新星,也有諸如謝知博、孫立言這樣有些年紀還魅力不減的影帝。

或許是因為在國外,國外的狗仔可不會像國內這麼給孫立言面子,所以孫立言的行為舉止還算安分,但是陸寧覺得,他的眼神可不太安分。

行程很緊,當天晚上他們就開了記者發布會,《黑鯊》在日本的上映照理票房是不會差的,幾大影帝的號召力不是白說的,本身在國內的票房就全線飄紅,這部片子也算是符合日本人的口味,前景很好,所以記者發布會開得很盛大,來的媒體不少。

在各路媒體包圍之下,陸寧仍然敏感地發現鍾瑜白半途離開了,深深佩服自己的觀察力。

哪知道等記者發布會結束了,一場小型的內部晚宴都結束了,鍾瑜白還沒回來,連一開始還在的程蒼朮都不見了。

「他們不會出事吧?」陸寧還有些擔心。

陸遠揉著肚子躺在陸寧的床上,他最近太忙,也幸好有陸寧這個血液存儲器,放多久還是很新鮮,才能補得他不太餓,日本人的晚宴和國內不同,有不少生鮮,他吃得挺盡興的,帶血的小牛排吃了好幾塊。

「別擔心,鍾瑜白這傢伙有數著呢,從來不冒險,別看他平時那副厲害的樣子,一有危險跑得比誰都快,別忘了,他本來就是只兔子!」

陸寧:「……」

「阿寧……」

陸寧一時走神,陸遠湊過來都沒發覺,結果他就這麼親了上來。

陸寧其實很不喜歡血腥味,但奇怪的是,陸遠身上半點兒血腥味都沒有,明明是吸血鬼,明明晚上剛剛吃過三分熟的小牛排,唇齒之間卻非但沒有血腥味,反而有種淡淡的微甜的氣味。

就好像吸血鬼的尖牙咬人的時候,絲毫不會疼痛還會讓人情|動一樣,這種大約也找不到什麼科學的解釋。

結果他才剛剛親了這麼一下,就聽到他們住的這間酒店套間的陽台上傳來「咚」的一聲,陸遠的臉色一下子就黑了。

好不容易才抓到這麼個機會,結果還這麼不走運!

陸寧淡定地推開他,直接拉開了窗帘,就見鍾瑜白好好地站在這十一層高的酒店的陽台上,只是臉色十分不好看,反倒是程蒼朮幾乎半個身體掛在他身上,原本束得整齊的黑髮掛下來,一看就不大好。

鍾瑜白一腳跨進來將程蒼朮扔到了沙發上,以幾乎抓狂的口吻說,「這個程蒼朮是神經病嗎?明明傷得那麼重,半條命都沒了,這幾天還裝得跟個沒事人似的折騰,今天倒好,我什麼時候要他幫忙了,一劍出去就把那個雪女給砍了……這種情況下還敢出劍,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於是,你們不是仇人嗎,你救他回來做什麼?」陸寧挑眉看向鍾瑜白。

鍾瑜白語塞,看向程蒼朮的眼神有些複雜,要說他們有多大的仇恨,正如程蒼朮說的,他和另外幾位更有仇,程蒼朮十分厲害,當年要是存心想要殺自己,多半早已經死在他的劍下,雖然被他逼得十幾年無法出門,卻也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反倒是自從程蒼朮執意要對付自己之後,其他要殺他的修真界人士許多都避了他的鋒芒。

「……他放過我六次,我都記著,」鍾瑜白淡淡說,「我這人恩怨分明,趁人之危的事兒,我做不出來。」

陸遠將信將疑,看了鍾瑜白一眼,嘀咕道:「趁人之危這種事,不是你最擅長的么……」

鍾瑜白狠狠瞪了他一眼,就這麼扔下程蒼朮走了。

看著生死不知的程蒼朮,陸寧心中一動,從背包里拿出一個玻璃瓶子來,這個玻璃瓶子晶瑩剔透,瓶中的紅色液體極美麗,看得陸遠視線都挪不開了。

沒辦法,身為吸血鬼的他,就鍾愛紅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