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99 Views

於是乎,我也變成了一個長髮非主流,腦後有一個短馬尾,前面劉海是斜的,摸了摸側邊的頭髮,對着鏡子笑道:“長得真他媽帥!”

Written by
banner

下了樓後,師母不知道去哪了,她吩咐我把吸管都沖洗拿出來放在各個桌子上,如今的暑假時期,最多人來光顧。

等我收拾好後,拿着掃把慢慢的掃地,身後忽然傳來師母的聲音:“小非!”

我擡起頭來,看着周圍,轉身問道:“師父!在哪?”

師母尷尬的看着我,笑道:“看錯了,你怎麼跟你師父一樣,喜歡扎辮子?”

“頭髮長了,懶的剪而已。”我默默後腦勺的小馬尾笑道。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月裏,我竟然一直在奶茶店裏做學徒,這尼瑪的做學徒啊!

完全沒有學到什麼有用的東西,電影裏學功夫砍柴挑水都有功夫練,而我除了學會怎麼配奶茶之外,什麼都不會。

白雪還等着我去救呢,如今的我卻坐在這裏享受生活。

終於有一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是老穩的聲音,我身邊有店裏的顧客,不想大聲喧譁,便問道:“你想幹嘛?”

“不想幹嘛,就想給你聽個聲音而已!”老穩說道。

“非哥,幫我報仇!”電話那頭傳來夏強的聲音,“陳雅被這狗.的殺了,迫不得已我才……啊!”

電話那頭傳來夏強的痛喊聲,接着便掛下電話。

我定在原地,電話又想了起來,是方宇打來的,說道:“張孽,夏強和他女朋友陳雅失蹤了!”

我絕望的掛下電話,坐在店裏不知道該怎麼辦,顧客走的走,來的來,師母見我這沉悶的樣子,並沒有多問我什麼。

“小孽,怎麼了?”等客人沒了之後,師母走過來問道我:“你坐在這裏有六個小時了!”

“師母,你答應會幫我的!”我看着師母怒目圓睜道。

“是,我答應過,不過……”

“不過什麼!”我吼道!“我兄弟被玉蓮教的人劫持了,我女朋友現在還昏迷不醒,我想救他們,可是能力呢?誰他媽給我能力!”

師母看着我,並沒有生氣。

“給我來一杯珍珠奶茶,放多點水果味,謝謝!”門口走進來穿着怪異,戴着嘻哈帽的男生走進來喊道。

師母轉身看着那男子,冷笑道:“好的!”

接着這男子坐在的對面,然後把嘻哈帽摘下,我一看,竟然是老穩。

“****你……”我站起來準備動手時,師母忽然喊住我:“別激動,有事慢慢談!”

“坐下!”老穩對我笑道。

我咬緊牙關,然後把坐下來,指着老穩問道:“我兄弟夏強怎麼樣了?”

“我也是你兄弟呀,你這樣對我,信不信我翻臉!”老穩微笑道。

“你不配!”我罵道。

這時,師母拿來兩杯奶茶,分別放在我和老穩的面前,我抓着奶茶的被子,說道:“一句話,你放不放人!”

“不放!”老穩端起奶茶喝了一口,笑道:“人都死了,我還放什麼!”

接着老穩丟給我一張洗出來的照片,照片裏夏強倒在地上,被捅死的照片。

我死死的握着這張照片,端起奶茶杯,準備潑老穩時,老穩忽然掀翻桌子,然後手中拿出一把槍,指着我,笑道:“你還是慢了!”

旁邊的師母並沒有說話,反而顯得很冷靜,沒有想過要幫我。

手中的相片掉落在地上,老穩收起手槍,走到我的耳邊,說道:“如果我是你,在我進來的那一刻,早就殺了我,可是你遲疑了!”

說完,老穩便轉身離開奶茶鋪,師母端起一杯水給我,說道:“冷靜下,喝杯水!”

“滾啊!”我打掉師母手中的玻璃水杯。

玻璃杯掉落在地上,玻璃碎片摔得到處都是。

“爲什麼你剛纔不幫我,爲什麼!”我對着師母吼道。

“小孽,你有沒有學過要尊重長輩,我是你師母!”師母在地上收拾着玻璃碎片說道。

我低頭看着師母,心中的怒氣越來越大,很想一把火燒了這奶茶店。

接着師母站了起來,問道:“生氣了?”

“你說呢!”我對着師母怒吼道。

師母對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腳,這一腳把我踹得跪在地上,然後師母扯住我的頭髮,一拳對着我的胸口打來。

我一怒之下,發動鬼紋。

結果師母拿出一張紅符,貼在我的眉心上,死死的用手掌按住,淡淡的說道:“你除了用鬼紋,還會用什麼?凡事能考慮下再行動知道嗎?”

世上唯一一個把我的鬼紋鎮住的人,竟然是我的師母,這一鎮,我連力氣和道術都使不出來。

我……

輸了!

……分界線……

ps:中秋節福利會在書友羣裏發大紅包,沒有加書友羣的朋友,快加!

羣號:474290415

中秋節晚上八點發,速度速度速度! 師母沒有給我解開紅符的封印,在我跪下的時候,師母對我說道:“自己好好的反省一下!”

師母上樓睡覺,而我跪在地上沉思着,有想過強制掙開我眉心的紅符,可是我根本動不了,全身只有眼珠能轉動。

我到底錯在哪了?

我學道術,這麼久,難不成是爲了維護陰陽兩界的和平?逗我是吧,老子要得不是和平,要得是安寧,從中冒出的五弊三缺,擾亂了我所有的生活。

我開始回憶起從我剛開始學習道術的那時刻,慢慢的,我感到睡意傳來,就這樣閉上眼睛,進入了夢想。

這次我竟然做夢了,我夢見我站在一處高城之上,像是古代的戰場,身後跪着四個人,一種從未有過的熟悉感讓我回想這些往事。

“將軍,城外有一妖猴宣戰!”我身後的四人喊道。

嬌妻不乖:妖孽殿下de罌粟新娘 “喊誰啊?”物品疑惑的問道。

“小猴子!”忽然從城外的天空中飛來金色的氣息,乍眼一看,一把黑白相間的大柱子忽然插在地上。

接着便是一個大震動,通臂猿猴穿着一身戰甲戰甲飄在半空,然後收起擎天柱,指着我說道:“小猴子,你終究還是變了!”

我特麼的怎麼一臉懵逼,於是我轉身看着我身後的那四人問道:“哥們,我在哪個朝代?”

“唐朝!”身後的四人擡起頭回答道。

這一擡頭,再次讓我震驚,我身後跪下的四人,竟然是地府的四大鬼捕!

“醒過來!”通臂猿猴舉起擎天柱,對着我的腦袋敲來。

擎天柱接觸我腦袋的那一刻,我猛的睜開眼睛,依舊還是跪在地上,再看旁邊牆壁上的鐘表,是凌晨五點。

而奶茶店內的桌子和凳子已經收拾好了,師母站在我的面前,撕掉我眉心的紅符,伸出手來,笑道:“跪着睡舒服嗎?”

“還……還行。”我抓住師母的手站起來回答道。

“想了一夜,想通沒有?”師母問道我。

“說實在的,我真的想不通自己錯在哪裏,我只想安靜的過生活,不想讓身邊的朋友受傷,就這麼簡單而已。”我坐在凳子上說道。

“我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你,總感覺像是看見小非一樣,你師父他以前也是這樣的想法,最後卻丟下我,自己走了。”師母看着牆壁上的合照笑道。

“那……師母我到底錯在哪了?”我問道。

“你沒錯,錯就錯在天命。”師母轉身笑道:“去洗個澡吧,等下去石虎山大廟找李玄清道長,我把你師父留下的遺物給你。”

“我師父有遺物?”我疑惑道。

……分割線……

說到夏強的死,其實另有原因。

在張孽接到夏強死訊的前一天,原詭案組辦事處,方宇與夏強正在公安局辦事,留下陳雅一人在屋子照顧白雪。

晌午之時,一輛價值兩百萬的寶馬停在詭案組辦事處,下車後一名穿着一套黑色小西服的男子下車,這帥哥戴着一副墨鏡,敲響了屋子的門。

屋內的陳雅正在削水果,聽到有敲門聲,喊道:“來了!”

接着陳雅透過貓眼,站在外面的是一個戴着墨鏡的西裝男,疑惑的打開門後,問道:“您是?”

“你好小姐,我叫黃運穩!”這西裝男摘下墨鏡笑道:“我是夏強的朋友,他讓我接你去警局一堂,說是有靈異案件。”

“真的?”陳雅問道。

“是的!”黃運穩拿出一張紅符出來,手指輕輕的抖動一下,便着起火來。

“我是國安局的局長,黃運穩!”黃運穩拿出一個證件出來,放在陳雅的面前笑道。

陳雅見到此證,嘴巴驚訝成“o”型,驚道:“國家真的有國安局這個組織?”

“麻煩陳雅小姐,跟我走一趟。”黃運穩收回證件笑道。

“你傻啊?”陳雅拿出一把手槍,指着黃運穩,罵道:“當我不知道你是邪師嗎?玉蓮教的紋身都在你的手臂暴露了!”

黃運穩看着自己的手臂,微微一笑,一招手,身後又站出一個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

陳雅放下手槍,驚道:“龍局長!”

“進去說話。”龍建雲笑道。

三人進入了屋內後,龍建雲直接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說道:“小雅,麻煩跟我一起演一齣戲!”

“國安局?”陳雅拿着文件笑道:“我也可以假如國安局?”

“不,國安局只有四個人而已,你男朋友可以進,但是你作爲他的女朋友,必須對國安局的事情保密,所以,要你演一齣戲!”黃運穩笑道。

隨後龍建雲大概的把安排的事情告訴陳雅,陳雅聽完後,點點頭問道:“那白雪姐怎麼辦?”、

“過兩個星期他會醒來的,放心吧,還有方宇呢。”黃運穩說道。

隨後,三人走出屋內,然後來到郊外的一處別墅,進入別墅後,陳雅發現內竟然貼滿了紅色的符紙,心想着是誰有這麼大的能力,畫出上千張紅符。

進入別墅後的龍建雲立馬打通了一個電話,對電話那頭說道:“喂?夏強嗎?你過來嶺東郊外草坪着,我在這裏發現了疑犯,別帶人來,一個邪術!”

……而此時在公安局辦事處,夏強和方宇正在整理文件,夏強接到龍建雲的電話,聽到那邊說發現了嫌疑犯。

看了一眼方宇,然後掛下電話說道:“宇哥,我回去辦事處拿文件!”

方宇點了點頭繼續忙自己的事情,夏強看着桌子底下的手槍,悄悄的拿起來塞進腰間,然後開着一輛警車,來到龍建雲所說的那郊外草坪處。

來到這地方後,夏強下了車,打了龍建雲的電話:“喂?龍局,你在哪?”

“後面!”龍建雲說完,立馬掛斷電話。

夏強收起電話,慢慢的轉身。

結果這一轉身,夏強的肚子被人踹了一腳,措手不及的夏強捂着肚子跪在地上,這人迅速的搶走夏強腰間的槍,指着夏強的腦袋說道:“別動!”

夏強慢慢的擡起頭看着這人,發現這人用一塊花布蒙着臉,戴着帽子,看不出這人是誰。

不過看着打架的動作,像是警察專用格鬥術!

隨後持槍這人摘下面罩,夏強瞪大眼睛,驚道:“老鵬!”

“哈哈。”龍英鵬拉起夏強笑道:“嚇到了吧?”

“等下,我有點亂了!”在龍英鵬後面,走來的是陳雅,龍建雲,黃運穩。

黃運穩走上來,握手笑道:“歡迎加入國安局!” 重生之無中生有 第4604章

「而且就算你用你的火焰,想跟我同歸於金,最後也不過是讓我重傷,但是你要找的那些人,我就不會放過他們了……」小樹苗說道。

分明聲音青色,語氣平靜,但是墨九狸卻聽出對方十分的自信,如果自己真的想殺了它怕是沒那麼容易,而且看起來對方對這個空間很熟悉,想對付自己不容易,但是對付其餘人怕是簡單的多了……

「你這是求人救命的態度嗎?如果是,那你請別人好了,我沒興趣!」墨九狸涼涼的說道。

「我是在跟你合作,你不願意就算了!」小樹苗說道。

墨九狸……

「恩,我拒絕,送我離開!」墨九狸沒有表情的說道。

泛黃小樹苗……

這才輪到它愣住了,為什麼這個女人的反應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呢?

她不是應該求著自己合作,然後幫她找那些人嘛?難道那些人對它其實並不重要?只是下屬嗎??

這樣想著,小樹苗心裡有些慌!

它選中墨九狸就是因為看到墨九狸進來后,分明失去修鍊者的力量,卻還能面不改色的使用火焰,這種情況它也不是沒見過!

而且它還知道,身上有火焰的都是煉丹師!

以前那些進來這裡的人,有的也能使用火焰,但是丟出的火焰又弱,又慢,而且沒啥力量,丟出兩次火焰后,那些人臉色蒼白一片,像是消耗太大了似的……

但是墨九狸之前的舉動在小樹苗眼裡,和曾經見過的那些人相比,簡直一個是王者,其餘的都是青銅啊!

所以,小書面才會在墨九狸想離開的時候,直接攔住了墨九狸,把她給帶到這裡,感應到墨九狸心裡想找人,就想以此作為合作條件,小樹苗想了很多情況,唯獨沒想到墨九狸會拒絕自己!

一時間倒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呵……那我自己離開好了!」墨九狸看對方沒反應,於是說道。

說完直接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小樹苗急忙喊道。

「還有事?」墨九狸回頭挑眉問道。

「我真的可以幫你找到你想找的人,在這裡沒有比我更加清楚那些人進來這裡,會在什麼地方的,只要你幫我,我答應一定幫你把人找到!」小樹苗想了想放低語氣說道。

「我看你的樣子,再活個幾百年不成問題的,而且我也未必救得了你,你缺少的是生機,並不是別的東西!生機這種東西我可沒有,就算我是煉丹師,也是沒辦法的!」墨九狸轉身,看著小樹苗片刻后直接說道。

沒想到墨九狸剛說完,小樹苗就興奮的道:「看起來我真的沒找錯人,你果然是一個厲害的煉丹師,美女姐姐你幫幫我吧!」

墨九狸……

墨九狸反覆想了下,也沒發現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啊!

為毛剛才還走高冷范的小樹苗,忽然間變成小迷弟了,還喊自己美女姐姐,墨九狸也是醉了啊!

小樹苗見墨九狸沒說話,以為墨九狸想拒絕自己, 吃過午飯後,師母什麼都沒有帶,帶着我,來到了我自己的老家,很久沒有回家了,這次師母跟着我,一起來到我老家田蘭村。

村裏的路比以前好很多,上次我出錢修路,在村裏可是出名了。

師母在奶茶店工作了這麼久,並沒有買小車,因爲師母這些年的積蓄都花在了小朋友的身上。

自從師父走後,師母賺的錢,三分之一都做善事,看來師母和師父是真愛。

師母把師父生前的西裝交給我穿,加上這非主流髮型,真他大爺的帥!

村口,還是那麼的安靜,還是那麼的和諧。

不過如今太陽當空,村口並沒有有老漢下棋,走到梧桐樹下時,師母忽然停下來了,看着梧桐樹問道:“這下面埋着的就是飛僵吧?”

“對。”我回答道。

“你師父要是在,這飛僵肯定不是對手。”師母笑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