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8, 2021
48 Views

本來依着程程的意思是要好好懲戒一下這些個衙役,但被我反對了。我們已經得罪了青雲門,我不想在我和青雲門鬧起來後還有一羣衙役在拉我的後腿,所以我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那個被我刺瞎眼睛的倒黴蛋身上,雖然我準備放過這些衙役,但找個人示威是必要的,免得他們認爲我好欺負。聽到有人頂罪,那些個衙役絲毫不顧同僚之誼,紛紛調轉槍口,把所有的過錯都栽在了那個倒黴蛋身上。給果就有了剛纔的一幕。

Written by
banner

“呼,終於走了。”一直站在程程身側的林琳吐出一口長氣的同時還拍了拍胸脯。唉,她剛纔怎麼不害怕?

“好了,我們收拾一下吧。” 我本單純

“好,程程,你去關門,花非花,霧非霧,我們先收拾一下,再商量對策。”我看着凌亂的屋子說道。

“商量什麼對策?那些衙役還敢來?”林琳拉着我的手問道。

“你不會認爲那個玄靈子會就此罷休吧!”我白了林琳一眼,這不明擺的事嗎,還裝什麼傻!

“對了,呆,那個玄靈子說的寶樹是什麼啊!”林語拉開不樂意的林琳向我問道。

“玄靈子說的寶樹就是千年桃樹。。。。。。”我於是細細的將千年桃樹的來歷說了一扁。

“哦,原來如此。”她們倆個聽到對視一眼,同時點頭答道。


“對了程程。”我拉住了剛關好店門的程程:“那塊令牌是怎麼回事?大內待衛的家人又是什麼意思?”

聽到我問的話後,程程突然抱住了我,紅着臉細聲道:“呆,這是我親哥哥的令牌,他是大內侍衛,你能緊張我,我好高興。”

。。。。。。。。。。

女人吶! 第二百一十五章御獸師

「是,師傅,」

三名男女應了一聲,轉身施展身法離開了這裡,

飛奔途中,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臉色突然一變,停下腳步,從懷中取出一個巴掌大的黑色三層小塔,

此時黑色小塔的第一二層裡面的光亮完全消失,白衣青年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張師兄,怎麼了,」一名身穿藍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也是停下腳步,出言問道,

白衣青年神色恢復了過來,森冷道:「我留在清流鎮的血蚊子都被人殺光了,」

藍袍男子聞言先是一怔,旋即皺了下眉頭,道:「你的那些血蚊子雖然個體戰力不強,但是勝在眾多,就算是尋常的真元境後期武者也是難以應對,看來這次是有高手闖進來了,」

「這裡是落月宗的地盤,是不是落月宗的高手闖進來了,」這時一旁的看似三十多歲,身材豐滿的中年女子面色凝重的疑問,

藍袍男子目光閃動了兩下,凝聲道:「很有可能,我們小心一些,不要讓對方發現我們的計劃,」

張旭陽看了一眼藍袍男子,森冷道:「不管對方是什麼人,殺的是我的血蚊,都得死,」話音落下,便是展開身法直奔鎮子而去,

藍袍男子和豐滿女子對視了一眼,暗自搖搖頭,追了上去,

另一邊,

藍塵出了鎮子,正欲往波動傳來的方向而去,突然他停下腳步,望向前方,

嗖,嗖,嗖,

視線中,三道人影由遠及近,片刻功夫便是到了距離藍塵三十丈遠的位置,

「只是一個少年,」

停下腳步,三人看著對面的藍塵,先是一怔,隨即眼中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從氣息來看,這個少年只有真元境中期巔峰修為,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難道還有高手隱藏在附近,」

想到這一點,三人四下望去,但是並沒感知到有強者隱藏在附近,

「兩個真元境巔峰武者,一個半步脫凡鏡,看向他們十有**就是屠戮那個小鎮的兇手了,」

藍塵心中暗道,同時,他也是感覺有些辣手,以他現在的戰力對付兩個真元境巔峰武者不成問題,但是那名身穿藍袍的半步脫凡境男子,給他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

而且他不確定,對方是否還有其他的高手,

「先別動手,我先試探一下再說,」

竹千薇對另外兩人傳音道,旋即,她對藍塵展顏一笑,一股無形的力量自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將藍塵籠罩在內,

「小弟弟,你是不是很想睡覺,」

藍塵頓時感覺腦袋一沉,下一刻就清醒了過來,

「好強的催眠術,」

心中震驚的同時,藍塵心中暗暗后怕,幸好意鍊師境界跨入了三級中期,不然非得中招不可,

當即,他心中一動,並沒有顯露出自己破了對方的催眠術,而是臉上露出獃滯之色,假裝被對方催眠了,


藍袍男子和張旭東看到這一幕,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異色,顯然早就知道竹千薇的手段,

竹千薇看到這個少年成功被自己催眠,便是開口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此地,」

「我叫木塵,是和師傅一起遊歷到了這裡,」藍塵回道,

「你們是哪個門派的,你師傅呢,他什麼修為,」竹千薇一連問了三個問題,

「我和我師父乃是猛虎門的門人,」

隨後,藍塵假裝露出后怕之色,「之前,我和我師傅遇到了一大群的血蚊,在交手時,我和他就分散了,我師傅的修為,乃是真元境巔峰,」

這一刻,藍塵就如一個乖寶寶一樣,有問必回,

「你們猛虎門,還有其他人出現在這裡沒有,」

「沒有,」

張旭陽目光一閃,「這兩條雜魚遇到我的血蚊子,能平安的逃走,已經是了不得了,看來滅殺了我血蚊子,是另有其人,」

「不錯,」藍袍男子點了點頭,正欲說些什麼,突然他臉色大變,這一刻他心中升起死亡的危機,

他想也不想的,就欲施展身法,離開原地,

刷,

雖然,他的反映很快,但是依然慢了一步,一道無形的力量,如利劍一般,穿透了他的胸膛,出現了兩個碗大窟窿,

「啊……」

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后,便是倒在了地上,此時他已是受了重創,雖然未死,但是已經失去了戰力,

竹千薇和張旭陽瞳孔一縮,面色大變,急速後退,

「成功了,」

望著倒下的藍袍男子,藍塵心中暗鬆了一口氣,旋即他從空間靈戒中取出數枚丹藥,往嘴一塞,吞了下去,

此刻,他面色蒼白如紙,渾身都在打顫,可想而知,剛才重創藍袍男子的那一擊,藍塵的精氣神消耗有多大,

「該死,讓那小崽子騙了,」

百丈外,張旭陽望向藍塵的目光滿是殺意,恨不得立即將其撕碎,方解心頭只恨,

不過,藍塵之前的那一擊,此刻依然讓他心驚膽戰,眼中寒光一閃,從乾坤袋中取出三層黑色小塔,運轉全身真元,注入其中,

嗡,

一聲輕顫,黑色小塔的第三層打開,一道光芒射出,落在地上,顯現出一頭巨大的虎形妖獸,其身軀長三丈,高一丈,散發著可怖的妖氣,

「三級巔峰的風魔妖虎,這傢伙是御獸師,」藍塵面色微微一變,同時急速的煉化丹藥,恢復元氣,

「上,給我撕了那小子,」張旭陽大喝道,

他不僅是一位實力強大的武者,同時也是一名御獸師,經過多年時間修鍊一門秘術,如今的他可以操控四級以下的妖獸,

可以說,高級御獸師是武者中最難纏,最難惹的存在,除了本命妖獸外,他們還可以掌控出為數眾多的妖獸,

一旦交手起來,他們會遠遠的躲在後面,操控妖獸與對手搏殺,

「吼,」

隨著,張旭陽一聲令下,風魔妖虎發出一聲震天般的咆哮,向藍塵直撲了過去,

雖然這頭風魔妖虎被張旭陽掌控后,智慧下降了不少,但是它的戰鬥本能依舊絲毫不減,

此刻,它的速度快到了極致,肉眼根本無法捕捉它的身影蹤跡,這廝完全融入了風中,

面對撲將而來的風魔妖虎,藍塵的雙瞳已經變成了漆黑之色,同一時間,閃爍著電弧的凝華靈刀,斬下,

刷,

刀氣如雷龍,帶著雷霆之勢,橫貫虛空,迎向風魔妖虎, 取下頭盔,我赫然看見兩個女人站在我的面前。

“你說,要我還是要那個NPC!”林語擺出一付冤婦的模樣,向我逼問。

“哥,你也真是的,程程再好,也只是個NPC啊,你就爲了她惹語姐姐生氣?”林琳也在一邊大敲邊鼓。

我摸了摸頭對着林語問道:“我什麼時候惹你生氣了?”

“哥,你還好意思說,在天下有名的時候姐姐和那個NPC吵架,你也不幫忙,要我說啊,你乾脆和那個NPC一刀兩斷,要不然姐姐會不開心的。”林琳站在一旁嘰嘰喳喳的道。


一旁的林語一邊擦着眼淚,一邊偷偷的看着我。

我心裏飛快的算盤了一下,計算了一下得失。

先對着林琳吼了聲:“小丫頭家懂什麼,一邊溫書去!”把林琳支出去,我才走到林語身邊,捧起她的臉,輕輕的道:“語,你要理解我,我對你是真心的。”不等林語反應過來,我的嘴就重重的壓在她的脣上。林語在掙扎了數下後認命似的停止了掙扎,靜靜的躺在牀上任我蹂躪。

“你就這麼有把握我任你所爲?”林語終於還是找了個機會把我推開了。

“現在不明擺着嗎!”我厚着臉皮又把手伸過去,企圖再次抱住她。

“呸,不要臉!”林語向我啐道,說完就紅着臉跑出去了。

哼哼哼,到嘴邊的肉還能跑出去嗎?看着林語遠去的身影,我惡意的想着。

。。。。。。。。。。。。。。。。。。。。。。。。。。。。。。。。。。。。。。。。。。。。。。。。。。。。。。。。。。。。

“呼。”看着兩朵花傳來的報告特派員長長的噓出一口氣,目標總算暴發出來了。暴發出來好啊!想起前幾天心理專家傳來的警告,特派員就覺得一陣後怕,要是目標真的承受不了這股壓力瘋了,只怕這個責誰都負不起。爲了避免給目標太大的壓力,上面甚至停止了‘橫刀’小組的一切活動。看來,也是通知‘橫刀’小組重啓計劃的時候了。

。。。。。。。。。。。。。。。。。。。。。。。。。。。。。。。。。。。。。。。。。。。。。。。。。。。。。。。。。。。。。。。。。。。。。。。。。

戴上頭盔連上線後,我扁扁嘴,可惜了,剛纔要不是小丫頭打岔,林語就被我吃了。搖搖頭,將這讓人懊惱的事情摔出腦外,我找到了程程。


“程程,你那塊令牌到底有多大的用處?”

“用處大着呢,你別看大內侍衛品級不高,但他們都是在皇帝跟前做事的,一般的地方官員他們可不放在眼裏。所以說只要有事,憑着這塊令牌地方官員一定會盡心盡力的。”程程得意的拿出令牌向我眩耀着。

“哦,是這樣啊。”我接過令牌看了看:“程程,不如我們拿着它調軍隊去滅了青雲宮吧!”

“啊!你瘋了!”程程一把搶過令牌緊張的道:“先不說這塊令牌能不能調動軍隊,就算調動了,也不能去攻打青雲宮啊,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在修真界引起什麼樣的反應?要是修真界全面反彈,別說你,就是連皇帝也會坐不穩龍庭的。”未了還補了一句:“調動軍隊一定要有虎符的,否則就算大不逆,要誅九族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我把事情想太簡單了。”摸了摸頭我無趣的說道:“那我另想辦法好了。”

“咦?你們上來了!”看到林琳和林語上線我忙走過去拉着她們的手道:“昨天有突發事件,也沒帶你們到火鳳城逛逛。我今天補上,走,逛街去。”


在拉林語手時,林語企圖躲避,但被我英明的制止了。

逛街的途中,我允分利用身爲嚮導的便利,不斷的軟言安慰,雖然其間惹來不少表妹的白眼,但我的努力沒有白費,在迴天下有名的路上,我終於徹底的掃除了昨夜留在林語心底的陰影,林語又開始和我有說有笑了。

走進天下有名我愣了一愣,想不到啊,想不到,這羣極品男又出現了。

看着圍在櫃檯邊上的那羣極品男,林琳鼻子一哼發表出了對程程的看法:“招蜂引蝶!”

程程在頗帶深意的看了林琳一眼後,發出了逐客令:“衆位,小店的貴客回來了,今天小店要提早打烊。衆位想要鑑定的話,明日請早。”

程程話一出口,林琳就招來滿屋極品男的白眼,連林語都給了她個。

“這,這。。。。”看到犯了衆怒,林琳也慌了起來,拉着我的手道:“哥。。。。”

嗯,還不錯,知道現在找我是她最佳的選擇。

“嗯哼!”我清了清嗓子剛準備說話,就被打斷了。

“功德無量天尊。” 魔神奶爸修煉日常 :“衆位,我們又見面了。”

“道長前次失意而去,不知這次又爲何而來?”瞪着玄靈子我譏諷道。

“爲所爲而來。”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我心裏不由得打起鼓來,這小子心深如海,不會又搞什麼名堂吧!上次要不是程程拿出那塊令牌,我可就輸得一塌胡塗了。想到這我把手一伸,做了個請的動作:“小店簡陋,就不請道長進來了,道長還是請走吧!”

反正我也說不過他,遲早要翻臉,晚翻不如早翻,省得在語言上吃虧!

“功德無量天尊。貧道這次前來是想請衆位將千年桃樹歸還本觀。”看到我翻了臉,玄靈子也拉下臉來:“現在交出來,我們還可以既往不咎,否則。。。。。”

“千年桃樹什麼時候變成你們道觀的了?是你們種下的?還是你們給它施肥澆水了?”聽到玄靈子一口一個本觀的千年桃樹,我的火也蹭的上來了:“你就明說你想搶得了,還找什麼藉口,敢做不敢當,真不要臉!”

“清者自清,本觀曾在系此樹上的小牌,想必還在你手上吧!那就是本派前輩雲遊時所繫,這就足以證明那千年桃樹是本派所有。”玄靈子在環視了一下店內的人羣后,終還是按下火頭與我分辯起來。

“哦,掛塊牌子樹就是你的了,那我在城門口刻個字,是不是整座城都是我的了?”那牌子的事我的確不佔理,所以我只好和玄靈子胡攪蠻纏一翻。

玄靈子臉色一沉:“看來你們是不肯將千年桃樹交還了,即是如此,就不要怪道爺我心狠手辣了!”

“怎麼,你還想動武不成?”看到玄靈子有動手的跡象,我忙用手抓住懷裏的匕首,心中暗暗叫苦,不是說城裏修真界的人是不能動手的嗎!怎麼眼前這傢伙還擺出一付要發飈的樣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