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8, 2021
65 Views

轉眼,又過年了。

Written by
banner

這兩年本來就因為秀水村越來越好了,其他的村子不管是因為什麼目的,也都願意往這邊來走動了,所以每年過年,秀水村都會很熱鬧。

秀水村的人也因此改變了初二回娘家的習俗。

今年也不例外,秀水村比去年還要熱鬧。

過完年,蘇瑾昱就準備要去鎮上上學了。

「妞妞,這是給你的包裹,善全說是從京城寄過來的,那肯定又是浩軒給你寄過來的了,打開看看都是啥?」蘇大海從院子門口剛剛進來,就看到了蘇瑾昱,便趕緊的笑著將手上提著的一個大大的袋子抱了過去。

「哎喲!這是又給寄的啥來的?這回去也就個把兩個月的時間吧?這都給寄了五六趟東西來了!」趙冬雲正好從灶房裡出來,聽到了蘇大海的話后,又看到了他手上提著的東西,頓時就笑了起來。

蘇瑾昱的臉紅了一下,然後就眨巴著眼睛,看著蘇大海手裡的袋子說到:「我也不知道寄的啥過來的……」

「行了大海。」徐金枝也聽到動靜走了出來,站在正屋的門口笑著說到,「大海,幫妞妞把東西給送到她的屋子裡去,等她拆開了不就知道是啥了?」

「對對對!」蘇大海拍了一下腦袋,轉了個彎就去了西廂房,幫蘇瑾昱將東西給放在了屋子裡,然後才出來對蘇瑾昱說到,「妞妞,給你放你屋子裡了哈。」

「謝謝大伯。」蘇瑾昱笑著朝蘇大海點了點頭,就去了自己的屋子裡。

那個包裹是用蛇皮袋子給裝的好好的,她伸手在袋子上戳了一下,裡面的觸感告訴她,這應該是書籍一類的東西。

果然。

當她給拆開后,那裡面露出了一大堆的書。

從滑落的書中,有一封信露了出來。

蘇瑾昱將那封信給撿了起來,拆開。

「昱昱:

見信如見人,我和你分別已經有整整七十天了,這七十天來,我每天都會想起你,不管是在做什麼的時候,總是會想著你,會猜測你這個時候是不是在幹什麼?吃過飯了沒有?忙不忙?家裡今天會不會很熱鬧?

今年過年,家裡一定會很熱鬧的吧?

馬上要開學了吧,知道你愛書,這是給你寄來的一些課外書,和一些資料,這些都是我特意去問了我的老師后,給你推薦的,你有時間的話,就是在看書的間隙或者是課餘的時候,能不能多給我寫一些內容?

其實,就是你每天吃了什麼東西,你告訴我,我都會覺得很開心的。

昱昱,你想我了沒?

我這段時間開始複習了,我的老師告訴我,今年七月份,我就可以參加今年的高考了,等我考完了,我就可以過去找你玩兒了,真的好想見到你。

京城裡的每一種食物,都不如秀水村的好吃,在家裡每天吃的青菜,都比這裡的肉要好吃多了,真的好想回去。

好想你,好想家裡的每一個人,好想秀水村裡的一切一切,

我還有好多的話想要對你說,可是,每次當我拿起筆的時候,那些話就好像是有感應一般,自動的就消失不見了,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看到這裡,蘇瑾昱很是無語,這人真是……

她翻開了後面的一張,繼續往後面看。

「昱昱,我從來就沒有跟你說過我們家的情況了吧?並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們家的情況,和家裡的這種氛圍差的太遠了,我都不敢提,但是我今天仔細的想了一下,決定還是告訴給你,免得等到以後了會讓你覺得措手不及。」

看著這莫名其妙的和前面完全不搭邊的話,蘇瑾昱的眼睛眨了眨,這……這人怎麼突然會跟她提起來家裡的情況呢?

她覺得頭皮有點發麻怎麼辦?

「我們家,我爸爸有四個兄弟姊妹,我媽媽有五個兄弟姊妹,我外公和外婆還在世,我爸爸這邊,因為我爸爸的身份問題,其他的幾個親戚都完全是依附於我爸,只是我爸自身很公正,所以能為他們安排的工作,都不是很好的工作,所以這幾個親戚和我們家都是貌合神離的,而我媽這邊呢,就更是因為我媽不願意給她們便利,所以一家人都沒有怎麼和我們家來往了。

昱昱,你看到這裡的時候,會不會因此而瞧不起我?

對不起!雖然我明知道你不是這樣膚淺的女子,但是我還是會很自卑的認為,自己和你是不是差的太遠了?」

蘇瑾昱皺起了眉,她確實是從來就沒有聽周浩軒說起來過他的家庭,她只是以為那個家庭一定是不能說也不可說的,所以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去問周浩軒這個問題。

她從來就沒有寫想過,周浩軒家裡的關係,竟然會是這樣的!

她的心也不由自主的疼了一下。

「昱昱,你馬上要去上學了,你從來就沒有獨自一個人離開過家裡,到了外面后,一定要記住,有事兒的時候一定不要和別人正面的發生衝突,一定要學會保護好自己,先把自己給保護好了再說別的事情,還有,興華也在鎮里,要是有事兒的時候,一定要想著找興華,千萬別自己一個人獨自的扛著。

我知道你很聰明,但是我希望你能保護好自己的安全,別的事情都好說,但是安全是一定要放在首要位置的,切記啊!


好了,昱昱,雖然很捨不得,但是我知道,你肯定要著急著去看書了對不對?那我就不跟你啰嗦了,等著你的回信哦!記得替我給爺奶,和家裡人都問個好,說我想他們了,還有,替我給秀水村的每個人都問個好。

此致!

周浩軒

1976年3月」

蘇瑾昱想了想,將信放好后,就走了出去,朝著院子里的蘇家人一一的都叫了一遍后,才說到:「軒哥哥讓我給大家問個好,他說他想你們了!」

「哎喲!這孩子可是真客氣呢!」孫臘梅笑著朝張曉芬遞了個眼色。

張曉芬笑了一下,可不是客氣是啥? 「就是!也不知道回去了後過的咋樣啊? 步步驚婚:顧先生頂風作案 ?」徐金枝皺了一下眉頭,她記得原來的時候聽周浩軒說過,家裡沒人的時候,就隨意的湊合著吃一點東西,也不知道現在回去了后,是不是有人能幫襯著點兒了?

「娘,您這是不是想多了?」蘇大江一臉無語的看著徐金枝,他娘怎麼就不想想他有沒有吃飽呢?

「你懂個屁!」徐金枝白了蘇大江一眼。

人家浩軒時時刻刻的都將妞妞和蘇家給放在了心裡,她們什麼忙都幫不了,怎麼可能連想都不會去想一下呢?再說了,那也是在一起生活過好幾年的人啊,別的不說,這感情肯定還是有的啊。

這傻小子!

蘇瑾昱抿唇笑了一下,將話題給轉移了:「奶,我去收拾一下哈,明天就要開學了。」

「好好好,芳芳啊,你去鎮上上了一年學,去幫你姑看看,有啥需要準備的,看看你小奶奶給她準備的東西還差不差啥?」徐金枝笑呵呵的朝著西廂房那邊招呼著。

「哎!」趙小芳笑著脆生生的回答了一聲后,就跟著蘇瑾昱去了東廂房。

「姑。」

趙小芳眼睛里的星星,怎麼眨都眨不掉,這讓蘇瑾昱笑了起來:「怎麼了?心情這麼好?」

蘇瑾昱不提還好,這會兒一提,趙小芳眼裡的笑意都快要裝不下了,臉上的笑容也是大大的:「我自由了!」


蘇瑾昱愣了一下,便明白趙小芳在說什麼了,她露出了一個真心的笑容:「恭喜你!」

「姑,謝謝你。」趙小芳覺得,這大概是自從她出生以來,最令她高興的時刻了。

「謝我做什麼?要不是你自己願意,我們大家誰都幫不了你,有些事情,最終看的還是自己的想法。」蘇瑾昱並沒有居功,而是笑著對趙小芳說到。

不過,她並沒有問趙小芳具體是怎麼回事兒,剛才村長伯伯來家裡除了通知她明天出門的時間外,還單獨把大伯和大伯娘還有趙小芳叫著去了村委的,這堆書也是她大伯從村長伯伯家回來的時候給帶回來的。

「對了,你來看看,這裡有很多的書和資料,你看看有沒有需要的,先挑一點。」蘇瑾昱笑眯眯的說到。

「啊?我?」趙小芳不敢相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眼睛看著那堆書完全的挪不開,「可以嗎?這都是……這都是周小叔寄過來給你的啊,我拿……是不是不太好?」

蘇瑾昱笑了一下:「書,大家一起看才是發揮了它作為書的最大意義,你說是吧?再說了,這書又不是說送給你的,你看完了再還給我不就行了?至於複習資料,你要是想要用的話,不寫在資料上就可以了。」

「這個……」趙小芳的心動了,這麼多書,她看著就眼饞啊!但是……

「可是,姑,我二叔和三叔都還沒有的吧?」先讓她選……是不是不太合適啊?畢竟,蘇興華和蘇衛華才和蘇瑾昱才更親近一些啊!

蘇瑾昱擺了擺手:「咱們是女孩子,女孩子優先嘛!再說了,他倆比咱倆都要大,讓著咱們又怎麼了?行了沒事兒,你先選吧!」

聽著蘇瑾昱這樣說了后,趙小芳也不客氣了,直接下手就從那堆書里挑出了一本剛才就看上了的書,那是一本名著,她之前在課堂上聽老師說過的,心裡早就痒痒的想要看這本書了。

但是,別說是她現在沒有錢買,就是之前因為各種原因,這一類的書都是被禁止賣了的,她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老師臉上痛惜的表情。

所以,她剛才在看到這本書的時候,心裡是有些驚訝的,她沒有想到周浩軒竟然連這種書都能弄到,這也足以見到,周浩軒對蘇瑾昱的心思,真的是不一般。

她經歷的事情比較多,所以,即使現在她才十四歲,這會兒懂得的,卻也不少了。

她忍不住開始幻想,以後要是能有一個知冷知熱,懂自己的人陪在自己的身邊,該有多好?

不過,她卻知道,自己沒有那個資格去享有這些,她還要去找她的媽媽,還有那個可憐的姐姐……

有時候,她會有一種感覺,就是在蘇家的日子過得越好,她心裡的內疚感就會越深,對媽媽的,對姐姐的。

她們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而她,卻過著舒坦的日子……

看著趙小芳在拿到書後的那種興奮突然就變成了感傷,蘇瑾昱想了想,便知道她在想什麼了,不過,這是趙小芳自己的事情,她也沒辦法在明面上幫什麼,就說到:「芳芳,這還有這麼多書呢,你就要那一本嗎?」

趙小芳聽到蘇瑾昱的聲音后,就回了神,她眨了眨眼,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嗯,姑,我要這個就可以了,反正看完了再來找你換,你不會不跟我換的吧?」

趙小芳的故意打趣,讓蘇瑾昱笑了一下:「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把你再拒之門外?」

等著趙小芳拿著書離開后,蘇瑾昱看著她的背影,眼神閃了閃,她這兩年其實也曾經利用空間去看過趙小芳的姐姐。

第一次見到那個女孩兒的時候,蘇瑾昱都給嚇了一大跳。

那女孩兒兩眼獃滯,頭髮蓬亂,身上更是不著寸縷,滿身的傷痕和浮腫的肢體,讓人難以相信,這是一個才十來歲的小姑娘!

她當時給那姑娘餵了點兒靈泉水,靈泉水不是靈丹妙藥,並不能對女孩兒有很大的幫助,但是最起碼可以讓女孩兒的身體不再那麼的痛苦。

也是在這一次,蘇瑾昱將那個啞巴給嚇了個不輕。

因為啞巴說不出話來,也找不到人來表達自己見到過的一切,所以……就華麗麗的被嚇到了,以至於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敢對那女孩兒動手,甚至是連面都沒敢過去見一下的。

後來,大概是因為時間長了,再加上也沒有什麼怪異的事情出現,所以膽子又肥了起來,想要偷偷摸摸的去看看情況,結果……正好碰上了三不五時的過去看看那姑娘的蘇瑾昱,正好,又被蘇瑾昱使了點兒小手法,把那傢伙給嚇得差點兒掛掉。 「吃光?」無奇難以置信的看著閻帝,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震驚的問道:「閻帝大人,您這是說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你以為我在和你開玩笑嗎?」閻帝神色嚴肅的回道。

此言一出,無奇整個人都傻了,但卻不是被閻帝這話給嚇傻的,而是完全相反,笑傻了,因為,他實在是不太相信第二道考驗居然是如此的簡單,以自己目前的能力要把儲藏室的食物全部吃光還不容易?

一念及此,無奇不再猶豫,既然對方已經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再多問也是浪費時間了,不如立刻行動比較好,如此一來,還能更快的開始第三道考驗,於是,就在下一秒,他二話也不說,直接身子一晃,化成一道光,一閃而出,離開了大廳。

再次出現之時,已經處在了距離此地相當遙遠的儲藏室之中,無奇的離開很果斷,速度也很快,他很自信的認為這第二道考驗並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畢竟他現在靈魂已經與過去不用了,早已不單單是那個單純的意念之魂,而是在意念之魂的基礎上又多了太極八卦圖。

無奇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將儲藏室里的所有食物都消滅乾淨,最多就是時間的問題罷了,哪怕現在已經到了瓶頸,無法將這些食物轉化成對自己有利的能量,也不會有什麼困難吞掉這些食物。

因此,當身影一閃來到一顆新星球之上的時候。出手相當果斷,只見無奇雙目猛地一凝,並指如刀,抬手快若閃電的對著身前的星球一劃,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驀然間回蕩而起之際,「砰!」如龐然大物一般的星球劇烈一震,直接就砰的一聲化成了粉碎。

與此同時,其內儲藏的所有食物也在一瞬間化成了粉末,飄散在半空之中。

看到這一幕,無奇得意的一笑。不慌不忙的抬手向前一抓。手掌立刻就在神通傾力一擊的功法運轉之下,成百上千倍的膨脹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誇張。沒過多久。就化成了一隻巨人族的手掌。將所有星球之中飄散而出的粉末全部籠罩。

下一刻,只見大手的五指猛地一收,在大手由掌化拳的那一刻。所有瀰漫半空的粉末全都被一掃之下,消失在了半空之中,成為了一股無法融化的外來能量,進入了無奇的靈魂之中。

做完這一步,無奇的臉上這才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自信的開口道:「果然沒什麼難度,我……」

可是,話還沒說完,他的臉色就變了,瞳孔猛地一縮之下,竟然沒有了半點的得意之色,幾乎就是一瞬間,雙目之中就被一道難以掩飾的震驚之色完全取代,與此同時,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子劇烈一顫,直接就不受控制的蜷縮在了一起,發出了痛苦而又凄厲的慘叫。

「啊……好疼啊……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疼死我啦……為什麼……為什麼會這……」

「因為你太貪!」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來自於外面,無奇一聽就認出了是誰,正是閻帝,他吃驚的回道:「閻……是閻帝大人嗎……啊……我……我好痛苦啊……」

此言一出,半空之中,閻帝的聲音立刻再一次響起。

「是我。你很痛苦就對了,如果不痛苦,又怎麼能算是考驗呢?你真的以為要把儲藏室里的所有食物都吃光很容易嗎?小子,雖然我們是朋友,我不會害你,但我也必須提醒你,不要以為你的體力遠超一般的修士,能夠儲存很多很多的能量,那也是有限的。」


「閻……啊……疼死我了……這……閻帝大人……您這話到底……到底是什麼意思啊……能說的再明白點嗎?」無奇聽完,整個人都有些發懵,不是太明白的問道。

此刻,他迫切的希望閻帝能夠給出確切的解釋,以便自己來解決目前遇到的問題,為什麼靈魂會劇痛難忍,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過,很可惜,也不知道閻帝是不是被自己問的生氣了,已經不屑於開口告訴自己答案了,還是對方故意想要考驗自己的腦力,故作沉默的不回答,亦或者是對方可能遇到了什麼急事要處理,暫時沒有時間繼續搭理自己的時間,這一次,無奇沒有收到任何的回復。

唯一收穫到的,只是自己發出的問話傳回來的迴音罷了。



「閻帝……閻帝大人……您……您還在嗎……能……啊……疼死我了……我……我真的快不行了……閻帝大人……求求您……」

無奇對此很不甘心,仔細考慮了一下,就立刻再一次的發出提問,希望這一次,對方能夠有所回應,即便回應的話也許不是那麼好理解,甚至是一些和答案毫無相關的話,只要對方有回應,他的心中就會充滿濃濃的希望。

可現實,相當殘酷,就和閻帝最後回答他的那段話一樣,這一次無奇等了好久好久,直到等了整整一個多星期,靈魂已經疼的快要崩潰了,其上生出了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裂痕,都沒有等到閻帝的任何回應,哪怕是一聲冷哼都沒有,唯一等到的還是沉默。

完了,我到底該怎麼辦?不管閻帝大人到底現在在做什麼有什麼想法,尋求他的幫助,看來是不可能了。我只能靠自己解決靈魂的問題了,可是,我到底該怎麼辦呢?

為什麼我的靈魂會突然之間疼成這個樣子?在沒回來見閻帝大人以前,我不是也同樣一口氣吞過一顆星球的食物嗎?可為什麼同樣是吞食一顆星球的食物,在我進行第一道考驗的時候,完全沒有問題,現在進行第二道考驗的時候,卻問題這麼大呢?

一念及此,無奇只好放棄了向閻帝尋求幫助的想法,開始認認真真的利用自己的頭腦,解決問題,但不想還好,仔細一想,卻是越想就越覺得可怕,越想就越覺得恐

懼。因為,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隨著思緒的慢慢深入,他漸漸發現了一個秘密。

為什麼自己的在第一道考驗的時候,一口氣吃光一個星球的食物毫無任何問題,但現在卻完全不行,靈魂會疼的自己根本無法忍受,甚至都要崩潰了,無奇思來想去,最後發現,造成這麼大反差的原因,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片星空變了。

也就是說,自己此刻所在的星空與接受第一道考驗時的星空已經不同了,但這個念頭實在太可怕了,如果是真的,他真的是不敢往下想了,自己和小白處在不同的星空,自己又該如何與小白碰面?

這豈不就是說,自己想要小白平安的話,已經無法回去幫助小白了?只能默默的等小白自己從原來的星空出來了?

正是這一點,讓無奇恐懼與不敢往下想,因為,他實在太清楚原來的那片星空了,自己雖然是成功從裡面出來了,但目前來說,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也只有自己而已,在那片星空的寒流問題自己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僥倖解決的,小白能靠自身的能力解決嗎?

無奇不自信的搖了搖頭,在這方面,他還真的不看好小白,但畢竟這些只是猜測而已,深吸了一口氣,無奇又把這些荒謬的念頭完全拋到了腦後,不去多想了。

而後,為了讓自己的心情能夠平靜下來,還刻意開口,強忍著意識快要被折磨的昏死過去的痛苦,面色慘白的自我安慰:「我想多了……對……一定是……是我想多了……怎麼……怎麼可能發生這樣的事呢……這絕不可能是真的……沒錯……」

這雖然是個很愚蠢的辦法,但效果卻是不差,的確在話音落地的那一刻,讓無奇的心情有了明顯的好轉,但維持的時間卻並不長。當時間漸漸推移,無奇從自己靈魂上感受到的痛苦越來越弱,越來越少,意念之魂終於漸漸自我恢復的時候,他的心情就好不起來了。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無奇凝神聚氣,心念一動,釋放出了一道自己的意念與氣息化成環形波動,以面前的位置為中心,瘋狂的向著四周茫茫無垠的星空擴散了出去,希望能夠找到小白的蹤影,哪怕是一點點小白留下的氣息也好,只要有痕迹,就能放心。

可惜,最後一無所獲,當氣息與意念探查的範圍越來越大,到了最後,完完全全把整片星空都覆蓋,卻也沒有找到小白所留下的任何痕迹后,無奇終於是自責的低下了頭,一句話也都說不出來了,即便靈魂的狀態漸漸好轉,也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