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32 Views

“我不幫你穿,憑啥?”我有些不服氣的說了一句。

Written by
banner

柳青兒坐在牀邊晃動着腳丫子看着我說道:“那你穿還是不穿?”

我一臉堅決的樣子看着她說道:“不穿!”哥豈是那種可以被威逼利誘的人,即使威脅我我也會妥協的,我心裏暗暗的想道。

跟着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以後說道:“那行,你要是不穿你就直接出去吧,待會下樓的時候我就跟我師傅和邱爺說,說你欺負我,還摸我屁股。”

“啥?”我當即愣住了“你是不是神經病啊?”

我師傅要是知道我摸柳青兒屁股?還不得把我腿打折麼?想想都感覺可怕,於是我看着她說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說了,誰能證明啊?”

“你覺得邱爺相信我還是相信你?”柳青兒看着我一臉看戲的樣子。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她說道:“你至於不,不就是幫你穿個鞋子麼?”

“至於,非常至於!”柳青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想了一下,沒辦法了,也只能這樣了,在我師傅面前,我肯定是不能欺負柳青兒的,最主要呢,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幫她穿個鞋子麼?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蹲下來以後,柳青兒還在那晃動着腳丫子,我看了一眼柳青兒,跟着一把抓住了柳青兒的腳踝,狠狠的掐了一下,誰知道,柳青兒這丫頭被我掐了一下,一腳就踹在了我身上了,我當即整個人就坐在了地上。

只聽見柳青兒一臉正經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從穿,我告訴你,你要是在想伺機報復我,我就跟邱爺說去。”

“別別別,我錯了還不成嗎?”我趕忙求饒了一句。

說完這句話以後跟着心裏也是一陣無奈啊,抓住劉琴個的腳踝,幫着她把鞋子穿上了,穿好了鞋子以後柳青兒站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臉得意的樣子看着我笑道:“不錯不錯,還挺聽話的嘛!”

我跟着白了一眼柳青兒這丫頭,嘴裏也沒有理會她。

柳青兒穿戴整齊以後看着我說道:“得了,你先退下吧,本宮要去洗漱去了。”

“你還真把自己當娘娘了是不?”我瞅着柳青兒說道。

“對啊,至少現在,在你這裏我就是娘娘。”柳青兒看着我說道,說完以後臉上還帶着一抹笑容,這笑容帶着威脅的意思。 320 踐行(上)

看到她的這個笑容,我心裏稍稍的想了一下,還是不理她了,因爲我實在懶得跟她反駁了,於是我轉過頭以後就往出走了,走到了樓下的時候我師傅他們都已經坐在了用餐廳裏面,桌子上都是滿桌子的菜還放着幾瓶白酒。

看見我過來以後,柳三爺笑嘻嘻的說道:“小貴,趕緊過來吃飯吧。”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看着我問道:“青兒呢?”

我跟着想了一下開口說道:“她馬上下來了,應該在上面洗漱呢。”說着話我就快步的走到了用餐廳裏面。

南傲明看着我過來以後笑了一下“你小子身上的傷好點了沒有?我聽柳三爺說,你孤身獨闖惡鬼陣?”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南傲明說道:“南大叔,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啊,只不過是去拿了個泥罐子而已。”

柳三爺跟着哈哈的消了氣, 南傲明也在一旁笑了起來,我師傅看着我說道:“這幾天,咱們也不會走的,你在這裏好好養傷,等你身體好點了,咱們再走,反正在你黃叔叔這裏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呢。”

黃傑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放心吧,你們就是在我這住一輩子我都不會說半個不字的。”說到這以後黃傑跟着我笑了一下。

我跟着想到了一個事情,看着黃傑問道:“黃叔叔,你的那個大樓可以施工了吧?”

黃傑跟着點了點頭,笑着說道:“今天早上的時候你師傅和你南大叔過去看了看,已經沒什麼事情了,我已經派人開始施工了。”說到這以後黃傑看着我師傅和南傲明他們這些人笑了一下“不管咱們兄弟情義怎樣,始終還是得感謝你們,要不然這工程指不定得賠多少錢呢。”

我師傅和柳三爺一臉不礙事的樣子擺了擺手,南傲明看着黃傑笑着說道:“黃傑,你是小邱和柳三爺弟的兄弟,自然也是我南傲明的兄弟,客氣話就別說了,日子還長呢,有什麼事情了,你可以直接說話的。”

黃傑趕忙點點頭說道:“那就多謝南大哥了。”

看得出來黃傑是一個很會應酬的人,這麼一會的功夫,對於黃傑而言自己就又多了一個堅實有力的朋友,南傲明。

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也走了過來,柳三爺看着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青兒,你在樓上忙什麼呢?怎麼這麼久纔下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我發現最近不管你,你是越發的沒規矩了,還得我們等着你這小丫頭。”

南傲明和我師傅笑了一下,並未說什麼。

而柳青兒吐了吐舌頭以後看着柳三爺說道:“師傅,我知道了,下次一定注意。”

說完這句話以後,黃傑看着我們這些人都坐齊了以後笑着說道:“行了,既然咱們人都到齊了,事情也都解決了,咱們今天中午好好的吃頓飯。”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之前大家都是爲了我的事情忙活着呢,也都沒有好好的在一起吃頓飯,今天這頓飯,咱們不醉不歸。”

南傲明在一旁點點頭以後也跟着附和道:“對,不醉不歸!”

隨後黃傑拿着白酒,我們幾個人都倒上了酒以後,黃傑舉起來杯子看着我們說道:“來,咱們大家先一起喝一個吧,我幹了!”

還好是酒盅,這也要是喝啤酒的杯子一口氣幹了,可是真的受不了,我師傅他們拿着酒盅裏的酒跟着便一飲而盡了,而我在一旁也跟着把杯子裏的酒一口氣喝完了。

隨後黃傑看着我和柳青兒笑了笑說道:“行了,我讓劉媽去拿果酒去了,你倆就喝點果酒吧,第一杯喝白酒就意思意思就行了。”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點了點頭說道:“謝謝黃叔叔。”

柳青兒也跟着說了一句“謝謝黃叔叔。” 331 踐行(下)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以後感覺,緩解了很多以後,我走出了房間,看着柳青兒問道:“怎麼了?你敲門幹啥呢?”

柳青兒看着我說道:“咱們該下去了,南大叔要走了,咱們下去送送他吧,不然待會又該捱罵了。”

我一想也是,於是衝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那行,那咱們這就下去吧。”

柳青兒嗯了一聲以後,我們兩個人跟着就走到了樓下,到了樓下的時候,南傲明和我師傅他們一行人都坐在客廳說話呢,也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呢。

我倆下了樓以後,南傲明看着師傅他們說道:“老柳,老邱,你們兩個有時間去老爺子那裏看看去,老爺子說想跟你們喝酒了。”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那是一定的,有機會了一定去拜訪老爺子去。”

南傲明跟着點點頭以後,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跟着南傲明掏出來手機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跟着就按了一下接聽鍵,只聽見南傲明對着電話說道:“你到了是嗎?,行,就在門口等我就行了,我這就出去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南傲明跟着就掛斷了電話,我師傅看着南傲明笑着問道:“小羅來接你了?”

南傲明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啊,該走了。”說着話南傲明就起身了。

我和柳青兒也趕忙跟着起身了,而黃傑這個時候看着南傲明笑着說道:“晚上吃了飯再走吧,也不急於這一時。”

南傲明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飯就不吃了,我得回去了,回頭有機會了咱們再聚。”其實聽着南傲明的口氣,感覺他也有一絲不捨,畢竟現在他們年齡也都大了,不能像年輕的時候一樣想聚就聚了,而且活到我師傅他們這個歲數,朋友也都是聚少離多了。

跟着我師傅開口說道:“行吧,那就不留你了!”

說着話我們跟着便往出走了,南傲明走到了門口以後看着黃傑笑了笑說道:“行了,都別送了,黃兄弟,你送的酒我很喜歡,以後咱們常聚。”

黃傑跟着一臉謙卑的樣子點點頭笑着說道:“南大哥,你能喜歡就行了。”

“行了,老黃,你就別跟這廝客氣了,我告訴你,這廝年輕的時候也跟我們一樣。”柳三爺開着玩笑說道。

惹得衆人一陣哈哈哈的大笑,而就在這個時候奔馳車停在了門口,南傲明看了一眼門口的奔馳,很快,車上就下來一個人,正是小羅,他走過來以後看着南傲明說道:“南大哥,咱們走吧。”

南傲明跟着微微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們說道:“行了,你們也都回去吧,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何必呢,都回去吧。”

我師傅他們跟着點點頭以後,南傲明拿着手裏的茅臺酒轉過身就上了車,看見南傲明的車子緩緩的行駛出去以後,我們都站在門口目送着南傲明的離開。

直到車子拐彎了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們幾個人笑着說道:“行了,咱們也都回去吧,下午光喝酒了,現在肚子還真有點餓了。”

黃傑笑了一下說道:“行了,回去,我這就讓下面的人去做飯吧。”

說着話,我們這些人都跟着往回走了,走到了客廳以後,我們都坐在那裏聊着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其實我一直都有一個問題想問,那就是那個三陰聚頂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到底是誰,北疆邱家到底又是怎麼回事,和我師傅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你能不能跟我說說那個北疆邱家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師傅和柳三爺挺大搜這句話的時候兩個人當即都楞了一下,跟着柳三爺看了我師傅一眼以後對着我說道:“邱家,其實也是一個圈子,說白了一個大家族而已,沒有你想的那麼神祕,南疆苗寨,北疆邱家,邱家按照當時沒有改名改姓的時候,他們是皇族的,也算得上是薩滿一族,具體是什麼還得你師傅跟你說。”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他只是一個家族而已,在沒有沒落之前薩滿一族當時可以說是無比的輝煌,而且當時只聽命於天子,只是由於後來的時代在進步了,所以邱家也就漸漸沒落了,大清朝沒了以後,他們改名改姓爲邱家,所以南疆苗寨,北江邱家,就是這麼來的,其實跟你一樣都是巫術一族。”

我聽到這以後愣了一下,跟着我開口繼續問道:“可是那個邪道士明明用的是道家的術法,爲什麼說他是邱家的人?”

“邱家的人發展到後來以後,不單單是巫術了你懂嗎?也有道家的傳人,只是他們有一個不外傳的法門,那就是三陰聚頂。”柳三爺看着我解釋道。

但是我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柳三爺說的太過的輕描淡寫了,甚至少了很多東西沒有跟我說,但是是什麼東西我卻又想不起來,於是我看着柳三爺問道:“就這麼簡單嗎?”

“對啊,就這麼簡單。”柳三爺看着我笑着說了一句。

我想了一下始終是感覺少了點什麼,或許是柳三爺不想跟我說太多吧,甚至我都覺得柳三爺跟我說的這些東西都是在敷衍我,總感覺這個問題,沒有那麼簡單。

於是我沒有繼續問他, 因爲我知道,我問在多,柳三爺和我師傅不想讓我知道,他們必然也會編個藉口給我的,或者說很隨意的回答我一句,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平靜了不少,但願真的能像柳三爺說的這麼簡單吧。

玄武戰神 而這個時候黃傑好像已經吩咐完下面人做飯了,走過來以後看着我們笑了一下說道:“你們聊什麼呢?我看小貴還一臉正經的樣子。”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

而柳三爺跟着岔開了話題看着黃傑笑嘻嘻的說道:“老黃,今天晚上喝什麼酒?”

“喝屁吧,勞資最後三瓶茅臺都送你們了,你們還想喝?”黃傑沒好氣的說了柳三爺一句。

柳三爺和我師傅兩個人哈哈的笑了起來“你瞅你小氣的那樣!”

黃傑瞪了我師傅一眼看着我們說道:“你真當那幾瓶十五年茅臺是白開水啊,想喝就能接啊?”說到這以後黃傑的聲音提高了一些“你們知不知道,這玩意可是我花了好大代價才搞到的,本來還想着說以後慢慢喝呢,誰知道你們這連喝帶拿的,勞資已經一瓶都不剩下了。”

腹黑Boss請走開 看着黃傑說話時候一臉心疼的樣子我們幾個人忍不住就笑了起來,不過不得不說,我師傅他們確實有點過分了,這連喝帶拿的,黃傑不心疼纔怪呢,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小小的鄙視了一下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當然,這句話我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要是我一說出來,倆老頭子肯定又要揍我了。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跟着笑嘻嘻的說道:“黃叔叔,沒事的,你看開點就好了,以後藏好點就行了。”

黃傑跟着不住的點點頭說道:“說的不錯,以後我得藏好點,還是大侄女會說話。”

柳三爺跟着哀嘆了一聲“這丫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學會胳膊肘往外拐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故作一臉悲傷的樣子嘆了口氣。

我師傅跟着在一旁哈哈的笑了起來,柳青兒看着柳三爺趕忙開口撒嬌的說道:“師傅~”

柳三爺跟着搖了搖頭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黃傑說道:“老黃,我餓了。”

“下面人已經在做飯了。”說到這以後黃傑好像想起來什麼一樣,看着柳三爺說道:“老邱,我先聲明,今天晚上不喝酒了,這酒不能再喝了,中午喝的就不少了,你倆也得注意身體啊。”

我師傅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看着黃傑說道:“行了,老柳嚇唬你呢,中午喝了那麼多酒,晚上誰還想喝酒呢!”

黃傑跟着笑了一下,這個時候劉媽走了過來,看着黃傑說道:“黃總,飯已經做好了,請幾位用餐吧。”

黃傑跟着點點頭,擺了擺手,回過頭看着我師傅說道:“行了,都別傻坐着了,起來咱們去吃飯吧。”說完以後黃傑跟着就站了起來。

我師傅他們也都站了起來,我倒是沒有什麼太大胃口的吃飯了,中午吃的不少了,反倒是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看樣子中午的時候是光拼酒了,沒有怎麼吃飯。

我和柳青兒跟着吃了幾口飯以後,我們兩個人就回到了房間裏,而我師傅和黃傑以及柳三爺他們還坐在客廳裏,也不知道在交談什麼呢,反正沒我倆什麼事情,我倆還不如早早的回房間休息。

剛剛走進那個公用客廳以後我隨手就打開了電視劇,找了一部諜戰片就開始看了起來,過了大概五分鐘的時間柳青兒走了過來,看着我說道:“我要看電視劇。”

我回過頭看着她問道:“看什麼電視劇啊?”

“我要看《情深深雨濛濛》。”說完以後柳青兒一把就把遙控從我的手裏奪了過去。 332 又是那個噩夢

本來想跟柳青兒計較一翻來着,不過想想柳青兒這麼個小丫頭,我她計較什麼,但是不計較的結果就是我跟着柳青兒看了一晚上的情深深雨濛濛這種肉麻的電視劇。

裏面的臺詞都讓我很是無奈,不過,我們那個時候也確實只有這種電視劇,現在也被稱作是瓊瑤劇,而柳青兒甚至非常的癡迷這一部電視劇,裏面講述的也都是一些肉麻的感情,讓我很是不習慣。

而在我和柳青兒相處的日子裏,我卻記住了她的愛好,總之就是瓊瑤劇,什麼情深深雨濛濛還有還珠格格什麼的,我從來都不喜歡這種感情戲,柳青兒卻非常的喜歡,甚至每天晚上可以不睡覺,看電視劇,想想都覺得有些無奈,也不知道這電視劇有什麼可看的。

當天晚上我陪着柳青兒看了一晚上的情深深雨濛濛,看到十一二點的時候我就已經頂不住了,而且我看了一眼柳青兒,柳青兒的眼皮都有些打顫了,看樣子也是非常的困,於是我看着柳青兒說道:“大姐,不行就別看了,你不困麼?我都替你困。”

說完以後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哈欠。

柳青兒也跟着打了個哈欠看着我說道:“要你管。”

我跟着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要去洗漱了,洗漱完我就去睡覺,我不管你了,你繼續看吧。”對於感情劇一向不感冒的我,再看下去就是煎熬了。

於是我回到了房間,脫下來自己的外套以後,走進了洗漱間,洗臉刷牙,跟着我便準備往房間裏走了, 到了客廳的時候我回過頭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行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別老看着這個破電視了,沒什麼意思,早點休息。”

柳青兒聽到我對她關心的話以後,衝着我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看完這一集我就去睡覺去了,你趕緊走吧!”

柳青兒催促完以後,我聳了聳肩,便往回走了,進了房間裏面以後,我先打坐了一個小時左右,打坐完以後就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我躺在牀上以後,閉上了眼睛,心裏琢磨着以後的事情,這次的事情結束了,不知道我師傅又會帶着我何去何從呢?

而且這時間過的也確實很快,從過完年離開家裏,到現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是五月份了,我從家裏離開了到現在已經快四個月了,想想時間過的真的很快。

我躺在牀上翻了一下身子以後,腦袋裏還是在不停的思索着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情,想想也不知道我自己的未來到底會是什麼樣子的。

隨後,過了不知道多久,我看見客廳裏的燈關了,想來應該是柳青兒回房間睡覺了,沒有繞眼的燈光以後我躺在牀上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跟之前一樣,我這天晚上睡得正香的時候,漆黑的房間裏,頓時一陣陣陰風又一次吹了過來,吹的我頭皮都是一陣發麻,房間裏的窗簾都開始飄動了起來,可是每次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我想動彈一下的時候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動不了。

而就在我正着急想動一下的時候,那斷斷續續的聲音又異常詭異的飄了過來“救救我,救救我啊~我很難受,我求求你,殺了我吧,救救我好嗎?”

我看着眼前對着我說話的那個女鬼,越看越像是是楊曉慧,但是我卻說不出口,我急的滿頭大汗,卻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啊,像是鬼壓牀的感覺,我想問她到底是誰,想知道她爲什麼會來找我,但是這些話到了嘴邊,我根本張不開嘴。

那種無力的感覺讓我有些害怕,而對於這個半個身子的女鬼,我已經沒有那麼害怕,因爲一直做同一個夢你會發現自己就不會在害怕了,也許這就是見多不怪了吧。

而那女鬼臉色煞白,只有半個身子臉色卻異常的痛苦,嘴裏斷斷續續的對着我念叨着“救救我,救救我啊~我好難受,我想死,求求你殺了我吧,求求你~~!”

當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一陣無力感油然而生,無論如何掙扎都動不了,隨後我不在動彈了,只當這是一場夢吧,因爲我之前已經碰到這個噩夢不是一次兩次了。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候,我猛地睜開眼睛了,發現自己可以動了,而且周圍哪裏還有那女鬼的影子呢,這一切恐怕真的又只是一場夢了。 333 誰更帥?

我跟着點了點頭笑着說道:“走吧, 黃叔叔。”說着話我和黃傑就一起進了房間裏面,畢竟想到剛剛黃傑的那個一愣神的樣子,我心裏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所以還是不要在這個話題上做過多的糾纏了。

進了房間裏以後,倒是暖和了許多,沒有在院子裏那麼清涼了,畢竟還是早晨,房間裏的溫度比外面明顯暖和了許多。

而我們坐到用餐廳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去叫醒青兒吧,讓她一起下來吃飯吧。”

我跟着點點頭準備轉身上樓去叫柳青兒的時候,柳三爺看着我說道:“行了,小貴你比去叫她了,坐下來一起吃飯吧,她願意睡覺就讓她多睡會。”

我跟着點點頭,心裏不禁想到,媽的同樣是師傅,我師傅和人家柳三爺咋就差距那麼大呢?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嘆了口氣。

而我跟着坐下來以後,我師傅他們坐下來以後,黃傑在一旁看着我師傅他們笑着說道:“今天沒什麼事情了,我待會吃完飯就先回公司去了,你們有什麼需要的儘管跟劉媽說。”

柳三爺在一旁跟着點了點頭笑着說道:“這麼快就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黃傑忍不住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不然呢,幾百口子人都等着吃飯呢,不能跟你們一樣。”說到這以後黃傑再一次嘆了口氣看着我師傅他們笑着說道:“有時候還真挺羨慕你們的這種生活的,閒雲野鶴,想去哪裏去哪裏。”

柳三爺跟着微微一笑,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黃傑說道:“你現在賺的錢也夠你自己當個閒雲野鶴了吧?你要是當了閒雲野鶴可比我們要清閒的多了。”

我師傅也跟着在一旁看着黃傑說道:“是啊,老黃,該休息的時候就休息吧,公司的事情不一定非得你親力親爲的。”

“不一樣啊,我不親力親爲,又怕他們做不好,現在我是真的如履薄冰,每一步都小心謹慎的走着。”說到這以後黃傑看着我們幾個人笑了一下。

而這個時候劉媽已經將早飯都給我們端了上來,黃傑跟着拿起來筷子看着我師傅他們說道:“行了,咱們也不說話了,趕緊吃飯吧。”

跟着我們幾個人點點頭以後,大家開始吃飯了,一邊吃飯一邊聊着一些瑣碎的事情,黃傑第一個吃完飯,他吃完飯以後穿上了自己的西裝以後,跟着就離開了。

而用餐廳就剩下我和我師傅他們了,我們吃完飯以後,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坐在客廳裏翹着二郎腿,也不知道在聊什麼呢,反正看着非常開心的樣子。

我吃完飯跟着他們傻坐了一會以後我就上樓去了,到了樓上以後,我坐在客廳裏無聊的看着電視機上的節目,心裏卻也靜不下來,想想早上黃傑的那個臉色,在想想之前的噩夢,我隱隱感覺有些不安,但是爲什麼會在我的夢裏出現呢?

而且這個夢還是如此的真實?越想我心裏就越是好奇,但是現在我卻也沒有什麼確切的證據來說這個事情,想到這以後我也只能暗自在心裏嘆了口氣,這種事情我覺得即使告訴了我師傅,我師傅也不會相信的,因爲舊事重提對於他們而言無異於再把他們的傷疤揭出來。

想到這以後我便決定還是不想這個事情,繼續看電視劇吧還是,跟着我換了一個節目以後,柳青兒從房間裏探出來一個腦袋看着我大聲的說道:“喂,你能不能小點聲音,我還在睡覺呢好不好,都被你吵醒了!”

我一聽見柳青兒這個沒好氣的聲音心裏頓時一陣無奈,跟着我看了她一眼,嘴裏沒好氣的說道:“不是我晚上睡覺你看電視劇的時候了。”

“老孃樂意。”柳青兒一臉倔強的樣子說道:“小點聲音,我要睡覺。”

我跟着點了點頭以後,沒有理會柳青兒,拿起來遙控把電視機關了,跟着我便往自己的房間裏走了。

柳青兒嘴裏嘟嘟囔囔的對着我說道:“喂,你還生氣是不是?”

從執掌鴻蒙開始垂釣諸天 我跟着回過頭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我沒生氣。”

說完以後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面,跟着我把房間裏的窗簾拉開以後,外面的陽光照射了進來,頓時一陣暖洋洋的感覺,我躺在牀上以後,隨手拿起來我師傅丟給我的古籍翻看了起來。

這一看就是一整天,這一天我除了中午吃飯的時候離開了房間,吃完飯以後我便回到了房間裏面繼續翻看古籍了,而柳青兒不知道什麼時候轉了性子了,坐在客廳裏看着一個綜藝節目,嘴裏時不時的哈哈的大笑着。

而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兩個人因爲來了這裏以後還沒有好好散過心呢,於是倆老頭就結伴出去轉悠去了,我則是坐在房間裏忍受着柳青兒那毫無淑女樣子的笑聲,坐在房間裏翻看這古籍。

晚上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也都回來了,柳青兒關了電視機以後,便叫我一起下樓去了,到了樓下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出去了一趟以後回來連衣服都換了個樣子。

我看着他們兩個人的樣子,跟着開口笑着說道:“師傅,你們這是幹啥去了?咋還連衣服都換了?”

“怎麼了?我們倆就不能出去買幾件衣服去了?”我師傅看着我說道。

我趕忙訕笑了一下說道:“當然可以了。”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嘿嘿的笑了一下。

不得不說我師傅換了衣服以後,看着年輕了不少,整個人都變了個樣子,看着沒有之前那麼邋遢了,唯一邋遢的就是他和柳三爺那兩個人的山羊鬍子。

柳青兒跟着笑着拍了一句馬屁“師傅你和邱爺換了這一身休閒裝以後看着好帥啊,都年輕了好多呢。”

我跟着心裏暗暗的想道,這丫頭就會拍馬屁,果然,她說完話以後,我師傅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你說我和你師傅誰給帥一點?”

我聽到這以後剛剛喝到嘴裏的水忍不住“噗”的一下子就吐了出來,直接被我師傅的這句話給嗆到了,這倆老頭都這麼大歲數了還要比比誰更帥。

果然,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看見我的樣子以後,倆人都開始盯着我看了,我趕忙開口說道:“師傅,這問題您別問我,我沒有什麼審美眼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