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118 Views

我吃驚過後趕緊問道,此時,司機已經轉身離開了,我緊追兩步抓着他。

Written by
banner

“大兄弟!”

司機顯然有了些怒氣:“你再這樣子休怪我說狠話了,不要隨便詛咒別人!”

“老哥,你聽我說。。。”

我剛開口,司機果然生氣了,用手推開我“滾!”

看他體形壯實,肌肉發達,並且怒目瞪着我,也沒敢攔他,對他說道:“老哥,這我是爲你好,真的。”

“哼。”

司機不忿的轉身大步而走。

我看着他寬闊的背影,心裏爲他揪着心,希望他能躲過一劫。

不一會兒,縣裏領導帶着一些民警快速的趕來,我又被當成目擊者講述了案發的經過,當然中間省略了不少。

縣裏領導給我也開了一間病房,讓我好好休息,而他們則是在醫院走廊裏激烈的說着什麼,我想現在殯儀館那段路估計全封了。

在病房門口,我掃到醫院大廳裏來了幾個記者,並且把鏡頭對向了那個憨厚的司機,而他則是淺笑着,語言生硬的在講述救人的經過。

我嘆口氣走進了病房裏,坐在牀沿上,我雙手抱着頭,腦袋異常的痛,總感覺自己要瘋掉了。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發生了太多,太多我無法接受的現實,村子裏那些死去的人總會在我腦海裏翻騰,一張張恐怖而又血腥的場面,再加上今晚殯儀館所發生的一切,突

兀出現的黃紙鞋,神祕的紙條,消失而又出現的白小鵬,那具無頭的黑屍,最後公路上見到的王大娘,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現,而最終我也沒能想出什麼所以然。

我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站起來看着窗外,這個司機讓我同情而又充滿迷惑,到底是誰給了他錢讓他在深夜拉我們上醫院,看他樣子不像是在說謊,他印堂發黑已經深陷囫圇。

道家,玄學追求因與果,但,這因果關係,我卻屢不清,相反越縷越亂。

整個病房裏沉悶而又壓抑,我必須的出去透透氣,拉開門出去之後,走廊裏依然是擠滿了人,急救室的燈還在一閃閃,看來最後送來的他們四人傷的不輕。縣裏領導也在守着,我猜想那兩個老頭應該來頭不小。

隱婚獨寵:BOSS的心尖嬌妻 出了醫院大廳,外面的空氣好了一些,在外面轉悠了半個多小時,本想着買包煙解解悶,等到了便利店拿了煙,纔想起來身上一毛錢都沒帶,弄得我很尷尬,對老闆抱歉一番悻悻的走了出來。

在我要走的時候,便利店老闆從口袋裏拿出一根菸給我讓了過來,推讓一番我也就接了過來。

回到醫院,我擡頭看着明晃晃的大樓,忽然想起了楚菡,就在往醫院大樓走的時候,腦袋裏突然想到了什麼,醫院!

我猛然止住身形,那個司機把我們拉到醫院,說不好這就是早就佈置好的圈套,讓我們毫無知覺的往裏面跳!

經過這麼一想,我慌忙跑到護士站詢問了一下情況,得知楚菡在醫院八樓病房,坐上電梯就上去了。

上了八樓,很安靜,可能是住院病房的緣故,直奔楚菡的房間,推門進去之後,我發現裏面還住了一個人,他側身躺着,蜷縮着身子,躺在病牀上,看樣子像是一個老人,而旁邊的牀位上,纔是熟悉的楚菡,她面色看起來很好,滴着營養液,在熟睡着,我在牀邊站了一會兒,期間過來一個護士幫楚菡扒了針,並對我使顏色示意我不要過多的打擾病人,我幫楚菡掖了下被單,跟着護士走了出去。

在醫院走廊裏,

我靜坐了一會兒,走廊燈全部變成了昏黃色,我看了下手機,顯示的時間是凌晨12點,已經到了午夜。

走廊裏一個人也沒有,狹長而又空曠,昏黃的燈光和這樣的環境總會讓我想起一些不願想起的人或事兒。

我意識到耳朵上還卡着那隻香菸,決定抽上一口,醫院走廊裏不讓抽菸,我站起身走向了對面的消防樓梯通道,咳嗽了聲,樓道里的聲控燈應聲亮起。

取下香菸,可是,一摸口袋和揹包再次想起了沒有帶火機,或許是這不經常抽菸人的通病。

藉着燈光,我掃了下手裏的香菸。

突然,整個人呆住了!

這是一根黃紙裹的煙!

拿煙的手也抖動了一下,香菸掉在了地上,黃紙卷裏灑出了一些灰白色的灰狀東西。

我整個人狀態一下子不好了,慌忙跑到樓棟上面一層拉開窗戶往外面瞅去,這麼一看身上的汗毛全部豎立!

便利店沒有了,或許說根本就沒什麼便利店!

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壽衣店!

我感覺後背都被冷汗浸溼了,我不相信,閉上眼幾秒之後睜開,映入眼簾的依舊是壽衣店,那幾個熒光大字發着幽綠的光芒。

我算是明白了,剛纔我進入的是一家壽衣店,不行,我得去問個究竟,一定要找到那個給我讓煙的人!

我急忙下樓,準備開啓消防門的時候,看了一眼地上,掉在地上的那隻黃紙裹得煙不見了!

緊跟着整個樓道里的燈全部滅掉,我大聲咳嗽了幾下,沒有一點效果,我不相信這些燈全部壞掉,用力的拉消防通道的門,可是任憑我們怎麼拉,都拉不開,就像是被人鎖着了一般。

背後涼颼颼的,並且下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上樓梯的聲音!

在手臂上小蛇遊動的同時,我也從揹包拿出了兩張神符,大着膽子走到了樓梯扶手那裏,朝下面看去,很快一個紅點出現在我的視野裏,一閃一閃的,就像是深夜裏有人在吸菸!

(本章完) 漆黑昏暗的環境,讓我心跳不自覺的加速,再加速!

腳步的聲音在樓道里越來越近,火紅的菸頭就像是一顆燃燒的心臟,我手裏不免抓緊了兩張神符。

這個夜晚真特麼的見鬼!

“我不管你是誰,給我出來!”

現在我只有靠自己了,狐狸姐姐和小薇受傷,估計也幫不上多大的忙了。

回答我的是一陣劇烈的咳嗽聲,但,就是不說話。

我手伸進口袋裏,摸出手機準備打開手電筒,奇怪的是,竟然是低電量關機!

在殯儀館我看的電量還是滿格,心裏暗罵一聲,回頭看看緊閉的消防門,心一橫扶着樓梯扶手慢慢了走了下去。

我側頭看下去,發現那菸頭竟然有些暗淡了,似乎定在了原地,咳嗽聲也時而響起。

越往下走,就越陰冷!

總感覺有什麼東西跟在我後面,但是,等我回頭啥也沒有。

一分鐘後,我終於靠近了這幾乎要熄滅的菸頭。

“你是誰?”

我鼓足勇氣問道。

回答我的卻是一陣咔咔聲,接着是有些刺眼的亮光,樓道內的燈全部亮了,呈現在我面前的是一灘黑黃而又腥臭的水,還有兩個潦草卻又生硬的字:壽衣!

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從剛纔我進入這樓道,似乎就陷入了別人早就佈置好的圈套,這分明把矛頭指向了我剛剛去的那家壽衣店!

忽然想起狐狸姐姐在殯儀館的話:有人在這裏佈置下了氣場,有人想要殺你!

就在我發愣的時候,消防門被人用力的推開,我嚇了一大跳,大喘着氣兒回頭看去,只見一個50歲左右的大媽拿着掃帚和一個垃圾袋子走過來。

沒等我開口,大媽就驚叫了一聲:“嚇死了,嚇死了。”她拍着胸口看着我“你、你在這裏做什麼?”

“沒事兒。”

我輕描淡寫的說道:“大媽,這都凌晨了,你來這裏作甚?”

“打掃衛生。”

大媽票了我一眼,喘着氣兒說道:“你對着地上的壽衣看什麼看?”

什麼!

我低頭一看,樓梯上的一灘子黑水和字跡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

一件壽衣!

這種黑色讓人無限有種窒息的感覺。

“唉,有垃圾桶不放裏面,害苦我。”

大媽埋怨的蹲下身把壽衣撿起來塞進了攜帶的袋子裏,但表情看起來很欣喜。

“別撿。”

我陡然開口說道。

大媽驚異的看着我:“咋個?壽衣你也要?”

我茫然失措,搖着頭轉身離開,我想我一定活在了別人的監視之中,想到這些我倒吸了一口冷氣。

拉開消防門,走進醫院的過道里,這裏竟然到達了一樓急診室。

我再次愣住,看着走廊裏來來往往的人,以及那些公安局的民警,確定了這就是一樓!

縣裏的醫院是沒有地下層的,更沒有地下車庫,然而剛剛那個打掃衛生的大媽卻徑直走了下去!

我再次推開消防門,裏面空洞洞的,根本就沒什麼樓梯!

我腦袋真要炸開了,我親眼看到這裏有樓梯的,並且還有那灘子黑水、潦草的字跡,撿起那件壽衣走向去的大媽。

返回到醫院大廳,詢問了值班的醫護人員,被告知醫院後勤部打掃衛生的晚上九點鐘就下班了。

看我精神不好,醫護人員問我需不需要幫助,我遙遙頭拒絕了,而是朝着醫院外走去。

直奔外面的那家壽衣店,裏面坐着一位30多歲年紀的婦女和一位很老的太婆,兩個人正在打盹。

冰山爹地笨媽咪 聽到有人進來,那個婦女率先睜開了眼睛,睡眼蓬鬆的看着我“要點什麼,花圈,還是壽衣?”她打量着我,一般這個點來壽衣店買東西的很少了。

“我什麼也不要。”

我想了想還是直接開口說道:“你們這裏有沒有一個40到50歲的大叔?”

“嗯?”

婦女一臉疑惑的看着我“我在這裏十多年了,店裏就我和我娘。”

這個結果我早就猜到了,所幸就如實說:“這裏是不是有一個什麼便利店。”

“呵呵,大兄弟,你開玩笑的吧?”

婦女翹着嘴看着我“這裏哪裏來的什麼便利店,別說這裏,就周圍我們這短街,十多年都沒什麼便利店。”

我扭頭看過去,5家店面除了一家賣

水果的,其他四家都是壽衣店。

我轉身離開,再次陷入迷茫。

“便利店?”

一個蒼老而又沙啞的聲音響起“你找便利店?”

我聽到生意迅猛回頭,看着坐在板凳上擡眼看着我滿臉皺紋的太婆“婆婆,您知道?”

“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兒了。”

太婆眯着眼睛說道:“40多年前這裏確實有一家便利店。”

聽到婆婆回話,我趕忙再次走進壽衣店,有些激動的蹲下身看着這個年老的太婆“他的主人是不是一個40到50歲的中年人?”

“是的。”

太婆一點也不奇怪的看着我“說說吧,你什麼時候進去過。”

我一聽這話,就知道有這位太婆一定知道些什麼,整理好語言,向他講述了今晚進入便利店之後,在醫院裏所見到的一切。

“40年前,一對夫婦在這裏開了一家便利店,生活美滿,但,不久後的一天有人寄放在這裏一件包裹,說是1個月後回來取,但,半年後,這個人也沒回來,他們就打開了這件包裹,裏面卻是一件壽衣!”太婆咳嗽了聲慢慢說道:“他們兩人有些憤怒,把這件壽衣扔在火裏燒了,第二天夜裏就出事了,男的被人割去了頭燒死,女的瘋了,整天都拿着一個袋子尋找那件壽衣。”

我正要插話,太婆擡手打斷了我,她繼續說道:“你是第六個來尋找便利店的人,只有快死或者已經死了的人才會進入那家便利店。”她愕然看着我“前面五個都死了,並且都是穿着壽衣。”

不良校草,別惹我 獨傢俬寵:高冷BOSS迷糊妻 我整個身子一片冰涼,忽然想起了殯儀館裏那具無頭的黑屍,又是渾身一個冷戰“太婆,我現在要怎麼破解?或者怎樣才能再次找到那個人?

太婆搖搖頭“這是因果循環,你逃不掉的,命不久矣!”

我見太婆閉上了眼,嘆口氣就站了起來。

“所有的事兒皆有因果,最初開始的地方便是源頭,那家殯儀館就是這對夫婦早前租住的房子,殯儀館陰氣匯聚,你被人下了咒,頭重腳輕,破壞了氣場,纔會引禍燒身。”太婆拄着柺杖站起身“明天午夜,會有一個穿着壽衣的人來這裏,你跟着他就好,去吧,醫院裏有人要害那個丫頭。”

名門盛寵妻 (本章完) 我心裏猛然一驚,心裏惦記着楚菡,對太婆千恩萬謝的快速離開,太婆站起身去了後面裏間,她的聲音再次從身後傳來:“對了,那對夫婦來自古河村!”

走到門口的我,整顆心抽搐了一下,因爲我聽到了,古河村!

那個無頭黑屍來自古河村!

我回頭看了眼已經消失在裏間簾子後的太婆,吸了口壽衣店外有些發冷的空氣,再次的加快了腳步。

心再次沉重起來,或許是因爲古河村被提起的緣故,或許是那些無緣無故死去的鄉親們,或許是那裏埋葬着爺爺和消失的婆婆,總之,我還是異常牽掛那裏,可,誰又知所有的矛頭竟然又指向了古河村,這個養大我的地方。

突然間,又想到殯儀館裏那四個大字:山村,死屍!

難道和古河村有關係?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個謎,最讓我疑惑的其實還是剛纔那個太婆,我們萍水相逢她卻告知了我這麼多,我猜想她也是玄門高人!

腦海裏翻滾着,我的腳步再次加快,甚至是跑了起來,只因太婆的最後一句話:有人要害那個丫頭。

楚菡!

我心裏捏着一把汗,進了大廳,就朝電梯口跑去,剛到電梯口,一樓亂了起來,只見那些值班的民警小跑着喊醫生護士,看樣子有人不行了。

我猜想很可能是最後送過來的馮青他們四人,不過也跟我毫無關係了。

按了電梯很長一段時間,它就是停在了8樓不下來。

8樓!

我一看是楚菡病房那裏,來不及多想,直奔消防樓梯而去,再次進去這消防樓梯,心一下子揪了起來。

上了樓梯我就快速奔跑起來,在我剛上到二樓,忽然下面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接着是加快步伐快速上樓梯!

等我扭頭看的時候,一陣風從我身邊竄過,接着映入眼簾的是一雙跑得飛快的黃紙鞋!

我心嗵嗵跳動了好幾下,趕忙加快速度就過去追。

隨着我的速度加快,黃紙鞋的速度也再次加快了,不過距

離倒是拉近了不少,等我還有幾級樓梯時,消防通道的門像是被人用手推開了,黃紙鞋一下子就竄了過去,可我根本就沒看到那雙無形的手!

我一陣後怕,怕消防門再次被鎖上,等我上了樓,用力一拉,門應聲而開,飛速的就跑進了楚菡的病房。

門竟然在裏面反鎖了!

我氣急,根本來不及思考就開始用力撞門,三下之後,門終於被撞開了,裏面的景象讓我幾近抓狂!

裏面一片狼藉,楚菡不知去向,她病牀上輸液管撒了一牀,地面上一個身材瘦小,身形佝僂的瘦老頭正在地上翻滾,一雙黃紙鞋在空中不停亂舞。

“楚菡!”

心裏儘管很吃驚爲何黃紙鞋和佝僂的小老頭糾纏打在一起,但我更擔心楚菡。

“龍、龍空。”

很微弱的聲音從窗戶那裏傳過來,我一個躍身就跳在楚菡的病牀上,再一步就到了窗口,低頭一看楚菡臉色蒼白,正吃力的抓着窗戶的鋁合金窗戶軌道邊緣。

“抓着我!”

我伸手就用力的抓着了楚菡的胳膊,用力往上拽,我看到她的指甲縫裏已經出血了,心裏有點隱隱作痛“不要慌,我拉你上來。”

楚菡眼角掛淚的看着我“龍空,有、有人要殺我,你快走吧。”

“說什麼呢,我拉你上來、”

我再次加大力度。

突然,我腰部傳來劇痛,像是被人用鈍器砸了一下,整個人重心不穩,手上一滑,楚菡又朝下落了一點。

我心裏很急,咬着牙還用力的拉楚菡。

“龍空,小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