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8, 2021
42 Views

吳天揮手一招,將靈靈重新抱在懷中,這才再次問道,「對了,你剛才說你知道我需要幫忙?」

Written by
banner

「是的啊,我都聽到了爸爸和媽媽還有這位姐姐說的話呢!」

靈靈的白光閃亮了幾下,不無傲嬌的道,「爸爸不就是想要幫姐姐驅毒嗎?靈靈也可以的哦!」

「不,不行!你要是被服用了,那你豈不是就沒命了么?」吳天毫不猶豫的斷然搖頭拒絕。

「呀呀……笨蛋爸爸,靈靈當然不會讓人吃下去的哦!」

靈靈脆脆的回道,「靈靈可以用丹氣的啊,只要丹氣進去這位姐姐的胳膊,就可以很輕鬆的將那些壞壞的毒素逼出去呢!都不需要爸爸你的截脈手呢!」

「真的?」吳天還是有些懷疑。

「當然啦,靈靈是好孩子,不會騙人的呢!」

「既然如此,那就看你的了!」

吳天稍微思索了一會兒,還是點頭同意下來。

「好咯,爸爸看著吧,呀呀……嘻嘻……」

隨著靈靈開心的笑聲,陡然一團白光直接將慕容雨幽全身籠罩起來,而後只在眨眼間的功夫,她胳膊上的兩道紅線便彷彿遇到了什麼不可抵擋的威脅,竟是不斷地朝著慕容雨幽的嬌嫩小手蔓延,最終匯聚在其中指頂端,形成了一個極為詭異的紅球……

「哇呀呀……靈靈就要成功了耶!壞壞的毒素們,你們都出去吧,呀呀……」

伴隨著靈靈的聲音,陡然白色光芒再次大盛, 陸夫人:別來無恙


「呀呀,靈靈繼續加油哦……」

還沒等吳天開口,靈靈的本體上陡然射出一道白光,瞬間將那些暗紅毒素完全籠罩,眨眼間的功夫,就像是被吞噬掉了一般,徹底失去了蹤跡……

「靈靈,做得好!」

吳天自然也看出了這一點,不由得大聲誇讚了一句!

「呀呀……靈靈還有更好的呢!」

說話間,靈靈竟是再次飛出,旋轉到了花娘和慕容雨幽頭頂上方,那簇簇白光好似不要錢似的不斷將兩人嬌軀覆蓋,頓時讓她們兩女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旋繞全身,瞬時之間不由自主的閉上了雙眼,也就是在這一剎那,周圍無數的能量瘋狂的朝兩女匯聚而來……

「這是……?」

吳天有些不解,不過約莫十來分鐘后,他目瞪口呆了……

磁磁磁……

像是陣陣空間摩擦的聲音,兩女身上的氣勢瞬間瘋狂飆漲,而後陡然一聲輕響,她們竟是突破了……

從皇階巔峰,突破到了一階武宗!

而且,在靈靈白光的籠罩下,一階武宗的境界還在不斷的穩固著,讓吳天看得頗為獃滯……

白光逐漸消散,靈靈有些暗淡的飛回到了吳天懷中,「爸爸,靈靈有些累了哦!靈靈回去休息咯!」

「好,好!」

吳天點點頭,急忙將靈靈收回到儲物戒指內,同時道,「靈靈,你看裡面有些什麼東西你可以吞掉的就直接用吧,不用擔心!」

「謝謝爸爸……」

靈靈應了一聲,旋即不再言語,很明顯是因為幫助花娘和慕容雨幽的提升消耗了不少……

宗階……

看著兩女那盤腿修鍊的樣子,感受著房間內蔓延開來的宗階氣息,吳天的嘴角泛出了一抹笑容,自此,他身邊總算是有了屬於他自己的宗階強者了!! 靈雷冢,乃是元桓宗最重要的禁地,以前華元劍擔任宗主之時,任何人想要進入其中都必須要得到他的允許,並且,在靈雷冢內不能待上超過一日的時間!

這幾日光陰過去,吳天也從萬若蝶,莫雲嵐以及其他一些人口中了解到,靈雷冢其實算是一個極為特殊的空間,裡面與外面的時間比例是在三十比一,也就是說外面一天,裡面一月!

更為主要的是,在靈雷冢內的能量濃度遠遠超過外面數倍,但似乎修鍊的時候會有什麼限制,最多也只能一天之後便會出來,換言之,也就是說在裡面只能最多待一月的時間!

據萬若蝶所講,她曾聽華元劍無意間提過,似乎靈雷冢內還有其他的一些什麼秘密,但至於到底具體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整個元桓宗上下,也只有華元劍一人才知道!

撫摸著手上的元雷戒,吳天的臉上顯得有些怪異,他雖然不知道曾經謝正華所說此次元桓宗之行會有什麼意外的驚喜,但如今成為元桓宗之主,也自然可以算是個驚喜吧?

可是,眼前這靈雷冢,又該如何辦呢?

還有那幽冥,為什麼會如此重視靈雷冢?難道這靈雷冢內,真的有什麼讓血魂, 掠奪這一切

「吳天,要不還是讓我陪你走一趟吧?」徐珊挽著吳天的胳膊嬌聲說道。

幾女當中,徐珊和夢兒分別挽著吳天的左右胳膊,青璃,水冰漣,趙倩兒,乃至萬若蝶,莫雲嵐則站在身側兩旁,至於花娘和慕容雨幽則還在處於閉關當中,畢竟突破到了宗階,即便有著聖品丹藥靈靈的相助,也需要一些時間來徹底穩固……

而吳天,則在為慕容雨幽驅毒之後的第二天,便和眾女來到了元桓宗後山的靈雷冢入口外……

聽到徐珊的話,其他諸女也紛紛表示要和吳天同去,尤其是夢兒更撒嬌似的拉著吳天的手臂死不放開,說什麼都要一起去……

「不行,你們誰也不能去!」

吳天搖了搖頭,不容置疑的沉聲道,「你們又不是不知道,華宗主以前都只允許一人前去的!這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再者,靈雷冢內到底有些什麼,我們誰也不知道,萬一要是你們去了,發生點什麼危險,讓我怎麼辦?」

這話一出,眾女紛紛沉默了下來……

話語中的關心讓她們心裡甜滋滋的,徐珊抿了抿嘴,如同賢妻良母一般稍微為吳天整理了一下衣服,嬌聲道,「那就聽你的,我們姐妹們在外面等著!」

「嗯!」

吳天點點頭,語氣稍微緩和一些,「小四,你們多幫幫若蝶她們管理整個元桓宗!這裡,如今可算是咱們自己的家了!」

「放心吧,一切有我們呢!」

徐珊笑著頷首,而後吳天這才按照之前華元劍所說,在眾女關心的目光下走到靈雷冢入口前,將自身真元輸入到了元雷戒內,而後稍微轉動一下,瞬間無數空間漣漪從靈雷冢內蔓延而開,眨眼間覆蓋吳天全身,而後他的身形直接融入空間徹底消失不見……

眾女紛紛繼續擔憂望著吳天消失的地方,良久之後徐珊這才開口道,「好了,姐妹們,我們回去吧!回去幫吳天好好管理整個元桓宗,等著他回來!」

「好!」

徐珊是第一個與吳天有合體之緣的女人,那大婦的位置即便是花娘都無法搶奪,如今在她的話音出現后,其他幾女自然不會有任何疑惑,紛紛轉身朝宗門走去。

…………

周圍彷彿成了雷電的天下,無數的閃電不斷從虛空落下,雖然看似遠在天邊,但實際上卻近在眼前,如同一幕幕雨點似的不斷直直墜落,可擊打在地面上卻絲毫沒有任何印記出現,甚至就連一點煙塵都沒有……

唰唰唰……

一道身影不斷的急速閃爍著,彷彿融合成為一條張牙舞爪的巨龍不斷盤旋,以各種各樣扭轉的姿勢躲閃著從天空中划落的閃電電芒,但時不時的卻依舊會被擊中幾次,讓身形隨之一頓,可也正因為如此,也讓此人的身法施展越發連貫……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吳天!

重生豪門 ……

雖然這裡與外面的時間比例是三十比一,但如果始終找不到任何出路,即便能夠在如此環境中提升身法,可又有什麼用呢?

在剛剛通過元雷戒進入此處之時,吳天便接受到了一些信息,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只能在靈雷冢內待一個月,一個月之後不管身在何處都會被傳回到入口!

是以,吳天在這兒待的三日,基本上都在施展身法高速朝一個方向疾馳,但三日時間,竟連此地的一點邊緣都沒摸到,更別說尋找到其他什麼途徑了……

「難道這所謂的靈雷冢,就只是這些雷電的天下不成?」

吳天一邊施展天龍掠影身法,一邊暗自沉思不已!

「不可能!」

吳天雙眼微眯的沉吟自語道,「如果說此處只有這些雷電的話,那華元劍又為什麼會允許其他人進來?這些雷電的威力,雖然對我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對於那些王階之人卻有著致命的傷害!一個王階,根本無法在這裡待上超過一日,否則恐怕就要直接被電烤熟了!」

「可是,若不是這樣,那又該怎麼辦呢?」

吳天苦笑不已,但可謂是百思不得其解……

磁磁磁……

周圍雷電不斷划落,並沒有因為吳天的思考而有所減緩,反而是隨著時間的過去,似乎那些雷電落下的速度更要快上許多……

「唔……如果其他人也可以在這裡待上一個月的話,那麼就是說此處肯定有一些極為安全的地方!只是,我並不知道在哪兒罷了!」

吳天想著,突兀的眼神一緊,一道想法驀然湧上心間,「難道是華元劍給我這元雷戒之時有所保留?」

念頭一出,吳天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當日的種種,可華元劍的神態,動作並無任何異常,這又令得吳天苦笑不已,「難道真的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不是!是他,就是華元劍!」

突兀的,吳天猛然雙目一寒,「這元雷戒雖然是進出靈雷冢的必要條件,但肯定還有其他的作用,否則也不可能成為元桓宗的宗主信物!相信,這其他的作用,那華元劍一定是知道的,但他卻沒有告訴我!如此說來,這個靈雷冢內一定有極大的秘密,華元劍寧願帶著這個秘密死去,也不願告訴我這個不是元桓宗的人!」

越想,吳天就越發堅定自己的看法,可是隨之而來又生出了更多的無奈……

他現在都被困在了這漫天的雷電當中,即便這裡真的有些什麼秘密,他又能怎麼樣呢?

「現在最關鍵的是尋找出出路!」

吳天咬了咬牙,身法施展而開,伴隨著一聲聲如同實質般的龍吟,陡然身形再次加速,不過這一次吳天卻沒有像之前三天那般直指一個方向,而是在精神力蔓延開來的同時,以某個點位中心開始進行繞圈……

當然,這個圈子很大,大的不可想象……

時間不斷的流逝著,轉眼間吳天已然進入靈雷冢已經過去足足七天時間,但這七天內他一直都處在這雷電漫天的環境中……

原本以為,極有可能出路是通過手上的元雷戒為媒介,可是吳天嘗試過很多次,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他甚至在想,是不是那死去的華元劍還有什麼東西沒交給他,而那個東西才是此處的關鍵所在!

可是,細細想來后又否認了自己的猜測……

咔嚓……

突兀的,第七日之後那雷電的速度已經快了數倍之多,這不在吳天稍微失神的剎那,便被其中一道狠狠擊中,雖然還不可能給他帶去什麼致命的傷害,可那種痛苦卻無比清晰,甚至因為雷電的特殊效果,更讓吳天的身體有了一絲局部麻痹的感覺……

無奈,彷徨……

哭笑不得……

「難道我這次靈雷冢之行,就只能無功而返?」

吳天微眯著雙眼抬首望向那不斷划落雷電的天空,昏暗之中無數電光閃爍,卻好似在嘲笑吳天的無能似的,不過,缺氧正因為這些閃爍的電光,讓吳天陡然眼睛一亮,「靈雷冢?」

「靈雷冢……難道與這些雷電有關?」

一邊不斷繼續閃爍著身形,一邊嘗試眼神緊緊盯著天空某一點,似乎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尋找心中的答案……

一點無用,兩點無效……


吳天彷彿完全沉浸在了這樣的情形中,隱隱的心底好似泛出一抹奇異之感,這還是來到此處之後,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是有人在盯著我么?難道這裡還有人存在?」

吳天面容有些凜然,驀地止住身形,體內陰陽真元急速運轉,在那頭頂上數道雷電急速划落的剎那,他匯聚了無數能量的雙手陡然朝上空一揮……

嘩啦啦……唰唰……

真元轟出體外,與那些雷電來了一個親密接觸,可原本以為會有極大爆炸聲音的吳天,卻是瞬間表情一怔,那雷電似乎完全不在乎吳天的真元攻擊,彷彿具有某種穿透性似的,直直的穿過真元阻隔繼續朝吳天的頭頂轟擊而下,甚至就連速度都沒減緩一點…… 轟轟轟……

一聲聲接連不斷的巨響在吳天身側炸裂而開,幸虧吳天躲閃及時,否則這道雷電的轟擊恐怕就足以讓他身負重傷了……

「我的老天,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阿彌那個陀佛的,小爺我難道就要在這鬼地方待上一個月?」

吳天擦拭著額頭上的冷汗,可是天際上那些雷電卻絲毫沒有任何減弱的趨勢,反而是隨著吳天的身法閃爍不斷地追蹤而來,宛如所有的雷電都將目標全然放在了他的身上……

仿若有著自動追蹤的功能,讓吳天不管如何閃爍,都始終會面對著頭頂上那接連不斷的雷電轟擊……

「我就不信了,小爺我真找不出這裡到底有什麼詭異!」

吳天死死一咬牙,丟入幾顆歸元丹喂入嘴裡,體內陰陽真元得到補充的瞬間再次將身法速度提升了一個檔次,不斷躲閃的同時,也更是將精神力搜索的範圍擴大一些,繼續不斷的在這雷電的世界中穿梭閃掠著……

轉眼間,吳天竟是已經在這雷電滿天的環境中待了足足半月之久,若是他再無任何發現,再過半月時間便會被自動傳出去,此次靈雷冢之行也將會毫無所獲。

不過,此刻的吳天卻是在一邊閃爍著,身形彷彿有著一縷縷好似與周圍空間不斷融合的怪異姿態,每每天上無窮無盡的雷電划落臨身之時,幾乎仿若條件反射似的進行躲閃,身法顯得極為飄逸,半月之後的今日竟是顯得如此遊刃有餘,全然沒有一點被擊中的跡象……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舊沒有尋出任何有用的途徑……

「到底該怎麼辦?」

半月之久過去,似乎這些雷電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極致,而吳天則依靠歸元丹不斷補充體內能量,將自身的天龍掠影身法再次提升了一個階層,加之身體條件反射般的反應,只要稍微當心一些,卻是再也不用擔心那些雷電的轟擊了……

可是,如此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啊!

滋滋滋……

忽然間,就在吳天彷徨不知到底該怎麼辦的時候,那天際上的雷電竟好似有了某種變化,宛如有著某種奇異的吸引力將它們不斷地匯聚,產生出的恐怖威能瞬間令吳天眉頭緊皺,心頭頓時生出一絲不妙之感……

磁磁磁……


怪異的摩擦聲音不斷積蓄,天空中那奔騰的雷電時而化作蛟龍,時而宛如電蛇,更時而爆發出如同風暴般席捲一切的氣勢,讓這整片空間內充滿著無比肅然的氣氛……

「不好!」

突兀的,吳天面色一變,幾乎不作任何思考的直接朝旁邊閃開數百米,隨即只看到天際上一道狂雷轟然墜下,那方才所在的位置被雷電擊中,瞬間大地直接顫動,宛如地震一般發出陣陣轟隆之聲,以落點散開周圍地面竟是出現了一片的龜裂慘狀……

「這威力……足足加大了一倍不止!」

見此情形,吳天不由得冷吸了一口涼氣,雙眸中精芒閃爍,「而且,這速度比之剛才起碼快了一倍!不好,我閃!」

緊接著,根本沒有給吳天多少思考的時間,那天際上越來越粗,且還在不斷相互融合的道道狂雷,再次朝他所在的位置追襲而來,不管是速度還是威力,都遠遠不是之前的那些雷電可以比擬得了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