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7, 2021
91 Views

「砰!」一聲巨響,一道氣勁順著兩人的手臂在地面上掀起巨大的風沙!

Written by
banner

「我們也該活動一下了。」唐冰這時將目光從打鬥的秦洋兩人身上收回,目光凝重的看向緩緩走來的五道身影,此刻莊園內多有的警衛紛紛倒在地上,足有五六十人,僅僅幾分鐘內解決。

此時此刻,奧洛斯爬在車窗上看著外面,當見到這種景象時,傻的說不出話來,這麼多的警衛而且手持槍支,手槍,微沖,散彈,竟然只被五人用了兩三分鐘解決。

讓他更難以置信的還是秦洋的打鬥,那種速度和力量,他何曾見過?若不是親眼所見,他都不知道這世上還有這麼驚世駭俗的戰鬥!

如今車內的奧洛斯以及他的手下們,可以明確的確定,若沒

有秦洋等人,天使組織想要暗殺部長,絕對不費吹灰之力。

唐豐只見識過唐冰的實力,沒有見識過其他人的,看到秦洋的實力時,他不僅嘩然,在這個世界里,秦洋的這種身手,完全可以媲美月華大陸的人元境,只是他們沒有修鍊功法,無法修鍊出元力,和戰技。

唐豐沒想到秦洋如此年紀就有這等實力,換到月華大陸,也是個實打實的人才。

不過此刻走來的五名天使組織讓唐豐轉移了目光,他看著面無表情,彷彿機器的歐洲面孔,窺視著他們的骨骼和體魄。和唐冰等人不同,前者骨骼體魄似乎都被強化過。

五人緩緩走來,看著唐冰等人面露殺氣,當雙方距離不到五米時,那五人突然化作一道黑影迅猛襲來。

唐冰幾人精神緊繃,目光連眨動都不敢,打起了一百二十分警惕,面對衝來的五人,他們腳步一動,眨眼間,便見氣勁掀滾,眾人戰在一處,夜色中拳腳對碰所造出的聲音綿綿起伏,好似擊鼓。

敲出了讓人緊張亢奮的節奏。

十多個回合下來,唐冰額頭上不僅布滿了汗水,胳膊上有著幾片淤青,蜂蝶也是如此,兩女都受到了一些傷勢。

鐮刀和坦克雖然沒有受傷,但兩人的面色卻越來越沉重,鐮刀速度極快,掌風如同刀鋒,全憑手掌當做武器,不斷和對手見招拆招,相反坦克,後者看似魁梧有力,但身體卻稍顯笨重,一拳揮出,風聲尖嘯,但往往都會揮空。

不過拳頭雖揮空,但揮出的勁力也讓對手大感頭疼,一次還行,十多次下來,後者都感覺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楚。

幾分鐘后,除了秦洋,唐冰等人逐漸落於下風,唐豐交手時,目光尋望四處,與他交手的人越打越心驚,自己所揮出的攻擊打到唐豐身上如同打在一面堅硬無比的牆壁上,幾拳下來,滿手鮮血。

唐豐卻只是在做做樣子的動了動四肢,當即,後者掩飾住心中震驚,出拳也不再用全力,暗中把唐豐劃到危險行列。

外面打的異常激烈,車內,莫羅斯重新坐起了身子,透過車窗雙目獃滯的看著窗外的戰鬥,奧洛斯更是長著大嘴無以言表。

「砰!」

一聲悶響,唐冰突然胸口被擊中了一拳,整個人倒飛而出,與此同時蜂蝶也是渾身傷痕,鐮刀坦克都掛了彩,在看對手,對方卻渾身無事,只是氣息有些混亂。

秦洋仍在打鬥中,見到唐冰等人敗下陣,也是心有餘而低不足,天使組織的人邁開步伐帶著殺氣緩緩走來。

唐豐見狀無心在玩斗下去,手掌伸開一揮,頓時一道狂猛的氣勁卷席著地面上的灰塵沖暴而開,他的對手還未反應過來,便發覺整個身軀如遭重擊,砰的一聲好似炮彈般倒飛而去。

見到這一幕,其餘四人挺住腳步,目光集中在唐豐身上。

旋即四道黑影一閃,紛紛沖向唐豐,只是他們來的快去的更快,還未近身,便被一股無形屏蔽遠遠彈飛!

唐冰等人見狀錯愕的回過頭,見唐豐穿著筆直的西裝站在原地,雖然看不出什麼不同,但身上卻無形中散發出一股莫大的威迫!(未完待續……)

… 唐豐的變化讓唐冰等人目瞪口呆。

他們根本沒有看清楚天使組織的人是如何飛出去的,更加看不清唐豐是怎麼出手的。


他們只能感受到此刻唐豐身上的氣場變了,無形中,變得很凌厲,一種不怒則威的壓迫讓他們不敢直視,彷彿食物鏈頂端的老虎,散發著與生俱來的威嚴。

五名天使組織的人倒飛出去時,整個胸口彷彿被震裂,他們心中的震驚不弱與驚濤駭浪,因為他們跟根本無法想象唐豐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剛剛的一瞬間,他們究竟被什麼東西彈了出去。

最强窩囊廢 。彷彿五頭財狼,盯著一頭老虎,想上卻又不敢。

秦洋也是發覺到了這面的變化,他幾乎和對手同時停手,站在原地驚愣的看著唐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後者卻是目若不見,唐豐邁開步伐向唐冰等人走來,看著到底地上的兩女和滿身狼狽的坦克鐮刀,伸出手指對著四人一點。

頓時四道白光從他指尖射出,順著四人眉心鑽入身軀內。

四人滿面驚愕,不知道唐豐對他們做了什麼手腳,不過當那股白色氣體進入身體時,四人明顯發覺體內突然奇暢無比,一股無法形容的舒暢讓他們忍不住呻吟出聲。

精神也是渾然一震,僅僅一分鐘,他們感覺渾身發熱,毛孔中逐漸透漏出大量汗水,頭頂不斷蒸發出白色煙霧。

唐冰雙拳一握,體內有股柔和的氣體奔涌著,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在她體內奔放而開。當下唐冰站起了身子,渾身輕飄飄的彷彿感受不到重力,而且揮開拳頭她驚喜發現,一拳揮出,彷彿可以穿透虛空,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力量。

不光唐冰如此。蜂蝶、鐮刀、坦克都是感受到了自己的驚奇變化!

「你們可以在和他們交手試試!」唐豐看著驚愕的四人輕抿嘴角,而自己並不打算出手。

唐冰聽聞點了點頭,她此刻正想找人試試自己的變化,扭頭看向一名天使成員,她腳尖一點,身子頓時如同離弩之間,眨眼間飛躍到了前者身前,後者大驚,唐冰速度太快。 太古星辰訣 ,根本沒有時間反擊,只好連忙用雙手擋住要害!

「砰!」

一聲巨響傳來,當下後者的身軀用著極快的速度崩飛出去。

一直飛出十數米后,倒在地上一路翻滾,直到停下時,動了動手指卻無法在站起身形。

「這…」

唐冰大眼一眨,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潔白粉嫩的拳頭。無法想象自己的一拳竟然會有這等恐怖的威力。

「唰~」

就在所有人都傻眼時,蜂蝶也按耐不住身形。她腳尖一點,身形爆射而去,目標鎖定后,也是一拳揮出。

「砰!」

天使組織的成員雖然發傻,但感受到危機時,猛然反應過來本能的護住要害。只是剛護住,便體驗了一把當火箭的感受,他比上一個人飛的還要遠,爆響響起,後者直接飛起三米多高。一拳打飛最後掛在了樹上。

見到蜂蝶和唐冰的實力,鐮刀和坦克也呆不住了,他倆看了眼僅剩的三人紛紛同時飛奔而出。

這下天使成員也是學尖了,見到兩人飛來,三人二話不說掉頭就跑,速度之快肉眼都難以捕捉,彷彿黑夜中的黑豹,只是他們速度雖快,但鐮刀和坦克的速度更快,而且兩人眼力也比以前強上不止十倍。


坦克好似人肉炮彈,奔走時,平整的柏油路都被他踩踏的凹陷起來。風聲更是呼嘯不停,彷彿在高速公路上開開了窗戶一般狂風呼嘯。在這種讓人心醉的速度下,坦克一把抓住一名天使成員,將其提起后甩手一扔,便見一個彷彿斷了線的風箏順著天空飛沒了蹤影。

在看鐮刀,此刻後者滿面輕鬆的站在原地,腳邊倒著兩名成員,五名天使成員短短几分鐘內,全被解決。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和秦洋站在一起目瞪口呆的那名俊美男子,後者此刻的心情遠不是吃驚可以形容,就連秦洋都是如此,這種實力,幾乎可以和華夏四家族的老怪物們媲美了吧?

那俊美男子驚愕時心頭也想起了上帝,當發覺唐冰四人目光最後落在自己的臉上。

頓時他渾身一個哆嗦,不知不覺大汗淋漓,危機猛升,二話不說拔腿就要跑,唐冰等人哪那麼容易讓他輕逃?正當後者剛轉身,唐冰、蜂蝶、鐮刀、坦克四人直接將他圍成鐵桶。

後者見狀倒也識相,見到笑眯眯的四人,他索性攤開手放棄逃跑的念頭道:「好歹我們也是老對頭,希望你們不會傷害我。」

「那可說不準了,傷不傷害你,要看莫羅斯部長的命令。」唐冰一臉獰笑,笑容中滿是殺氣,恨不得現在就捏斷他的脖子,只是她清楚,眼前俊美的男子是天使組織的一個頭頭,留著他會有大用。

「這次我們認栽,只是我很想知道,你們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這個問題不僅是他想問,更是唐冰等人也想問的,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得如此強大,唯一能解答的也就只有一直站在一旁的唐豐了。

看著尋望過來的目光,唐豐蠕嘴道:「先將他關起來吧。」

「將他關入莊園的地牢中!」這時莫羅斯在狙擊的守護下推開車門走下車,看著已被解決的天使組織,讓他狠狠的鬆了口氣。

說完,奧洛斯帶著自己的小隊直接將前者扣上手銬,準備押

押走時,秦洋看向鐮刀道:「你也和他們一起去。」

「嗯。」鐮刀點了點頭,因為他清楚手銬這東西根本靠不住他們。

將受傷的天使組織都押走後,看著端著微衝倒在地上的警衛們,莫羅斯走到秦洋等人身旁,看著六名華夏面孔的人,再無一點不敬,而是滿懷感激的用著半生不熟的中文道:「多謝你們救了我,這次若沒你們恐怕我的性命早已被取走。」

「這是我們的任務,部長不必客氣。」秦洋抿了抿嘴,而後看著他道:「還請部長馬上回到莊園里,只要沒簽署合約,您仍處於危險中。」

「好,你們也去休息吧,我馬上吩咐最好的廚師為各位準備最豐富的宴席。」莫羅斯拍了拍秦洋幾人的肩膀,笑著說完轉身在警衛的保護下重新坐上車,駛入莊園。

車隊行駛而走,唐冰幾人卻沒有上車,她看著秦洋和蜂蝶坦克三人興緻勃勃道:「我們要不要比下速度,看誰先到別墅!」

「雖然離的不是很遠,但仍有兩公里的距離,你確定你們的持久力可以么?」秦洋咧起嘴角,看著唐冰確定道:「雖然你們的速度和力量暴增數倍,但論起持久力,秦洋相信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

「比過才知道。」唐冰不屑,說完看向唐豐道:「你怎麼樣?比不比?」

「我?」唐豐聞言心頭覺得好笑,這些傢伙要和自己比速度?現在的自己,一步就可以跨越億里路,無奈之下,唐豐點頭道:「好吧,我可以讓你們先跑。」

「切,說的好像你很快是的!」唐冰輕輕癟嘴,而後看著眼前的路,道:「準備開始了。」

所有人都看著唐冰,當她開始的話落後,前者便頓時化作一道黑影眨眼消失黑夜中,坦克的蜂蝶見狀一驚連忙追了上去,秦洋扭頭看著唐豐道:「你不跑?」

「不用跑,我也會贏。」唐豐聳了聳肩,對秦洋道:「在不追上去,你就要被甩掉了。」

秦洋聽聞蠕了蠕嘴,隨即身子一弓,身影兀然消失原地,在其身後的唐豐都更感受道一股強烈的風聲在呼嘯著。

開進莊園區的車隊上,莫羅斯平穩的坐在車上,然而這時,『唰唰唰…』四道勁風徒然從車身旁飛速掠過,這嚇的前面司機差點沒把住方向盤,以為又有天使組織來襲擊。

「是隊長他們。」坐在副駕駛位的狙擊看著四道迅猛無比的黑影苦笑一聲。

莫羅斯聽聞這才重重鬆了口氣,當回想起來剛剛那打鬥的場面時,莫羅斯不僅有些羨慕和害怕。他深深羨慕華夏擁有這種人才,同樣害怕的是,這種人才使用起來危險度也絕對是核武器級別。

莫羅斯相信,若秦洋等人要暗殺自己,縱然身邊有一個全副武裝的軍隊保護,也未必能夠阻擋他們。

飛奔中,唐冰幾人速度不相上下,不過唐冰搶跑,距離稍稍靠前一些,不一會四道身影幾乎同時掠進別墅,但還是唐冰率先跑道別墅花園裡,微微喘著粗氣,笑道:「我贏了。」

「你搶跑。」蜂蝶嬌喘連連,他們幾乎同時到達但唐冰先他們一步起跑。

不我輪回 我說過開始了。」唐冰較真起來好似小丫頭,和蜂蝶爭辯起來,就在她們吵鬧時,秦洋看著兩女道:「你們誰也沒贏,唐豐贏了。」


「唐豐?他在哪?」唐冰聞言扭過頭奇怪道。

秦洋沒有回答,而是腦袋向上看去,便見唐豐此刻站在三樓天台,穿著筆直的西裝,雙手扶在欄杆上,迎著夜色,笑眯眯的看著他們。(未完待續……)

… 見到面不紅,氣不喘,笑眯眯看著自己的唐豐,唐冰一臉僵硬。

所有人也是如此,他們不清楚唐豐是怎麼到達的,從莊園區到達別墅只有這一條路,根本從未見過唐豐追來。

可是此刻唐豐卻笑眯眯的站在天台上,眾人茫然了,唐冰更是有些懷疑起來,難不成唐豐是雙胞胎?看著唐豐的笑容,唐冰問出了心中的疑問:「你是怎麼到我們前面去的?」

「和你們一樣,跑來的。」唐豐聳了聳肩,單手撐著欄杆,身形一躍,整個身子從三樓天台直接跳了下來,並且彷彿泡沫般輕飄飄的落了下來。

「不可能,我們根本沒有見到你追上來,除非你是飛來的!」唐冰滿面不信,就算唐豐再快,他們也不會毫無察覺。

「可能是你們太集中了吧。」唐豐抿了抿嘴,算是敷衍過去,而後他看著唐冰等人道:「天使組織的人已經被抓住了,按照你們現在的實力想要保護部長完全沒問題,我的任務也結束了,可以走了吧?」

「你要去哪裡?」唐冰聽聞這才想起唐豐並非自願加入自己的小隊,聽聞便是眉頭一挑,蜂蝶、坦克兩人也是有些不舍,唐豐的實力他們沒有親眼見到過,但唐豐卻是太過神秘,彷彿所有事情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

而且此刻他們實力大進,也和唐豐脫不開關係,怎麼會輕易讓他離去?

「準備離開這裡,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處理。」唐豐沒有告訴他們真話,畢竟就算自己說出來他們也未必會信。

可是,唐冰聞言,不但沒有讓唐豐走,反而額頭一揚。一雙漆黑的美眸看著唐豐道:「你有什麼事情處理?說出來,或許我們也可以幫你!」

「你們幫我?」唐豐苦笑,然而,這種笑容落在唐冰幾人的眼中卻成為了嘲笑,他們不清楚唐豐的真正身份和實力,在心頭也只是認為前者要去某個地方或者是國家處理一些私事。

對於他們來說。這個世上只要是手上功夫,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們做不到的,現在連世界最強的天使組織都被他們亢,難道還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到他們?秦洋、唐冰一小隊本來就是處理國際事物的特勤小隊。

若他們都辦不到的事,還真不知道有誰能夠辦到,可唐豐的笑容卻讓他們很不爽。

「你什麼意思?意思是我們不夠資格?」唐冰怒了,袖子一擼,粉拳一握,便要暴走。不過還好被秦洋給拽住。後者看著唐豐挑了挑眉頭道:「說說看吧,我們夠不夠資格,也要說了之後才能確認。」

「沒錯。」蜂蝶和坦克隨附著點了點頭。

唐豐見到這種架勢,有些無奈,不過他也沒有多少想要隱瞞的意思,如果真想要隱瞞,他也犯不著幫唐冰等人祛除後天瘴氣,返璞歸真。


「告訴你們也無妨。只是信不信就由你們了。」唐豐嘆了口氣,隨即看著目光灼灼的四人道:「其實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你是阿凡達?」唐冰聞言表情一怔。隨即蠕了蠕嘴,偏頭道。

唐豐搖了搖頭,他不清楚唐冰言語中的玩笑,認真的對四人說道:「阿凡達我不知道,但我是神,確切的來說我是聖。比神還要強大的存在。」

「……」

唐豐話音一落,四人皆是滿面無語,神還是聖,這對他們來說就是神話般的存在,就是仙。他們都不曾見過,而且他們總覺得唐豐是不是精神有什麼問題,紛紛一臉狐疑的盯著他。

「你是不是小說看多了?」唐冰奇怪的緊了緊粉黛。

「我就知道你們不會信。」唐豐苦笑,而後看著四人道:「你們就將我當成武俠迷或者精神病吧,我該走了,我們就此別過!」

「等等。」唐冰見唐豐要走,立馬叫住他道:「你要讓我們相信,總要證明下吧,如果你是神那你一定會飛吧?」

「會啊,怎麼了。」唐豐回過頭奇怪的點了點。

「那你飛給我們看。」

唐冰聞言立馬讓他做示範,但眼中卻充滿了看好戲的目光,如果唐豐飛不起來,或者找理由說受了內傷暫時飛不了,她就有攻擊的話語了。

聽到唐冰的話,唐豐眼睛眨了眨,在四人仍不相信的目光下,唐豐身體緩緩漂浮起來,這下四人眼瞳徒然猛縮,嘴巴大張,紛紛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魔術?戲法?」唐冰嘴巴不曾閉上過,驚疑的走到唐豐腳下,用手摸了摸空氣,昂著頭看著唐豐道:「你是怎麼做到的?這魔術也未免太逼真了吧?是不是頭上有威亞?」

唐豐聞言一臉黑線的重新落在了地上,唐冰點起腳尖,抬起胳膊在唐豐頭上身上晃了晃,確定沒有繩子后,一把拽住唐豐,連連追問:「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你是不是跟美國那個大衛的魔術師學的?」

「我說過,這不是魔術!」唐豐無語的糾正道:「我是神。」

「切,你要是神,那你在展露點別的。」唐冰仍是不信,想了想,她看著蜂蝶、秦洋、坦克三人笑道:「你要是真是神,就把我們也一起帶上天去,那我們就相信你。」

聽到唐冰的話,秦洋等人也是沒有意見的點了點頭,是不是魔術,他們自己飛上天體驗一把便知。

「這有什麼難的。」唐豐抿了抿嘴,而後手掌一揮,食指輕輕一勾,唐冰四人頓時如同蹦極般,砰的一下衝天而起。

唐冰等人下意識『啊』的大叫一聲,從高空看著眼下景色不僅滿

眩暈,唐豐這時飛身而起,看著四肢舞動生怕掉下去的四人道:「想逛逛么?」

「怎麼逛?」唐冰抓住唐豐衣襟,臉色驚嚇的道。

唐豐聞言嘴角一蠕,旋即五人頓時化作五道流光,向著天際滑落而去,速度之快眨眼間飛出了莫斯科,唐冰等人只感覺眼前景象不斷變換,靈魂幾乎都要破體而出,這可比過山車要刺激無數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