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7, 2021
62 Views

「嘿,這位兄弟,你看能不能行個方便……」反應最慢,最後一個出來的妖精族武者對林銘拿捏出一個自認為是友好的笑容,希望林銘能讓出這個名額來。

Written by
banner

林銘心中好笑,自己跟他素不相識,憑什麼讓出這個位置來。

「啰嗦!」撒達有些發火了,指著那妖精族男子說道,「按照先後順序,你給我退出!」

一句話如一盆冷水,直接澆滅了那妖精族男子的希望,對方敢怒不敢言。

林銘看得出來,這四五個妖精族男子都是天魔七星的成員,而不是尊主,有些人可能是歸附了尊主,甘為鷹犬,他們天賦雖好,但畢竟年輕,普遍年紀在三十歲以下。

「論實力和經驗,這些人都不如尊主,跟這些傢伙們在一支隊伍里,倒是比跟那些尊主在一支隊伍中要好得多……」林銘摸了摸下巴,倒是要感謝藍沁了。

「我們走!」

撒達帶著眾人踏入了空間之門,林銘一行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迷濛的灰霧之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萬古魔坑周邊萬里之內,煞氣濃郁到幾乎凝化成液滴,林銘身處其中,感受到體內的氣息受到這個煞氣的牽引,隱隱有噴薄而出的感覺。.

「好濃郁的煞氣,這些灰霧就是煞氣凝化成實質形成的,如果能在這裡修鍊魔道功法的話……」林銘想到這裡,旋即搖搖頭,武者的修鍊,經常要進入冥想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武者的防禦能力很低,處於萬古魔坑這種危險之地是找死了。

「嘿嘿,小子,感覺怎麼樣?這裡的氛圍不錯吧!」一個讓人不喜的聲音突然在林銘耳邊響起,那一個個字,就像是針一般刺進自己的耳朵中,讓人聽著極為不舒服。

林銘轉頭一看,是黑魁尊主。

林銘微微皺眉,沒有回話。

黑魁尊主不以為意,繼續道:「小子,我猜你到了一千五百里的地方,是要繼續前進吧,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彼此之間有個照應,哈哈!」

「抱歉,沒興趣!另外……你最好不要將感知附著在語言中試探我。」林銘的聲音有些發寒。

黑魁尊主臉色一僵,這小子,這麼敏感,他這種試探之法極為隱秘,一般人只是能感覺他的聲音有些刺耳而已,可是落在林銘耳中卻被對方瞬間識破。

撒達並沒有著急前進,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風向,說道:「從我們現在這裡出發,到距離萬古魔坑一千五百里的邊緣地帶,一共是八千五百里的距離,我們會走上大概二十天到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你們都要聽我的,如果遇到一些邪物的話,它們沒有主動出手之前,千萬不要妄自出手,否則可能招致嚴重後果!」

「邪物?什麼邪物啊?」一個妖精族青年來了興趣,能來萬古魔坑,他的實力和天賦自然是不用說,他對自己也有十足的自信,他琢磨著,如果能遇到什麼危險,自己挺身而出,即便不能來個英雄救美,最少也能給藍沁留個好印象,女人嘛,即便自己是強者,骨子裡也願意被人保護的。

這次來萬古魔坑,最重要的是能俘獲藍沁的芳心,比起入贅藍銀聖地,自己能找到的那點機緣算個屁。

撒達緩緩的解釋道:「萬古魔坑周圍的邪物都是濃郁的煞氣凝聚起來的,這些東西稀奇古怪,誰也不知道它們到底是怎麼形成的,如果光是它們的話,我們倒也不怕,但是有些邪物,卻是隨著萬古魔坑的噴發,被萬古魔坑中的能量流拋射出來的,如果是遇到這種東西,我們有多遠跑多遠,與它們交手是找死!」

「萬古魔坑中噴發出來的邪物?」林銘心頭一凜,萬古魔坑的恐怖毋庸置疑,從那裡伸出來的巨大爪子,一爪抓死十二個帝級強者,從那裡面跑出來的東西,即便是阿貓阿狗的,都恐怕不是自己能對付了的。

幾個妖族青年雖然張狂,但也不傻,聽撒達提起萬古魔坑中的邪物,都默不作聲了,他們也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

「好了,沒什麼問題我們就出發了,另外記住一點,非必要不戰鬥,一旦戰鬥,盡量壓制實力,能用三分實力解決戰鬥,不要用四分,不要弄出恐怖的真元魔元激流,不要大規模攪動萬古魔坑中的煞氣!都清楚了嗎?」撒達的語氣有些嚴厲,看到之前那個妖精族青年的反應不咸不淡,他不悅的說道:「我說的不是兒戲,喂,說你呢,聽到了嗎?」

「聽到了。」妖精族青年露出一副「我又不是小孩子」的不耐煩表情,敷衍的點點頭。

撒達白了那個妖精族一眼,說道:「出發!」

一行人,踏上征程,外圍的八千五百里還相對安全,基本不會出現武者自相殘殺的情況,有嚮導指引,遇到的危險也少,相應的,機緣也沒怎麼有,一群人聚在一起,找到什麼能分到的十分有限,而且通天塔還要抽走不少。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在行進中度過,周圍的環境可謂是一成不變,全是迷迷濛蒙的灰霧,一望無際,所幸天上有星星指引道路,還不至於迷失方向。

地面全是坑坑窪窪的淡紅色岩石,偶爾能看到一些殘缺的石碑散落在岩石之間,上面篆刻的文字早已經模糊不清,已經不知道被廢棄了多少萬年。

這樣無聊的行程一天兩天還不覺得有什麼,十幾天下來,多數人都感到不耐煩了。

這些天,連一根「邪物」的毛都沒見到,更別說機緣了。

有時候過於無聊,甚至他們巴不得出現一個「邪物」來給他們解解悶。

「我說我們能不能快點啊,這裡除了石頭,就是灰霧,我們一天才走個幾百里,這麼走下去要走到猴年馬月,八千五百里路而已,我幾個時辰就能飛渡,你說什麼邪物,一路走下來連根毛都沒見!」

曰行數百里的速度,連凡人中久經鍛煉的士兵都能做到,對眼前這些年輕俊傑來說,這種速度跟蝸牛爬沒什麼兩樣。


撒達驟然停下,回頭如一頭兇狠的猛虎一般盯著說話的妖精族青年,冰寒的目光讓那青年微微一滯。

「萬古魔坑絕不像你想的難么簡單,能平安走到這裡你該慶幸,你最好閉上你的嘴,在到達萬古魔坑一千五百里範圍之內,我說了算,接下來隨你們怎麼樣,跳進萬古魔坑中我都不管。」

妖精族青年被這麼一說也火了,「真有意思,我們有讓你們帶路嗎?是你們所謂的監察執事非要我們跟著你,還不是想監視我們,怎麼?怕我們找到機緣,還是怕我們在廝殺中成就十二翼天魔?」


妖精族青年的聲音咄咄逼人,「你們帶路,真找到什麼東西你悄悄收起來,我們哪裡知道!真的遇到危險,你撒腿跑路,我們留下來墊背,我們是過來尋找機緣的,不是來跑腿當保鏢,當炮灰的!」

撒達的臉猛然沉了下來,「你不願意跟著我,現在就滾!」

「哼,誰怕你不成,走,我們都走!」

妖精族青年對其餘幾個武者說道,然而卻沒人響應他,跟著這個撒達確實尋不到機緣,不過他們大多數人的目標都在一千五百里之內,外面這八千五百里,沒有機緣就罷了,放棄便好。

林銘更是無所謂,這些天,他一邊趕路,一邊不忘吐納修鍊。

雖然因為趕路而靜不下心來,但是此處煞氣濃郁,太適合修鍊了,綜合修鍊速度比閉關打坐也沒有慢太多。

林銘估測,自己在保證根基紮實的情況下,閉關修鍊大概需要大半年時間才能突破旋丹,如果是在帝者之路參悟帝者石碑的話,恐怕幾個月就可以了,可惜,林銘現在就算進入帝者之路,也要繼續走意志燈火之路,與帝者石碑無緣。

看到沒有人響應,那妖精族青年臉色有些不好看了,他抹不開面子,真想一個人走掉,他其實還真不怕一個人走,只不過一旦走了,他就跟藍沁徹底無緣了。

妖精族青年一時間騎虎難下,他偷偷看了藍沁一眼,卻見對方在吐納調息,根本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

年輕俊傑大多心氣高傲,一股倔勁兒上來,這青年正要撂幾句狠話離開,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在不遠處響起了「嗄」的一聲嘶啞慘叫,那聲音絕對不是人類發出來的,就像是某種凶獸喉嚨里塞進了碎玻璃的聲音,刺耳之極。

「什麼東西?」

眾人立刻緊張起來,兵器紛紛出手。

撒達也是抽出了一把圓月彎刀,一臉警惕,他低聲急促的說道:「一會兒沒有我的命令,不要輕舉妄動。」

「嗄!」

又是一聲慘叫,在不遠處突然跳出來一個灰色的影子,如利箭一般向眾人衝來!

先前說話的妖精族青年首當其衝!


「別緊張!這只是……」

撒達的話還沒說完,那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火兒的妖精族青年暴喝一聲,一劍刺出!

「去死!」

湛藍色的劍芒刺破長空,那灰色影子直接被劍芒洞穿,空間都隱隱震顫起來,狂風呼嘯,濃郁的煞氣被一切兩半,橫掃一空!

這一劍本來就是發泄的一劍,這妖精族青年能來萬古魔坑,也是天魔七星排名頂尖的人物,本身對風之意境的理解達到了大成的地步,甚至對空間意境都有所涉獵。

全力一擊的威力可想而知。

撒達的眼睛瞬間紅了,「你想害死我們嗎?讓你不要全力出手激起真元風暴,不要攪動煞氣,你……」

「滾你媽!」妖精族青年粗暴的打斷撒達的話,「老子不伺候了,你愛怎麼樣怎麼樣,還有你們這幫傢伙,被血煞神殿欺負到頭上了還逆來順受,老子才沒你們這麼窩囊!」

妖精族青年雖然說也想入贅藍銀聖地,但是俘獲藍沁芳心談何容易,既然如此,不如瀟洒的離開,圖個念頭通達。

他一口怨氣抒發出來,連周圍一群剛才不跟他走的人也罵進去了,只覺得暢快無比,而就在這時,隊伍之中的所有成員臉色都變了。

藍沁指著說話妖精族的腿,花容失色,「你……你的腿……」

(未完待續) 「我的腿怎麼了?」妖精族青年猛地呆了一下,急忙低頭望去,這一看,他腦袋嗡的一聲。.

他的雙腿,皮肉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化成膿血,只留下血淋淋的脛骨和腳掌骨支撐著地面。

膿血無聲的流逝,被灰色的地面吸收掉,殷紅無比!

「啊啊啊!」

妖精族青年發出驚恐的叫聲,身體向後一仰,直接摔到在地,而他的手一撐地面,那些皮肉也開始腐爛,繼而化為膿血!

指骨、掌骨迅速顯露出來,鮮血淋漓。

「不……不……」

妖精族青年滿臉驚恐之色,手腳並用的往後退,彷彿眼前有什麼可怕的東西,然而他的皮肉彷彿完全腐爛了,退後一步,就會有大量的碎皮碎肉掛在了岩石上,他的大腿,臀部全部開始化為濃濃的血水,一股腥臭的氣味隨之散發出來。

「救我!救我!」妖精族青年這下想起了撒達,伸手向撒達求救,然而撒達卻退後了兩步,臉上驚疑不定,喝道:「誰都別過去!」

撒達發出警告,其實不用他警告,也沒人敢過去,大家都在與妖精族青年拉開距離。

「咔嚓!」

妖精族青年的腿骨碎開了,骨頭渣子就像是碎石灰一般灑落下來,連骨頭都酥了,一碰就碎,這一幕就彷彿人體成千上萬年的腐爛過程,被壓縮到了幾息之間。

妖精族青年的眼窩開始深陷,頭髮長長變白,只是兩個呼吸的時間,頭髮如枯草,他的一張臉完全成了老樹皮,他努力的伸出只剩下骨頭的手,不甘心的想要抓住什麼,喉嚨中只有沙啞的低吟,然而最終卻是毫無意義。

緊接著,手骨也跟著碎裂,妖精族青年全身在眾目睽睽之下,化成濃稠的血水,內臟完全腐爛,接下來,血水被灰色的地面吸收掉,骨頭化為碎灰,片刻之後,就只剩下一小堆紅色灰燼,除此之外,再無任何東西……在場眾人,完全驚呆了,即便是心志堅定的林銘也感覺一股寒意從背脊蔓延開來,直衝天靈。

這些武者都是走殺道的,莫說是死人,就是自己殺的人也早就達到三位數以上,可是這種死亡方式還是首次見,讓人觸目驚心!

就連對萬古魔坑經驗豐富的撒達,也是吞了一口口水,額頭見汗,萬古魔坑中詭異無比,死亡方式多種多樣,這種情況,他也是首次見到!

沒有人吭聲,人們都提起十二分警惕,小心周圍。

林銘一隻手摸著須彌戒,呼吸都屏住了,他原本以為,萬古魔坑的危險來自於那些邪物,與邪物廝殺、戰鬥,會讓武者隕落,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死亡方式會是如此,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武者在眼前腐爛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可是出手的邪物在哪裡卻不知道!


未知的事物才最可怕,武者不懼鬼神,所謂鬼,不過是鬼修,所謂神,不過是強大的武者,可是眼下發生的這一幕,卻讓大家感覺彷彿回到了凡人時代,在深夜中面對那索命的厲鬼一般。

這才深入萬古魔坑中五千里,怎麼會遇到這種離奇的事情?

「撒達大人,到底怎麼回事?」血炎尊主用真元傳音問道,他是眾人之中,唯一一個曾經進入過萬古魔坑的人,十年前,他還是天魔七星之一,實力跟鹽痴差不多,那個時候,一來萬古魔坑沒有噴發,二來他也沒有深入萬古魔坑太多,幾時見過這等場景。

「老朽慚愧,這種情況,老朽也是首次見到,剛才那撲過來的灰影,按老朽的經驗應該只是一隻由煞氣凝聚的灰虻,修行不過幾百年,不礙事,只是沒想到會發生如此變故,不知道是不是剛才的真元風暴驚動了某個沉睡的邪物……」

撒達不敢聲張,用真元傳音對眾人說道。

沉睡的邪物?莫非是萬古魔坑中被能量亂流噴射出來的邪物?

想到這裡,眾人都是心底發寒,就算他們再自信,也沒有自信與萬古魔坑中邪物抗衡的地步,尤其是這種連看都看不見的邪物,死得莫名其妙,觸目驚心,根本讓人提不起與之反抗的勇氣來!

「魔光,這是怎麼回事?」

林銘唯一能問的就是魔光了,它曾經跟隨魔帝進入過萬古魔坑,一呆就是二十幾年的時間,甚至魔帝到達過萬古魔坑千里範圍之內,他也只能希冀著魔光知道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

魔光努力回想那些近乎被封存了的記憶,沉默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才開口說道:「當初是我大哥陪同主人進入萬古魔坑,我繼承大哥的記憶並不太多,這種情況,我也只能猜測一二,這裡可能埋葬了一個了某一個修鍊血魔功的上古強者,也可能地下封印了某種凶物,無論是哪種,它們存在的時候,怕都不是天衍大陸的帝級強者能夠比擬的……而它們死後,又被埋存不知道多少萬年,恐怕早已經凝成了魔神之骨,而且絕不是一般的魔神之骨!」

林銘早就聽達古說過,魔神之骨也有等級,流傳在通天塔尊主手中的魔神之骨都是最次一級的。


魔光繼續說道:「如果將魔神之骨分為天地人三品,你現在有的魔神之骨只是人階,對通天塔來說,人階的魔神之骨已經極為難得,地階的怕是連極星塔主都沒有的,而至於更高級的天階魔神之骨,估計連血殺原的原主都沒見過吧,真有這種東西,怕是早已經通靈,機緣、氣運不夠的武者,別想得到它,我們現在地下的這塊強者墓地中不知會孕育出什麼魔神之骨,不過不管是什麼級別的,你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此處大凶之地,早走為妙!」

不用魔光警告,林銘也不會自不量力去發掘這上古大能或是蠻荒凶獸的埋骨之處,要不然真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眾人一動不動的警戒了足足半個時辰的時間,灰霧漸漸籠罩,光線也黯淡下去,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

過去了?

所有人都渾身是汗,心中隱隱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不過在離開這一處邪地之前,沒有人敢放鬆警惕。

「我們先退出去……任何人,不要出聲!」

不用撒達說,也沒有人敢吭聲,連呼吸都盡量放輕。

「我怎麼覺得……越來越黑了……」開口的是黑魁尊主,他用的是真元傳音,經他一說,眾人都發現,周圍的霧氣越來越濃,凝厚到幾乎能用刀切了,黑暗也越來越濃稠,按理說萬古魔坑在地下,不分晝夜,這裡的光芒來自頭頂的曰月星輝,不應該有如此黑暗的時候才是。

撒達若有所感,抬頭望去,果然星空已經消失在了茫茫迷霧之中。

「不行,沒有星星定方位,這麼走下去會迷路的。」

「飛上去看看到底方向在哪裡?」

「你忘了萬古魔坑禁飛嗎?就算不禁飛,也絕不敢飛,飛上去,找死!」

「怎麼辦?往哪裡走?」

眾人都感覺心裡發虛,他們現在被罩在迷霧之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而就在這時候,空氣中,瀰漫出一股淡淡的香味,而後便是虛無縹緲的歌聲傳來……女子的歌聲!

這種地方突然響起女子的歌聲,讓人心頭髮寒。

那歌聲彷彿來自遙遠的天邊,帶著一股化不開的幽怨和哀傷,讓人一聽之後,彷彿靈魂都陷了進去,一股濃重的悲意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

這種歌聲的語言,根本沒有人聽過,但是不知為何,它的意思所有人都能明白,彷彿那種意念直接通過歌聲傳遞到了眾人的腦海中。

「寂寞……」

「寂寞……」

「留下來陪我……」

……「不要聽這歌聲,用魔元封住耳朵!」撒達突然神色大變,再也顧不得真元傳音,大喊一聲,渾身魔元爆發,在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層能量結界,想要封住聲音。

突然的能量爆發,推開了濃濃的霧氣,而後林銘就看到了讓人毛骨悚然的一幕,一個妖精族青年雙肩軟軟的垂下,眼神空洞,眼珠幽綠,似乎中了邪一樣,他開始不斷的用指甲抓自己的身體,身上很快被他抓的血肉模糊。

他越抓越兇殘,抓開皮肉之後,他將自己的血管、內臟全部都扯了出來,眼珠也被他自己挖出,渾身鮮血匯成了細流汩汩流下。

林銘剎那判斷出,對方已經精神之海失守,成了一具被艹縱的行屍走肉。

「林銘,左前方,衝出去!」魔光的聲音突然急躁了,「我知道你們遇到什麼了,左前方的位置,只要實力足夠,就可以打碎它的囚籠,否則你們一個個的怕是都要落得同樣的下場。」

突然聽到魔光的聲音,林銘根本不再遲疑,手持紫鉉槍,渾身真元爆發到極致,邪神之力開啟,同時動用了八門遁甲的極限力量。

「貫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