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7, 2021
79 Views

池凌兒點點頭:「我正有此意。不過,幻境內變幻莫測,引靈之術若要施用,需要絕對安穩的環境,不然非但無法引靈,還會將我自身的靈力被幻境給倒吸過去。」

Written by
banner

「我替你護法,你只管引靈。」皇甫擎天眼裡儘是認真。

池凌兒略有些不放心:「那你當心點兒,我怕中途會出變故。」

畢竟,現在的寧靜太不尋常,讓人禁不住就會心慌。

皇甫擎天慎重頷首。不管出什麼事,遭遇什麼,他都不會讓她有半點兒危險。

其實,池凌兒口中的不安,又何嘗是因為自己?她只是怕他只顧著護法,而疏於防範四周,而陷他自己與危險之境。

說到底,他們的心中想到的也都非自己,而是對方。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池凌兒盤腿席地而坐,閉上眼,靜了靜神。

兩手相疊,將靈氣勻入掌心,然後雙手朝相反的兩個方向慢慢拉伸。

當左右手的指尖相觸,潔凈的靈氣浮於指尖,發出冰瑩之光,恍若十盞透亮的明燈。

光芒呈絮狀散射,發送至四面八方。

皇甫擎天則以自己與生俱來的至寒冰氣為媒介,在四周布控無形之結,阻止外敵襲來。

不多時,被池凌兒發送出去的那些冰瑩之光,傳回訊息。其結果,卻並不如池凌兒和皇甫擎天所預期。

引靈之術並未將幻境之內聚合的靈力吸回,反倒是引來了諸多奇奇怪怪的東西,有兇猛的豺狼虎豹,有崩潰癲狂的人類,還有飛沙走石,箭雨刀槍。

眼看危險將至,皇甫擎天趕緊以冰寒之氣封鎖四周,布下堅固結界。

下一刻,那些東西全都砸向結界,卻因結界韌勁十足,無法破開,便徘徊在外,既不落地,也不彈回,與他們隔著一層結界近在咫尺。

池凌兒聽到外頭聲響不對,睜開眼,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由嚇了一跳。

「別怕,那些都是虛幻之象。」皇甫擎天輕聲提醒。

「可是,你看,這結界明顯被震動。外面那些東西,並非只是我們所看到的幻影而已。」池凌兒提醒道。

皇甫擎天聞言,沒有言語。

池凌兒起身,收起掌心勻出的靈氣,指尖的冰光隨即隱逝,嘴上則喃喃道:「奇怪,引靈之術不該引出這些怪物才對……」

皇甫擎天已經盯著結界外的那些千形怪狀的東西看了好一會兒了。

只見得,他若有所思,精明的眸光閃過,隨即唇角微勾。

他分析道:「幽冥幻境內,無水無食,更無法蓄養生靈。這些東西明顯不是真物,不過是些幻影,卻能具有自身的行為能力,只有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池凌兒本能地出聲追問,可話音剛出,還不及等到皇甫擎天回答,她就自己猜到了答案:「這些幻影之上有靈力支撐?」

皇甫擎天頷首:「除此之外,再無可能讓他們擁有如此大的生存能力。」

池凌兒聽到這裡,眼中光彩閃爍,迫不及待地道:「這個好辦,七弦寒琴所震出的音波不是連夢宇瀚海的九頭蛇杖都能轄制?只要你將結界外的那些東西用音波給栓起來,我便有辦法將他們身上的靈力吸走。」

皇甫擎天聽到此話,不由得笑臉燦爛:「現在知道我的用處了?當初還敢阻止我隨行?」

「好了,你厲害,往後不扔你了,走哪兒都將你給帶著。」池凌兒討好地道。

見她嬌俏可人地在他面前軟語低喃,他的心情別提多美妙了。

轉瞬間,寒琴浮出半空,音波流轉,結界破開。

外頭的那些怪物張牙舞爪就要闖過來襲擊池凌兒,卻被一縷縷音波之繩牢牢捆縛,動彈不得。

池凌兒嘴角上揚,眸色光亮,寒靈之氣從天靈蓋迸發而出,形成一束至強至寒的冰光,冰光若強勁的吸鐵石一般,將外面那些怪物身上的靈力源源不斷地吸附過來。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被池凌兒吸走靈力之後,那些似真似假的東西立刻便若失去靈魂一般,沒了生氣,停止了任何的掙扎。

池凌兒嘗試著運功,以內力擊向那些呆愣不動的瘋癲之人和兇猛獸類。竟不料,一招打去,那些東西居然立即覆滅,瞬間消失不見。

抬手,池凌兒望向自己的手掌,興奮和意外之情溢於言表。剛才她只是隨意出招,僅僅用了兩成力道,沒想到竟能達到這等效果。

不難想象,很久以前丟失在這幽冥幻境之內的靈力已被找回。

「沒想到這麼容易。」倒叫她有點兒不敢相信了。

此行的目的圓滿達成,皇甫擎天也相當高興。

以現在的狀況,集他們兩人之力,對付一個夢宇瀚海應該是綽綽有餘,萬無一失的。待解決了夢宇瀚海,宮裡便無人有能力再阻止他們找尋雪玉珠了。

為今之計,尋找雪玉珠才是關鍵,畢竟時間不多了。

想到雪玉珠,皇甫擎天剛剛泛出的一絲笑意又隱藏了回去,出聲道:「趕緊找尋破陣之法,儘快離開這裡。」

「幽冥幻陣的關鍵,便是一個『幻』字。也就是說,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只要想著這一點,便能走得出去。」池凌兒突然道。

皇甫擎天蹙眉不語,眉宇間有著些許的質疑:「你能解幽冥幻陣?」

池凌兒沒有正面回答,只交代:「把你的劍拔出來。」

皇甫擎天隨即配合地拔出腰間的金絲軟劍。

池凌兒道:「因為這裡的一切都是假的,所以寶劍擊中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有任何阻礙,更發不出一丁點兒的聲響。只有擊中真東西,才能碰撞出響聲。」

「真東西?」皇甫擎天不解。這幽冥幻陣內,不是一切都是假的么,怎會還有真的?

池凌兒續道:「再假的東西也不可能憑空捏造出來。這幽冥幻陣也是一樣,它必須得依賴一根柱石支撐。只要找到了那根柱石,砍石破陣而出即可。」


柱石?

難怪神壇四周有那麼多的石柱,原來還有這等淵源。皇甫擎天恍然大悟。

隨後,他舉劍便凌空而起,揮劍四處亂擊。

幻境看似很大,漫無邊際。實際上,只要閉上眼,用心靈去感觸,就會發現空間其實並不如眼睛看到的那般大。

眼睛有時很是會欺騙人的,尤其是在這幽冥幻境之內。

皇甫擎天是個極其聰明的人,只消池凌兒稍稍一點撥,他便明白其精髓所在。

約莫半刻鐘之後,寶劍發出了「咣當」的清脆之音。

池凌兒心中大喜,趕緊衝上去看,果見金絲軟劍砍到的地方是一塊裸露在山外的巨石。

「就是它了!」池凌兒興奮地喊道。

皇甫擎天聞聲便收起金絲軟劍,雙掌運氣,凌厲的掌風彈射過去,重重地擊打在巨石之上。

「嘭!」

巨石被狂風抬起,而後重重摔落,卻並不落地,而是在半空中裂成無數碎片。

與此同時,剛才巨石坐落的位置處,一道燦爛的驕陽射了進來。

出口,果然就在這裡。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幽冥幻陣乃是夢宇瀚海傾力之作,而且又依附於神壇降陣。


皇甫擎天毀了幻境中的巨石,便也就順理成章地毀壞了神壇的柱石,讓神壇完美的陣勢被打破。

按說,依照夢宇瀚海的作風,他是不可能由著皇甫擎天和池凌兒就這麼安然無恙地從神壇離開。他必定會布陣周圍,調集大撥侍衛圍攻兩人。

然而,當池凌兒和皇甫擎天從幻境出來,卻沒有遭到一兵一卒的阻擊。足見夢宇瀚海此番果真是精力有限,已經顧不得這頭了。

這樣也好,沒有夢宇瀚海出來搗亂,他們找尋冰靈珠要省事兒許多。

出了神壇,他們直接去了後山。

據暗探郁思凡得到的消息,雪玉珠還在後山。

當日為了困住池凌兒,後山那片原始的森林遭殃慘重,外圍的樹木被燒了好大一圈,至今還是一片殘跡。

「奇怪,夢宇瀚海究竟在搞什麼鬼?連後山值守的侍衛也全都撤走了?」來到後山,看到山前山後竟無一人值守,不覺心裡發怵,暗忖夢宇瀚海究竟在搞什麼名堂?

皇甫擎天冷眼掃視四周,發現地上燃盡的草灰里並無新鮮的腳印。

「不用擔心,山內沒有埋伏。」皇甫擎天肯定地道。

池凌兒的意見與皇甫擎天大略一致,所以沒有開口。

兩人並肩進了山林,以他們對冰寒之氣的敏銳感應去仔細辨別周圍氣流的差異,進而尋找雪玉珠可能的走向。

而且,雪玉珠停留之處會匯聚水汽結成霧狀,讓人能看到霧氣繚繞的壯觀景象。

在沒有被人使絆子的狀況下,池凌兒覺得自己找尋雪玉珠應該不是太難。

進了林子不久,兩人便找到了正確的路徑。

「對,就是這裡。」池凌兒興緻盎然地在一灘小池子前停駐腳步。

眼前的池子,算起來不過就是個閑置的積水小坑罷了,直徑也就只有丈把寬。

這麼小的池子,能困得住雪玉珠?皇甫擎天並未抱多大的希望。

池凌兒卻十分篤定,這上空的水霧,四周的低溫,還有眉間冰靈珠的異動,無一不在昭示雪玉珠就在附近。

「如此容易找,夢宇瀚海竟找不到?」皇甫擎天直覺地將問題往深處想。畢竟,他們並未費多少力氣就找到了雪玉珠的下落。可夢宇瀚海在皇宮入住多年,對宮裡各個角落瞭若指掌,為何竟找不出來?

池凌兒的心情很雀躍,連帶地態度也極好。她見皇甫擎天疑竇叢生,便解釋了幾句:「雪玉珠是靈力所匯聚的寶物,不會亂認主人,夢宇瀚海不是雪玉珠的主人,它又怎能輕易出現在他面前?」

說完,此凌兒召喚出冰靈珠。

冰靈珠與雪玉珠同屬上古寒珠,屬性相同,相互間又有池凌兒的靈力為紐帶。用冰靈珠去吸引雪玉珠,既方便又省事兒,最重要的是成功的幾率相當高。

上次來這森林之中,池凌兒就欲以冰靈珠去招引雪玉珠,奈何夢宇瀚海從中作梗,始終無法得償所願。

今兒就不同了。

夢宇瀚海重傷之下,出來勉強與他們對陣,其勝利的希望很渺茫;明知會輸,夢宇瀚海不會那麼笨出來送死。

再說了,雪玉珠只剩幾日的工夫,若再不找到,便無法以寒氣為其注靈,它也就很容易灰飛煙滅。一旦如此,夢宇瀚海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付之東流。

無論如何設想,夢宇瀚海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出來搗亂。他自己找不到雪玉珠,有人能找,他大可以等人找出之後,再從其手中奪來便是。這些原本就是夢宇瀚海最慣常的伎倆。

池凌兒稍稍分析之後,心裡鬆了口氣。

而今,阻力不再,只要不節外生枝,雪玉珠重回她身的可能性還是極大的。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冰靈珠早已按捺不住,幾度欲飛入小水池內。

池凌兒欣喜如狂,喚出海棠花,以花做帆,將冰靈珠盛於其中,讓它輕輕浮於水面。

為防中途出現變故,被不速之客搶奪冰靈珠,皇甫擎天出手相助,在海棠花座周圍布下強勁結界。結界以至寒冰氣所鑄就,不會阻擋本身為寒靈所化的雪玉珠,只會阻隔外界的敵對勢力。

很快,浮在水面的海棠花,在池水的潤澤下,呈現怒放之姿,嬌艷欲滴。

水池之中,漸漸地竄起陣陣冰霧,霧氣冷如冰霜,瞬間改變四周的氣流。

饒是池凌兒和皇甫擎天這樣的寒體之身,也反射性地縮了縮脖子。

氣溫著實很低。

下一刻,池水凝結,不大的池子成了冰窖。

「咔呲!」

就在海棠花座之下,冰層破裂,從下而上彈出一顆雪色圓珠,拳頭大小,表面源源不斷地散發出至寒冰霧。

珠子破冰而出,立刻與海棠花座之內的冰靈珠交相輝映,旋繞互動。

兩顆珠子就似久別重逢的舊友,飛繞纏動,難分難捨。

不足半盞茶的工夫,冰靈珠便被雪玉珠徹底吞噬,兩顆珠子合二為一,成了新的整體。

「這是為何?」皇甫擎天有些擔心,怕掌控不了雪玉珠,反而失去冰靈珠,那可就麻煩了。

池凌兒望著結界內彈動的雪玉珠,嘴角揚起失而復得的欣慰笑容,話音輕柔:「雪玉珠乃至寒靈珠,冰靈珠的寒氣與之相比可謂是九牛一毛,被它吞噬也在情理之中。這樣也好,雪玉珠脫離雪山已久,又無靈力支撐,現在急需為其注靈,冰靈珠也算是物盡其用了。」

吞噬冰靈珠之後,雪玉珠慢慢地變小,躲回了海棠花中。

盛開的海棠花立即將雪玉珠裹在其中,飛出冰池,朝池凌兒的方向而來。

皇甫擎天寒掌翻動,強勁的內力擊了過去,破開結界,便於海棠花返回。

池凌兒安靜地閉上眼,全神貫注勻出自身的靈氣,將靈氣灌送於眉心。

但見得,她的眉心處,雪白的潔凈光芒閃爍耀目。


光芒照出,成為雪玉珠引航的明燈。雪玉珠沿著光芒而來,重回主人懷抱。

「可惡的雪玉珠,果然認主!」

海棠花攜帶雪玉珠,眼看就要飛回池凌兒眉心,就在關鍵之時,預料中的不速之客出現了。

為首的人,打扮與夢宇瀚海平素的打扮一樣,頭髮披肩散垂,額上有青色火焰圖騰。一看,他便是夢宇一族的人。

想必是夢宇瀚海事先所安排,時間掐得真准,關鍵時刻現身,便是想從池凌兒手中奪取雪玉珠。

池凌兒早有所料,所以不慌不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