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10 Views

我靈魂剛剛一探入結界之中,身子便不由自主的飛入了這口棺材之中。

Written by
banner

一進入棺材之中,我便能感覺到了生不如死,彷彿渾身的骨頭都被完全的腐蝕了,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了此時我遇到的這種劇毒,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毒藥。

躺在棺材之中,我不斷的開始將身體之中的幾大古咒飛出

,這一刻我同樣能夠感知到無數的古咒都在我的身體周圍奔涌而動。無數的光芒都閃爍着,可是這一刻我卻是不能感知到任何的光芒。

我靜靜的感悟着,劇毒在自己的身軀之中穿行的感覺,那是一種讓我幾乎瞬間就要崩潰的感覺。

但是我咬牙堅持了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豁然驚醒,原來妖葬之棺真的如兒子所說的那樣,裏面有着世界最毒的法寶毒窟,但是毒窟當年已經徹底的破損了,不然的話,蟒妖也不會將毒窟放入妖葬之棺之中。

巧的是,當年那個掌控九棺的神祕的陰陽先生正好掌握了一種古咒,乃是世間最毒的咒術。

被他綜合演變成了劇毒古咒。

而此刻這古咒已經被我所得,我甚至有種衝動打開煞穴,將這些劇毒都完全的吸收進入自己的身體,但是最後我放棄了,因爲現在的我根本就不肯能承受,要不是有那個妖字,我可能根本就不可能進入妖葬之棺,更別說蓮花其中的劇毒古咒了。

就在我出棺的瞬間,頓時一杆妖槍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沒有任何的猶豫,我一把便抓住了那杆妖槍。

現在五大古咒剎那之間飛出,瞬間纏繞住了那杆妖槍。

劇毒靈魂兩大古咒更是飛快的盤繞着那杆妖槍不斷的朝着骨人而去。

豪門罪愛Ⅱ殘忍契約 那妖槍毫無例外的直接洞穿了我的胸口,但是在洞穿你胸口的瞬間,我也是看到了兩大古咒已經沒入了骨人的身軀之中。

“啊!”

我聽到了骨人突然慘叫一聲,飛快的丟棄了手上的妖槍,另一隻手猛地一拉繮繩,身下的骨頭大馬頓時瘋狂開始狂奔起來。

“竟然是那種邪惡的東西!”

“怎麼可能!”

骨人嘶吼連連,不斷的拉着繮繩,飛快的逃遁。

而此刻我一把抓住那妖槍,猛地抽出身體,妖槍上此刻纏滿了劇毒,我對着那不斷後退的骨人便是瘋狂的一扔。

那杆纏繞着劇毒的妖槍瞬間洞穿了空間,直接對着那骨人的頭顱而去。

啊!

劇毒妖搶就要靠近骨人的時候,骨人伸手一把抓起了一個妖君強者,長槍直接洞穿了那妖君的身軀,瞬間我便看到了那墨綠色的毒液開始腐蝕他的身軀,嗤嗤之聲不斷。

而此刻的骨人騎在馬上站在不遠處的虛空,一臉驚愕的看着我!

“森兒,走!”

母親巨大的身軀猛地捲起地上已經昏倒的幾人,我一把扣住妖葬之棺站在母親的身上,便瘋狂的衝出了整個骨城。

這個時候那些妖皇自然是瘋狂的追來,在我們經過那條毒河的時候,母親突然將我們載過,然後化作人形,站在岸邊飛快的打出幾個手印。

“毀!”

(本章完) 轟隆!

母親一個毀字剛剛出口,瞬間眼前的整個骨城都開始墜落,無盡的毒水開始瘋狂的流入了骨城之中。

而母親也沒有絲毫的停留,瞬間轉身便化作了大蛇將我們捲起便朝着重重迷霧之外衝去。

在此恭候多時的佛龍,在聽到了我的呼喚之後,也是跟着我們直接離開了着層層幻境。

至於身後那骨人骨馬和妖族的一干高手最後結局如何我卻是不在乎。

不過在後來我聽說到了這次妖葬之棺的爭奪,差點讓整個妖域出現了混亂,因爲此次實在是損失了太多的妖皇強者,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妖族棟樑,不過那天界的強者卻是安然無恙的回到了妖域,而且在妖域之中進行大面積的灌頂,讓原本的妖皇個個都進階到了妖君強者,組成了一隻強大的妖君隊伍,不過這都是後話。

話說回來,我們衝出呢層層迷霧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時候了,遠遠的我能夠清晰的看到峨眉山上金頂上泛出道道金光。

母親這會兒化作了人形站在佛龍的頭頂,我也是用劇毒古咒,將小蝶他們身上的劇毒完全的吸了出來。

“孃親,我們現在去哪裏?”

雖然說是在現代社會,娘這個叫法已經幾乎沒有了,但是我覺得這樣要親切得多。

母親轉過身看着我,然後長嘆一聲道:“森兒你們回陰間公寓吧,我去一趟土門村,我想去看一下你父親!”

我點點頭,這麼多年了,母親或許都沒有真正的和父親在一起好好說過話。

我一出生母親便不得不離開了我們家。

我們都是命局之中的棋子,誰也逃不過被左右的局面。

後來當我真正明白這一切的時候,我才知道母親回去並不是看望父親,這一切都是爲了我接下來的佈局。

獨寵惹火妻 我們一直在雲海之中隱藏着身體,等到了天色暗淡下來的時候,佛龍才騰空而起消失在了峨眉金頂之上直接朝着成都而去。

峨眉到成都按照佛龍的速度只需要十幾二十分鐘就到了,所以我們回到陰間公寓的時候才只是晚上的八點。

回到公寓之中我第一件事情便是將妖葬之棺放入大陣之中。

九天輪迴大陣現在馬上就要完成了在,只要在尋找到魔靈空三口棺材便能徹底的掌控陰間公寓,到時候我自己的實力也將再一次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當我將妖葬之棺放入鬼葬之棺旁邊的陣眼之中時候,整個大陣的東方,瞬間出現了一個完全閉合的古

咒符文,就如是一個圓圈被填滿一般。

而且這個時候整個大陣都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在沒有任何的隱藏。

站在大陣之上的空間,一眼便能清晰的看到整個大陣的運行方式。

九口棺材分爲東西南北中來填充。

北方乃是天葬之棺和神葬之棺,如今已經填補完整,而且形成了一個閉合的圓形輪迴。

南方乃是地葬之棺和靈葬之棺,如今雖然填入了地葬之棺但是因爲缺少了地字,故而並沒有形成古咒的運行圖案。

西方乃是人葬之棺和魔葬之棺材,如今只是填充了人葬之棺,故而形成了半圓的古咒運行路徑。

東方現如今也是填入了鬼妖兩口天棺,故而現如今也是形成了閉合的輪迴圖案。

西西里島的風 在中心的位置乃是空葬之棺,對於空葬之棺,我並沒有任何的資料和記憶,只是知道空葬之棺曾經乃是古楊家守護的,可是現在空葬之棺去了哪裏卻是無人得知。

面對接下來的尋棺之路我突然沒了方向。

離開了柳先生的房間,我便回到了我的房間,一回到我的房間我便看到了兒子一個人站在房間的窗口旁邊。我一步步走向兒子,兒子雖然才只有一歲大小,但是兒子的實力和身份已經足以讓我難以猜測。

看到我走來,兒子轉過身一臉的笑意。

小蝶不在,朵朵和呆爺都不在,就連兒子最喜歡的小母都不在,自然我已經知道了兒子必定有話要給我說。我轉身將門關好,然後躺在了牀上,頭枕着被子,擡頭正好便看到了窗外那一輪月亮。

這個時候兒子也是爬上了牀。

“父親,假如有一天凡兒不在了,你還會不會想凡兒!”

聽到凡兒的話,我心中一顫。

兒子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轉頭看向躺在我身邊的凡兒,他學着我的動作,躺在枕頭之上,而眼前正好有一輪清冷的月光灑進屋子裏,但是這月光並不是真實的,這一切我都知道,但是此刻躺在我身邊的兒子卻是真實存在的。

“凡兒,你最近怎麼了,怎麼突然說這樣的話!”

兒子長長嘆了一口氣,就如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一般。

“父親,凡兒這些天甦醒了前世的記憶,雖然還是殘缺的,但是我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命運,正如父親說的,或許不喜歡自己的命運被安排,但是這個世界上能夠真正左右自己命運的人又有幾個,就算是天界的神,也不可能,更何況我們這些不是神的凡

人,在如何的逆轉陰陽,也不過只是讓自己的命運拓展得更寬罷了。”

我沒有說話,只是聽着自己這個兒子的說教。

我的心中突然之間涌起了一陣傷感,正如兒子開場說的那句,加入有一天凡兒不在了,我還會不會想他。

趙半仙、蕭子卓、張亮……

一個個名字在我的腦海裏閃過。

不知不覺之間我已經是淚流滿面。

不到一年的時間,我的人生髮生了無數的波瀾,無數的信息衝擊着我被迫接受,無數的悲歡離合……

“父親,其實人的命運很短暫,有時候我多麼想自己的命運就如那漫天之中璀璨的煙花,一閃即逝,但是留給了人們愉悅的享受,但是我們不能,從一開始我們便已經進入了這個大局之中,我爲了因果,而父親你是揹負着使命,整個古楊家的使命,來自道的遺志,葬的佈局。父親是整個佈局之中最核心的人物,經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演變,無數時代的更迭,才誕生了父親這樣一個能夠真正的掌控並轉移鬼脈之後不死的人,所以父親,正如媽媽曾經說過的那句話,任何人都可以死,唯獨你不能,你是我們的希望!”

聽到這裏我似乎覺得凡兒絕對是古楊家之中某一個大能轉世。

我的腦子裏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葬。

兒子躺在我的身邊,一時之間似乎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一夜兒子和我說了許多關於九葬天棺材祕密,而且說起了我身上鬼脈的時候在,兒子告訴我在許多年前,天帝還在位的時候,曾經在天殿和道一起參悟天地之術,那個時候的二人不但參悟了天地之術,更是參悟了一句上古的預言。

不過這個預言凡塵俗世之中隨着那場大浩劫之中流傳下來了後半句罷了。

而真正的預言乃是有兩句。

一脈二頭三尸四靈五皇。

六王七妖八魔九棺十鬼。

我聽到了這句完整的上古預言之後,心中震驚得無以復加。

兒子告訴我,曾經這句預言困擾了很多的絕世強者,更有無數的強者將自己的排在這預言之中,但是真正代表什麼那個時候卻是無人能知。

而天地浩劫之後,這句預言的祕密才真正被人公諸於世。

這裏除了九棺之後,都是曾經天界大一統的時期的強者的轉世,故而當年道在隕落之前纔會將自己對法則的領悟完全的打入陰間公寓之中,並且將陰間公寓初代的器靈始無抹去,從新構建這個天地至寶。

(本章完) 陰間公寓。

乃是如今唯一一個能夠衝破天界之門封鎖的天地法寶。

兒子似乎知道的不少,在這一夜一股腦兒的告訴了我。

我一度以爲我生活在一個神話之中,但是兒子給我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當年葬尋找到了道注入了自己畢生法則破碎之後的天殿之後,便用諸多的禁術徹底的改變了天殿,成爲了現如今的陰間公寓。

而且找到了柳先生將柳先生,讓柳先生重新來執掌整個陰間公寓。

從生將自己名字改爲葬開始,他便決心重新來施展天地規則,從那時候開始葬便開始將曾經在天地浩劫之中隕落的衆神神魂完全收集起來。

因爲天地浩劫之後,世間規則一度混亂至極,而且那個時候新的天帝上臺,必然要對曾今天帝和道的舊部進行瘋狂的打壓。

而這個時候站出來的葬自然成爲了這些舊部的核心人物。

身爲道的兒子,又身懷無窮禁術,不畏懼天界下界的所有高手,自然成了當時的領袖人物,所有隕落的遠古大神都歸順了葬,並且願意與葬一起謀劃大計。

那個時候,那句曾經在天殿之中的預言便廣泛的流傳開來了。

爲了重返天界,葬和衆人不止一次的攻伐天門,可是最後無一不是失敗告終,最後葬意識到了自己一方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自己並不是那個可以掌控局面的人,而且自己一方缺少一個能夠抗衡天之門的天地至寶。

從那個時候開始葬便開始退回了俗世,作了這一場不知道何等年月的籌劃,無數的人都在這一場策劃之中自縊。

葬更是讓自己身邊最神祕的陰陽師布出了九天輪迴大陣,而葬並沒有等到尋回九葬天棺,便徹底的消失了,這一次的消失有着很多的傳聞,但是更多的人認爲葬被天界的高手帶到了天界之中。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葬所創立的一個遠古大家族,楊家便就在這一場風波之中應運而生,而當時陰間公寓也是楊家最大的至寶之一。

隨着時間的推移,無數代人的經營謀劃,到了楊森這一代的時候,陰間公寓才重新出現在世間,而陰間公寓的出現並沒有引起當時多大的震撼,反而更多的人淡忘了陰間公寓。

而這麼多年,古楊家的人都在佈局,都在尋找這所謂的語言之中的人物,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很多的人已經找不到了,或者原本位列在這預言之中的人物已經隕落。

但是古楊家一直都深深的記得葬曾經的遺言之中,說過預言之中一脈二頭三龍四靈五皇,一定要聚齊,只有那樣才能更好的掌控陰間公寓,陰間公寓的蛻變完全都要靠這上半句的預言。

在那個高手如雨水隕落的年代,也只能將希望完全的留給後人了。

從那以後古楊家便開始壯大起來,而且我聽兒子說過古楊家的力量遠遠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真正的古楊家有着至少百位君字號高手,不過這些高手都在幾百年前那場大戰之中,完全的消失

了。

陰間公寓乃是整個四域攻入天界之中至關重要的法寶,爲了這件法寶的祭煉,這麼多年不知道已經犧牲了多少的高手。

一旦陣成,陰間公寓將回歸天地至寶,攻破天界之門便也有了保障。

這一晚我一夜未眠。

在我的腦子裏無數次的還原着曾經的那場大戰,曾經古楊家的種種。

雖然這些都只是從兒子的話語之中感受到,不過我幾乎是能夠身臨其境的感受到曾經的古楊家是何等的輝煌耀眼。

翌日一大早,我剛剛醒來,便聽到敲門聲。

站在門口是從鬼域跟隨我而來的荀諶,荀諶自從進入了陰間公寓之中便整日呆在了公寓之中修煉,而且有柳先生的指導,現如今的他已經是突飛猛進了。

荀諶告訴我一大早便有一張魔符直接在瘋狂的撞擊着陰間公寓的結界,這魔符魔氣森森,但卻是並無絲毫的殺氣,柳先生讓他拿着書信交給我看。

我自然沒有任何的猶豫,在我接過那張魔符的時候,已經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那魔符上的氣息波動,甚至我能清晰的感知到那魔符上面的影像,竟然是柳素衣。

我看了一眼小蝶的房間,小蝶還在沉睡。

但是兒子卻是已經坐在了我的牀上。

我接過了那張魔符,又詢問了柳先生和朱白等人的情況,荀諶告訴我他們已經基本沒事了,不過還需要調養。

回到了屋子之總,我一滴鮮血滴在那張魔符之上,頓時手上的魔符飛了出去,在我和兒子的眼前出現了一幕幕讓我看了之後震驚不已的景象。

我竟然看到了地底魔宗之中又出現了幾個魔君強者,而且我看到了一個渾身都色墨綠色長袍的女子,這個女子的身後揹着一口長弓。這些人見到她的時候都是恭恭敬敬,這個女子每一次出手,都能夠帶動着周圍的魔氣涌動,而且這個那被她灌頂的魔皇都是剎那之間晉升成了魔君。

而且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柳素衣,她也站在那晉升之列,我看到了柳素衣在晉升之後並沒有像其他人那般的激動,反倒是滿臉的愁苦落寞。

兒子此刻坐在我的身邊輕聲道:“父親,這種灌頂出來的君字號高手在真正的君字號修着面前,沒有任何的競爭力,而且父親你現在都有能力擊殺這樣的假君者。”

隨後我繼續看到了柳素衣似乎想要給我說些什麼一樣,但是礙於周圍太多的高手,便約我在長生事務所不遠處的一個咖啡店見面。

隨後這張魔符便剎那之間化作了灰燼。

我看向兒子,兒子眉頭緊鎖。

我心中也是再想那個揹着長弓的女子究竟是誰,能夠灌頂君者的存在,難道是天界的人?

1984之狂潮 “父親,看來這次,這個柳素衣是告訴你關於魔葬之棺的消息,而且通過她傳過來的畫面之中可以看得出,那個揹着長弓的女子絕對是天界之人,在俗世之中能夠隨隨便便灌頂君者的存在還幾乎不存在!”

我點點頭。

兒子並不跟着我去,我只得一人離開了陰間公寓去了那家咖啡廳等候。

在到咖啡廳的時候,我順便回了一趟事務所,葛青峯今日正好在事務所,他告訴了我關於整合人域各大勢力的進度,有着奶奶和古楊家這張招牌在,進展是相當的順利,畢竟現如今蒼龍閣已經隱退了,現如今崑崙也是完全的封閉了,原本被蒼龍閣整個的各方勢力瞬間你一盤散沙。

現如今有着長生和天龍兩大事務所聯合起來,整個各方勢力,自然是很快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不顧葛青峯同時也反應了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那便是最近有着妖族,魔族,屍族都出動了無數的高手來祭煉人域的高手,而且在人域還出現了一個同事務所相抗衡的勢力,稱之爲天門。

我心中自然知道種種原因,但是現如今我要解決的是剩下的三口天棺,便只得將這件事先記下,回頭給朱白荀諶說說,讓他們多多留意,而且我也給葛青峯說了,會讓八兩叔出面,去通知四城,姬家等各大勢力。

交代了一切,我便來到咖啡廳,這個時候已經是上午的十點過了。

坐在那裏,我看着不遠處的大馬路上來來往往的都是外出的學生。

一看坐在我旁邊一個妹子的手機,才知道今天原來是星期天,怪不了這麼多的學生外出。

現如今我的聽力視力都遠遠超乎了常人,至於手機,我現在已經幾乎不用。

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羣,我突然覺得自己已經和這個現代社會徹底的脫節了一般。

雖然現在我衣食無憂,但是我所涉及到的領域,其他人缺是完全難以相信,有時候一想起就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就在我發呆的時候,一個聲音將我拉回了現實。

原來這個咖啡廳由於靠近大學和幾所高中,所以一到放假的時候,人便多了起來,而我和柳素衣所約的這個咖啡廳此刻已經爆滿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