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33 Views

而半魔人的身體便是人族與魔族的後代,身上既有人的基因又有魔族的基因,魔族的身體好說,但半魔人卻很難找到,雲邈兒爲此很傷神,而邈雲貳與邈雲叄最近又去找封印陣的方法,而且他們的動靜一直被神族時時刻刻盯着,雲邈兒叫他們尋找半魔人就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Written by
banner

無奈,雲邈兒只好找該隱來幫忙,沒想到不過幾天的時間,該隱那邊就有動靜了“難道你找到半魔人的身體了?是哪裏的?”

“那半魔人的墓地其實就在這黑森林的最深處,這個半魔人的身體可不一般。” 至尊抽獎系統 該隱說道“那半魔人是撒旦在人間與一個漂亮的女人所生的後代,潛力極強,也因爲他極強的潛力被上帝所忌憚,上帝派下的使者將他殺死在了黑森林深處。” 該隱的話還沒有說完,他道“本來你們說要半魔人的時候我就想到了黑森林深處的半魔人,只是當初那個半魔人死後,撒旦爲他建立了一個巨大的墓穴,爲了避免被人打擾,裏邊必定設了重重阻礙,爲此我重金尋找了當初曾經去過那墓穴的盜墓人,得了這張紙。”

該隱從口袋拿出一張紙,雲邈兒翻開看了一眼,便看到上面歪七扭八的畫着地圖,不過這個地圖並不完整,不過……盜墓人?!

“你們這也有盜魔墓的人?”雲邈兒有些詫異的問道。

“自然,就許你們人族的盜墓者盜取帝王將相的墓穴,就不許其他種族盜取魔王兒子的墓穴了?”該隱看了雲邈兒一眼,那眼神就像是看到鄉巴佬一樣“我們跟你們人族一樣,沒什麼區別的。要真說區別,也就只能說我們比你們壽命更長,王朝更替慢。”

“爲什麼這個地圖才一半?”東方白也同樣看着紙上的地圖,發出疑問道。

“不是隻有一半,是隻有一點點”該隱指着紙上的地圖道“聽那盜墓人說當初他們聚集了四個人進去,其中除了他這個修魔者外,還有異能者、吸血鬼、狼人,狼人力大無比這圖紙上的盜洞便是狼人挖掘出來的,而他們進去沒多久就遇到了一團如雲一般的白霧,因爲白霧很大,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他們爲了不走失,每個人相互綁着繩子進去,後來經過一番波折,他出來了,但他的同伴永遠的死在了那白霧中,”

“我能感覺到他爲此承受了很大的痛苦,畢竟他們四人組可是盜墓者中赫赫有名的存在,特別是那個修魔者,他是以盜墓入道,成了修魔者,存世幾百年,精通了許多的盜墓技巧,後來他覺得人族的那些帝王將相的墓穴都大同小異,便開始打起了仙墓跟魔墓還有妖墓的主意,只是沒想到他一進去就死在了半道上了,活下來的只有那隻吸血鬼。”

雲邈兒思考了一下,道“那白霧有毒?”

“是的,當初他們進去盜墓的時間距離現在好像有兩百年了,而你也知道我們吸血鬼是不會呼吸的,所以那吸血鬼猜測他的同伴是因爲吸進了白霧纔會死亡,而他也說他在白霧裏的時候有聽到水聲,跳進水裏順着水流出了墓地,到了黑河才保住了性命。”

“如果只是簡單的毒霧,那避過白霧很簡單,只要帶個防毒面具就可以了,只是不知道里面還有什麼,他在墓地掉進河裏,到達黑河,那那個墓地難道在黑河底下?”雲邈兒說道。

黑河,便是黑森林的一條大河,黑森林裏的河流幾乎都是黑河的支幹。

“那白霧可不是簡單的毒霧,而是可以限制人靈識的霧氣,在裏面行走散開靈識便覺得自己身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裏,但凡進去,就辨別不出方向,很難出來,當初那吸血鬼要不是聽到河水的聲音,跳進河裏順着水流走,最後累了也是被河水衝出來的,如果不是這樣,怕是一輩子也出不來。”該隱說道。

“那流水處都瀰漫着白霧?”雲邈兒又問道。

“這就不知道了,當初他走到一半後白霧便沒有了,四周黑漆漆一片,不過好在他是個吸血鬼,能看清四周景色,當他看清四周的景色時候,上方突然掉下了一個石頭將他砸暈了,等他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在了黑河河底,如今再想的時候,就連那看到的景色在腦海裏也模糊一片,根本記不清了。”該隱說道。 雲邈兒嘴角抽了一下,怎麼到了最關鍵時刻就掉鏈子了?他仔細看了一眼紙張上的地圖,發現那地圖只有那盜洞的方位與模樣,還有那墓穴鏈接的那條黑河主幹道,其他的都很模糊。

“這麼說來,要得到那半魔人的身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雲邈兒說道,雖然該隱帶來的消息很模糊,但也很重要,至少能讓他們有個頭緒“不過不管如何,還是要謝謝你。”

“這是要盜墓?”東方白說道“這麼新鮮的東西我一定要去,我可是機器人,不管裏面有多少威脅你們的東西,對機器人應該沒什麼威脅,兩百年前就有人盜墓,那這半魔人想來被安葬的時候,世界上還沒有什麼機器人,更何況現在的神跟魔都呆在自己的世界裏,大多不與人族共處,現在的高科技他們也不懂,是不可能對我構成威脅的。”

雲邈兒有些心動,她對着該隱道“那去過這墓穴的那個吸血鬼現在在哪裏?能跟我一起去嗎?有個引路者總是好的,而且他能跟修魔人一起進去盜墓,想來在盜墓這一行,他也是小有成就的。”

“你說的很對,他的手法雖然比不上那位修魔人,但也差不多到哪裏去,當初他拋下同伴自己一個人逃出來,一直很愧疚,在我發出懸賞的時候,他便對我說想要爲我們出一份力,也希望在進去的時候能找到同伴的屍體帶出來。”該隱道。

“那個人在哪裏?我們在進去的時候應該要先熟悉一樣,我對盜墓一行不太懂,也希望那位前輩能指導我們一下。”雲邈兒客氣的說道。

“那個吸血鬼叫雷恩,就是邈兒當初混進吸血鬼隊伍裏面的就是用那個吸血鬼的身份,人我已經帶來了,就在外面等着,你們要是想跟着他們,我就讓他進來,具體事宜你們跟他商量就好。”該隱一雙眼眸似笑非笑,盯着雲邈兒似要看笑話。

雷恩?!

雲邈兒囧了,這難道就是冤家路窄嗎?

她當初恢復容貌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雷恩已經從地底醒了過來,而如今一年多了,她還沒遇見他,就覺得以後也很少機會能遇見雷恩,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就是那個盜墓人?

可是……當初她假扮雷恩的時候,怎麼沒有那相關的記憶?難道是因爲藏的太深所以沒有被讀取出來?

絕品神女攻略 她第一次用那繡花針讀取記憶假扮別人,就出現了這個bug……

“既然是貴客,就一起把他請進來吧。”雲邈兒囧了一下,就恢復正常,她站起身,對着準備看戲的該隱微笑說道。

三人走出院子,將站在外面的雷恩請了進來。

雷恩身着黑袍,身披斗篷,斗篷帽子蓋在頭上,帶着個黑色的口罩,只露出一雙血紅的眼眸,看不清本來面目,當他看到雲邈兒的時候,愣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最後卻在看到站在雲邈兒身邊的該隱時,將到口的話吞嚥了進去。

雲邈兒倒是很大方,禮貌性的伸出手道“你還記得我吧,當初那件事情實在不好意思,希望你不要建議,更希望以後我們的合作能夠愉快。”

雷恩看着雲邈兒,遲疑了一兩秒,同樣回握了過去,道“您是親王殿下的朋友,我自然不會計較那些小事,你就是親王殿下說的要去那墓地的人?先跟你說一聲,那裏很危險,進去了很有可能會喪命。”

雲邈兒笑了一下,道“只有歷練才能讓自己成長,如果因爲危險就退縮,那就不用走出去,一直窩在這裏好了。” 對於雲邈兒來說,世界上所有地方都是危險的地方,她一直知道那些神們一直在尋找自己的蹤跡,眼線遍佈全球,如果不是這座別墅四周有隔絕氣息的陣法,四周除了吸血鬼只有吸血鬼,而吸血鬼王又是自己人,雲邈兒也不會在這裏過了一年的安穩日子。

雷恩看向雲邈兒,只覺得雲邈兒的雙眸很是好看,明明是純黑的,卻閃着美麗動人的暗紅光芒,讓他整個靈魂都陷了進去,全世界都只有她那雙美麗動人的雙眸,他有些詫異,不明白她說這話的意思,也一時之間忘記放開握住雲邈兒的手。

“雷恩,我們吸血鬼可是紳士,你這樣一直握着小姑娘的手有些不太好吧。”該隱見此,挑了一下眉頭,說道。

雷恩聽後,一驚,連忙放開手,他的臉被遮住了,根本看不見模樣,但那雙血眸卻透露出了他的窘迫。

雲邈兒面帶微笑的收回手,看了一眼該隱,東方白一邊疑惑的看向雲邈兒,一邊打圓場道“好了,我們進去談談吧。”

四個人走進了別墅,圍坐在了庭院的小桌子邊上,開始探討關於那墓地的事宜。

……

時光流逝,轉眼三天已經過去。

在這期間,雲邈兒與東方白和雷恩都已經準備好了物資,

之前雷恩便說過一旦進入目的,靈氣便無法使用,異度空間也無法使用,所以要的物資最好不要放在自己的空間裏面,都背在身上,而在裏面也不知道要待多久,物資最好越多越好。

雲邈兒已經是初神級,最近一年修煉已經到達巔峯,差一點點就要到中神級,根本不用吃東西,而她用的也不是靈氣,而是星辰之力。

一般情況下這個世界的陣法沒什麼大的用處,不過以防萬一,雲邈兒還是將界從眉心呼喚了出來,化作白色的鞭子模樣,綁在了腰上,界自從上次睡了過去後,就沒有再醒過來的跡象,也不知道這懶貨到底要睡多久。

而後再在腿上別了幾把槍和匕首,身後背上一個小包,再帶點防毒面具等一些備用品,

東方白是機器人,用的是電,根本跟靈氣不搭邊,而且東方白用電量也不大,不發大招的待機情況下一小塊太陽能電池就能用上半個月,如果要時不時的戰鬥發射體內的能量,就比較耗電,只要不是發超級大招,一般能堅持一週。

而電池一次性能在體內裝上三個,那太陽能電池只有五號電池那麼小,東方白全身上下都是武器,揹着包不好戰鬥,便將備用了一百塊電池分別放在了新制作好的靴子裏。

而最受限制的反而是雷恩,他用的是靈氣,在裏面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不能動用自己的力量,也是雲邈兒跟東方白重點看護的對象。

三人也在這段時間商議了一下,都覺得那白霧太詭異,肯定不能從那裏走,倒是雷恩被衝出的那條河道路口安全一些,就是當初雷恩被衝出來之後是昏迷的狀態,根本不知道具體方位,只能大概的在四周找找看。

三人準備好後,雲邈兒跟東方白便跟隨在雷恩的身後走了一天一夜,最後來到了一條大河邊上“我們先休息一下再趕路,當初我就是在這裏醒來的,我們只要順着這條河往上游走,查看四周景色,就能找到墓地了。”

雲邈兒擡眼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這河水四周的樹木十分茂盛,不過因爲河道的存在,能從兩岸茂密的樹林間看到照射出來的陽光,她住在黑森林深處很難碰到陽光,都是要跟東方白一起爬到樹頂上才能曬到太陽,看到陽光的時候就感覺很親切。 雲邈兒歡快的來到岸邊,直接放下揹包躺在了岸邊草地上,看着上方藍天白雲,眯着眼睛道“能躺在地上享受陽光浴真是不容易。”

東方白走到雲邈兒的身邊,也一同坐了下來,道“放心吧,很快結束了。”

雲邈兒翻了一個身,看了東方白一眼,再望向躲在暗處的雷恩,道“你說查看四周景色就能找到墓地,該不會是說風水吧?這難懂對魔族也管用?”

雲邈兒對盜墓一行雖然不是很懂,但也看過幾本盜墓的書,知道古代帝王他們選擇墓地一般都會選擇風水上好的地方安葬自己,來保佑自己的後代風調雨順,榮華富貴。

“風水之說並不區分人族魔族妖族神族,我雖然沒有墨連那樣精通風水八卦,卻也知道魔族的墓地陰氣一定很重,但凡陰氣重的地方植物一般長得不是很茂盛,只要我們向上走,看到樹木稀疏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墓穴的所在地。”

墨連,便是當初跟隨雷恩一起前往墓地結果死在裏面的修魔人。

雲邈兒支着腦袋,笑眯眯的對着雷恩道“你現在還懼怕陽光嗎?那克服陽光的方法你用過沒?”

“我不懼怕陽光”雷恩道“那方法很管用,我用了那方法就不再懼怕陽光。”

“既然不懼怕陽光怎麼還呆在陰暗處?過來坐吧,陽光很溫暖的。”雲邈兒拍了拍身邊的位置,閒聊道“能被陽光沐浴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了,我習慣呆在暗處。”雷恩擡頭看着天上的陽光,眼底有絲說不出來的厭惡“我克服陽光只是爲了對付教廷那些人,但陽光的味道還是讓我作惡。”

雲邈兒聳了聳肩,也不勉強,轉移話題道“你這樣將自己遮蓋在黑袍下不覺得很熱也很可惜嗎?我可記得當初遇見你的時候可是個很帥的小夥子,美麗的東西就是要展現在世人面前纔不辜負你的美麗。”

雷恩聽到雲邈兒的話,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的臉,而後聲音驟冷,似飛雪“這跟你好像沒什麼太大關係?”

東方白有些不爽的看向雷恩,也有些疑惑的看向雲邈兒,東方白的不爽是雷恩對雲邈兒的態度,疑惑是雲邈兒對雷恩的態度,他總覺得雲邈兒雖然平時很溫和,但絕對不是多嘴八卦愛套近乎的人,而最近幾天,她對雷恩的關注卻比別人更多。

“好吧。”雲邈兒攤手,面對雷恩的突然轉變並沒有過多的傷心跟詫異,而是無奈道“我只是覺得我們進墓地後就是一條戰線上的人,所以纔多說了幾句,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就不問了。”

東方白詫異,這不應該是雲邈兒會說出來的話啊,正當東方白詫異的時候,便見雲邈兒擡眼看了她一眼,一雙明明帶笑的眼眸裏含了許多話,讓他猛地一驚。

雷恩並沒有接雲邈兒的話,而是閉眼開始修養,雲邈兒則跟着東方白聊起了天,大家休息了半日,便又開始啓程,他們沿着河岸一直走,走到半夜後,便見路上的樹木越來越瘦小,樹葉稀疏,雷恩四處觀看,最後停在了一個地方,對着雲邈兒道“應該就是這裏。”

雲邈兒看了看四周,便見四周的杉樹依然枯萎,彷彿被魔鬼抽去了生機,甚至還有幾顆槐樹,圍繞在河水邊上,看起來極爲陰森凸顯,特別是現在依然半夜。

雲邈兒擡頭,便瞧見天空漆黑,一點星星也瞧不見,只有一輪幽冷的月亮掛在天上,月亮也不似平常的黃,帶着暗暗的紅色,給人一種極端詭異的感覺。 雲邈兒在嘴裏含上一塊可以在水裏呼吸的寶玉,與東方白一起跟隨着雷恩潛入黑河裏,他們潛下河水後才發現這河水很深,水底黑漆漆一片,什麼也看不到,雷恩是吸血鬼有夜視的能力,東方白開啓了額頭上的燈,照亮了前方,不過因爲燈光有限,雲邈兒還散開了神識查看四周的動靜。

他們遊了一會,雲邈兒便察覺到前方有個洞穴,她對東方白跟雷恩打了一個手勢,表明她察覺到了前面有洞穴。

東方白將燈光對象了那個洞穴,便發現那洞穴十分的巨大,三人對看了一眼,朝着洞穴遊了過去,在洞穴裏遊了差不多十幾分鍾,看到了前上方有光,他們隨着光的方向遊了過去,到達了水面,雲邈兒看了一眼四周,這是一條隱藏在洞穴裏面的河水,兩面窄窄的路面,石壁凹凸不平,被東方白額頭上的光一招,顯現出了石壁的模樣。

那竟然是一個個死相悽慘的人形石壁,模樣各自不同,密密麻麻的堆積在河道兩岸讓人看上去極爲不舒服。

“吃下這個祕藥,帶上防毒面具,我們再進去。”雷恩從口袋拿出一個藥丸,對着雲邈兒說道“墓地下方陰氣很重,也有很多淤積的屍氣,這祕藥可以很有效的對抗那些屍氣。”

雲邈兒看了那祕藥一眼,只見那藥丸通體乳白,她接過後當着雷恩的面放進了嘴裏,道“多謝。”

“不用謝我,這藥丸還是當初墨連給我的,說是盜墓者門進墓地前必須吃的。”雷恩笑了笑,說道。

墨連給他的?

易燃的青春 那不就是幾百年前的藥了?

雲邈兒臉色有些難看,看着雷恩道“你確定那藥沒過期?”

雷恩愣了一下,緊接着道“對哦,這藥過了這麼久……應該沒過期吧。”

雲邈兒立馬轉身,低頭狂摳喉嚨,想要將藥丸摳出來,卻一直沒看到藥丸的影子。

“你也有初神級的實力了,一個過期的藥丸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雷恩見此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安慰道。

雲邈兒翻了一個白眼,瞪向雷恩,卻也無可奈何,東方白也有些不爽的看向雷恩,雷恩無奈道“對不起,我真的忘記了。我們還是別耽擱時間,順着這條河流去尋找半魔人的身體。”

事情已經註定,雲邈兒也沒有辦法,因爲兩岸的詭異石壁太過於詭異,雲邈兒不想貼着詭異的石壁走在兩旁的道路上,便直接飛了起來,貼着河面向前走,吸血鬼本身就有飛行的能力,也同樣飛了起來,倒是東方白半個身子還浸泡在河水裏,逆着河流向前走。

雲邈兒等人走了好幾分鐘後,前方河道越來越狹小,兩邊的人形石壁也越來越多,走在前面的雷恩不自覺得撥動了一下前面擋路的人形石壁。

“咔。”

一聲蛋殼破碎的聲音在洞穴間響起,雷恩的抓住石壁身體的手陷入了進去,他一驚,感覺破殼後的人形石壁軟軟的,好似觸碰到了軟肉,他,隨後他看到石壁下涌動的白色蟲子,順着缺口如瀑布一般往外飛瀉,砸在了地板和水面上,那些似死了的乾癟蟲子在碰到水面的時候,忽然膨脹了起來,化作手臂大小,朝着雲邈兒三人飛射了過來!

雷恩立馬閃身躲過,並將黏在手上還乾癟的蟲子甩開,雲邈兒眼神一凝,立馬取出白色的長鞭朝着飛射而來的巨大長蟲揮了過去,啪的一聲,巨大長蟲被她打成兩截,乳白色的血液飛濺了出來,雲邈兒一閃,躲過了飛濺的血液,血液落在了水裏。 東方白的反應更直接,直接發射出激光,將飛射而來的巨大肥蟲擊打成兩半,鮮血四濺,他因爲在湖水裏行動並不迅速,胸前濺了一點血。

那些落在水裏的乳白鮮血在觸碰到水的時候迅速膨脹,成長爲無數巨大肥蟲直接朝着身在水裏東方白飛了過去,東方白下意識的又射了兩道藍色激光,殺死了無數肥蟲,卻也讓肥蟲越來越多,讓他不由停止了攻擊,那一條條巨大的肥蟲也趁機爬滿了他的全身。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唔……”

東方白有些受不了這越打越多的古怪生物,氣惱的說道,但也在他說話張嘴的時候,一個肥蟲鑽進了他的嘴裏,讓他有些驚悚,立馬住了嘴。

雲邈兒跟雷恩雖然是飛在水面上,那一條條巨大的肥蟲卻如鯉魚一般跳躍飛射的撲向兩人,雲邈兒臉色一變,直接將星辰之力附在身體四周形成屏障,對着他們道“盡最快速度向前衝,甩開這些蟲子!”

東方白不敢再用武器,只能徒勞的用雙手將那些蟲子從身體上掰下來,雷恩則將黑袍包裹住自己的身體,任由那些蟲子裏裏外外層層疊疊的爬滿了他的斗篷。

在他們聽到雲邈兒的話的時候,東方白身後多了兩個飛行器,加大馬力衝出河水,一邊甩開身上的蟲子,一邊朝着前方衝了出去,雲邈兒一邊卸掉爬滿蟲子的屏障,一邊加持屏障,讓那些巨大肥蟲貼不了她的身,一邊朝着前方衝去。

雷恩則一邊跟在雲邈兒和東方白身後,一邊道“這是魔水蟲,畏火,東方白,你能不能噴火,等等我將斗篷甩到後面,你噴出火來將我的斗篷燃燒了,應該能阻擋一會這魔水蟲的襲擊。”

“不早說!”東方白轉身,一邊向前飛行一邊伸出左手,變化成炮彈口,對着雷恩說道“快扔!”

雷恩將還滴着水爬滿了魔水蟲的斗篷朝着後方扔了過去,東方白左手炮彈口立馬噴出無數劇烈的火,朝着斗篷噴了過去,那斗篷雖然溼潤,但也在這巨大的火下燃燒了起來,那些附在斗篷山的魔水蟲也同樣全身着火,噼裏啪啦的燒成了灰燼,發出濃烈的燒焦味。

東方白在燒着斗篷之後,將手中的火焰縮小,對準了還趴在了自己身上的魔水蟲,那些魔水蟲一觸碰到火焰就開始萎縮掉落,最終變的乾煸,落在了水裏,而那些追來的魔水蟲們在劇烈的大火前

雲邈兒回頭看着落在水裏的魔水蟲,發現那些魔水蟲在水裏抽搐了一下,又開始慢慢肥大了起來。

好頑強的生命力!

“我之前看過一些魔水蟲的記載,算是魔族裏面的低等生靈,以頑強的生命力跟繁殖力聞名,但我卻沒見過這種打死了卻還會分身成無數只的魔水蟲,遇到火後也會馬上死去,即使半死狀態,遇水後也不會那麼快成長起來。”雲邈兒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剛剛就是胡亂猜的,沒想到一下子就猜中了,會不會是變異了?不過還好這些變異的魔水蟲也都畏火,要不然我們也不會這麼快脫困。”雷恩心有餘悸的說道。

變異?

雲邈兒皺眉,藉着光看着四周的人形石頭,發現這些石頭似乎有些古怪,散開的神識讓她知道那些魔水蟲已經被他們甩開了很遠,她對着東方白和雷恩道道“我們先停下,小白,你將火對準一塊人形石壁噴射一下看看。”

TFBOYS靜待花開 東方白疑惑的看向雲邈兒,不知道她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不過出於對雲邈兒的信任,東方白還是依言照辦了。 東方白擡手,對準了邊上的人形石壁,向它噴火,當火焰觸及到人形石壁的時候,那人形石壁燃燒了起來,外面薄薄的一層皮破開,裏面乾癟的蟲子在還未遇到水前就被火燒死了。

雲邈兒揮手讓東方白停下,走上前查看那些還未燒成灰的乾癟的蟲子,發現那些蟲子身上沒有感覺到生命氣息,反而感覺到了濃濃的死亡氣息,好似冤魂凝聚一般,而剛剛那些魔水蟲在追擊他們的時候,她也只感覺到了濃濃死亡氣息。

當時她剛剛進入這東西的時候,就感覺到了這濃烈的死亡氣息,當時她只是以爲這是墓地的原因,這半魔人好歹是撒旦的兒子,有這麼大的陰冷的死亡氣息很正常,卻沒有想到這些濃濃的死亡氣息竟然是從這些乾癟的蟲子身上散發出來的。

她上前仔細查看人形石壁,發現被燒開的那一層皮下有個森白像骨頭一樣的東西,一個想法在雲邈兒的腦海裏生成,讓她的心不由一沉。

她帶上手套去觸碰被燒開的人形石壁外面的一層皮,仔細看了一眼,撕下來一塊再交給雷恩“你看看這個像什麼?”

雷恩也帶上手套,接過雲邈兒手裏的皮觀察了起來,道“感覺像脫水後的人皮。”

雲邈兒指着皮肉裏森白的骨頭,說道“這骨頭的形狀也跟人的骨頭相似,難道說這些堆積在兩側的人形石壁並不是雕琢出來的,而是真的人?”

這樣的說法讓東方白不由的向四周張望,看到四周瞪着眼睛形狀各異的人形石壁,感覺到那充滿怨恨的眼眸深處裏的怨氣,盯着他似要將他撕碎,不由的打了一個寒戰,他們雖然不懼怕死人,但這樣被無數雙眼睛盯着,總是感覺到陰嗖嗖的難受極了。

這讓東方白不由的朝着邊上挪動了一下,再看一眼那些死屍的眼,發現那無數雙的眼睛依舊在看他,彷彿無論他走到哪裏,四周乾屍的眼光始終落在他的身上。

“可是屍體風化成乾屍也不會是這種顏色。”東方白心裏毛毛的,他收回眼睛不想去觀察四周的景色,並轉移目標,走上前一步,仔細看了一眼被燒開的人形石壁,見到裏面的乾癟蟲子,皺眉道“而且這些乾屍裏的蟲子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魔族裏的一種古怪的祭祀?”

“難道這些人都是給那個半魔人陪葬用的?”雲邈兒心驚,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人形屍體,有些難以接受的說道。

“用活人陪葬是古代人族帝王將相里面很常見的一種,可是我卻沒有聽說過在魔族裏面也有這樣的規矩,他們的輪迴方式跟我們都不太一樣,所以說真正的純血魔族墓地也沒有一個,大多都棄屍荒野,好看點的就挖個坑扔進去,不過即使是扔進去也絕對不會建造什麼墓地甚至連棺材都不會有。”雷恩也覺得奇怪,詳細述說着。

“他們死後的屍體最好都是要跟土接觸的,只有接觸了他們纔有輪迴,死亡後身體經過幾天甚至是十幾年就會化作黑煙鑽入土裏,鮮血要流在地底,再等上一兩年或者幾十年上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時間,他們死亡的地底下就會新生出他們的**,新生出來的魔族有些不會記得前世的一切只能得到前世的傳承,有些記得,即爲輪迴。”

“所以這世界上存在的魔族墓地大多都不是純血的魔族,而是混血魔族,其中半魔人居多,想來這位撒旦的兒子最後能得以安葬並有着屬於他自己的墓地,也是因爲他那一半人族的血統,可是這樣陪葬的規矩,也是前所未有的。” 雷恩的話還沒有說完“而這種孤拐的祭祀也是匪夷所思,會不會是這半魔人的母親其實是個女巫?我聽說女巫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古怪東西。”

疑團在三個人的腦海裏盤旋,雲邈兒跟雷恩都齊齊看向了東方白,東方白也同樣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雲邈兒轉移話題道“我之前聽你說過在這墓地裏面不能動用靈力,可是爲什麼我跟你都好好的?”

雲邈兒並沒有告訴過雷恩她體內力量並不是靈力,而是星辰之力,她進來能動用情有可原,但雷恩卻依舊能用,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我也疑惑,當初我進入墓地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靈氣被限制,如今卻沒有,難道說當初我的判斷出現了錯誤?”雷恩聽到雲邈兒提問,眼底有疑問閃過,說道“難道是在那片白霧裏纔不能動用靈力,其他地方都可以?”

當初雷恩走出白霧的時候已經精疲力竭,再加上被石頭砸的昏迷,沒有發現其他地方能動用靈力也是情有可原的,雲邈兒便道“小白我們邊走邊想,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有解決的方法,而且只要我們不要弄破這兩旁的屍體,那些魔水蟲就出不來。”

“我想到了!”東方白眼睛一亮,說道“我曾經在媽媽的書房裏看到一個破舊的書,看到了裏面有一種培養魔皇蟲的方法,跟這裏有點相似。”

“魔皇蟲?”雷恩皺了一下眉頭,緊接着道“難道是傳說中的魔皇蟲?那不是魔族裏傳說中的生靈?”

“那的確是傳說中的生靈,但傳說也不是空穴來風,總有一些蛛絲馬跡可以找尋。”東方白耐心的說道“傳說魔皇蟲是魔水蟲跟魔火蟲兩者的結合,既不怕火也不怕水,那種生靈跟騾子差不多,因爲混血而沒有生育能力,可生命力極爲頑強,你將他斬斷撕碎,只要還有一點點的細胞存在,他都不會死。”

“但魔水蟲跟魔火蟲的智商很低,也根本沒有什麼公母之分,都是如細胞一樣,生長到一定程度後分裂出自己的後代,等母體分裂到達一定程度後便會死亡,所以很多人都說魔皇蟲並不存在,因爲他們根本沒有辦法結合。”

“但我那本古書上卻詳細介紹了關於魔皇蟲的培養方法,傳說中的那種結合,並不是那種交配的結合,而是另外一種,取一塊剛剛降落在地球的天外隕石,將隕石封存起來,把魔水蟲跟魔火蟲放進去,讓他們在隕石的輻射產生變異,再在已經變異了的魔水蟲跟魔火蟲身上覆蓋上鹽巴,讓他們陷入沉睡,並醃製晾乾它們。”

“而後將這些乾癟的魔水蟲與魔火蟲們分別喂進具有生育能力的生物肚子裏,比如說人族。”東方白看着四周死不瞑目,怨氣沉沉的人族乾屍們,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道“如果吞噬魔水蟲的人族是男性,那吞噬魔火蟲的人族便只能是女性,在他們吞噬魔水蟲跟魔火蟲之後,便要折磨他們,讓他們死不瞑目,這樣的人族死後怨氣很大,最終化作怨靈。”

“成爲怨靈後很難轉世輪迴,而這些怨靈大多會成爲這些變異魔水蟲或魔火蟲的食物,讓這些魔水蟲與魔火蟲們吞噬,只有一部分怨靈反吞噬這些魔水蟲與魔火蟲,成爲人形魔水蟲與魔火蟲。”

“形成人形的魔水蟲和魔火蟲後,他們便會進行交配,產下後代,變成魔皇蟲,這魔皇蟲是以蛋的形式從母體生出來,人形魔火蟲與魔水蟲都會在蛋邊上看護,直至魔皇蟲破殼而出成爲魔皇蟲的食物。” 聽了東方白的一席話,雲邈兒跟雷恩都覺得渾身陰嗖嗖的,感覺氣氛很沉悶壓抑,雲邈兒看着堆積在四周的乾屍,發現乾屍體格較大,應該都是男性,這些乾死都已經老化,甚至連膚色也在時間的流淌跟魔水蟲的折磨裏變了顏色,看起來和石頭一個色,根本辨認不出那曾經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Www▪T Tκan▪c ○

這麼多人堆積在兩岸,這條隧道望不到來路也看不到盡頭,她探測不到這條隧道到底有多長,但她卻知道這裏死去的人們少說有萬人,上萬人的陪葬,只爲了培養傳說中的魔皇蟲?

雲邈兒在那一瞬間對撒旦的印象降低到了冰點,在世人的描述裏,撒旦便是殺戮兇殘的代名詞,雲邈兒聽了也都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但進入看到這裏的一切,她便覺得這樣的描述真的很貼合。

爲了一隻傳說中的魔皇蟲,讓上萬條人命喪失於此,並毀掉了他們的靈魂成爲變異魔水蟲與魔火蟲的食物,真的是很殘忍。

進入神級後,雲邈兒對生死的改變不再侷限於**死亡,**死亡靈魂依舊存在,便是另一種方式的或者,而是靈魂毀滅與吞噬便是從這個世間永遠的消失。

“這不是撒旦兒子的墓地嗎?怎麼培養起魔皇蟲來了?難道是要給他兒子守墓的?”雲邈兒想了一下,說道“可是聽小白那樣說,這魔皇蟲的培養應該要很長的時間,他就不怕在培養的時候有人闖入?”

東方白與雷恩都沉默了一會,都答不上來,雷恩便道“不管這魔皇蟲如何厲害,我們都要前進,我的兄弟都死在了這裏,我不能棄他們不管,如果他們的靈魂都被魔皇蟲吞噬了,我也一定要殺了魔皇蟲給他們陪葬!”

雲邈兒看了雷恩一眼,便聽到身後的嘩嘩水流聲,她回頭一看,便看到無數乳白色的蟲子追擊過來,隊伍異常龐大,擁擠的遊了過來,有的魔水蟲被同伴擠到了岸邊,將兩邊的乾屍你擠壓破碎,流出許多幹癟的蟲子落到河邊,不斷壯大了魔水蟲的隊伍。

雲邈兒瞳孔一縮,道“先別說這麼多,我們快走!”

東方白與雷恩兩人也同樣看到了身後幾乎覆蓋了整個河道的魔水蟲,不敢怠慢,直接朝着遠方飛了過去。

雷恩似乎有些急了,直接道“東方白,你直接放火燃燒兩岸最外圍的屍體,能燒死多少是多少!動力不足告訴我,我帶你飛!”

“這又不是大招,有什麼動力不足的!只是我這火的威力有限,根本沒有辦法一下子燒死四周的乾屍。”東方白一邊倒飛一邊急急說道。

他的手臂,將火甩的七零八落,並燃燒了四周的乾屍,稍微阻止了游過來的魔水蟲。

可這畢竟是河道,空氣溼潤,乾屍也不是易燃物品,而大多數魔水蟲都堆積在河水裏,東方白的火最多隻能觸碰到最外層的魔水蟲,讓那些魔水蟲暫時性的的死亡,但那些魔水蟲只要再次粘上水,就能再度活過來。

雲邈兒見東方白的火焰對龐大的魔水蟲根本起不了作用,而且他也沒有辦法一下子摧毀兩岸的乾屍,反而越添越亂,便道“先暫時放火,我們先加速逃離再說。”

雷恩也同樣心急如焚,道“竟然不行,那東方白,那你有沒有什麼導彈?先把它們炸飛出去看看行不行。”

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道“不行,如果不一次性將它們燒成灰,它們還能再生,而且越生越多,這些都是一羣不能用蠻力解決的怪物!” “那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們到底要怎麼辦!”雷恩似乎被這羣魔水蟲追的心神混亂,竟開始責怪起雲邈兒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