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7, 2021
41 Views

顧紫溪冷笑,這丹藥最後落入到誰手中,還不一定呢。

Written by
banner

「紫溪姐姐,你怎麼也來了?」旁邊,古慕藍月的聲音響起,顧紫溪回頭,裝成一副驚奇的摸樣。

「藍月,你也在這裡?」 時間飛快,轉眼間便到了第二天早上。

昨天夜裡整個滄雲國皇城動蕩了一晚上不得安寧。

杜惠蘭擁有一枚固基丹和一位煉器師朋友的時候全國沒有人不知道。

所以,自從她跨出天朗拍賣會的第一腳開始,麻煩便接踵而來。先是有無數的人過來搶她的固基丹,她為了防備各種逃跑,出手。

最後,搶的人越來越多,那些人便打成了一片,杜惠蘭正想趁著此機會偷偷溜走的時候,卻不料又從天而降兩個藍境的高手。

人家一句話不說,出來就打,而且幻力比自己高多了,沒幾招下去,她不僅被別人打的受了重傷,一張臉上也掛了彩。

眼看著那兩個搶走她固基丹的人剛轉身出了巷子,便又有人去跟那兩個人對戰到一起,她想趁機逃跑,便有人跳出來威脅她。

說是讓她去求她的煉丹師朋友,拿出一些好丹藥來,否則就打死她。

頓時,原本杜惠蘭心中的好心情只跌雲底,她哪認識什麼煉丹師朋友?


就是因為如此,便被好幾個黑衣人逼著強行各種問候,說不出來便再次被暴打了一頓。

整一個晚上下來,杜惠蘭都沉寂在被抓然後被逼問,在被暴打的氣氛中,那枚固基丹她不知道落入了誰的手中,她只知道,這個晚上,是她從生下來對現在最痛苦的一天。

顧紫溪在天朗拍賣會找了一個借口擺脫藍月之後,轉身上了貴賓室,然後便看到科布魯親自跑上來跟她辦理肅清今天的收穫,走的時候,科布魯十分客氣的對著她搖手。

至於她拍賣來的東西,也是科布魯親自帶人送進來的,那些說是拍賣給其他人的東西轉手就交了過去。小墨拿著那把匕首顯然十分開心。

鐵柱和清霏將東西默默收起來,但是在收起來之前特意在雲言面前晃了一下,然後開口感謝顧紫溪。

顧紫溪呵呵一笑,用眼神斜眯了一眼雲言,當著他們的面將自己拍來的東西丟進了從雲言手中坑來的空間戒指里,瀟洒的拿著裡面存有好多金幣的晶卡在半空中劃過,兩個手指一夾,再次丟進了空間戒指中。

雲言表示自己欲哭無淚。

他怎麼就這麼悲催呢。被顧紫溪坑啊坑,坑到沒朋友,就連鐵柱和清霏都開始在自己面前秀優越了,好想撞牆腫么破。


至於她拍來的那顆高級妖獸晶石,則趁機丟進了混沌空間中,被林不凡十分開心的拿去吸收了。

「雲言,你手痒痒嗎?想不想打架?」顧紫溪一挑眉,開口問道。

雲言點點頭,顧紫溪要跟自己比試么?太好了,自從被顧紫溪坑了之後,他就恨不得找機會跟她切磋切磋,可惜主子一直在,他哪裡好意思開口。

如今顧紫溪自己開口邀請了,他怎麼能不開心?想到這裡,便立刻做出了一副備戰的準備。

然後,便聽見顧紫溪接著說道:「既然手痒痒了正好,那誰,杜惠蘭看到沒,還有聖岳家的兩二貨兄妹,他們皮癢了,你去找他們聯手吧,別客氣,有多大仇就使多大勁兒,我不介意,真的,只要不鬧出人命來就好……」

顧紫溪說完,南宮楚逸點點頭,意思照辦,雲言頓時哭喪著一張臉。

他怎麼這麼命背,這是又被顧紫溪坑了的意思麽?

讓他這麼厲害一個人去對付對蕙蘭和聖岳曉倩,聖岳峰那三個小廢材,那根本就是勾勾手指頭的事情好吧,偏偏主子還讓他使勁的打……

身後,清霏和鐵柱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還不等到雲言開口求助幫手,便被兩個小夥伴一腳踹了出去……

天大亮的時候,整個滄雲國頓時重新靜謐了下來。

昨天夜裡被追殺,暴打了一夜的杜惠蘭和聖岳家二貨兄妹終於有了喘氣的機會。

對他們來說,昨天一個晚上就是他們一輩子的噩夢,打死也不想經歷第二回了。

經過一晚上的打坐休息,顧紫溪衣裙飄舞,出了丞相府的大門,向著皇城的方向走去。

除了她以外,參加茬華林歷練的人還有顧紫依,兩人只是淡淡的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各自乘坐著馬車向著皇宮裡駛去。

在路上時,顧紫溪突然想起,似乎這幾天她挺忙的,忙到忘記了一些事情,比如說,關於報復二夫人,三夫人的事情。

當初的她,一直被那些人欺負,甚至被逼的送了命,別以為她如今很忙就會放過她們。哼,她顧紫溪最愛記仇了,等她有了空,一定會讓府里那些欺負過她的人,生不如死,死去活來。

皇城內金碧輝煌,氣勢雄偉,玉山樓閣,宮格漫延。

進了大殿之後,便再一次見到了皇帝南宮青奧,只不過此次位於朝堂之上,他身穿龍袍,一副很有氣勢的樣子。

從以前到現在都留下的規矩,但凡能夠在測試峰會中取得前六的高手便可獲得特權,進入皇宮之後可以不必行跪拜之理。

因為一旦有了這個能耐,就說明那些人很有潛力,很可能將來會是滄雲國不可多得的人才,而對於這種人才,皇室一派自然是要拉攏的。

金碧輝煌的大雄寶殿裡面站著顧紫溪,顧紫依,司空亂舞,南宮軒傲。原本的六大高手到最後因為挑戰賽的緣故生生只剩下他們四人。


不過,既然茬華林是皇室特定的歷練場所,一年只能進入一次,南宮青奧自然會趁此機會讓自己的孩子們多多進去嘗試,甚至因為擔憂他們的性命,專門配了導師進去陪伴。

所以,整個大殿上便出現了好幾個陌生的面孔,唯一想通的地方就是,那些陌生的面孔全部身著同一個款式的披風,除此之外,袖子上還有專門金絲綉線綉成的圖案,腰上掛著刻了字的玉佩。

粗略數去,除了他們四人以外,整個大廳上還多了五個年輕人,三個男子兩個女子,還有兩個身穿黑衣,連自己容貌都隱藏起來的神秘人,應該就是那五個人的導師了。

這樣說來,一會兒要進入到茬華林中的人總共有十一個。 人到齊了,南宮青奧象徵性的開口致辭。

話語內容無非先是誇讚他們是滄雲國的棟樑之才,然後叮囑她們此次歷練千萬小心,到最後十分隱晦的說起,最好大家都能和睦相處,共同創建美好滄雲國如此云云。

說起這些話的時候,顧紫溪一副認真聽講的樣子,面上沒有絲毫的不耐煩,眾人都暗自誇讚起他來。

說什麼丞相府的大小姐知書達理,明明都是滄雲國四大強者之一了,仍然這麼低調有禮貌,看看其他三個人,眉目間總能看的出一絲隱藏在眉峰中的高傲。

對此,顧紫溪表示這完全就是謠傳。

她分明就沒有聽南宮青奧在那裡鬧磕好不好,她正聚精會神的將那本武技書中第一卷的知識在腦海中回顧,等到了最後,眼看著南宮青奧終於說完了,她便停止了自己的想象,低頭順目的開口。

「多謝皇上指點迷津,紫溪記住了……」

其他人頓時一片愕然。

對於這次歷練,南宮楚逸原本也要參加的,卻被顧紫溪以各種理由拒絕了。她知道南宮楚逸的實力很強,強大到不可估量,她也知道如果跟南宮楚逸一起進去,一旦遇到危險,他一定會站出來救自己。

但是,既然要歷練,她想自己來,不假借與其他人之手。越是在危險面前,她越是要掌握機會,進行自我鍛煉。

要知道,一切得到與付出都是成正比的。

而且,顧小墨也需要人照顧,目前來說,她信任的人只有兩個,古慕清染和南宮楚逸。

但是相對古慕清染來說,他們又只是普通的合作關係而已。

終於,時間已到,他們十一人在南宮青奧殷勤的期盼下,乘坐陣法到了歷練的地方。

一睜眼,眼前一片翠綠色。

茂盛的森林,層巒疊嶂,枝繁葉茂,大樹環抱,各色花朵爭相鬥艷。

他們進入茬華林的時間只有三天,三天之後,所有人必須按照嚴格按照規定時間到達規定地點,等待外面傳送帶將其送出。若是有人在規定時間內沒有回來,那麼抱歉,只好在裡面呆上一年了。

至於裡面到底是什麼兇險,剛剛跨入這片茬華林,他們就忍不住渾身皆起來。

因為,此刻周身的氣氛很古怪,很緊迫。

茬華林跟外面的森林一樣,有白天夜晚之分,然而,抬頭卻望不見陽光。

頭頂的樹太過繁茂,四周都是涼颼颼的,就連空氣中也隱隱有一種危險襲來的緊張感。

「既然進來了,大家各自組團歷練吧……」一個黑衣老者開口說道,其他人微微皺眉。

顧紫溪倒是無所謂,她來參加歷練的初衷就是想一個人好好實戰一番,增強自己的實力。司空亂舞同樣狂傲不已,一雙漂亮的眸子中閃過一絲高傲,轉身,一個人向著森林一出走去。

「三王爺……我,我能跟您一起麽?」顧紫依臉上帶著一絲紅色疑雲,小聲開口。

「好……」南宮軒傲的眼神無意識掃了顧紫溪一眼,點了點頭。然後便看到了顧紫依臉上一閃而過的興奮。

「哼,你是誰,憑什麼跟我軒傲哥哥一起?不行,只有我才能跟軒傲哥哥一起歷練……」一起來的那個皇室女子瞬間開口,語氣中慣有的驕縱傲慢。

顧紫溪冷眼看著一切,這些人愛怎麼樣都與她無關,看好戲就好。只不過,那女子腰間的玉佩上綴著一個「思風」,原來她就是九公主南宮思風,那個皇室中出了名刁鑽任性的人啊。

據說,她的實力不錯呢,而且皇帝對她十分寵愛,專門配了十分厲害的導師教她修鍊。如此看來,真是一出好戲啊。

「我……大姐,幫幫我……」顧紫依突然走向顧紫溪,雙手拉住了顧紫溪的袖子,視線中帶著一絲請求的味道。

這女人?居然把矛頭指向自己?有病吧……

顧紫溪內心腹誹了一句,然後摔袖直接無視,轉頭就走,倒是看得其他人一愣,這是神馬回事……

「顧紫溪,你個寡性薄涼的女人,連自己的親生姐妹都不顧……」身後傳來南宮軒傲的喊聲,顧紫溪勾唇冷笑。

走了差不多一刻鐘之後,身後早沒有了那些人的身影,周圍那種緊張的氣氛越發濃厚,顧紫溪一雙漆黑的大眼睛頓時四周打量起來。

身旁似乎多了一些什麼東西,她被人盯上了!

有古怪!

反應上來之後,顧紫溪立刻原地站定,快速掏出小銀擋在自己身前,將自己的精神力凝聚,尋找危險所在。

一雙,兩雙,三雙……

只是頃刻間,便從四周的森林中鑽出無數雙綠色的眼睛來,那些眼睛躲在森林後面,只是緊緊的盯著顧紫溪看,後來感覺到顧紫溪戒備的眼神和動作之後,尤其是她頃刻間發出的氣場,讓那些躲在暗處的妖獸似乎受到了威脅,一聲狼嚎聲出,隨之周圍的所有身影全部沖了出來。

顧紫溪緊握手中的小銀,神色一凜,一股殺氣迸濺而出。

隨著那些妖獸疾風狼的靠近,顧紫溪快速將自己的幻力傾注在小銀身上,對著朝自己撲過來的那些血盆大嘴砸了過去,力量之狠,無不透露出果決快狠的態度。

只是,還好,此刻周圍並沒有其他人。不然親眼看著顧紫溪手持一柄銀色勺子在狠命的將一頭頭惡狼妖獸打死,怎麼看怎麼覺得很有違和感啊。

疾風狼數量越來越多,它們一個個前仆後繼,不要命一般的朝著顧紫溪撲了上去,一雙雙綠色眼睛中滿是瘋狂。顧紫溪不得不咬著牙,體內幻力瘋狂涌動,趁著將周圍那一批疾風狼消滅的間隙腳下一動,身子越向半空,快速傾入幻力之後,一個武技綻放壓迫下來。


「雷霆縱橫……」

頓時,以半空顧紫溪為中心,從她周身爆發出一股驚天的白色力量,那力量一直向著周圍瘋狂擴散,下面一群剛剛襲擊上來,妄想跳躍起來撕咬顧紫溪的疾風狼皆受到了那股強大力量的摧殘,一個個無力反抗,向著身後倒去。

一時間,半空中充斥著血腥味,十分濃厚。

在看地上,遍地都是疾風狼的妖獸屍體,殘肢斷骸。

使用了這個武技之後,顧紫溪頓時覺得自己體內幻力幾乎被抽吸掉了一半,在加上之前給那些疾風狼的單獨廝殺,此刻她很明顯快要幻力透支了。

但是,掃視四周一眼,死了那麼一大批的疾風狼之後,還有另外一個批涌了上來。似乎是被這血腥的味道和此刻的場面刺激到,再次湧上來的疾風狼身上很明顯帶上了一股狠戾的煞氣。 顧紫溪立於原地,一雙漆黑的眸子中滿滿都是冷意。

嬌妻誘人︰帝少寵妻請低調 ,五頭成排,一聲狼嚎聲后,鼓足了力氣向著顧紫溪撲了上來。

小銀儘管很強大,但是用來斬殺妖獸始終感覺不得勁。

顧紫溪右手一摸,從懷中掏出那把名叫「玄冰」的靈幻器匕首。這東西還是她臨走之前顧小墨強行塞到她手中的,說是借給她防身,沒想到如今居然用的上。

五匹疾風狼同時撲了上來,顧紫溪眼神一凜,腳下飄逸步伐隨著疾風狼的襲擊快速躲閃。

於此同時,手中的玄冰出鞘,影子一晃,瞅准了從身旁劃過的疾風狼,下手狠絕,只取狼喉。

「撲,撲,撲……」

撲上來的疾風狼不斷被顧紫溪一刀刀割喉,鮮血在半空中直噴開花,然後又有其他的疾風狼前仆後繼。顧紫溪手握玄冰,絲毫不敢遲疑半分半毫,一不小心就會被妖獸疾風狼咬傷。

一旦受傷,必定會引起那一群傢伙的撕咬吞噬。

只是,為什麼那些妖獸疾風狼拚命的攻擊自己,而且來勢洶洶。

她分明感覺到,從她們跨入茬華林的那一刻起,這些傢伙都開始隱藏在背後伺機而動了。卻偏偏此刻行動,難不成有人故意為之的……

電石火花之間,顧紫溪的腦海中便出現了顧紫依拉扯自己衣袖的那個小動作,不由趁著空檔期間,左手袖子在半空中劃過,鼻尖留下一股淡淡的味道,然後便看到那些妖獸疾風狼拚命的往她左手遍涌動。

這是……蓓溪草的味道?

蓓溪草是一種生長在沙赫林內部的藥草,它的形態很是普通,葉子上長有細小的倒刺,一旦開花,整個藥草便會散發出一種淡淡的味道,那種味道加以提煉之後最容易吸引妖獸前來。

呵,原來如此。

看來顧紫依還巴不得自己死在茬華林里。自己之前一直閉關沒有去教訓她們還真是失誤,居然給了她如此的機會和膽量。

很好,等她顧紫溪躲過了這場災難之後,她會讓害她的人不得好死……

顧紫溪手持玄冰絲毫不敢鬆懈,儘管如此,疾風狼的數量依舊不減減少,血腥味越發濃厚,顧紫溪不由秀眉微蹙,再這樣僵持下去,就算她不會因為幻力消耗完而被這幫妖獸咬死,也會吸引其他更加強大的妖獸前來,到時候……

想到這裡,顧紫溪雙手間再次結出一個幻力攻擊,使勁將周身的那幾隻疾風狼打死,右手一動,地上那些疾風狼妖獸屍體全部落入到空間戒指當中,腳下飄逸步伐施展開來,拚命的向著身後跑去。

經過方才的查看,在她身後不遠處有一個山洞,距離此處不過千百來米距離,只不過那個山洞周圍枝蔓纏繞,洞口處更是立了一塊黑色石碑,從外面往裡面看去,一片漆黑,一股陰森氣息由內發出。

但是,相比此刻眼前這些煩人且數量極多的疾風狼,顧紫溪感受著此刻體內幻力的流失,更願意前往那個未知名山洞中躲避一番。

一邊向後退閃一邊揮動手中的玄冰,並伺機將那些被她殺死的疾風狼屍體丟進空間戒指中。

此刻顧紫溪既有些慶幸自己前幾日一直有在修鍊,改善體質,同時又暗自焦心,饒是如此,她的體質還是太差啊。

只不過跟疾風狼戰鬥了這麼幾個時辰而已,居然已經快要渾身無力了,若不是有混沌珠源源不斷的給自己傳遞幻力能量,她真懷疑自己會不會死在這些疾風狼的爪下。

終於,到了那個山洞的附近,顧紫溪甩開一批上前攻擊的疾風狼之後,轉身便去用手中的玄冰劃開藤蔓。

突然,後背一股陰涼襲來,一頭比其他疾風狼體積大了許多的銀色疾風銀狼撲了上來,她本能的一躲,腳下卻被洞口垂下的藤蔓繞到,動作一慢,那頭體積龐大的銀色疾風銀狼已經咬上了她的肩頭,一股痛意蔓延全身。

來不及在進行反抗,銀色疾風狼再次靠近,露出兇狠的獠牙,再次朝著顧紫溪逼近。

手中的玄冰劃破最後幾根擋在洞口的藤蔓之後,顧紫溪在使出最後一絲幻力拚命的朝著那頭疾風銀狼砸去,與此同時,整個人強忍著肩上的痛意,一閃身,進了洞穴。

顧紫溪雙腳剛剛跨進洞穴裡面,原本只是被藤蔓纏繞的洞穴口出突然多了一層泛著白色光芒的結界。成功的將她與洞外那些疾風狼隔絕。

看著外面呲牙咧嘴,拚命往裡面沖,卻被結界彈開的疾風狼,顧紫溪暗自鬆了一口氣,視線無意轉到,正好落在那塊黑色石碑上,看著上面的篆體大字外加後面的蠅頭小楷,她方才剛剛鬆懈的神經再次緊繃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