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87 Views

“好的。”蔣介偉點點頭。

Written by
banner

張小凡出去的時候,整個校園再次回到了藍天碧雲,不過,哪怕天空是美麗的,但是校園內部一片狼藉,到處都是屍體以及殘肢,還有滿地的鮮血。

這一切都告示着昨晚的時候發生了非常慘烈的戰爭。

這時候,收屍人浩浩蕩蕩的從外面進來,他們井井有條的收着屍體,很快把屍體搬上了帶來的卡車,而校園中破爛的麪包車,卡車也都被他們拖走,他們面無表情的工作着,沒有一點聲息。

張小凡走到宿舍門口,發現一個收屍人在捧着一個女屍的頭顱出來,張小凡冷冷的說道:“這些屍體帶回去是不是又會被你們製成殺戮者?”

收屍人頓了一下,他戴着白色的口罩,讓人看不清他的樣子,他迴應:“你們百花門的人都是這麼愛問問題嗎?”

“如果你站在我的位置,我相信你也會好奇吧。”張小凡說道。

收屍人盯了張小凡很長時間,說道:“好吧,老實說,這只是我的工作,對於這些屍體最終的流向,我也不清楚。”

“那個精神病院是怎麼回事?”張小凡想起之前那一次他們跟蹤這些收屍人所去的精神病院於是問道。 重生之妖嬈毒後 “那個精神病院是怎麼回事?”張小凡想起之前那一次他們跟蹤這些收屍人所去的精神病院於是問道。

收屍人明顯一愣,隨即有些疑惑的迴應:“你知道那個中轉站?”

“那個精神病院是中轉站麼?”張小凡疑惑問道。

“不錯,不過不好意思,我不能透露太多,畢竟你要知道,紅包羣所牽扯的事情實在是太廣了,我不能冒着巨大的風險告訴你,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以後等你強大了之後,你自然會知道。”

收屍人說話的時候,看着張小凡的眼中明顯帶着一絲豔羨的神色,這一點倒是讓張小凡很奇怪。

突然,張小凡從古鏡之中拿出一柄寶劍,寶劍通體爲紅色,劍身細軟,一拿出來發出鳴聲,一看就是一柄不錯的寶劍。

這柄劍還是張小凡在昨天其他死去的同學身上找到的,他當時和殺戮者大戰,撿了不少好東西,想來應該是那些學生以前通過冥界淘寶買的。

看到張小凡突然拿出寶劍,收屍人面色一變,退後一步冷聲說道:“年輕人,你現在實力雖強,但是我們也不是吃素的,你要對付我們的話,後果你想好了。”

“呵呵!”張小凡笑了一聲,說道:“這把劍,你說怎麼樣?”

“好劍!應該是能夠達到三級以上了。”收屍人不置可否的說道。

“這把劍送給你怎麼樣?” 美酒供應商 張小凡再問。

收屍人一愣,緊接着嘿嘿笑着說道:“我明白了,你這是想要賄賂我。”

“不錯,正是此意!”張小凡目光灼灼的說:“你只需告訴我一些你所知道的情況,這把劍,算是你的,我可是在冥界淘寶上面看過了,這把劍價值六千多冥幣。”

“嗯,不錯,成交!”收屍人手伸出來。

張小凡直接扔了過去,收屍人接住寶劍,驚喜的看着手中的寶劍,說道:“不錯,有此寶劍,我的實力再進一層。”

“你該說了。”張小凡說道。

“好,你說的那個精神病院其實只是一箇中轉站,它通往無數個位面,有些位面和這裏是一樣,普通社會,有些位面是一個殘破大陸,在那裏強者披靡天下,弱者被欺凌,是一個以武爲尊的世界,還有些位面支離破碎,是神創造出來的位面,比如根據電影情節創造。”

“上次你跟蹤進入精神病院,事實上我們早已經通過一個房門前往了我們自己所在的位面,在我們那裏,是一個科技與鬼怪相結合的位面,我們只是那裏的一個小角色,負責收屍,之後,我們會把屍體交給一個機構。”

“什麼機構?”張小凡問道。

“我也不知道。”收屍人搖搖頭,“我說了,我只是一個小角色,屍體會放在我們那裏的倉庫,之後我們就會前往其它地方。”

“那爲什麼有人會讓你們來到這裏收屍呢?”張小凡說。

“這……”

“我可是給你這把寶劍的,有些事不要吞吞吐吐,好嗎?”張小凡警告說道。

“罷了,吃人手短,我就說吧,不過我也是聽說,聽說你們這個位面即將有大事發生,一些強大的人在準備些什麼。”

“什麼?就這樣?”

“我只知道這麼多了,反正以後你自己小心點吧,反正目前的這些任務對你來說很不錯,既能提升實力,而且還能賺取冥幣,要知道,這些冥幣在我們那裏底層的人可是根本賺不到的,要是能夠換個角色,我寧願做你們這樣的人。”收屍人感慨的說道。

張小凡驚訝不已的而看着收屍人,對他們來說的死亡任務沒想到對收屍人來說是好處,這可真是夠扯的。

“好了,我要說的都說完了,我該工作了,再見!”收屍人羨慕的看了張小凡一眼,小心謹慎的收好寶劍,提着頭顱離開了這裏。

張小凡搖搖頭,此次得到了很多重要,結合以前自己所知道的,張小凡明白,這個世界即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這種變化他還不知道是什麼,只能耐心的等待。

到了宿舍門口,如今住在這裏的人更加少了,張小凡心中一動,暗道找機會也要像趙樑一樣,把這個宿舍給佔領了。

但是說實話,男生宿舍可不像女生宿舍那麼好佔領,得好好籌劃一下。

剛剛到了門口,突然一個人影走來,張小凡敏銳的感知到了,回頭看去,發現居然是郭影。

“郭影,好端端的,你怎麼來了?”張小凡奇怪的問道。

“小凡哥哥,有些事我不明白,想要問你。”郭影細弱蚊蠅的說道。

張小凡眉頭一皺,他感覺到腦子裏又是一亂,很明顯,郭影又想要使用魅惑,他冷哼一聲,祛除心中的雜念,說道:“有什麼事情說吧,不過不許再對我使用魅惑。”

說完,張小凡打開宿舍大門,說道:“給你十分鐘。”

“小凡哥哥,是這醬紫的,那個……”

“不要用彎彎腔調!”張小凡揉着額頭無奈的說,他總是感覺郭影一直在勾引他的,但是他也不能對郭影做的太過,畢竟要是真惹惱了郭影,這妞一生氣,帶着她的人跑了怎麼辦?

他可是見識過郭影手下那些被控制男生,這些男生都稱呼郭影爲女神,一個個不畏死亡,不畏疼痛,可以爲了郭影進行自殺性攻擊,這種不要命的做法實在恐怖。

“好吧,小凡你原來不喜歡彎彎的腔調啊,那你喜歡什麼?”郭影嘟着嘴巴說道。

“我什麼也不喜歡,現在我問你,找我到底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看到我們二四帝國的其他人都忙得很,只有我的小組很閒,我就想爲你分擔一下。”

張小凡說道:“原來是這樣,難爲你有心了,不過目前來說,還沒有什麼要你做的事,你實在想要做什麼,就去訓練一下你的手下吧。”

“好吧,不過小凡,你累嗎?”郭影突然說道。

“什麼意思?”

“就是說,你如果累的話,奴家可以伺候你的哦?奴家的手藝是很好的……” “就是說,你如果累的話,奴家可以伺候你的哦?奴家的手藝是很好的……”

郭影說着,走了過去,羞紅着臉說:“小凡哥哥,你好男人啊,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你……喜歡我嗎?”

郭影的這模樣實在是太誘人了,饒是張小凡見多識廣的,但是被她這樣一弄,心中不可避免的也心癢難耐起來。

張小凡微微退後說:“郭影,冷靜一點,你這是幹什麼?”

“小凡哥哥,我說的是真的,奴家給你按摩吧。”

郭影走到張小凡的身後,雙手在他胸口遊走,柔語說:“小凡哥哥,讓奴家讓你舒服舒服吧。”

“郭影!”

以爲自己是女人的男人 張小凡心中冷哼,這個郭影一定是想要勾引自己,從而達到魅惑自己的目的,難道以爲自己不知道嗎?

張小凡心中無比冷厲,凡是想要對付他的人,都會受到他無情的打擊,這一點,無論誰過來都不會例外!

想到這裏,張小凡扭頭便是抓住郭影的胳膊,冷冷說:“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想要勾引我,哼,你以爲我張小凡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嗎?”

張小凡說到這裏,直接一扭郭影的胳膊,隨即順勢坐下,讓郭影趴在自己的腿上,一個大巴掌便是朝着郭影的屁/股打去!

“啪!”

聲音之清脆之響亮,讓郭影嬌軀一顫。

“哼,還老不老實?”張小凡心道我雖然不能直接對付你,但是這樣羞辱你的話,你總不會再耍什麼花樣了吧?

誰知道,郭影嬌軀一扭,嬌聲說道:“你居然打我,你你……”

“哼,我不但要打你,我還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啪啪啪……”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古鏡中的秦小雨震驚的看着這一幕,輕喃道:“這女生慘了,被這樣打下去,屁屁都打爛了吧?”

隨即連忙躲進了古鏡,外面的世界太嚇人了,還是躲起來畢竟好。

張小凡打了好幾下,冷冷說:“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

郭影眼含水霧的扭頭看來,輕語的說道:“你……你教訓的是,確實是我不對。”

“哼,那你知道現在該怎麼做了吧?”

張小凡心中一喜,暗道自己的教育辦法可不是賴得,分分鐘都讓郭影知道他的厲害。

郭影輕輕點頭,隨即站了起來,突然她拿出一根鞭子,張小凡面色一變,以爲郭影要打架,沒想到,郭影直接跪了下來。

張小凡臉色怪異問道:“誒,郭影,你這是幹嘛呢?還整的跪下了,可千萬不要衝動啊。”

郭影突然擡頭,手上的長鞭遞給張小凡,一臉嚴肅的說道:“小凡,我知道錯了,請你,打我吧!”

這是弄啥?

張小凡一臉懵逼,說道:“不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我……用鞭子,打你!”

“對,請你打我的吧,我知道錯了,只有你打我了,我才能心安。”郭影一臉希冀的看着張小凡說。

張小凡一臉的怪異,真是沒想到啊,這妞還有這種要求,不會是什麼陷阱吧?

不過,什麼陷阱會讓自己打她?完全沒必要啊!

張小凡搖搖頭,說道:“好,既然這是你自己要求的,不要怪我!”

“啪!”

長鞭甩在郭影的背後,郭影嬌軀一顫,她的臉上涌起快意的笑容,說道:“主人,請你狠狠的鞭撻我吧。”

張小凡也感覺挺舒服的,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要求,他又是幾個長鞭甩了上去,不過這力度當然是輕微的,否則的話,以張小凡的力氣,恐怕能夠直接將郭影拍成兩半。

“啊……額……”

郭影慘叫着,終於張小凡停了下來,他現在已經懷疑,郭影是不是喜歡受虐!

想到這裏,他扔掉長鞭,一巴掌甩在郭影臉上,郭影捂着臉,眼中的水更多了,她就這樣跪着,說道:“主人,對不起!奴家做的不錯,請你原諒奴家,奴家願意做任何事情。”

“哦? 影后的嘴開過光 任何事情麼?”張小凡嘴角一挑,說道:“趴在牀上。”

“啊……”

“啊什麼啊,速度一點!”張小凡冷冷命令,這種感覺現在就像是角色扮演一般,張小凡心中閃出一種惡趣味,覺得挺有趣的。

郭影咬了咬牙,不過還是在張小凡的命令下趴下,張小凡手摸着郭影的腰肢,說道:“很美,很細啊……”

郭影嬌軀顫抖,輕柔的說:“主人……不要……”

“哈哈,不要的話,我可打你了!”張小凡又是幾巴掌打上去,郭影終於支撐不住,仰躺在了牀上。

張小凡很滿意,沒想到郭影居然喜歡這麼玩,怪不得聽說,這郭影以前的時候很看不起男生,就算男生對她再好,她都嗤之以鼻,不正眼看一眼人家,現在沒想到,原來郭影喜歡玩這套。

此刻的郭影衣裳襤褸,香肩半露,眼眸含水的說:“主人,你還想要怎麼對付奴家呢?奴家喜歡主人。”

張小凡心中一凜,這真是個妖精啊,自己現在是進退兩難,很想找郭影發泄一下,但是蘇倩倩和林柔那裏肯定會生氣。

想到這裏,張小凡說道:“衣服穿穿好吧,我……”

“嘶嘶嘶……”

突然,郭影口中噴出一股粉紅色氣霧,張小凡眉頭一皺,駭然的說道:“你……”

“主人對不起,這是奴家修煉的魅惑粉,奴家看你這麼辛苦,所以想要伺候主人。”郭影輕語的說。

隨即,竟然走過去,替張小凡脫去衣裳,纏綿了起來……

……

伴隨一聲激動的聲音響起,張小凡原本潮紅的臉色緩緩退去,一個小時前,張小凡深重毒之後,他根本控制不了體內的慾望,他已經被郭影弄得失去了理智,因此直接和郭影纏綿了起來。

感知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爲,張小凡直接從牀上站了起來,他目光冷厲的看着郭影說道:“您居然這樣對我。”

兩人此刻都沒有穿衣,可以說是坦誠相對,不得不說郭影的身材很好,上面兩個器物極大,之前的時候一度讓張小凡流連忘返,但是這不是饒過郭影的理由! “說吧,什麼目的!”張小凡冷冷的看着沒穿衣服的郭影說道。

郭影輕語說道:“主人,你的身材真好,我喜歡你。”

“哼,少來這套,你可是魅惑女妖精啊,現在存心和我這樣,你的目的是什麼?”張小凡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模樣就好像自己吃了多大的虧一般。

張小凡怎麼也沒想到,這個郭影勾引自己,居然是爲了和自己睡覺,偏偏自己還上當了,這絕對不能夠忍受,要是傳出去,自己的威嚴何在。

郭影當即臉色極爲幽怨的看着張小凡,眼圈都紅了,說道:“主人不要生氣,我……”

“我讓你說你的目的是什麼。”

“我就是喜歡你,沒目的。”

張小凡眉頭皺了起來,隨即穿好衣服,冷冷說道:“算了,此時不得聲張,否則的話,我就趕你出去了。”

“啊……主人,你……你怎麼能這樣對我。”郭影說到這裏,眼淚都要掉下來。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張小凡還是有些於心不忍的,不過,一想到在戰場上郭影的心狠手辣,他還是一狠心,冷哼說道:“就這樣吧,你走吧!”

郭影穿好了衣服還是離開了,張小凡搖搖頭,突然心中一動,他感覺到自己的體內精神力增長了不少,原本只有五級道士初級的力量,沒想到一眨眼變成了巔峯狀態。

隱隱之間,張小凡已經能夠感受到了,自己只差臨門一腳,進入六級道士。

六級道士啊,那可是很強大的存在,張小凡心中奇怪,無緣無故的,自己怎麼突然晉升了呢?

這時候,他纔想起來,之前和郭影翻雲覆雨的時候,就感覺到兩人的力量在不停的相互轉化着,每一次的轉化,自己的力量就會有極大的提升。

“難道是因爲和郭影睡覺的緣故?”張小凡想到這裏,大驚失色,咬牙道:“我說郭影無緣無故爲什麼要和我睡覺,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不過倒也不錯,起碼自己的實力得到了提升。”

對於結果,張小凡還是挺滿意的,他隨後拿出自己購買的藥爐,火焰開始燃燒,開始再次修煉美顏丹。

修煉到下午的時候,張小凡剛剛拿出一枚失敗品藥丹,沒想到山本田子發來的求救信息,說是班級遭遇其他人的圍攻,危在旦夕,請求救援。

張小凡當即站了起來,對着羣裏說道:“所有人十分鐘內在校門口集合,速度要快。”

如今身爲元首,他的命令能夠得到很快的執行,所有人都快速來到校門口,尤其是王虎,居然也開來了一輛卡車。

“老大,我看趙樑那傢伙卡車那麼猛,我也買了一輛!”王虎喊道。

“嗯,不錯,都上車,前往大島宗!”張小凡一聲令下,卡車迅速朝着遠處開去。

……

大島宗內。

經歷了殺戮者大軍的瘋狂斬殺之後,整個大島宗內的學生數量已經只剩嚇以往的一半了,幾十個班級一下子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其中,大多數弱小的班級都已經被吞併。

這個學校的發展狀況和張小凡他們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在於這裏的同學都是來自於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這就造成了他們很難融合在一起,就算勉強降服一個班級,也必須是血腥鎮壓,根本無法像張小凡順利降服施小杰那樣簡單。

其中,在大島宗內,鮮族人和島族人的矛盾最多,他們的矛盾可以追溯到以前的戰爭年代,其次就是白人和黑人之間的戰爭。

不過這一次,聽山本田子的意思,好像遇到了什麼大麻煩。

“what?山本舔子,你們居然還不投降!”大島宗食堂外部,包圍着一大羣人,這些人有以黑人居多,其次就是鮮族人。

“傑克老大,是山本田子,不是舔。”旁邊一個人提醒。

“我知道我知道。”傑克甩甩手,朝邊上的一個亞洲面孔的男生說道:“金正陽,你確定你看到山本舔子得到了瓦克的大力士寶劍?”

金正陽如今是鮮族人,以前的時候,他們學校鮮族人各自爲戰,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金正陽收服了很多鮮族人的班級,因此很快成爲領袖。

至於傑克是黑人族的領袖。

金正陽微微一笑,說道:“傑克老大,我什麼時候欺騙你,瓦克之前被我們兩個設計,脫離了他的隊伍,之後遭遇殺戮者大軍的圍殺,最後頭顱都被割掉了,至於他的大力士寶劍,也掉落在地,不過當時在那裏殺戮者太多了,我沒來得及過去撿,最後沒想到,被山本田子那妞得到。”

“哈哈,好好,既然如此,咱們就說好了,我得到大力士寶劍和一半的人口,至於其他東西,就都給你了。”傑克大手一揮,豪邁的說道。

“嗯,可以。”金正陽點點頭。

食堂內部,山本田子和豐田一郎等人頹敗的坐在地上,小次郎等人渾身浴血的坐在一旁,神色晦暗。

“幸好我們一開始就佔領了食堂,對食堂進行了改造,門窗都已經加固,否則的話,恐怕要面對四倍於我們人數的敵人了。”小次郎氣弱遊虛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