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18 Views

“什麼人鬼鬼祟祟?出來!”剛落穩腳步,三位大佬已經齊齊逼到角落中,將可疑人影圍住。

Written by
banner

這是一位身穿碧色長衫的中年人,面相穩重只是等級相對來說不太高,突然面對三位大佬有些緊張。

“別……三位前輩別衝動!”中年人嚇得臉色煞白,“我只是個六品小居士不是什麼魔界餘孽,千萬別殺我!”

唐牧北掃了一眼,這裏到處都刻着複雜陣法,貌似此人正是主陣人。

“你是誰?”雙木先生上下打量他一遍,果然是個小小六品,而且修煉的功法並不是以戰鬥爲主,所以基本肯定沒有威脅力。

中年人哆哆嗦嗦說道:“我是青崇居士。”

“青什麼居士?”唐牧北一臉懵逼。

怎麼聽起來像青蟲?

“青崇居士!”對方生怕他們沒聽清,還用手在半空中比劃寫了一遍。

溯洄早就放棄盯着他了,“青崇?這名字取得,我還以爲是菜青蟲呢。

老實交代,你一個人間界的修士跑到通魔樹裏來幹什麼了?是不是跟魔界餘孽勾結?”

“沒有沒有!”青崇居士忙擺手解釋道:“我沒有跟魔界餘孽勾結,是它們把我綁架來的!

這棵樹馬上就要成熟了,前輩們來的正好,拿上我這塊腰牌進到最內層就能看到通魔樹的樹髓。

趁還來得及,請前輩們趕緊把樹髓抽走吧,否則人間界要遭殃啊!”

衆人:0_0

你劇本是不是拿錯了?

這麼快就主動上交機密消息真的好嗎?

究竟是怕喵君給你熱盒飯;還是想讓喵君少水一章?還沒正式開打就通關了,怎麼感覺怪怪的呢?

十月一啦,祝大家國慶節假期玩的快樂喲! 然鵝青崇居士比他們表現的還積極,甚至簡單畫了一下通魔樹內部行動路線。

據他所說,這幾條路線是邪魔提供給他專門行走的。

餘生有你不孤獨 畢竟大樹內部只有少部分靈氣,其他脈絡中都充斥着濃郁魔氣,對於修士來說自然是能躲多遠躲多遠。

行動路線對三位大佬來說是小意思。

沒有他的提醒,也不至於誤入歧途。

讓他們擔心的是這個莫名其妙的居士,爲什麼如此積極支持自己一行抽取樹髓?

難道……

他想趁着三人離開,對實力不濟的牧店主和王衡若下手?

可就算弄死他倆又有什麼用?

更何況,只要他有任何異動三人中任何一個都能在一息之間趕回來阻止,支開他們又有什麼意義呢?

思維縝密的雙木先生百思不得騎姐。

但抽髓需要三人合力,他只好留下自己一具傀儡分身;而扶桑宗主則喚出了凌雲劍坐鎮。

“唉!三位前輩沒必要這麼提防我的。”青崇居士看這陣勢忍不住苦笑道:“我要有異心,早就在你們闖進來的時候拉響警報了。”

說着,他露出身上佩戴的一枚黑色小盒子。

“這個警報按下去,你們會死的很慘的。雖然三位前輩很厲害,可要是面對那隻永生者邪魔,絕對沒有任何勝算。”

唐牧北和王衡若當即一臉驚悚。

此時他們身邊剩下的傀儡分身只有被動技能,除非兩人受到攻擊否則不會有任何反應;

至於凌雲劍,它尚未恢復連說話都沒力氣,根本就是個擺設。

青崇居士卻是自言自語道:“可我爲什麼要按下警報呢?

那幫混蛋居然綁架我!

我特喵是好人!憑什麼要幫它們?”

唐牧北:……

這位前輩不會是有點精神分裂吧?

對方也意識到自言自語的狀態有點嚇人,忙笑笑解釋道:“你們別害怕,我沒毛病。

只是被困在這裏時間太久了。

久到我都不記得自己過了多少年。

剛開始的時候邪魔對我不放心一天來看幾次;後來幾天來一次;再後來估計是看我逃也逃不出去就放鬆了警惕幾個月來一次。

現在……

一年半載能有個邪魔過來看一眼就不錯了。

這棵樹快成熟了,因爲是新品種所以除非從內部搞破壞,否則即便是永生者在外面也破不了它的防護。

邪魔們很放心,前幾天來看過一眼,恐怕到成熟爲止都不會再過來了。

你們不知道被孤獨囚禁這麼多年的感覺,我要是再不跟自己說說話,真的會瘋掉的!”

這麼說起來,確實是挺可憐。

但唐牧北還是對其抱有懷疑態度,“恕我直言,前輩等級並不算很出色,邪魔爲什麼偏偏綁架你來主持陣法;

作爲修行界正派人士,你又爲什麼肯替邪魔做事?”

“因爲我怕死啊!”青崇居士理直氣壯道:“它們綁架我來,說我不幫它們幹活兒就拍死我,我最怕死了。”

唐牧北:……

這話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其實……我也挺怕死的。

能好好活着,誰會願意死掉呢?

“至於邪魔爲什麼看中我,那就得從頭說了。”青崇居士從儲物袋裏擺出桌椅板凳奉上靈茶,“反正咱們有的是時間,我給你們慢慢講。

說起來,我是真的很怕死。

因爲能修煉到這個地步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王衡若立馬感同身受的點點頭。

人真的是生來就不公平的,比如說自己想踏入修行卻沒有資質,而很多人天生就有修行的能力;

比如這位前輩被困了這麼多年,目前爲止纔到達六品境界,可牧店主年紀輕輕已經晉升四品了;

再比如,喵君碼字一個月賺的錢,比不上大佬們一章的稿費……

總而言之,都不容易啊!

青崇居士苦笑搖頭,“姑娘你不懂,我能走到現在是真的太不容易。

因爲……我本體就是一條青蟲。”

what?

青崇還真特喵=青蟲?

唐牧北眼前立馬浮現出菜青蟲的模樣。

不不不,那玩意兒只能活幾個月而已,既然能得道修煉,肯定是更洋氣的物種!

最起碼也是靈植上的蟲子。

看着目瞪狗呆的兩人,青崇居士點點頭,“不用懷疑,就是菜青蟲。

平時最常見的那種!”

唐牧北:0_0

王衡若:0_0

開……開玩笑的吧?

果然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聽說過各種動物能修煉化形人身,但是一條菜青蟲……

這位前輩確實太不容易了!

“我還清楚的記得,我出生在人間界華夏一個農村普通的菜園子裏。

那片葉子上有六顆卵,我們一起孵化一起探索進食。

然而我可能是天選之蟲。

因爲各種機緣巧合居然沒有在幾個月後死去,而是成爲一名散修。”

天選之蟲――青崇居士認真回憶道:“一開始真難啊。

散修囊中羞澀,本體又是條菜青蟲沒有什麼攻擊能力、長的也不好看,所以處處碰壁。

一直到晉升二品,我都沒有個像樣的功法可以修煉。後來在晉升三品的天劫中,因爲實力不濟又沒好裝備,眼看就要死在天劫之下。

此時一位恰巧路過的仙子出手,幫我打散天劫總算留了半條命。

那位芝蝶仙子真的是人美心善。

她本體是靈蝶,天生高貴能修行的那種。卻沒有嫌棄我只是個普通的菜青蟲,反而說我能修煉到二品太不容易。

所以芝蝶仙子不但幫我療傷,還贈送了我一本罕見功法。

之所以說罕見,其實是因爲修煉的人太少了。

人間界幾乎沒有,即便是其他世界也只有少部分沒有攻擊能力只能轉職輔助的蝶類、蜂類修行。

但對於我來說,一本上等的功法太難得了!

什麼攻擊還是輔助都不重要,只要能繼續修行、好好活下去,有機會窺視大道就行。

況且這個功法太適合我了!

其名曰:《無上靈脈淨化功法》。

我是散修本來就很窮,經常連購買基本丹藥的錢都沒有。但修煉此功法以後,我可以在修煉的同時賺點外快。

大多數靈植在生長過程中吸收的靈氣並不能完全新陳代謝乾淨,隨着樹齡生長,體內會積攢許多未完全吸收乾淨的靈氣殘留物。

所以靈植生長速度會越來越慢。

而我要做的就是將它們內部脈絡中的靈氣殘留物清理出來吸收掉。

我的功法能將這些殘留物質轉化爲靈氣供自己吸收;而靈植會因爲脈絡通常生長的更好!

雖然天生資質一般,但我很勤奮。

爲了修煉及賺錢,我很努力的幫助各個靈植種植基地養護靈植。慢慢的,我的等級越來越高效果越來越好,名氣也越來越響亮。

這套功法別說在人間界,即便是其他世界蝶類、蜂類修行者中都極少見,正是爲此邪魔纔將我抓來,專門照顧保養這棵通魔樹。”

唐牧北:……

同道中人吶!

前輩,你的功法是淨化靈植;我特喵是淨化空氣,咱倆太特喵有緣了!

感謝書友誰知道我愛你打賞,謝謝支持! 要不是場合不太對,唐牧北真想給青崇居士個熱烈的擁抱。

一個植物淨化器;一個空氣淨化器,倆人能遇到真特喵有緣分!

不過,他說的芝蝶仙子聽起來有些耳熟,自己是不是在哪聽說過?

“淨化通魔樹?”唐牧北奇怪問道:“通魔樹不是吸收魔氣嗎?哪來的這麼多靈氣?還需要你專門來淨化疏通?”

青崇居士一拍大腿,“這你就不知道了吧?

我跟你們講,魔界有大動作!

這棵變異的通魔樹就是它們的第一代試驗品!

做的實驗就是――一樹兩用!

即可以吸收魔氣又能吸收靈氣,如此一來新型變異的通魔樹就可以不侷限於魔界中生長!

但畢竟是第一代成品。

魔氣的吸收代謝經過千百萬年的進化已經很成熟了,而靈氣的吸收代謝就差很多。

所以我就被抓來了。”

一體兩用?

這個計劃原來在邪魔身上沒能成功,倒是培養出通魔樹了!

那是不是說以後這玩意兒也會出現在人間界靈氣充盈的某地?

日鬼哩!

想想突然感覺很危險啊。

萬一通魔樹在人間界氾濫,只要有一棵沒被發現生長成熟的,就會成爲魔界通向人間的通道。

到那時候……

唐牧北沒敢往下想。

據青崇居士所說,這棵通魔樹是第一代試驗成品,它已經接近成熟,那人間界是不是還存在其他同一批試驗品?

陰界總部會不會立馬衍生出拔除一棵通魔樹給積分獎勵政策?如果真有這項政策出爐,自己可以考慮帶着大佬組合抽樹髓去!

“前輩果然太不容易了。”王衡若由衷感嘆道,“但這麼一對比,我心裏覺得更不平衡了。”

人家可是一條菜青蟲,整個生命加起來只有幾個月的蟲子都可以修行;

自己明明是個大活人,甚至在俗世出身還比較好,卻只能靠交易纔來一點做靈媒的機會。

“小姑娘,我不只是單純爲了訴苦。”青崇居士極其認真道:“說了這麼多,其實我就是想告訴你們我真的很怕死。

樹髓抽取順利的話,能不能看在我這麼不容易的份兒上,也把我帶出去?”

唐牧北:……

王衡若:……

作爲一位前輩,這麼直白真的好嗎?

不過換位思考一下也確實是,自己一行人闖進來他沒按警報,若是把樹髓抽走了把他自己扔下,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過,這位青崇居士下場一定很慘。

“你們聊的還挺嗨,我們就算把你帶出去,你能躲過邪魔的復仇搜索嗎?”雙木先生突然笑眯眯與自己的分身合二爲一。

三位大佬辦事效率特別高,這邊還聊天呢他們已經辦完事了。

青崇居士瞬間沉默,“我……確實是沒什麼地方可以躲避。不過,只要能從這鬼地方出去,總能找到靠山躲一躲吧?”

雙木先生沒回話,只是笑眯眯瞟了溯洄一眼。

他正欣賞手中一枚四寸來長的漂亮水晶瓶。

裏面有一棵縮小版通魔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