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18 Views

辰語瞳眉頭挑了挑,心中暗道:大哥哥,你妹妹我對你多上心……

Written by
banner

推薦作品:《重生千金大翻身》

簡介:千金逆襲,虐渣男,鬥小三,美男圍繞,幸福牽手親密愛人,風生水起的幸福生活。 (ps:親們,週末愉快!小語這廂有禮了!求疼愛,求包養!一更先到,二更相約晚上八點!麼麼噠!)

且說這廂龍廷軒回到了庵埠縣之後,竟不顧舟車勞頓,即刻召見了縣丞。

縣丞這幾日爲了裸屍一案,可說是一刻也不敢懈怠,他頭上的那頂烏紗帽是否穩當,全在於按察使逍遙王的一念之間,叫他如何不誠惶誠恐呢?

他剛用完晚膳,聽說逍遙王從州府回來了,還馬上召見自己,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剛剛用過晚飯的食道一陣陣焦灼,隱約似有酸水逆流。

他的夫人忙替他換裝整容,一面喋喋道:“按察使大人怎麼那麼快就趕回來了?妾身還以爲他至少得在州府過個夜啥的,天都暗了,還傳喚老爺,真是讓人燒心……”

庵埠縣丞聞言瞪了妻子一眼。

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以亂說嗎?

按察使逍遙王是什麼人?

他老人家那是盡職,趕着回來關心案子進展,難道這該招人埋汰?

不對他感恩戴德,歌功頌德的,已是不敬了,要是再得罪了他,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庵埠縣丞夫人被丈夫的一記眼刀攝住了,訕訕地閉上嘴,目送丈夫緩緩打開房門,往院外走去。

庵埠縣丞帶着幾個負責調查此案的捕快在逍遙苑的正堂內等待了好半晌,卻依然不見龍廷軒的人影。

初夏已至,南方地區花草繁茂。極易滋生蚊蟲。

昏暗的燈光下,依稀看見飛舞在半空中的小蚊子,有的還在耳邊嗡嗡作響,尋找適當的機會下手吸血。

庵埠縣丞紋絲不動地站在最前面等待。他心下糾結,屍源問題一直沒有解決,這案子便無法再一步進展。想着一會兒該如何跟按察使逍遙王交代的問題,縣丞便覺得一個頭有兩個大。

他的運氣得有多背,流年得多有不利纔會攤上這起案子呀……

因神思遊離,他倒沒有身後幾個捕快的煩躁,連腦門上被蚊子叮了幾個包都渾然不覺。

“按察使大人怎麼還不來呀?這都好半晌,還不見人影……”其中一名捕快用手趕了趕身邊孜孜不倦的小蚊子,有些不耐的低聲嘀咕一句。

“等着吧。沒看大人都不曾出聲麼?他陪咱們一起等着,咱還有啥好抱怨的?”另一個捕快開口提醒道。

先前的那名捕快面色鬱郁,皺眉道:“這花草種得多,不見得就是好事,你看夏天一到,蚊蟲一大把……”

剛剛開口勸說的捕快低低笑了,不置可否。

說話間,一道白色的清逸身影穿過迴廊,往正堂的方向而來。

捕快們互相用手肘捅了捅對方,縣丞大人也醒過神來了。挺直了腰桿,整了整身上的官袍和頭頂的黑紗帽。

龍廷軒剛剛沐浴完,黑若綢緞的髮尾還有些溼潤,額角也有幾縷青絲貼附着。他身穿交領白袍,那緞料極好,隨着他走動的步伐輕輕曳動,遠遠望去,彷彿一泓奔放的清泉。

衣袍的領口微敞,露出胸前堅實精壯的肌肉。在燭光的照射下。肉眼可見瑩瑩珠露。他臉上含着俊雅雍容的淺笑,一手搖着雪扇。一手背在身後,信步走來,動作自然流暢如行雲流水。竟有說不出的魅惑動人。

阿桑伸出蘭花指,挑開竹簾,白影閃身進入,在矮几後面憑欄而坐。

剛剛那名抱怨蚊蟲多的捕快見狀,嘴角不由**。

原來按察使大人自己早就有所準備,用竹簾隔開,防止蚊蟲滋擾,可憐他們毫無遮擋,脖子這會兒被蚊子親了幾口,正是瘙癢難耐……

庵埠縣丞見龍廷軒坐定,忙躬身拱手施禮:“參見按察使大人!”

身後的捕快也齊齊躬身行禮。

阿桑奉了一盞茶進去,龍廷軒伸手接過茶盞,用杯蓋撇開浮沫,送到嘴邊抿了一口,讚道:“好茶,蕙蘭郡主這次總算大方,送了本王不少。這茶湯甘香清醇,別處還真是買不到,縣丞大人可要來上一杯?”

庵埠縣丞微微擡頭,怯怯道了一聲:“謝大人,下官……不渴!”

“哦,那便隨你了,都起來吧!”龍廷軒揚手道。

一側的阿桑低低嗤笑,這少主還真是摳,一杯茶湯都不捨得給……

庵埠縣丞和身後的捕快齊齊起身,縣丞有些誠惶誠恐,上前一步道:“王爺召見下官,不知……”

不等庵埠縣丞將話講完,龍廷軒便開口道:“當然是爲了案子一事,難不成本王召見爾等是爲了吟詩作賦,談論風花雪月?”

少主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呀……阿桑低下頭。

“不敢不敢……”縣丞面露惶恐神色,續道:“讓王爺爲了案子一事辛苦奔波,下官實在慚愧!”

龍廷軒身影掩在竹簾之後,他的神色是喜是憂,是好是壞,衆人自然看不到,此刻唯一能揣測的,便是他說話的語氣。可他這一句話也是說的似笑非笑的,真讓人無從猜起,心下更沒有底氣了。

捕快們互相交換了眼色,大氣也不敢出。

“聽說備案中有個失蹤者的家裏是做綢緞生意的?”龍廷軒問道。

“是,那個失蹤郎君已經娶親的,應該不存在龍陽之癖!”縣丞拱手回道。

龍廷軒笑了笑,倚在憑几上懶懶問道:“你就那麼肯定?休不知人家有可能爲了掩飾而娶親做幌子?”

龍廷軒的話就像驚雷在縣丞和捕快們耳邊炸響。

可不是?

這絕對有可能呀……

戰皇 昨天不就是因爲問了這個問題,人家老大不樂意了,臉色唰一下就變了,差點沒抄棍子將他們給轟出來……

如此想來,那家人倒是大有嫌疑,而他們問的那個問題,正好點中了人家的死穴,人家這才惱羞成怒……

沒錯,一定是這樣!

幾個捕快交流完,眼中瞭然,肅然站好,等待按察使大人的吩咐。

“從裸屍腳上的那雙襪子開始取證吧,若是證明那雙襪子的材料和針腳出自那家人,屍源問題便可以確認了。”龍廷軒淡淡說道。

庵埠縣丞黯然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是呵,之前怎麼沒有想過這層?

“是,下官馬上派人去查……”庵埠縣丞忙躬身道。

龍廷軒只輕輕嗯了一聲,便不再言語,只端起茶盞倚在憑几上,悠悠品茗。 (ps:二更來了!~~~嗚嗚)

天色清亮,一層淡淡的薄霧在漸起的晨光下緩緩消散

兩個捕快步履匆匆的走進縣衙大門,臉上神色帶喜。

縣丞大人昨晚睡得並不踏實,他這一宿翻來覆去,一半忐忑,一半興奮,結果心裏是一陣冷一陣熱的交織折騰了半宿,早上起牀一看,眼眶底下一層深深的淤青。

他聽師爺說前衙有了消息,忙匆匆洗漱,早膳都來不及吃,便趕了出去。

阿勇,怎麼樣?那棉襪查得如何了?庵埠縣丞問道。

那名喚阿勇的捕快上前一步,朝縣丞拱手說道:大人,卑職查過了,這棉襪的面料,確實是出自鍾家繡莊,而他們繡房裏繡孃的女紅手藝,也已經比對完畢,是一名叫青孃的繡娘所做,卑職已經跟她說過了,如有需要,大人可以傳喚她對質!

庵埠縣丞點點頭,如此說來,這無名裸屍可以確認了?

如此甚好!來人,去將鍾老爺請來,本官要親自問話!縣丞大人這下底氣十足,心中暗自對這個鍾老爺連着鍾家祖宗都問候了一遍,不是這老傢伙生了個好兒子,這好兒子又辦了件好事,他能這麼倒黴麼?

他倒好,爲了顏面問題,上次乾脆來個抵死不認賬,就連自家兒子的屍體都不要了。

瞧瞧,這心腸得有多狠?

思想得有多迂腐?

這下有了棉襪做輔證,看這老傢伙還能如何信口雌黃?

是!兩名捕快聲亮如鍾。眼看着案子有了眉目,他們心中也鬆快不少。

可惜庵埠縣丞在心裏打好了腹稿,連鏗鏘中肯的訓話都在腦中過了一遍,偏偏被應召而來的鐘老爺子三言兩語又說得語噎。

大人。單憑一雙棉襪就證明那個死屍是我兒子?這也太兒戲了吧?我繡莊裏的面料,每年銷售多少,您可算過?單憑一般百姓,都能買得起的一般的料子。怎就證明這襪子的主人就是我兒子呢? 傾世蕭後傳 鍾老爺子聲音比起縣丞而言,更是擲地有聲,他臉上的山羊鬚隨着他脣齒的張合而微微抖動,看樣子火氣還挺大的。

庵埠縣丞被他的大嗓門震住了,瞧這鐘老爺子那架勢,眼珠子瞪得比銅鈴還大,簡直就是來找茬的。

怎麼貌似他們之間的位置掉了個轉呢?

難不成還真是冤枉人家了?

嗨,不對呀,人家逍遙王是這樣說的。棉襪和針腳要是比對上了。就能確認這屍源問題的呀

庵埠縣丞腦中亂糟糟的。一時轉不過來,囁諾了半天,又被鍾老爺吹鬍子瞪眼的。愣是一個字沒吐出來。

剛剛來報信的捕快阿勇看自家大人吃了鱉,眉頭皺成八字。心下焦急,此刻也顧不上禮節,疾走到師爺耳邊耳語了幾句。

師爺的眯眯眼睜開一條縫,露出精光,點頭往庵埠縣丞身邊走去。

來人,去請繡房裏的青娘過來對質!庵埠縣卦咐道。

剛剛支招的捕快阿勇忙領命而去。

鍾老爺倒是不擔憂,兀自走到公堂一側置放的矮几後面跽坐,臉上的肌肉還在一頓一頓的,顯然情緒尚未完全平復。

庵埠縣丞瞥了一眼鍾老爺,心中疑慮重重。

但一時之間,他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氣氛靜謐得近乎詭異,縣丞心中也是膠着掙扎着,這案子一日沒有水落石出,他就一日不得安寧,這些天,簡直就是度日如年。

等了一會兒,阿勇便領着一個僕婦步入公堂,那僕婦垂着頭,一臉拘謹和恭敬,跪在地上行了大禮。

堂下之人報上名來!庵埠縣丞操着官腔說道。

僕婦匍匐在地,額頭貼着地面,顫顫道:民婦青娘拜見大人!

青娘,你可是鍾家繡莊裏的繡娘?庵埠縣丞問道。

是!青娘依然俯首,聲音清亮。

本官問你,這雙棉襪的面料可是出自你們繡莊?這針腳出自何人,你能認出來麼?庵埠縣丞微微往前傾着身子,一字一句問道。

就在庵埠縣丞說話間內,師爺已經把屍體上取下來,又漿洗乾淨的棉襪呈到青娘面前。

青娘依言拿起襪子再一次細細比對,淳樸的面容神色依然,不見一絲一毫的慌亂。

是,這面料的確是出自我們繡莊,這棉襪的針腳也確實是出自民婦之手!青娘答道。

庵埠縣丞面色稍霽,瞟了跽坐在一旁的鐘老爺子一眼,老傢伙正直勾勾地瞪着地上跪着的青娘,腮幫子鼓鼓的,卻是隱忍不發。

你能說說這棉襪是爲何人所做麼?庵埠縣丞又將目光移至青娘身上,含笑問道。

青娘不緊不慢的回道:回大人,民婦平日裏只做繡房裏的繡活,這棉襪倒是不常裁做,民婦依稀記得二郎曾讓民婦做過十幾雙,當初他還特別囑咐民婦要將線頭藏好,免得穿在腳上咯腳!

庵埠縣丞聽完,竟是喜上眉梢。

他看着陰沉着臉的鐘老爺子,笑意更甚了,那表情彷彿在說:聽到沒有?這襪子的主人便是鍾二郎,看你還不承認

如此說來,那具無名的裸屍,便是鍾二郎無疑了!庵埠縣丞拍板說道。

鍾老爺子終於坐不住了,他站起來走到正堂,朝着縣丞隨意的作了一揖,開口道:大人,我兒二郎現在失蹤,不知其蹤跡,想對證也無從辦起,只憑青孃的一面之詞如此斷定這裸屍便是我兒,請恕老朽不能接受。

他的言語沒有絲毫的傷感,若是換了一般的父母,就算兒女再混賬,得了死訊,也該心痛難受的,可鍾老爺子臉上卻是一點哀傷都沒有流露,難道這青孃的口供有假?

再看看青娘,垂首跪在地上,神色也無異常

庵埠縣丞又犯難了!

天,這案子真頭疼,他的太陽穴又開始突突跳起了。

公堂之外,逍遙王龍廷軒隱在人羣中,剛剛,他可算見識了庵埠縣丞的省案能力了。

嘴角微微勾起個弧度,笑容裏透着一股難以言喻的邪魅。

阿桑看着庵埠縣丞的模樣,也是不住地搖頭,他低聲在龍廷軒耳邊提醒道:少主,咱趕緊給縣丞大人救場吧!

龍廷軒用雪扇敲了阿桑的額頭一記,旋即朗聲大笑起來。

嘹亮而威嚴感十足的笑聲在衆人頭頂回旋,他們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眼,隨即自發性的讓出一條道來,躬身垂首。

庵埠縣丞剛想站起來迎接,便聽逍遙王開口道:死者,就是你的二郎! (ps:親們週日快樂!一更先到,大家閱讀愉快!感謝所有粉票支持和打賞支持醫律的親們,小語最近特別忙,沒有時間一一回復感謝,但小語都有看過,記在心裏了!月末小語會整理粉票榜和打賞榜單出來放在作品相關裏頭,謝謝你們一如既往的厚愛和支持!麼麼噠!)

看着龍廷軒一臉篤定的邪魅笑意,鍾老爺子氣得臉色鐵青。

連日來的查訪,關於裸屍案死者是龍陽之興者的事兒,已經不再是祕密。 名門寵婚之大牌明星 公堂之外,人羣裏大家八卦心起,紛紛開始交頭接耳的討論,有的甚至誇大形容,對着公堂上的鐘老爺子指指點點。

有時候輿論的壓力纔是最難抵禦的,鍾老爺子的心理受到了莫大的衝擊,他的面色漸漸由青轉白,他也顧不上質問剛剛開口定論的那郎君是誰,只是面對着公堂門外圍着的羣衆說道:“不是的,鄉親們,我鍾某的兒子絕不是那種上不得檯面的,你們要相信老朽……”

殊不知越描越黑的道理麼?

阿桑伸出蘭花指,撓了撓頭皮,小聲嘀咕道。

“就是,越描越黑,哈哈……”人羣裏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阿桑擡眸尋去,都是一張張陌生的嘴臉,看不出剛剛那話出自誰人之口。

場面頓時有些喧鬧,庵埠縣丞拿起了驚堂木,拍了拍,喊了一聲肅靜,這纔將將消停了一些。

鍾老爺子捂着心口,顯然被氣得不輕。 好萊塢從動畫開始 身子微微搖晃着,他努力提起氣,回頭看着庵埠縣丞說道:“大人,我二郎小時候貪玩被砸了小腿。傷了骨頭,當初大夫說就算治好了,腿上也會留下疤痕。而你調查的那具屍體壓根就沒有,怎麼可能是我家二郎呢?您要是不信。只管再讓仵作細查,請不要再隨意誣陷老朽,給我家二郎安上那莫須有的罪名了,這罪名太大,老朽和整個鍾氏家族,都承擔不起呀!”

鍾老爺子據理力爭,說得言之鑿鑿,倒讓現場氣氛又一次安靜了下來。

庵埠縣丞眨着眼,脣角抖了抖。

這話剛纔咋不說?

他心下也拿不了主意。引頸望着龍廷軒。希望他老人家開口給點提示。

龍廷軒由始至終都是一臉輕鬆笑意。他聽完鍾老爺子的話後,打開雪扇,動作慵懶而優雅。在公堂上悠然踱着步子,笑道:“呵呵。有這麼有力的證據,鍾老爺可是一早就得提出來呀,也不至於讓大家都誤會嘛。既如此,屍體就得重新驗證,這案子也得擇日再審了!”

庵埠縣丞眼神有些發直,心道:我以爲逍遙王有什麼好辦法呢,敢情也是對此案無計可施呀!

鍾老爺子的臉色緩和不少,聽到庵埠縣丞宣佈退堂後,冷哼一聲,頭也不回地往衙門口走去。

圍觀的羣衆見狀,也如潮水一般退了。

待衆人都走了之後,龍廷軒才斂起笑意,身上散發而出的氣息,也隨之晴轉陰天,俊雅絕倫的面容黑得像鍋底,深邃的瞳孔就像一張無形的網,緊緊的將人吸附進去,看得庵埠縣丞膽戰心驚。

“王爺……”庵埠縣丞低着頭,輕輕喚了一句。

龍廷軒星眸如澗,庵埠縣丞在那冥黑的瞳孔裏,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被吸附至最深處,而後又被狠狠地攪了個粉碎。

“從今天開始,派人緊緊的盯着鍾府,但凡出入的人口,本王要知道他們一天之內都幹了些什麼,接觸了什麼人,明白麼?”龍廷軒的聲音冷若寒冰,帶着一股決絕。

庵埠縣丞微微應了一聲是,心中那句何故,斟酌了半晌,到底是沒敢問出口。

庵埠縣丞的表現,讓龍廷軒很失望,真不知道朝廷怎麼會委派如此無能的官員擔任一縣父母官,這大胤朝當真無人了麼?

他倏然吐了一口氣,不願再多做停留,大步往縣衙門口走去。

阿桑給庵埠縣丞遞了個好自爲之的眼色,忙擡腳跟上少主的步伐。

外頭,日光正猛,龍廷軒用雪扇擋住一部分的光線,微眯着眼睛鑽進馬車。

阿桑跳上車轅,剛要催動繮繩,便聽龍廷軒開口問道:“人到了沒有?”

人?

www☢тт kan☢¢o

誰?

阿桑怔了怔,沉吟半晌才知道少主這問的這個人,應該是金娘子。

這昨天下午金娘子沒有跟着他們一道回庵埠縣,少主這一路就一直沉着臉,悶悶不樂的。今天一大早,就想打發他去州府將金娘子接回來,美曰其名是爲了案子,可誰知道少主心裏到底是怎樣想的。

倒是那個趙虎還知輕重,爭搶着去接金娘子了,不然,他這會兒還在路上奔波勞碌着,受着炙陽膠烤着……

“少主,金娘子可得等多一個時辰才能到呢!”阿桑看了看時辰,回頭提醒道。

“嗯!”龍廷軒輕嗯一聲,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