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23 Views

黑火已經在陳若柯的體內紮根,甚至於已經將陳若柯的心臟當成是母體,寄生在陳若柯的九竅玲瓏心之中,黑火和九竅玲瓏心同爲這個世界上不應該出現的東西,好像是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樣子,兩者之間相處的很是融洽。

Written by
banner

也正是因爲黑火,陳若柯才知道九竅玲瓏心竟然還有這種作用,就是令自己的身體好像是大海一般,任何水流都可以匯聚進來,就是說任何力量都可以被自己所吸收容納。

這應該也就是以前陳千機所說的自己的體質可以修煉世界上任何一種功法一樣,包容萬物。

一縷黑火好像是有靈性一般,從陳若柯的指尖上跳躍下來之後便開始緩緩地追上鬼屠。

鬼屠看到那縷黑火朝着自己飄了過來,驚恐的看了一眼那黑得發亮的火焰,怪叫一聲瞬間跳開,躲開黑火。

不過黑火現在乃是在陳若柯的操縱之下,怎麼可能會不追上鬼屠?

剛纔陳若柯在吸黑火的時候,鬼屠可是在向着自己羞羞的事情呢,現在就是陳若柯的報復時間。

“你別亂來!”鬼屠怪叫一聲,目光之中流露出驚恐之色。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陳若柯笑了一聲,目光促狹的看着鬼屠。

“臥槽了個去”鬼屠用了一句很流行的常用語。

鬼屠知道自己註定要當這個小白鼠了,不過看遍陳若柯身邊的人也只有鬼屠是和做這隻小白鼠,鬼屠的境界已經超越了高手等人,九段之上,不過鬼屠畢竟只是靈體,不能夠無限制的利用自己的力量,要不然最終的結果就是消散於天地之間。

所以即便是在少林遭逢符宗攻擊的時候,陳若柯也沒有讓鬼屠出現。

鬼屠臉色一正,雖然以前聽說過黑火不少的傳說但是卻從沒有見識過黑火的威力,現在能夠試驗一下也是不錯的額選擇。

現在鬼屠的心態正好驗證了那句話“如果生活奸強了你,你沒有辦法反抗不如就好好的享受”

鬼屠只不過是動用了丁點靈力,開始謹慎的對抗起那一縷不起眼的黑火。

一縷黑火在鬼屠面前晃晃悠悠,看着絲毫無害的感覺,但是無論是鬼屠還是陳若柯都清楚着不起眼的一縷黑火的威力。

雖然不會產生多大的威勢,但是卻如跗骨之蛆一般逐漸的將你消耗致死。

半個小時之後,陳若柯操縱着黑火也沒有追上鬼屠,最終陳若柯還是放棄了使用黑火攻擊鬼屠的想法。

最終,陳若柯無奈的說道:“不玩了,你直接讓我的黑火攻擊一下行不”

“臥槽”鬼屠罵了一聲:“你小子還真行,打不到我就讓我自己往槍口上撞?”

陳若柯尷尬的笑了一聲、

就在剛纔這段時間陳若柯也知道了,自己的修爲畢竟還是太低,真的對上大能之輩的話,自己依舊是沒有還手之力,即便是擁有黑火這祕密武器,但是陳若柯也已經想好了,黑火只能留作最後的底牌,在最有把握的時候才能夠使用出來,要不然黑火的祕密一旦暴露以後再和人對戰的話一定會有所防備。

“不是,就是讓你試一下黑火的威力”陳若柯賤賤的笑了一聲說道。

鬼屠看了陳若柯一眼,“便宜你了,不過你小子有把握沒有?”

陳若柯笑了一聲,“現在黑火已經認可我了,或者說是我已經把他降服了,他可以聽懂我的意思,只要你被他沾上就行,不會不讓他進入你的體內的,等你支持不住的時候我就會讓他回來”

“你確定?”鬼屠不信任的看了一眼陳若柯。

“我以我的人格保證!”陳若柯舉手示意。、

“別扯淡”鬼屠白了陳若柯一眼“人格算個屁”

不過隨即說道“來吧,注意點哈,要不然我這道靈體就要和你說拜拜了”

陳若柯笑了一聲,心底一股暖流用過,這黑火的威力鬼屠應該比陳若柯這個擁有者還要清楚,但是卻依舊敢於讓陳若柯來那自己做實驗。

這必須是對自己充分的信任纔可以,隨即陳若柯不在廢話,直接控制着那一縷黑火直接撲在了鬼屠身上。

鬼屠剛開始沒有什麼感覺,但是逐漸的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寒意不斷的朝着自己身體的額內部鑽進去。 陳若柯控制着黑火撲在鬼屠身上。

鬼屠剛開始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但是緊接着就有一種灼燒感其中還伴隨着刺骨的寒意開始侵襲自己,那股寒意在體內蔓延,緩緩地向着自己的腦部延伸,鬼屠的利用靈力抵抗住那恐怖的寒意,保持自己意識的清醒,不過卻有一種有心無力的感覺,那股寒意無孔不入,在自己的體內只要找到一個空隙就會朝着上面鑽進去,靈力會耗盡,但是自己卻沒有辦法將黑火從自己的體內清除出去。

“額~”

鬼屠痛苦的叫了出來。

陳若柯神色一變,“回來”

看到鬼屠痛苦的神色,陳若柯知道即便是超越九段的大能之輩也無法抵抗黑火的侵蝕,陳若柯一直在算計着時間,黑火進入鬼屠體內不過才一分鐘的時間,就在黑或進入鬼屠體內的一瞬間,鬼屠就像是被冰凍住了一樣,目光瞬間呆滯。

如果是在對敵之時,忽然將黑火射入敵人的體內的話,即便不靠黑火慢慢地侵蝕也能夠在黑火進入敵人體內的時候,趁着敵人那一瞬間的失神直接引爆敵人體內的黑火,令敵人瞬間化爲灰燼。

陳若柯將黑火召喚回來之後,那黑火就像是一隻頑皮的小精靈,跳動着進入陳若柯的內,陳若柯走上前,伸出手在鬼屠的眉心處,掌心出現一股吸力。

他要將黑火在鬼屠體內殘留的寒意吸出來,否則會在以後一隻侵蝕鬼屠的身體。

陳若柯將鬼屠體內的寒意吸出來之後,鬼屠長出一口氣,幽怨的看了一眼陳若柯,隨後百年盤細在地上開始恢復一下剛纔消耗的力量。

鬼屠乃是靈體,消耗一點就會少一點,如果消耗晚了的話,鬼屠也就要死了,但是人類修士,即便是消耗光了靈力,也能夠恢復活過來之後繼續修煉。

“威力還不錯吧”

看着鬼屠已經恢復了過來。陳若柯笑意吟吟的看着鬼屠問道。

“好你妹!”鬼屠不滿的罵了一聲。

許九訕訕的一笑。

“這門我們能進去嗎?”許九看着鬼屠問道。“你還想進去,你是不是嫌自己活的時間太長,。這扇門後面即便是最低級的靈體都不是我能夠對付的了得,還有你的黑火對他們根本就沒有絲毫作用,還有可能會將你辛辛苦苦得到的黑火直接被他們吸收掉”

陳若柯聽了之後有些驚訝,瞬間搖了搖頭“不不,我沒有想進去,我就是問問”陳若柯說着乾笑了一聲,掩飾一下臉上的尷尬。

“那我現在就出去了,我都不知道自己進來多長時間了”陳若柯說道、

現在外面形勢異常緊張,陳若柯進來這麼長時間也不知道外面是不是又有了什麼新的情況。

“對了你知不知道有一種黑色的風刃?”陳若柯忽然問道。

在陳若柯想來,這大黑門之中的黑火既然都能夠被自己吸收掉,那來時的路上碰到的那種黑色風刃是不是也能夠爲自己所用?

克隆鋪第28位愛神 “黑風?”鬼屠問道。

“是吧”陳若柯不知道那種風是什麼,但是看樣子鬼屠好像是知道一樣。

“你是穿越了黑風過來的’鬼屠問道。

“你感覺我有那個本事嗎?”陳若柯白了鬼屠一眼。

“那你是怎麼進來的?”鬼屠不解的看着陳若柯。

在鬼屠所知道的信息之中,這魔界入口處是有一種黑風存在的,世間任何東西在黑風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直接被絞成齏粉,剛開始鬼屠認出這裏是魔界大門的時候沒有想要多直到現在陳若柯說起來了,這纔想起來這裏的路上應該是有着一種黑風的。

“喏”

陳若柯指了指不遠處的隧道。

鬼屠看了一眼便知道了陳若柯是怎麼進來的“還不傻,沒有用自己的身體直接去硬抗那些黑風,要不然現在你已經去了陰間了,不對,被黑風殺死的人臉靈魂都會直接被攪碎,根本就沒有機會前往陰間”

“這麼可怕!”

陳若柯不可思議的看着鬼屠、。

“不可思議的事情多了去了,你現在也算是這個世界上能排得上號的高手了,能不能不要總是這麼一驚一乍的,和沒見過世面一樣”鬼屠奚落到。

陳若柯訕訕的笑了一下,他確實是不知道那些東西,其實陳若柯接觸修行也不過一年左右的時間,哪裏知道那麼多關於修行界的事情啊。

“那到底能不能弄到?”陳若柯追問道。

“如果你想英年早逝的話可以試一下”鬼屠無看白癡一樣的看着陳若柯。

陳若柯楞了一下,撓了撓後腦勺,笑了。

“行了別想好事了,你能把黑火收服就已經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了,要是那黑風你還能收服的話,你在這天底下就沒有人好怕了,你就是天下無敵的!”鬼屠朝着陳若柯豎了一下大拇指。

陳若柯撇了撇嘴。

隨後鬼屠再度回到鬼戒之中,陳若柯再看了看這裏的一切,尤其是看到那兩扇大黑門上不對稱的虎頭,其中一隻沒有了鐵環,真是有一種油然而生的成就感。

陳若柯看了一眼這裏的一切之後再度沿着來時的隧道回去,過了不知道多久之後陳若柯再次回到了剛開始進來的那個洞口。

依舊是漆黑一片。

陳若柯再度弄出一張符紙,點燃之後看到周圍的情形,石壁上被黑風隔出來的痕跡還有那些前輩留下的字跡。陳若柯有些感慨無數人都曾來過這裏但是在其中得到了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以前即便有人進去過也不知道有沒有收穫。

陳若柯不知道少林的祖師就是因爲知道這裏面有魔界的入口才再次建寺,雖然並沒有人要求他這麼做,但是出家人以慈悲爲懷,爲了天下蒼生的安寧,少林祖師毅然決然的決定再次建寺,以此鎮守魔界入口。

陳若柯走過進來是走過的那熟悉的路。

進來也不知道多久了,外面的形勢是不是又有了新的變化。陳若柯一無所知,但是馬上就要再見到王富貴他們。陳若柯心中還是有些激動地,畢竟在這種黑黢黢的地方時間久了也是會感覺到孤獨的。

“我回來了”陳若柯心中默默的說了一聲。 陳若柯出來洞口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大大的太陽,而是滿天星光高掛,陳若柯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指尖一縷黑色火焰跳動,心滿意足的收起黑火之後邁步走向大殿。

陳若柯回到大殿中之後只有一個在看守大殿的小沙彌。

“小師傅,智遠方丈在哪呢”陳若柯問道。

小沙彌聽到有人在問自己話。

擡起頭見是陳若柯立馬站起來行禮說道:“陳施主,方丈在房間呢”

“勞煩小師傅帶我去一趟”陳若柯客氣的說道。

雖然對方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但是陳若柯依舊以禮相待。

小沙彌點了點頭“隨我來吧”

走出大殿之後,小沙彌直接帶着陳若柯來到了後院少林僧人居住的地方。

“方丈”小沙彌將陳若柯帶到其中一間房之後,在門外輕聲叫道。

“是陳施主出來了嗎?”智遠方丈的聲音在房間之中穿了出來。

陳若柯心中稍微有些驚訝,難不成智遠方丈有預知未來的能力,竟然知道自己今天出來了。

“是的,師傅”小沙彌回答道。

“快快請進”智遠方丈的聲音顯然有些急促,陳若柯聽到房間之中好像是有收拾東西的聲音看來智遠方丈已經休息了。

“吱呀”

房門被打開了,智遠方丈披着一件外衣站在了門口“陳少主快請進”

智遠方丈看到陳若柯之後臉上一喜,目光之中流露出急切的神色“你先下去吧”智遠方丈吩咐一聲小沙彌,小沙彌行禮之後便獨自退了下去。

“陳少主您可出來了”智遠方丈請陳若柯坐下之後第一句話就是這樣的。

“怎麼了?”陳若柯看着智遠方丈的神情好像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您進去這一個多月的時間,您的家人出事情了!”智遠方丈直接說道。

“什麼!”陳若柯當即緊張了起來。

h市乃是陳若柯等人的大本營,自從上次修羅麼統一h市之後,在林青山等人的穩固之下,h市已經可以說是完全都在陳若柯等人的掌控之下了,雖然不會利用這種勢力來做什麼違法的事情,但是卻有利於陳若柯等人監視一切外來力量。

但是現在智遠方丈的話卻引起了陳若柯的擔憂。

“出了什麼事,方丈您和我細說一下”陳若柯儘量令自己平靜說道。

智遠方丈看了一眼陳若柯之後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進去十天之後h市方面就來人來說你的妹妹被人帶走了”

“什麼!”

陳若柯心底忽然震動一下,他的妹妹就只有玲玲,玲玲怎麼會被人帶走呢?

“請方丈明說一下”陳若柯說道。

智遠方丈面露難色:“其實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知道你的妹妹失蹤了,好像是一個叫新世界的組織乾的”

“什麼!”陳若柯目光之中一朵黑色的火焰跳動。

又是新世界,新世界還真是陰魂不散,新世界的門徒遍及天下,實在是有些防不勝防。

“方丈,我現在就回h市,少林這方面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您直接知會我們一聲就行,我們會以最快的速度支援你們的”陳若柯站起身說道。

“你現在就要走?”智遠方丈看着陳若柯。

陳若柯點了點頭,玲玲被抓了不是小事情,雖然玲玲不是他的親妹妹,但是那小姑娘本來就已經非常可憐了,現在又因爲自己的原因被新世界的人帶走,新世界的人肯定是想要用玲玲來威脅自己,陳若柯絕不會讓玲玲受到傷害的。

“現在天色已經這麼晚了,也不會有通往h市的快車,明天再走吧”智遠方丈說道。

“不用,沒事的”陳若柯直接走出了房間。

不過剛剛走出房間又折了回來“方丈,不知少林是否有電話或者手機之類通訊工具”

智遠方丈直接說道:“有,我帶你去”

隨後智遠方丈將陳若柯帶到一個房間之中,裏面正好有一部老式的電話機。

陳若柯看着那老式的電話機雖然有些陳舊,不過卻依舊能夠使用。

隨後陳若柯撥通了雲凌萱的電話,陳若柯不知道其他人的電話號碼,只知道雲凌萱的。但是陳若柯原來的那部老人機早已經不知道丟到那裏去了,所以只能在少林借電話來使用一下。

“萱萱”

電話接通之後陳若柯直接叫道。

不過電話那頭響起的卻不是雲凌萱的聲音,而是一個婦女的聲音。

“少爺,是我,小姐剛纔出去了”

“王媽啊,萱萱做什麼去了?”

“不清楚,剛纔有一個胖子還有一個長得挺壯實的小夥子來找過小姐,然後他們就一起出去了”王媽說道。

“那王媽,麻煩你幫我在萱萱的手機中找一下王富貴的手機號,就告訴他讓他來接我一下”陳若柯說道。

“少爺您現在在哪了?”王媽問道。

“我在外面呢,王媽您不用擔心,您告訴王富貴來接我一下就好”陳若柯說道。

“那好,少爺,在外面一定要小心壞人啊”王媽囑咐道。

“嗯嗯,知道了王媽”陳若柯說完之後便掛掉了電話。

等了三個小時之後,天色已經矇矇亮了,少林山門外傳來一陣汽車的轟鳴聲。

宣生六記 有弟子直接把王富貴還有林無敵帶了進來。

“陳哥”王富貴還有林無敵叫道。

陳若柯點了點頭。

“有沒有玲玲的消息”陳若柯直接問道。

王富貴還有林無敵對視一眼,眼中流露出慚愧之色“對不起,陳哥”

“不怪你們”陳若柯拍了拍王富貴的肩膀說道。

隨後王富貴說道:“現在玲玲還沒有事情,這一次又是新世界的人乾的,他們現在還在h市中根本就沒有走,只不過因爲玲玲在他們手中我們根本就不敢採取任何行動,而且他們這一次好還派來了一個七段的高手,他們說讓你一個人去”

“什麼時候的事情”陳若柯目光一凝。

“三天前”王富貴說道。

“現在回h市”陳若柯直接吩咐道,現在陳若柯的腦子裏已經炸開了,玲玲被新世界的人抓走,新世界的人已經觸碰到了陳若柯的底線,竟然敢傷害陳若柯的家人,陳若柯一定不會輕饒那抓走玲玲的人的,即便是七段的修爲又如何! 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兩人開着車去少林接陳若柯的時候。

修羅門之中忽然來了一個陌生人,指名點姓的要找雲凌萱,雲凌萱見到那人之後,那人只是留下一句話,說想要救玲玲的話就去“金碧輝煌大酒店”用她自己換回玲玲。

但是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都在場,他們都認爲雲凌萱不能去,這肯定是一個陷阱,現在玲玲已經被他們抓住了,現在雲凌萱如果在落在他們手中的話,陳若柯一定會瘋掉的。

“林叔,我想我們可以去”雲凌萱忽然說道。

雲凌萱看了王美晴還有齊靈兩人一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