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29 Views

當年她去的時候都沒有這隻應龍神獸,它應該是後面才進去的。

Written by
banner

“族長,那蘇紫陌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寶貝,居然催動寒冰的能力。”

一語驚醒夢中人,庚樂羽憤怒的晃動着身子。

“一定是在迷幻森林裏得到的,本座昏睡的那段時間,沒有來的及看天烏里的情況。”

庚樂羽半眯着眼眸,不過猜忌也罷,窺探也罷,她若有本事,儘管來巫族找她便是。

畢竟這場戰早晚都要開始的。

“族長,鬼蠱他們後天就能到玉龍村了。”紅嫣提醒到,現在族長的心態到是變大了,每一次失敗她似乎都能坦然接受了。

在她的眼中,蘇紫陌的確很難對付!

庚樂羽轉身,一臉陰險地笑道:“後天不就是君子兮的壽辰嗎!君子兮也是一顆很好利用的棋子。”

說完,庚樂羽揚了揚眉,她要好好的做一下準備。

屆時,讓蘇紫陌嘗一嘗一被君子兮當着衆人辱罵的滋味。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射入房間時。

沐雲軒守了馨兒一夜。

刺眼的陽光讓他的眼睛有些不適。

微微眨了眨,看到一股紅光飛入房間裏。

他俊逸的容顏上閃過一絲驚喜!

“陌兒,你回來了。”

蘇紫陌看着他激動的神情,她如玉的雙頰染上桃紅之色,本就是美豔無雙,那勾動着的脣角,笑意越發溫柔了些,蠱惑般地說道:“雲軒,我回來了。”

一句我回來了,讓沐雲軒心裏酸楚不已。

“陌兒。”沐雲軒緊緊的擁着她。

似是失而復得,讓他的心裏激動得無法形容。

“雲軒,有人故意推波助瀾,我也連連遇好運,這次不僅找到了龍魂草,還契約了一隻應龍神獸。”

沐雲軒一聽,身子稍微挪開了一些,柔情的看着她,溫聲道:“我們的陌兒一向都這樣的幸運的!”

蘇紫陌嗯了一聲,身子卻沒動,她眉梢微挑,似笑非笑的笑着他,卻流露出玩味的氣息來,“這一夜擔心了吧?”

“你說呢?”他大手輕輕觸摸她滑膩的臉頰,一臉的邪魅。

蘇紫陌目光挑了挑,她怎麼就忘記了,這傢伙又怎麼會不擔心呢。

沐雲軒眼角掃過的她眸眼幽深,他擔心得都快要衝去找她了。

可看着沉睡中的馨兒,他又硬生生的隱忍下來。

蘇紫陌輕輕別開臉,朝着門外喊道:“青蓮,去讓飛鸞過來給馨兒解毒,龍魂草我已經找到了。”

“好!”門外的青蓮聲音裏帶着喜悅!

聽聲音,她是跑着去的。

“陌兒,過來坐。”

看她的臉色就知道她是連夜趕回來的。

沐雲軒神色晦暗如深,他總是讓她們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事。

離一年之約越來越近了,他的心底也越來越害怕,他怕陌兒有一天會永遠的消失在他的面前。 蘇紫陌走到牀榻邊,心疼得看着牀榻上的女兒。

“雲軒,馨兒這一夜從來沒有醒過來過嗎?”

沐雲軒走到她身邊搖了搖頭。

“沒有,一夜睡都在熟睡。”

此話一出,蘇紫陌一個忍耐不住,眼淚差點就落下了。

“馨兒身子骨剛剛好了一點,在這樣折騰下去,我真怕她的病又復發。”畢竟病是從孃胎裏面帶出來的,蘇紫陌心裏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放心過。

“陌兒,馨兒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馨兒每一次都能戰勝病魔,以後也會的,因爲馨兒有一個世界上最愛的很孃親。”沐雲軒安慰着她。

不一會,明月軒院子裏想起了雜亂的腳步聲。

凝香第一個衝進來,尖着聲音道:“姑姑,你終於回來了,香兒都擔心了一晚上了。”

看着姑姑安然無恙,她瞬間放心了。

蘇紫陌看向凝香的眼色微暖,凝香自從改變以後都很暖心。

“算你還有點良心,擔心了一個晚上,你要是睡了一個晚上,姑姑就該傷心了。”

“哼,姑姑就會埋汰香兒。”凝香埋怨得到看了她一眼。

“陌陌,你真的拿到龍魂草啦?”

念飛鸞激動的看着她。

“嗯!”蘇紫陌開心的點了點頭,把一株龍魂草遞給飛鸞。

“飛鸞,麻煩你幫馨兒解毒。”

“陌陌,是你太客氣了,你們都出去吧,我給馨兒解毒以後你們在進來。”

大家一聽,都往門外走。

這時,最後趕過來的赫雲霆看到蘇紫陌就開始埋怨。

“陌陌,你這剛回來,我連面都沒有見到你,你怎麼就出事了?”

蘇紫陌挑眉看着他。

“你以爲我想呀,都別說了,我已經有兩頓沒吃飯了,快點讓廚房給我準備一點好吃的。”

赫雲霆喜歡和蘇紫陌拌嘴,卻也是個有眼力勁的,憋了一肚子的抱怨沒繼續說,他也看得出陌陌很累。

“青蓮,快去!”

赫雲霆回頭吩咐青蓮。

青蓮快速的轉身離開。

廚房那邊她一直讓人做好吃的等着呢。

墨爾本,算到愛 “雲霆,柳家村的事情怎麼樣了?”

赫雲霆看着她眉目之間卻流露出的期許。

他笑着點了點頭,“按照你的計劃,一切都井井有條的進行着呢,有我在,你就不用擔心了。”

赫雲霆心疼的看着她,別的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都享受着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就她每日都在跟死神戰鬥。

他還記得那個一年之約快要到了,他的心底越來越擔心。

“雲霆,有你在我很放心。”蘇紫陌笑看着他。

即使以後她應了死咒以後,有云霆在,她也能放心的把明月山莊交給他了。

我在歲月盡頭等你 “對了,雲霆,你抽空把給青蓮的嫁妝清點一下,若是青蓮還有什麼需要的?你都給添上去,一定要讓青蓮風風光光的出嫁。”

“好,青蓮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會安排好的。”

赫雲霆笑看着她,知道她待青蓮和青荷就如親姐妹一樣,在嫁妝方面一樣都馬虎不得。

蘇紫陌點了點頭,突然發現她要交待的事情還有很多。 到了中午,馨兒緩緩醒了過來。

蘇紫陌開心的不能自我。

親自給馨兒熬粥熬藥,把馨兒照顧得無微不至的。

沐雲軒也因爲君子兮的壽辰回了雲城。

沐雲軒一回到雲城。

雲城裏前來爲君子兮祝壽的女子們得到消息以後,瘋了一樣的奔向雲霄殿。

雲霄殿門外!

沐雲軒一回來就看那些想往雲霄殿裏擠的女人,他冷酷無情的臉上滿臉寒霜,如寒冬裏的冰霜,讓人遠遠的就能感覺到一股冷意。

他暴怒的將那些女人震開,看着那些花容失色的女子,他凜冽的眸底是熊熊燃燒的怒火。

“青楓,讓她們滾出去,若是敢在出現在雲霄殿,把她們丟出雲城去。”

說完,沐雲軒快步進入雲霄殿。

青楓瞬間陰沉着臉攆人。

筱月,水雲,鳳玲她們震驚的看着沐雲軒冷酷無情的背影,心底一陣陣涼意襲上心頭。

沐雲軒一臉冰冷,想他沐雲軒遊刃於黑白兩道,勢力龐大遮天,陰冷的行事作風更是讓人聞風喪膽,人人都避他不及,唯恐惹到他,到頭來卻連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女兒都保護不了,說出去簡直就是天下笑話!

“大哥,你回來了?”

沐雲寒和錦程和子默走了進來。

“雲軒,這雲城裏真的是很少能看見你的身影了。”

子默打趣的說道。

沐雲軒如鷹般的眼神掃過子默玩味的俊臉。

冷聲道:“馨兒昨日突然被人下毒,陌兒連夜去找了解藥給馨兒解毒,我等馨兒解了毒纔回來的。”

三人一聽,非常驚訝!

“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被人下毒了?”沐雲寒滿臉寒霜的問道。

子默和錦程也快速的相視一眼,也是一臉寒霜。

錦程上前一步說道:“明日就是老夫人的壽辰了,到明天午時就會全部進雲城了!雲城裏的一切我們都安排好了,至於前輩,他回來了好幾次,都是回來看老夫人的。”

“看我孃親的。”沐雲軒瞬間陷入了沉思。

“他爲什麼只看我孃親呢?”

明日,沐雲軒最擔心的就是沐瑯豫和庚樂羽。

孃親現在還在受庚樂羽的控制。

若是明日孃親又被庚樂羽控制,事情會很難掌控。

“大哥,前輩每一次見孃親,都是隻有前輩和孃親在,他們說了什麼,我們也不知道,只是每次孃親都很開心。”

沐雲寒也知道了沐瑯豫的爲人,一直警惕着,可他回來幾次,也是隻是逗孃親開心。

“我去看看孃親,你們繼續安排明天的事情。”

沐雲軒說完,正想出去。

突然看到君子兮在丫鬟的攙扶下過來。

“孃親。”

沐雲軒走向君子兮。

“老夫人。”錦程和子默也忙着打招呼!

“你們都在呀!”

君子兮一身桃紅色的華麗衣裙,青絲盤成雲髻,一套鳳頭純金流蘇,讓她看起來更加高貴。

君子兮目光疑惑的打量着沐雲軒。

有些急急的問道:“軒兒,自從蘇紫陌出現以後,孃親總是見不到你,這好不容易回來了,明日又是孃親的壽辰,你這不會是又去明月山莊吧?” 一夜恩寵 沐雲軒走到她的身邊,語重心長地說道:“孃親,陌兒也是我的妻子,還有我的三個孩子,明月山莊也是軒兒的家。”

沐雲軒試圖和孃親溝通,聽孃親的話就知道,孃親對陌兒還在有成見。

君子兮一聽,臉色突然變得很冷。

她拉過沐雲軒的手,一臉心疼地道:“軒兒,你就是隻會爲她說話,你可知道,她若是真的把你當成她的夫君,她就應該和你一起回雲城住,把我的兩個孫子和孫女帶回雲城纔是,你們這樣不明不白的住在一起,讓外人怎麼看你們,她明擺着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裏,你是雲城聖主,雲城比皇宮還要氣派,憑什麼委屈的去住她那破敗的明月山莊呢?”

君子兮的話一出口,沐雲軒幾人都覺得不對勁。

特別是沐雲軒,孃親在飛鸞的醫治下,已經好了很多了,可是今日這番話,讓他覺得孃親又被庚樂羽給控制了。

“孃親,既然是家,又何談委屈,孃親先回去休息吧!”

沐雲軒冷着臉,孃親一貫知曉他的脾氣。

可現在的孃親,太過執着,她心裏一直放不下對陌兒的成見。

庚樂羽,她到底想怎麼樣?

“軒兒,你看看,你,現在都趕孃親走了,以前你雖然嫌孃親煩,可從來不會說出讓孃親走的話來。”

君子兮一臉心痛的看着沐雲軒。

“軒兒,孃親深深的感覺得到,蘇紫陌和孃親相比,你的心裏永遠只有蘇紫陌。”

沐雲軒一聽,快速的搖了搖頭。

“孃親,在軒兒的心裏,孃親和陌兒一樣的重要,可孃親爲什麼總要和陌兒相比呢!不管孃親怎麼對陌兒,陌兒從來沒有和孃親計較過,而且這次也給孃親準備了很珍貴的禮物。”

沐雲軒知道孃親被庚樂羽控制,可他還是很有耐心的勸說着。

若是孃親心裏對陌兒的成見少了,庚樂羽即使想控制孃親,也沒那麼容易了。

就像陌兒說的,人生有太多的無奈,生活中總有太多的挫折或不如意的事!人活着就應該看開一點。

可孃親愛鑽牛角尖,這就是一個問題。

“孃親先走了,晚膳的時候,孃親要見到你。”君子兮自動迴避了沐雲軒問題。

在丫鬟的攙扶下緩緩離開。

沐雲寒看向沐雲軒,有些擔憂地道:“大哥,孃親對大嫂還是有很大的成見,大嫂那裏,大哥好好和大嫂說一下,大嫂會理解孃親的,畢竟大嫂也知道孃親的狀況。”

“雲寒,你大嫂那邊你用擔心,我先回明月山莊了,你們把事情一一安排好。”說完,沐雲軒便大步離開。

明月山莊裏!

明月軒裏。

蘇紫陌在馨兒睡午覺後,坐在院中喝茶。

趁着空閒,赫雲霆過來找她。

赫雲霆坐到她對面問道:“陌陌,明天就是君子兮的壽宴了,你要與什麼身份去參加?”

蘇紫陌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雲霆,你覺得我用什麼身份去參加會更合適一些?”

其實她今日會坐在這裏,也是在想這個問題。 赫雲霆上下看着她,笑了笑:“陌陌,不管你以什麼身份去,沐雲軒的孃親都不會喜歡你,我就是擔心明日你去了,會受到傷害,鸞兒說了,她被庚樂羽控制着,是不會對你有好感的,一提起你的名字,只會讓她生氣。”

“這個問題我已經想過了,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永遠不會去測試感情,只會去去試探人心,最涼,不過是人心而已!”

蘇紫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對於她和沐雲軒這段感情,她想走下去,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