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4 Views

誰求情都沒有用。

Written by
banner

有四名官差走了進來,把季柔和凌宇帶走。

凌宇想掙扎,可沒有絲毫的力氣。

季柔是被拖着出去的,她做夢都想不到,她的命會終結在這一天,即使她的心底無數的後悔,此刻卻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毒害於老夫人的罪名,必死無疑!

這時,於老夫人已經慢慢轉醒。

於大人一看,開心不已!

一一打招呼道:“沐小姐,嶽公子,世子,於某就先回府了。”

嶽桐梓和江子墨分別點了點頭。

馨兒看着於大人囑咐道:“於大人,回去讓老夫人多休息,最近一段時間,不能受風寒。”

“好,好!多謝沐小姐!”於大人的目光諂媚,今日差點闖下大禍,還好這嶽公子來得及時。

事情解決了,大家也陸陸續續離開。

最後只剩下江子墨和於倩倩,蕭琳兒他們幾人。

其他的客人,也陸陸續續的回去吃飯。

馨兒帶着嶽桐梓走過去。

介紹道:“嶽哥哥,這是西北世子,世子,這是雲城嶽公子。”

兩人男人互相點了點頭,四目相對,卻是火花交接。

嶽桐梓沒有過多的停留,在他的眼裏,馨兒是最重要的。

即使看出了他眼底對馨兒的情意,他也不在意,馨兒,是他嶽桐梓的。

他聲輕輕軟軟的開口:“馨兒,我們走吧!”他的手,依然環在她的腰間,從來沒有移開過。

在江子墨的面前,他對她的舉動,越發的親密。

馨兒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嶽哥哥,不在這的酒樓裏住嗎?”

嶽桐梓子嘴角微微上揚,:“這裏有雲城的產業,不用在這裏住。”

“哦!”馨兒點了點頭。

“嶽哥哥,是我爹爹讓你來找我的嗎?”馨兒想知道,是他自己想來找他,還是大哥或是爹爹的命令。

嶽桐梓輕輕的颳了颳了漂亮的瓊鼻。

神色認真地說:“馨兒,自然是我要找馨兒的,聖主已經默許了我們……”嶽桐梓欲言又止。

這事當着外人不好說,回去再與她說吧。

馨兒一聽,笑得一臉的燦爛。

嶽哥哥來找她,是不是心裏也有她的。

江子墨看着她們二人親密的舉動,眼底一片黯然。

稚嫩新娘 心痛的感覺,撕心裂肺,他第一次體會到。

這時,蘭欣在秀兒的攙扶下,緩緩走了進來,看到嶽桐梓,她輕柔的喚了一聲:“嶽公子。” 嶽桐梓淡漠地點了點頭。

馨兒往門口看去,只見一個長的漂亮的粉衣女子緩緩走了過來,目光溫柔的看着嶽桐梓。

她神色蔫蔫地問道:“嶽哥哥,她是誰?”

嶽桐梓低頭,看着她微微吃醋的樣子,心情大好!

“她只是我在路上救下的一位姑娘。” 陸太太,餘生只等你 他只記得他姓江,她告訴過自己全名,只是他忘記了。

“哦!”

他只是我在路上救下的一位姑娘。

聽到這句話,江蘭欣臉上溫柔的神色瞬間僵了僵,看着他懷裏絕美的女子,她的心深深的一窒!

好一個絕美的女子,難怪他會那樣的魂牽夢繞。

和他在一起的這幾天,他經常都是魂不守舍的,有的時候叫他好幾聲,他才能回過神來。

原來,都是因爲這女子的存在。

“蘭欣,你怎麼會在這?”江子墨淡淡地出聲問道。

“大哥。”江蘭欣目光微微看着他。

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他。

她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她和大哥都是庶出,而他是嫡出!

“大哥,母妃生辰,蘭欣出門去備禮物去了,在路上遇到了山賊,被嶽公子救了下來。”

說完,江蘭欣目光溫柔的看着嶽桐梓。

可看到她懷裏的女子時,她的神情瞬間變得落寞起來。

不過男人都是三妻四妾,若是能嫁給他,爲妾她也願意。

江子墨聽完之後,沒有說話,擡眸,目光溫柔的看着馨兒。

他們就要這樣分開了嗎?

心裏好不捨!

馨兒看着蘭欣眼底的柔光,也知道這女子看上嶽哥哥了。

哼,如果嶽哥哥心裏有她,她不會讓任何人覬覦嶽哥哥的。

馨兒衝着江子墨燦爛一笑:“世子,我們後會有期!”

江子墨緩緩起身,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理由。

“馨兒,我們既然是朋友,你到了我的地盤上,若是沒有盡地主之誼,我這心裏會過意不去的,在過幾日就是我母妃的生辰了,想請馨兒和嶽公到西北王府做客,不知二位……”

江子墨看着她臉上的神色,他知道這樣做,有些強人所難。

可他還是貪戀的多想和她相處幾日。

馨兒看了看嶽桐梓,問道:“嶽哥哥,你還有其他事情嗎?”

嶽桐梓看了江子墨一眼,這西北世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馨兒對他的情意,似乎沒有感受到。

他對着她微微一笑,柔聲道:“沒有,我這次是專程過來找你的,你玩夠了,我們回去就成婚。”

馨兒對他的話大吃一驚,他……剛纔說的是成婚。

“嶽哥哥……”馨兒神色激動的看着他,眼底水霧瀰漫。

嶽桐梓是故意說的,他看向江子墨:“不知道西北王妃的生辰是哪一天?”

江子墨還在沉浸在嶽桐梓那句等你玩夠之後,我們就成婚的話裏無法走出來。

江蘭欣咬了咬脣,回答道:“嶽公子,就是五日已後。”

嶽桐梓一聽,點了點頭。

牽着馨兒就往外走。

留給衆人一道羨慕的背影。

江子墨一直看着他們離開,才轉身緩緩上樓去,只是他的腳步很沉,每走一步都非常的吃力。

馨兒出了門,快速地帶着嶽桐梓近入她的空間裏。 一進入空間裏,馨兒就認真地看着嶽桐梓。

神色認真地問道:“嶽哥哥,你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既然你想和我成婚,上次爲什麼要拒絕我?害得我傷心了這麼久?”語畢,馨兒嬌羞的低着頭。

嶽桐梓一聽,眼底閃過一絲心疼。

他伸出大手,輕輕的撫摸着她的額頭。

他輕輕將她拉入自己的懷裏,讓她緊緊地貼着自己。

馨兒雖然平時和他走的很近,可這樣親暱地貼在一起,還是第一次?

他身上的氣息乾淨清香,帶着一股令人沉迷的氣息。

他強有力的心跳,每一次都能撞進她的心裏。

馨兒的心,瞬間毫無節奏感的跳了起來。

“嶽……嶽哥哥!”她感覺自己的聲音裏帶着幾分輕顫,大眼忽閃忽閃的,不敢擡眸看他。

嶽桐梓低頭之時,正好看到她那如小鹿亂撞的眼神。

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一身氣質如月般溫潤的他,此刻的神色,能讓世間的女子神魂顛倒。

傲妻難寵 他低頭,脣線絕美的薄脣在她耳邊柔聲說道:“馨兒,那個時候,你知道你說你願意的瞬間,你知道我的心裏有多開心嗎?那是我最幸福的時刻,可是我在藥力的摧殘下,你又是第一次,我會傷到你的,你是我嶽桐梓畢生最愛的女人,我怎麼忍心傷害你一絲一毫。”

他的話音一落,他能明顯的感覺到懷裏的人兒身子輕輕的顫了顫。

環住他的腰的手也瞬間緊了緊!

嶽桐梓將頭擱在她的肩窩裏,聞着她身上獨特的體香。

他心神俱醉!

終於,他對她說出了自己的心底珍藏多年的話。

他從卑微到自信,經歷了很多年。

知道此刻他才明白,愛就是愛,不關乎任何事物。

“壞蛋,大壞蛋,我喜歡了你這麼多年,你到現在才說愛我?”馨兒用力的捶着他的背。

她聽到他說,他是他畢生最愛的女人,她的心裏很幸福,很幸福!

嶽桐梓將她擁的更加,任她發泄。

他不曾想到,那件事會傷害到她,過後知道她的傷心,他的心裏各種懊惱,心疼,後悔,各種複雜的情緒,一直壓抑着他的心情。

他甩開她的那一刻,她的心底一定很痛。

“馨兒,對不起!”語氣中帶着無盡的疼惜和內疚。

她是他隱藏在自己心底最深處的愛,真的真的捨不得傷害她一點點。

馨兒的頭,在他胸口蹭了蹭。

他的嘴角揚起一抹溫柔而幸福的笑意。

他的大手,穿梭在她柔軟的秀髮裏。

感覺到她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

他緩緩推開了一些距離,他的脣,順着她她的耳邊,輕輕的吻了一下。

然後是她的臉頰,吻到鹹鹹的淚水,他的心猛然一怔!

看着她滿面淚痕的容顏,他一路疼惜的吻幹她臉上的淚水。

他們額頭相碰在一起。

他低聲問道:“馨兒,你現在不生我的氣了吧,聽到你離家出走的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馨兒沉浸在他溫情裏,被他低沉好聽的聲音,誘惑的點了點頭。 嶽桐梓嘴角上揚,這才凝視着她的容顏,往那嬌豔欲滴的紅脣上吻了去。

這是他多年來想做又從來不敢做的事情。

今日,他一定要好好享受,今日,他也終於有這個資格爲吻她的馨兒了,他的整個身和心,都充滿了濃濃的喜悅及幸福。

他喜歡她溫柔叫嶽哥哥,他喜歡她對着他燦爛的笑容,他喜歡她整天圍着他轉,他,喜歡她的一切。

這是彼此的初吻,嶽桐梓也略顯生澀。

馨兒更是不懂得如何迴應,但她一向喜歡他身上的氣息。

嶽桐梓雖然沒有吻過別的女人,不過很快就掌握了要領。

不一會,兩人都漸漸的有了感覺。

嶽桐梓漸漸引領着她,最後兩人都氣喘吁吁的。

馨兒擡眸,媚眼如絲的看着他。

被他蹂躪過的紅脣,更加的嬌豔欲滴。

“嶽哥哥,你怎麼停下來了。”馨兒單純的小心思還想要更多!

嶽桐梓一聽,喉嚨忍不住的滾動了一下。

這小丫頭……要是再繼續下去,那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馨兒,要是再不停下來,我可就要吃了你了。”嶽桐梓的聲音暗啞性感,忍不住又在她的紅脣上啄了一下。

他早已忍不住想把她往牀榻上抱了,只是現在不行,他會給馨兒一個完美的洞房花燭夜。

當然,馨兒對男女之事並不多,蘇紫陌睡了十年,馨兒又只有兩個哥哥,這些事情,偶爾穆欣妍和君子兮會教教她,但也沒有往深處教。

“嗯!我大概知道嶽哥哥的意思了。”馨兒抿脣一笑,那笑容很開心。

嶽桐梓也幸福的笑了笑,他眸光深深地凝視着她:“馨兒,你知道嗎?我很愛你!很愛很愛!”

馨兒抿了抿脣,一雙水亮璀璨奪目的大眼也緩緩的迎視上他。

四目相對,眸底深處,都盪漾出一股濃而深情的愛意。

她在他的心底,就如一株獨秀的花朵,散發着清新脫俗的幽香。

一但擁有就一輩子不想放開。

“馨兒,回去我們就成婚好不好?”他的大手,輕輕撫摸着她的秀髮。

“嗯!”馨兒快速地點了點頭,沒有絲毫的猶豫。

她一直都想嫁給他。

“嶽哥哥,你知道馨兒這輩子最大的心願是什麼嗎?”

嶽桐梓輕笑着搖了搖頭。

他知道她之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夫人的醒過來。

現在她的心願他還真的猜不到。

馨兒的大眼認真地看着他,臉上帶着一抹嬌羞,讓她的容顏楚楚動人!

她拉過他的手,輕輕的放在她的胸口。

“嶽哥哥,它在爲你跳動,馨兒最大的心願就是嫁給嶽哥哥爲妻,然後我們一起陪着爹孃在雲城生活。”

嶽桐梓一聽,身子猛然間一怔,他真的沒有想到,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嫁給他爲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