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12 Views

“別跟我開玩笑,到底是不是!?”,敖烈的眼中閃過一閃而過的落寞。

Written by
banner

“你說是不是?!”,我擡頭目不轉睛的望着陰鷙,“你侄子問你呢!”

“是!她是我未過門的妻子,你的小嬸嬸!”,陰鷙說到這裏,使勁的捏着我的手,痛的我差點叫出了聲音。

“那好吧!你說是就是啦!”,我洋裝撒嬌似的蹭了蹭陰鷙,而後喜氣洋洋的望向敖烈。“不過呢,還沒有結婚,你就是有機會的!”

陰鷙,你在意莫雨桐,在意莫雨桐的孩子!那麼,我就挑你的軟肋攻擊!

“沒有機會了!晚上就結婚!”,陰鷙咬牙切齒道。

“好啊,老公!

”,我貓一樣的貼在了陰鷙的身上,小鳥依人。

可是,敖烈的臉色卻極其的不好看。他先是沉默,而後搖搖頭轉瞬便消失了。待到敖烈一消失,陰鷙一把將我推開,卻在我快要摔倒的時候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警告你,不要打敖烈的主意!”,陰鷙冷漠的望着我,眼中有嗜血的光芒。

“那,在我不是某人的妻子之前,我沒有必要守節!所以呢,和誰交往,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多管!”,我掩住嘴輕佻的笑了起來,“你不讓我找敖烈,我就去找熾烈,反正我有辦法讓他像敖烈那樣對我死心塌地!”

“你敢,我會殺了你!”,陰鷙猛的擡起手。

“殺啊!你殺!殺了我,你的莫雨桐可就會一命嗚呼嘍!你要是不心疼,儘管殺好了!反正,我也活夠了!”,我抓住陰鷙的手,放在我的頭上。“叔,用力一點,一招斃命的那種!”

陰鷙被我氣的胸膛急促的起伏,而後他悻悻的收回手,卻捏住了我的下巴。“我娶你!不是因爲愛你,而是讓你不再禍害別人!”

“那,咱們就彼此相愛,爲名除害吧!”,我踮起腳趁着陰鷙不注意,便在他的脣上偷吻了一下。“雪蓮味的,好滋味!”

未等陰鷙發火,我翩然消失,卻因爲這個偷來的甜蜜,而甜蜜了半天。

別墅中,雨桐在梵埜的佛氣護體下,已然恢復了之前的花容月貌,雖然身體虛可是可以由夜煞扶着走動,而梵埜因爲消耗了太多的佛氣,休養生息去了。

當子柒、芷芊,以及雨桐和夜煞全部在場的時候,陰鷙冷着臉出現了。

看到雨桐,眼中閃過一瞬間的欣慰,便徑直走過去,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要結婚,就是今晚!”,陰鷙沒有聲調的說道。

這話一出口,大廳內瞬間安靜了幾秒鐘便‘嗡’的一聲炸開了。

“結婚多好的時候,幹嘛這副表情啊!”,芷芊激動的走過來握住陰鷙的手。“誰家的姑娘?!”

“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陰鷙伸出手,一把將我拽了過來。“我要娶她!”

……

(本章完) 此話說完,在場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可是這個時候出聲的卻是突然現身的小臺。

電影世界大拯救 “二哥,你可是她的小叔叔!這樣,不妥吧!”,小臺冷聲道,“這樣的事,是爲不倫!”

不倫?!哈!倒是給我扣了這麼大一個道德的枷鎖,不過,我肯定是暫時不發表意見的!我要看看這個陰鷙能爲莫雨桐做到哪一步!

小臺的話,的確是起了效果的,像是子柒和芷芊就紛紛皺緊了眉頭眼神中交流的是錯綜複雜,而雨桐保持沉默,沒有一絲表情,倒是轉瞬出現的十一站在了我這一邊。

“姐,你說這話就不對了!”,十一不悅的瞪了小臺一眼,“初五隻是大嫂的乾女兒,又不是親生的,爲什麼不可以?!”

“十一,你站在哪一邊?!”,小臺臉色沉了下來。

“我站在真理那一邊!”,十一故意擡起下巴,而後跑到了我的面前。“初五,我支持你!能和你平輩,做朋友更方便了!”

看着十一無公害的笑容,我剛揚起脣角準備給予迴應,子柒便清了清嗓子,假意咳嗽幾聲。

“十一,他們的事情,你們都不許插嘴,聽你大嫂怎麼說!”,子柒對十一招手,面露嚴肅之色。

十一見此,心不甘情不願的扭着身子站到了子柒和芷芊的身邊。

夜煞的眼神,始終落在雨桐的臉上,彷彿不問世事一般,而雨桐似乎思量了許久,緩緩的擡起頭能對着陰鷙微笑。

“陰鷙,按理說,我應該直接答應的!可是,雖然初五不是我的女兒,我卻對着她有着一份責任!”,說到這裏,雨桐站起身由着夜煞扶到了陰鷙的面前。“如果你真的愛她,我同意這門婚事!如果,你不愛她卻因爲別的理由而非娶她不可,我是萬萬不會同意的!因爲,這樣你和她都不會幸福!”

莫雨桐倒是明察秋毫,她該是看出陰鷙的心裏還是有自己的,否則怎會說這麼一番話。儘管,我與她並沒有所謂的母

女情深,可是當她很懇切的說出這麼一番話,我還是有些感動。

我想,自始至終,莫雨桐始終是被愛,而我始終是被欺騙!這些,都由不得我們,我算是與她,有些同病相憐吧。

“愛與不愛有那麼重要嗎?願不願意嫁我是她的事情,我不是請求,而是通知!”,陰鷙說着一把攬住我的肩膀,而後冷漠的望着我。“你願意嫁我嗎?”

好狂妄!你陰鷙是吃定我真的愛了愛的不顧一切嗎!?你在衆人面前說這樣張狂的話,就是在賭博吧?!不過,你贏了!誰叫我,就是愛你!

“我願意!”,我淺笑,笑裏面卻沒有太多的甜蜜。

我向往有個男人心甘情願的娶我,雖然這個男人要我,完完全全是爲了另外一個女人,可是,至少我可以藉着這個理由更加親密的接近他不是嗎?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聽我這麼說,陰鷙微微的揚起脣角,而後望向芷芊。“母親,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成家嗎?現在我要結婚了,爲什麼你一點也不開心?!若是你不喜歡初五,我就不娶了!不過,從今以後,我也不會再提結婚的事情了!”

這句話是殺手鐗,讓芷芊立馬慌了神,她怎能不慌呢?!夜煞都有兩個兒子了,連他兒子的兒子都快有孩子了,她不急纔怪!

“瞧你說的!我怎麼會不開心!”,芷芊望了子柒一眼,而後笑眯眯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手。“我見着這姑娘第一眼就喜歡!原本,想着和熾烈很配呢,可……哎,我怎麼說這些!”

見芷芊自嘲的笑着,子柒走了過來。

“是啊!咱們都喜歡這姑娘,反正現在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嘛!難得陰鷙你喜歡!”,子柒拍了拍陰鷙的手,“我和你母親幫你張羅婚禮,風風光光的把初五給你娶回來!”

“不用了!”,陰鷙突然打斷,“只是一個形式,我不喜歡張揚!”

陰鷙這話,分明就是一副不重視的態度!只是一個形式,的確!臉新娘都是心

不甘情不願給娶了的!他也根本不想大張旗鼓,讓別人知道有我這麼一個僞妻的存在。

霸愛嬌妻:腹黑總裁別來無恙 “其實,小叔叔說的對!那些形式上的東西,不要也罷!”,我笑眯眯的挽住了陰鷙的胳膊,滿眼的甜蜜。“洞房都提前洞過了,婚不婚禮的真無所謂啦!”

我的這句話,很好的澆熄了陰鷙的囂張氣焰,而後那些女人們便將欣喜的目光投在了我的身上,完全無視臉色鐵青的陰鷙。

“你們已經……”,芷芊盯着我的眼睛,而後突然笑開了。“怎麼不早說?!都這樣了,你們這兩死孩子!”

雖然口帶責罵,卻是欣喜的,芷芊說完就用那火辣辣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小腹,而子柒輕笑出聲。

“以後就別叫小叔叔了,這輩分亂套了!”,子柒摸了摸我的手,滿臉的慈愛。“總歸,你還是屬於我們家的!”

“恩恩!這下,我得改口二嫂了!”,十一笑呵呵的攬住我的肩膀。

氣氛,似乎漸漸的融洽,如果當事人彼此不是面和心不合的話。雨桐見此,也欣慰的望着夜煞,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想必,這些年被人一直傾慕的感覺,該像是一塊大石一樣壓的她喘不過氣來。

“今晚結婚,就今晚吧!可是,就算不想張羅的體體面面的,最起碼得叫上所有的人吃上一頓飯!”,雨桐輕笑望着我,“這便算是正式確定你的身份了!”

“謝謝雨桐!”,這句感謝,發自真心。

因爲,以前的我誤會了莫雨桐,而現在的我可以心無旁騖的將她當做自己的好朋友。自然,我也不會看着她,就這樣死去。

“應該是我謝你!”,雨桐的梨渦深陷,而我卻看到她的鬢角已然生出了白髮。

見此,我伸出手摟住了雨桐,卻在不經意之間將一隻手撫上她的白髮上,當白髮瞬間變成青絲,我緩緩的放開。

“我不會讓你死的!”,我認真的望着雨桐,轉身離去。

……

(本章完) 話說,我不是貪慕浪漫的人,所以婚禮弄成什麼樣子都沒有關係!或簡單,活轟轟烈烈,那男人想要的卻不是我,所以乾脆坦然就好。

只是,子柒和芷芊等人卻很上心,將陰鷙的別墅整個綴滿淡紫色的花朵,而此時花園內,各色各樣的美食擺滿了幾張長桌子,有點像自助餐宴會的形式。所有的人都穿的很隆重,顯得他們對這場簡單婚宴的重視,除了陰鷙和我。

陰鷙,依舊那身初見所穿的黑色長袍,那臉色拉的跟弔喪似的,而我卻也不甘示弱,直接牛仔褲,T恤衫就來了,那牛仔褲破的跟狗啃的一樣。

見到我這個樣子,陰鷙眼神更加的陰冷,看到我就像是看到蟑螂那般的厭惡。

“叔,我今天漂亮嗎?”,我笑眯眯的走到了陰鷙的旁邊,不管他樂意不樂意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就算脫光了,也不關我的事!反正,我的視線不會在你身上有一秒鐘的停留!”,陰鷙冷漠的抽出自己的手,望向正在遠處和芷芊等人忙碌的莫雨桐。

見此,我徑直走到了陰鷙的面前,一把捧住他的臉。

“陰鷙,就算你不喜歡我,戲也得跟我演足!否則,我現在就走!”,我目不轉睛的望着陰鷙,已經起了怒意。“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就是在威脅你!”

“你知道,我不喜歡!”,陰鷙蹙眉,“我不會演戲!”

“呵!好啊!”,我一把推開陰鷙,“那麼,這場裝模作樣的婚禮!也不必進行了!我走!”

根本抑制不住衝動,我抓住桌上的捧花狠狠的丟在了地上,這個舉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婚禮,取消了!”,我環顧衆人大聲說道。

聽了我這話,芷芊率先走了過來,而後趕緊拽住了我。

“初五,你怎麼了?!是不是陰鷙欺負你了?!別再這個時候鬧脾氣啊!”,芷芊左顧右盼了一下,而後緊張的望着我。“親朋好友都來了,可不能任性!”

“初五……”

,雨桐叫了我一聲,卻將視線落在了陰鷙的臉上。

是個人都能看得出陰鷙的不情願吧!我初五縱使沒有人要!也不需要將自己當成滯銷貨轉手!

“看看,我就說,他們不會長久的!”,衆人議論紛紛之際,小臺突然冷着聲音插嘴。“二哥,根本不愛她!”

“姐,你嘴下留德!”,十一一把推開小臺。

“哼!你真以爲她能做成你的二嫂,還當真了呢!這就是一個下賤的凡女人,你討好什麼?!啊!”

“說的什麼混賬話!”,小臺的話還沒有說完,陽怡順手一個巴掌,而後生拉硬拽將她拉走。

看到如此混亂的場面,我擡起頭望向陰鷙。“你不屑作假,我也不屑和你演戲!從現在開始,不要來找我!”

此話說完,我大步的往大門走去,每走一步,身上的紫色便越發的濃重。我一步走出一個結界,身上卻快速的脫變着,先是馬尾辮散開成了波浪捲髮,一頂晶瑩的皇冠突然閃現頭頂。而後便是身上的衣服褲子被紫色腐蝕,一圈卷裹之後變成了合體的紫色長紗裙。鞋子消融,我的腳尖擡起,一雙水晶鞋瞬間出現在我踩在地上的瞬間套進了我的腳。

脫變到了這裏,我迅速的轉身面對錯愕的衆人,右手往空中一抓,瞬間漫天飛雪,花雪爲冰落入掌心看到倒影中的自己因爲那淡妝而更加的邪魅,便順勢張開雙臂,便見地上那層薄薄的雪花化作透明的披風,一下子落在了我的身上。

需要掩飾自己嗎!?不!我不需要!原本我想着可以跟陰鷙在一起的這一個月,我好好的努力,哪怕他還是不愛我,我卻能跟他靠的更近,可是陰鷙的話讓我心寒,而我不想再委曲求全了!

“縱使今天這個婚禮不能給我夢寐以求的婚紗,我也一樣可以讓自己以後雍容華貴!”,我冷眼望向陰鷙,“我會讓你後悔的!”

對於我的變化,衆人除了驚豔,更多的卻是驚慌。因爲此時我的身體正散發着巨大的能量,那周身泛起的紫色氤

氳,讓每個人都感受到了危險。

“初五,別衝動!”,雨桐突然對我伸出手,“你身體裏面的能力太鼎盛,若是控制不住,會被反噬的!”

反噬?!和情殤說的一模一樣,可是,反噬就反噬!反正現在的我一無所有,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不用你管!”,我眯着眼睛望着雨桐,“管好你自己吧!用你剩下的時候,好好的陪着那些你愛的人,和愛你的人!”

說到‘愛你的人’那幾個字,我將目光投向了陰鷙。

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再說話的時候,我的身後突然長出一對魔翼,而後在衆目睽睽之下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道金光從天而降。望着踩着雲端,俯瞰我的梵埜,我索性撲扇了幾下魔翼,挑釁一般。

“初五,你隱藏的好深!”,梵埜緩緩的落地,佛翼展開,金光閃閃。

當衆人見到那佛光閃耀之時,紛紛躲避消失,因爲那佛光可以輕而易舉將他們這些鬼魅消弭。

“梵埜,收起佛光!否則,他們都會死的!”,說這話,我風輕雲淡,卻暗中用自己的魔氣爲雨桐等人屏蔽了佛光。

“衆人皆醒你獨醉!初五,你該清醒了!” 校園高手 ,梵埜皺眉,緩緩的收回了翅膀。

“清醒?!”,我摸了摸自己的翅膀,對着梵埜冷哼一聲。“你是想讓我心甘情願的替莫雨桐死嗎?!”

這句話一出口,莫雨桐包括陰鷙都錯愕的望想梵埜。

“在沒有能力和我旗鼓相當的時候脫變,想必一定下好決心和我決裂了!所以,我便開誠佈公吧!”,梵埜微笑,“我養着你,就是爲了今天!就是爲了借你的命,讓雨桐活下去!這,原本就是你存在的意義!”

“梵埜!你在說什麼?!”,雨桐皺眉,“你告訴我有辦法可以救我,就是用初五的命換我的命嗎?!”

“是!難道梵埜沒有告訴你嗎?”,我輕笑,“我就是爲了讓你續命而存在的,所以你活我便死!”

……

(本章完) “梵埜!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雨桐說到這裏,突然捂住胸口臉色蒼白的倒在了夜煞的懷裏。

而此時梵埜慌了,趕緊湊過去爲雨桐渡入佛氣。

“初五,若是你再多吸收點情之力,或許可以勉強成爲我的對手!”,梵埜冷冷的望着我,“只可惜,你操之過急了!”

這句話是從梵埜嘴裏面發出來的,可是聲音卻從我的背後傳來,就在我感覺到危險準備瞬間消失的時候,一把利刃徑直傳進了我的胸膛。我大叫一聲,利刃飛出我的身影,鮮血濺出,而後面的十一也被震飛了出去。

十一倒在地上,而後瞬間站了起來,嘴角揚起。

“我養了你那麼多年,對你瞭如指掌!你,玩不過我的!”,梵埜的聲音從十一的嘴裏冒了出來,字字陰冷。

梵埜!縱使你對我再無情,我都沒有下決心讓自己做到絕情,可是,爲什麼你非要步步相逼!

思緒拉回躍下高樓的那晚,情殤在意識中與我的對話。

“初五,縱使你故作死心,卻還是念舊!我知道,你是想要爲莫雨桐犧牲!”,情殤語氣清淡。

“是,梵埜的養育之恩,我不得不報!讓我貪婪這一個月的光陰,我便會會送上自己的這條命!全當,還他了!”,我淺笑。

“也許,你真該看清梵埜的真面目!”,情殤嘆息。

“我不管他人面目如何,做到自己問心無愧就好!”

……

“梵埜!你真當我和你一般,無情無義?”,我捂住胸口,狠狠的盯着梵埜。

“就憑我爲了雨桐這一點,便不能稱作無情!”,梵埜收回輸送佛氣的手,站直身子雙手合併。“所以,現在誤入歧途的你,走回正道吧!”

“正道?!爲你的私慾犧牲,就是正道?!”,我冷笑,慢慢的鬆開手。

當衣服上面的血跡消失,傷口快速的癒合之後,我緩緩的倒退。

“只要我不想,沒有人可以勉強,就算你是佛也是一樣!”

說完這句,我張開雙翅繚繞出邪惡的煞氣,那萬里的星空瞬間電閃雷鳴,只是瞬間便下起了瓢潑大雨。

“看來是我小覷你了!居然會呼風喚雨!”,梵埜一掌將莫雨桐抓住丟進一個結界之中,而後瞬間金光一閃變成了一尊巨大的金佛盤膝坐於半空之中。“我佛慈悲,普度衆生!”

可是,梵埜嘴上說的道貌岸然,實際卻在做毀滅冥界的事,他變身佛體,那強大的佛光之氣是能讓整個冥界灰飛煙滅的!

見梵埜舉起右掌劈了過來,我徑直將因能爆發於掌心準備接住,可是梵埜卻在打向我的中途折返向離我幾米之遙的陰鷙那裏。

那速度比光還要快上幾分,所以我根本來不及反擊,只是下意識的在那佛光擊中陰鷙的瞬間閃了過去。當那巨大的衝擊力打中我的胸口,一股錯亂的氣流從我的身體裏面迸發出來,帶着劇烈的疼痛。

可是,我順勢將陰鷙推到旁邊,雙掌合十旋轉一拳,將一層黃色的金光打了回去,那金光在空中變成一張大網,瞬間將梵埜緊緊的包裹住。

“你的佛旨,你慢慢解除!”

對着梵埜吼完這句,我‘咕咚’一聲單膝跪地,而後情殤突然出現扶住了我的手。

“初五,死心了嗎?!這些男人,都不值得!”,情殤瞪着我。

“現在還說什麼廢話!”,我一把抓住了情殤的衣服,“等下梵埜衝破佛旨,冥界所有的人都會灰飛煙滅的! 極品廢少 所以,帶他們走!”

“好!我送完他們,再回來找你!”,情殤說着,一掌打暈了十一,而後伸出手從十一的腦袋上面拽出一個門形的光暈。

“夜煞,你們帶着所有的人跟我進入夢境,快點!”,情殤望了一眼正在試圖掙脫佛旨的梵埜大叫。

夜煞蹙眉,想了片刻點點頭,當他展開翅膀揮動出一種奇怪的頻率,瞬間五顏六色的光芒剎那間鑽進了門形的光暈之間。等夜煞也鑽了進去,情殤上前去拉陰鷙的時候,陰鷙卻突然走到我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你之前答應我救雨桐,是真是假?!”,陰鷙目不轉睛的盯着我。

“你有什麼值得我騙?”,我一把推開陰鷙,“還不走!”

“你明明知道救活雨桐你會死,你還幫我?!”,陰鷙的眼神錯綜複雜起來。

“我犯賤可以把!”,說完這句,我一掌打向陰鷙將他打進了光暈之中。

看着情殤帶着昏迷的十一,一起進去,那光暈消散不見之後,我終於緩緩額呼出一口氣。而這個時候,無數的金色的碎片突然炸開,梵埜掙脫了佛旨。

“真的低估你了!你居然解除了我的佛旨,還能控制佛旨束縛我?!”,梵埜恢復真身,冷笑。“可是,我是與天地共存的佛,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