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94 Views

「吃百草!」樂天回答。

Written by
banner

鄧建輝一愣。

「白草?是一種草藥嗎?」李大利詢問。

「不是一種草藥!個十百千萬的百,不是白!你小數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樂天瞪了一眼李大利。

李大利果斷的閉上了嘴巴。

「哪一百種草?」鄧建輝看著樂天。

樂天翻了個白眼。

這些傢伙上小學的時候都沒上語文課吧?

「我說的百草是一種統稱,說白了就是看到草就吃!」樂天哼了一聲。

鄧建輝驚訝的看著樂天,這算是什麼治病方式?

「什麼草都吃?有一些草不是都有毒嗎?吃了毒死了怎麼辦?」李大利同樣驚訝。

「毒死了?毒死了正好你佔便宜,可以花他的錢,睡他的老婆,養他的閨女……」樂天毫不客氣的說道。

李大利被噎的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就是說……只要是草,我看到就得吃?我以後就不吃別的了?」鄧建輝懷疑的看著樂天。

自己要是天天吃草,不知道能不能擠出奶來?

那如果自己這樣活著,那還不如死了呢……

「這個草可不是簡單的吃吃就可以的,吃的時候不能吃根莖,只吃草尖!只吃你看到這顆植物的最高的部分!一小節就夠了。」樂天用手比劃了一下。

大概一個手指節的大小。

鄧建輝一看,鬆了口氣。

「先吃一個月看看再說!」樂天想了想說道。

「醫生說我最多還有三個月!」鄧建輝提醒。

「怕什麼?要是不好用,不是還有兩個月嗎?」樂天哼了一聲。

「那萬一輝哥沒有撐到一個月呢?」李大利問。

醫生說的是最多三個月,也就是說鄧建輝有隨時嗝屁的可能。

「那你就好了……你可以花他的錢,睡他的老婆,養他的閨女!」樂天看著李大利。

李大利蹭的站起來,差點就舉起了拳頭!

這個傢伙成心氣他的!

「大利!幹什麼?」鄧建輝哼了一聲。

李大利長長的吐了口氣,又坐了下來。

「幹嘛?你還想打我?我告訴你……等你遇到你的女人的時候,你還有的求我呢!」樂天翻了個白眼。

李大利看了看樂天,這個王八蛋……

自己算是被吃死了。

「我什麼時候開始吃?」鄧建輝問道。

「每天的上午九點吃到十點!下午三點吃到四點!你就去北山吧……那裡的草比較多,現在正是長草的時候。」樂天說道。

鄧建輝點了點頭。

他算是豁出去了,不就是吃草嗎?要是能活……他就是吃屎又怎麼樣?

樂天的電話突然響了,樂天拿過來看了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他也沒避諱鄧建輝和李大利,順手就接起了電話。

「老公……」電話里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

樂天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機。

「你打錯電話了吧?不過你老公喊的挺好聽,能不能再喊一次?」

「老公……」

電話里的女人又喊了一次。

樂天仔細地聽了聽,他突然打了個哆嗦。

「小獃獃?」

「你聽出我來啦?」小助理驚訝的問。

「靠!你瞎喊什麼老公?嚇我一跳。」樂天罵了一句。

「我反正已經認了你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你給我停!你不會死!」

樂天直接打斷小助理的話。

「你能救我嗎?我今天連晚飯都吃不下了……」小助理低低的聲音傳過來。

任誰知道自己活不長了,估計都吃不下飯。

這麼說起來,面前這個鄧建輝還算是一個想得開的。

「能啊,我救你的東西都做好了呢,我去警局也沒找到你,還準備明天給你呢。」樂天說道。

「救我的東西?做好了?那你能送到我家嗎?」小助理激動地問。

「呃……」

樂天想了想,李大利給了自己一千,加油的錢倒是夠了。

「行!你給我個地址,我一會就過去,我正好也沒吃飯,一會一起吃。」

掛上了電話,樂天就自顧自的要走。

「哎哎哎……樂天兄弟,你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鄧建輝急忙問道。

「沒有了,按時吃草,不要喝酒,不要超過11點睡覺!」樂天說道。

「那……費用呢?」鄧建輝問。

李大利根本不敢說話了,他生怕自己一開口,這貨就把鄧建輝的老婆孩子扯出來。

「暫時不用!你死了我分文不收,你不死的話……看著給吧,晚飯不用管了,我有約了。」樂天說道。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鄧建輝和李大利面面相覷。

「這傢伙……不會是忽悠咱們的吧?」李大利嘟囔。

「不管是不是,死馬當作活馬醫吧……」鄧建輝吐了口氣。 樂天根據小助理告訴自己的地址來到了一個高檔小區,他站在小區的門口看了看,這小呆的家庭條件看起來還不錯啊?

一個人居然住得起這種小區?

即使是租的,這租金估計也不會少。

保安仔細地詢問樂天姓名、電話、來做什麼、待多少時間……

這可把樂天煩的,這些有錢人就這麼怕死!

好不容易進了小區,樂天開著車慢慢的找著小助理的家。

「八十八號……」

樂天探頭探腦的看著,終於算是找到了八十八號,有幾個中年婦女在樓下遛彎。

樂天將車子停在前面的車位上,這種價位的車還是引起了幾個中年婦女的關注,幾個人一直在打量樂天。

樂天給小助理打去了電話,小助理給樂天開了門,樂天走進了八十八號樓的中間單元。

這裡的樓房平方沒有低於三百平的,每平價位在兩萬左右,是目前樂天不能惦記的存在。

「你來啦。」

小助理打開了家門,看到樂天的時候,這姑娘終於算是有了點笑臉。

「怎麼了?我都說了你沒事,還耷拉著臉做什麼?」

樂天伸手就將那枚玉符遞了過去。

小助理讓樂天進來。

「咦?好精緻啊!」她驚訝的問。

「你以為呢,這麼一個東西好幾萬呢,有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樂天看了看旁邊,沒有多餘的拖鞋,他索性就不換了。

小助理急急忙忙的跑進自己的房間,也不知道去弄什麼去了。

樂天被孤零零地扔在了客廳,他也算是個自來熟,家裡擺放了不少的老物件,他就隨手拿起來看了看。

目前看來小助理應該不是獨居,很有可能和父母住在一起。

當他看到了一個黑乎乎的罐子的時候,樂天臉色一變,這個罐子有西瓜大小,黑乎乎的。

這東西居然被擺在家裡?這家人的膽子可真的是大!

「咦?你是哪位?」

一個中年男人從書房走了出來,他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是樂天,您是……小呆的父親?」樂天眨了眨眼。

「小呆?」

中年男人一愣。

小助理終於從自己的房間跑了出來。

「大獃呆……你看看我配的項鏈好看嗎?」她喊道。

中年男人挑了挑眉,仔細地看了看樂天。

「唔……最好不要用金屬!這個東西比較的特殊,它的主要作用是感知危險的到來,你用紅線是最好的,另外你要時不時地看一看它,一旦發現玉符有變紅的跡象,第一時間聯繫我!」樂天叮囑。

「只是感知危險嗎?」小助理奇怪的問。

「因為不知道你將來會遇到什麼危險,所以我現在也不能對症下藥啊,只能做一個這樣的預警玉符!不過如果真的有了事,我趕不及來救你,這個東西也可以護得住你!不過到時候這個玉符就毀了。」樂天點點頭。

「哦。」

小助理點點頭,又急急忙忙的跑回了自己卧室。

「你是……小華的朋友?」中年男人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我是小華的父親。」中年男人說道。

「叔叔好。」樂天打了個招呼。

「坐,你隨便坐,實話說……這丫頭還是第一次帶男性朋友回家,你們……是男女朋友嗎?」小呆爸爸看著樂天。

「呃……」樂天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是樂天的女人了!」

小助理又跳了出來。

這一次玉符上穿了一根紅繩子,小助理將這枚玉符貼身帶著。

「啊?」

一旁的爸爸愣住了。

「又胡說!」樂天吭了一聲。

「我胡說什麼了?你救了我,我就嫁給你,你救不了我,我就算是你殺的,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小助理看著樂天。

樂天無語。

這話他們私下說說也就罷了,當著自己爸爸的面也能說?

這不是惹禍上身嗎?

小助理眼巴巴的看著樂天,樂天張了張嘴,終於是沒有再解釋,好歹得給人家姑娘點面子。

一旁的當爸的早就傻眼了,自己的姑娘是什麼性格,他自然最清楚,但凡是姑娘認準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要不然他們父妻倆也不能讓一個如花似玉的閨女跑去做法醫啊。

「爸,我媽呢?我餓了……」小助理扭頭看著自己的老爸。

「啊?在下面遛彎呢吧!我給她打電話。」小呆爸爸急急忙忙轉身去了大卧室。

看著這中年男人的背影,樂天咂了咂嘴。

自家養的花已經開了,挖花順帶著想連花盆子也端走的人也出現了……

「我說,你會嚇到你爸的。」樂天看了看小助理。

「怎麼了?」小助理眨了眨眼。

「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樂天重複道。

小助理想了想。

「沒事,我爸媽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大,只要你不再刺激他們就好了。」

樂天瞪著眼睛,什麼意思?

自己不刺激他們?

也就是說……自己不但不能反駁,還要配合?

一個中年女人急匆匆的進了家門,她看到家裡的樂天,微微一愣。

「咦?是你啊。」她問道。

樂天奇怪的看著她,自己也不認識這個女人啊,難道她以前去自己的心理診所算過命?

「媽,你認識樂天?」小助理也奇怪地問。

「不認識,我剛剛在下面遛彎,這小夥子開著一輛幾百萬的豪車停在樓下!當時我們還都討論呢,這小夥子真有出息……」小呆媽媽搖搖頭說道。

「豪車?」小助理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沒說話,那是自己目前最值錢的財產了。

「坐啊……還沒吃飯吧?小華這丫頭今晚也沒吃飯,我去給你們做一點。」小呆媽媽熱絡地說道。

「好,謝謝阿姨。」樂天點點頭。

「不用謝,都是一家人還謝什麼……」小呆媽媽笑著走進了廚房。

樂天突然打了個哆嗦,自己這便宜丈母娘還真是熱情啊。

小助理笑嘻嘻的看著樂天,這傢伙的反應好有趣。

小呆爸爸又走了出來,他怎麼也得陪未來女婿說說話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