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48 Views

赤炎也有些着急了起來,目光朝着我這邊看過來,滿滿的都是詢問的意思。

Written by
banner

我當然是有辦法的,現在這種情況,主動權全部都在我的手上,哪裏輪得到曲龍發話。

“交流?不着急,一會交流也可以,我第一次來咱們一院,我還從來都沒有在這裏逛過呢,不如我們先四處看看,怎麼樣?”

我的這個理由,曲龍是沒有辦法拒絕的。

“畢竟,我也想知道一下,咱們一院弟子的生活水平,不然下回門主問我,到一院來了一趟,有什麼收穫,我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呢,光交流去了,那來了一趟,不是弄的跟砸場子似的,這樣不好!”

我這句話,說的可就是有水平了,首先拿門主出來,壓一壓曲龍的銳氣,然後後半段,再一波小型打臉,明白的告訴他,我就是來砸場子的,但是怎麼個砸法,我說了算,你說了不算!

“好!”

無奈之下,曲龍只好答應了!

其實本來吧,我們直接交流也是無妨的,但是之前曲龍說,要把我們在門外晾一會,這傢伙我可就氣不過了,咱們現在這個做法,叫做以牙還牙,看你小子還特麼的囂張,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了。

我是少門主,曲龍也拿我沒有辦法,只好帶着我們到一院逛了一整圈。

“現在可以交流了吧!”

總裁的私有寶貝【完】 曲龍對着我問道。

“當然,還是每個等級的弟子,一個人吧?”

我對着曲龍問道。

“就按少門主的吩咐!”

“那我們就各自選人吧!十分鐘之後,開始比賽,你看如何?”

我對着曲龍問道。

“沒問題!”

曲龍咬着牙,對着我回答道。

很顯然,之前被我打臉了這麼多次,他是準備在這個交流的環節,一雪前恥了。

不過我既然過來交流,當然是有充足的準備的,帶着人馬到了一遍,大家都圍了過來,然後隔音的陣法,瞬間就釋放了出來。

“少門主,我們怎麼辦啊?”

赤炎有些着急的對着我問道。

“我們二院的強者,很顯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不急!”

我淡定的對着他們問道。

“現在來的,都是我們二院的各個階段的最強者了吧?”

“沒錯!除了您,我是二院核心弟子最強的!”

一旁的祖君,對着我的說道。

他之前是二院的核心弟子,但是自從我來了以後,他就主動把一院的大師兄讓給我了,他是三境後期的實力。

“是的!我是正式弟子最強的!”

“我是記名弟子…”

…..

他們還有的還想繼續說,但是被我給打斷了。

“行了,只需要核心,正式,和記名弟子就夠了!”

農門惡婦:山裡漢子心上嬌 我繼續對着他們問道。

“咱們二院和一院有多大的差距?核心弟子打記名弟子打得過不?要是打不過,就別玩了,也不用打人家的臉了,我們回家抱孩子吧。”

祖君看着我,有些奇怪,但還是給了我回答。

“那肯定是打得過的!”

“這就沒問題了,請各位從每一個等級的弟子裏面,找出一個最不起眼的,咳,我的意思是說,大衆臉!”

“不用我們最強的上場?”

“不用,你們看着就行了!”

雖然他們不明白,但還是很快按照我的要求,把人給選出來了。

“下面,就要委屈你們幾位了!”

“就讓他們上?”

祖君看着我,整個人都愣了。

“是啊,能打贏麼?”

赤炎也有些沒信心了。

“當然能了!你們難道沒聽過,田忌賽馬的故事麼?”

聽到我的話,旁邊的師兄弟們,都是一頭霧水!

好吧,我忘記了,這裏不是人間,也不是地球,他們在是土生土長的萬盛鬼蜮的人,沒聽說夠田忌賽馬的故事,當然是很正常的。

我把這個故事給他們一講,他們看着我的眼神,瞬間就變了。

“什麼? 修真之重生馭獸師 這也行?”

“少門主,你也太狠了吧,這樣的方法都能夠想的出來?”

“少門主威武啊,要是早有你,我們二院何至於受他們這樣的欺負?”

……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大家都是一陣崇拜的眼神看着。

“咳咳,淡定….”

我對着他們說道。

然後繼續開始安排任務,那幾位被選中的,就只有委屈他們了,他們因爲不尊重少門主,被我處罰降級了,核心弟子被降成了正式弟子,正式弟子被降成了記名弟子!

至於核心弟子的比賽讓誰上?那不是都一樣麼?

女主她只想佛系 商量完畢了以後,我們走了出去。

“怎麼樣,少門主,商量好了麼?”

曲龍信心十足的看着我,似乎是已經吃定我了。

“當然,就等着你們了!”

一院的人看着我們,就像是看死人一樣,而我們這邊的人看曲龍,就是一陣可憐的笑,沒辦法,這是謀略的運用,智商的碾壓。

“就這樣比,似乎沒有意思,不如我們家點賭注,怎麼樣?”

曲龍之前吃了我的虧,再加上看着我們二院這邊的人這麼囂張,瞬間就有些謹慎了起來。

“少門主家大業大,我們可賭不起啊!”

“別,我們不賭錢,來點別的,如果要是誰輸了,誰就大叫三聲,我是傻蛋,怎麼樣?”

我對着曲龍問道。

“聲音也不用太大,只要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能夠聽到就可以了!”

怕曲龍不答應,我特地給他吃了一記定心丸。

本里他聽到這個條件的時候,本能的就是要拒絕,但是聽到我第二句話,就猶豫了。

“好!”

曲龍最終還是答應了,他始終不會放過這個趕本的機會。

“如果要是少門主輸了,你可要準守諾言啊!”

“這麼多人看着的呢,一諾千金!”

我一邊說着,一遍暗自給赤炎傳音,讓他準備好法寶,一會給曲龍錄下來。

曲龍以爲,叫的聲音不大,就只會有在場的人知道了,這怎麼可能?

曲龍答應了以後我,戰事一觸即發。

比賽的規則是三局兩勝,核心弟子,正式弟子,記名弟子。

曲龍也沒有異議。

先是核心弟子的比賽,我們這邊隨便派了個人上去,憤怒的一院,自然是下了重手,打的我們這邊的人是生活不能自理,要不是我們救援的快,基本上都要被整廢了。

雙方的火氣因爲這個,一下子就上來了。

(本章完) 我們二院弟子雖然一直都在打臉,但是在行爲方面,還是比較剋制的,現在有人被重傷了,形式頃刻之間劍拔弩張,似乎馬上就要變成兩個院子之間的大混戰了,我當然不能任由這樣的事情發生。

“赤炎,把這個拿過去!”

我拿出了一顆丹藥。

這是年青一代潛力榜勝利以後,東域聯盟獎勵給我的極品丹藥,叫做活絡回血丹,恢復傷勢什麼的,那是極好的!

好東西大家都是認識的,這丹藥一給過去,那邊立刻就給了我一個趕緊的眼神。

服下這個丹藥,雖然不能立刻就好,但是很顯然可以證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重傷並不會影響他後面的修行了。

這邊的事情解決了,現在大家的目光,又一次轉移到了這次交流上面。

我們的第二組成員,立馬就上去了。

之前打贏了我們,所以說一院有些揚眉吐氣的樣子,而我們這邊則是憋着火,一定要搞定他們。

第二局,自然是一點疑慮都沒有了的,我們這邊實際上是核心弟子在對戰他們的正式弟子,打不贏沒有天理啊,五分鐘之內就解決了戰鬥,大家全部都嚇傻了。

“繼續吧?”

我對着曲龍問道。

已經輸了一把了,曲龍也開始謹慎了起來,現在勝負就決定再最後一局了,希望放在了記名弟子的身上,雖然不是頭一回,但這應該也是相當的少的。

曲龍把馬上要上場的那個記名弟子叫了過去,狠狠的就是一陣威脅。

雖然我們聽不大,但是想都能夠想得到,大概就是,輸了老子搞死你之類的話。

我們這邊又開始笑了起來,不是因爲別的什麼,是因爲大家都知道,他這麼做一點意義都沒有。

下一場比賽開始了,果斷我們這邊,又是碾壓的優勢,五分鐘之內解決了戰鬥。

“曲師兄,願賭服輸,你看,是不是應該……”

雖然是打臉,但是大家都是明白人,話不用說的太直接了。

曲龍臉色又開始黑了起來。

“少門主,你們二院弟子的實力,有些不正常啊!你們該不會,是作弊了吧?”

他看着我的臉色,異常的嚴肅。

“我們弟子的身份都在這裏,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去宗門查何時一下啊!”

說着,我把我們這邊三個參賽弟子的姓名,都報給了曲龍,曲龍並沒有開口,對着旁邊的人,就使了一個臉色。

我自然是不怕他去查的,因爲我們這邊的材料,早在幾

分鐘之前,就已經送到宗門裏面了,宗門對於獎勵這方面,下來的不會很快,但是懲罰這種東西,絕對是即時生效。

也就是說,現在各個弟子的身份,絕對已經降下來了。

果然,還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剛纔從曲龍身邊消失的那個弟子又回來了,現在看着曲龍的臉色,那是異常的精彩啊。

“怎麼樣,曲師兄,沒有問題吧!”

曲龍沉默了,半天沒有說話,二院這邊的人看着我,都跟看到神仙一樣。

我瞭解他們的想法,他們肯定是覺得這種事情會露餡,所以之前都擔心着呢,畢竟懲罰弟子降級這種事情,也是可以查到的,但是現在看到曲龍居然沒有暴走,大家自然都是一陣的驚訝。

“沒想到啊,你們二院,居然還臥虎藏龍,我曲龍輸的心服口服!”

說完,曲龍仰天大吼三聲。

“我是傻蛋!”

我們這邊,赤炎當然是早就準備好了,法寶咔咔就上,直接給他錄了下來。

“少門主,這下你滿意了吧!”

“我有什麼滿意不滿意的呢,曲師兄願賭服輸,是真豪傑嘛,今天我們的交流也算是完成了,那我和二院的人,就先回去了,這次的交流,我們不分勝負……不分勝負!”

決定了要打臉,我說的話,自然是每一句都是經過深思了的,特別是這句不分勝負。

之前那三聲“我是傻蛋!”

曲龍都已經叫了,他當然不會接受我施捨給他的不分勝負。

“輸了就是輸了,這一點,我們一院還是認的起的!”

“走吧!”

我帶着二院的人撤退了!

剛剛走出一院,大家就是一陣的歡呼,而一院那邊,我就聽到了曲龍摔東西罵人的聲音。

打臉行動,完美成功!

大家一起回到了二院,不過卻都不肯回去休息,一個二個的把我給圍了起來。

“怎麼了?”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他們問道。

“少門主,你可是還沒有告訴我們呢,這件事情,明明相當於是我們作弊了,可是曲龍怎麼沒發現呢?”

我看着他們,笑了笑。

“這件事情,要是他們仔細查,自然是會發現的,但是在當時那個情況下,他們根本就不可能仔細查!”

我對着二院的這些人解釋道。

“這又是關乎心裏的策略了,當時整個一院,都是一陣緊張的狀態,幾乎所有的人,都在關注着,曲龍會不會叫“我是傻蛋”的問題,去

查的人,自然也是十分着急的,也肯定會被吩咐快去快回。所以我就敢斷定,他只會查這些人到底是不是所屬位子的弟子,根本不會去節外生枝。”

他們聽了我的話,一個二個的恍然大悟。

“少門主果然厲害!”

“就是啊!”

“但是,如果他們過後發現了,怎麼辦?”

“這重要麼?”

我笑着搖了搖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