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5 Views

秦穆然感慨了一句。

Written by
banner

「你現在已經在中海了?」

秦穆然想了想,這個時候,周雨晴應該早就已經返回中海上班了吧。

「沒有,我還在京城。」

沒有想到,周雨晴到現在都沒有走。

「什麼?你怎麼還在京城?」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馮局說我之前太忙碌了,讓我趁著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下,而且剛過完年,局裡也沒有什麼事情。」

周雨晴解釋了下道。

她當然不會告訴秦穆然,是因為她擔心秦穆然出事,一直沒有敢走,想要知道他的消息。

秦穆然聽著這話,怎麼樣都感覺是一個借口。

他笑了笑道:「你不會是擔心我,所以沒有走吧!」

「哪有!臭美!真不要臉!」

周雨晴被秦穆然戳穿,小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

幸虧她現在是在自己的房間里,要不然的話,這小臉突然紅了起來,家裡的其他人注意到了,還不得懷疑她在幹嘛。

「我怎麼又臭美了,我就是實話實說,你這是心虛了。」

秦穆然笑了笑,以周雨晴的個性,她這麼說,十有八九就是被自己給猜對了。

看來這傻丫頭還就真的是因為自己才沒有返回中海的。

「你傷好了?」

周雨晴岔開話題問道。

她不想跟秦穆然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尤其是知道秦穆然和陸傾城一起返回了京城的秦家,陸傾城秦家孫媳婦的身份已經在京城的上層流傳了出來。

雖然知道自己和秦穆然沒有什麼可能了,但是周雨晴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是會忍不住地去想他。

周雨晴也嘗試著去忘記秦穆然,更不想再理會這個人。

可是每當夜晚,她閉上眼睛的時候,秦穆然的身影總是會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久久揮之不去。

她想秦穆然了。

尤其是聽到秦穆然命懸一線的時候,周雨晴更是恨不得直接跑到深山老林里去尋找他。

死要見屍,活要見人。

不過好在,秦穆然活著出來了!他沒有事。

「已經完全好了!吃嘛嘛香!」

秦穆然嬉笑著說道。

「今天你有時間嗎?雨晴。」

突然,秦穆然對著周雨晴問道。

「有,怎麼了?」

周雨晴點點頭,問道。

「我請你吃飯,放假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好好吃一次飯呢!正好,再幫你看看你的傷有沒有完全好呢!」

秦穆然一臉認真地說道。

「好!地點我發給你!」

周雨晴果斷答應,可是在聽到秦穆然要再看看自己的傷,想到當時他們在洗手間里發生的那些事情,周雨晴不由自主地臉再一次如同熟透了的蘋果一般。

周雨晴,你在想什麼呢!

周雨晴在心裡暗罵了一聲,便是長吸幾口氣,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去死吧!”

趙小川爆喝一聲,四隻羽翅包裹着他的身體,身上瀰漫着火焰。

他整個人像是一隻被點燃的人形火炬直直衝上天空,向着男子飛去。

“着!”

終於被愛突破 男子大喝一聲,伸手一指,一道分身在衝向趙小川,一張嘴,一道渾濁的黃色液體噴向趙小川。

“同樣的招數你以爲會對我有用麼?”

趙小川見狀,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大聲喝道。

隨即他背後羽翅上火焰暴漲,像是一條火龍向前衝去。

黃色液體和火焰接觸,在空中瞬間汽化,那道分身更是被渾身火焰的趙小川直接穿胸而過。

幾乎在同時,男子臉色一白,身體不由的晃了晃。

“我在結界中專門凝練黃泉水得到的精華,居然就這麼被那小子什麼上的火焰汽化了?那到底是什麼火焰?”

男子凝重看到趙小川越來越近,心中暗道,然後伸手再次一指,其餘的分身像是得到了指令,分四個方向將趙小川包圍起來。。

一道分身像是一團泥漿空中蠕動起來,在空中攤開,像是包餃子一般兜頭向着趙小川籠罩下來。

“土克火?哼!你有那個本事麼?況且你真的以爲我就只有不知火麼?”

趙小川心中冷笑,身後的兩道火焰羽翅豎在空中。

周圍驟然一亮,彷彿一柄寶劍從鞘中拔出,四周的人只感覺眼前一花,然後再睜眼時,驚訝的發現那團好像黏土一般的分身四分五裂像是碎屍塊一般散落在地上。

“不可能!”

男子再也壓制不住自己內心的震驚,驚呼一聲。

第一次分身的死亡可以說是相剋,但是按照屬性來看,土怎麼可能剋制火啊!

可是結果卻是自己的兩道分身毀了?而對方似乎毫髮無傷?

想到這裏,男子心中涌現出憤怒、驚恐的情緒,但更多的確實肉疼。

要知道這些分身可都是他在結界中困了幾十年纔好不容易集齊的,本來他想這次出來後憑藉着這些分身大展身手的,可是現在居然已經被毀了兩具?

“你該死!”男子最終還是怒了,憤憤不平地瞪着趙小川,眼中光芒一閃,周圍剩下的三道分身齊齊衝向趙小川。

三道分身接近趙小川后,瞬間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一道分身完全由藤蔓構成,如同樹人一般!

一道分身全身閃爍着金屬的光澤,像是水銀一般在蠕動着!

另外一道則變成了和趙小川一樣的人形火炬,飛向趙小川。

郝大寶感受到分身們身上的強大氣勢,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同時他隱隱的感覺到似乎有什麼地方有些不對勁兒。

“五行分身?道家的絕學?但是之前的陣法明明是六合陣法,這又是佛家的啊?”

郝大寶喃喃道,心中充滿了疑惑。

佛道不相容!

任何一名御鬼士都知道這個道理,因爲道家和佛家的理念不同,所以在凝練精神力的方法上也有所不同。

道家講究天人合一,佛家講究順其自然。

理念的不同,讓他們的信仰各自不同,信仰的不同又決定了一名御鬼士未來所要走的道路。

因此當郝大寶看到男子的手段後,不能不驚訝!

正當他疑惑不解時,胡籽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不要讓習慣限制了你的思維,詛咒之子本來就不是以常理可以度量的,所以沒有必要糾結原因,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怎麼解決現在的問題!”

郝大寶嚇了一跳,轉頭看着胡籽。

胡籽臉上佈滿凝重,紅衣下面的拳頭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緊緊地握了起來。

“第十世,就讓我看看你的真正的實力吧!”

趙小川看到三道分身向他衝來,眉頭微微一皺,感受到了一股壓力。

就在這時,他忽然眉心一顫,一點米粒大小的綠芒亮起。

“趙小川,收了那火焰!我就可以恢復一點元氣了!”

“不單單是火焰,將所有的分身都收起來,我們兩個有用!”

葉楓和牧童略顯虛弱的聲音在趙小川心中響起,不由讓他身體一震。

“你們終於出現了!這段時間怎麼了?”趙小川心中急促道。

“不,不要管我們,我們日後會和你說的!現在,現在最重要的是,收服這些分身。”牧童斷斷續續的聲音響起。

“收服分身?怎麼收服?”

“天眼珠!”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還來不及思考,三道分身已經衝到了他的身前。

“小川,小心!”郝大寶大喊一聲,語氣中充滿了焦急。

然而過了片刻後,原本焦急的郝大寶臉上佈滿了疑惑,自語道:“小川這是怎麼了?他爲什麼不還手?以他剛纔的表現可能壓制不了三道分身,但是和這三道分身鬥個旗鼓相當應該沒有問題吧?”

趙小川和三道分身戰在一起,雙方之間相互的攻擊閃躲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可是躲避的卻一直是趙小川,而那三道分身則各自施展神通,全力的攻向趙小川。

“趙小川似乎在顧忌着什麼?”

胡籽看了片刻後,出聲說道,皺起眉頭。

“顧忌?顧忌什麼?”郝大寶轉頭道。

“難道是.。。”胡籽看着郝大寶,腦中閃過一道靈光,上前一步,大喝道:“趙小川,你放心吧!不要擔心殺死他,只要他還有一絲靈體,我就可以通過搜魂得到李若曦的消息!”

郝大寶聽到胡籽的話,臉上露出一絲恍然。

“哦!原來小川是擔心從那人的口中套不出李若曦的下落啊!”

郝大寶看着越來越狼狽的趙小川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小川,既然你做不了決定!那麼就讓我來幫你做吧!”

郝大寶心中暗道,隨即深吸口氣,他身上的龍紋在此蠕動起來,同時他背脊的那條龍骨慢慢地顫抖起來。

“郝大寶,你瘋了麼?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胡籽震驚道,臉上佈滿了難以置信。

郝大寶沒有理會胡籽,反而深吸一口氣,身上的龍紋像是活了過來,他脊背的龍骨光芒大放。

郝大寶頭頂瞬間出現出現一條巨龍盤旋在空中,仰天長吟一聲。 周雨晴看了看時間,還算是充裕,為了跟秦穆然見面,她還特地畫了一個淡淡的妝。

走出房門,準備去赴約,卻是正好撞見了在院子中散步的周老爺子。

「出去了?」

周老爺子喊住周雨晴問了一聲。

「嗯!」

周雨晴點點頭。

「嘖嘖,雨晴啊,這是要找秦穆然那小子了?」

周老爺子一雙眼睛老謀深算地上下打量著周雨晴,他雖然一大把年紀了,但是還沒有到老眼昏花的時候。

周雨晴今天明顯與往常不一樣,她好像還特地化了個妝。

能夠讓周雨晴如此上心的,周老爺子除了秦穆然,想不到任何一個人。

「爺爺!你說什麼呢!哪有!」

周雨晴被周老爺子戳穿,如同一個犯錯的孩子,撒嬌地說道。

雖然她的嘴上極力地否認著,可是從她的樣子來看,那分明就是被自己給戳穿了,不好意思,女孩子家的嬌羞。

「哈哈,什麼我說什麼!你看,被我說對了吧!」

周老爺子都已經是活成精的人物了,周雨晴這點小把戲怎麼可能瞞的過他的一雙火眼金睛。

「什麼你說什麼!我就是出去一下!爺爺,你該好好休息,去下你的棋了!」

周雨晴被周老爺子戳穿,有些氣急,連聲道。

「哈哈哈!你這丫頭!人家秦穆然我可是聽說了,這一次將老婆帶回來了,還是個如花似玉的女娃娃,你就這樣放不下他?」

周老爺子突然嚴肅了起來,看著周雨晴說道。

「我沒有放不下他,我跟他只是普通的朋友!」

周雨晴被周老爺子戳穿,更加極力掩飾道。

「不要跟我來這一套,你是我孫女,你肚子里的那點花花腸子都是咱們老周家傳下來的!我心裡比你門清!」

周老爺子見周雨晴要跟自己打馬虎眼,立刻說出來道。

「爺爺!」

周雨晴被周老爺子說的怪不好意思的。

本來她是不想跟秦穆然糾纏的,可是她的心卻是不受自己使喚啊!她能夠有什麼辦法呢?

「丫頭,你可真的想明白了?」

周老爺子看到周雨晴這個樣子,心中已經猜出了幾分。

只是,他周家雖然是在秦穆然的幫助下,進入到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位置,這份恩情,周老爺子會記得秦穆然的好。

但是,若是用這份恩情來取代周雨晴一輩子的幸福,他不願意!

他周家的千金大小姐還不至於去做別人的小三!

要知道,多少人擠破了腦袋想要上門提親來迎娶周雨晴,周家都沒有答應。

好好的一個大小姐跑去給別人做小三,這要是傳出去了,他周家定然會被人笑掉大牙。

即便對方是京城第一大少秦穆然!

「爺爺,我沒有什麼想明白,想不明白的。我知道他結婚了,有老婆了,但是我心裡確實是喜歡他!」

周雨晴見周老爺子都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索性也不隱瞞了。

「可是他跟他的老婆很恩愛,你也看到了,今年過年,他帶著那女人回到了秦家!秦家啊!這是在告訴大家,陸傾城才是正室,才是秦家的孫媳婦!就連秦老也對這個孫媳婦寵愛有加,你覺得秦穆然會為了你離婚?」

周老爺子氣的將手中的拐杖連連杵著地,臉更是因為情緒激動而變得通紅。

「爺爺,你別激動!你說的我都知道,我也沒有想過他們會離婚,他們兩個的感情挺好的。」

周雨晴見周老爺子如此激動,連忙上前安慰地說道。

「那你還去拆散人家做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