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93 Views

在劉宇的話語下,我們都動起了筷子,但已經沒了吃飯時應該有的那種氣氛。

Written by
banner

吃着吃着,李慕顏突然露出有些憂心的表情,看向劉宇。“師兄,我覺得我們還是……”

“先吃飯吧,回去再說。”劉宇對她笑了笑,說道,打斷了她的話。繼續夾菜給她,讓她趕緊吃,吃飯的時候別想其他的事情,這是對食物的不尊重。

他的話對李慕顏是最有用的,所以李慕顏也不再說什麼,埋頭吃了起來。

等我們吃完回家的路上,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劉宇開着車,載着我們往家裏走。我看着窗外的萬家燈火,以及來回穿梭的行人,心裏想着許多事情,完全沒了剛來這裏時那種新奇的心情。

“本來說吃完帶你們去轉轉的,看來是沒機會了,只能等下次了。”劉宇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我們,說道。

沒多久,我們就回到了家裏。到了家裏,我們都坐在客廳裏,但是誰都沒說話,氣氛又陷入了安靜之中。

最後,是李慕顏忍不住了,她看着劉宇有些擔心的說道:“師兄,這件事非同小可,那可是麒麟獸,我們誰都沒遇見過,都不知道它實力到底如何,我看還是等師父他倆回來再說吧。”

“我知道這事很棘手,也正是沒有辦法纔打算來麻煩陳老和你們的,不過現在陳老不在,我看還是算了,要是陳老短期內回不來,我還是另尋他法,就不麻煩你們了。”冰窟窿冷冷說道,站起身來似乎準備離開,我趕緊拉住他。

“等等冰窟窿,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當初我們遇到事情你也毫不猶豫的就來幫忙了,我們怎麼會讓你一個人處理,我們可不是這麼忘恩負義貪生怕死的人。”我有些生氣的說道。

劉宇也開口勸道。“對呀,龍兄,師弟他說的對,我們一起想辦法,你的事就是我們的事,相信師父在的話也會毫不猶豫的幫助你。”

李慕顏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冰窟窿說可能冰窟窿誤會了,她剛剛的話不是說我們不願意幫忙,而是覺得等陳柏回來了會更安全一些,畢竟我們在做的對麒麟獸瞭解太少,冒然做決定太危險。

冰窟窿搖了搖頭,說知道她的意思,也覺得她的考慮沒錯,他也不希望我們爲了他冒生命危險,只是時間緊迫,他必須要儘快完成斬鬼刀的邪性封印,不然會越來越難處理。

“大家都先彆着急,我試着打電話聯繫一下師父,看看現在能不能打通。”說着,他就拿出電話撥了陳柏的電話。

等了一會,搖了搖頭說還是打不通,看來陳柏和秦筱筱還在山裏沒有出來。

我有些急了,問道:“那怎麼辦,按這情況來看,師父和筱筱他倆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纔會回得來,冰窟窿他不知道等不等得了。”

“要不這樣吧,我先一個人去平陽山探探虛實,等陳老回來了,你們和他商討了之後再去找我,我會留下標記給你們的。”冰窟窿提議道。

不過馬上就被我們否決了。“不行!”那裏劉宇我們三個都去過,冰窟窿一個人前去太冒險,萬一我們還沒去他就出事了怎麼辦,這可不是個好辦法。

“這樣吧,龍兄,我先陪你去,讓師妹和師弟他倆在家裏等師父他們回來,然後再去找我倆。”劉宇皺着眉頭想了想,最後開口說了一句。

“不行!”

“不行!”

這次是我和李慕顏異口同聲。

“如果要去的話,我也去,讓師姐留下來。”

“要去的話,我也去,讓師弟留下來。”

我兩又幾乎是異口同聲。

劉宇有些哭笑不得,無奈打趣道:“你倆這是在唱雙簧麼,配合的這麼好?”

“師弟,你說什麼呢,你在這裏最晚入門,輩分比我小,要留的話,當然是你最合適。”李慕顏看向我,不滿的說道。

我不滿,反駁道:“師姐,你是我們當中唯一的女性,當然是你留下來合適,冒險的事理應有我們三個男的來做。”

於是,我和她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了起來,誰都不想留下來。因爲我倆心裏都清楚,這次的事情太危險,我們都覺得自己必須參與其中,不然完全不會安心。

冰窟窿在一旁看着我倆,露出尷尬的表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劉宇也扶着頭,很是煩惱的樣子。

“好了,你倆別吵了,這次的事情可不是兒戲,你倆可要想清楚了。”最後他忍不了了,開口阻止我和李慕顏繼續吵,說道。

我來說自己想的很清楚,也做好了心裏準備。

無奈,劉宇只能是搖着頭嘆了口氣。“咳,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都去吧。不過要留一張紙條給師父,說清楚情況。”

就這樣,最後成爲了我們四個一起前往平陽山。

一開始冰窟窿還是太放心,擔心我們去了會出事,他無法和陳柏交代。我們都讓他不用擔心,這是我們自己決定的,就算真的有什麼,陳柏也不會多說什麼。

在我們三個的輪番的遊說下,冰窟窿才同意讓我們和他一起去,其實就算他不答應也沒用。平陽山在哪裏我們知道,而且還闖過一次,雖然沒到真正的深山復地,但多少也對山裏的情況有所瞭解。

如果他真的一個人去了,也會跟去的。

既然決定了,那我們就都回房間收拾東西,早點休息準備明天一早就出發。

第二天一早,在屋裏留下了給陳柏的信,然後我們四個就離開趕到機場,向我們曾經去過一次,有着難忘經歷的平陽山出發。

只是我們沒想到,因爲這次的事情,導致了術士界和天羽閣的戰爭提前爆發! 一邊跑下山,唐宋一邊奇怪的問道:「清舞師姐,為何要三十級弟子?」

南宮清舞回頭看了他一眼,遲疑了一下,低聲道:「火家提出,明日要選出五個弟子比武,五局三勝。 總裁,好久不見 但是,並非是選實力最強,師父懷疑他們是要選年齡。」

唐宋一抽,如果真是弟子比武的話,傻子才會選實力最強的五個。那樣雖然精彩,可不定因素太大,還不如選某個年齡段的天才,那樣更容易把控。

只聽南宮清舞繼續道:「方才我見到他們火家有不少三十級的,我想,肯定跟明日比試有關。火家可不比我們南宮家弱,怎可能專門帶這些人上山。師父推測,火家提出的條件很可能是,先是限定實力等級,然後再限定年齡。」

唐宋苦笑:「真是如此,他們火家只怕早就算計好,而且很有可能將我們南宮家的弟子全都給算了個精光。」

南宮清舞細眉顫動,憂心忡忡的加快速度。誰能想到,火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除了唐宋兩人下山,還有好多雜役也下山,都是到馬場就騎著馬飛奔回去,應該都是為了送信。

天色漸晚,天邊的晚霞極為火紅。唐宋策馬跟在南宮清舞身後,腦子有點亂。

他總覺得三長老讓自己回來另有目的,但是不是因為發現自己的真面目,他又不敢確定。

其實他是想,要不要趁著機會留在南宮家,指不定南宮老祖真的躲在家裡養傷,搶奪土元的機會也僅有這一次。

問題是,他拿到土元之後幹什麼,這是個大問題。五元雖然厲害,可對他來說也僅僅是五個不停的寶物而已,並沒有太大吸引力,只是珠兒他們想要罷了。

唐宋可不想融合什麼五元,即便融合五元之後實力強橫,代價卻是要掌控這個世界,他沒時間。

可要說不搶嘛,總覺得有點說不過去。氣氛都烘托到這,要是南宮老祖真的受重傷,不搶白不搶,反正那東西也不是南宮老祖的,是珠兒給他們的……

剛回到紫馨苑,直奔禁閉室。唐宋不覺奇怪,紫馨苑可是有不少弟子都是三十級以上,怎麼會偏偏找南宮清月?

走到禁閉室門口,南宮清舞讓唐宋在外邊等著,自己進去找南宮清月說。很快,兩人從裡邊出來了。

一看到唐宋,南宮清月立即恨得牙痒痒,完全壓制不住火氣的憤然出手。掌印迅猛朝著唐宋轟過去,唐宋假裝沒反應過來,完全沒躲避的被掌印砸中胸口,身子不自主倒飛出去。

為了逼真,他還得趁機讓自己吐血。砸在地上之後,一副疼得差點沒死過去的樣子。

「師妹,你……」南宮清舞大驚失色的怒喝,「你怎能如此,你縱然不喜歡他,也不該如此下狠手!」

南宮清月咬著銀牙沒反駁,滿是憤恨的看著地上吐血的唐宋,心裡也是困惑。

難道自己真的搞錯了,可是,昨日明明自己帶著他進來,怎麼可能有錯,只是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麼辦法,跟南宮清舞又有什麼關聯。

心想著,南宮清月猙獰冷哼:「我不管你是何人,今日,必須得死!」

眼見她要攻擊唐宋,南宮清舞立即阻擋在前邊:「師妹,你冷靜點。師父讓我回來帶你們過去,不是讓你惹事。你若是再胡來,師父說了,不讓你去了。」

南宮清月這才停下,不甘心的咬著銀牙:「哼,日後再收拾你!」

唐宋滿是苦澀的爬起來,擦拭著嘴角鮮血,心裡相當憋悶。要不是為了埋伏,他真想把這個南宮清月給殺了。

特么不過是三十級,了不起呢,一巴掌就能拍死……

南宮清舞倒是鬆了口氣,上前看到唐宋傷得不輕,又覺得奇怪了。此人如此容易受傷,不像是有什麼高深修為,難道自己真的搞錯了?

還是說,紫馨苑內有人冒充成他的樣子?

「怎樣?」南宮清舞關心問道。

唐宋一副難受的樣子:「多謝師姐關心,並無大礙,只是元氣破損嚴重……師姐,要不,我就不去了,我還是留下來療傷好了。」

南宮清舞擰著眉頭,尋思一會才點頭:「也好,好生修養吧。」

看著唐宋步履蹣跚離開,南宮清舞越發覺得迷糊。他到底是不是高手,怎麼會這麼容易被打傷?

如果真是高手,不可能放下身段吧,高手可都有一定的傲氣……

唐宋卻是鬆了口氣,看得出來,三長老跟南宮清舞都有所懷疑,所以才一回來就找南宮清月,擺明了就是故意讓南宮清月打自己。

這一招想得倒是不錯,只可惜太過於匆忙,漏洞百出。不過這樣也好,然而讓他能留在南宮家,不用再去山上。

回到雜役住處,在總管等人的見證下進入房間修養。沒有急著釋放神念,而是盤腿在床上,一副很辛苦療傷的樣子。

一直等到夜半三更,南宮家靜悄悄的。唐宋猛地睜開眼,天眼打開的快速掃視四周。確認沒人盯著,將臉上的人皮面具摘下放好,從窗戶快速閃身衝出去,直奔南宮家後院。

一邊飛行,一邊將神念擴散,天眼放到最大極限。

南宮家留下來的高手並不少,有一個是八十級左右,兩個七十多級,還有好多個五十級。很快對方就感應到唐宋的氣息,紛紛飛過來。

唐宋毫不理會,天眼鎖定後院往後的一個小別院,迅速飛身衝過去。後方幾個高手很快追過來,想要攻擊,唐宋卻加快速度躲避,目標直指小閣樓。

嘭!

還沒等唐宋靠近,小閣樓炸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順勢翻騰起來,朝著他攻擊過來,正是南宮老祖。

看到對方,唐宋雙眸寒光閃爍,聖蓮出現在胸口,掌印同時拍出。

轟!

南宮老祖被轟得不受控制倒飛,尤為驚駭的看著唐宋逼迫過來,心頭有些發涼。他是沒想到,對方手裡有木元。

後邊幾個高手看到老祖被轟得倒飛,紛紛加速衝上去。可他們還是慢了一步,唐宋一個閃身衝到老祖跟前,墨俠快速出現,牢牢穿透老祖的防禦,抵在他的脖子上。老祖還在後退,唐宋也繼續往前追,卻已經將對方給鎖死了…… 沒有給南宮老祖任何掙脫的機會,唐宋衝到他跟前之後墨俠快速橫移按在他的脖子上,自己則是繞到他身後。

對面衝過來的一幫高手見狀,不得不停下來,殺意凜然。

「你是何人?」對面八十幾級的老人陰沉怒喝。

唐宋沒有吭聲,掃視了一眼幾人,背後暗暗發涼。南宮家高手真特么多,都已經分派那麼多人去參加天南大會,這裡還有這麼多。這要是都在,根本沒任何機會。

南宮老祖臉色有些蒼白,身體明顯很虛,之前跟珠兒對碰身受重傷,要不然唐宋根本不可能有機會。

安定下來,南宮老朱陰沉冷笑:「想不到,她竟然將木元給了你。想必,她傷得不輕。」

唐宋保持著警惕,微眯著眼:「你也傷的不輕,若不是依靠丹藥和土元,你應該已經死了。既然都了解,我也不廢話,我要土元。」

「呵,那要看你有沒有本事!」南宮老祖猛地大喝,周身元氣順勢迸發的想要將唐宋給封鎖。

然而,他的元氣還沒等完全釋放,唐宋抓著木元按在他的後背心臟位置,南宮老祖周身涌動的元氣立即往回縮,轉眼又消失了。

周遭一幫高手駭然:「小子,你不要胡來,有話好好說!」

南宮老祖身子僵硬,臉色更是蒼白:「你,你竟然能剋制我的元氣……怎麼可能!」

唐宋不屑冷笑,雖然他沒有能研究其他元,可是對木元卻有所研究。既然是五行之力,勢必會存在相生相剋。很不巧,木克土。這也是為什麼唐宋第一目標鎖定土元的原因之一。

左手控制著聖蓮木元,唐宋微眯著眼:「我再說一次,我要土元,不想殺人。」

強壓著震驚,南宮老祖咬著牙:「土元已經與我融為一體,你就算殺了我也得不到。怎麼,她沒告訴你?」

說話間,南宮老祖下垂的右手手指微微轉動。側面一個七十級靈神心領神會,立即朝著唐宋攻擊。

嘭!

唐宋周身散發出防護罩,絲毫不顧對方的攻擊,冷冷的扣著南宮老祖:「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攻擊過來的那個七十級靈神不得不重新倒退,很是無奈。縱然他們實力強悍,可老祖在對方手裡,他們也無奈啊。

南宮老祖面色極為難看,腮幫微微顫動:「你已經有木元,只要煉化木元,你也能成為獨霸一方,為何還要土元?」

咻!

話音未落,對面的八十幾級靈神抓准了機會,猛地飛射出一道寒光。是一把長劍,撕破空間,直取唐宋的額頭。

可唐宋早有準備,他的天眼早就看穿對方的意圖。對方還沒出招,他就已經快速側頭躲避。劍芒從南宮老祖耳邊擦過,凜冽的能量罡風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火辣的痕迹。

「看來,你們是非要逼我。」唐宋雙眸寒光閃爍,墨俠忽然加大力道按在南宮老祖的脖子上,「提醒一句,我的這把劍一旦撕破你的喉嚨,你體內的所有元氣會被吸干,不信你試試!」

南宮老祖臉色鐵青,這小子實力明明不是很強,怎麼躲閃速度這麼快?

他才七十級啊,按理說周圍這麼多高手盯著,他應該沒辦法反擊才對。可是現在,這小子遊刃有餘,根本就不怕這些所謂的高手……

沉了口氣,南宮老祖的語氣軟了不少:「你要土元也不可能煉化,你手裡已經有一個木元。你放了我,我可以告訴你如何煉化木元。另外,我南宮家與你世代交好……」

啵!

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宋的左手忽然用力將聖蓮狠狠按入他的體內。南宮老祖駭然,暴怒大喝:「找死!」

轟!

南宮老祖體內順勢迸發出強大的元氣,轟得唐宋不自主往後倒飛。只是在倒飛的瞬間,墨俠還是劃過了南宮老祖的脖子。與此同時,聖蓮被強行推入南宮老祖的心臟。

周圍一幫高手立即衝過去,剛要控制住倒飛的唐宋,不曾想唐宋突然消失不見了。

眾人一怔,沒等仔細探查,南宮老祖體內迸發的元氣席捲,他們又不得不躲開。

轉眼一切變得平靜,就連墨俠也不見了,唐宋的氣息完全消失不見。一幫高手警惕的四處張望,有點不可思議。憑空消失,難不成是空間跳躍?

「快……」南宮老祖漂浮在空中,臉色一陣白一陣紅的捂著胸口,「幫我把,把木元逼出來!」

他現在正是重傷,一個土元都差點控制不住,現在還加入一個相剋的木元,這是要他命的節奏!

幾人反應過來,紛紛飛上前:「老祖,怎……我們該怎麼做?」

「給我輸送元氣,快,否則土元失控,南宮家會夷為平地!」南宮老祖極力壓制著體內力量翻騰,心裡有種罵娘的衝動。

那小子到底搞什麼鬼,拿不走土元,竟然還把木元留給自己?

「你們幾個注意護法,我們四個給老祖輸送元氣……」

幾個高手很快動起來,四個最強的人給南宮老祖輸送元氣,黑暗的天空頓時變得絢爛起來,層層能量光芒照耀整個南宮家。

南宮老祖相當難受,感覺身體隨時都要爆。兩個元在體內互相衝擊排斥,那酸爽可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可他還是儘可能保持著理智,咬著牙呢喃:「召喚天南山上的人回來,他……他是想趁著我將土元木元都取出來的時候拿走,他肯定沒走遠,還在附近……啊!」

轟!

話都沒等說完,體內體內力量就失控,一股強大的元氣順勢迸發,轟得周圍空間顫動,周遭一幫高手被迫往後倒飛躲避。

就在能量罡風掃過之後,唐宋突然又出現在南宮老祖身後。周身環繞著金色防護罩,迅猛朝著南宮老祖衝過去。防護罩不停的被撕裂,可他根本沒有理會,目標直取南宮老祖的後背。

「你敢!」

倒飛出去的幾個高手整齊大喝,顧不得能量罡風席捲,強忍著空間晃動的再次衝過去。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唐宋已經衝到南宮老祖身後,雙手變成掌印,同時拍在南宮老祖的後背上…… 剛下飛機到了江華市,劉宇就給張家打了一通電話,也不知道說了什麼,沒一會他就掛掉電話走過來了。“師兄,平陽山我們都去過,爲什麼還要聯繫張家的人?”我疑惑問道。

雖然張家人不錯,上次也幫了我們這麼多忙,但正是因爲這樣,我才覺得不應該麻煩他們,我們四個直接就去平陽山就行。

劉宇嘆了口氣,說他也不想麻煩張家的人,但這也是沒辦法的。進平陽山找麒麟獸這件事太過危險,他不得不尋求張家的幫助,而且張家在這裏那麼多年,知道的消息,以及對平陽山的瞭解肯定比我們多,有他們的幫助會讓我們輕鬆一些。

“當然,我們直接把這次的來意告訴他們,願不願意幫忙這也是看他們自己意願的事情,我們不強求。”劉宇說道。

這時候,一旁的李慕顏也開口了,問道:“師兄,你說這張家在這裏待了這麼多年,會不會多少也知道一些平陽山裏麒麟獸的事情?”

劉宇搖了搖頭,說不清楚,到時候我們試探一下看看。

“對於這個張家的情況,上次我來尋找封印斬鬼刀辦法的時候也多少了解了一點,恐怕他們知道的不會比那位前輩多。”冰窟窿在一旁冷冷回道。

我們說着,沒一會張家派來接我們的人就到了。張家在江華市的商業勢力龐大,所以在劉宇打電話之後,立馬就聯繫了市裏張家的人,讓他們從市裏派車帶我們去隴南縣。

“幾位,車子已經在外面了,請吧。”來人十分客氣,對我們說道。

劉宇微笑着點頭說了句有勞了,我們就跟着那個人出去了。上車了,我們就前往隴南縣。

來接我們的人有些拘謹,開着車,一句話也沒說。等到了縣裏,車子直接開進了張家的私人院落裏。下了車,才發現張超、張旺和不少張家的族人正站在外面等着我們四個。

我們剛從車子裏下來,張旺就扶着張超領着那些人迎了過來。“三位好久不見了,三位真的是越發的意氣風發,想必修爲比之前又有了許多精進,真是讓老夫好生佩服。”張超笑臉說道。

“張超前輩客氣了,我們這次來還需要張家的幫忙,實在是不好意思。”劉宇行了個禮,客氣的回道。

“你這就客氣了,我們張家還要好好的感謝你們呢,只可惜秦姑娘沒能和你們一起來。”這時候,張旺看着我們幾個,說道。然後目光落到冰窟窿身上,露出疑惑之色。“不知這位小兄弟是?”

沒等劉宇介紹,冰窟窿就主動上前,對着張超和張旺他們行禮,開口說道:“前輩你們好,初次見面,在下道一派龍天。實不相瞞,我們此次前來,是爲了我的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