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4, 2021
78 Views

於是他就在紅紅那裡過了夜。

Written by
banner

葉雲天不覺得這是一件可恥的事。

這是她們迫不得已卻賴以為生的職業,自己只是平凡顧主而已,光明正大的消費。或者是正正噹噹的墮落。 自己只是平凡顧主而已,光明正大的消費。或者是正正噹噹的墮落。

總比陽光下假仁假義的偽道學暗地進行見不得人的勾當要光明正大的多。

大鵬王身形可遮日月,目標不可謂不大。

他忽然走回紫竹林,自己也不知為什麼。

一個階下之囚,竟然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豈不是最好笑的笑話?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了,他看見帶血的青鋒從自己的咽喉插了出來!

楚御天面上的肌肉因痛苦而扭曲,眼睛鼻子都歪到了一起,可笑的笑容在臉上抽搐著。

「拉不拉的開到時候再說,重要的是我覺得神弓已經原諒我的無理舉動了,換言之不過就像大姑娘一樣已出夠了氣!」葉雲天將射日弓隨便的朝腰帶一插,輕輕拍了拍,臉上是昂揚的笑,笑容似乎比九天之日更加明朗。

葉雲天眼觀鼻鼻觀心,正色說道:「現在的你,並不能代表以前的你。」

葉雲天已不是第一次聽見十聖了,他在等蕭凡詳加解釋。

——歐陽青青曾微帶嗔怒地稱讚葉雲天:「你好像什麼都知道。」但是葉雲天明白,真正什麼都知道的不是自己,而是這個神秘院長蕭凡。

單憑蕭凡兵不血刃驚走了大鵬王,就足以說明他的深不可測。加上又是龍聖蕭史的後代,蕭凡就更加顯得不可捉摸了。

太極圖包容陰陽之理,五行之術,天地之功,乾坤之力。偉大的生命需要浩瀚的天地為之重生。

血滴浸透骨質,白骨大放慘白之光,一瞬間恍如白玉,晶瑩溫潤,經絡開始重新生成、血肉漸漸成型,兩隻骷髏手臂登時變得有血有肉!

葉雲天忽然仰天一笑。

玄青色的劍鋒發出淡淡微暈,照得兩人面色發青。

「你是不陰不陽而已!」獨孤一劍的聲音如利刃劃破稠濃的陰陽氣息。

緊跟著,冰藍色的尖刃如一顆衝破桎梏的流星,拖著長長的尾翼,在重重的陰陽氣海之中找准了陰陽子的位置,準確無誤地命中。

無情劍貫穿了陰陽子的胸膛,陰陽子法力受損,似再也維持不了周身浮沉氤氳的那一分神秘,露出了獐頭鼠目的樣子。

葉雲天回到茶棚,卻發現非非已不見了。

門口並無守衛,更添荒涼之感。

所以她醒了,卻還一動不動,生怕吵醒躺在身邊的那個她深愛著的並深愛著她的人。

她不會知道,一夜纏綿,換來的卻是同床異夢。

他睜開眼:「你醒了?」頓了頓,「你醒多久了?」

「我剛醒。」呢喃的軟風吹進他的耳中,如夢的香澤撲入他的鼻中,柔軟的嫩滑手臂又纏上了他的鎖骨。

所幸的是葉雲天落地竟然落得十分平穩,就像是被人扶著一樣輕輕落下。清凈散人只是想教訓教訓他,也沒有傷他的意思。

「你瘋了,你瘋了……」陰陽子又驚又怒,眼珠凸起如死魚一般。

「我是瘋了,一起下地獄吧!」獨孤一劍已完全融進了陰陽子的身體里,藍色的無情劍再次出現在他們的手裡。

「掃蕩陰陽,乾坤盡滅,獨孤一劍!」

一劍,僅僅是一劍,以獨孤一劍名字命名的一劍,冰藍色的光噴薄而出,洪焰冰爐成了藍色的海洋,最終又變成了藍色的碎片。

快,確實是好事。

博大卻無聲的道。

電再次掠過天穹,照出四面八方的無數兵戈鐵器,無數含憤的眼。

鐵桶一般,從雲層排列至地面,數不勝數的敵人,神界很久沒有出現這樣大的盛會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

金葉子慘然道:「有些人註定會一生孤獨,永遠沒有朋友!」

葉雲天道:「我從不相信命中注定,你也不像是一個甘於臣服於命運的人!」

狼人迎了上去,握住葉雲天的手,低低喚道:「師父!」

「好徒兒,師父總算沒讓你失望!」

他甚至還要天馬行空繼續暢想下去。

廣寧子愚魯之下,口齒不甚靈便,於精奧處瞭然於胸卻又難以言說,教起別人來頗不能勝任。

然而他教的是葉雲天!

南放所看見的真相,就是一開始葉雲天就消失了,然後拓跋天自顧自使出了諸多殺招,殺了個天昏地暗。最後他似乎見鬼了一般,瘋瘋癲癲,自己抹了脖子。

這時,葉雲天才憑空出現在拓跋天的死屍面前。

南放跑過來,問:「你做了什麼?」

他們兩人間似乎心照不宣,隱藏在心中的竟有相似的渴望。

備註:黑白雙眉實為雙胞胎兄弟,來歷神秘,執法公正,恪盡職守,令學員既敬且畏。

他忽然間睜眼,眼神尖利:「狼人呢?」

她內心,只想葉雲天屈服。

白狐笑了,卻有些凄美,有些慘然:「他們能得到救助,可誰來救助我們這些妖孽!一切只不過因為我們是妖孽!」

葉雲天一字一頓很認真地道:「你不是!」

白狐笑出了淚水,苦澀地流下:「你認為不是,又能改變什麼?這一切能改變么?我們永遠是天人共戮的妖孽!」

毫無修飾的笑,與竹濤聲融合得絲絲入扣。彷彿這本就是竹林的聲音。烏鴉也未被驚走。

出門一笑無拘礙,雲在西湖月在天!

白水宮宮主忍不住再次傳音:「各位,不能再拖了,我感覺到血靈殘陽外的埋伏正在被攻破,一股令我心悸的氣息出現在那裡,想必是秦月率眾到了!」

魔火宮宮主道:「只要總宮主一聲令下,我等慷慨赴死,義無反顧!」

其餘三位宮主皆無回應,都沒那麼慷慨地想要為古魔而奉獻出自己的性命。

「古魔大人會以你們為恥!」白水宮主長嘆一口氣,「我,白浪,永不背板古魔大人,我將用我的生命為古魔大人開闢破印而出的道路!」

語畢,周身的水元素大肆震蕩,到達空前強大,而白水宮宮主原本的鶴髮童顏變得褶皺,細嫩如嬰兒的皮膚極度縮水收縮,乾巴老皺,斑紋橫生。

慕容塵藝高人膽大,竟毫無懼意,手中長槍一抖,重重的槍影暴長而出,肆虐而去。

砰砰砰!

此話一出,其餘的三個丫頭都變了臉色。

朱長仁下意識地將朴刀架得更緊了,刀鋒貼在喉頭,凜冽的氣息甚至已投入了謝蒼生的喉嚨之中。

朱長仁的手心已溢出了細密的汗珠,但他猶自冷笑:「你可以試試,是我先倒下,還是你大哥先倒下!」

就如居廟堂之高的人,怎能瞧見江湖之遠的疾苦與病痛?

即便在高空也能感覺得到城牆上的守將宿兵皆非等閑,但也並非仙神,見多識廣的葉雲天斷定這些守兵在羽化初境至峰境不等。

他還在等待,烏雲還未散開,遠不是雲銷雨霽之時。

餐霞食電,風雷震天,一圈尨茸的光碟機散了高天的陰霾,久違的太陽再次露臉,映照著已成為廢墟的中州城。

天地元氣動蕩不休,似乎整片天地都受到了極大的壓迫。

太極圖不斷地壓縮凝練,超越過空間的極限密度!

七殺女冷冷地道:「老根,我數三聲,你再不出來,我就殺了這個女人!一,二……」

葉雲天手裡不停,快速拉動風箱,語聲依舊蕭索:「你的命,我的劍,容我叫你一聲師父。」

風呼海嘯,天象陡變。

轟隆聲中農舍似乎不斷地下沉,深陷土中,很快就陷入了黑壓壓的一片。趁著最後的光明,葉雲天抓到了昏迷的上官飛燕,抱在懷裡。

待得晃動消失,也不知到底下降了多深。葉雲天目不能見物,雙腿難以站立,一雙手來回摸索,想要推拿穴位,助上官飛燕蘇醒。只不過不知是否故意如此,葉雲天亂摸一陣,什麼穴位都沒摸到,反而將自己弄得面紅耳赤。

遠在未登神位之時,鯤鵬便是龍的天敵。

很快他整個人變得消失不見,就像是忽然蒸發一樣,只餘下一隻掃帚。

李雲大驚失色,不斷轉身環顧,可入眼的,只是蕭蕭的枯木落葉。

沙沙~~

葉雲天暗贊公子的驅物功夫著實了得,人品也是相當的不錯。

車夫翻下馬車,跪倒在地,不敢抬頭。

二公子使出全力,一鞭落下,將那車夫手臂胸前劃出一長條血痕,傷口深可見骨。

蕭凡似乎看出了葉雲天心中所想,道:「乘龍學院想要知道一個人的來路會自然有很多法子!」

蕭凡使了個眼色,張楓便退了出去。

劍靈的聲音很輕:「我原以為你跟爺爺很像,但後來發現又不像,現在又覺得十分相似了!」

她的聲音有一種說不出的悵惋,那種惆悵絕不只因為懷念故去的劍聖。

葉雲天登樓的那一刻起,就恍如黑夜中升起的一盞光明,照亮了她星眸般的眼,她在那一個瞬間是不是已將他和劍聖聯繫在一起?

是不是就在葉雲天與眾不同步步登樓的那一刻她已經芳心暗許?

洪焰冰爐就是鏡花水月里的冰窖,獨孤一劍便是預言之子的第九人。

王許恨寓力劍中,含而不發,不以真氣外放,處處與謝蒼生比拼內勁。謝蒼生心法雖妙,此時此刻也難以有所作為,一時間被逼得手忙腳亂。

影葉雲天沒有再說話,沒有再回頭,走入了黑暗裡。

——為了什麼?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既然我已站在六界的風口浪尖,我就必須以我的血肉之軀努力撐起六界的希望和未來!

鐵師傅道:「只有返璞歸真才是鑄劍的最高境界,因為你根本無法想象當年為鑄軒轅劍軒轅武所花費的代價,我們付不起這種代價,而且也不願付那樣慘絕人寰的代價。所以我們就用最普通的器具,不過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

冷嘲熱諷也是一種有利的武器,葉雲天懂得這一點,段飛也懂得。

因此段飛沒有生氣,他也知道如何利用言辭這種武器,他緩緩地開口:「你還不動手,是因為你沒有把握;就像我不動手,也沒有把握一樣。」

「或許吧,」葉雲天掛著任何人也看不懂的微笑,「但你知道我不出手還有另一個理由。」

葉雲天心中別有一番計較,不上得天界,怎能查出侍劍屍身何在?雖然人已死,但情難絕。葉雲天焉能不追查出侍劍的下落?

看著葉雲天如欲噬人的目光,蕭凡忽然哈哈一笑,道:「小友何必跟我一個糟老頭子較真?」

「混蛋就跟你較上真了!你要是不助我,我現在就把乘龍學院給挑了!」葉雲天手握浮竹劍,青筋凸出如同蠕動的蚯蚓。雙腿微曲,似乎壓縮的彈簧,隨時都會發足而去,破空無蹤。

王許恨仍是毒蛇般的眼神:「如果我有能力殺死你,你絕不可能活到現在!」

上官飛燕的淚水凄然而落,點頭道:「我想知道。」

金葉子道:「有一天晚上葉雲天進了你的房中,他一共待了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內什麼都可能發生,尤其是一個蕩婦和一個登徒子!」

上官飛燕凄然笑道:「原來如此,看來你真的很在乎我,但你未免對自己太沒有自信了。任誰有了你這樣的男人,還會去找葉雲天那種傢伙么?」

那應該是深藏的魔念,葉雲天正在以非同尋常的意志力剋制。

土和尚感到了心悸,這股魔念是他遠難對付的。

葉雲天正在掙扎,血線在他的臉上遍布的面積漸漸擴展,與此同時,身體各處的情形也莫不如此。

「鎮壓魔念怨念的難道真的只是一粒小小的佛舍利?外加的舍利只不過是呼喚並擴展你心中的佛性從而與魔怨之念對抗,鎮壓魔怨之念的力量源泉從來不是佛舍利,是你自己!」

他也一直邯鄲學步般想變得如此瀟洒。

至少在夢中他是瀟洒無比的,可惜他的瀟洒夢並沒有持續很久。

「問得好!」楚山孤手輕搖,金色的光芒握在手裡,那是一口劍。

神異的氣息,帶著遠古的尊貴,無比的厚重,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聖獸沉浮在金劍之側,天地氣運在劍的走勢之內。

「軒轅啊軒轅,你寂寞了數千萬年,今日總算是得遇我這個明主!」楚山孤氣勢威嚴,如流水過山澗,潺潺平和,不變為至變,氣息微弱,至弱就是至強。 不變為至變,氣息微弱,至弱就是至強。

一朵朵剝落,花雨分灑,不過是一瞬之事。零落之際,一道刀光卻如同花間的一絲青柳抽出,朱長仁來不及反應便已被命中。

殷紅的鮮血分灑,滿地殘梅,再添幾瓣桃花,凄艷地劃過。

「這是我們共同鑄的劍,你給起個名字。」鐵師傅微笑著,投身跳入了火爐之內,一瞬間,火勢大漲,巨焰熏天。

影葉雲天與江落妃雙自不會左右她的決定。道別之後,他們兩人便離開了亂之位面,朝人界回去。

體內真氣流轉極為不暢,轉瞬間便將要用盡,嘯天七式耗費過巨,已使用不出,只能仰仗著精湛的矛法作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