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4, 2021
61 Views

也只能夠這樣做,否則的話,別人沒有吞天王符籙,是不可能修鍊異種玄力的。

Written by
banner

「還有這一層。」謝無算冷汗直冒,覺得自己的確心思真誠,還有這回報,否則一旦被對方治療好了,推三阻四,豈不是以後再也沒有辦法進步?

當下,謝無算就和蘇杉結為了生死兄弟,當場八拜。上表神靈,不離不棄。

當謝無算走出去「聖葯殿」的時候,立刻轟動了!無數太古大能的意念掃射,就發現謝無算的頭頂上,五氣朝元,五種神級氣功徹底融合,親密無間。實力比起以前足足提升了數倍,而且隱隱約約以後有機會再度突破,到達七重天,「昊神」的境界。

神話境界,每一重的突破,都無比艱難。

尤其是到達了五層之後,基本上沒有重大奇遇,也就停留在這個境界了。永生永世,無法寸進。

現在,謝無算居然化解了異種玄力,有了突破的跡象,這如何不使得那些太古大能一個個的心中震驚,恨不得立刻就來向蘇杉求醫問葯。

「本人謝無算,承蒙龍傲天公子治療,已經和公子結為生死兄弟,從此之後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謝無算出去之後,大聲的為蘇杉打廣告,同時表明自己身份,讓許多人更加警惕,不敢胡來。

嗖嗖嗖……

三尊老祖同時降落下來,來到謝無算的面前:「謝老弟,你真的治療好了身上的傷勢?沒有把神級氣功廢除掉?」

「原來是坎離天三祖。」謝無算一看,就知道,又是三尊長老王,乃是二十九等級仙界,坎離天的三尊老祖,修為和自己一樣,甚至還要高深一些,修鍊坎離天的「坎離正反大悲氣道」,也是三種神級氣功同時修鍊,到達了盡頭,無法化解異種玄力,痛苦了很久。

「我的確是化解了體內的異種玄力,三位老哥不信和我試試?」

突然之間,謝無算出手了,連續三掌,每一掌都攻擊向了坎離天三祖,三祖立刻舉掌相迎,八掌在空中撞擊,頓時爆炸出來了一連串的聲音。

謝無算紋絲不動,而三祖卻是連連後退,震驚無比,這才相信,謝無算是真正的解除了隱患。而且氣功大進。

「走,去找龍傲天!解除我們身上的隱患。」三祖猛的飛騰起來,卻被謝無算阻攔住了,冷冷的道:「三祖,你和我的關係不錯,不過我要告訴你們,得尊重一些,否則我兄弟不會替你們治療的。」

「好好好……」三祖心中一驚,又看到了在那頂上,六大舞者盤旋,頓時放慢的腳步,走入聖葯殿堂之中。

不一會兒,三祖又出來了,哈哈狂笑,吐氣開聲,一掃胸中的鬱悶,「終於修為通暢!我們的修鍊也可以提升一個境界了。」

隨後,他們看見了守護的一些聖葯殿堂的弟子,突然出手,一道光芒激射在了一個弟子的身軀上,那個弟子立刻懸浮起來,被伐毛洗髓,功力頓時連連突破,天劫降臨,「我為你們這些弟子伐毛洗髓吧,反正這聖葯殿堂的龍傲天公子,已經成為了我們坎離三祖的生死兄弟,以後我們要繼續修鍊,還得需要聖葯殿堂的藥丸輔助才可以。你們的實力越強,我們面子上也好看。」

這些弟子,都是楊家的一些核心弟子,得到了伐毛洗髓,個個大喜,臉上顯現出來了狂喜。

看見謝無算,坎離三祖都成功了,轟動更大,金光閃爍,頓時一個個的祖師從天空降落下來,到達門口,求見蘇杉,他們不敢動粗,再也不能夠學當年那誅仙宗和神龍部強迫蘇杉治療。都規規矩矩。

因為蘇杉的實力越來越大,起碼和謝無算,坎離三祖結為了生死兄弟,眾人就不敢得罪,更何況背後似乎還有異常神秘的太古大能?

有一些老祖等待之中,為了討好聖葯殿堂,甚至學坎離三祖一樣,給那些弟子好處,這些弟子的修為節節攀升,實力暴漲,個個都興高采烈,一時之間,聖葯殿成為了最為繁榮的門派。

蘇杉心中冷笑連連,看見這些求醫問葯的老祖,他知道自己大勢已成。

而且,在替這些老祖化解體內異種玄力的時候,還可以窺視老祖的修為境界,神級氣功,修行的經驗,每治療一名老祖,獲得的寶貴經驗是許多東西都買不到的。

而且,這些老祖還會送上豐厚的禮金,除此之外,蘇杉治療好的老祖,以後想要繼續修鍊,必須要服用他吞天玄力凝聚成的藥丸,這等於是把諸多老祖的修為控制在了手上。

當然,這些老祖也知道這一點,可惜是沒有辦法,如果不被蘇杉治療,那麼無法繼續修鍊下去,最終將一事無成。

「哈哈哈,哈哈哈……」

在聖葯殿堂內部,那無敵堂的大師兄,二師兄,還有蘇杉的大哥二哥,一些核心成員,都哈哈大笑起來,清點著一件件的法寶,一件件的神器,各種丹藥,道書,能量石,奇珍異寶。

這護道聯盟多少老祖?恐怕數都數不清,向蘇杉來求醫問葯的有多少?每一個人都送上豐厚的禮物,比挖掘了大寶藏還要多得多,而且,禮物必須是重禮。

因為這是「救命禮」,為了化解體內的異種玄力,這些老祖就算是捨棄自身家業,拋棄妻子都願意。

因為異種玄力的衝突實在是太痛苦了。

整整一天時間過去了,蘇杉借口休息,第二天再來治療,一些在外面等待的老祖只好紛紛散去,就是這一天的時間,有數十位地位高深的老祖,和蘇杉發誓結為了兄弟,同時答應,拚命維護聖葯殿,向整個護道聯盟發出來了信息。

蘇杉聖葯殿的地位,就在一天之內,徹底穩固了下來。

「豈有此理,奇恥大辱,奇恥大辱!」

此時此刻,在遙遠的地方,白雲繚繞,仙界風暴無法吹拂到,一眼看過去,全部都是壯麗山河,那山河如畫,景秀得好像不是真實環境,一條條巨大的神龍,長達千百萬里,隱藏在白雲之中,觀看下面的山川河流,這一切都是神話中才有的景象。

這就是八部龍界,三十三等級最高仙界的一個角落,神龍部所居住的地方。

此時,龍無極公子已經回到了龍界。

他的臉上,黑氣瀰漫,在壓制體內的生化劇毒,周圍幾個老者在幫助他傳授功力,那幾個老者,鬍鬚極長,都如一條條的火龍在亂竄,顯現出來了極高的修為。

「萬物化龍,一切成功!」

突然,幾個老者猛的爆發出來了最強修為,一口鮮血噴射,繪畫出來了層層符籙,深入那龍無極公子的體內。

立刻,龍無極公子的體內,無數黑氣發出刺耳的尖叫,漸漸被拉了出來。

撲哧!

幾個老者全身巨震,被黑氣入侵,立刻變成了生化獸一般的東西,龍無極毫無憐憫的出手,化為了漫天掌印,把幾個老者擊斃當場,然後熊熊龍火開始燃燒,把這些人煉化,徹底化為了灰塵。

「噓!」

龍無極公子輕鬆了一口氣:「居然犧牲了我們龍族幾尊長老的性命,施展龍族大挪移秘法,才使得我的體內餘毒解除掉,這生化劇毒居然如此猛烈!」

「龍無極!」

一個威嚴的聲音響徹起來。

隨後,巨大的龍頭從白雲中穿梭出來,到達了懸崖邊上,那龍頭上面端坐著一個中年男子,是神龍部的一尊地位尊貴龍王,是龍無極公子的父親,位高權重,乃是親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角色。

「父親大人!」

龍無極趕緊低下頭去。

「你這次,損壞了幾位長老的性命,可謂是孽子!」龍王訓斥道:「大大丟了我們這一族的臉面,使得我在神龍部中,以後會成為笑柄,這個臉面,你必須要給我掙回來,知道了么?」

「是!」龍無極雙拳緊握,雙手拳頭氣流爆炸:「龍傲天,我一定要斬了你,讓你知道得罪是我是什麼後果。」

「那龍傲天,是我們龍族一個小分支的天才,不能夠讓他出頭,否則會被別的龍族拉攏,成為對付我們神龍部的工具,必須要把他擒拿到手,使得他為我們神龍部當做奴隸,榨乾他身上所有的價值,明白了么?」

龍王狠狠的道:「再也不能夠因小失大,否則的話!就別來我們神龍部了,會把你驅逐出去,成為一條流浪龍。」

「是的,父親,我一定不會意氣用事,一定要追查本源,查到龍傲天那小子,背後是何等人?是哪個龍族的老古董作祟。」龍無極獰笑起來:「火龍一族,我已經派人去追殺,務必要把這一族清洗乾淨,下位龍族居然敢對付我們上位龍族,已經是死罪。」 植芝大師?打敗了全日本男人?

聽到這兩個熟悉的形容,李學浩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一個擁有凌厲丹鳳眼的女人,那是在東京遇到的合氣道高手,幾乎達到了以武入道的境界,植芝英美里。

特意看了看眼前的中村曈,沒想到她竟然是植芝英美里的徒弟。

「喂,真中,我這個三年級的前輩在跟你說話,你就沒有一點表示嗎?」中村隆史說了一大通,甚至還向一個低年級的後輩道歉了,可是對方居然沒有半點反應,就好像完全沒在聽他說話一樣。

「不好意思,剛剛有點走神了。」李學浩回過神來,無視了中村隆史的怒目而視,看著中村曈說道,「我見過你師父。」

「哦?」這句話聽得福圓直美和山本綾音不由一愣,大概是不知道竟然還有這種事情。而中村曈更是一怔,繼而淡定下來,「見過我師父的人很多,但並不是每個人她都認識。」

言下之意就是說,她師父是一位全國名人,見過她的人當然不在少數,但能讓她認識的,那就少之又少了。

李學浩自然明白她的暗示,她師父那麼大一個全國名人,而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兩者身份差距巨大,幾乎不可能互相認識。對於這種「自大」的心理,李學浩也不屑解釋,對身邊的福圓直美和山本綾音說道:「直美學姐,綾音,我們走吧。」

福圓直美和山本綾音自然是聽他的,三人準備離開,這惹惱了對面的中村隆史,感覺被無視了:「喂,真中,你真的不把我這個三年級的前輩放在眼裡嗎?」

李學浩淡淡地看了看他:「中村前輩,我沒有興趣玩什麼切磋的遊戲。現在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是陪她們回家,明白嗎?」

「你怕輸對嗎?」中村隆史看了一眼福圓直美和山本綾音,又將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臉上。

「浩二根本就不會輸!」李學浩還沒說話,福圓直美已經搶先說道,對於一向要強的她來說,任何人都不能詆毀她所在意的人。

「既然不會輸,那為什麼不敢和我姐姐比試一場。」中村隆史看向福圓直美,目光之中帶著明顯的鄙視,這是一種激將法。

偏偏福圓直美心高氣傲,最受不得這樣的刺激:「浩二隻是不想親自出手,就由我來和你姐姐比試,見識一下打敗了全日本男人的植芝大師的首徒的實力。」

聽了這話,一旁的中村曈饒有興緻地打量著她,沒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中村隆史則猶如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你來?福圓,你的實力我很清楚,拿劍的話,頂多和我打成平手,但和我姐姐……就算有一百個你,都不是她的對手。」他不認為自己這是小瞧了福圓直美的實力,而是在說一件事實。

福圓直美神色更冷:「既然如此,那麼……」

「直美。」李學浩適時地打斷了她的話,就怕她說出些不好挽回的話,以她的實力,確實無法跟中村曈相比,本來他不打算接受這種莫名其妙的「挑戰」,但他也不想讓福圓直美失望,看向「看好戲」的中村曈道,「你確定要和我切磋嗎?」

中村曈收回看福圓直美的目光,點了點頭:「對於一個可以擊敗我這個不成器的弟弟的高中生,我很想知道是不是真有那種實力。」

「我們找個地方吧。」既然要「自取其辱」,李學浩也不是不懂得「成全」的人,不過這裡是人來人往的馬路邊,不適合切磋比武。

一旁的中村隆史說道:「我記得附近有一座公園,現在這個時間點,應該沒有什麼人。」

「去吧。」李學浩同意下來,想著儘早解決這個麻煩,然後陪福圓直美和山本綾音回家,三人在路上至少還可以甜蜜一下。

接下來由中村隆史帶路,一行人來到附近的公園。

此時已經是傍晚,夕陽西下,赤紅的陽光只剩下最後一縷餘暉,公園裡面確實沒有什麼人,這倒是一個安靜比武的地方。

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寶 「你需要用什麼武器嗎?」等到旁人退開,李學浩和中村曈站在一處空曠的地方,後者問道。

「不必了,現在就開始吧。」李學浩不想耽擱時間。

中村曈皺了皺眉,顯然是聽出了他語氣的不耐煩,不過對方畢竟是個高中生,她也不是真的很在意:「你真的見過我師父?」

「是。」李學浩應道。

「在哪裡見過?」中村曈繼續問道。

「東京的植芝煉心塾涉谷本部道場。」說完這句話,李學浩真的不想再回答任何問題了,「如果不想開始,那麼我要離開了。」

「……」遇到這種迫不及待想輸的對手,中村曈也是無語了,「好吧,你是高中生,你先出手吧。」

「那麼我不客氣了。」李學浩沒有謙讓,他只想用最短的時間解決對手,「知道你師父最厲害的招式是什麼嗎?」

「嗯?」中村曈愣了一下,不是說要急於開始嗎,怎麼現在又說廢話了?至於她師父最厲害的招式,她當然知道,也親眼見過,難道眼前這個高中生也見過嗎?

「就是這個……」李學浩在她愣神之際,輕輕地抬起右手,掌心面向她。

中村曈根本不明白他做這種動作有什麼意義,就見對方手掌微微一抖,與此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直接撞擊在她的胸口上。

「砰!」就像被高速行駛的車撞中,中村曈整個身體往後倒飛而去,橫飛出七八米遠的距離,這才摔落在地。

不過別看摔得凄慘,其實在李學浩收了大部分力道的前提下,看似嚴重,但並沒有受到什麼真正的傷害。

中村曈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或者說,被徹底地震撼了,她親眼見過師父用過幾次她最厲害的招式,每見一次,她就震撼一次,居然有可以隔空傷人這種武技,這簡直是如同作弊般的存在。

一直以來,她都想學習這種「最高武技」,但師父已經跟她說過了,她至少還要再等十年才能達到可以修習的地步,然而現在,她親眼見到一個高中生,用出了「最高武技」,將她輕鬆擊敗了。

「你,怎麼會……」中村曈難以置信地看著對方,身上的疼痛反而是次要的,「最高武技」出現在一個高中生身上才是最令她震撼的。

「忘了說,那次在涉穀道場,你師父敗給了我。」李學浩放下手,很平淡地說道,絲毫不知道他這句話,給了中村曈什麼樣的震撼衝擊,強大到無可匹敵的師父,竟然敗給了這個高中生? ?「好,現在,你帶上我的護衛高手,龍族大將,再次下去!加入護道聯盟,護道聯盟是三十三等級仙界一些老古董,授意成立的,將來會成為一個巨大的利益組織,不能夠錯過,對付未來世界,就要靠這個聯盟,把整個仙界統一起來,在以後,護道聯盟,就會成為億萬恆沙數目仙界的一個核心。知道了么?你要在其中歷練!逐漸拉攏仙道中人,掌握大權,在將來整個仙界大一統,我們要在其中分一杯羹!知道了么?遠古天庭的建立,勢在必行,仙界一盤散沙這麼久了,這次藉助未來世界的入侵,就正可以整合起來。不能夠讓那龍傲天懷了事情。」

龍王殺氣沸騰,「他背後的老古董,可以控制起來,先調查清楚,一旦知道了是誰,我會親自出手,斬殺!擒拿!」

「是!」

「龍狂!龍嘯!龍震!龍盪!出來,跟隨你們的少主,前去征戰殺伐,誰敢阻攔你們,立殺無赦!」

龍王一聲令下,四大戰將出現,個個都身穿鎧甲,顯現出來了強大的戰鬥力。

「既然如此,父王我就下去了,必定手到擒來!」龍無極猛烈的飛起,發出來長嘯,脫離了八部天界,到達下方去了。

一接近那護道聯盟的巨大世界,看見千百億的仙界連鎖在一起,互相攻擊守護,龍無極就知道,護道聯盟大勢已成,很有可能會真的一統仙界,成為巨大朝廷,從此之後,大統一,許多仙道世界不再是一盤散沙。

陡然,他發出來了一聲強烈的龍嘯。

頓時,一些龍族青年男女從其中飛出,紛紛到達了他的面前,跪下來,「恭迎公子回來。」

「你們守護神龍部,有很大功勞,讓你們拉攏各大宗門的長老王,到底拉攏了沒有?」龍無極眼神一掃,看著自己的這些龍族精英弟子,這就是本錢:「還有,那龍傲天想必和九陽神宗徹底決裂了,現在在幹什麼?如果還繼續經營他的什麼天龍葯殿,就要斬殺他!」

「這……」幾個龍族青年道:「公子,現在不要輕舉妄動,那龍傲天開了一個聖葯宗,在其中治病,大勢收羅人心,斂聚錢財,而且現在有一些長老和他結為了兄弟。」

「什麼?居然如此膽大妄為,明明知道得罪我們神龍部,居然還如此囂張,實在是可惡!殺!」當下,龍無極公子飛速前去。

「公子,等一等,怕惹出麻煩來!」一些龍族青年男女連忙道。

「哼!」龍無極公子猛的道:「你們這些廢物,龍族的勇氣哪裡去了?那龍傲天,不過是一個下等龍族,就把你們嚇唬成這樣,告訴你們,現在他雖然收攏人心,但是那些人心都是假的,治病的時候,人人求他,什麼好話都說盡,不過等待病一治療好!這些人都會離心離德,還真的把他當一回事情? 丹師劍宗 當我們去斬殺的時候,誰敢得罪我們神龍部?」

當下,他化為了龍吟長嘯,衝擊下去,滾滾散散,直接到達了內部,就看見那巨大的小世界,聖葯宗聳立在其上,許多長老在外面求葯。

龍無極公子猛的發出來了長嘯:「今天,神龍部和龍傲天處理家族之中的內部事情,是我們龍族的分內之事,不想乾的人,還請走開。不要和我們神龍部結怨,也不要干涉我們龍族內政。」

本來,龍無極公子以為這樣一長嘯,許多長老都會給神龍部一個面子,有的甚至會暗中落井下石,幫助神龍部對付龍傲天。

但是,就在他的話音剛落,許多長老都對著他望了過來,眼神非常不友好。他甚至看見了一個三十等級仙界,「無妄天」的長老,已經修鍊到達乾神最高巔峰,半隻腳踏入了昊神境界的無上強者,傳聞他得到過許多奇遇,一連修鍊了數十種的神級氣功,化為百神熔爐,號稱百神老祖的強者。

「居然是神龍部的人來找龍傲天公子的麻煩!真是煩躁,要是惹得公子不化解我們身上的異種玄力,那不完蛋了!」

「打!把他們打出去,這一群廢物,居然敢在聖葯殿前撒野!」

「什麼神龍部!趕出去!惹得公子不爽,一聲令下,就要滅了他!」

「我們速速打死這群神龍部的蚯蚓,若是提到其中一個龍頭作為賀禮,公子肯定為我們化解異種玄力!」

「兄弟們,長老們,這些神龍部的人不安好心,想要抓住龍傲天公子,作為要挾,我們現在服用了龍傲天公子的丹藥!如果被他抓了出,那神龍部不是要挾我們?我們就得聽從他的,萬萬不能夠讓他的計謀得逞!殺!」 步步爲贏 ……

轟隆!

無數的聲音匯聚起來,凝聚成了一股。

頓時,密密麻麻的長老,大長老,太上長老,至尊長老,太上至尊長老,長老王……這些護道聯盟,各門各派的高手,都共同衝擊了起來,對著龍無極逼迫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