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81 Views

霍夢武陰冷的盯着我,冷冰冰的道:“你是誰?”這句話語氣很不善,幾乎就是在說‘你是什麼東西,也配來搭我們的話’了。

Written by
banner

但是白骨將軍卻很贊同的道:“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霍司座,你看呢?”

霍夢武驚訝了,詫異的看着我,顯然沒有搞得懂我是什麼身份,爲什麼我說話這個咄咄逼人的白骨將軍居然會贊同。

我把腰挺得直直的,面無表情,實際上心裏已經樂開了花。

媽了個雞,老子長這麼大恐怕都沒有今天這麼長臉呢,堂堂太陰司的司座大人,居然要靠我來給他解圍,這個情,他想不承我的也不行了,而這一切,都得歸功於白骨將軍!

終於,霍夢武點了點頭,道:“既然是我手下的人得罪了閣下,那我這便讓步,因爲這一片的守墓者前些天剛剛隱退,所以,劉旭便接任江東北部三區的守墓者吧,至於特權……就如你們所願,可以正任命三個區的引鬼人以及一對隊陽使吧,在下公務繁忙,便不打擾了,告辭!”

霍夢武雷厲風行,宣佈完了便帶着人走了,史小可走的時候看我們的時候眼神極爲陰冷,顯然,今天這事兒被他記在仇恨薄上了!

等他一走,我們全部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白骨將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便笑道:“紅伊交給你們了,不要讓她受傷,今晚十二點我來接她。”

說完,白骨將軍跨上三足金烏,一聲輕喝,三足金烏周身蓬然饒起大片的火焰,十餘米長的巨翅輕輕一振,巨大的身體便一下子飛了出去,狂爆的勁風吹得我們睜不開眼,等狂風吹過的時候,我們再看天空中的三足金烏已經只剩下一個小紅點了……

“呼……”劉旭都跌坐在了地上,有些恍惚,顯然他還不相信自己已經成爲了江東三大守墓者之一了!

不過我也沒空理他了,收攏了管佳龍的屍骨,這一戰,我們又損失了一位兄弟,而且是連魂都被那些惡鬼一起吃了的……木豐樂劃。

得提高戰鬥力啊,我們自身的實力始終還是太弱了。

回去的路上碰到了洗完了澡,提着劍過來支援我們們的張梓健,他特二逼的問我們怎麼都打完了。

這尼瑪都快天亮還不打完?大家來不及鄙視他,紛紛回去休息一陣,今晚,也實在是太累了。

而在我們修息的時候,詭異陰森,令人聞風喪膽的冥府一角,江東太陰司的地盤裏,剛回來的霍夢武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大理石的桌子上,正個大殿似乎都爲之顫抖了起來。

“司座,咱們不能讓他們那麼囂張啊,哼,只要還是咱們太陰司的一員,想要玩兒死他們還不簡單嗎?”

“啪!”霍夢武重重的一巴掌又抽在了史小可的臉上,這一次打得超重,直接把他打得飛了出去。

“廢物!那白骨將軍來頭不小,況且連他都對那個抱小女孩的傢伙禮遇敬重,你敢再去找他麻煩試試,到時候別說是我了,就算是獄大人也救不了你了!給我老實點,別惹他們,我看看他們到底是何方神聖!”

史小可爬起來低聲稱是,但眼睛裏卻是兇光大露! 抱着小公主,管他春夏秋冬,任他雷打雪擊,關我毛事,霍夢武他們會報復也好。史小可會扯我們後腿也罷,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我跟紅伊只有一天相聚的時間,二十四個小時啊,每過一分便少了一分的。

我還是第一次覺得時間是如此的重要的,紅伊也更加乖巧了,抱着我說着可愛的話,讓我的心裏暖暖的,怪不得人家都說女兒是件小棉襖呢,貼心,還真是這樣的,我感覺我現在就是有女萬事足了,哈哈哈……

打定了主意了。等天亮了我便帶紅伊去遊樂場玩兒。她長這麼大了,我還從來沒有帶她出去像樣的玩兒過一回呢,這一次。無論如何我都要帶她出去好好的玩兒上一次。

不過,在玩之前還是要把一些事情處理好的。

比如兄弟的問題,我們這邊的戰鬥實在是過於殘酷了,不能再讓管佳龍他們這種普通的兄弟牽扯進來了,畢竟。他們的實力太弱了,根本就經不起那種程度的戰鬥!

周千力我也不打算調他回來了,就讓他在大陰司裏鍛鍊吧,只是。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跟他開口說管佳龍去世的消息……

另一件事就是兄弟們後世問題,不管是夏龍鴻還是管佳龍,他們都義無反顧的跟着我們,我們總不可能讓他們寒心吧!

所以,從夏龍鴻的父母到管佳龍的父母,每一家人,我們都給了一百萬的撫卹金,這筆款項對我們現在的大陰司來說是一筆鉅款了,畢竟前些日子我們總的才賺到了三百萬,這半個月時間又在於鞏固,賺的錢加起來還不到五十萬呢,所以,兩百塊對於我們來說,真的是筆鉅款了。

但是我覺得這些錢給出去一點兒都不心疼,甚至我還覺得太少了,我們雖然給出了一定的錢財,但是人家失去的去了親人,換個比方來說,拿紅伊來說,別說一百萬了,一千萬,一個億也休想從我這裏把她抱走,更不用說,夏龍鴻的家人是永久的失去了他們……

這些事情都交給劉旭,交給陳曉威他們去做了,天一亮,我便帶着紅伊出門準備好好的去於玩兒,誰都不帶,就我們爺倆!

哪料一出門才發現事與願違,韶識君跟喬沫沫兩個人都準備跟我們一起去!

韶識君準備了一個大的精美食盒,裏面裝着各種各樣的美味糕點,不僅味香,而且好看,跟藝術品似的,更重要的是,她居然還爲紅伊準備了她最愛吃的黃餅餅!

喬沫沫則不知道從哪兒扒拉了一個鋼架衣框,上面掛滿了各種各樣漂亮的公主裙,每一件都美得跟童話裏拿出來的似的,更要命的是,這些衣服全部都是用荷花做成的,而且還是喬沫沫親手編織而成的,美得紅伊馬上就拋棄了我這個老爸,一會兒吃口黃餅餅,一會兒換一件公主裙,樂得小臉紅通通的,不過,換上了荷花公主裙的紅伊更加的可愛更加的漂亮了,兩女直爭着抱她,紅脣在紅伊的小臉蛋了親來親去的。

更讓我鬱悶的是,我們要去遊樂園的時候韶識君跟喬沫沫都非要跟着去,這兩個女魔頭跟着去那還得了?萬一誰惹得她們不高興她們還不當場殺人了啊?

所以爲了我跟紅伊的遊樂園大計,我說什麼也不要兩女去,兩女開始軟磨硬泡,然後威逼利誘,韶識君甚至都說了,要是我肯讓她去的話她寧可當場親我一口!

“你想得美!”我毫不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她,這個女人又想佔老子便宜,纔不讓她如願呢!

“爸爸,就讓兩位漂亮姐姐一起去吧,咱們一起玩兒嘛。”紅伊吃人嘴短,拿人手軟,被韶識君跟喬沫沫兩人哄了一陣之後居然主動過來當說客!

哼,這種毫無立場的小說客我當然是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了,哎,紅伊的要求我怎麼可能拒絕嘛。

於是,在三個漂亮女生(女人?)的歡呼於我一個人的翻白眼中,我們踏上了下山的路,不過在出發之前,我把韶識君跟喬沫沫兩人拖到了廁所裏,嚴重的警告了她們一頓,跟着我們爺倆玩兒可以,但是千萬,萬萬不可以隨便跟人起衝突,更不準殺人,媽的我還想跟紅伊好好的玩兒呢,要是被她們攪黃了我肯定要瘋……

兩女滿口答應,那樂呵呵的樣子讓人不由得有些懷疑她們的真誠……

雖然出門的時候蹉跎了點,但是我們總算還是在遊樂場開門的時候到達了這裏,我們是坐公交車來的,我們都是焦點,我這種大老爺一般走在街上是狗都不會多看一眼的,但是今天,不管是走到哪兒大家都會盯着我看好久,這讓我並不太豐滿的自尊心得到了很足量的撫慰。

直到在下公交車的時候,我才聽到一個有着大大啤酒肚,長着滿臉痤瘡的男人非常不爽的對他身邊的同伴道:“草,看那個男人,麻痹的,居然能有那麼可愛的女兒,他身邊的兩個女人不會是他的女朋友吧?草,真是不公平啊,那麼醜的男人居然會有那麼漂亮的女朋友,而且還是兩個,我他媽簡直日了狗了……”

已經跳下了車的我聽到這話當場就炸了,抓着車門指着那痤瘡男罵道:“草尼瑪,你他媽有種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

兩女趕緊拖住我,一邊偷笑一邊勸我算了,我們是出來玩兒的,不要跟別人一般見識,雖然人家說得很在理。

車開走了,那痤瘡男坐在窗口衝我豎了根中指,面對這樣赤果果的鄙視,我卻無力還擊了,嘆了口氣,跟偷笑中的兩女一起準備進遊樂園。

紅伊回頭看了看那男人的惡形,撇了撇嘴,說了句‘壞人’,然後一道細細的閃電便從天而降,那還衝我比劃着中指的男人頓時渾身顫抖了起來……

心情頓時好了起來,哈哈大笑的抱着紅伊大步走進了遊樂場。

其實別說是紅伊了,我長這麼大也是一次遊樂場都沒有來過的,江東的遊樂場並不是特別的好,不過海盜船,過山車,旋轉木馬,摩天輪,跳樓機,還有鬼屋啊什麼的,當然,還有什麼夾娃娃的,射擊得獎品的啥的,也有許多販賣小吃的。

我們四個走到哪兒都是焦點,紅伊不愛吃普通的零食,但是對於這些普通的遊樂設備還是挺感興趣的,一會兒叫着要玩兒這個,一會兒叫着要玩兒那個,在玩兒最刺激的垂直過山車的時候,我們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準確的說,是喬沫沫跟韶識君的意見產生了分歧。木丸雜號。

因爲紅伊還是小孩兒,她是不可能一個人坐這種垂直過山車的,所以就必須要大人抱着坐,在這一關的時候,兩女就非得搶着要抱着她坐,我都爭不過,她們說什麼我抱了紅伊那麼久了,輪也該輪到她們了!

“喂,我說喬沫沫,你到是來跟我說說你憑什麼要抱紅伊坐啊?今天這次聚會怎麼說也是我們一家三口的私人時間,你厚着臉皮非要過來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好不?幹嘛還要跟我爭啊?”韶識君開始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了。

喬沫沫不滿的反擊:“什麼?我臉皮厚?拜託,我跟大叔可是一對兒好不好?你這個第三者麻煩不要介入我們的家庭好不好,別人看着呢,你也不知道羞!”

“喂,我老是陸寧一的女人!他都已經跟我有過……那種經歷了!”韶識君一句話說得我都臉紅了,麻痹我跟她到底有什麼經歷啊?只不過是看過身體而已啊……

喬沫沫的臉色當時就紅了起來,扭捏着道:“那人家還有他的孩子呢……” 我當時就嚇得呆了那裏,我他媽什麼時候碰過她啊?她還有我的孩子了?那他媽肯定也不是我的啊,難道老子喜當爹?

想到這兒,我的臉色便陰沉了下來,看着喬沫沫的時候尤如看一隻破鞋。

其實這個時候我們已經在上車的途中了。後面已經排了很多人了,那管理開車的師傅也已經提醒了我們一遍要快點了,後面還有人等着呢,可是聽着兩女的鬥嘴,看着她們漂亮的嘴皮翻上翻下的,大家似乎都忘記了時間,一起看着熱鬧。

韶識君也都驚呆了,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喬沫沫,顫抖着道:“你,你們……”

我趕緊搖頭擺手以示清白:“沒有的事兒,我絕對沒有碰過她……”

沒想到韶識君完全不聽我的解釋,反而是扭過頭對喬沫沫說:“既然你已經有了孩子。肯定不能抱紅伊了。還是我來吧……”說完,便把紅伊搶抱了過去。

“靠……”喬沫沫手慢了一步,氣得爆了一句粗口。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媽蛋,這兩個女人玩兒啥呢?

很快,我就想通了,這兩個女人哪一個是普通人?憑她們的眼力會看不出來彼此還是處女。至於有孩子這種鬼話,也就只有我信了……媽了碧,老子就這麼好欺負嗎?

我陰着臉一起坐了上去,紅伊跟得意洋洋的韶識君坐在前面。我跟氣呼呼的喬沫沫就坐在後面,在我們身後則是兩個體格很健壯的年青人,他們胳膊上都紋得有紋身,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小混混,兩人原本不是在我們後面的,都是看喬沫沫跟韶識君長得漂亮才硬擠上來的,不過他們也沒有更多的動作,我也就懶得理他們了,畢竟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只要他們不過份,我就任他們了。

不過隨着過山車的啓動,我就發現他們兩個有些過份了,先是在後面竊竊私語,小聲的偷笑,然後居然湊上前來偷偷的聞喬沫沫的香味兒,如果不是看車已經啓動了的話,我肯定會幹澀他們的……雖然我跟喬沫沫之間並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是作爲一個新時代的好騷年,我總不能看着她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好姑娘被人這樣猥褻吧!

車啓動,沒有下那道垂直跑道的時候是開得很慢的,喬沫沫跟韶識君兩人不知道因爲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又吵起來了,你一言我一語爭吵不休,偏偏她們又是大美女,各有千秋,吵起架來又不像一般人一樣罵人,都是很文雅,聽得我也是醉了,恨不得一人嘴巴上親一下,讓她們閒一會兒也好啊。

好在車終於到了垂直跑道,兩人不吵了,車幾乎是以九十度的垂直角度飛快下降,一車的人都在尖叫,我也緊張得不行,幾乎不能呼吸了,只有韶識君跟喬沫沫兩個人沒有尖叫,這對她們來說太小兒科了,她們還在用彼此聽得到的聲音爭吵着……我也真服氣了,這兩個女人下次再也不帶出來了,太不讓人省心了。

忽然,她們不吵了,喬沫沫鐵青着臉轉過身去罵那兩個男的,罵的什麼我聽不清,風太大了,兩個男的滿不在乎。

喬沫沫當場就怒了,那保護她的保護罩子當場就有變形的趨勢,我連忙拉住了她,拼命的衝她搖頭。

我的那個天啦,這可是在過山車啊,她這要是發起彪來這車都毀了怎麼辦?我們跟一車的普通人都在啊,最關鍵的是,紅伊都還在車上呢,她這要是讓紅伊受了傷,那我絕對不會原涼她的。

喬沫沫很生氣的衝我吼着,說着什麼我聽不清楚,風聲實在是太大了,但是我卻拼命的拉住她,不管怎麼說,天大的事兒也要等車停穩了之後再說!

後面的兩個男的依舊嬉皮笑臉的說着什麼,卻不知道他們已經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了。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如果不是我拉着喬沫沫的話,憑她殺人不眨眼的脾氣,現在他們兩個肯定已經是兩具屍體了!

漸漸的,車停了下來,車剛剛停穩,喬沫沫便衝我大吼道:“爲什麼拉着我? 重生之逆天毒妃 我要殺了這兩個混蛋!”

身後,兩個混蛋嬉皮笑臉的道:“怎麼,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嘛,小妞,幹嘛這麼上火啊?你一晚上多少錢,哥哥們給還不行嗎?哥們兒幾個也不是沒錢的人,要不是看你長得漂亮,誰他媽樂意摸你啊?”

一聽這話,不僅上喬沫沫,就算是我跟韶識君的臉色也都一下子拉了下來,怪不得喬沫沫生氣呢,原來是這兩個混蛋趁亂對她伸出了黑手,也不知道摸哪兒了,但是看喬沫沫的生氣的模樣,我敢肯定這兩個短命鬼下手挺不要命的……他們兩個煞逼該不會是摸了喬沫沫的胸吧?

“你也聽到了,放開我吧。”喬沫沫平靜的推開了我拉她的手,這種平靜,就像是最開始我見她的時候那種平靜,平靜的說話,平靜的殺人,我知道,喬沫沫是真的生氣了!

不過,我也不可能放過她的,放開她,今天這裏就不是死兩個人那麼簡單了,恐怕遊樂場就會大亂,雖然憑她喬沫沫的本事,這種事情對她毛影響都沒有,但,這會毀了我跟紅伊的歡樂時間啊!

哎,麻痹的早說不該帶這兩個女人來的吧!

“讓我來處理吧,紅伊在這兒呢,別給她壞印象!”現在也就只有拉出紅伊來能擋住她的怒火了,我還特地把紅伊從韶識君的手裏接了過來讓喬沫沫抱着呢,紅伊也聽話,吧噠一聲在喬沫沫的臉上親了一口,悄悄小聲的道:“小媽,別生氣,爸爸會幫你的!”

喬沫沫臉紅了起來,粉紅粉紅的,特別豔麗!

我沒有聽到紅伊的話,只是衝兩個男人道:“兩位,你們這樣有些失了分寸吧!”

兩個男人嘻笑看着我,左邊那個不屑的冷笑道:“怎麼滴?老子摸都摸了你想怎麼樣,你有兩個這麼漂亮的女人,借老子玩兒一個會怎麼樣,知道老子是誰嗎?哼,老子劉大寶,你以後在大學路報老子的名字,誰都會賣你三分面子的!”

另一個人則嘻笑的上來搭着我的肩膀,樂呵呵的道:“喂,兄弟,這麼兩個漂亮的媳婦兒玩兒着夠累吧,怎麼樣,借給哥哥們玩兒玩兒幾天怎麼樣?我要那個高個兒的,麻痹的,那腿啊,老子能玩兒一宿!”

我哈哈笑了起來,笑得特別開心,回頭看了眼已經冷着臉不說話的韶識君兩人,我笑得更開心了。

這事兒,沒得商量了。

正所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他媽還偏偏要闖進來!

這樣找死的行爲,我一點兒都不想阻攔!

轉身便走,兩個人在背後高聲叫着,那個劉大寶還在說,給一晚上一千夠不夠,這可是能玩兒揚州瘦馬的價格了!

我沒鳥他,摸出打了個電話,然後推着韶識君她們往一邊走,今天是出來玩兒的,不想惹事兒,更不想殺人,真的!

看我們後退,劉大寶兩人居然覺得我們是怯懦了,或者是覺得我們好欺負,居然追了上來,不甘心的說着價格,看着韶識君兩人的時候,幾乎就像是在看兩隻小羔羊一般!

這時候,我的電話通了,我對電話那邊的陳曉威大聲道:“給我查一個叫劉大寶的人!”

陳曉威一愣,馬上便叫人去查了,我身後的劉大寶卻是一愣,然後馬上跳了起來叫罵:“草尼瑪,你當老子是嚇大的啊?查老子?老子今天弄不死你個煞逼!”

拳頭,朝着我的臉打了過來,我一伸手,輕鬆的將他的拳頭抓住了,劉大寶大驚失色,完全不能掙脫,他再衝他的同伴大吼:“愣着幹啥?弄死這煞逼!”木丸有圾。

那人衝了過來,一腿踢來,卻在未踢到我之前,就被我一腿反向掃倒在地。

電話那邊,陳曉威說話了,我開始一字一句的複述他的話:“大陰司環西路分部小隊長?呵呵,草尼瑪的啊,給我取締了,對,看他還有什麼兄弟,一併抓起來先,另外,叫幾個人到遊樂場來吧,嗯,他在我這兒,幹了什麼?呵呵,幹了一件連死都沒權利選的事兒!”

掛斷了電話,被我捏着拳頭,不停叫罵的劉大寶叫不出來了,冷汗,一滴滴的往下掉,因爲他似乎聽到我電話裏的那個人的聲音了,那不是大陰司現在的代理老大,長腿陳曉威嗎?

瞬間,劉大寶嚇得尿了出來,渾身開始瑟瑟發起抖來,因爲他想到我跟陳曉威說話的時候,似乎是用命令式的語氣說的啊!

能跟陳曉威用這種語氣說話的人,整個江東恐怕也就只有一個人吧……

再擡頭看着我的時候,劉大寶情不自禁的顫抖着,雙腿一軟,顫顫魏魏的跪了下去,嘴巴張大了,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也可以想像,調戲了大陰司老大的女人是何等悽慘的下場!!! 有道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

不過即便是這個劉大寶跟他的同伴是我大陰司的人,但,他也難逃他悲慘的命運!

在等待陳曉威他們到來的期間,我讓紅伊先哄着喬沫沫。讓她先別生氣,凡事我會處理……主要是怕她當場搞出人命來不好收場,紅伊很乖,也不知道跟喬沫沫說了些什麼,她們倆在旁邊樂呵呵的,沒心沒肺,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喬沫沫在看到我的時候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後居然紅着臉撇開了頭。

鬧哪樣啊?

這樣的花季女魔頭害起羞來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陳曉威還沒有等到,在遊樂場的另一邊卻來了另外的一羣人,足有十來個吧,全都嬉皮笑臉的對來來往往的路人調戲不止,看到漂亮女的。還會上去搭訕甚至是揩油。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劉大寶那個已經被嚇傻了的兄弟像是見到了救兵一樣,哇哇大叫着衝了上去,抱住那爲首的一個光頭男人便大聲的哭訴了起來。

“哇。晨哥,晨哥你終於來啦,我跟大寶被人欺負了啊,那混蛋好像是鎮府的人,聽說我們是大陰司的人也不怕。還想要叫人來收拾我們呢……”劉大寶的這個兄弟剛剛並沒有聽清楚我跟電話裏陳曉威的談話,所以說話告起狀來相當的沒有遮攔。

劉大福張大了嘴巴指着他,就像是一條瀕臨死亡的魚,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豪門闊少,我愛你 他第一次發現他的這個兄弟居然是如此的蠢……

我跟韶識君兩人站得近,喬沫沫他們站得遠,看着到不像是一路的人,那晨哥一過來便看到了我跟韶識君,對於我他到沒怎麼打量,但是看到韶識君時他卻是雙眼一下子就放起了光來!

不得不說,韶識君真的是非常出挑!

無論是身材還是長像,她都是一流的,除了穿的衣服有些老舊之外,她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

足有一米八的高挑身材,吹彈可破的嬌嫩肌膚,那張臉更是能讓那些整容後都完全不能媲美的女星爲之黯然,身材更是好得沒話說,該凸的凸,該凹的凹,跟喬沫沫站一起的時候大家的目光還會往喬沫沫身上看些,但是單獨看她的時候,只要是個男的,就沒有不心動的!

男人吧,一般有了一點權利一點錢之後,都會想要在女人這方面得到好的青睞,這李晨經過自己的一翻努力,終於在上個月抱上了大陰司的大腿,因爲之前是夏龍鴻夏老大的手下,所以受上面諸多照顧,這不,這個月便分了一個堂口給他,這堂口可是罩着有十幾家酒吧與ktv的熱門地兒啊,好多人擠都擠不進來的。

李晨這也一下子算一下子打了翻身仗了,之前他也只是夏龍鴻手底下的一個小頭目而已,沒想到夏龍鴻死了之後他居然能得到這麼多好處,李晨每次想到這兒便暗自對夏龍鴻的死歡呼?舞,今天陪兄弟們過來並不是刻意玩樂,而是這邊場子的保護費需要收繳,沒想到卻意外的碰上了眼前這麼一個極品尤物!

“混蛋,你們這兩個蠢貨怎麼會欺負這麼漂亮的美女呢?”這李晨顯然是個泡妞高手,一上來便抽了他兄弟兩個耳光,然後討好似的過來衝韶識君笑道:“這位美女,不好意思,我這丙從此兄弟狗眼有點瞎……”

“我看是你有點瞎吧。”我站前一步擋在了韶識君的面前,不讓他更近一步的跟她接觸。

李晨原本笑着臉馬上便黑了下來,大聲罵道:“草,你他媽誰啊?滾開,沒看我正在跟美女聊天嗎?”

他身後的劉大寶緊張的拉着他,他卻毫不理會。

我也是氣笑了,指了指遠處道:“我數三聲,給我滾,否則……”

“去你媽的,你算老幾啊?你知道老子是誰嗎?老子這是大陰司在這一片的主管,你他媽敢叫老子滾?你信不信老子……”

“喲,李晨,什麼時候你變了這麼牛逼啦!”遠處,飛快的走過來了一羣人,還沒靠近,其中一個人便黑着臉跟李晨打起了招呼來。

李晨扭頭一看,趕緊堆上了滿臉的笑容:“子龍哥,您怎麼來啦? 狂武戰尊 哎呀您來打聲招乎嘛我好去接您啊……”

“呵呵,不用了,你站在這裏接我,就是給了我最大的‘面子’了!”來人是李子龍,他的臉色很不好看。

李晨心裏一想有些不對勁啊,於是看了眼韶識君,決定咬牙把這個極品女人貢獻出來,於是他幾步小跑過去,諂媚的對李子龍說:“子龍哥,小弟正在給您物色新寵物呢,那邊的那個美女看到沒?嘖嘖,絕對正點啊,小弟正想辦法把她給送到您家裏去……”

李子龍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這貨所說的一切,見我陰沉着臉,李子龍氣得手都顫了起來,然後狠狠的給了李晨一巴掌,然後又再一腳把他踹倒在地。

李晨捂着被打腫的臉,完全懵逼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哪裏做錯了,爲什麼向子龍哥貢獻美女還要被揍啊?這完全不科學啊!

外面又緊急開來了十幾輛車,黑金衛劉祥,周千古,還有姜振強等人紛紛帶着小弟慌張的過來了,人羣裏,李晨還看到了臉色很不好看的陳曉威……代理老大,他怎麼來啦?

李晨已經懵了,而這些人,從李子龍到後面來的陳曉威,全部都恭敬的站在那個高挑大美女面前的……那個毫不起眼的男人面前,集體恭敬的鞠躬,大吼一聲:“老大!”

聲音很響,整個遊東場裏的人都往這邊看了過來,李晨跟他的小弟們全部都是一個表情了,張大了嘴,瞪直了眼,就像是一條瀕死的魚……

大陰司只有一個神祕的老大,那個很少露面的老大聽說有三米高,長得比吳彥祖還他媽李易峯,實力高強,一個人能打一百個人,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怎麼可能是這麼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男人?

李晨開始顫抖了起來,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了自己辦了一件多少傻逼的事兒,他自己居然在打自己幫會老大女人的主意!!!木丸歲巴。

“怎麼辦事的?幫會交給你們,你們就選了這麼些東西出來當老大?”我的聲音不輕不重,但是卻像是刺一樣扎向了所有的人,大家同時低下了頭去,李晨跟劉大寶等人更是心如死灰。

“啊……老大,老大我們錯了,老大我們不知道是你啊老大,對不起老大,我們……”

“滾!”劉大寶那個逗逼小弟衝上來磕頭謝罪,卻被一臉憤怒的李子龍踢倒在地,踢斷了兩顆牙,流血不止。

我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平靜的道:“出來混,別的可以沒有,但是招子還是放亮一點爲好,你們知道這兩個人幹了什麼嗎?”

陳曉威他們都疑惑的看着我,顯然不知道。

我指了指抱着紅伊的喬沫沫,道:“他們兩個向她伸了鹹豬手,還揚言要她陪夜,一千塊一晚上呢!”

一羣人看着喬沫沫,倒吸了一口涼氣,再看向劉大寶時,就像是看死人一般了!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個念頭,草尼瑪啊草尼瑪,連青花女魔頭也敢惹,還敢說那樣的話,簡直是……

沒有人再對劉大寶報有僥倖的心理,幾個小弟把哭爹喊娘他們的拖了下去,不過任他們如何哭喊,他們的命運都不會改變了,喬沫沫沒有動手,能給他們留個全屍已經算是給了我們大陰司一個超大的面子了!

大家相繼離開,我也抱上紅伊準備繼續玩兒。

鬧了這麼一出我們興趣依舊不減,到是喬沫沫不太想玩兒了,打了電話叫人來拉她走,只剩下我跟韶識君與紅伊,這到是越發的像是一家人了。

太陽慢慢的毒辣了起來,韶識君去買雪糕去了,我抱着紅伊坐海盜船去了,正坐得高興,一船的人都在尖叫時,旁邊的水池底下忽然裂開了一條十幾米長的大口子,緊接着,一隻巨猿一樣的生物從水底撲上來,一口便咬斷了海盜船固定的鐵架子,然後趁着海盜船向旁邊翻倒的時候,它巨大的爪子一爪便向着我與紅伊抓了過來,它的掌心裏,寫着一個大大的‘卐’字! 當是時,整條海盜船已經完全傾斜了,一船的人都在拼命的尖叫着,死亡陰影籠罩上來的時候,這些普通的人只剩下尖叫的份兒了。完全無法抵擋這種如同天災一樣的災禍!

下方那些人羣也看到了足足有三四米高,手臂奇長,而且一口尖牙無比鋒利的巨猿,鋒利到可以輕鬆的把支撐海盜船的鋼架都直接咬斷的地步,所以,下面的人也開始尖叫了起來,四下飛逃,哭聲漸起。

買甜品的韶識君有着遠比一般人敏銳的感知力,早在那如同金鋼一樣的猿猴從水底冒出來的時候,她便已經火速的趕了過來,一邊趕來一邊摸向了腰間,但是卻摸了一個空……今天陪紅伊出來玩兒的,她根本就沒有帶她的陶壎。

身邊也沒有稱手的兵器。眼看着那隻巨猿已經一把抓住海盜船。猛力一扯將整艘船都給扯下來了之後,韶識君急得團團轉,忽然一矮身。將足邊的草葉子摘了一片下來放到脣邊,緊接着,一陣尖厲的草笛聲音響起,旁邊的草坪裏頓時爬出來了幾條小蛇,遠處的樹頂上。一羣蜜蜂也撲面而來,只是,這種規模的蟲潮跟韶識君使用她的陶壎吹出來的效果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再說了,這麼點小蛇跟蜜蜂對那巨猿有效果纔怪呢!

我只感覺眼前一黑。整個人便被巨猿的手掌渾着船身給抓住了,緊接着,便是一陣可怕的握力將整個船身都捏得變了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