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06 Views

“我知道了林道長,那我們走了”劉梅說完這話就帶着峯哥還有劉倩向遠處走去。

Written by
banner

對劉梅我不太擔憂,畢竟她自身的實力在那,我只是對劉倩還有峯哥感到擔憂,但是看見他們倆跟着劉梅走,我也放心了不少。雖然劉梅他們三個身上的怨氣消散了,但是他們的實力還保留在那裏。

晚上我自己一個人躺在沙發上有些睡不着,我這心裏一直在想這個黑衣接下來想要做什麼,他會選擇誰下手,想到最後我總會想到二柱子的身上,畢竟二柱子的實力最弱,也好對付。

第二天大早上柏皓騰就開着車往機場趕去,因爲今天那個道教協會的長老張海波要來,我坐在茅山堂一臉期待的望着門外,我實在是對這個男人感到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男人居然讓暮婉卿,王鶴瞳以及柏皓騰這麼討厭。

“大師姐,你說張師兄來了會不會住在林哥這”王鶴瞳一臉擔憂的對暮婉卿說道。

“以他的個性他是不會住在這裏的,如果他住在這裏的話我就走”暮婉卿臉色難看的說道。

“暮師姑,王師姑,那個張海波要是敢欺負你們的話,我就幫你們揍他”二柱子揮着拳頭對暮婉卿以及王鶴瞳說道。

誘妻入懷:霸道老公吻上癮 “就你還幫我們揍他,我張師兄一個手指頭就能輕易的捏死你,你還是哪涼快哪待着去吧”王鶴瞳無力的對二柱子說道,暮婉卿則是什麼話都沒有說。暮婉卿今天早上從樓上下來一直到現在都是眉頭緊鎖着,話也沒有說上三句。

“鶴瞳,你這張師兄有那麼討人厭嗎?”看着暮婉卿的那個樣子,我不由得向王鶴瞳問道。

“就是我那個張師兄。人帥是帥了一點就是有點娘炮,沒個男人樣。相對比較起來我還算喜歡我的柏師兄多點”王鶴瞳說話這個話整個臉都是紅紅的。顯得非常可愛,這丫頭也有意思,我問她張海波的事,她居然一下子想到了柏皓騰,我也是醉了。

“鶴瞳,你害臊不害臊”暮婉卿瞅了王鶴瞳一眼數落道,此時網鶴瞳的臉更紅了。

又是誰在我背後說我壞話了啊。此時只見柏皓騰和一個陌生的男人走了進來,那個男人面相俊美絕倫,白皙的皮膚配合着一身筆直的白色西裝,顯得整個人簡單幹淨,他的身材修長,完全可以秒殺女人。他的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俊美異常。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但眼神裏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一頭烏黑茂密的長髮,絲毫沒有影響他男兒的陽剛。反而更多了幾分柔情。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充滿多情的眼睛,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他有一雙非常白皙的手。指甲修剪的非常整齊插在褲子的邊緣,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脣這時卻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像這種人不去做鴨子太可惜了,這是我腦中最真實的想法。

“我來介紹一下,這個是我們道教協會的張海波長老”柏皓騰指着張海波向我介紹道。

“這個就是張老會長的徒弟,林不凡林兄弟”柏皓騰介紹完張海報又開始介紹我。

“你好,在下林不凡”我一邊自我介紹着一邊伸出右手。

張海波輕蔑的掃了我一眼就奔着暮婉卿走了過去,他完全沒有想跟我握手的意思,我尷尬的笑了一下把手縮了回去。柏皓騰看出了我的尷尬,他走到我的面前拍着我的肩膀無奈的衝着我笑了笑。

二柱子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顯得非常生氣,他瞪着圓溜溜的眼睛沒好氣的看着張海波,如果這裏是二柱子家的話,他肯定會把這個張海波給趕出去。

張海波走到暮婉卿的身邊時,他從兜裏掏出一塊白手絹鋪在了沙發上然後坐在了暮婉卿的身邊,看着張海波這個舉動,我這心裏很氣憤,我也明白了王鶴瞳他們爲什麼會這麼討厭張海波,就連我現在也是非常的討厭他。

“兩位師妹,有沒有想張師哥啊”張海波一臉嫵媚的對暮婉卿還有王鶴瞳說道。

“當然想張師兄了”王鶴瞳不情願的說道,暮婉卿的眼睛直視着茶機上的茶具,她沒有搭理張海波。

“婉卿師妹,這幾個月不見你又漂亮了,你也瘦了,今天晚上張師兄請你吃飯怎麼樣”張海波直勾勾的看着暮婉卿說道。

“不用了,謝謝張師兄的好意”暮婉卿冷冷的說道。

“別客氣啦,今天晚上我做東,咱們兩個出去吃一頓,聽說這dg市的海鮮不錯”張海波一臉微笑的說道。

“張師兄,你也未免太小氣了吧,這屋子裏六個人,你就請我們大師姐,不請我們。這樣好嗎!”王鶴瞳不高興的說道,其實王鶴瞳不是因爲差這頓飯,他只是想數落一番張海波,這我們心裏都知道,這小丫頭嘴厲害是出了名的。

“鶴瞳師妹,等張師兄改天再請你吧,今天晚上我想單獨跟你大師姐聚一下”張海波說這話的時候使勁的對王鶴瞳眨了兩下眼睛,那意思是希望王鶴瞳別去當電燈泡。

“切,小氣”王鶴瞳甩了一個大白眼給張海波。

“婉卿師妹,晚上能不能賞個臉一起吃頓飯,我是很有誠意的”張海波一臉深情的望着暮婉卿說道。

“如果他們幾個今天晚上不去的話,我也不會去的”暮婉卿指着我們幾個人說道,暮婉卿實在是被迫無奈,因爲她知道今天要不同意她張師兄去吃這頓飯的話,他張師兄能墨跡她一天。

“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們四個人去吃”張海波一臉不高興的說道,他所說的四個人不包括我跟二柱子。

“張師兄,這屋子一共六個人,你怎麼說四個人呢”王鶴瞳放下手裏的手機向張海波問了過去。

“怎麼會是六個呢,你,我,你大師姐,還有皓騰我們四個”張海波轉過頭看向王鶴瞳說道。

“師傅,我上樓待一會”此刻二柱子氣的臉都發紫了,我此時也氣的夠嗆,我活了五十多歲了,像這樣奇葩的人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完全不懂禮貌,這種人在電視劇中也最多活不過兩集。

“爲什麼不帶上我林哥,還有我師侄呢”王鶴瞳再一次的問道。

“我好像跟他們不是太熟,爲什麼要請他們吃飯呢,我又不是冤大頭”張海波很自然的對王鶴瞳說道,王鶴瞳聽了張海波的這句話整個都快要氣炸了。

“這樣吧,今天晚上這頓飯我請客,爲張兄弟接風”雖然此時我的心裏很不高興,但是我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還是擠出一絲微笑,我不能失了道家的禮儀。

“我跟你好像不熟,請你不要稱呼我張兄弟,你叫我張長老就行,而且我不需要你請我吃飯,今天晚上還是我請你們吧”張海波說這話的時候一臉輕蔑的看着我,讓我渾身不自在,也因爲張海波的這句話讓屋子裏的氣氛變得格外的尷尬,而張海波是一點也沒有感覺到。

他張海波也就是王鶴瞳還有暮婉卿的大師兄,如果換做任何一個人的話,我都會毫不猶豫的讓他給我滾犢子,有特麼的多遠滾特麼的多遠,此刻我壓着心中的怒火,本來我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結果我被張海波這句話氣的是胸口又悶又疼,就連呼吸都變得不順暢了。柏皓騰看出我現在很不高興。

“林兄弟,我們出去走走吧”柏皓騰走到我面前對我說道,我點點頭跟着柏皓騰走了出去。

“張海波,你是不是太過分了,人家林不凡稱呼你一聲張兄弟,你至於拿出這個樣子嗎?你現在坐的這個地方是林不凡的家,不是你的道教協會,請注意你現在的身份”暮婉卿已經忍無可忍了,她紅着臉對張海波斥責道。

“他憑什麼稱呼我爲張兄弟,我又跟他不熟”張海波固執的說道,張海波根本就沒有覺得自己做錯說錯什麼,他就是平心而論。

“你們在這坐着吧,我出去透透氣”王鶴瞳也忍不住了,如果他對面坐的不是他的張師兄,她早就一個耳光輪了過去。

“林哥,柏師兄等等我”我們剛走出茅山堂,王鶴瞳就追了出來。

“你怎麼也出來了”我回過頭看着王鶴瞳問道。

“我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我怕我再待下去我會忍不住要扇他兩個大耳光子”王鶴瞳小臉氣的通紅。

“你可控制點你自己,別幹傻事,你要敢打你張師兄的話,你師傅肯定會把你帶回龍虎山”柏皓騰對王鶴瞳勸到,王鶴瞳這個丫頭有些虎,柏皓騰也知道王鶴瞳這個人能說到就能做到。

“我就那麼一說,我可不想回龍虎山,那裏沒好吃也沒好玩的”王鶴瞳撅着小嘴說道,看着王鶴瞳這可愛的模樣,我剛纔生的氣也煙消雲散了,因爲跟那種人不值得生氣。

“張海波那樣的人能當上道教協會的長老真是不可思議,道教協會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也一下子一落千丈了”我對柏皓騰他們說道,柏皓騰和王鶴瞳聽我這麼一說臉羞的通紅,畢竟張海波的一舉一動都代表着道教協會。

“張師兄也是近兩年才當上道教協會長老的,其實我們會長也看不上張海波這個人。是我張師兄苦苦哀求我師傅去商議我們會長讓他當長老的,我師傅扛不住張師兄的墨跡只好找我們會長說了這件事,後來我們會長礙於面子只好答應讓我張師兄來當道教協會的長老”王鶴瞳嘆了一口氣說道。

“張師兄這個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他的能力很強,這點我們會長都佩服他,他自從當上長老以後也是極力的表現自己,有什麼事都會衝到最前頭。以前大家覺得他是靠着正一教掌教的面子坐上長老的位置所以大家都不服他,當然他也覺得心裏有愧,直到去年他自己一個人去山西滅了一具飛屍後,也奠定了他在道教協會的地位,但是也改變不了大家討厭他的事實,道教協會的人看見張海波總是想辦法繞着他走,其中也包括我”柏皓騰搖着頭苦笑道。

“張師兄,你這個樣子讓我覺得你很討厭你知道嗎?”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張海波,她怕看着張海波的那張臉會忍不住想要罵他。

“有嗎?我覺得我還好啊!”張海波自以爲是的說道,暮婉卿已經徹底的崩潰了,她不知道再怎麼跟這個張海波溝通下去了。

“對了婉卿師妹,前些日子我回了一趟龍虎山,我跟師傅提起了咱們倆的結婚的事情,師傅說他老人家沒有意見,他說只要你同意就行,現在我就等你一句話,只要你同意,咱們倆立即結婚,畢竟咱們倆的年紀也不小了你說是不是”張海波說完這話的時候用力的甩了一下他額頭處的劉海,看到張海波這個模樣,讓暮婉卿感到十分的噁心。

“我身體有點不舒服,我上樓休息了,你自己在這坐吧”暮婉卿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走去。

“婉卿師妹,用不用我給你號個脈”張海波一聽暮婉卿說他身體不舒服,張海波心裏很緊張,在暮婉卿小的時候張海波就喜歡暮婉卿一直到現在。

暮婉卿懶得搭理張海波,她現在想殺張海波的心都有了,同時他也在心裏也恨她的師傅不負責,她師傅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歡張海波還要把責任推到她的身上。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這是什麼破地方,簡直髒死了”張海波打量了一番茅山堂說道,其實茅山堂並不髒,因爲二柱子每天早上都會起來收拾一遍。

“咱們晚上去哪裏吃飯”王鶴瞳站在我跟柏皓騰中間向我們倆問道,柏皓騰沒有回話只是將眼睛向我看了過來。

“晚上我就不去了,還是你們去吧”我擠出一絲微笑說道,我出生五十多年,我自認爲在我師傅的教導下我還算是個懂人情是非的人,我一般也很少生氣,因爲我覺得有事能忍就忍過去了,今天我是被那個張海波氣的都快要炸了,就連我都有想上去削他一頓的想法。

“林哥晚上就一起去吧,你無視我張師兄就行了”王鶴瞳再一次的說道。

“算了吧鶴瞳,你就別爲難林兄弟了,他不去就不去吧”柏皓騰現在能體會到我心裏是怎麼想的。

“晚上我也不想去了,看着我張師兄那個娘炮樣我就吃不下去飯,每次跟他吃飯都是煎熬”王鶴瞳沒好氣的說道。

“其實我也不想去,就當晚上陪大師姐了”柏皓騰也是一臉無奈的說道。

我們三個在外面轉了一圈買了一些水果還有零食就回到了茅山堂,當我們回去的時候那個張海波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他左手拿了一個小鏡,右手拿着梳子在梳理他的頭髮,他所表現的那個樣子簡直讓我感到十分的噁心。我沒有停步直接往二樓走去,我現在實在是不願意多看這個張海波一眼。

我走到二樓二柱子跟柏皓騰房間的時候,我看見二柱子正在看那本符籙大全。

“師傅,你敢不敢把下面那個噁心人的娘炮趕出去”二柱子放下手裏的符咒大全生氣的對我說道,二柱子現在的心情跟我是一樣的。

“看你的符籙大全吧”我說完這話就躺在了牀上把眼睛閉上,雖然我討厭那個張海波,但是我也不能把他給趕出去,畢竟我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孩容易犯衝動,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柏皓騰,王鶴瞳以及暮婉卿的面子我還是要給的。

“真特麼氣人,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難怪我鶴瞳師姑還有暮師姑討厭那個男的,他簡直就是一句人話不說”二柱子說完就捧着符籙大全繼續看了起來。我躺在牀上放平心態不去想那個張海波,跟那種人生氣就不值得。

“張師兄,我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王鶴瞳坐在張海波對面的沙發上說道。

“你說吧鶴瞳師妹”張海波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王鶴瞳,他繼續對着鏡子梳理着他那長長的秀髮。

“你能不能對林哥說話客氣點,你現在是在人家的地方,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話很沒有禮貌”王鶴瞳語重心長的對張海波說道。

“我爲什麼要跟他說話客氣點,我也不認識他,在他家又怎麼了,我又沒吃他喝他拿他的”張海波仍然拿出一副自我爲是的樣子說道。

“你簡直不可理喻”王鶴瞳恨不得把手裏的手機摔在張海波的臉上,王鶴瞳從沙發上站起來就往樓上走去。

“唉”柏皓騰一臉無奈的坐在了沙發上,原本他想說些什麼,但是看着張海波那個自我爲是的樣子後,他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皓騰啊,知不知道這dg市哪家的海鮮好吃還乾淨”張海波將手裏的小鏡還有木梳揣進兜裏問道。

“這個我還真不清楚,畢竟我對這個地方也不熟”柏皓騰搖着頭說道,柏皓騰根本是懶得理會張海波,他原本也想上樓待着的,但是把張海波一個人留在這樓下有些不好,畢竟張海波的身份在那。

“那咱們就去這dg市最貴的飯店”張海波翹着二郎腿對柏皓騰說道。

“一切就聽張長老的”柏皓騰點着頭說道,此時柏皓騰目無表情,他本來想笑着說這話的,可是他現在根本就笑不出來。

“皓騰你就別跟我客氣了,這裏又不是道教協會,你不用稱呼我張長老,你就稱呼我爲張師兄就行了”張海波笑道,柏皓騰看着張海波那嫵媚的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好的張師兄”柏皓騰應道。

“你跟你師姐現在住在哪個賓館”張海波繼續問道,其實張海波心裏關心的是暮婉卿。

“我跟大師姐還有鶴瞳暫時住在林兄弟這”柏皓騰如實回答道。

“什麼,你們三個住在這裏”張海波一臉驚訝的問道,柏皓騰沒有回話只是點了點頭。

“這地方這麼髒,這麼差,怎麼能住人啊,皓騰你別怪張師兄說你,好歹你也是個爺們,你怎麼可以讓你大師姐還有鶴瞳師妹住在這裏呢,起碼也得住四星級以上的酒店吧”張海波沒好氣的數落着柏皓騰,聽了張海波的話,柏皓騰這心裏就有些惱火。

“這個你可別責怪我,要責怪的話你就責怪我大師姐吧,是我大師姐要求住在這裏的”柏皓騰說完這話也往樓上走去,他實在是不想在這樓下多待一秒了,他怕他會被這個張海波給氣死。

“皓騰我話還沒說完呢,你彆着急走”張海波望着柏皓騰的背影喊道。

“張師兄,等會再說,我要上樓方便一下,實在憋不住了”柏皓騰裝作一副內急的樣子。

“那好,你上去吧”張海波點點頭允許柏皓騰上樓。

“你怎麼也上來了”我望着柏皓騰笑道。

“我怕在樓下再待一會,我會瘋掉,也不知道我們會長是怎麼想的居然把他給調過來”柏皓騰臉色難看的說道。

“不是我們會長給他調過來的,是他自己請纓過來的”王鶴瞳從她的房間走進我們的房間說道。

“那肯定是奔着我們大師姐來的”柏皓騰苦笑道。

“大師姐現在已經快要愁死了,剛剛大師姐還給會長打電話,希望我們會長把張師兄調回去,結果我們會長根本就不接電話”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臉色也不是太好。

“咱們會長那可是個老狐狸,他肯定知道我們爲什麼要給他打電話,所以才故意不接的”柏皓騰嘆了一口氣說道。

“別說大師姐愁,就連我看見那張師兄我都跟着愁,要是知道會長會派他過來的話,我們說什麼也不能打電話給會長請援”王鶴瞳撅着小嘴嘟囔道。

“唉,真是一個奇葩”我在一旁搖着頭笑道。

“林哥,今天的事你也別放在心上,我替我張師兄向你道歉了”王鶴瞳紅着臉對我說道,王鶴瞳覺得張海波是正一教的人也是她的大師兄,張海波那樣子對我,王鶴瞳心裏有些慚愧。

“鶴瞳,這跟你也沒有關係,你不必道歉”我從牀上坐起來對王鶴瞳說道。

“晚上的飯我不去吃了,我準備跟林兄弟還有二柱子去擼點串”柏皓騰低聲的說道。

“你晚上不去,那我也不去了,讓我大師姐自己去吧,跟張師兄吃飯簡直就是一件難熬的事情”王鶴瞳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吃個飯有那麼難熬嗎?”我在一旁插了一句問道。

“這件事還是讓我柏師兄跟你說吧,我簡直懶得說了”王鶴瞳一屁股坐在牀上說道,此時我向柏皓騰看了過去。

“張師兄這個人有潔癖,他出去吃飯不帶星的飯店他是不會去的。上次我們跟他去吃飯,他端着桌子上的餐具就讓服務員當着他的面清洗一遍然後再消一下毒。這還沒完,他點完菜以後,他會親自到後廚去看那些廚師炒菜,他讓後廚的那些廚師先洗一遍手,然後把炒菜的工具再清洗一遍才讓他們炒菜,跟他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那些服務員看我們的眼神都不對,跟張師兄吃飯實在是太痛苦了”柏皓騰苦笑道。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二柱子都有些聽不下去了。

“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吧”暮婉卿走進來皺着眉頭對我們衆人說道。

“晚上我就不去了,畢竟人家跟我不熟,你們去吧”我擡起頭對暮婉卿回絕道。

“我也不去,我纔不要跟那個臭娘炮在一起吃飯呢”二柱子肆無忌憚的說道。

“那你們倆個呢”暮婉卿看向王鶴瞳還有柏皓騰說道。

“大師姐,我也不想去”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頭是低着的,他不敢擡頭看她師姐。

“我也不想去”柏皓騰也跟着附和道。

“那好吧,既然你們不去,那我也不去了,鶴瞳你轉告你張師兄,就說我身體不舒服,改天一起吃飯”暮婉卿黑着臉子退出我們這個房間往她的房間走去。

“柏師兄,這件事還是你去跟我張師兄說吧,我不想看見他”王鶴瞳望着柏皓騰說道。

“鶴瞳師妹,這件事你就別爲難我了,畢竟我跟他的關係還差一層,這件事還是由你來說比較好”柏皓騰一臉爲難的說道。

“那好吧,還是我去說吧”王鶴瞳說完這話也沒動地方,她坐在牀上眉頭緊鎖,她在想這件事該怎麼跟張海波說。

“林兄弟,你打算什麼時候收了這個二柱子”柏皓騰向我問道,此時二柱子也向我看了過來,他也想知道這個答案。

“等我胸口的傷好了,再選個好日子收他吧”我看着二柱子說道,二柱子聽我這麼一說,他懸着的心也安穩的落了下來,他知道我這個人說話算話,既然我能說到那就一定能做到。

“你們三個先聊着,我下去先把我張師兄打發走”王鶴童一臉無奈的從牀上站起來向樓下走去。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我去看熱鬧去”二柱子放下手裏的符籙大全跟着王鶴瞳往樓下走去。

“這茶杯這麼髒,怎麼喝茶啊,什麼破地方,真不知道我們家婉卿師妹是怎麼想的,會住在這個地方”張海波看着茶機上的茶杯嘟囔道。

“張師兄,我大師姐讓我轉告你一聲她今天身體不舒服,晚上這頓飯改天再吃吧”王鶴瞳走到張海波的面前說道。

“婉卿師妹她怎麼了,你帶我上去看看她”張海波一聽暮婉卿身體不舒服,他心裏有些緊張,畢竟張海波是真的很喜歡暮婉卿。

“你就別上去看了,我大師姐她已經睡着了,晚上這頓飯我們也都不吃了,你還是自己吃吧”

“別啊,既然你大師姐不舒服,我請你們吃吧,你也知道你張師兄我不是個小氣的人”

“張師兄還是改天吧,等我大師姐身體好了,我們再一起吃飯”

“好吧,那我晚上在哪住,難道我也住這裏?”張海波指着樓上說道。

“樓上就兩個房間已經住滿人了,你這身份住在這也不合適,dg有個五星級賓館適合你這身份,你還是去那裏住吧”王鶴瞳說這話的語氣帶有一絲譏諷。

“確實是這樣的,這裏的環境實在太差了,不符合我的身份”張海波根本就沒聽出來王鶴瞳的譏諷之意,王鶴瞳對他這個師兄也是醉了。

“那好吧,今天我也有點累,等我明天再過來找你們,你能不能把皓騰的車鑰匙要過來給我,我不想坐出租車,出租車實在是太髒了”張海波站起身子對鶴瞳說道。

“早就給你拿下來了”鶴瞳從兜裏把柏皓騰的車鑰匙掏出來遞給了張海波。

“那我就先走了,你們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我肯定會在第一時間趕到,還有就是跟你大師姐說一聲,就說我明天來找她,讓你大師姐注意休息…..”張海波跟王鶴瞳墨跡了十分鐘才走出茅山堂。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王鶴瞳在樓下大聲的喊道,此時我們在樓上都聽到了王鶴瞳呼喊聲。

“唉”我跟柏皓騰不由的長嘆了一口氣。

“這時間也不早了,早上就沒吃飯,咱們幾個下去吃飯吧”我站起來提議道。

“好的,我也餓了”柏皓騰摸着肚子笑道。當我們倆走下來的時候,王鶴瞳坐在沙發上的小臉氣的通紅。

“鶴瞳,你去叫一下大師姐,我們吃午飯去”柏皓騰對坐在沙發上的鶴瞳說道。

“不吃了,氣飽了”王鶴瞳撅着小嘴說道,此時的王鶴瞳一點也不像三十多歲的大姑娘,倒是像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

“請問這裏有人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大肚子的女人走進了茅山堂問道。

“這屋子裏這麼多人你沒看見嗎?”王鶴瞳回過頭沒好氣的對門口那個大肚子的女人喊道。

“這…..”那個大肚子女人臉紅的看着我們說不出話來。

“你有什麼事嗎?”我走到那個懷孕婦女的身邊問道。

“是這樣的,我這兩天老做噩夢,總是夢見一個死嬰對着我又哭又笑,我想過來看看”大肚子的女人對我說道,當聽完這個女人說完這話的時候我能感受到這個女人的身上有一股淡淡怨氣,這還是我第一次在活人的身上感受到陰靈特有的怨氣。

“你先坐在椅子上,把你的姓名還有生辰八字給我”我指着我旁邊的一個椅子對那個女人說道,然後我坐在了他的對面。

“我叫萬曉芳,是1987年十一月五日出生的”萬曉芳把他的生辰八字報給了我。

“你給我的生日是農曆的嗎?”我問道。

“是的,是農曆的”萬曉芳點着頭說道。

“恩,你等一下”我說完這話就閉上眼睛開始掐指算了起來,柏皓騰也看出了那個女人的不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