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37 Views

“你可能幫不上忙,還是我慢慢來吧。”葉知秋笑道。

Written by
banner

柳家的事很神祕,葉知秋也不想對外說,萬一惹得柳煙不高興,可不好。

“好吧,可是這裏鬧鬼的事,又是什麼情況啊?”齊素玉扭頭打量四周,問道。

葉知秋點點頭,將傢俱廠的事,跟齊素玉說了一遍。

“那到底是什麼鬼,你能抓住她嗎?”齊素玉眼睛發亮,顯得很興奮。

“只要她敢來,那就一定是肉包子打狗,有來無回!”葉知秋嘿嘿一笑,說道。

“那個鬼是肉包子,你是狗?”齊素玉笑道。

“我不是狗,她也不是肉包子,是一個……九命貓鬼!”葉知秋翻白眼說道。

齊素玉皺眉:“貓鬼,是什麼東西?貓死了以後,變成了鬼?”

“差不多吧,貓鬼又叫貓蠱,人爲製造出來的東西。隋朝開皇十八年,國母獨孤皇后,曾經被貓鬼所害,差點一命嗚呼。隋文帝大怒,將都城養貓的人家,全部斬殺,死者數千人,震驚朝野上下。 蜜愛天才萌妻 整個隋朝,從廟堂之高到江湖之遠,都是禁止養貓的……”

葉知秋走了幾步,緩緩說道:“這裏有貓鬼作祟,不知道是否背後有人操控。如果是,事情就不太好辦了。”

“爲什麼不好辦?”齊素玉問道。

“我只能抓鬼,不能殺人,對於幕後的妖人,我不能處置。破了貓鬼的法術,也就結下一個仇敵。明白嗎?”葉知秋說道。

“那就報警,抓了妖人啊!”齊素玉說道。

葉知秋一笑:“傻呀?靈異事件,公門之中,一般是不會插手的,因爲無法查證,也無法定罪。” “好吧,這些事我不管,我只要有熱鬧看就行了。”齊素玉說道。

“陪着我吧,保證你有熱鬧看。”葉知秋點頭。

沒多久,午飯時間到了,賈居凱招呼葉知秋和齊素玉吃飯。

午飯安排在附近的飯店裏,也就賈氏夫婦加上葉知秋和齊素玉,一共四個人。賈居凱點了滿滿一桌子菜,足夠招待十個人的,非常熱情。

“不知道這位美女是……”賈居凱看着齊素玉,問道。

“哦哦,我是葉大師的童子,也就是打下手的。他捉鬼的時候,我就在一邊護法,遞一些工具什麼的。”齊素玉嘿嘿一笑,說道。

“原來是這樣,辛苦辛苦。”賈居凱夫婦滿臉堆笑,舉杯敬酒。

三杯酒過後,葉知秋說道:“下午的時候,不會有事的,你們該忙什麼就去忙吧,廠子交給我就行了。到了晚上,你們可以過來旁觀,親眼看着我捉鬼,免得說我騙你們。”

“我們相信葉大師,絕對相信,百分百相信。”賈氏夫婦一起賠笑,恭恭敬敬。

這夫妻倆都得了葉知秋的符咒,所以各自心中歡喜,對葉知秋是格外熱情,殷勤勸酒。

葉知秋也不客氣,胡吃海喝大快朵頤,一邊在心裏感慨,還是下山好啊,呆在茅山乾元觀裏,怎麼會有這種花天酒地的日子?

飯後,葉知秋回到傢俱廠裏休息。

齊素玉閒着無聊,又開車找網咖打遊戲去了。

一直到傍晚時分,日影西斜,暑氣漸退,葉知秋這才走出客房。

剛好,齊素玉也從網咖裏回來。

“葉大師,什麼時候開始啊?”齊素玉問道。

“跟我走吧,先做些佈置。”葉知秋帶着自己的揹包,和齊素玉一起,在廠區裏轉悠。

“我是護法,我幫你提包吧。”齊素玉嘻嘻一笑,拿過了葉知秋肩上的揹包。

“護法可以,但是說清楚了,沒有工資的。”

“切,誰要你那點工資啊,管飯就行。”齊素玉笑道。

“你一直跟着我,我可以對你管飯一輩子,把你養得白白胖胖,跟彌勒佛一樣。”葉知秋開着玩笑,走進了倉庫裏。

“這算是表白嗎,葉大師?”齊素玉挑眉。

葉知秋卻不說話了,託着羅盤,四處查看。

倉庫面積很大,兩百多平,四周堆放着牀墊、沙發、茶几等傢俱,中間則是展廳的模樣,稍顯寬敞。

葉知秋看了一圈,已經心裏有數,帶着齊素玉走了出去。

“葉大師,看你轉了一圈,什麼佈置都沒做啊?”齊素玉問道。

“還沒到做的時候,該做的時候就做了。 薄情總裁奪心妻 先吃晚飯吧。”葉知秋說道。

“啊?又吃?”

“不花錢的飯,不吃白不吃。”葉知秋嘻嘻一笑。

晚飯以後,已經是晚上七點多,天色黑透。

葉知秋洗了一把臉,在賈居凱的辦公室裏畫符,一口氣畫了九張紙符,放在一邊晾着,又說道:“今晚的行動地點,就定在倉庫裏了。現在,我需要一個罈子,大一點的花瓶都行。”

賈居凱的辦公室裏,就有花瓶,葉知秋早就看到了。

賈大嫂急忙將那個二尺高的花瓶搬過來,問道:“這個行嗎?”

“行。賈老闆抱着花瓶,跟我一起來倉庫吧。”葉知秋說道。

大家一起下樓,跟着葉知秋來到倉庫裏。

葉知秋將畫好的符咒,分別藏在倉庫四周的八個點上,用銅錢壓住,又將最後一道符咒丟進花瓶裏,把花瓶放在倉庫正中間的位置上,然後說道:“行了,等着那東西自投羅網吧。”

“這樣就行了嗎?”齊素玉隨口問道。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別小看我的佈置,這是一個很厲害的陣法,乾坤定位,鬼哭神愁。壇存八卦,內藏玄機,二十八宿,分佈四維,上開天門,下閉地戶,先留人門,後絕鬼路……總之,一切魑魅魍魎,只要進入這裏,都是束手就擒!”

“葉大師果然是絕世高人啊!”賈氏夫婦滿臉崇拜。

葉知秋微微一笑,帶着大家轉身而出。

出了倉庫,賈居凱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一直等着嗎?”

“你們要是害怕,可以在廠子外面等着,等我困住那東西以後,再叫你們來看。”葉知秋說道。

這話正合賈氏夫婦的心意,夫妻倆真的開車出去,停車在廠子門前的馬路上,坐等葉知秋捉鬼。

那個看門老頭也跑了,偌大的傢俱廠裏,只剩下葉知秋和齊素玉。

寂靜無聲,燈光慘淡,就有些陰森森的感覺了。

齊素玉有些害怕了,看看四周,低聲說道:“葉大師你行不行啊,別讓小鬼出來掐死我們……”

“怕什麼?我先幫你治病,跟我上樓。”葉知秋說道。

“啊?這個時候治病,萬一小鬼來了怎麼辦?”齊素玉皺眉。

“鬼有什麼好怕的?你應該怕我纔對,萬一給你治病的時候,一個把持不住,嘿嘿……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葉知秋奸笑着,走上樓梯。

“葉大師你別胡鬧,你要是敢非禮我,我就……就賴上你了,這輩子,你休想自在!”齊素玉心虛地說道。

“你這算是暗示,讓我把生米煮成熟飯?”葉知秋回頭一笑。

回到樓上的宿舍裏,齊素玉磨磨蹭蹭的,不想上牀。

葉知秋搖搖頭,畫了一道符咒,又在上面塗了雞血藥粉,遞給齊素玉說道:“既然不好意思,就自己貼在胸前吧,我轉過身,不看你就是了。”

齊素玉卻一瞪眼:“還是你來吧,本姑娘摳腳大漢一枚,沒有那麼多不好意思!”

說罷,齊素玉躺到牀上,將上衣掀開一點,露出了肚皮。

葉知秋點點頭,將符咒和藥泥貼了上去,用手壓實,放下齊素玉的衣服,說道:“躺着別動,慢慢吸收藥力。”

齊素玉嗯了一聲,閉上了眼睛。

葉知秋站在牀邊,掐着指訣,給齊素玉唸咒。

斷斷續續地念了一個小時的咒語,葉知秋這才停止,坐在窗前的桌邊喝茶。

而齊素玉卻依舊躺在牀上,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看看時間,才晚上九點多。

葉知秋覺得,那個貓鬼的出現,估計還得有一會兒,於是,就打算到陽臺上吹吹夜風。

可是葉知秋剛剛打開宿舍的門,對面一道黑影,就撲面而來!

同時,森森冷氣中,裹着一陣腥臭!

葉知秋措不及防,急忙向後一倒,一個背摔落地。

那黑影貼着葉知秋的鼻尖飛了過去,直撲牀上的齊素玉。

“孽障找死!”葉知秋隨即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躍起,一轉身,右手並指點出:“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疾!” 葉知秋這個指訣,是茅山卓劍訣,以指代劍,催發體內罡氣,克鬼驅邪。

那黑影被葉知秋遙遙一指點中,“喵嗚”一聲尖叫,滾落在牀的另一邊。

但是,齊素玉身上的衣服,卻已經被黑影撕破,嗤地一聲響。

齊素玉猛然驚醒,蹭地一下子跳起來,抱住葉知秋大叫:“是不是小鬼來了?”

“你別抱着我,那東西就在牀底下,你抱着我,我不能動手啊。”葉知秋將齊素玉護在身後,忽然一擡腳踢向木板牀。

嘩啦一聲響,牀板被踢翻在地。

牀底下,有一團搖擺不定的黑霧,中間亮着兩隻貓眼,正惡狠狠地瞪着葉知秋。

“哎喲媽呀!”齊素玉嚇得一抖,又從背後抱住了葉知秋。

“齊素玉,你這是吃我豆腐吧?”葉知秋也瞪着黑霧中的貓眼,一邊說道。

想死太難了 “隨你怎麼說了,反正我害怕……”齊素玉抱着葉知秋的後腰,哆哆嗦嗦地說道。

她一哆嗦,葉知秋就感覺到後背上有兩隻小兔子在拱動,暖暖癢癢的,心裏也有些癢癢的……

“這都害怕,還要拜我爲師?”葉知秋一笑,說道:“別怕,這個畜生似乎沒開靈智,不難對付,看它下一步怎麼辦……”

說話間,對面的黑影動了動,似乎蓄勢待發。

葉知秋也不主動進攻,瞪着那團黑霧,等着它下一步的行動。

“喵嗚!”忽然間又是一聲尖叫,那黑影從地上彈起,如皮球一般砸向葉知秋!

葉知秋這次卻沒出劍訣,忽然張開口,噗地一口氣吹了過去!

鬼魂本是陰氣鬱結,靈魂附着而成,聚則成形,散而爲氣。

一般正當壯年的男子,口中呼出的陽氣,都對鬼魂有一定的殺傷力。

而道門弟子更是練氣之輩,葉知秋師出茅山,練的是谷衣心法,修的是上清玄氣。他的一口氣噴出,比之常人的威力就更大。

那黑影被葉知秋一口氣噴中,在空中滴溜溜地轉了幾圈,“喵嗚喵嗚”慘叫着,忽然從洞開的大門裏飄了出去,直奔倉庫。

“臥槽……好可怕,小鬼終於跑了!”齊素玉心有餘悸,還是抱着葉知秋不肯放手。

“齊素玉,你還要抱多久才過癮?”葉知秋輕輕掰開齊素玉的手,說道:“沒事了,那個東西進了倉庫,就是自投羅網,等着看熱鬧吧。”

話音剛落,就聽見倉庫裏傳來喵嗚喵嗚的尖叫,一聲聲拖得老長,清晰入耳,令人毛骨悚然。

齊素玉抱着葉知秋的一隻胳膊,問道:“是不是你的陣法發揮作用,把那個鬼東西抓住了?”

“只是困住它了,還沒抓住。等我把賈老闆夫妻倆叫來,讓他們現場看着。”葉知秋點點頭,拿出電話,通知賈氏夫婦。

賈居凱和賈大嫂也非常害怕,夫妻倆摟抱在一起,互相壯膽,哆哆嗦嗦地走進傢俱廠。

葉知秋打趣地笑道:“你們夫妻倆感情挺好的嘛,恩恩愛愛,走路都還樓摟在一起。”

“葉大師別開玩笑了,是不是那個東西被抓住了?”賈居凱聲音發抖,小腿也在抖。

“已經被困在倉庫裏了,跟我來吧。”葉知秋點點頭,擡腳走向倉庫。

齊素玉緊跟着葉知秋的身邊,抓着葉知秋的胳膊不放。

賈氏夫婦也互相摟抱着,緊跟而來。

倉庫裏點着燈,亮堂堂的。

替嫁醫妻:晚安,霍先生 就在這燈光下,有一團斗大的黑霧,亂竄亂跳,發出喵嗚喵嗚的慘叫,一雙貓眼閃閃爍爍。

但是這團黑霧也衝不出倉庫,似乎被無形的力量限定了活動範圍。

那個花瓶就擺在倉庫中間,黑霧卻不敢接近,每次都會避開。

葉知秋問道:“賈老闆,你們看到的東西,是不是這個?”

“好像是……”賈大嫂躲在賈居凱身後,說道。

賈居凱瞪大眼睛看,遲疑着說道:“我堂叔說是個女人,可是爲什麼……不像啊?”

“賈老闆別惦記女人了,那是你堂叔在吹牛,這東西還沒開靈智,根本就不能幻化成人形,也不會開口說話。如果它真的可以變成美女,你堂叔恐怕早就死翹翹了。”葉知秋說道。

根據葉知秋的觀察,眼前這個東西,只是低級形態的貓鬼,只具有動物的本能意識,並無智慧。

“這老東西,果然又在吹牛逼!”賈居凱罵了一句,又問道:“葉大師,現在怎麼辦?”

“現在我來收鬼,你們都安靜吧。”葉知秋緩步向前。

齊素玉不敢跟上,留在了賈氏夫婦的身邊。

“喵嗚——!”那貓鬼衝着葉知秋瞪眼,厲聲嘶吼,眼神中一片惡毒。

“孽障,這是恐嚇我嗎?”葉知秋呵呵一笑,站定腳步,右手掐了一個“老君訣”,向着四周一輪疾點,口中唸咒:“開天門,閉地戶,留人門,絕鬼路,橫金樑,架玉柱。茅山敕令,萬鬼伏藏,收!”

咒語聲中,倉庫四周,葉知秋點過的各個方位上,都有隱隱的紅光一閃!

那貓鬼終於現形,伏地蹲身,一動也不敢動!

現形以後的貓鬼,從外觀上看,和尋常的家貓沒有區別。但是體型肥大,遍體烏黑,兩眼中怨氣森森,令人不敢對視。

“好大……一隻貓,原來是這個……東西!”賈居凱夫婦同時說道。

齊素玉也瑟瑟發抖,低聲嘀咕:“原來貓也能變成鬼……”

葉知秋一笑,鬆開指訣,合掌結印:“天爲象,地爲相。化樓臺,召獄將。立牢眼,變鐵牀。千斤鎖,萬斤杖。三茅追魂印,百邪不侵,定!”

咒語念罷,一點紅光從葉知秋的掌縫裏泄出,向着貓鬼的方向蔓延而去。

“喵嗚……”貓鬼也知道畏懼,不等紅光射到,嗖地跳起來,鑽進那隻花瓶裏!

頃刻間,黑霧全部鑽進了花瓶裏,倉庫中一片安靜。

葉知秋點點頭,用另一張紙符封住了花瓶口,將花瓶抱了回來。

賈居凱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問道:“葉大師,抓了這個東西,我的傢俱廠,以後就太平無事了吧?”

葉知秋搖搖頭,說道:“這還不算完。我雖然抓了貓鬼,但是你們的麻煩,卻沒有結束。”

賈氏夫婦各自驚恐,一起問道:“還有什麼麻煩?”

“貓鬼出世,必克一人,你們夫妻倆,總有一個要被貓鬼所克,輕則百病纏身,重則減損陽壽。”葉知秋點點頭,說道:“老賈,你跟賈大嫂商量一下吧,誰願意犧牲自己,保護對方?”

賈居凱的頭上又冒出冷汗來,結巴道:“不、不是吧? 重生之傻夫君 葉大師,你殺死這貓鬼,也不行嗎?”

“殺死它也不行。你知道貓有九條命的說法嗎?”葉知秋嘆了一口氣,說道:

“貓有九命,不是說它真有九條命,殺不死。而是指貓的報復心特別強,可以九世輪轉,找人報仇。我現在殺了這個貓鬼,不出一年,它還會轉世再來。那時候,它會更加厲害。”

賈居凱嚇得兩眼發直,喃喃地說道:“那怎麼辦?那怎麼辦?”

賈大嫂卻一咬牙,挺身上前,說道:“葉大師,就讓這個貓鬼報應我好了,讓老賈活下去!”

待續,明天繼續精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