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91 Views

“無面!”言千殤大聲說道,“他相信我,而且他對系統的瞭解很多,他告訴我:系統是神,若想屠神,必先成神!就是他建議我多多集結一些有潛力又願意相信我的玩家!共同成神,共同屠神!”

Written by
banner

聽到無面這個名字,王瀟南皺了皺眉,看言千殤的眼神也帶了些不善,敵人的朋友,就是敵人。這個天真的傢伙最好不要妨礙他復仇,不然的話……

而黎曉曉心裏卻是一咯噔。

若想屠神,必先成神?

200級後,通關飛昇副本即可成仙?

難道……無面他也想反了這系統?

爲什麼?

作爲一個甚至擁有GM權限的玩家,他應該是遊戲最大的受益者纔對啊!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黎曉曉敲敲腦殼。

不行了,智商不足,還是不要思考這麼複雜的問題,先腳踏實地完成這個副本再說。

至於加入言千殤的“同好會”?

呵呵,沒興趣。

那個無面豈是那麼好相與的?誰知道他是不是在利用言千殤的理想搞什麼不可告人的勾當! 殺陣某個房間。

柯鴻宇、韓林和季安崚沉默的呆坐了三個小時之後。

“NPC怎麼還沒來?”柯鴻宇瞪着銅鈴大的眼睛盯着韓林,“你不是說他們必定會經過這裏嗎?”

柯鴻宇的身體,可是上古巨神的身體,雖然因爲某些限制,在林中小屋外的其他副本只能以正常人體型出現,但即使如此,他的身高也高達兩米三左右,身形壯碩,堅若磐……不是,本來就比石頭還硬。

而且身具“神軀”帶來的恐怖威壓。當他居高臨下瞪人的時候,着實可怕。

韓林被瞪的一個哆嗦差點尿出來,說話都結巴了,“可、可、可是,原電、電、電、電影就、就是那麼演、演、演的……我也不、不、不知道爲、爲什麼呀……”

季安崚也站了起來,不滿的看着韓林。

韓林更緊張了,頭上急得冷汗滾滾,大聲辯解,“一定是別、別的玩家提、提前遇到了他們,然後截、截、截胡了!他們知道喀山可以找到‘橋’!”

好不容易把話說完,韓林大氣兒都不敢喘,哆嗦着瞅着面前兩位大佬。

“那我們怎麼辦?就被困在這了嗎?”柯鴻宇大聲吼道。

當然,其實他心裏是在竊喜的,因爲這樣一來,季安崚就不可能碰到黎曉曉了。

雖然打起來他也不怕季安崚,但能少一事不好麼?

韓林被柯鴻宇一嗓子吼的撲通一個屁股墩跌倒在地,頭暈眼花的半晌說不出話來。

木乃伊季安崚也揉了揉被繃帶包住的耳朵,“你小聲點,差點被你震聾。”

“哦,抱歉。”柯鴻宇很沒誠意的道了歉,問,“那咱們怎麼辦?找不到橋的話,難道打出去嗎?”

季安崚搖了搖頭,“我醒來的時候,呆在的那個房間就靠在殺陣的邊緣,打開門就可以看到外面的‘殼’,但殺陣和‘殼’之間充斥着異火,只是開了一下門,我都沒碰到那火,就被灼傷了,可見其厲害,打出去是不可能的,不過倒是可以移動到出口邊緣,等待橋房間到達後從橋抵達出……咳咳咳咳……”

季安崚的喉嚨應該是損傷很嚴重,一口氣說了那麼多話後,捂着喉嚨咳了好一會兒才平復下來。

“對對對!季安崚大哥說得對!”剛剛緩過神來的韓林趕緊附和,“那咱們立刻出發?”

柯鴻宇表示無所謂。

於是三個人就隨意挑了一個方向開始移動。

穿行了十多個房間後,他們來到一間沒有陷阱的房間,與其他房間不同的是,這個房間的地面上多了一張紙。

“嗯?這什麼?”第一個跳進房間的韓林撿起來掃了一眼,喜色浮上臉龐,立刻大聲招呼,“兩位大哥,這是其他玩家給我們留下的‘地圖’!有人破解了這個殺陣!只要跟着地圖就能找到‘橋’!”

柯鴻宇眉頭跳了跳,一把奪過去,“我看看。”

上面的確寫的是通往‘橋’的路線,落款‘言千殤’,後面還寫着留下字條的時間,以及他推測的‘橋’最後一次移動的時間。

時間雖然還沒過,但也所剩無幾,絕對不夠他們跟着地圖找到‘橋’。

柯鴻宇一本正經說道,“看來他們之前尋找過我們但是沒找到,所以留下字條碰運氣,既然有地圖,咱們就跟着走吧!”

等他們走到了,‘橋’已經移動走了,他們只會距離黎曉曉一行人越來越遠。

柯鴻宇在紙條的時間處悄悄搓了搓,然後把紙條還給了韓林,示意他帶路。

韓林接過後,發現紙條下方落款處被灼燒出了一個洞,雖然心裏頗有微詞,但也不敢說出來。

反正上面的重要內容沒被破壞就行了。

於是,三個人在言千殤留下的地圖指引下,朝着‘橋’到達出口的最後一個停靠點走去。

而這個時候,‘橋’已經啓動了,在殺陣中朝着出口的方位快速移動着!

哐!

‘橋’停了下來。

大家緩了緩神,言千殤走上前,謹慎的打開了門,小心翼翼的探頭往外看。

外面是一條白色的走廊,光照的很亮堂,卻空空如也,並沒有預想中埋伏在此的神祕組織士兵。

言千殤丟了個金屬球進走廊,金屬球一路滴溜溜的滾着,滾到了盡頭的一扇門前才停了下來,發出哐的一聲響。

“似乎安全,我先出去看看。”言千殤讓大家留在房間裏先別輕舉妄動,他自己走出‘橋’進入了那條安靜的走廊,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前行,最後走到了一扇緊閉的金屬門前。

看着那扇門,言千殤嘆了口氣,果然沒那麼簡單啊!

“走廊安全,你們都出來吧!”言千殤喊道。

大家一個個按順序從‘橋’房間裏往外爬,先是四個手無縛雞之力的NPC,然後是三基盟的兩位女玩家。

之後王瀟南率先跳了出去。

既然已經決定充當黎曉曉的保鏢一年,那麼他當然要履行保鏢的職責,這種擁有未知危險的地方自然是他先上。

王瀟南在門口站了幾秒,直到師無一也爬出去,才扭頭對黎曉曉說,“出來吧,應該沒事。”

黎曉曉哦了一聲,手搭在門框上剛想往上跳,‘橋’房間忽然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哐!

毫無心理準備的黎曉曉被震的一個屁股墩坐在了地上,眼睜睜看着面前的門嘩的一下自動關上,然後‘橋’房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飛快的移動起來……

黎曉曉:MMP!

外面。

王瀟南和師無一都驚呆了,倆人下意識的想伸手,可‘橋’房間已經迅速的遠去,房間下方、殺陣與外殼之間的異火蹭的竄了出來,要不是倆人縮的快,恐怕得一人損失一隻手。

“怎麼會這樣?”師無一無語。

雖說再過一個循環週期,黎曉曉還會乘坐着‘橋’再次回到這裏,但那恐怕得等好久啊!之前言千殤可是推測這個‘橋’的運行週期是12個小時左右!

“難道我們得在這裏乾等12個小時?”王瀟南也是扶額。

誰都沒想到,‘橋’停留的時間竟然如此之短! 婚成勿擾 電影里根本不是這麼演的好伐!

“不會幹等的。”言千殤從後面走過來,苦笑,“我們得想辦法弄開前面那扇門,不然就被困在這條走廊了。” 黎曉曉此時真有種嗶了狗的感覺。

本來挺順利的任務,竟然因爲一個小小的紕漏無端的浪費了這許多時間,他要在這個房間裏乾等12個小時才能再次回到走廊和王瀟南他們匯合!

——黎曉曉並不認爲他們會撇下自己先走。

除了他之外的六個人,師無一和王瀟南是自己人,牧師霍華若說一開始是中立陣營,那麼在上一章的談話過後也站到了言千殤的對立面。

言千殤做不了他們的主,而王瀟南肯定是要等他到了再繼續前行的,這一點黎曉曉十分確定。

“最近怎麼這麼倒黴。”黎曉曉嘆了口氣,心裏琢磨着這次副本結束後是不是去找個寺廟拜拜去去晦氣?

哐!

‘橋’房間移動到它路線上的第一個點,停了下來。

黎曉曉只在房間裏坐了五分鐘就呆不住了,他起來好奇的打開了旁邊一扇門,這面隔壁是一個紅色的房間,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也許是安全屋,也許是有殺人陷阱。

不過不管是什麼黎曉曉都沒打算進去,因爲那紅色讓他感覺很不舒服——簡直就像是滿房間潑了姨媽血一樣。

走了幾步又打開一扇門,這一次門剛剛打開,一個模糊的影子就倏地竄了過來,快若閃電!

但是沒用,因爲黎曉曉開門的時候就把鍋子豎在身前了。

吧唧!

就好像是一個爛番茄摔在鍋底的聲音。

黎曉曉等了一會兒,直到那扇門因爲長時間沒人通過而自動關上,他才轉過鍋子看了一下。

鍋子裏有一坨溼潤的暗紅色粉末狀物體,就像是一坨剛剛碾磨好的紅豆沙,不僅形態像,氣味也像,香香甜甜,還帶着一股子植物的清新味道。

黎曉曉用手指尖粘了一點兒放在舌尖嚐了嚐,然後砸吧砸吧嘴,扯出一個保鮮袋將這坨東西裝好塞進褲襠裏。

“上好的豆沙餡兒,剛好打完副本蒸一鍋豆沙包夜宵。”

黎曉曉又把目光移到那扇門上,看來這是一個‘怪物’房間。

這個殺陣和原電影不同,原電影裏只有陷阱房間和安全房間兩種,而黎曉曉他們的這個版本里,除了陷阱房間和安全房間外,還有‘怪物房間’,裏面隨機關着一些實力不一的怪物,如果將裏面的怪物消滅,這間房就會變成安全房。

和林中小屋不同,林中小屋的世界觀是魔幻世界觀,而異次元殺陣是科幻世界觀,這些怪物都是那個神祕組織用科技創造出來的。

黎曉曉很確定這一點,所以他並不清楚剛剛竄到他鍋裏變成一坨豆沙的是個什麼玩意兒。

當然他更想知道的是裏面還有沒有這種‘豆沙怪’,畢竟剛剛那點兒豆沙餡有些少,蒸出來的包子恐怕只夠他一個人吃的。

於是黎曉曉又舉着鍋子小心翼翼的打開門。

裏面很安靜,也沒有什麼突然竄出來的怪物。

黎曉曉稍稍探頭朝裏看了看,立刻抖了一個哆嗦!感覺自己密集恐懼症要犯了!

房間的四個角各有一根頂天立地的扇形柱子緊貼着牆面,目力極好的黎曉曉可以看出,這些柱子其實是由一根根極細的透明管子組成,每一根管子裏都流淌着渾濁的青色液體。

而在這些管子組成的柱子上,密密麻麻貼着一種黎曉曉從未見過的玩意兒!

從屬性上來看,這些巴掌大的小傢伙應該是海星一類的軟體動物,海星有五個觸手,而這玩意兒只有三個,而且每一條肢體中間都有一條隆起的黑線,所以當這些東西身體完全舒展開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個……奔馳車標……

黎曉曉就看到了一屋子密密麻麻的奔馳車標怪。

那些細管子組成的柱子大約是培養皿一類的東西,大部分車標怪都趴在培養皿上進食,房間的其他地方也散落着一些車標怪,有的貼在地面,有的貼在天花板,有的貼在牆壁,有的貼在門上……

全部都很安靜,也不動彈,只有身子微微起伏證明它們都是活物,。

看了一圈兒黎曉曉明白剛剛爲什麼會有一隻車標怪突襲他了,那隻倒黴蛋肯定是扒在他這邊的門上睡覺呢,結果他一開門就把它給驚醒了,所以纔會被襲擊。

異世邪妃:魔君太勾魂 看來這些怪物的設定是:如果不驚動它們,它們就會吃飯睡覺,並不會主動攻擊旁邊房間的人。

想想這也能理解,畢竟這些陷阱房間怪物房間存在的意義就是爲了阻斷通路,設計成讓人看了不敢進、不進則沒事、進了必須死這樣子的,如果這些怪物會滿殺陣亂竄豈不是亂了套了?

看來設計這個殺陣的人應該是有點心理變態的。

“好多豆沙餡……”黎曉曉舔了舔嘴脣,隨便掏出個破爛往房間裏一丟,然後迅速的關上門!

嘰嘰嘰嘰!哐哐哐哐……

只聽得那房間裏一片兵荒馬亂,足足五分鐘才平息下來。

待裏面完全沒了聲音,黎曉曉又開了門。

呼!吧唧!

兩道黑影砸在了鍋裏。

黎曉曉看着鍋裏的兩坨豆沙餡兒,樂不可支。

嘿!這個方法奏效!每驚動一次就會有少量的車標怪趴到這邊的門上,這樣就可以一點一點的將那一屋子的豆沙餡兒全都收起來了!

說幹就幹!

黎曉曉也不覺得無聊了,擼起袖子便開始爲了自己的豆沙包子而奮鬥!

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

雖然黎曉曉很想把房間裏的車標怪一個不漏的全都收了,但畢竟‘橋’停留的時間有限。

在收掉了差不多一半的車標怪後,‘橋’房間忽然劇烈震動了一下,然後立刻飛速移動起來!

毫無心理準備的黎曉曉當即被摔翻在地,再次體會了一把‘極樂雲霄飛車’,簡直飄飄欲仙,好不快活!

房間再次停下來後,黎曉曉趴在地上半天沒能起來。

等緩過神來,黎曉曉又開始了自己的娛樂活動:查看隔壁房間。

一圈兒四個房間查看完,都是空無一物,黎曉曉蹲下拉開地面的房間門,然後,

黎曉曉的眼睛驀然瞪大了兩圈,簡直比開眼角還神奇!任何整容醫生看到這一幕估計得羞愧而死。

房間的四個角各自伸出數根粗粗的鏈條、將一具青銅棺槨懸在房間中央……

棺材的款式,有點眼熟。 “這不是……”

黎曉曉心裏掀起驚濤駭浪,足足驚呆了一分鐘纔回過神來,然後,

“啊!我的眼角!”黎曉曉捂着撕裂般疼痛的眼角,小心翼翼的揉着。

瞪的太用力,把眼睛給瞪傷了……

揉了一會兒,黎曉曉瞪着紅通通的眼睛再次看向那個青銅棺材,越看越是覺得像。

“像!簡直太像了!”

在黎曉曉看來,這具棺槨和他早先遇到的那個關着一隻墮落夜叉之魂的棺材實在是像極了!

只不過,放置棺槨的房間沒有壁畫,那些鐵鏈也只是起到讓棺槨懸空的作用,並未纏繞在其上,而且……

而且那棺材蓋子也沒有蓋嚴,而是稍稍傾斜,露出一條細細的縫兒。

一縷黑煙從棺槨裏伸出來,搖擺在縫兒上空,就像是一隻煙霧組成的觸手。

開門的動靜並未驚動那煙霧觸手,它依舊在那兀自搖擺,還挺有節奏感。

穿越之撿個美男做相公 黎曉曉想了想,掏出一罐能量飲料一飲而盡,然後將易拉罐丟了下去。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叮!叮……

易拉罐砸在青銅棺材上發出清脆的響聲,而後掉落地面滾到了牆根,又發出了一連串的聲響。

煙霧觸角停止了擺動,越長越長,越長越長……眨眼間長到夠得到易拉罐的長度,煙霧觸角輕輕的按在易拉罐上,頓了一秒,又縮回去繼續搖擺了。

打穿steam游戲庫 果然,只有進到房間裏的物體纔會驚動棺槨裏的東西。

黎曉曉瞬間穿上冰魄戰衣,嗖的一簇蛛絲射到了棺材蓋子上。

那煙霧又探了探蛛絲,發現也是個死物後,便繼續搖擺。

黎曉曉便放心大膽的使勁拽蛛絲,把那棺材蓋子往一邊移動,讓那條縫兒越來越大。

啪!蛛絲扯斷了!

沒關係,再來一根……

在黎曉曉鍥而不捨的拉扯下,那遠比普通青銅沉重的多的棺材蓋子一大半被拉到了棺材外面,黎曉曉一撒手,棺材蓋子哐當掉在地面,震的整個殺陣都晃了一下!

蓋子沒了,房間裏柔和的光照進了棺材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