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89 Views

我把雞腿伸到它面前示意給它吃,他一把接過雞腿幾口就吃了。我蹲在地上看着這個可愛的小東西越看越可愛,它突然扔掉骨頭用前爪抱着我的臉然後用舌頭拼命的舔我的臉,舔的我滿臉雞腿味。

Written by
banner

出了正跪在地上叨唸的羅大舌頭,別人都在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小龍。可能是後面的大王八覺得非常沒有存在感,就衝着我們嘶吼了一聲。

小龍聽見聲音放開我的臉一下就跳到船艙頂上,對着對面的大王八張開嘴就吼了一聲。聲音非常大,震的我們都捂着了耳朵。小龍不愧是羅大舌頭口中的海神爺爺,大吼一聲後面的大王八就沒了動靜。

小七說:“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就是吼天,神話中講這是混沌未開時就有的神獸,和盤古是一個時期的。就連九尾妖狐這種上古神獸見到吼天都要發怵。”

導員說:“你說的那只是神話,第三文明的第一批學者杜撰出來的,不可靠。”

小七說:“龍老頭有一本古書上記載,當年九尾妖狐出世力敗諸神,險些就要統治世界,後來被軒轅帝所降伏,而這軒轅帝就是得到了吼天的幫助。”

阿鬼說:“九尾妖狐不是被火影忍者降伏的嗎?”

小七說:“你小子看島國動畫片看傻了吧?九尾妖狐是天朝神話之中的上古神獸,島國矬子是抄襲咱們大天朝的。”

諸葛十三說:“有點道理,之所以叫吼天應該是因爲它叫聲可以震懾世間萬物吧。 邪醫相公:寵養暖心甜妻 估計神話中的吼天應該就是以小龍爲原型杜撰的吧。”

小七說:“十三哥一看就是有見識的人。”

諸葛十三說:“哪裏,哪裏。英雄所見略同。”

導員說:“你們兩個不要在那邊吹噓了,想想眼前的事吧,龍老頭不是給你一張地圖嗎,拿出來讓羅大舌頭看一下。”

小龍已經從船艙頂上跳下來,跑到我身邊趴在我的腳邊無聊的用後肢在輕輕的蹭我的腿。我坐在甲板上陪它玩了起來,諸葛十三也走過來坐在我身邊看着小龍。導員也走過來好奇的打量着小龍,時不時的用手去摸摸小龍的尾巴。

小七已經把羅大舌頭和阿鬼拽起來拿出地圖讓羅大舌頭比對位置,三個人拿着地圖一邊看着星星。

我問諸葛十三:“當年是怎麼救小龍的?”

諸葛十三說:“海南在以前是專門流放有罪的人用的,那裏最早是一片莽荒之地,居住着一部分以打獵爲生的土著人,稱之爲黎人。那個時候有一個大臣被流放海南島,我和思柔負責護送他。

就那點事唄,實爲流放暗爲保護,因爲那個時候朝廷裏有不止一股勢力在與皇室抗衡。等風頭過了坐龍椅的再隨便找個理由招回來,這也是屢見不鮮的一種保護措施。

當時船隊剛剛靠岸思柔要去海邊玩耍,久居內陸看見大海自然會心情大好。在一塊大石頭傍邊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小龍,貌似是被什麼東西咬傷了。那時候的小龍沒有這麼皮實,那時候還是幼龍身上還沒長鱗片。

思柔見它長的可愛就把它抱回船裏,讓隨軍的一聲幫忙醫治,別說還真給救活了,那個時候小龍幾乎和思柔形影不離。可是不能在海南久居,這小龍又是以海爲生的,無奈之下只能將小龍送回海里。”

導員說:“我有點搞不懂,你們說這小龍到底是上古神獸吼天還是一個未知生物。”

諸葛十三說:“目前來說應該是吼天吧,因爲極有可能吼天獸的原型就是小龍這種生物。”

羅大舌頭大聲嚷嚷道:“我,我知道了,按地,地圖來說,咱們離千船冢不遠了,只,只是前面的大,大王八好像就,就是位於千船冢最外層。就好像是千,千船冢的門衛差,差不多。”

導員站起來說:“羅大舌頭你說的準不準啊,別南轅北轍啊。”

羅大舌頭說:“我們家十,十幾輩都是胥,胥民,這大海就跟我家後,後院的化,化糞池一樣,我對大,大海的瞭解不,不次與屎殼郎對,對糞球的瞭解。”化糞池就是農村的糞坑。

小七說:“我說羅大舌頭你咋這麼貧呢,你這是誇自己罵還是罵自己呢?”

羅大舌頭說:“你,你懂啥,那叫感情,屎殼郎對糞,糞球什麼感,感情,你知,知道嗎?”

小七說:“我不跟你擡槓,咱先找千船冢吧。”說完就去轉動絞盤拉起大錨。

公侯庶女 阿鬼去船艙裏把船掉過頭,羅大舌頭拿起望遠鏡觀察被探照燈照射的大王八。小龍似乎感覺到船在動就跳到船頭蹲了下來,應該是在爲我們保駕護航吧。

雖然有小龍在但是我們心裏還是沒有那麼安穩,因爲大王八太猛了。雖然小龍的吼聲可以震懾它,但是萬一趁我們不注意給我們船來上一爪子,那可就壞了菜了。

諸葛十三對羅大舌頭說:“與大王八保持距離,它雖然勇猛卻不能動彈,咱們還是離它遠一點小心爲妙。”

羅大舌頭說:“好,好嘞,我去跟阿,阿鬼說。”說完一溜煙跑到船艙裏面了。

有了小龍的保駕護航順利了許多,沒有鮫人敢貿然上船。走到大王八身邊的時候它正在瞪着我們從喉嚨裏發出野獸般的低吼,估計氣的夠嗆。小龍站在船頭衝着它發出一聲嘶吼,它也衝着小龍嘶吼一聲,彷彿有些不服氣。

這時候從水裏伸出一個巨大的頭顱,比那大王八要大兩倍還要多。這隻巨獸和小龍十分相似,只是頭上沒有角,對着大王八張開大嘴嘶吼了一聲,那個長牙舞爪的大王八立馬把頭縮進了水裏。

www★тTk an★¢O

諸葛十三說:“小龍之所以是水中霸者,估計就是因爲它有這麼一個忠誠的奴僕吧。”

小七說:“這個是什麼物種,龍老頭沒跟我說過?”

諸葛十三說:“可能小龍和他在一起纔是真正的吼天吧。”

那個巨獸見大王八怕了就轉過頭對着我們,小龍輕輕一躍就跳出五米多穩穩的落在巨獸的頭上轉身對我們揮揮自己的小爪爪。我們也對它揮揮手目送小龍越走越遠,往下的路要靠我們自己了。

羅大舌頭打開四個探照燈分別看着四個方向,他沒有再離開駕駛艙,和阿鬼一起專心在駕駛艙開船。

船又航行了一會終於看到離我我們的終點站千船冢,這裏何止沉了一千艘船,放眼望去全是沉船,無邊無際的也不知道是因爲這裏水位淺還是因爲地下沉船太多都壓摞了,這裏就好像一個沉船森林。

羅大舌頭跑出來說:“船,船已經不受控,控制了,看來咱們已經,接,接近目的地了,咱們是一,一會就下,下船還,還是在船上過,過一夜。”

小七我們都叫過來對我們說:“你們都什麼意見。”

諸葛十三說:“我覺得咱們還是在船上休息吧,明天應該是陰天我可以出來,一會你們睡覺,我來站崗,反正我不需要休息。”

小七說:“也還,折騰一晚上了,現在也差不多得有十二點多了,先休息一下也是,只是辛苦十三哥了。”

諸葛十三說:“無礙的,反正我不用睡覺,閒着也是閒着,再說大家這麼拼命都是爲了我,站個崗而已,又算得了什麼呢。”

導員說:“慢着,我們可不是爲了你,小七來是爲了給我採珍珠串項鍊。大舌頭是爲了回去的時候順帶着採一點海貨,阿鬼是拿工資的。這裏爲了你的只有小北。”

我握着導員的手對她眨了一下眼,示意謝謝她這麼說減輕了十三的壓力。她也微笑一下,表示沒關係。

諸葛十三說:“諸位救命之恩,無以爲報,受我一拜。”說完就雙膝跪地。

衆人急忙扶起諸葛十三,羅大舌在一邊打圓場的說:“這樣,你,你們支好爐竈,我和阿,阿鬼下船摸點海貨,咱們吃,吃點夜宵再,再睡,我有點餓,餓了。”

羅大舌頭這麼一說我還真覺得餓了,剛纔太過去緊張忽略了這個問題。

羅大舌頭和阿鬼脫了衣服就下船了,我和導員把船上的爐子點着又準備了些椰子酒和鹽巴,諸葛十三和小七坐在船頭聊着天。

諸葛十三說:“小七兄弟,明天如果我不能出來,小北還要靠你照顧啊。”

小七擦着刀說:“十三哥,你救過我的命,咱們是過命的交情,這點小事就不要掛在嘴邊了。在江湖上混,講的就一個義字,我小七別的不說,是個之恩圖報的人,你且放心好了。”

諸葛十三說:“那先謝過小七兄弟了。” 小七說:“十三哥,咱兄弟切莫謝字掛嘴邊。 嬌妻難寵:顧少的心尖寵 如今和一千年前不一樣了,兄弟一提這個謝字太傷感情了。對了,十三哥,你在地獄呆了一千年怎麼那裏到底有啥啊?”

諸葛十三撓撓下巴說:“陰世是沒有太陽的,沒有黑白晝夜。有鬼門關、黃泉路、彼岸花、三生石、忘川河、奈何橋。”

小七說:“當年你到了陰世遇到啥了?”

諸葛十三說:“當年我捨不得忘記小北,在奈何橋前不肯喝下孟婆湯,那個時候脾氣暴躁打傷了陰差大鬧地府。後來自己跳下忘川河受了一千年的煎熬。”

小七說:“這忘川河下一半是寒冰一半是岩漿你是怎麼熬過來的?”

諸葛十三說:“忘川河下的水很淺,也就剛過腰。說的萬丈深淵指的是掉下來的高度,水並不深。並不是一半寒冰一半岩漿,而是沒過十二個小時就會變化。比起這些痛苦,更讓我煎熬的是對小北的思念。”

導員笑着小聲對我說:“你們家那位還是個情種。”

我說:“不是情種能等一千年,一千年爲的並不是我,而是他的思柔公主。”

導員說:“你不就是思柔,他等的不就是你。”

我說:“心裏過不去那道坎呢。”

導員說:“或許時間可以改變一切,畢竟你們交流還是太少。”

我說:“或許吧。”

小七說:“你的意思就是每過十二個小時忘川河裏面就會由寒冰變成岩漿。”

諸葛十三說:“是的。”

話剛說完一隻大約有一隻長三十公分的魷魚也不知道是被誰扔上來正中小七的面門就砸了下去,爪子包住小七的臉。小七可能是因爲第一次與魷魚如此親密的接觸,拿着刀在甲板上跑來跑去,想把臉上的魷魚弄下來卻又不敢碰,動作十分滑稽。

諸葛十三一把把魷魚拽下來說:“小七兄弟還沒吃過這個吧,味道可是非常鮮美。”

小七躺在甲板上喘着粗氣說:“這得怪龍老頭,誰讓他不帶我去吃呢。”話音剛落又一隻魷魚從水底飛上來正好落在小七胸口。

小七一邊嘴裏喊着:“哎呦我去,快,快十三哥幫我拿開,這玩意太特麼噁心人了。”一邊身體劇烈的抖動着,我們笑的前仰後合。

不一會羅大舌頭和阿鬼就從水裏爬到船上,收穫頗豐。這深海里的東西根本就不怕人,尤其是人跡罕至的千船冢,魚又肥又傻,兩個人下去哪裏是捉,根本就是撿來的。

阿鬼熟練的把海貨處理乾淨放在鍋裏一股腦的燉了,小七和羅大舌還有諸葛十三頭坐在甲板上喝着椰子酒吹起了牛。

羅大舌頭說:“兄,兄弟,你知道哥,哥見過最,最大的魷魚有,有多大嗎?”

諸葛十三說:“能有多大,比你還大。”

羅大舌頭打了一個酒嗝說:“我跟你說,那年我出海就我跟我老爹兩個人,船剛走到南沙羣島附近,你們猜怎麼着。”

小七說:“怎麼着?”

羅大舌頭說:“從船下伸上來一個魷魚觸手,直接就把我們船給纏上了。你是不知道,縱使我爹打了一輩子魚,出了一輩子海,也沒見過如此粗的魷魚爪子。”

諸葛十三說:“有多粗?”

羅大舌頭說:“比我的腰還要粗,當時就是這艘船,幸虧是鋼結構的金屬船體。要是木船早就被它給勒成兩半。”

諸葛十三說:“後來怎麼樣了。”

羅大舌頭說:“要不然都說我爹牛掰呢,當時眼看船就要翻了,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半大孩子,也就阿鬼那麼大,直接就嚇懵了。說時遲那時快,我老爹從船艙裏面拿汽油桶就往上澆。”

小七說:“你爹要現場烤了它,不怕把你船給燒沒了。”

羅大舌頭說:“你彪啊,你咋就會用鼻孔想事情呢?那魷魚皮膚嫩的很,被這汽油一燒不得脫層皮去,當時吃疼就鬆開了。我爹瞅準時機開船就跑了,差點就讓它給追上了。”

小七被羅大舌頭說的直翻白眼,反駁羅大舌頭說:“我看你就是在這跟我們吹牛,我就不信還能有這麼大的魷魚,那不得成精了。”

本來喝上酒說話特別溜的羅大舌頭被小七給激的結巴了起來,費勁的對小七說:“誰,誰,誰吹牛誰,誰娘們。”

諸葛十三在一邊打圓場說:“小七兄弟,你就不要折騰大舌頭了。人類還是太渺小,如此浩瀚的大海里面稀奇古怪的東西多着呢,別說爪子比人粗,我看爪子你咱們船粗的魷魚也有吧。”

羅大舌頭說:“這話我不擡槓,這海可邪乎着呢,咱這一路上遇到的邪乎事還少嗎?”

聽羅大舌頭說道邪乎事,我突然想起被裝在瓶子裏的屍頭蟲。下意識的往船幫旁邊的罐子掃了一眼,看完頓時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玻璃瓶子還在,瓶蓋也沒有開,只是屍頭蟲卻不見了。我急忙對所有人說:“你們看,屍頭蟲不見了。”

當時所有人都看向船幫,諸葛十三直接走過去拿起瓶子走過來放在爐子旁邊說:“這裏面以前有東西嗎?我從貓身體裏面出來的時候裏面確實有一個小蟲子,我還拿起來看了一眼。”

小七說:“蓋子是蓋好的,屍頭蟲不可能自己跑出去,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說着用眼睛掃視了我們一遍。

諸葛十三說:“那就說明船上有人把它放出去了。你們有誰動過這個玻璃瓶子,或者說誰靠近過這個瓶子。”

導員說:“我沒有啊,我一直在和小北一起收拾爐竈啊。”

小七說:“我也沒有,我們兩個人一直在聊天啊,只剩下下水的兩個人了,大舌頭你和阿鬼碰過嗎?”

羅大舌頭說:“沒有啊,我上來不就跟你們一起喝酒了嗎。阿鬼你碰過嗎?”

阿鬼說:“沒有啊,我怎麼會去碰那個東西呢?”只是阿鬼說話的時候眼睛不自覺的往左邊瞥了一下。

我記得曉敏以前讀心理學的時候告訴我人撒謊的時候眼睛會往左邊瞥,想要告訴別人一些東西的時候眼睛會往右上方瞥。

不光是我發現了,小七和諸葛十三的手都已經攥在了刀上,隨時準備拔刀。羅大舌頭也不是善茬,見小七和諸葛十三虎視眈眈,手也握住鬼頭刀的刀柄。

剛纔一起吹牛喝酒的人突然就要拔刀相向,導員皺了皺眉頭指着地上對阿鬼說:“阿鬼先不要說屍頭蟲的事情,你先解釋一下你爲什麼沒有影子。”

導員說完話,我下意識回頭往下看了一眼被燈光照射我們的影子都映在甲板上,當然諸葛十三除外。

有我的影子,有導員的影子,有小七的影子,有羅大舌頭的影子,唯獨就是沒有他阿鬼的影子。

諸葛十三還有小七和羅大舌頭都一把抽出刀,諸葛十三把我往後推了一下,擋在我前面。小七也擋在導員的前面,羅大舌頭說:“你是誰?你把阿鬼怎麼了?”

此時的阿鬼換了一副神情,邪笑着看着羅大舌頭說:“我就是阿鬼,我就是你侄子啊,怎麼你不認識我了”

羅大舌頭說:“別特麼在這忽悠人,我告訴你,爺手裏攥的是鬼頭刀。你要是再特麼不說實話老子送你去見列寧同志。”

小七說:“我說大舌頭什麼時候了你還貧,說點有用的。”

阿鬼說:“你拿的是鬼頭刀,我又不是鬼這刀對我沒用。”

諸葛十三說:“你到底是誰,來我們這裏有什麼用意。”

阿鬼說:“我就是阿鬼啊,我來當水手啊。”

這個時候突然一個人從水裏爬了上來,躺在甲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我們都愣了,包括那個沒有影子的阿鬼。

阿鬼喘了幾口氣舉着手裏的一個大約有人眼珠那麼大的珍珠興高采烈對我們說:“看,我採到南珠了,叔,咱要發財了。”

可是剛說完話就看到了坐在爐竈旁邊的另一個阿鬼,伸手就拔出了腰間的刀指着沒有影子的阿鬼說:“你,你是誰?”

沒有影子的阿鬼已經回過神來,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直取羅大舌頭的咽喉,羅大舌頭急忙用鬼頭刀擋開匕首。這個時候諸葛十三和小七的刀已經動了,事情也就不到三秒的時間。沒有影子的阿鬼被諸葛十三和小七一人捅了一刀。

拔出刀的時候假的阿鬼身子往後一傾就倒在了甲板上,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有些離奇了,因爲倒地的阿鬼頃刻之間就變成了一個類似猴子一樣的東西,捲縮在甲板上身子在不停的抽搐着。

小七說:“這,這是個什麼東西?”

羅大舌頭說:“神,神了,我咋就沒,沒見過這,這玩意。”

諸葛十三說:“這個是水妖,善於用幻想迷惑人的眼睛,會使用妖術。可是能瞞過我和小七的眼睛確實有點讓我想不通。”

小七說:“水妖我還真沒聽說過,聽這意思就是你對這玩意有所瞭解嘍,給咱們說說。”

諸葛十三說:“水妖這個名是我給起的,曾經水妖一度爲害沿海漁民,死於水妖之手的百姓數不勝數。當時朝中無人識得此物種,所以我就給起了水妖這個名字。” 小七說:“最後你們是怎麼消滅海妖的?”

諸葛十三說:“兵民合力,見一個殺一個,最後就清除乾淨了,這玩意估計在深海應該還有不少吧。”

小七說:“咱們怎麼處理這玩意?”

諸葛十三說:“開膛破肚唄,這玩意的心臟可是藥材,專治外傷。筋也可以做繩子,刀都砍不斷,渾身是寶。”

羅大舌頭說:“那可不,不能扔,帶回去送,送給有關部門還能給發,發獎金呢?”

小七說:“得了吧,回頭再說你殺害稀有保護動物把你關號子。可別指望我給你送錢啊。”

羅大舌頭說:“得,得,哥不給,給你貧,吃飯。”說完就走到爐竈旁邊坐下,我們也急忙跑過去坐下,實在是餓的不行了。

這慢慢的一鍋海鮮可解了饞了,這海里的新鮮東西我們這些住在內陸的人一般吃不到,雖然平時我很文雅,但是這次我吃的比小七還生猛。太好吃了,一揭鍋蓋滿船的海鮮香氣,聞見香氣不由的肚子咕咕叫,口水接着就要往外流。

導員伸筷子的時候張嘴打算說話的,誰知一張嘴口水就流出來了。滿船的人除了小七不敢笑都哈哈大笑,虧我聰明提前把口水嚥了不然出糗的就是我。

諸葛十三也是饞的夠可以的了,但是他不能吃只能趴着聞聞味道。用筷子夾了一塊魷魚放在鼻子上聞,那表情就跟抽福壽膏的一樣。

吃了一肚子的海鮮又稍微喝了一點椰子酒,羅大舌頭說有些人吃海鮮會身體不適,喝點這個椰子酒可以避免出現身體不適的症狀。但是我心裏清楚,這酒因人而異,並不是所有對海鮮過敏的人喝這個都管用。

吃完飯以後幾個男人拿着刀子把海妖開腸破肚,場面實在有點不和諧所以我們也只能跑到船邊吹吹風。

這海妖的筋果然不是凡物,通體發着淡淡的金光,雖然海妖的血腥臭無比可這海妖的筋卻散發着一股濃郁的香氣,聞之舒筋醒腦。羅大舌頭用鬼頭刀照着海妖筋砍了一刀,這一刀砍的火花四冒。

只見鬼頭刀的刀刃被看出一個小小的豁口,導員看見以後在羅大舌頭後面對着羅大舌頭的屁股狠狠的踹了一腳說:“你陪的起嗎?真當你家的破菜刀使了,這可是我家的東西。”

羅大舌頭說:“不,不好意識,用力用,用大了,真,真不是故意的。”

小七說:“好了婷婷,一把刀而已,就讓羅大舌頭把這海妖筋做成鞭子送給你補償可好?”

導員說:“不好,得讓他給弄把新的刀。”

羅大舌頭說:“婷,婷婷,我真不是故,故意的,上岸我找,找鬼工給你做,做鞭子還不行嗎?”

導員剛要說話被小七一把捂住嘴說:“我覺得行,鬼工的手藝沒得說。”說完把導員拉到船艙裏面休息去了。

按照諸葛十三的說法把海妖的心臟掛在船邊上曬成幹再磨成粉用瓶子裝起來就可以了,這一兩海妖膽花十兩黃金也買不到啊,有錢也不一定買的到,這次真是撿到寶貝了。

做完這些羅大舌頭和阿鬼也回船艙睡覺去了,我吃的太多所以有些睡不着了就坐在諸葛十三旁邊看着遠處對我大海發呆,諸葛十三說:“怎麼睡不着啊?”

我說:“吃太多了睡不下,你給我說說你和思柔公主的事情吧?”

諸葛十三響了想說:“那時候的愛情沒有現在這麼隨意,那個時候的人也並不善於表達,我對思柔的感情就是無論在哪我都在她身邊。”

我說:“你們最後在一起了嗎?”

諸葛十三說:“當我們想要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被殺了。”

我問他:“爲什麼你被殺了?”

諸葛十三說:“因爲思柔當時被許配一個遼國王子,皇上不允許她心裏還藏着別人,所以就派人殺了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