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94 Views

接下來的兩個月,秦羿吸收了最後兩顆黑暗魂核的能量,完全把所有的魂核之力化作了真氣,此時,金丹已有七成滿態,尚需三成之力便可達到盈滿,迎來突破契機。

Written by
banner

“羿哥,沒打擾你嗎?”

溫雪妍輕輕踏步,走進了後花園,喚了秦羿一聲。

“小妍,氣色不錯,看來最近修爲大增嘛,照這速度,過些時日,便可踏入內煉後期了。”

秦羿起身牽住溫雪妍的手,漫步在花園內。

由於傅婉清復甦有了眉目,衆人懸着的心都鬆弛了不少,尤其是看着辛勞的溫雪妍,秦羿更是充滿歉意。

“那還不都是羿哥的功勞。”

“羿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在萬小姐的努力下,咱們花費了十億美金,終於把唐助理還有鄧普教授的家人,迎回了華夏,他們一家子終於可以團團圓圓過一個年了。”

“就是錢花的多了點,羿哥不會怪我和小芸姐吧。”

溫雪妍欣然道。

“太好了,迎回夫人和唐助理,是我對教授的承諾,哪怕一百億,一千億也是值得的。”

“小妍,人生得妻如你,夫復何求!”

秦羿深情的擁抱住這個善解人意的女孩,熱烈的親吻了起來。

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溫雪妍一直對他不離不棄,共患風雨!

她的成長,她的蛻變,無不是因爲她對自己的一顆真愛之心,秦羿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對她的感恩之情了。

“誰要嫁給你了,盡知道佔便宜。”

“好了,羿哥哥,我有件事想麻煩你,可以嗎?”

溫雪妍楚楚可憐的問道。

“你再這麼客氣,我就打你屁股了,快說。”秦羿笑道。

愛上人造美女 “快到年底了,我爸媽還在埃及旅行,很可能趕不回來,我想請你陪我走一趟,去湘北看望我外婆一趟,你看有空嗎?”

溫雪妍問道。

“好,正好最近沒什麼事,就陪夫人走這一趟了。”

“不過去之前,我得先好好補償下我心愛的姑娘。”

秦羿邪氣一笑,攔腰抱着溫雪妍,衝向了臥室。

他這些天也想明白了,既然重生歸來,何必有那麼多的羈絆呢?

該愛就愛,總有一天,他必不負白頭,帶着知己、紅顏,遨遊天際,一世逍遙。

次日!

溫絕穿着筆挺的西裝,恭恭敬敬的在陸虎車旁等着了。

“侯爺!東西已經準備好了,放在後備箱,你要不要再看下?”

溫絕喜笑顏開問道。

堂堂秦侯能親自去看他的外婆,這無疑是天大的恩賜,而秦羿讓他做司機,更是信任。

這說明,只要表現好,他溫絕遲早還會有出頭之日。

“溫絕,你是雪妍的兄長,在外人面前,不必尊稱,叫我名字就行。”

秦羿牽着溫雪妍上了車,打了個手勢,示意可以出發了。

湘北省,在南方歷來屬於要省。

由於宜昌一帶屬於西川沈王府管轄,而東邊,又有西江省的彭連虎彭家坐鎮,湘北省武道勢力較弱,這邊民風較好,地下勢力也都附屬於彭、沈兩家,是以,秦幫並未在這裏設分堂!

當然在湘北本地,依然有豪強、大家族,所謂天上九頭鳥,地上湘北佬!

湘北省善於經營,省會武陽市有三大知名家族。

分別是方家、蘇家、李家。

其中李家就是溫雪妍母親李素梅的孃家,李家老爺子李長青,憑藉着走街串巷賣炊餅,逐步創立了李氏食品公司,後來又投身於房產,一躍成爲武陽鉅富。

老爺子去世後,李家現在當家人是溫雪妍的大舅叫李布。

溫絕驅車到了武陽,在一簇豪華的莊園前停了下來。

“喂,去通報,就說我是溫家人,過來走親戚了。”

溫絕下了車,走到門衛室,在玻璃上錘了一拳,大喊道。

PS:第三章可能會晚點。 “敲什麼敲啊,有沒有點規矩。”

溫絕正喊門,門外幾輛豪車停了下來,其中一輛法拉利上走下來一個偏分頭青年,冷言喝道。

“是文豪啊,怎麼連我這個大表哥都不認識了。”

溫絕笑道。

“文豪,這就是你那個在東州小地方的土包子表哥啊,看起來混的不咋樣嘛。”

一個穿着珠光寶氣,大冬天絲襪短裙,要風度不要溫度的妙齡美女,妖嬈嘲諷道。

“你啥意思,我怎麼就土包子了?”

溫絕當年好歹也是堂堂一方老大,一團好心來探親,沒進門就損,頓時就發作了。

“也不能這麼說嘛,東州自然是沒法跟咱們武陽比的,我這表哥聽說好歹也是個一個小小的混子頭,美玲,給人留點面嘛。”

李文豪陰陽怪氣道。

溫雪妍有三個舅舅,大舅李布是現在家主,只可惜年過五十,至今膝下無骨肉。

李文豪是二舅李紳的兒子,素來飛揚跋扈,是武陽城裏有名的花花大少。

如今李家正處在內鬥之中,李文豪生怕溫氏兄妹是來給李布助拳的,自然沒什麼好臉色。

“哥,你少說兩句吧,文豪表哥,我們是來看外婆的。”溫雪妍道。

溫雪妍一開嗓,另外兩輛車上看熱鬧的兩個大少大爲驚豔,忙走了下來。

“文豪,這位是?”

左邊穿紅色皮衣的高大青年,饒有興趣的問道。

“常少,這是我表妹溫雪妍,聽說是東大的頭牌校花。”

李文豪略帶恭敬的介紹道。

“常少,一看你就上網少,溫校花可是十大國民校花之一,只是沒想到,竟然是文豪的表妹。”

“這可是天大的幸事啊!”

另一個短髮痘皮青年衝常少眨了眨眼,笑容中滿布猥瑣之意。

“溫校花,我叫常克,是湘北第一首富常大龍的獨子!你叫我小克就好了。”

常克努力擺出最帥的姿勢,滿臉帥氣笑容道。

那個痘皮青年剛要說話,常克怕他搶了自己的風頭,連忙又補了一句:“這位是蘇劍仁,蘇家人,這是他妹妹蘇美玲!”

說話間,常克主動伸出了手,想要握手。

溫雪妍一見常克這種花花大少就噁心,一臉的厭惡,秦羿微微一笑,握住了常克的手:“我是雪妍的男朋友,吳縣秦羿。”

“文豪,你這表妹眼光不咋的啊,我看這小子長的一般,穿着也土氣的很啦。”

蘇劍仁鄙夷道。

“哼,像這種小地方來的土包子,正好讓常少教訓一下他,以免不知道天高地厚。”李文豪冷笑道。

他們這一家子是打心眼裏看不起溫家人的。

溫雪妍的父親溫靜之不過是個大學教授,雖然在學術界有些名頭,但在經商起家的李家人看來,那就是個一文不值的臭教書匠而已。

不過,見常克、蘇劍仁對溫雪妍都像是有點意思,李文豪心中頓時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的女朋友蘇美玲是蘇家千金,如果再把自己表妹介紹給常克,豈不是常、蘇兩家都跟他成一家人了。

到時候,他李文豪就是李家最有權勢的人,助父親奪得家主之位,簡直易如反掌。

“兄弟,就你這點資本,你確定能HOLD住她嗎?小心點,這年頭跨牆摘紅杏的人多了去。”

常克惱火的很,他可是華夏名校武陽大學跆拳道的社長,臂力驚人,曾在酒吧一拳把人打成了白癡。

李文豪完全相信,常克能把這個吳縣土佬捏成粉碎。

“是嗎?那你摘一個試試?”

秦羿冷冷一笑,手上力勁一吐。

常克頓時只覺,手像是被鉗子給鎖死了,巨痛難當,頓時頭冒冷汗,身子弓成了蝦米。

“羿哥!”

溫雪妍小聲提醒了一句。

“常少,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收斂點,否則你那湘北第一富豪的老爹未必能保住你。”

秦羿冷笑之餘,鬆開了手。

“哼,咱們走着瞧。”

常克吃了暗虧,作爲地頭蛇他當然不會善罷甘休,一甩手,與蘇劍仁兄妹,一氣而去。

“老表,你難道就打算讓我一直在門外站着嗎?”溫絕有些不耐煩問道。

“既然來了,就進去吧。”

“反正你們也出不了什麼幺蛾子,不是嗎?”

李文豪冷笑了一聲,打了個手勢,門衛立即放開大門,幾人一同走了進去。

李家正是中興之時,別墅羣林立,隨處可見保鏢牽着大狼狗在莊園內巡邏。

李文豪徑直領着幾人進了西北陰面的一間小房外,懶洋洋的點了根香菸道:“你們不是要看外婆嗎?趕緊的吧,萬一她老人家一口氣沒續上來,你們可就見不着了。”

“李文豪,你嘴巴乾淨點,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溫絕素來脾氣大,頓時不樂了。

“大表哥,你少跟我耍威風,這裏不是江東,看清楚了這是李家。”

李文豪衝溫絕吹了一嘴煙氣,吊兒郎當的晃着肩走了。

溫雪妍推開門,一個面相溫和的婦人,正用熱水給牀上的老人擦臉。

老人面色枯黃,滿臉皺紋,靠在牀頭,滿頭銀髮卻依然是梳的一絲不苟,看起來很平靜。

“外婆!”

溫雪妍一進門,頓時潸然淚下。

“是小妍嗎?是我的外孫女小妍嗎?”

老人張手亂摸,激動顫聲問道。

“媽,是妍妍來看你了,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來了。”

婦人亦是抹淚輕嘆。

“外婆,你怎麼這樣了,我媽打電話給你,舅父他們不都說你身體健朗嗎?”

“去年見你時,你還健健康康的,怎會一下子就蒼老了。”

溫雪妍撲在老人懷裏,慟哭不止。

如果沒記錯,清明節,她隨父母回來替外公上墳時,那會兒外婆還身子骨健朗,紅光滿面的,誰曾想半年光景,竟是如此模樣。

“哎,人老了就是這樣啊,一天不如一天,我能見到我的乖外孫女,下去見你外公就沒遺憾嘍。”

“妍妍,最近家裏事多,哎,也是我和你大舅無能,讓媽受苦了。”

溫雪妍的大舅媽甘萍,滿臉自責道。

“舅媽,外婆病了,這天寒地凍的,屋子裏空調、也沒有,四面透風,這怎麼養病啊。”

“就算是這莊園裏的菲傭,也比這條件要好吧。”

溫絕皺眉道。

“小妍啊,如今這家裏,你大舅父說話管不了事,老二、老三一心想着你外婆早點走,好擠垮你大舅啊。”

甘萍說着說着眼淚又下來了。

老太婆畢竟是李家的女主人,她一天不死,李家那幫人想要洗牌,就是個阻礙。

所以,在老爺子去世不到一年,李家老二、老三奪權派,就巴不得老太婆死了,以達成他們的陰謀。 “人在做,天在看,他們不會得逞的。”

秦羿淡然道。

“這藥別喝了,裏面有慢性毒藥!”

秦羿看了一眼牆邊的藥渣,眼中殺機流露,森然道。

所謂虎毒尚不親子相害!

李紳、李富這哥倆爲了搶奪家權,竟然對自己的親孃下毒,如此險惡之人,當真是天理不容。

“什麼!”

“難怪短短不到半年,媽的身子就垮了,老二、老三他們竟然……”

甘萍頓覺毛骨悚然,不敢再往下想。

“不行,我得把證據收好了,回頭好告他們。”

甘萍回過神來,就要去裝廢渣。

“不用了,我既然來了,自有我的規矩!”

秦羿道。

湘北歸根到底屬於南方,他的掌管範圍,如此有違公義、良知的歪風邪氣若不禁止,那便是秦幫的失職。

“妍妍,這位是?”

甘萍上下打量了面前這個孤傲少年一眼,驚然問道。

“這位江東秦……”溫絕剛要介紹。

溫雪妍使了個眼神,抹掉眼淚,微微一笑道:“舅媽,姥姥,他是我的男朋友,叫秦羿,是江東吳縣人。”

“吳縣好啊,我當年還在那邊當過知青,山美、水美,人也好。”

“怪不得小秦,如此氣宇軒昂。”

甘萍喜道。

“小秦,你過來,讓我看看我的外孫女婿。”

老人家一聽小妍帶了男朋友來,激動不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