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140 Views

她想尿尿。

Written by
banner

臥室的門是關着的。她總感覺如果這個時候,她到外面去上廁所的話,門一打開,就能看到鬼阿姨在她面前看着她。

這可真的是要把她嚇尿了的節奏。

可是……這個尿意已決,她有點忍不住了……

“嗚嗚嗚……”她感覺自己這兩天天天受委屈,還是自己受不了的委屈。

嗚嗚嗚……好想尿尿……

她煎熬地撓着牀單,閉着眼睛不敢睜開。

兵器大師 咚、咚、咚。

突然響起的敲門聲差點把她嚇尿了!

“誰?”她的聲音都被嚇得扭曲了。

“你沒事吧?”

門外傳來高子騫低低的聲音。

“我……”葉薇薇很想說自己沒事,可人有三急,她真沒辦法當作自己沒事。

“我想……上廁所……”

高子騫:“……別尿我牀上。”

啊啊啊果然高子騫這個男人就是人渣!人渣!!她都快忍不住了,他竟然只想着牀單!牀單!

“我去睡了。”

“等等!”葉薇薇怒而起身,掙扎着走下牀開門,“你給我等着。”

一把拉住高子騫的胳膊,一邊往洗手間跑。

高子騫:“……”

在洗手間外。

葉薇薇拉着他纔敢打開洗手間的門和燈,然後看向他:“在外面等着。”

說完,“嘭”的一下,關上了門。

高子騫:“……”

他能說什麼?

葉薇薇上完廁所之後,洗完手,站在洗手間的門口。

“喂。”

門外沒有聲音。

“喂!你不是走了吧?!我就知道你這個死沒良心的,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要不是我實在害怕我纔不會拉着你來陪我上廁……”

“我在。”超無奈。

“……所。”

門被打開。

葉薇薇捂着眼睛,不敢看向外面。

高子騫看着她這麼誇張的反應,嘆了口氣。

“你嘆什麼氣?就不允許人家害怕了嗎?你這個……”

話還沒說完,高子騫拉住了她的隔壁。

“走吧。”

葉薇薇被他拉着,回到了臥室。

霸道總裁,強勢婚戀 臥室裏。

葉薇薇渾身警惕,雙手在胸前比了一個叉。

“你要幹什麼?”

高子騫直接朝着她走過來,不管她的嚷嚷,直接把她按在了牀上。扯過被子,一把蓋在她的身上,連着整個腦袋都蓋住了。

“睡吧。”

葉薇薇總算靜下來了。

她抱着身上的被子。

“你……”

“我給你守着,保證不會有鬼過來。”

葉薇薇沒聲了。

高子騫起身,走向房外。

葉薇薇聽到腳步聲,當即胡亂扒開蓋住臉的被子,坐起來:“你你你怎麼又走了?”

高子騫停下腳步,一雙死魚眼回頭看她:“你準備讓我一直在你旁邊站着?”

葉薇薇:“……哦。”

高子騫出去,很快帶着薄毯回來,順手關上了門。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祕愛 “你你你關門幹什麼……我我我不要跟你一起睡覺!”葉薇薇花容失色,抱着懷裏的被子,直接縮到了牀的角落。

高子騫生無可戀地看了她一眼,看着她,雙手抓着薄毯,攤開,一抖,鋪在了牀邊的地上。

葉薇薇:“……”

葉薇薇:“哦。”

隔壁的主臥室。

秦陽和蘇婭躲在一個被窩裏。蘇婭把旁邊房間的情況全部轉播給他聽,秦陽笑得生活不能自理。

“你小聲點。”蘇婭看着他笑得渾身發抖,也有些想笑。

秦陽捂着嘴巴,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伴隨着噪音的還有她身子被人折騰的不良感受。

她完全還沒睡醒,閉着眼睛,用鼻音發出了不滿的抗議。

然而,就在她迷迷糊糊抱怨着這牀板真硬的時候,她的身體突然懸空,被一個力量抱了起來,隨後一摔,摔在了一個有彈性的地方,一時間暈頭轉向,分不清東西南北。

“幹什麼呀,打擾人家睡覺天打雷劈……”她憤怒地一把抓住了什麼,還沒等大腦清醒過來,手中抓着的什麼一緊,她身上一重。

“哎呦我的媽……唔……唔唔……”

這下足夠讓她清醒了。

щшш ★т tκa n ★℃O

高……高子騫竟然……

眼睛睜開,幾乎不敢置信地盯着與她脣齒相貼的那個腦袋。

而且,她還感受到了她右邊的胸口,被一隻手按得恰到好處……

高、子、騫!我跟你拼了!!

她剛要拾掇起渾身的力氣去推開身上的男人,但高子騫卻早她一步,自己起身。

葉薇薇轉手一巴掌扇在了他臉上。

高子騫也有些意外自己竟然被扇了一巴掌,冷漠地俯視了她一眼,下牀,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外面灰濛濛的,天還沒亮。

葉薇薇從剛纔的震驚、詫異、憤怒、委屈中冷靜下來,看向牀上又看向地上。

原本蓋在她身上的被子怎麼在地上?

難道……她昨晚又從牀上掉下去了?難怪剛纔覺得這牀板真硬。

唔……所以是她掉下了牀,一晚上睡在了高子騫旁邊。他剛纔醒過來,發現她在旁邊,把她抱上了牀打算讓她繼續睡,結果她抓住了他的手。而高子騫正要直起身來,正是沒受力點的時候,被她那麼一拉,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這才引發了襲胸事件和接……吻事件。

葉薇薇黑了半張臉。

感覺自己這一天從早上起來就糟糕透了。抓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

“才五點!”她整張臉都黑了。

她昨晚本來就很晚睡的,結果才睡了四個多小時就被吵醒了!這個高子騫起這麼早幹嘛?趕着去投胎麼?

葉薇薇憤怒着走出臥室,正想衝着傳出聲響的洗手間說道:“你有沒有搞錯,誰五點鐘起來……”

話音戛然而止——從洗手間走出了蘇婭。

秦陽也從他的臥室出來。昨天晚上,蘇婭跑他那兒,給他講了葉薇薇晚上發生的趣事,他現在看到葉薇薇還滿臉笑容。

“喲,小姑娘,你也準備跟我們一起晨練?”

高子騫從廚房出來,冷漠着臉拿毛巾裹着冰塊按在臉上。然後走去洗手間。他的頭髮亂七八糟,簡直堪比災難現場。

“小高,你這髮型做得不錯呀。昨晚睡沙發還有這效果?”秦陽打趣。

高子騫理都不理他。

葉薇薇卻是懂了。

她睡姿不太雅觀……該不會是她乾的吧?

蘇婭看向葉薇薇:“待會兒吃早飯麼?”

葉薇薇反應慢了一拍:“啊?哦,幾點?”

“七點半左右。”

邪少毒寵二手妻 “不了,我去睡個回籠覺吧。”葉薇薇幾乎落荒而逃,重新躲進高子騫的房間,一把扯起地上的被子,撲到牀上整個蓋住。

太丟臉了!

等外面的聲音漸漸消失之後,她才一把扯下了臉上悶着的被子,睜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剛纔……她都沒刷牙,就這麼親一塊兒了。噫,她想想都覺得噁心。

她還衝動扇了他一巴掌。

雖然高子騫這個人吧,人真好不到那裏去,但好歹昨晚有他,她才能睡過去。

可是他剛纔摸了她的胸!那麼用力,她現在還覺得有點疼呢。

哼,算是抹清了。

她剛這麼想着,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她今天這麼對他,他晚上不陪她睡覺了怎麼辦?

一想到高子騫剛纔最後看她的冷漠眼神,葉薇薇就覺得人生怎麼這麼煎熬。

“我果然還是搬出去吧搬出去吧……唔,我本來也沒住進來,只是借住而已……”

再一想到,他們三個出去了。也就是說,現在這個家裏只剩下她和那個女鬼了!

葉薇薇又一次把被子悶住了臉,閉着眼睛不敢睜開。

嗚嗚嗚……這世上爲什麼要有鬼的存在啊!

晨練途中。

秦陽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揚,邊跑邊拿眼睛瞅高子騫臉上的巴掌印。

“你幹了什麼人家打這麼狠?該不會趁着她睡着了,對她做了什麼不該做的吧?”

高子騫再怎麼面癱,一攤上葉薇薇就來氣。

他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

“我醒過來,她像無尾熊一樣掛在我身上。我把她放牀上去,她突然拉住我,我沒反應過來,壓在她身上……好吧是碰到了什麼不該碰的,但這又不是我的錯!”

“咦?你不是睡客廳沙發麼,怎麼去房間打地鋪了?”秦陽明知故問。

蘇婭看了他一眼。秦陽衝她擠擠眼。

“她害怕女鬼。”

秦陽繼續調侃:“她怕你就去照顧她麼?沒看出來啊,小高,你這情商不錯誒。”

高子騫:“……”他算是看出來了,秦陽在拿他調侃呢。

“小姑娘沒睡醒,你一下子把她撲倒,還碰到了什麼不該碰的,打你一巴掌好像也沒什麼不對,算客氣的了。要是遇上有嚴重起牀氣的,小心被打殘。媳婦兒,你說是吧?”

蘇婭突然被拉入話題,感覺有些莫名其妙:“我說什麼?我沒起牀氣,你有一點。”

“有你以後就沒了。”秦陽衝着蘇婭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高子騫:“……”好想戴墨鏡,好想裝作不認識他們。

武道天下 七點四十五分,三人回到家裏。

一股焦味從裏面傳了出來,整個屋子上方都是白濛濛的一片。

秦陽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火災,連鞋都沒脫就衝了進去。

結果——

廚房裏隱約站着一個身影。他衝進去,發現竟然是葉薇薇。

“你在幹嘛?!”他驚呆了。

葉薇薇一邊被煙嗆得直咳嗽流眼淚,一邊帶着哭腔說:“我只是想做個早飯而已……”

行了,他們這兒的女人都是廚房殺手。

秦陽按下抽油煙機的開關,又是無奈又是慶幸。

“起鍋記得開抽油煙機啊小姐。” 幾分鐘之後,整個屋子的煙霧全部散去。

秦陽也笑着回到大廳,跟蘇婭說:“你看,比你還厲害的女人出現了。”

葉薇薇灰頭土臉地從廚房出來,看秦陽這麼說她,叉腰挺胸:“我在美國明明能做得很好的。只是那邊幾乎不用抽油煙機,我忘了國內國外是不一樣的罷了。待會兒,我給你們做西式甜點!”

“確定能吃嗎?”秦陽笑着看她。

葉薇薇“哼”了一聲,甩身沖洗手間,留下了一句“你等着瞧吧”。

高子騫接手了廚房,打開冰箱。

“你們要吃什麼?”

蘇婭看向秦陽:“你想吃什麼?”

秦陽看着她:“豬肉水餃?”

“可以。”

秦陽衝廚房喊:“我們兩個都要水餃。”

他又看向洗手間:“大小姐,你想吃什麼?水餃、餛飩、麪條還是肉包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