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85 Views

蘇暖的瞳孔在收縮,呼吸變得急促,隨着霧魔的身影愈發清晰,她的心也在劇烈的跳動着。

Written by
banner

唐小寶沉默着,他拎着尋龍刃緊緊守在蘇暖的身旁,蒼白的臉頰上那兩道黑色的血痕顯得極爲蒼涼詭異。

唐小寶此時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拼了這條命,他也要保蘇暖周全。

霧魔微微笑着,冷冷看着屬於自己的獵物,他很有耐心,享受美食這件事情,本就是急不得的。

走到距離蘇暖只有三步之遙的地方,霧魔停下了腳步。

他沒有看唐小寶,他再看蘇暖,而蘇暖也在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霧魔點頭說道:“很好,你沒害怕!”說完,他又微笑着解釋道:“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若是覺得害怕,那肉就會發酸,一點兒都不好吃。”

說完,霧魔揚起白色的眉毛,接着說道:“蘇暖,你的肉會很好吃,所以……答應我,千萬不要害怕!”

看蘇暖沉默着沒有說話,霧魔再次開口說道:“我一會兒殺你的時候,會很輕柔,應該不會很疼,好不好?”

他的語氣很溫柔,就像是再哄鄰居家的小妹妹。

可他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蘇暖甚是會覺得有些噁心,這男人的意思是要吃了她嗎?

想到吃人,蘇暖的腦袋裏就會想到顧源,就會想到他在桃花林中吃歐陽澈屍體的那一幕。

可顧源是因爲中了食屍蠱,他神志不清,吃屍體這種事情,完全是不得已而爲之。

霧魔不同,吃人對於他來說,就像是種享受!

對於這點,蘇暖完全不能接受,她覺得很噁心,甚至比看到顧源吃屍體的時候,更加的噁心。

“你不覺得吃人很噁心嗎?”蘇暖忽然問道。

聽到這句話,唐小寶簡直有種想死心,這都什麼時候了?蘇暖這個笨蛋居然和一個魔族來討論吃人噁心不噁心的問題?

這女人的腦袋裏究竟再想什麼?唐小寶真的很想用手裏的尋龍刃將蘇暖的腦袋劈開,看看裏面的構造是不是如此與衆不同!

霧魔也怔住了,他也同樣想不到蘇暖在這個時候,居然會問出這個問題?

“人吃牛羊雞鴨,同樣也是屍體,難道就不覺得噁心嗎?”霧魔笑着問。

蘇暖撇嘴,想也不想的就開口說道:“牛羊雞鴨不會說話,不會交流,沒有精氣神,吃來也沒啥關係。”廣莊狀才。

“人不一樣,人有靈,人會交流,會有喜怒哀樂,自然是不能吃的!”蘇暖說完,又瞪眼說道:“而且,你吃人,是會有報應的!”

“哈哈哈哈……報應?如此荒謬的事情,你竟然會相信,果然還是愚蠢至極的凡人!”霧魔不屑的大笑說道。

妖王的絕寵 蘇暖盯着他笑臉,搖頭說道:“原來不過是個吃人肉的蠢蛋!”

霧魔呆了一下,緊盯着蘇暖的臉,陰測測的說:“你膽子很大,所以……你的心臟一定很好吃。”

蘇暖搖頭說道:“我的心臟好不好吃我不知道,可你的心肯定是臭的,血也是臭的,我看也許連狗都會嫌棄的!”

蘇暖說的很認真,很肯定。

霧魔咬了咬牙,冷笑幾聲說道:“死在眼前還伶牙俐齒,你還真是與衆不同。”

話音剛落,霧魔擡起腳,向前走去,而唐小寶也擡起了尋龍刃。刀刃上的光芒冰冷湛藍,可也隱隱透出一絲黑氣。

毒素已經滲入到了唐小寶的血脈中,他此時不僅僅是看不到,全身的骨骼更是疼的要命,可能隨時都會暈過去!

可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依然沒有一絲的鬆懈,因爲這時候如果他有破綻,那麼就是給了霧魔機會,一個可以要了蘇暖和自己性命的機會! 唐小寶已經最大程度的點燃起自己的生命,在這種情況之下,爲了蘇暖能夠活下來,他已經準備拼死一搏!

而這個時候,霧魔也動了,他輕輕的仰頭,伸出了一隻手指。

他的手指很細,很白,上面並沒有像瑤瑤那樣駭人的綠色指甲,他的指甲是白色的,純白如雪。

霧魔的手指緩緩伸直,對着唐小寶的方向,正一寸寸的漸漸延伸……

這渾身雪白的男人,不只是頭髮可以伸長,連手指都可以伸長?他的手指已經不能稱爲手指了,那簡直就是一根要命的毒刺!

而當這根手指長到幾乎一米的長度時,便對上了尋龍刃的刀尖兒。

“嘶嘶……”尋龍刃的刀尖上迸發出如冰屑般的火花,併發出刺耳難聽的聲響。

安好,總裁大人! 這是人類與魔族用修爲碰撞出來的火花,也彼此間最嚴正的一次對決!

尋龍刃在唐小寶的手上開始微微的顫抖,他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甚至與霧魔的臉色有些相似。

但唐小寶的眼神依然很穩,很決絕!

哪怕是耗盡了修爲,甚至是耗盡了他的生命,他都絕對不會退後一步!

冰屑如雪沫兒般飛濺得愈發濃密,唐小寶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而霧魔雪白的臉上竟涌起了一絲詭異的紅暈。

這場對決彷彿已經到了分出勝負的時刻!分勝負,即是分生死!

這時候,蘇暖聽到了“撕拉”一聲響,就像是一塊堅硬的布被人用力的撕扯成了一塊塊碎片!

蘇暖猛的回頭……

被撕成碎片的不是破布,是團團圍在白朗身體周圍的白色髮絲,漫天的白髮從空中飄落,那個她一直期頤着的身影,終於走了出來!

“啊!”蘇暖幾乎尖叫出聲!

白朗沒事!他出來了!這是不是預示着唐小寶有救了?他們都有救了?

霧魔心神巨震,他萬萬沒有想到,白朗能活着從他的法器中走出來,他到底是怎麼出來的?

是的,霧魔雪白色的髮絲就是他最厲害的法器!

一上來,霧魔就使用了他最引以爲傲的法器,他發法器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三千!”

三千青絲,若行雲流水,看似柔軟至極,但交織在一起的時候,便成了這世間最堅固的牢籠。

是啊,霧魔之前的頭髮是黑色的,就像是墨黑的夜空。所以,他的法器才叫做“三千”廣莊討才。

可就是因爲唐婉,唐門的那個可惡的女人,霧魔的頭髮才成了如今這個顏色,這也是他爲什麼如此恨唐婉的原因!

現在,白朗不只是掙脫了他發法器,還傷了他的髮絲,這讓霧魔很震驚,比震驚更甚的,是惱怒!

霧魔很想知道,白朗到底用什麼東西破了他的法器!這個世間到底有什麼東西,能夠如此的鋒利?

白朗的臉上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他只是緩緩的舉起了自己的雙手。

他的手很白,很修長,很勻稱,可以說非常的好看。此時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十根手指的指尖兒。

那上面隱約些血紅色的影子,就像是忽然長出了靈氣所化的利爪!

這就是白朗的武器,他就是用這一雙手撕碎了霧魔最引以爲傲的法器……

“噗”一股鮮血從唐小寶的口中噴了出來,點點鮮血如飛花般灑落在尋龍刃的刀刃上,泛起一絲濃郁的黑氣。

他的血已經開始發黑,這是不是預示着唐小寶的生命即將要走到盡頭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白朗動了!他冒着血光如利爪般的手掌,如閃電般的揮舞着,目標直指霧魔那毒刺般的手指!

白朗的手掌很快,霧魔的手指卻縮得更快了幾分!

不過眨眼的功夫,霧魔就已經退後了足足有十幾米的距離!而白朗卻並沒有追過去,他站在了唐小寶的跟前。

然後,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了,一陣寒光閃過,引魂石出現在了白朗的手上,而他則將它塞到了唐小寶的手裏!

唐小寶又一瞬間的發呆,他低頭看着手中那塊黑色的引魂石,眼眸中溢滿了不解。

引魂石乃是這整個世間最神祕的法器之一,白朗就這樣隨隨便便的塞到了他的手裏?

“引魂石裏面的龍息會幫你吸出體內的毒素。”白朗淡淡的說完。

他的眼神如深潭般深邃清澈,看在蘇暖的眼裏,卻彷彿多了些淡藍的光芒……隨後,白朗接着說道:“蘇暖,在這兒等我!”

蘇暖看着他的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

她會呆在這兒等,守着唐小寶一起等,哪怕等到山窮水盡,地老天荒。

白朗緩緩的挑起了嘴角,然後徑自轉過身,向前走去。那有個魔族在等着他,而他則準備殺了這個令人厭惡的傢伙!

數千年以來,能讓白朗生出殺氣的魔並不多,因爲他很討厭殺戮,甚至連血腥的氣味都不喜歡。

不管是人的血,或者是魔的血對他來說,都是一樣!

但是今天,他打算殺死霧魔,他不準備給自己其他的選擇!

每走一步,白朗手上的紅色光芒就更甚一分,直到他走到霧魔跟前的時候,指尖上的光芒已經殷虹如血。

白朗的氣息很平穩,他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卻足以讓身邊圍繞着的霧氣漸漸離散。

“你不是人!”霧魔擡眸,冷森森的問道。

白朗抿了抿嘴角,看着他的眼睛說道:“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是人!”

“既然不是人,爲什麼要幫他們?”霧魔很好奇,他很想問個明白!人類有一句話說的很好: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白朗不是人,他爲什麼要和人類在一起,爲什麼還要爲了救他們而和魔族作對呢?

“你的話,未免太多了些!”白朗開口說道。

說完,他舉起了自己的雙手,那上面有紅色的利爪,他要用這雙手來了解霧魔的生命!

“轟轟轟”天空中想起了震耳欲聾的雷聲,腳下的大地開始輕輕的振動,周圍的霧氣已經不在均勻,而是彷彿被什麼力量硬生生的擰成了一團。

霧魔的臉色開始發白,白的彷彿透明!

之後,他的身體彷彿與周圍的景物融合在了一起,瞬間消失在了白朗的眼前。 消失了,霧魔並不是像瑤瑤那樣利用雙翼閃電般是速度逃走,而是彷彿整個身體都融化在了空氣裏。

白朗沒有動,他只是輕輕的垂下了眼皮。

他的眼神堅定而執着,沒有一絲的茫然。彷彿只是站在哪兒等,好像知道霧魔一定會再次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片刻之後,白朗挑了挑眉眼。

空氣中涌動着危險與恐怖的氣息,霧魔就像是個隱藏在暗處的獵殺者,正在盯着白朗的一舉一動,他在尋找時機,一個能夠殺死白朗的時機。

白朗的動了動,他的動作輕微,在蘇暖這個角度看起來,就像是很隨意的擺動了一下手臂。

沒有任何的聲響,可就在白朗的手臂在空中擺動的時候,卻定定的停住了!陣向臺巴。

他的眼神依然平靜無波,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空氣,他指尖上血紅色的利爪微微彎了彎。

“嗯!”空氣中傳來一陣輕微的呻吟聲。

慢慢的,霧魔的身體在白朗的身前顯現出來,剛開始是半透明狀,後來漸漸整個身體都露了出來。

而白朗的手正插在霧魔的左邊肩膀下方,一滴滴黑色的血液正從他的手掌與皮肉的間隙處滴落。

泊泊流淌着的黑色血液一滴滴的掉落在地上,發出“茲茲”的聲音,霧魔的血液竟然彷彿硫酸般腐蝕着地面。

昏黑的地面上升騰起一陣陣黑色的煙塵,帶着腥臭的味道,瞬間飄散在空氣之中。

霧魔白色的眼珠狠狠的盯着白朗的眼睛,他有些不能相信,不相信白朗能夠這樣準確的找到自己的位置,也不相信白朗能將手掌插入他的身體!

然後,霧魔的身體開始飛速的後退,快到蘇暖睜大了眼睛,都幾乎看不到他的人影。

白朗的身子也動了,他的速度並不比霧魔更快,可也不慢!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霧魔退得很快,可白朗的手臂依舊插在他的肩頭,白朗的身形依舊在他的眼前。

兩人就像是被白朗的手臂緊緊黏在了一起!

霧魔的臉色變了變,他的右手狠狠的砸向白朗的手臂。如果白朗不將手臂從他的肩膀裏褪出來,那麼他就將這條手臂齊根切斷!

白朗並沒有給霧魔這樣的機會,他的手掌並沒有留戀霧魔的肩膀,但他也沒有輕易的放過霧魔的肩膀。

因爲白朗抽出手掌的時候,同時抽出來了一根斷骨!

白森森的斷骨,不知是霧魔的鎖骨還是什麼,反正那骨頭上帶着黑色的血漬,同時帶着參差不齊的斷茬。

霧魔很硬氣,他被白朗生生扯斷了一根骨頭,可他居然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相反的,他雙眸圓睜,那裏面有着灼熱的恨意。隨着這恨意,霧魔那雙白色的眼眸竟變成了黑色!

濃濃的黑,彷彿腐爛的墨汁。

霧魔黑色的眼眸中滲出濃烈的黑氣,兩股黑氣從瞳孔中溢出之後,便相互交織在一起,漸漸融合成了成人手臂般粗細。

濃黑色的氣息瞬間就已經將白朗的身形吞噬,將他裹成了黑乎乎的人形。

霧魔滿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黑色的氣息是他的精魄,霧魔的精魄中含有劇毒,這可比散佈在霧氣中的毒要濃烈上千百倍!

爲了殺死白朗,霧魔已經寧願獻出修煉了千年的精魄!

霧魔很有信心能夠殺死白朗,哪怕這需要耗費他幾百年的修爲,他也覺得很值得,因爲他很想要白朗的命!

這是主人的決定,也是他自己的決定。

劇毒的黑色氣息將白朗團團圍住,就像是在他的身邊豎起了厚厚的圍牆,而這座圍牆從內到外,都透出濃濃的死亡氣息。

白朗站在這座黑色的圍牆之中,他臉色漠然,神情肅穆。然後……白朗向前走了一步。

只有一小步,他就站在了這黑色氣息的跟前。

白朗輕輕的舉起了雙手,輕輕的插入黑氣之中,並默默的向兩邊兒撥去……

撥開雲霧見青天。

白朗的動作就是這樣輕緩,似乎毫不用力,可就是這樣一個很平常的動作,卻輕易的將霧魔千年精魄所化成的毒氣撕開了一個大大的口子。

就在白朗撕破毒氣的瞬間,霧魔已經開始後退!他並不是傻子,也不會執拗的一定要與白朗死戰到底。

修煉了千年的精魄都擋不住,殺不死白朗,那麼他留在這兒,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死路!

霧魔很珍惜性命,雖然他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了上千年之久,可他還沒有活夠,所以他決定逃。

雖然沒有能殺死白朗,霧魔覺得很沮喪,可他也明白只要今天可以從白朗的手裏逃出去,那麼他就還有機會,還有殺死白朗的機會。

問題在於,霧魔能不能順利的逃走?

他的速度很快,周圍縈繞着的霧氣是他最好的保護。

白朗走出了毒氣的包圍,霧魔也在此時幾乎消失在他的瞳孔之間。周圍的霧氣已經開始有了崩潰的徵兆。

白朗笑了,他的笑容冰冷決絕,他的眸光彷彿將這晦暗難明的雪夜瞬間照得明亮起來。

隨即,無數的鑽石般的光線忽然破空而來!

那是白朗之前釋放出的靈氣,所有人都以爲這些靈氣在霧氣中失去了蹤影,可卻在霧魔即將退怯的時候,回來了!

無數的光線彷彿一根根具有生命的利箭,向着霧魔模糊的影子疾馳而去!

鑽石般的光線帶來了光亮,也帶着殺氣。

“嗖嗖嗖嗖”光線劃破濃重的空氣,發出一陣陣刺耳的摩擦聲。

霧魔的身影變得愈發的模糊,可光線卻還是準確無誤的紮在了那個幾乎已經透明的影子上。

蘇暖甚至可以聽到空氣中傳來結界破碎的聲響。

霧魔的結界在光線的襲擊下瞬間支離破碎,無數鑽石般的光線瞬間沒入了霧魔的身體之中!

隨着光線的沒入,霧魔的身體開始發亮,這亮光在霧氣中淒厲的閃耀着冷酷的光芒,將四周的霧氣瞬間驅散。

“啊!”霧魔仰天長嘯,聲音裏滿是痛苦。

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了,這無數的光線就是白朗的修爲!白朗從一開始就已經釋出了他本身的修爲。

或者說,白朗從踏進這個霧氣的時候起,就已經下定了決心要殺死他! 閃亮的光線層次分明的在霧魔的皮膚下游走,就如同這些光線原本就是霧魔身體裏的一部分。

霧魔的身體看起來就像是個零零碎碎的拼圖,雖然如今還是完整的,可蘇暖總覺得,他的身體瞬間就會四分五裂。

“果然……咳咳、好厲害的修爲!”霧魔痛苦的跪倒在地,說話間他的嘴裏已經噴出了一股黑色的血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