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7, 2020
89 Views

葉知秋瞪眼:“現在我們分頭行動,在這個縣城四周抓鬼。只有分開行動,才能收穫更多。限你在天亮之前,給我抓一百個鬼過來,否則,我一根根地拔了你的鬍子!”

Written by
banner

“一百個?”蔡光輝跳了起來!

葉知秋冷笑:“怎麼,是不是覺得任務太輕鬆,不過癮?那我再給你加點……”

嗖地一下子,蔡光輝已經拔腿而逃,衝進一條巷子,消失不見。

一百個鬼,可不容易找到,對於蔡光輝來說,任務已經很重了。

葉知秋一笑,帶着秦毛人和小太歲,繼續在縣城閒逛。

來到一家喪葬用品店前,葉知秋想了想,走了進去,買了一些線香和紙錢。

然後,葉知秋又買了許多水果白酒和油炸食品,打包讓秦毛人背上。

東西準備妥當,葉知秋帶着小太歲和秦毛人走向南郊。

郊外才是孤魂野鬼聚集的地方,容易展開掃蕩。

城裏也有鬼,而且往往是老鬼惡鬼,可是隱蔽性很強,難以搜索。所謂大隱隱於市,那些老鬼惡鬼也是如此。

小太歲問道:“葉知秋,你買了這麼多吃的喝的,是不是去露營?”

“叫我老大!沒大沒小的!”葉知秋瞪眼,又說道:

“我買的東西,不是給自己吃的,是用來招引那些孤魂野鬼的……鬼魂都喜歡酒香和油香,更喜歡香火和紙錢。有了這些東西,不怕那些孤魂野鬼不來。”

小太歲被葉知秋兇了一句,不由得怒氣衝衝,瞪眼道:“我要是鬼,我就不上你的當,餓死都不出來!”

葉知秋噗地一笑,摸了摸小太歲的腦袋:

“好了好了,現在我們要齊心協力,爭取早日把你姐姐接回來,明白嗎?你割肉給我調理身體,爲的不也是這個目標嗎,對吧?等你姐姐接回來了,你再怎麼跟我頂嘴,都沒問題。”

想到小太歲割肉相贈,葉知秋還是有些小感動。這孩子雖然調皮了一點,但是大節不虧。

小太歲嘆了一口氣:“看在姐姐的份上,饒了你了。”

葉知秋一笑,加快腳步而去。

城南是一片農田,夾雜着坡地。

葉知秋追着地勢的來龍去脈,很快找到了一大片墳地。

“就這裏了。”葉知秋走到墳場中間,讓秦毛人把揹包放下來。

這時候,天色已經黑了。

葉知秋說道:“小太歲,你可以和秦毛人玩一會兒,晚九點,我們纔開始行動。”

小太歲嘿嘿一笑,扯着秦毛人玩耍去了。

葉知秋默默地坐在一個墳頭上,看着天邊的新月出神,獨自想念雪兒等人。

晚風悠悠,從葉知秋的身邊掠過。

墳地上有一棵孤零零的白楊,樹葉翻飛,在晚風中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

……

天色黑透,小太歲帶着秦毛人轉回來,撇嘴道:“沒意思,這裏一點也不好玩。”

葉知秋眼珠一轉,低聲說道:“小太歲,我教你一件好玩的事。”

“什麼事,快說!”小太歲大喜過望。

葉知秋打開揹包,在一座新墳前擺起供品,點上香燭,對小太歲說道:“你帶着秦毛人,就在這裏哭墳……”

“哭墳?哭墳是什麼意思?好玩嗎?”小太歲皺眉。

“當然好玩了!”葉知秋一笑,又說道:

“你就把墳墓裏的死人當成我,在這裏使勁哭,哭得越傷心越好。那樣的話,就會有很多老鬼跑出來看熱鬧,然後,我將他們一網打盡!”

小太歲想了想,點頭說道:“好吧,反正閒着沒事,我就哭一哭你好了。不過話說清楚,我怎麼哭怎麼喊,你都不能干涉,更不能怪我!”

葉知秋一笑:“隨便你怎麼哭,只要逼真,我都沒意見!”

計議已定,葉知秋轉身而去,在墳場四周做一些佈置。

小太歲已經開始了表演,在墳前捶胸頓足嚎啕大哭:

“葉知秋啊葉知秋,你打小就沒了爹孃,孤苦伶仃,我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誰知道你個短命鬼,才二十多歲就翹辮子了!可憐你活了二十多歲,連一頓飽飯都沒吃過……幸好這次是掉進茅坑裏淹死的,臨死之前,你總算吃了一頓飽的……”

秦毛人也趴在地上哭,不過這傢伙的哭聲,就跟驢吼似地,一點感情起伏都沒有,也沒有一滴眼淚。g 小太歲也沒有眼淚,但是表情逼真,越哭越帶勁:

“葉知秋啊葉知秋,四月裏小雨下不停,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清明。你的的墳頭草青青,我哭斷肝腸有誰聽?”

“葉知秋你死了一年整,小太歲我整日裏淚眼瑩瑩。原指望你帶我成仙登大道,卻不想半路途中把我來拋!可憐我姐姐嫁給你才兩個春秋,如今獨守空房人消瘦……”

葉知秋已經完成了佈置,躲在一邊聽着,哭笑不得。

這促狹的小太歲,哭得朗朗上口,哪來這麼多詞?

這表演,老戲骨啊!

因爲有言在先,葉知秋也不好干涉,只得由着小太歲胡鬧。

漸漸夜深,墳場四周冒出點點鬼火,三三兩兩的鬼影,隨之出現。

小太歲還在哭墳,葉知秋按兵不動。

又過了半個小時,小太歲終於哭不動了,坐在地上,一張一張地燒紙,嘴裏嘀嘀咕咕:“拿去吧葉知秋,這些錢給你在陰間買點吃的喝的。記住了,別用這些錢去泡妹子,陰間的女鬼,都很醜的……”

這時候,墳場上已經聚集了好幾十孤魂野鬼,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在靜靜地看着小太歲。

感覺小太歲沒什麼攻擊性,老鬼們漸漸漂移,靠近小太歲。

有一個女鬼忍不住現身,站在小太歲的身後,悠悠地說道:“小娃娃,誰說女鬼都很醜了?”

這個女鬼只有二十多歲,長髮披肩身材高挑,的確蠻漂亮的。大概是因爲自己生前美麗,所以這女鬼對小太歲的話表示不服。

小太歲也不害怕,頭也不回地說道:“醜鬼醜鬼,所有的鬼都很醜,還用問嗎!”

“那你看我醜不醜?”女鬼嗖地一下,飄到了小太歲的身前。

小太歲瞪大眼睛盯着女鬼的臉,半天才說道:“醜鬼!”

女鬼大怒,五官猙獰起來,滿頭長髮無風自舞,咬牙道:“知道我是鬼,你不害怕嗎!?”

“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爲什麼要怕你?如果我拍你,你不是更怕我?”小太歲哼了一聲,嗤之以鼻。

秦毛人在一邊點頭,呵呵傻笑。

“臭小子,姑奶奶現在吃了你,看你怕不怕!”女鬼更是大怒,猛地張開嘴巴,撲向小太歲。

“住手!”一個白鬍子老鬼飄了過來,擋住了女鬼。

女鬼似乎懼怕這個白鬍子鬼,憤憤不平地退了回去。

老鬼看着小太歲,問道:“這座墳墓裏,埋着的是一個女人,小娃娃,你哭錯了吧?”

“我知道哭錯了,可是我喜歡,不行嗎?”小太歲斜眼問。

老鬼皺眉:“我看你來的古怪,小小年紀不怕鬼神,爲什麼?是不是你身邊這個人,在給你撐腰?”

小太歲瞅了秦毛人一眼,老氣橫秋笑道:

“他給我撐腰?我給他撐腰還差不多!實話告訴你們,我乃茅山派法師,到處捉鬼降妖,江湖上,都叫我……太歲道長!我來這裏,就是要收拾你們的。如果你們識相,就跪下磕頭吧!”

此言一出,羣鬼大笑。

因爲小太歲童聲稚氣的,言行舉止,根本就不像是‘太歲道長’!

剛纔的女鬼湊上前來,問道:“太歲道長,你打算怎麼抓我們?用什麼法術啊?”

“殺雞也用宰牛刀?對付你們,我的童子就夠了。”小太歲得意地一笑,忽然高聲喝道:“童子葉知秋何在?還不給我拿下這些野鬼!”

“來了!”

葉知秋藏身在墳場西南角,應聲而出,緩步走來。

白鬍子老鬼微微吃驚,但是並沒有退去,只是斜眼看着葉知秋。

葉知秋也不廢話,直接掐指唸咒:“四縱五橫,六甲六丁,禹王治道,蚩尤罷兵,吾今斷後,不許復生!天道斷,地道斷,人道斷,鬼道斷,九道皆斷,急急如律令!”

因爲葉知秋現在道行不夠,所以只好提前佈置井獄咒。

白鬍子老鬼聽着聽着,忽然變色,大叫道:“這是茅山咒語,快走!”

說着,老鬼已經縱起鬼影,向着東方衝去。

可是葉知秋早已經在墳場四周做了佈置,沒等老鬼衝出墳場,就看見四周紅光閃爍,一個巨大的井獄咒,已經將所有的野鬼全部包圍!

羣鬼大亂,在井獄咒中來回衝突,黑氣騰騰。

“無礙神通,不祥必追!”葉知秋這才放心,拿着畫好的收鬼符,在井獄咒中捉鬼。

雖然葉知秋的道行退化嚴重,但是眼前的野鬼們也很弱。

所以,葉知秋對付他們,倒也不算費力。

ωwш▪ ttKan▪ C○

鬼哭狼嚎聲中,葉知秋已經收了大部分野鬼,唯有白鬍子老鬼等幾個修爲較高者,還在亡命奔逃。

葉知秋繼續追捕,一邊叫道:“小太歲,秦毛人,快來幫忙呀!”

“真沒用,連幾個野鬼都搞不定!”小太歲搖搖頭,帶着秦毛人衝進了井獄咒中,對那幾個老鬼展開圍追堵截。

忽然間嘭地一聲響,井獄咒從外部被衝破,一道鬼影嗖地衝過來,揮動拘魂索,抽向葉知秋!

“哪裏來的大鬼!?”葉知秋精神一振,專心對付這個後來者。

白鬍子老鬼和幾個同伴們大喜過望,嗖地飄出戰圈,衝着後來的老鬼大叫道:“老大威武,幫我們殺了這三個臭小子!”

葉知秋冷笑:“原來你們也有老大!”

後來的老鬼也退後兩步,喝道:“你是什麼人,爲什麼在這裏?”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茅山葉知秋!”葉知秋喝道。

“葉知秋?”老鬼吃了一驚,轉身就逃:“快走,這個人惹不得!”

眨眼間,老鬼已經去遠。

白鬍子老鬼和他的夥伴們一愣,也隨即逃竄。

葉知秋也不追擊,冷笑道:“你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我認得你的拘魂索,你是本地的城隍爺!”

剛纔老鬼一出手,葉知秋就發現了,那是冥界的拘魂索,是城隍土地的專用法器,便於抓捕孤魂野鬼的。可是葉知秋不明白,這裏的城隍爺,爲什麼和野鬼們勾搭在一起?

“我不是,你別瞎說……”老鬼的聲音飄飄渺渺地傳來。(8.27日,第三更。)g 老鬼的聲音很驚恐,分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語氣。!

葉知秋搖搖頭,也不追擊。

剛纔熱熱鬧鬧的墳場,頃刻間冷清下來,只有葉知秋和小太歲秦毛人。

小太歲說道:“老大,剛纔的老鬼,你爲什麼不追,是不是道行降低,弄不過他?”

“瘦死的駱駝馬大,雖然我現在沒有以前厲害了,對付剛纔的幾個老鬼,還是可以的。”葉知秋搖搖頭,取出收鬼符,放出俘虜,開始審問。

第一個放出來的,是那個漂亮女鬼。

女鬼很驚恐,看着葉知秋,說道:“法師,我不是惡鬼,求你放過我……”

葉知秋揮手打斷女鬼的話,問道:“這地方,是不是有個城隍爺?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城隍廟在什麼地方?”

“有有有,城隍廟在縣城東門十里鋪。”女鬼急忙說道。

葉知秋點頭,又問:“那個白鬍子老鬼,和這裏的城隍爺,是不是有什麼勾結?”

女鬼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他們的確有勾結,一個黑臉一個白臉,狼狽爲奸。白鬍子老鬼經常去附近的農戶家鬧鬼,然後,農戶們去城隍廟供,送香火祭品……不過這些都是我聽說的,我沒見到過。”

“很好,那個城隍爺叫什麼?”葉知秋又問。

“都叫他趙城隍,不知道具體的名字。”女鬼說道。

葉知秋想了想,揮手放了那個女鬼:“你走吧,走得越遠越好,別讓我再抓住了。否則,我不會再放你。”

嗖地一下子,女鬼立刻消失。

小太歲撇嘴:“有病,好不容易抓住了,又放走了,是不是看見女鬼長得漂亮,憐香惜玉了?”

“這叫言而有信,她給我提供了消息,我放她一馬,天經地義。這個女鬼也不是很深的道行,多她一個少她一個,本來沒有多大區別。”葉知秋看看四周,在墳場佈下了結界,準備煉鬼。

這次抓獲的野鬼,有七八十個。

雖然野鬼們的修爲都不高,但是數量可觀。

結界佈置起來,葉知秋利用解鬼符,將野鬼們全部瓦解,坐在結界吸收鬼力。

不到一炷香的時候,葉知秋完事了。

因爲野鬼們的道行那麼多,相對於葉知秋的胃口來說,杯水車薪。

葉知秋站起來,對小太歲和秦毛人說道:“跟我去十里鋪,找那個趙城隍算賬!”

“好,等我去拆了他的鬼廟!”小太歲摩拳擦掌,非常興奮。

深夜無車,葉知秋只能徒步前往。

雖然不能風遁,但是葉知秋法術還在,在腿貼了兩道‘茅山六甲神行符’,飛奔而去。

這種法術不能和御風術相,但是奔跑起來不費力。

葉知秋邁開大長腿,在神行符的催動之下,也快似奔馬,呼呼向前。

小太歲和秦毛人都是非人類,各有超能力在身,緊跟在後,一步不落,也不知疲憊。

來到城東的十里鋪,是凌晨兩點。

城隍廟距離主幹道不遠,一共是五間瓦房。

小地方的城隍廟,大多都是這種規模。

因爲是深夜時分,所以城隍廟前一片冷清,沒有人影,也沒有鬼影。

葉知秋緩步來到廟前,揮手對小太歲說道:“去砸門,叫陣!”

“好嘞!”小太歲擼起袖子,大搖大擺向前走去。

走到廟前,小太歲卻又一回頭,對秦毛人吼道:“秦毛人,撞門!”

秦毛人一愣,隨即橫着膀子撞了過去!

嘭地一聲響,城隍廟厚重的木板門,被秦毛人撞飛,廟的塵土和香灰四溢。

小太歲揮揮衣袖,喝道:“老鬼,太歲道長在此,還不給我滾出來受死!”

可是城隍廟裏一片安靜,根本沒有迴應。

葉知秋冷笑,說道:“小太歲,讓秦毛人把城隍爺的神像扛起來,丟到那邊的公共廁所裏!”

小太歲大喜,急忙指揮秦毛人開始行動。

神像立在神龕,是灰石雕刻而成的,面穿着大紅色的官袍,戴着烏紗帽。

秦毛人力大無窮,隨手將城隍爺神像扛起來,轉身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