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 2021
65 Views

前園,青石鋪地,兩旁種滿了各種清脆的樹木,地上更是鋪有綠草,稍遠的地方,還有怪石假山,清泉汩汩,鳥語花香。

Written by
banner

「景色真是不錯!」林輕凡大步邁入,行走在青石地板上,步履輕盈,毫無殺氣,整個人空靈而出塵,像是一位謫仙臨塵。

「這……這裡是上官家!」一人小聲嘀咕提醒道,但聲音卻不敢太大,生怕惹怒了這位少年,此時雖然感受不到對方的殺氣,但所有人都如臨大敵,心都在顫抖。

「此地很好,去告訴你們家主人,這個地方我要了,讓他速速搬走!」

林輕凡不斷的朝著周圍看去,像是一個購買宅院的人。

正當上官家那些護衛六神無主時,一個老者如流星破空,瞬間便出現在前院,皺眉盯著林輕凡,冷笑道:「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正準備去找你!」

緊緊著,又有兩位老人從天而降,一臉不善。

「呵呵,我這人向來尊老愛幼,得知幾位老人家腿腳不利索,這不,我就親自上門造訪,不知老人家有何指教?」

林輕凡步履從容,僅僅了看了三名老人一眼,隨後便丟下了這麼一句話,繼續觀賞周圍的景色。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子!」一個老人目光森然的道。

林輕凡沒有去理會,徑直朝前邁步,觀賞院落里的景色,而周圍一些護衛一個的都嚇的不斷倒退,滿臉的惶恐,根本就不敢主動出手。

至於,那三位老人,面色陰沉,一時間也難捏不準。

「我上官家弟子可喪命於你手?」一名老者沉聲問道。

「剛才有幾隻狗當道,順手就給解決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上官家弟子。」林輕凡轉過目光,盯著那名說話的老者,如此說道。

「好大的膽子,殺我上官家的人,居然還敢來這裡,速速束手就擒,老夫給你一個痛快!」那名老者勃然大怒其中一名供奉正是他的子祠,之所以這樣問,只不過是要確認一下。

而當他這句話剛剛說出口,整個院子氣氛陡然一凝,一道道錯愕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一時間,那位老者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林輕凡一臉譏笑道:「小狗、老狗一窩子狗,只會犬吠,真是噪人。」

「什麼,你……」

那名老者憋得老臉通紅,剛才沒有聽清楚,卻不料著了這小子的套,現在想要反駁,卻顯得有些無力。

「與這小畜生說這麼作甚?將其拿下,直接處以極刑!」

第三名老者開口,非常凌厲與霸道,絲毫沒有將林輕凡看在眼中,充滿了一種不屑。

也難怪會如此,這些老人實力都極為強大,修鍊幾十年,如今處在神臟三重境,足以傲視一方,而再觀林輕凡,眉清目秀,十六七歲,臉上的稚氣都未消除,縱使他打娘胎里就開始修鍊,也頂多才修鍊十幾年,還能逆天不成?

「真是好霸道啊,我不過是隨手處理了幾隻犬吠的擋道狗而已,你們就要這般鎮殺我,還講不講理了?」

林輕凡的聲音很大,故意傳到了外面的大街上,讓得所有人都聽的非常清楚。

一時間,外面傳來了一陣鬨笑!

上官家在幻城百姓心目中說不上好與壞,但有一點毋庸置疑,窮苦人都會極度富人,而閑人則更多,巴不得弄點爆炸性的話題出來,好在閑暇時,找點樂子。

如今,幻城兩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竟然被一個少年當面比作是狗,而且,年輕的是小狗,年老的是大狗,還都是那種只會叫的狗。

外界傳來的轟笑聲越來越大,南宮家這三位出面的老者臉色也一下子陰沉的可怕起來,這種大家族最看重的就是面子。

如今,卻被人比作只會犬吠的狗,任誰聽了,都會暴怒。

「小子,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今日你都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一名老者臉色陰沉似水,發出狠話。

「既然如此,那邊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是可惜了這座府邸!」林輕凡突然出手,運轉極速,一下子便消失在原地,出現在那說話老者面前,直接出手。

「嗡!」

林輕凡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就連神臟境的修為都感到震驚,但老者反應極快,張口一吐,五件兵器飛出,化作五道長虹,直接對著林輕凡轟殺了過去。

然而,詭異的一幕出現,五件兵器在那隻赤色的手掌面前就更朽木一般,寸寸斷裂,不堪一擊。

林輕凡出手很簡單,直接一掌拍出,手掌表面,出現一道道赤紅的火焰,且有符文跳動,詭異而強大,帶著一種毀滅性的力量。

此時,林輕凡已經動用了底牌,將一座玄玉台捏碎加持在右手,上面有著道紋閃動,卻被火光淹沒,這是他故意不讓外人知道。

眼前三位老者都是神臟境的修士,憑藉著他目前的實力,還不是對手,他不過才修鍊了八條奇經以及四條正經,實力頂多通脈境大圓滿。

再加上肉身經過大地龍氣的淬鍊,對方一些剛剛踏入神臟境的修士到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眼前,這三位老者可不行,他們進入這個境界已經很長時間。

所以,林輕凡不敢藏拙,直接動用底牌,先下手為強。





… ?五件靈兵就那般輕易的被崩斷,這樣的結果超乎想象,根本聞所未聞!

那名老者心神顫動,臉色發白,渾身感到一陣冰涼,他沒有多說,快速倒退。

「哼,怎麼不叫喚了?」

林輕凡冷笑連連,向前一躍,瞬間出現在那老者對面,抬起手掌將其脖子一抓,而後像是拎起一直死狗般,拎起來,往地面上重重的一摔。

「轟!」

地面一顫,成片的青石地板炸開,化作一片齏粉,出現一道人形深坑!

「噗嗤!」

那名老者渾身骨頭碎裂,仰頭在深坑裡,口中鮮血汩汩,眼睛里寫滿惶恐與難以置信,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眼前這個少年一個照面就給打傷。

「小……畜……生……你……」老者面目猙獰的抬起手掌,抓住林輕凡的褲腳,顫巍著道。

「都死到臨頭了,還嘴賤……」

林輕凡有些無奈,但卻也沒什麼同情,畢竟對方先動殺心,自己不過是還擊而已。

接下里,他沒有過多的言語,一掌拍下,「噗」的一聲,深坑內只剩下一灘碎肉與血水。

周圍一幹上官家弟子瞠目結舌,族內一位長老就這般死了,被這個少年一巴掌給壓死,這樣血腥而霸道的一幕,讓得許多人渾身哆嗦,只吸冷氣!

林輕凡的強勢,震懾住所有人,他如入無人之境,大步向前,那些人戰戰兢兢,連忙躲閃道兩旁,就連剩下的兩位長老,也連忙退開,再也不敢多說一句。

「大膽,欺我上官家無人?」

一道怒喝聲傳來,一道消瘦的身影出現,來人正是上官家主上官源,隨著他的出現,自其身後,也是不斷的有人衝出,一個個實力強悍,修為皆在神臟境。

「原來是上官家主,想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見到來人,林輕凡從容一笑道。

聞言,上官源皺了皺眉頭,而後,殺氣畢露,沒有與林輕凡過多的交談,直接對周圍眾人下令道:「殺了他!」

四周,人影紛飛,光芒閃耀,各種武器全部祭出,十三人一同出手。

林輕凡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如此陰險,目光一掃眾人,當下更是冷哼一聲,決定大開殺戒,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

林輕凡騰躍而起,如蒼龍出海,瞬間,出現在半空,居高臨下,俯視眾生。

「動手,不要讓他逃了!」上官源大喝道。

十三位供奉與長老們一起出手,不再有保留,絢爛的光華衝天而起,五光十色,凝結成一片法力海洋,朝著林輕凡擊殺而去。

林輕凡巋然不動,立身虛空,黑髮飛舞,衣衫獵獵,目光犀利,很平靜的望著下方的一切,看不出絲毫的進展。

「殺!」

突然,他輕喝一聲,戰力飆升,化作一道火人,赤霞繚繞猶如一條條火龍在飛騰,而在那火焰下的皮膚表面,卻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符文在閃動。

他化身成一尊人形蠻獸,揮動拳頭,直接沖了上去,戰力如濤,捲起一片火浪,染紅了半邊天。

「轟!」

紅色的拳頭,劃破長空,像是一輛古老的戰車隆隆碾壓過天空,讓虛空都在抖動,有著一種大道的威壓在瀰漫。

這一瞬間,上官源以及那些長老供奉們全都變色,靈魂都在顫動。

「鏗鏘!」

十三位神臟境強者聯手攻擊,林輕凡揮拳迎擊,火焰漫天,電芒裂空,金屬顫音不斷。

「怎麼可能,他竟然如此強大?」

所有人心頭一顫,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但心中卻又出現一絲惶恐,先前他們感受到一種天道的威壓。

若是換作通脈境的修士,也許對這種威壓還不夠敏感,但是神臟境修士就不一樣,他們現在已經開始接觸這種大道之力。

只有對大道之力有著足夠的理解,方才能夠觸發雷劫,而後,才進入洞天境。

洞天與神臟這才是修鍊一途中,一個最為重要的分水嶺,越過了,那麼你將法力滔天,成為一發大能,可以決定一個國家的生死,移山倒海,都只是一念之間!

「大家不要慌,這小子肯定擁有大能級法器,他本身修為並不強,咱們一起聯手,定能將其擊殺!」上官源察覺到人們心中產生動搖,不得不大聲提醒,鼓舞士氣!

「不愧是上官家主,這都能看得出來!」林輕凡淡笑道。

聽到這裡,那些長老和供奉們,變得更加不安!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傳來:「大家不要顧及,全力出手,將此僚擊殺!」

一位白須老者出現,身穿錦衣,正是上官家一位老祖,修為在神臟五重,帶著一股滔天殺意,直接出手。

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座黑色的山嶽,懸浮在半空中,上面有蟲魚鳥獸、日月新辰、山川河流各種雕刻,栩栩如生。

「法力造物!」

林輕凡心頭一顫,萬萬沒有想到這上官家竟然還隱藏了這麼一位高手,而且,還是在神臟五重天的時候便領悟出了大道法則。

這是一位半步大能!

「老祖!」

老人出現,上官家一片歡呼,感覺這一戰有了底氣!

見到這裡,林輕凡也不敢大意,腳尖一點,飛速倒退,暫時退到攻擊範圍之外。

他懸立在高空,面色凝重,但卻並未驚慌!

「半步大能,有意思,那我今天就來會一會!」

但此時,林輕凡還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真的打得過對方,但除了玄玉台之外,他還有那盞青銅燈,關鍵時刻,可以救自己一命,所以,他並不畏懼!

片刻之後,他心情平靜下來,不再保留,兩座玄玉台捏碎,道紋隱入虛空,此時,他左手捏月印,右手捏日印,渾身法力涌動,周圍的靈氣更是像沸騰了一般,瘋狂的朝著他上空匯聚。

下一刻,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林輕凡左手上,一輪皎潔的明月出現,右手上,一****日出現,兩者都在緩慢的旋轉,如磨盤一般,發出一股無上威壓!

「什麼,他竟能催動日月雙印!」

上官家老祖心頭一顫沉,感到一股巨大的威壓。





… ?日月雙印是一種極為高深的法印,初入洞天境的強者都不可能施展,想要施展出某一種法印,則需要悟透相應的法則。

日月星辰、風雨雷電、山川河流、鳥獸蟲魚……

世間萬物都對於有各種不同的法則,想要施展,則需要先體悟,就好比施展日月雙印,就要悟透日月所對應的法則,這種非常難以悟透的,相對於日月星辰,那山川河流就要顯得簡單很多。

上官家老祖目前也只能施展一個山嶽印,而為了參悟山川法則,他整整在幻月山脈中苦修了三年,方才有所感悟,可眼前這個少年……

「你究竟是何人,修為不高,為何能施展日月雙印?」

上官家老祖心神劇顫,眼前一幕著實將他給震驚到了,因為那日月雙印是真實的,且有一種道韻在流動。

林輕凡沒有回答,神色冰冷,雙眸似電,他在虛空邁步,推動日月而行,猶如一尊神明降世,散發出無盡的威壓。

遠方,那些上官家的弟子一個個的都跪伏在地,身子瑟瑟發抖,根本承受不了那種威壓!

「怎麼會這樣,這樣的戰力,他難道是一位大能轉世?」一位長老顫抖著道,他臉色發白,運轉全身法力在抵禦那種透骨的殺意。

「我們究竟招惹了什麼樣的對手,為何會這樣?」

「難道我上官家今天要滅門了嗎?」

日月雙印虛浮與頭頂,猶如兩道神環,璀璨而恐怖,壓得整個天穹都在顫抖。

「合力出手!」

上官家老祖大吼,鬚髮皆張,像是一頭髮怒的獅子,他抬起雙手瘋狂的變化,推動那座黑色的山嶽,向林輕凡撞來。

「轟!」

天崩地裂,山石崩塌!

黑色的山嶽直接炸開,化作一片法力海洋,最後消失在虛空,在日月雙印面前,不堪一擊。

「這……」

許多人心頭劇顫,一種透骨的涼氣從腳板心灌入,直衝天靈蓋,讓得他們通體一片冰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